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Libert'e 咖啡館 (5/31更新)

[複製連結] 檢視: 1199|回覆: 1

01


曾經有人對我這麼說:「喝咖啡,應該是要享受那種紛擾之外的寧靜,而不是享受那種苦澀的滋味。」

這句話的意思,直到我坐在Liberté咖啡館之後,才了解到其中的涵義。
清明節前後,正值梅雨季節,雨總是下個不停,濕濡了城市各處。這樣的天氣,在慘澹的歲月裡,至少來回了好多次。我喜歡這種天氣,尤其是有刮風的那種大雨。只是因為想看它甩灑在玻璃窗上,然後靜靜地滑落到窗框那樣而已。我坐在咖啡館裡,點了一杯看似普通,味道卻濃郁的藍山咖啡。我就是喜歡這樣,靜靜地坐在一隅,然後把手機關機,讓自己置身在外,享受那忙裡偷閒地午後時光。
我喜歡這家店的氣氛,不管是歐式的裝潢,抑或是昏黃的採光,都令我陶醉不已。
看著剛在車站前拿到的補習班傳單,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有想找間補習班的念頭,只不過因為經濟的問題,一直讓我沒有執行這個想法。
其實我是個不愛喝咖啡的人,就連聞到咖啡味都感到無比厭惡。至於我會來這家咖啡館的原因,應該要把時間回溯到兩個禮拜前。那天,雨下的太唐突,我既沒有帶雨衣,也沒有帶雨傘,只好隨意找了間店面的騎樓躱雨。而那間店,就是這家Liberté咖啡館。原本我以為這場雨會很快停,誰知道我足足等了一個小時,它依然下的傾盆。我按著已發麻的小腿肚,心中不停咒罵老天,這時咖啡館的門打開了,鈴鐺隨即響起清脆的聲響。
「小姐,這個雨應該會下一陣子,不如進來坐坐吧」一名男子向我招了手,然後露出一抹燦笑。
「可是我不喝咖啡欸」我果斷地拒絕他。原本聽完他面帶難色,但隨後立刻又恢復笑容。「那我請美女喝人生第一杯咖啡好嗎
或許女生天生就喜歡被捧上天,聽到美女這兩個字,我毫不考慮就走了進去。
「要喝什麼」他露出一貫的笑容。我望著菜單上那些有著奇怪名字的咖啡,然後搔搔耳後說,「什麼咖啡比較好喝
他沒回答我,只是收走我的菜單。過了半晌,他端來一杯咖啡在我桌上,然後說:「藍山咖啡」。
「為什麼這杯要叫藍山咖啡?」我問。
「因為這種咖啡的咖啡樹是生長在藍山上的。」他表情似乎帶點詫異,「這應該是常識吧!」
我微嚐了一口咖啡,一陣苦澀直衝腦門。他看到我快扭曲的臉,暗自竊笑了幾秒。
「笑什麼」我怒視著他,「真的很苦欸
「那妳為什麼不加砂糖呢」他大笑。
「那個,」他指著我包包裡的東西,「那個是妳的作品嗎
「嗯,這是作業。」我把服裝設計稿遞給他。
「真是個古怪的設計,現代人都愛毛皮嗎」他問。
「皮草很保暖啊!只要冬天下雪的話,你就會說這個設計很好。」
「可是這裡是台灣,小姐。」他答腔。
「這種設計應該會被退回,一點都不實用。」
其實被他這麼一說有點不開心,因為這個作品我花了一個禮拜,經過不停修改才完成的。
「你一點不懂時尚。」我在心裡咒罵著。
「但是老實說,」他開口,「這個設計很不錯,除了不實用之外,其他在細節方面上,可能會頗受好評。」
「我也這麼覺得。」心情突然大好,本來垮下來的表情,也隨之揚起笑容。
「可是我還是覺得會被老師退稿。」他硬是補上這一句,讓我又受到二次傷害。
其實剛進來時,沒太注意他的長相,直到喝咖啡時的空閒,才徹底把他端詳一番。眼睛很漂亮,眉毛很濃,鼻子也很挺,雖然嘴巴毒了點,但還是個大帥哥。這是我觀察後的見解。
「你這樣免費請我喝咖啡,你們店長不會生氣嗎」我放下咖啡杯,問了我剛就很想問的問題。
「我就是店長。」
「什麼」我瞪大雙眼,然後又把他端詳一次,眼睛很漂亮,眉毛很濃,鼻子也很挺;臉沒有青春痘也沒有皺紋斑點,怎麼看都是個二十初頭的男生。
「年輕人不能自己創業嗎」他看了我的表情,又笑了一下,「妳好,我叫做林仕群,叫我阿群就好。今年剛滿二十歲,大二生,這家Liberté咖啡館的老闆,請多多指教。」


我真的以為每個咖啡館的店長,都該像知名特調咖啡廣告中的那個老人。


[ 本文章最後由 dgeawemi 於 08-5-31 15:0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02

02
後來阿群跟我說,如果哪天還想喝咖啡的話,來店裡找他,他會免費請我喝一杯咖啡。我笑著跟他說不用,一杯咖啡錢又不是付不起,然後他說,如果連個美女都請不起的話,那我也稱不上帥哥了。
台灣的學生很可憐,學校一放學就得往補習班跑,有一部分是因為父母的寄望,另一部分就是想提升自己的能力。絕大部分的學生都是前者,花幾萬元去補習班發呆,但也有一些屬於後者的學生,像是前幾志願的明星學校等等。
「頤妡,放學妳要去哪」頤妡把一本本講義丟進書包,完全沒聽到我在叫她,於是我又叫了一次,「頤妡,放學妳要去哪
我確定她這次聽到了,因為她整個人抖了一下,似乎被我突如其來的叫聲嚇到。
「我要去補習,」她指著書包那一堆的講義,明明皺著眉頭卻硬要擠出笑容,「對不起啦
「好吧下次有空時再跟我說,我帶妳去找阿群。」頤妡點點頭,然後迅速跑出教室,看來她要遲到了。
頤妡在我們班成績算上等,名次都在第二名左右,全校排名也都能排在前十名。她是屬於後天努力型,每天都得上補習班,回家又要複習功課。可是偏偏第一名就是天才型,每次到考前才讀書,卻能輕鬆贏了拼命三郎的頤妡。
「唉頤妡,妳又差了一點就贏陳桀齊了。」手拿著剛發下的全班排名成績單,看到頤妡的分數僅少陳桀齊兩分而已。
如果不說,很難相信頤妡以前是個很叛逆的女孩,舉凡抽煙喝酒,甚至打架都算家常便飯,但最誇張的是她在國二時交了一個男朋友,還差點發生關係,要不是頤妡媽媽碰巧開門,不然後果一定不好收拾。這些事大概只有我知道,在班上就屬我跟頤妡最好,無話不談,連她國二為了那個男生在腰際刺的愛心圖騰都看過。我想如果今天頤妡的媽媽,老早就放棄她的話,頤妡現在應該在某個幫派當大姐頭,或者哪個大角頭的女人吧幸好她媽媽沒這麼做,她打了那個男生一巴掌,也賞了頤妡一個,才硬是救回一個走錯路的頤妡。
「在想什麼」阿群一邊問我,一邊幫我的咖啡加上砂糖。
「我一個同學的過往。」
「說來聽聽啊」他似乎滿心期待,但我搖搖頭,「她應該不願讓一個素昧平生的人知道,她那不堪回首的過往吧
「不然,我也講我的故事,妳把她的故事講給我聽,交換如何」他露出一貫的笑容。
「阿群先生,我都說了,這是她的隱私,不是我能決定的好嗎」我嘆了一口氣,然後喝了一口咖啡,「可是,你想說你的故事,我是很有興趣啦
「不要」他把臉撇到一旁,然後幼稚地吐出舌頭。
「不要這樣啦我答應你下次把她帶來,到時候她可能就會告訴你啊」我拉著阿群的衣袖,「阿群大帥哥,我想聽你的故事。」
「好吧就憑你一句大帥哥,我就告訴妳。」
阿群說,他活到現在,只交了兩個女朋友,一個在國中,一個在高中,然後我問他,大學呢他笑著說,還在物色上等貨,他已經準備放線釣大魚了。不知道為什麼,一談到高中那個女朋友時,阿群表情立刻變了樣,他說:「我真的很愛她,但她卻不曾愛過我。」
「為什麼」我被那剎那的氛圍所影響,心情也跟著低落下來,「為什麼她不曾愛過你
「她是隔壁班的班花,長的很漂亮,身材又好,成績也不差,整個年級有不少人對她表示愛意。」阿群用手撐著下巴,嘆了一口長嘆,「她目空一切,自視甚高,她瞧不起長相不好的男生。」
「你長那麼帥,她應該很想跟你做朋友吧」我問,「如果是我,我立刻會答應跟你交往。」
「哈妳這是間接告白嗎」他終於恢復笑容,但這一語讓我瞬間臉紅。
「才沒有繼續說下去。」我撇開跟他相對的視線。
「唉」又是長嘆,「偏偏那時候,因為髮禁害我的髮型很醜,所以…」
「她瞧不起你」阿群點點頭,然後又嘆了一口氣。
「後來,我冒著被記過的危險,去給專業的髮型設計師剪頭髮。結果,她竟然就跑來找我,說要跟我做朋友。」我聽的出來他的語氣中帶點憤怒。
「我當然就拒絕她啊可是我又很喜歡她…」看阿群矛盾的樣子,我不經竊笑了一下。
「那到底你們在一起了沒」我有點不耐煩,因為從小我就恨聽長篇故事。
「在一起了,只不過…」
「只不過」我輕扯了他的衣服,示意要他講快一點。
「我一直覺得她跟我交往只是為了面子,」阿群用力捶了一下桌子,結果咖啡廳裡的所有客人,立刻把視線全部焦距在我們這桌上。
「她只是把我當成她用來維持面子的工具」阿群不悅到極點,連全部的客人在看他都沒發覺。
「然後,你們就分手了」我問,但答案一定是肯定的,通常這個樣子一定是分手收場。
「可是你長那麼帥,桃花應該很好啊怎麼會擔心沒女朋友交
「唉,帥又不能吃飯,現在長相已經不是最吃香的了。」他又嘆了一口氣。
我想阿群應該是個複雜的人,從我跟他閒聊這兩個小時,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他的內心不如外表陽光,戀愛經驗也跟他的長相不成正比。他對我說,愛情跟麵包來做選擇的話,他寧願選擇麵包也不選擇愛情,因為女人可以不擁有,反正雙手萬能,但錢就是不能沒有。這是他個人的堅持。
倘若是我的話,愛情跟麵包我該如何選擇?小時後媽媽總是灌輸我,長大可以借精生子,但千萬不要結婚,因為結婚對女人一點幫助都沒有。我知道為何她要這麼說,我也懂為何她會從對婚姻抱持的憧憬,轉變到對婚姻感到失望。因為每當我爸一回家時,不管是在生意上的不如意,還是當天心情不好,他都是用拳頭從我媽身上得到解脫。只要他打完我媽之後,就可以很安穩的睡著,然後隔天在若無其事的上班。所以後來他們離婚我一點也不意外,對我來說,從他第一次打我媽那一刻起,我就不認為他是我父親了。只是我有點意外,他跟我媽離婚的主因,竟然是因為他在外面有女人,後來他們離婚之後,我的撫養權理所當然地歸屬有經濟來源的男方,每當我一放學回家,那個自稱阿姨的女人,就會用很嬌滴滴的聲音對著爸爸說:「我們的寶貝女兒回來了。」我知道她在演戲給爸爸看,只要我爸一不在,她連看都不想看到我,連叫我都是用「前老婆的女兒」這個封號來使喚。
後來頤昕有問我,為什麼不跟我爸說,我告訴她沒這個必要,既然他從來都沒愛過我,那就算我在怎麼跟他說,他還是會跟那個女人如膠似漆的。後來我忍不住了,我打了那女人一巴掌,並罵了她好幾聲賤人之後,我就再也沒回過這個家了。因為我還沒跟我媽聯絡上,所以只好在離學校不遠的地方,租了間小坪數的房間住了下來,雖然這間隔音設備很差,採光也差強人意,但至少沒有附贈下雨時漏水的功能。

時間推移的快速,可以從校外的街道樹感受到,彷彿昨天才長出嫩苗,今天就枯黃萎縮。頤妡終於考上第一名,陳桀齊因為戀愛而鬆懈了考試,名次還狠狠從第一名掉到第十名。當初我聽到他陷入愛河時,我就很不敢置信了,但令我最震驚的還是,在路上看到他跟他那個「男朋友」幸福的樣子。我猜全班大概只有我知道陳桀齊是同性戀,因為他只對外宣稱戀愛了,並沒有對「他」多做介紹。雖然這個消息讓我驚訝不已,但在我這個年代來說,同性戀已經見怪不怪了。

「什麼同性戀」頤妡把眼睛瞪到最大極限,「他是同性戀

「對啦,小聲一點,他還不知道我發現這件事。」我轉過頭看陳桀齊一眼,確定他沒有聽到什麼,才又轉回來,「他男朋友很帥。」


「真的假的


「以我專業眼光,我給九十分。」我回想那個男生的長相,不免嘆息一聲。


「暴殄天物啊

「妳上次不是說要找工作嗎」離開學校,在平常走的產業道路上,頤妡問我。

我點點頭,然後陷入沉思,現在經濟確實很貧瘠,但是又快要考指考,究竟該選擇工作還是上補習班


雖然那棟大樓的房間都很小,但房租卻沒有少到哪裡去。我常對著頤昕抱怨,但卻拉不下臉皮去找我爸拿錢,導致我每個月有好幾天都只能吃泡麵度日。

「唉,我不知道,現在這個非常時期,選打工好像不好,選補習班又繳不出錢。」我想既然要獨立,那經濟問題也必須靠自己解決。

「可是,我看妳好像都吃很少欸
」頤妡戳著我的肚子,「瘦成這個樣子。」


「這是褒還是貶
」還記得國小升國中那個暑假,我就胖了十公斤,整個人如同吹氣球一樣,但現在卻瘦到連一點贅肉都沒有。


「沒辦法,」我抿了嘴唇,「經濟不允許我吃太好的東西啊


「妳媽不是有留不少錢給妳嗎


「是有留啊
但妳認為能稱多久幾乎全部都拿去繳房租了。」


其實我有去找工作,上次去阿群的咖啡館時,我有問他缺不缺人,但他卻竊笑了幾聲,說要我陪他睡一晚,才讓我在他店裡打工。

「這位阿群先生,你到底要不要讓我在你那打工」我撥了通電話給他。

「我說過了啊
陪我睡一晚就答應妳。」他大笑了幾聲,「一晚就好


「你很過分欸


「小姐,一般演員想要找好的劇本演,不是都該跟導演睡一晚嗎
」看他回答得理直氣壯,我不經懷疑這個人腦袋裡在裝些什麼。


「我是應徵咖啡館店員,不是三流演員。」


「那我問妳,在妳心目中咖啡館店員是怎麼樣的
」這個問題不停在腦海裡翻騰,到底在我心目中的咖啡館店員是怎麼樣的想了幾分鐘後,我開口了。


「一隻把幸福遞給顧客的青鳥。」


「恭喜妳合格了,星期六八點前到我店裡報到,遲到取消資格。」



如果我是一隻把幸福遞給顧客的青鳥,那你應該是一位創造幸福的上帝。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2 20:00 , Processed in 3.091806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