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文學創作】 『RO小說』心的終點(BL系列)第九章END篇

[複製連結] 檢視: 8320|回覆: 10

人物介紹:




  

************************


~序~



愛是什麼?

你懂愛嗎?

你了解愛嗎?





************************




我,不了解,也沒懂過。

但是卻被這『愛』字傷的不輕。

原來喜歡的昇華就是愛。

那,我愛上你了嗎?




************************




大家都叫我滄,我的全名叫做雁語滄,有點女性化的名字,但我卻很喜歡。

我的職業是牧師,而這名字卻和我的職業超搭,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我無父無母,是個孤兒。

父母親去世時,我才十歲,是那場人獸之戰的遺孤。

雖然成了孤兒,但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可憐的人。

因為我加入了『導盲犬』這個工會。

會長的名字叫做阿光,為人風趣也很照顧人,職業是騎領。

副會長的名字叫葳婷,比會長更像會長的人,職業是武宗。

會員一:花兒,講話總是小心翼翼,職業是神射。

會員二:伊,很安靜。若一天內講話超過十句話,就可以稱為奇蹟了。職業是十字刺。

會員三:貴,理解力很好,卻老愛說冷笑話的冷凍機,職業是詩人。

會員四:芯芯,文靜的有點誇張的人,可以跟伊相提並論了,但卻很容易受到驚嚇,職業是舞孃。

會員五:就是我啦!

會員六:藍,是我偷偷喜歡的人,看到他我都會好緊張,而他,總是愛摸摸我的頭,笑了笑,不說什麼,職業是十字軍。

這個工會,就像是我的家一樣。

他們給我溫暖,更也給我愛。

這麼溫暖的地方,卻也隱藏著讓我的心深深刺痛的因子……




[ 本文章最後由 雪羝子 於 08-10-20 19:17 編輯 ]
 
接觸仙境五年多,這段時間,實在太過漫長。慢慢的、一張張看著這幾年的照片。
淚,緩緩滴落。哭泣的是我的心、我的回憶。夢,是該醒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2   檢視全部評分
『風』的翅膀  好讚!!是我最愛的題材哩XD ...  發表於 08-6-6 20:09 聲望 + 2 枚
淡紫微風  文學創作鼓勵@_  發表於 08-6-4 04:14 聲望 + 5 枚
JIO  文學創作鼓勵 期待發展喔  發表於 08-5-29 03:03 聲望 + 5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在普隆德拉,天天都是好晴天居多,很少會有下雨的日子。

雖然很少下雨,但普隆德拉卻不會有缺水的情況產生,這點我至今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太過休閒就會變成了無聊,而我,就是最怕無聊的人。

因為今天實在太無聊了,所以我跑去做聖水。

看著倉庫聖水的存量,已經快接近三萬個了。

由此可知,我無聊的程度有多誇張了吧!

正當我看倉庫看的出了神時,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背膀,這動作可害我嚇了一大跳。

「哇!誰啊?大白天還嚇人。」

我有點小生氣的轉頭過去,一轉頭看到的居然是很久不見的會長--阿光!!

「哈囉!好久不見了,滄。」阿光依舊陽光男孩般的笑容立即映入眼簾。

「會長大人!!真的是好久不見了。」我驚訝的關掉倉庫,直盯著阿光瞧了好久。「你……好像不太一樣耶!難道說………」

「嘿嘿……」阿光摸著下巴,得意的笑道:「你沒看錯,我已經轉職為騎士領主了。」

「啊!!難怪變得更帥氣了。」

阿光聞言,笑得更陽光了。「好,說的好,你就是這點讓我超喜歡的,真是愛死你了。」語畢,阿光便將我緊緊抱入懷中,久久不放。

「阿……阿光……你這樣我會窒息的…」我紅著臉,害羞的說著。

聽我這麼一說,阿光才將 我放開。「對了,你和他……有進展嗎?」

阿光所說的他就是藍。

全工會也就只有阿光知道我喜歡藍,他也希望我和藍能夠有好的結果。

可惜,實際行動卻遠比想得還要來得困難許多。

說到這點,不禁讓我表情黯淡了下來。

我搖搖頭,無奈的說:「沒……我想都不敢想………」

「嗯…了解。我在幫你想想法子好了。」阿光歪著頭像是真的在幫我想辦法一樣。

「阿光,不必啦!現在這樣的狀態就已經很好了……」這種事,強求不了的…這點我一職都很明白。

阿光靜靜的看著我,好一會兒才嘆了口氣,說道:「唉~好吧!那就在觀察看看吧!」

「嗯!」聽他這麼一說,我就放心多了。

和藍更進一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的。

因為藍之前就說過,他喜歡的是女生,而且要胸部大的那種。

而我,是男生,胸部怎麼可能會大?

我也曾經試探問過他對同性戀的看法,他是沒說討厭,卻也表明自己不可能喜歡男生。

這就叫做未出棒就出局嗎?

沒想到還沒告白就先失戀了………

「啊!對了,滄,你在這兒做啥?」阿光好奇的問。

「喔!就太無聊咩!只好看倉庫發呆囉!」

「發呆啊!嘖!你應該利用時間去練功的啊!」

說到這個我就有氣,大家是以為輔助型祭司很好練是不是?難道不知道我們單練很難練嗎?

我嘟起嘴巴,不悅的嚷嚷起來。「沒人給我吸%啊!哪有辦法。」

「好、好、好。是我這做會長的不對,不應該消失那麼久。今天就給你好好的補償一下,當然的,那些傢伙也得一起去。」阿光搭上我的肩膀說著。

「呵呵…好哇!可是要去那兒?」

「我看就無名島吧!那裡很棒的唷!」

「好啊!去看看吧!不過,可別讓我趴在地上嘿!」我半開玩笑的說著。

「安啦!有我在,你放心。」阿光拍著自己的胸口說著。語畢,阿光便馬上招換所有人到這裡來集合。

跟阿光一起出團,我非常的放心。因為他的觀察能力非常好,一見同伴有危險,總是能下達最正確的命令。

他也曾經告訴我他的夢想,雖然工會人數不多,但他一直想攻下紅樓做為我們的城堡。

我想,這一定會再不久的將來實現的。因為阿光有這能力帶領我們朝著夢想前進。

今天的團練還是如往常般娛悅,我依舊還是看到藍就會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唉…

這種看的到卻碰觸不到的苦,誰懂呢?




[ 本文章最後由 雪羝子 於 08-6-11 20:2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什麼樣的愛會讓你覺得幸福?

什麼樣的愛會讓你措手不及?

什麼樣的愛會讓你無法呼吸?

我對你的愛,不能言語,不能表白。

我對你的愛,如此的深,如此的重。

然,不能明說,卻只能讓這份深愛沉入海中,難以浮上水面……




************************




看著忙東忙西的藍,讓我覺得好苦澀。

如果,他能知道我對他的感覺並接受我的話,那該有多好呢?

我無時無刻的不時在妄想與他交往的情境。

當然,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想像,而不敢有任何行動。

或許是藍發現我直盯著他瞧吧!

他停下手邊的事情,走到我面前蹲了下來。「滄,你在發呆嗎?」

被他這麼一問,我的臉瞬間紅了起來,心中暗叫不妙。(不妙,被發現了……)

看我紅著臉不說話,藍頓時微微一笑,便伸出右手摸摸我的頭。「別發呆了,你等等準備一下,我們來去騎士團練練。」

我點點頭馬上回答道:「好。」

說真的,我會喜歡上籃就是因為他這個笑容,這如王子般的笑容。

在第一次見面時就深深的吸引了我。

在別人眼裡,我和他是非常要好的兄弟,不管做什麼事,我們幾乎都會在一起。

其實,她們都錯了,是我單方面纏著他的。

一開始他也是面有難色的勉強答應讓我跟,是到後來才習以為常。

我知道我這樣太煩人了。

可是,不這麼做,又怎能拉近我與他的距離呢?

我其實並不是個主動的人,我可是超級被動。

要我主動去跟別人示好,這點我做不到。阿光也是了解我的個性,才提醒我說:「自己的幸福不自己去

把握,那失去了幸福你能怪誰?當然是怪自己。」

而我,被阿光的話敲醒了,所以才變得主動。

阿光認同我這麼做,我自己也不曾後悔過。




************************




「小心!!」藍驚叫道。

練功最怕的是什麼?

是發呆。

是失神。

沒錯,我失神了。

但這不能怪我,我也不想失神啊!

要不是藍剛剛說的話讓我瞬間失了神,我也不會在被怪物圍攻時忘了補血。

藍及時的衝到我身旁,將怪引向自己,這才讓我免於趴在地上看鐘塔三樓的天花板。

「治癒術!!」我對自己連放了三次治癒術才讓自己已見紅的血補滿。

將怪清完,藍沒好氣的說道:「你喔!別那麼不小心啦!」

我有些不悅的嘟起嘴,嚷嚷起來。「我也不願意啊!誰叫你突然說要找婆。」

「是、是、是。是我的錯,可以了吧!」藍對於我的小任性總是無可奈何。「不過,說真的,你不會想

要找個婆陪嗎?」

「不會啊!」怎麼可能會嘛!

見我立即回答,且回的如此乾脆,藍訝異的問道:「為什麼不會?」

「反正有你就好啦!我比較喜歡你陪我。」我不經大腦直接了當的將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藍聞言,立即愣住,久久沒了反應。

別說他愣住,我自己也傻了。

這樣說,就像是在告白一樣,要他不呆住也難。

過了許久,他才緩緩說道:「那是不一樣的。」語畢,因為怪物突然出現,所以語他交談中斷。

不一樣的!

我當然知道這是不一樣的啊!

藍是個異性戀,而我是同性戀。

藍想要找婆,當然是找女孩子,就算我自告奮勇當女的那方,他也絕對無法接受。

我覺得自己嚴重受傷了,真的。

可是這傷卻無法告訴任何人,只能默默獨自療傷…………




************************




<一個禮拜之後>



今天的天氣陰陰的,普隆德拉的上空出現了久未出現的烏雲,我有預感,今天一定會下雨。

自從和藍練功之後,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這個禮拜,他幾乎不出現,連我密他,他都稱他忙而帶過。

我坐在叫賣區發著呆。

今天很難得,所有工會的人都在,只是大家都在忙各自的事情。

「滄,你又發呆了。」葳婷坐到我旁邊,微微笑著。

我轉過頭看著他許久,才『嗯』了一聲。

「藍來了。」芯芯指著前方說著。

「後面好像跟了一個人耶!」花安喃呢著。

我直盯著他們看著,我終於知道為何我會依早就眼皮狂跳了。

「哈囉!大家好久不見。」藍笑的十分開心,而跟在他後面的女孩還挽著他的手,看似甜蜜且關係不循

常。

「確實是好久不見。」阿光微微笑道:「這位是…?」

「我婆,名叫淇。」藍的手撫上他的腰際,親密的讓人好忌妒。

這回答對我來說真是晴天霹靂……

我的笑容瞬間僵住,忘了反應。

我聽見自己的心碎掉的聲音。心,一片片剝落,讓我有點無法呼吸。

「啊!交了個這麼漂亮的婆啊!真讓人羨慕,對吧!滄。」貴頂了一下我的手臂,這動作讓我清醒了許

多。

「是…是啊!。」我知道現在的自己連講話都在抖,但我必須開口,一定得開口,為了不讓他人發覺我

的異樣,更為了不讓別人發現我的性向………

「藍,你可別因為有了婆就忘了我們的滄嘿!」阿光半開玩笑的提醒著他。

我知道阿光是故意的,他故意這麼說,就是在警告藍別見色忘友。

「當然的。不過,我需要多點時間陪我的寶貝啊!滄,你應該不會介意吧?你應該會祝福我們吧!」藍

依舊笑容滿面的問著。

他這麼一問讓我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藍,知道我喜歡他了………

所以他才會故意這樣問,好讓我知難而退。

而我,不是傻子,我知道他的意思。

我雙手互握,盡可能掩蓋住我的顫抖。我勉強自己笑,說道:「當然不介意。我一定會祝你們幸福的,

你們好速配,真的很適合唷!」

接下來的事情,我記不得了。

我只知道自己好想哭,可是卻不能哭。

突然,我覺得臉上濕漉漉的。

我沒哭啊!為何臉上濕濕的呢?

原來…原來是天空在為我哭泣………



[ 本文章最後由 雪羝子 於 08-6-11 20:2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你是否有過那種想哭卻哭不出來的感覺?

你是否有過那種想哭卻不能哭的時候?

真的…

我真的好想哭個痛快。

可是不行……也不能………




************************




祭司在上一層就是高貴又典雅的神官。

大家都喜歡神官,而成為神官也是每位祭司的夢想。

但是,我並不想,我討厭成為神官,這是在我碰到藍之前的想法。

不過,藍改變了我的想法。

所以,我不斷的朝著目標前進。

可是,當動力來源消失時,又怎麼往前衝刺?

正當我想的入神時,卻忘了自己目前還走在人潮不少的走道上,就這樣大力的撞上眼前的人。

雖說是我撞上人的,但跌倒在地的卻只有我。「痛……」我悶痛的叫出聲音來。

我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去撞到牆壁了,不然怎麼可能會反彈,而且還跌得屁股生痛?

「你沒事吧?」對方溫柔的將我扶起,微笑道:「有沒有那兒撞到了?」

「沒……沒事…」我頭也不抬的結巴回答。

「抱歉,我不應該站在這邊的。」

「啊?」我訝異的抬起頭,滿是疑惑的看著他。

「都是我站在這裡,所以才會害你撞到。所以……對不起。」對方連腰都彎了。

他這動作讓我整個人愣住,許久才說道:「先生,是我不對在先,是我沒看路,才會撞到你,而且還自

己跌倒,是我得道歉,怎麼換成你跟我道歉?」

「不,若不是我站在這裡,你也不會………」

實在是有點聽不下去了,我打斷了他的話,搶著說:「是我自己的問題,真的跟你站那兒無關,請你別

再說道歉的話了,可以嗎?」

對方確實是閉上了嘴,但卻換成直盯著我瞧,這讓我感覺有點不太舒服。

因等不到對方回話,我這才正眼看向他,看他有點眼熟,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我懊惱的皺起眉深思著。

對方或許是回神了,他露出溫柔的笑容。

跟藍的笑容一樣……是王子般的笑容。

「當個朋友吧!」對方拉起我的手,握住。

我張大雙眼,不敢置信的忘記抽回自己的手………




************************




如果,

一切都是謊言該有多好?

為何當我放棄了一切時,

你又出現在我面前?

明明以前是那麼懂你,

為何現在卻不懂了?

誰能告訴我?




************************




真是有點給他小無言……

自從那次撞人事件之後,那個人就會老是出現在我面前。

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叫貪戀,職業是忍者,其他一無所知。

可他卻對我瞭若指掌,這能叫我不無言嗎?

「唉……」想到這件事情,我就忍不住的嘆起氣來。

「滄!你在嘆什麼氣啊?」

身旁突然有人出現,這可差點把我給嚇死,我轉過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平時不多話的伊。

「伊,你差點把我給嚇死了啦!」

伊露出難得的笑容,說道:「是嗎?誰叫你發呆,叫你老半天你都不回個話。」

「我……」我頓時語塞。

正想著如何回話的同時,我的肩膀突然變重了。此時我心中暗叫無言,正想開口卻被對方捷足先登。

「他一定是想我想得太出神,才會這樣,對吧?」對方悅耳的聲音響起,但我卻不高興,反而是皺眉。

我皺著眉頭看著來人,有點苦惱的說道:「你不要勾肩搭背的,可以嗎?」

「你又這麼說了。不是說好要當好朋友的嗎?」對方開始嚷嚷了起來。

拜託……我何時答應的?

我…我明明什麼話都沒有說啊!

「你是誰?」伊收起笑容,警戒的問道。

「我名叫貪戀,是滄的好朋友。你好。」貪戀禮貌性的伸出右手要與他握手。

當然的,伊也是非常有風度的伸出手回握。「你好…」

伊才剛想說些什麼,沒想到卻被藍給打斷了。

「滄、伊,早啊!」藍心情非常好的露出陽光般笑容。

「早。」

「早。」

「只有你們?阿光呢?」藍疑惑的看著四周。

「應該等等就會出現了吧!」我緩緩說道。

藍的目光停在我身上,似乎有點不悅卻又露出勉強笑容並用手指指著我身邊的人,問道:「他是…?」

貪戀露出極度溫柔的笑容,笑道:「我叫貪戀,是滄的朋友。」

「朋友?」藍不可置信的看向我,像是要我解釋一樣。

我點點頭,口氣平平的說:「嗯!我朋友,前幾天認識的。」

藍收起笑容,有點嘲諷的嚷嚷起來。「才認識幾天就勾肩搭背的,把你的手拿開,別碰他。」

我微微愣住,搞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我不能碰他?他又不是你的。」貪戀一點將我放開的意思也沒有,反而將我抱的更緊。

「叫你別碰就別碰,你囉唆個啥勁?放開。」藍拉住他的首,試圖將他的手拉開。

夾在她們中間的我,真的是有點哭笑不得。

「呵呵!!」站在一旁的伊,突然笑的有點詭異。

這一笑讓我們三個人忍不住都看向他,而他呵呵呵呵的笑完之後,就看了看我們,然後就轉身要走,在

離開之前又回頭笑了笑,說道:「真是有趣。」語畢,就頭也不回的離開。

「有趣?什麼東西有趣?」藍疑惑的看著伊的背影,不解的喃呢道。

有趣?!伊為什麼會這麼說?該不會是………

該不會是他覺得我們三個人之間有著特殊的氣氛?!

特殊到讓他覺得很有趣???





************************




喜歡你……

這是個不能說的秘密,

為了讓你我還能維持是朋友關係,

這句話絕對不能說。

因為,

當這句話說出口時,

你與我就回不到朋友關係了。

我不想往後永遠都無法站在你身邊跟你說話,

所以……我不能說…………




[ 本文章最後由 雪羝子 於 08-6-13 21:2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章~







變化,總是來的如此快速………





當心與心碰撞在一起時,

是幸福?還是不幸?

我敲了數十次的心門,你就是不曾開啟過。

原來,我的愛對你來說只是個無所謂的負擔。

原來……你早已清楚的回絕我。




************************




「大家早。」芯芯心情愉悅的說道。

「早。」我立即回笑道。

「早。」藍有些慵懶的坐在草地上,回道。

看藍這麼沒精神,芯芯關心的問道:「藍,你怎麼了?心情不好嗎?」

「嗯!」藍只是嗯了一聲就不再多說了。

「該不會是因為你婆吧!?」芯芯坐在他旁邊,依舊關心的問著。

藍看了她一眼,無言的躺下,像是拒絕回答般。

「喂,我是關心你耶!有事情就說出來啊!幹嘛悶著?」芯芯有些不悅的嚷嚷起來。

突然,藍坐起來,臉色極度不悅的看著芯芯,說道:「不關妳的事妳少管行不行?一直問,很煩耶!」

語畢,他便起身打算離開。

「你………」芯芯生氣的也跟著站起來,想罵又不知道要罵什麼的你了半天。

看他們就快吵起來了,我連忙插進來打圓說。

「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芯芯,藍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是不喜歡人家打擾他,只想自己靜一靜,讓他

自己靜靜吧!別吵他了。」我連忙哄著芯芯,她這才哼了一聲走到樹下坐著。

「藍,芯芯只是想關心你,你別那麼兇啦!會嚇到她的。」看芯芯心情稍微穩定了,我才轉向藍好意的

想要紓解這尷尬的氣氛。

藍有些不悅的看著我,許久才有點不屑的說:「不必你在這兒假猩猩。」

我被他的這番話搞得有些糊塗,我並沒有假猩猩啊!

見我不說話,藍便從我身旁離開了。

在離開之前,他還小聲的說了一句話。

那句話讓我不自覺的顫抖起來,整個人瞬間冒起冷汗。



『噁心的同性戀…』



原來…他知道我是同性戀…

原來……原來他一直都覺得我是噁心的……

芯芯察覺到我的異樣,她連忙跑到我身邊,關心的偏向頭來看我的表情。「滄………」

我無聲的哽咽著,我知道,芯芯一定被我嚇到了,我張口想說些安慰的話,卻怎麼也出不了聲……




************************




從那天起,我就盡可能的躲著他。

只要是他出現,我就會匆匆離去。

不見面比較好吧!

不管是我…還是他…能不見面就不見面,這樣對彼此才是再好不過的了。


<-普隆德拉酒店->


其實,只有阿光知道我會喝酒。

並不是我刻意隱瞞,而是我本身就很少會去碰酒。所以沒人有機會看到我喝酒。

可是,當我一碰酒時,除非醉了,不然是不會停止的。

今晚,我喝醉了,整個世界都在轉圈圈,真是有趣。

我提著不穩的步伐一步步往家的方向走,忽然一個不小心,我差點跌倒。本以為會和地板親吻,沒想到

卻有個很大的力道將我往上拉,讓我免於跌倒在地。

「滄,你怎麼醉成這樣?」

原來拉我一把的人是貪戀,我傻呵呵的說道:「呵呵…當然是心情好啊!」

「騙鬼啊!誰心情好會喝酒的?」貪戀有些不高興的說著。

「有啊!就我咩!只要我心情好,我就會喝很多、很多酒。我今晚還喝不夠,你…陪我喝……」我有點

語無倫次的拉著他想往酒店走去。

「別喝了。」貪戀強大的力道拉住我。「想喝,那來我家喝,免得你喝個濫醉我還要背你回家。」

「好啊、好啊!走,去你家喝。」




************************




到了貪戀家的時候,我就已經快要不行了。

我的酒癖很好,喝醉了就只是睡著而已,不會吵更不會鬧。

「呼!」好不容易將我一切打理好的貪戀,有點無奈又有點小生氣的嘆了口氣。「真是的,喝成這樣…

…」

我靜靜的看著貪戀許久,才說道:「喂…你說你喜歡我,是真的嗎?」

可能是以為我睡著了吧!沒想到我卻突然開口,他被我的聲音給嚇到。

貪戀雖然被我嚇到,但也馬上就冷靜了下來,他十分認真的說:「當然是真的,我沒必要騙你。」

看他說的這麼認真,我還是覺得好不真實。「我不信。」

我的回應讓他錯愕,他稍稍提高音量的說道:「你不信?」

「沒錯,我不信。」我坐起來,收起一本正經的模樣,淡淡的笑著,用右手扯了扯衣領,笑道:「若是

真的,那就抱我吧!」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才會這樣……一定的……

貪戀瞪大雙眼,不敢置信的微微張口。

「你不敢?」我露出半個胸膛,依舊笑著。

他收起訝異的表情,冷漠的開始寬衣解帶,並冷冷的說道:「別太小看我了。等等就算你哭著求饒,我

也不會停止的。」

看他有點那種意思了,我不慌不忙的說:「廢話不要太多,快點來吧!」

「你會後悔的。」

「我不………」

我的話還沒說完,貪戀便將我的唇封住……




************************




是寂寞作祟?

還是我本身的渴望?

這是條不歸路,

明知道,卻還是克制不住的往前走。

真想一切化作塵埃,

隨風飄散,不在成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章~







就讓一切都崩塌了吧!

連同我的理性、我的思緒、我的心,都塌陷吧!




************************




「嗚………」貪戀強烈的吻讓我快要無法呼吸了。

或許是他察覺到我呼吸不來,也許是他吻夠了,他終於放開了我的唇。

「呼……你……你幹嘛突然就吻人?」我清醒了些。

「會很突然嗎?我並不覺得,反正做都要做了,吻一下又不會少一快肉。」貪戀意猶未盡似得舔了舔自

己的唇。「沒想到你的唇會這麼甜,真棒!」

聽到這麼肉麻的話,我吞了吞口水,臉紅的說:「我才沒想到,原來你的吻是這麼的激烈,難道你和你

的另一半都是這麼霸道的在接吻?」

「呵呵!」貪戀呵呵的笑道:「我目前單身,沒有另一半。再說,剛剛的吻只給你。」

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同時,他又吻了我。

這次的吻從唇瓣慢慢的移到耳垂,他輕咬一下我的耳垂,這動作讓我整個人顫抖了起來。

像是發現到我的弱點了,他微微一笑,吻也慢慢移動到我的脖子。

他的吻在我脖子上游走,我有點難受更有點害怕的開始掙扎起來。

「等……別………」

他停下動作,抬起頭,冷冷的說道:「我說過,就算你求饒,我也不會停止,你就認命吧!」

語畢,他開始粗魯的拉扯我的衣服,我有點嚇到的用雙手推拒他。

「不要……住手……」

衣服整個被扯掉了,他的吻移動到我的胸口,吸吮著我胸口上的弱點,一下吸吮,一下啃咬的,讓我控

制不住的哽咽起來。

「啊……嗚……嗯……嗚……別……別這樣………求求你住手……」

我用雙手鄔住臉,不斷哭泣著。

而原本激烈的動作,停止了。

貪戀嘆了口氣,摸摸我的頭,說:「所以我才說你會後悔的啊!」

「嗚……」我不斷的哭泣著,我已經好久不曾這樣哭了。

他將我的衣服穿好,抱入懷中,撫著我的背,輕聲說道:「哭吧!今晚就讓自己好好的發洩一下,把一

切傷心的、難過的都哭掉…哭吧!」

這一夜,或許是我哭累了,更或許是心累了,我在他懷裡不安穩的入眠……




************************




不知不覺中,我變懦弱了。

以前的我,不會因為小事而哭泣,可是這陣子我總是動不動就哭。

而今天,我又哭了。

原本團練都好好的,但是卻因為我一時的失神,差點滅團。

阿光對最近的我似乎忍無可忍了,還揚言若是我再犯,就要將我踢出隊伍。

我聞言,眼淚就這樣不爭氣的猛掉,這讓第一次看到我哭泣的阿光他們全傻了眼。

看我哭的這麼傷心,阿光原本強硬的態度立即軟化,連忙走到我身邊,摸摸我的頭說:「乖啦!我只是

嚇嚇你而已,誰叫你老是失神,想說嚇嚇你,或許你就會集中注意力啊!畢竟我們等一下要面對的是獸

人酋長,若不集中注意力,可是會很危險的。剛剛是我不好,對不起啦!別哭了。嗯?」

我哽咽著,無法順利發出聲音,只能搖搖頭。

「都怪阿光啦!沒事那麼兇,還出言恐嚇。」崴婷拍拍我的背,像是給我勇氣般,還白了阿光一眼。

「對不起咩!滄,你就原諒我嘛!」阿光做出了『拜託』的動作,這真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

「嗯!其實我自己也不對,對不起。」

在這工會就是這麼快樂,我們不會因為小事就鬧的不可開交,就像是個大家庭般,隨時隨地都覺得心暖

暖的。

「呀……」

本來還想多說些道歉的話,但芯芯的尖叫聲打斷了我們的對會。

朝著芯芯的方向看去,我們臉色立刻沉重起來。

「是酋長!!」阿光皺眉,在還沒有準備好的狀態下,居然就碰上酋長,現在準備似乎有點來不及了。

芯芯拼命的吃補品,這一切看在我們眼裡盡是心疼。

「加速術!!」

「天使之賜福!!」

「治癒術!!治癒術!!……」我不斷的施展治癒術,想減輕芯芯的傷害。

「婷,幫我加加一下。」

「好,天使之賜福!!加速術!!」

稍微準備了一下,阿光立刻衝上前,朝酋長施展了螺旋刺擊,順利將酋長的注意力轉移過來。

芯芯逃離危險地帶,跑到我身邊施展出『為您服務』。

「天使之怒!!」既然有人擋,當然就要開始展開攻擊啦!

崴婷準備就緒之後,就對準酋長集中火力攻擊。「阿修羅霸凰拳!!」

在我們高度的配合之下,五分鐘後,酋長倒地不起。

在酋長倒地的同時,也掉出阿光夢寐以求的『獸人酋長卡片』。

經過這一次的事件,我想起芯芯被攻擊時的痛苦表情……

「是該往神官之路前進了……」

這次不是為了藍,而是為了大家更也是為了自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章~




決定放棄時,

為何你又抓著我的手不放?

我已經搞不清楚你了。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

對我,你到底是怎麼看待的?




************************




「滄。」

我下定決心要接受神官之路的考驗,正當我要踏入伊美樂的心臟前,有人拉住了我的手,不讓我進入。

我轉回頭,有些驚訝看到來人。「藍!?!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從一路就跟著你了。」藍抓抓頭,抓住我的那隻手依舊沒有放開的意思。

「啊?跟著我?!」我不敢置信的張大雙眼看著他。

「嗯!你……你真的要去轉生嗎?」

「是啊!怎麼了?」

「現在這樣,不好嗎?。」

「啊!?」我不解的看著他,許久才明白他的意思。「現在這樣當然不好,我需要更強大的能力,這樣

才有辦法幫助大家。」我又想起芯芯痛苦的模樣了。

藍靦靦嘴,像是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而拉住我的那隻手卻怎麼也不肯放,甚至還將力道加強了。

明顯感覺到他的異常,我淡淡的笑道:「這是我必走之路,不為別人,是為了自己。我也該有所成長了

,不是嗎?好了,放開我吧!時間不早了。」

「我為我之前所說的那些話跟你道歉……」藍低著頭,像是怕看到我的表情班。

突如其來的話,讓我瞬間愣住,許久才回過神。「那些話,我已經不在意了。」

「可是我在意。」藍猛然抬起頭,有點後悔的看著我。「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居然對你說出那麼過

份的話,我……」

「別說了……」我拉開他的手,偏著頭淡笑著,這次換我不看他了。「過去……就過去了吧!人,總是會有說錯話的時候,別在意了,也不需要去在意這點小事。」

「這不是小事,我……」藍想要做更多的解釋,但卻被突然出現的人硬是給打斷。

「滄,等你很久了耶!怎麼了?」

來的人是貪戀,他率性的將手勾在我的肩膀上,有點不悅的看著藍。「喲~藍也來陪你轉生啊?」

「呵呵…是啊!我也很驚訝。」我依舊微笑著說道。

「你和他……」藍有些茫然的看著我們。

「朋友關係。你…想那兒去了呢?」貪戀將手再度搭在我肩上,深深笑道。

「沒……」藍感覺到貪戀眼神中似乎隱藏著什麼,但卻無法將心中的疑惑表達出來,只能呆愣愣的看著他拉住我的手往前進。

說真的,我越來越搞不懂藍了。先前的冷漠讓我死心退出,而現在卻又讓我覺得自己有那麼一丁點希望,這種漂浮不定的感覺,好難受………

「藍,你在發什麼呆啊?快跟上來啊!」走了一會兒,貪戀發覺藍沒跟上,馬上停下腳步回過頭喊道:「藍!」

「啊……喔………」藍似乎是在發呆,被他這麼一叫才回過神,立刻跟上。




************************




轉生,是個極大的考驗,熬過了,才能夠轉生成功。

從他人口中,我多多少少知道轉生的考驗,自己必須告訴自己,這是考驗,要堅持下去才能順利通過。

巴吉力女神飄浮在空中,那光芒讓我有些暈眩。在搞不清楚的情況下,四周突然變暗,巴吉力女神的光芒也不在了。

「你了解自己在做什麼嗎?」

突然,一道聲音在耳邊響起,這讓我頓時嚇了一大跳,整個人抖了一下,心跳瞬間快了數十下,好不容易調整起伏的心情和呼吸,我才小心翼翼的說道:「我當然知道。」

「你有想過未來嗎?」

「有。我當然有想過,我想,每個人都曾想過這個問題的。」我堅定的回答道。

突然,我腳下一空,整個人快速的往下掉,這下可慌了我。本來想要尖叫的,但不知怎了,我卻忍住沒有叫出來。持續往下掉落的身體,突然被東西束縛住。

再次張開雙眼,我發現藤蔓纏住了我,甚至將我綁住,使我動彈不得。腳邊有水,我試圖掙扎,但顯然是沒作用,於是我放棄掙扎。

「給-我-血---」一道怒吼聲響起,是黑暗之王!!

他朝我快速接近,我想逃脫,但沒辦法,知道沒希望了,我覺悟般的閉上雙眼,等待死亡的到來。可是卻遲遲等不到痛楚,我緩緩張開雙眼,在我眼前的不是黑暗之王,也不是巴吉力女神,而是藍。

他微微笑著,右手溫柔的撫上我的臉龐,說道:「別太早放棄。」語畢,他便消失了。

這代表什麼?其實我從頭到現在都搞不懂,更不知道為何藍會出現在面前。

令人暈眩的光芒再次出現,巴吉力女神微微笑道:「你有資格轉生,偉大的天神會永遠在你左右陪伴你並且輔助你。」語畢,耀眼的光芒在我四周環繞起來。不一會兒,光芒便進入我的身體,整個人頓時卿飄飄的浮在空中,我感到有體內有能量不斷的在增加,再次踏在地上時,我已經轉生為神官了。

「恭喜你,你已經成為神關了,今後,請繼續加油吧!」巴吉力女神看著我,似乎很滿意的樣子。

「謝謝你。那個……有一件事情我不太了解。」

「什麼事?」

「在剛剛的考驗中,為何我的朋友會出現在那裡?為什麼?」我非常不解的問道。

巴吉力女神笑了笑,溫柔的回道:「那就表示,他在你心中,或你在他的心中,都佔了很大的地位,明白點的說法就是,你在乎他,他也在乎你。好了,回去你的世界吧!你心中的疑惑,會慢慢解開的。」巴吉力女神語畢,手一揮,我便被傳送到朱諾城。

我有點驚訝這樣的答案,他…真的在乎我嗎?

真的嗎?

那這樣是否表示,我有希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rutty0222  小滄加油!  發表於 08-9-10 23:0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七章~




喜歡一個人,是那麼的容易;

愛上一個人,是那麼的簡單。

那…

為何要讓對方愛上自己會這麼困難呢?




************************




只要是人,都得學會懂得放棄,

不得不放棄的情,要如何收回?

放棄了,心,就會舒坦些嗎?




************************




今天的普隆德拉給人感覺不太對勁,每個人都顯得格外緊張,就像是有事情會隨時發生一樣。

「總覺得心裡有點不安…」阿光有點皺眉,我和他的直覺一向都很準。

「大家早。」貴舉起右手,對著我們揮著。

「貴,早……」我站起身,也對著他揮手,但卻被他的背後所出現的魔物給震住。「加速術!!貴,快跑…」

貴在完全搞不清楚的狀況下,反射性的往我們這方向跑過來,而阿光他們也立刻起身,全副武裝的進入戰鬥狀態。

「靠!是騎士領主.賽依連 !!」伊忍不住的咒罵一聲。

「嘖!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又是有人放枯樹枝?!」葳婷不悅的環看四周。

「怎麼辦?硬拼?」我對所有伸展了所有輔助技能後,問道。

葳婷立即安排各自的戰鬥位置,這就是她能力最好的地方,總能無誤的立即安排。

「藍,補品去補齊後馬上過來,犧牲準備好。阿光,你擋。貴,布萊奇。芯芯,為你服務。花兒和伊,清旁邊的小怪。滄,等等你會比較忙,要注意聖祈是否沒了,還有,幫牠天怒,我當主攻。」

「好。」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這突如其來的大戰,對我們來說很吃力,經過了十分鐘的奮戰,阿光突然大喊:「該死,快沒補品了。」

這句話讓我們全員嚇了一大跳,紛紛冒出冷汗。

「藍,犧牲免了,你去………」葳婷話還沒說完,阿光的補品就用盡了,隨即被牠打倒在地,厭厭一息。

而牠的下一個目標則是對牠狂放天怒的我,牠快速的朝我靠近,我連退好幾步,本已為死定了,沒想到藍出現在我面前,不單單只有藍,貪戀也不知何時出現的,兩個人擋在前方,讓我免於受到傷害。

「滄,天怒。」葳婷大喊道。

我隨即恢復反應,立刻對牠放了天使之怒。

「天使之怒!!」

「阿修羅霸凰拳!!」




************************




自從賽依連那件事之後,我們『導盲犬』工會立刻聲名大造,沒有一個人不知道我們的工會了。

「阿光,你會不會覺得最近好多眼睛在看我們啊?」貴有點受不了的問著。

「呵……真是糟糕……我們瞬間出名了。」阿光搔搔頭,不好意思卻又有點不習慣的說著。

「是啊!拖了小賽,讓我們不單單是出了名,最近還一堆人想入工會咧!」葳婷嘆了口氣,不太悅的說道:「不過,沒一個能入。」

「啊?!為啥?」我不解的問。

「若是貪戀要入,我就同意。畢竟他跟我們一樣,不怕死。」葳婷似乎對貪戀越來越有好感了。「其他的人,那天只會站在旁邊看好戲,連滄有危險了也都不肯出手幫忙,本工會不收怕死的人。」

「說的也是,貪生怕死,我也不喜歡。」阿光點點頭微微笑道。

這就是為何我會喜歡這裡的關係了………

「對了,有查出是誰搞出來的禍嗎?」一直在旁邊不說話的藍突然問道。

「沒,據了解,牠是突然出現的。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沒人在玩枯樹枝。」阿光緩緩回道,他有些擔憂的說道:「我覺得這件事情不單純,滄,你覺得呢?」

「是不單純,阿光,希望不是我所想的那樣才好。」直覺讓我極為不安,我咬著下唇,心裡坎坷不安。

「滄…我想……要讓你失望了。」貪戀出現在我門面前,表情異常凝重的說道:「今天,我去了生體實驗研究所,發現大門是開著的,當初官著那些元首的強化玻璃全破了。」

這訊息讓我們所有人全部張口無言,呆愣了許久,我才顫抖的說道:「死了……這次完了……完了………」

當初,為了封印那元首,死了許千人,每個人都把小孩送到各個所在地的聖堂,那場戰役不單單只是聲

體實驗研究所內部的元首,連在野外的元首都跟著起鬨,而我的父母,也是那場戰爭中的犧牲者。

當時的父母只留了書信,要我努力成為神官,以保護眾人。而我能力還不足以保護大家,這該如何是好?

「到底是誰手賤?馬的。」阿光忍不住的罵出粗話來,看的出來他很生氣。

「這是我們能力用盡也無法處理的事情了。」葳婷緊握住雙拳,咬著下唇,有些無助的說著。

「還有個壞消息…里希塔鎮已經淪陷了。牠們正朝著朱諾前進。如果,朱諾被攻陷的話,那就太遅了。」貪戀嘆著氣,雖然無可奈何,卻又眼神堅定的繼續說:「我們工會所有人都準備前往朱諾支援了。」

「全工會的人都要去?」花兒不敢置信的問道。

貪戀點點頭,然後轉過頭來看著我,淡淡的笑了。「我是道別的。」

「道……別……」我直看著他,就深怕是他隨時隨地會消失般。

「嗯!剛剛我有說過,我們全工會都要去,當然也包括我囉!啊!會長在叫了,我得走了……掰…」語畢,他便快速的消失了。

我連個保重兩個字都來不及說啊!

我轉頭看相朱諾的方向,有點著急的說:「那邊的天空…阿光……我……」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其實我也想去。各位,要去的人,就快去準備準備,不想去的就……」阿光的話都還沒說完,一群人立刻前往準備,阿光連忙叫道:「喂!我話還沒說完耶!」

沒想到眾人轉回頭,白了他一眼的異口同聲說:「這種問題還需要問嗎?」語畢,又邁開步伐,朝著卡普拉倉庫前進。

看到這一幕,我真的好感動,大家都是為了保護所有的人,就算用盡生命,也在所不辭…




************************




-朱諾-


一天之後,我們來到了朱諾,戰火鄭在這裡蔓延著。

看著地上士兵的屍體,就能感受到這裡的戰況有多激烈了。

「快撤………」

有人大喊著撤退,許多人往我們這邊跑過,每個人身上都傷痕纍纍。

「光耀之堂!!」我在四周放了許多道十級的光耀之堂,多多少少替撤退的人補了些血。

有個逃亡中的人走到他們面前,好心的勸說著:「你們也快逃吧!這我們應付不來的。太可怕了,剛剛有個工會差點被全滅,牠們的攻擊力太可怕了……快跑吧!」語畢,對方立刻拔腿就跑。

「怎麼辦?」芯芯咬著左手指,不安的問著。

「對方有闇.超魔導,我們需要地嶺。」阿光頭痛的看著眾人。

「我去找看看有沒有賢者或智者。」貴話一落下,馬上跑到人多的地方喊問著。

剛剛那個人說有個工會差點被滅,會是貪戀他們嗎?

我非常擔心的看著遠處,只希望貪戀沒事才好。

過了約十分鐘,貴垂頭喪氣的回來了。「沒人肯。」

「嘖!這下可棘手了。」阿光進入深思狀態。

「那個…你們剛剛有說需要幫手是嗎?」一名小女生靠了過來,小心翼翼的問著。

轉頭一看,是賢者職業!!

「是的,可是很危險,妳確定要來幫忙嗎?」

對方年紀不大,約十七歲而已,若有個什麼閃失,她將進入永眠之中。

「我確定,組我吧!」小女孩甜甜一笑,還催促著阿光快組她。

「好,但是,妳得注意自身安全,知道嗎?」阿光關心的問著。

「好。」

組隊完成,我們這一組人馬不多,卻已相當完善。

雖然我們沒有把握可以贏,但至少有努力,我相信,我們不會有任何的遺憾。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八章~



朱諾,一個具有神秘氣息外加生化科技發達的城市。如今,卻滿目瘡痍,到處可以看到屍體,而慘叫聲
和尖叫聲更沒有間斷過。這一切,看在眼底聽在耳裡是無盡的哀淒。
許多人為了保護親人而犧牲,逃亡,是無法解決事情的。雖然我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但我相信天神醫
定會幫助我們的。
記得轉生時,巴吉力女神在最後曾經說過,天神會永遠站在我們這一邊的。所以,一定會有希望的。
「把東西準備好,今天,不管我們會變成怎麼樣,我們都要用全力對抗這些魔物。」阿光信心喊話著。
「是。」我們異口同聲的回道。
「葳婷,接下來的指派工作就交給妳了。」語畢,阿光便將主導權交給了葳婷。
葳婷點點頭,站起身,深呼吸了口氣,說道:「今天,先謝謝各位來到這個大家庭,工會創至今已經十
年多了,大家的不離不棄我和阿光非常感動。今天,我們要面對的魔物非比尋常,切記,保護好自己。
少了任何一個人,都不是我們要的。廢話就不多說了,先來分配工作。」看我們都點點頭,她才繼續說
下去。「貓,你等一下只要放地領就好,能躲多遠就躲多遠。藍,你擋,補品多帶一些,我稍後拿些天
果給你備用。阿光,你當候補肉盾。貴,一樣布萊奇。芯芯,為你服務。花兒和伊,念屬性的就交給你
們了。其他的王都我來當主攻。滄,跟上次一樣,要隨時注意聖祁和放天怒。好了,大加快去準備一下
,五分鐘後這裡集合。」
語畢,大家立即起身前往卡普拉倉庫做準備。
我拿了許多藍礦和補品,正關起倉庫要回集合地點的時候,突然被人拉住了手,轉過頭一看,是藍。
「藍,怎了嗎?有缺東西嗎?」我不解的問。
他搖搖頭,很認的說道:「沒有缺什麼,我都準備齊全了。」
「喔!我也準備好了。」我微微一笑的看著他。
「滄…事情結束之後,我們可以好好聊聊嗎?」藍懇求似得問著。
「好啊!我們也好久沒聊了,是該好好聊一下了。」我緩緩抽回手,答應了他的要求。
他聽到我的回答,高興的露出久未出現的陽光笑容。「那就這樣說定了,走吧!」
「……嗯!」
唉~真是糟糕,我就是對他的笑容沒輒啊!


************************


為他人犧牲,我覺得這是個榮幸。當年的雙親也是為了對抗這群魔物。今日,我也與雙親依樣。我有些
害怕、有些緊張,閉上雙眼,我不斷的告訴自己『別怕,沒什麼好怕的』,像是努力催眠自己般,卻一
點說服力都沒有。
站在身邊的藍發現我的緊張,他拍拍我的肩膀說:「別怕,我會擋住的。」
「………好………」我回他一笑,似乎不再害怕了。
「滄,準備了。」葳婷喊道。
「天使之賜福!!」
「加速術!!」
「聖母之祈福!!」
「來了!!!!」
最靠近我們的闇●神工匠 哈沃得發現了我們,帶領著小兵們殺了過來。
「地元素領域!!」貓見狀,立刻施展了地領。
單單闇●神工匠 哈沃得就讓藍快要抵擋不住,看著他的寫狂噴,真的為他感到好痛,藍拼了命的吃補
品,還差點補不回來。大家配合的不錯,十五分鐘後,終於將他制服了。
然而,我們並沒有為此感到高興,更也笑不出來,因為,當闇●神工匠 哈沃得被制服時,牠的同伴也
馬上察覺到我們的存在。更也因為牠被制服,而引起了牠們的不滿,群湧而上的恐怖都來不及表現在臉
上,葳婷一看不對勁,馬上開嗓子叫道:「太多了,先撤退。」
雖然她已經立即下達最正確的命令,但是首當其衝的藍卻來不及逃。
「藍,快跑。加速術!!」我緊張的大喊,並且對他施展加速,可是一切還是來不及。
「滄,先跑。」阿光拉住我的手,硬是將我拉走。
「不…藍還沒有………」我不斷的回頭看,最後在轉角的地方,我和藍四目交集。
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口中說著話,但是我聽不到,雖然聽不到,但卻看懂他最後的唇語。
「藍………」在他倒下的瞬間,我忍不住大喊著他的名字。
他最後的那句話讓我淚流不止。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來不及對你說的話………對不起………還有……我也喜歡你………』


************************


「嗚………」我克制不住的狂哭起來,旁人看著也跟著哭了起來。
「可惡…都是我判斷力不夠正確。」葳婷生氣的捶著牆壁。
阿光用袖子擦拭眼淚,強打起精神哽咽的說道:「不,不是妳的錯,是太多也太突然了……」
「就算是朱諾無法順移,藍也不是跑不掉……他是在為我們爭取時間……」花兒一想到藍,又哭的更兇
了。
「藍……」我無法言語,也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我們不能放過牠們…絕對不能…」葳婷擦拭掉淚水,露出堅定的表情,說著。
「沒…沒錯。」
「對,不能放過牠們。」
「就是啊!我們可不能輕易放過牠們。」
「還有我這個肉盾,咱們就拼了。為了藍,更為了所有人。」阿光拉開嗓子喊道,這也為大家提起不少
氣勢。
「沒錯,就算牠們再強,也是會有弱點的。」伊緩緩說道:「我們一個一個引,引到其他王不再的地方
在攻擊。」
「我引。」阿光自告奮勇的舉手。
「不,我引。我有弓身彈影,也有金剛不壞。」
「好,那我們等妳,等等就………」
大家打起了精神,努力的商討著。
就算失去了一切,至少大家還是在一起,我們不能放棄,放棄了,就是認輸。
藍……你的最後一句話,我收到了……收到了……


************************


時間過了一天又二十個小時……

大家都累壞了,補品也所剩不多,目前解決掉的只有闇●神工匠 哈沃得、闇●神射手 迪文、闇●神官
瑪嘉雷特、闇●十字刺客 艾勒梅斯。剩下闇●超魔導師 凱特莉娜和闇●騎士領主 賽依連。
正當大家稍微休息一下時,突然闇●超魔導師 凱特莉娜出現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
「地元素領域!!」
雖然貓放了地領,但還是讓不在領域上的戰友們受了不小的傷害。
「小心!!」
緊接著而來的攻擊是闇●騎士領主 賽依連,牠攻擊了花兒,將她狠狠的坎了數刀。
「花兒!!治癒術!!」我狂補著血,顯然沒有多大的幫助。
沒多久,花兒倒地,接著是芯芯,再來是貴,然後是伊還有貓。阿光分身乏術,一切大勢已去。
我們的隊伍一瞬間被打亂了,現在只剩下葳婷、阿光和我。
「別做垂死的掙扎了,乖乖受死吧!」闇●騎士領主 賽依連冷笑的朝我衝了過來,而葳婷立刻擋在我
面前。
「金剛不壞!!」
「不行……」
少了主攻擊力,又能擋多久?
沒多久,阿光和葳婷的補品空了,雙雙倒下,沒了氣息。
「不要……這是不對的……快住手……為什麼要大肆虐殺?人類到底欠了你們什麼?……快住手………
」我忍不住的吼道。
闇●騎士領主 賽依連和闇●超魔導師 凱特莉娜頓時停下了攻擊,冷冷的看著躺在地上已無呼吸的人們
一眼,又看向我,久久不語。
「別再殺人了……拜託……若真要有人賠罪,就我吧!」我哭泣著,想不到我這個大男人也會向女孩子
般哭的這麼慘。
「你的命…不夠賠。」闇●超魔導師 凱特莉娜冷笑著說道:「去死吧!」
看著牠高舉的手,口中唸著咒語,我知道自己就要去找大家了。
我不自覺的閉起雙眼,若可以,真希望自己在有出息一點。突然,我想起了巴吉力女神送給我的一個能
力。我站起身,看著已斷氣的大家,淡淡一笑。
「只剩下這招了………捨身取義!!」強大的復活能力將所有的人復活了起來。「交給…你們了…」
闇●超魔導師 凱特莉娜的最後一擊讓我不支倒地,在倒地前,我看到大家都活了過來,我從來沒有這
麼慶幸自己是神職人員……


************************


<。一年後。>

我張開雙眼,看著陌生的天花板,問著:「這裡…是哪?」我訝異自己的聲音卻是如此的沙啞,像是好
久沒講話一樣。
而一直坐在旁邊的藍聽到我的聲音,驚訝的站起來,看到我真的醒過來,他激動的抱住我,直說太好了

突然,我想起來那天…
「我不會是在作夢吧?這一切是夢嗎?我不是已經死了?怎麼會在這邊?」我不解的問著。
藍淡淡的笑了,並且指著他額頭上的傷疤。「這個,是當年的。你復活了大家,連我也復活了起來。看
到你倒地而且沒了氣息,大家都很氣憤,卻還是抵擋不住。還好,後來巴吉力女神帶領著許多天神來幫
忙,最後終於再度封印住牠們。」
「原來是巴吉力女神……」
「也是她將你復活的。」藍握住我的雙手,有點小生氣的說:「沒想到你一睡就是一年,真是急壞大家
了。」
「對不起。」我吐舌,不好意思的回道。
「滄……」阿光突然打開門,這讓我和藍嚇了一大跳,藍也立刻放開我的雙手。
「喔~滄…我的小滄滄…你可醒了……」阿光將我狠狠抱住,大力的抱著。
「放開滄啦!」葳婷推開阿光,然後定神看著我,才緩緩吐了口氣,說道:「大家都好擔心你…沒事就
好……」
不一會兒,大家都到齊了,連當時的貓也加入了工會,原來大家都沒事啊!真是太好了。
突然,我想起了貪戀……
「對了,貪戀呢?」
我這一問,大家突然靜了下來。我被這氣氛嚇到了,心中的不安瞬間擴散開來。
「明天……我帶你去看他……」藍這時對著我,緩緩的,幽幽的說。


************************


隔天,藍準時的出現在我面前,他還帶了白色的花束。不過,不是送給我的,我知道。
他帶我來到了普隆德拉教堂,到了入口卻沒進去,而是往教堂後門走去。
「我記得沒錯的話,前面是………」
我的話落到一半,停住了。看著眼前的一切,我傻了眼,我不敢置信的用右手捂住嘴巴,雙腳有點不聽
使喚的顫抖起來。
「不……不是的吧!………」
「是的。」藍拉了我一把,讓我站在貪戀的墓前,說著:「那天,一切平息後,我們去找他,找到的時
候,一切都來不及了,就連巴吉力女神都無能為力……」
我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忍不住落淚。「我還沒給他答案……還沒……可是……他……」
「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支離破碎……死的很慘…」藍回想起剛找到他的景象,也禁不住哽咽起
來。
「貪戀…你一定很痛……」我低下頭,無法想像當他遭受到傷害時的痛和掙扎。
風,輕輕的吹拂著,帶動著樹木,吹落了一片落葉,葉子飄到我的手上,像是貪戀再訴說一樣。
他,對我,自始自終都是這麼的溫柔。


『貪戀……謝謝你………』


************************


有些話,在該說時,就要勇敢說出口。
因為,你、我,不知何時會出現變化。
有時候,當你認為沒必要說的時候,
後悔就會緊接著而來。




[ 本文章最後由 雪羝子 於 08-10-13 09:2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九章~





你的話,打動了我的心,

我決定放下一切去愛你。

我……還可以愛你嗎?

我………還有機會嗎?




我內心對你的渴望沒有停止過,

愛你,更也是依舊。

你當然可以愛我,

只是……你真的肯愛我嗎?




************************




現在,我每天都會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到貪戀的墳前看看他。而藍也會跟著我去,就像害怕我會做出什麼事情一樣。

我想,他是想太多了點。雖然無法救回貪戀這點讓我很難過,但是我一定會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的。

貪戀曾說過『不管未來變得如何,生命是可貴的,每個人都應該珍惜。』我非常認同,所以,我會好好珍惜的,連同他的份一起……

「滄…」看我動也不動的發起呆來,藍關心的喚了我一聲。

我被他拉回了注意力,轉頭看向他滿是疑惑。「怎麼了?」

「呃……我以為你睡著了……」他尷尬的笑著。

我微微一笑,說道:「我之前睡了一年整年耶!又不是豬,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想睡覺啊!」

「是啊!這一年,很漫長,大家都在等你醒來,可是你一直都在沉睡,阿光還激動道想要用打的把你打醒。還好巴吉力女神阻止了,不然你醒來可要變成大餅臉了。」藍呵呵的笑著說道。

「這個臭阿光……不過,說真的,我本來以為自己永遠不會在醒來的。」我轉過頭,看著天空,淡淡的說:「對不起,讓你們為我擔心了。」

藍拉住我的手臂,認真的說:「我也很抱歉,讓你為我哭泣。」

他突然接這樣的話,讓我不知如何回答他。之後,我們沒有再說半句話,只是一直看著對方若有所思,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將心中的想法表達出來。

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們還是活了過來,該說是慶幸還是命中注定?不管是哪一個,都是值得高興的。

「滄,經過這麼多事情,是否該讓我們彼此好好談談?有一件事情一直壓在我胸口,不說出來,心裡很難受。」藍握住我的左手,說著。

看著他認真的雙眼,我微微笑道:「好啊!明天下午,我們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好好聊聊。」

「好。」




************************




-隔天下午-


我們找到一個非常安靜的地方,這個地方,是普隆德拉靠近北門的樹下。平時這邊很少會有人經過,而且很安靜。

風微微吹著,很舒服。可是,心裡卻有點緊張。

藍準備了一些飲料和甜點,而且都是我喜歡的,想必是要在輕鬆的氣氛下聊吧!

這樣也好,要不然氣氛太僵,真的會不知道如何開口才好。

「我不知道現在是否還來得及。」藍吃了口小蛋糕,突然的說道:「我想…我也是喜歡你的。」

這麼突然的告白讓我瞬間愣住,口中還咬著動物形狀的餅乾,想必這模樣很呆吧!

「不……不是也……」他敲了一假的頭,懊惱著自己不懂如何表達。「我是說,我早就喜歡上你了。只是……只是我一直強裝自己不去在意、不去承認,所以………」

「停。」我忍不住的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當他說喜歡我時,我真的很高興。但,卻覺得不真實。「若你是真的喜歡我、真的愛上我,那就吻我一下。」

「!!!」藍訝異的看著我許久,像是被我的話嚇到。「你………你是說真的?」

我點點頭,回道:「真的。」

「好。」

藍真的吻了我,可是,我卻感覺不到那份喜悅和興憤感。而這樣的感覺不只是我有,他也有這樣的感覺。

「怎麼會沒有什麼感覺?我可以肯定我是百分之百愛你的啊!」藍不懂的嚷嚷著。

「藍,我也愛你。可是,我想……或許是太多的事情導致我們現在對彼此都產生了個奇妙的結,這個吻,讓你我都確認了這點問題。顯然,我們之間還需要點時間……」說著說著,我低下了頭,我察覺到自己在意的是什麼,害怕的又是什麼,顧慮的更又是什麼了。

「滄,是因為貪戀嗎?是因為他的關係,所以,你對我的感覺變淡了嗎?」藍不再笑了,換上的表情是凝重與疑惑。

「或許吧!」貪戀對我來說,是永遠的遺憾。「他對我很好,很照顧我,會聽我講內心深處的話,會適時的安慰我,他一直在等待我的回答,曾經我答應他要給他答案的……卻…什麼也來不及說………」想到貪戀的死與長眠,我還是忍不住哽咽起來。

「滄,別傷心,他一定也不希望看到你現在這樣的。」藍溫柔的抹去我臉上的淚水,再度展露出笑容,堅定的說:「我們都慢慢來吧!時間能夠沖淡一切,時間更能帶來嶄新的世界,貪戀她們不是白白犧牲,因為有他們,普隆德拉才能平安無事,世界是不斷的在改變的,為了他,更為了自己,我們都得網前邁進。」

「嗯!」我點點頭,非常認同他所說的話,我抬起頭看著藍天白雲,微微笑道:「藍,我想說……我還是喜歡你的。啊!終於說出來了。」

「呵呵~這我早就知道了。」藍也跟著我抬頭看著天空,呵呵笑道。

我也跟著他呵呵的笑出聲,突然,我意識到他剛剛的話裡是話中有話,才轉頭看著他,訝異的問:「你……你說你早就知道??!!」

藍也轉回頭,直盯著我瞧。「對啊!」

「你……你…你何時知道的?」我的臉瞬間紅了起來。

「在你告訴我之前…應該是四年前就知道了吧!」藍歪著頭想了想。「好像更早。」

我驚訝的張口及張大雙眼。「我有…有那麼明顯嗎?!」

「不是明顯,而是我天生對這方面特別敏感。」藍自豪的奸笑著。

「切…最好是。啊!你………你套我話!!」看著他賊賊的笑容,我頓時發現自己的不打自招。「你………你這傢伙………」

我舉起手,坐視要K他。不料,手被他抓住,而他順勢用力一拉,害我整個人跌到他懷裡,驚覺不對,我試圖起身,卻被他的雙手圈住,動彈不得。掙脫不了的我有些氣急敗壞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抬頭打算開罵,卻被突如起來的吻給封住。

這次的吻讓我心跳變快了許多,藍也是。

許久,他才離開我的唇,極度認真的說:「這次,我可以肯定了。滄,我是真的愛你,你呢?」

看著他的眼神,我知道他不是在騙我……

風再度吹起,掃落了許多葉子,更增添了美妙的氣氛。

「我也是…」

再一次的被吻上,這次不單單只是溫柔的吻,他帶了些狂野的氣息吻著。



貪戀…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不………

我應該早就知道了………

你是否有早已經知道了呢?

貪戀…

我曾試著要去愛上你,想對你說時,才發現自己是在利用你逃避一切。

貪戀…

謝謝你曾經愛過我…

我也曾經愛上過你……

謝謝………





《-The End-》


************************




作者廢話時間:


失去的,已不會再回來…

我失去的是難得珍貴的時間和健康……



喜歡寫RO小說的我,總是習慣性的拖稿。

沒靈感是理由之一,更也是藉口之一。

然而,讓我無法順利寫文的最大阻礙卻是健康。

翻著網誌上那些舊文,與今日的小說一比,真的是天壤之別。

歲月讓很多事情慢慢的改變。

很多時候,我不斷的問著自己『自己到底是過了什麼樣的生活?』

自從與那個他分手後,我不斷的墮落,放棄了追尋幸福,而害慘了自己,更害慘了文章內的主角們。

愛與喜歡,或許只是一線之隔。

你是否有將時間用在對的地方?

你是否有認真的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我喜歡仙境,所以在幾年前開始提筆寫著關於它的故事。

如今,利用剩下不多的時間,我將此文完結了。

我知道,結局大家並不是很滿意。

還請各位海涵了~

從今日起,將暫時封筆不再寫文了~

在此,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鼓勵~

謝謝大家………




[ 本文章最後由 雪羝子 於 08-10-20 20:5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9   檢視全部評分
Yimo    發表於 09-2-14 23:15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叛逆ˇ  很好看!但有些錯字呢  發表於 08-12-11 20:3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馮Feng    發表於 08-11-14 19:5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行醫救人    發表於 08-10-21 17:20 聲望 + 4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14 18:29 , Processed in 1.706881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