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 喋血驅魔錄 】

[複製連結] 檢視: 1223|回覆: 0

【 喋驅魔錄 】

:殺了很多人,踏而行。

第一章
驅魔少年


    啪沙、啪沙……古老中國式的紅木窗內,一名少年正翻弄物品,而且是以很暴力的方式,嘴裡還念念有詞…………

   「怪了、怪了……我把它放哪了?……這又是啥……這個……嗯……不是………」

    在一陣毫無章法的翻找後,泛黃的書籍散了一地,幾個木箱被扔到角落七上八下地躺著,木雕、毛筆……等雜物東倒西歪地放在地上、桌上、椅上………少年的房間像是遭過小偷似的。

    「哈! 找到了! 」少年笑著拿起一個磁杯「真可惡,找的我好辛………哇阿!!」苦字還未出口少年轉身絆到了地上的紅繩,跌個狗吃屎,手中的磁杯狠狠摔成碎片。

    場面瞬間僵硬,趴倒在地的少年張大了嘴,瞪大了眼!
他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就只為了找這該死的杯子,竟然、竟然就這樣碎了?!

    「天殺的! 我這個白痴!……」

    就在少年扯著自己頭髮自責時,房門外傳來了祖母的呼喚聲。「阿祈,快過來。」
    「馬上來 !」被喚作阿祈的少年俐落地從地上跳起,在這個家祖母最大,誰不聽話誰倒楣。

           

    少年穿過長廊,庭園裡有座石製水井,上頭長滿青苔,老藤攀枝其上,頂端有個木牌,斑駁的紅色字體寫著「天水門」,暫且不說用途。

    少年來到前廳,祖母坐在藤椅上,對面坐著一名西裝筆挺的男人,少年打量了這男人一番,他的年紀大概三十左右,戴著細框眼鏡,神色緊繃一臉衰相,似乎遭遇了什麼大劫難。

    同一時間,男人也打量著少年,他眼前的少年應該只有十五、六歲,有一頭稍長的黑髮,穿著米白色T恤,深藍牛仔褲,打赤腳,整體來說是很普通的一名少年,除了他的眼睛。
    少年的眼睛是褐色的,但一隻是深褐色,另一隻卻是淺褐色,男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陰陽眼 !

    祖母招招手要少年過來。「他叫徐天祈,你帶他回去看看。」
    「可是………」男人似乎認為眼前的少年不太可靠,老闆又會怎麼說? 公司發生了那樣的事,向外求援卻找了個國中生會不會………

    男人用不屑的眼神看向天祈,卻發現天祈也用一樣的眼神看著他,男人莫名奇妙的煩躁了起來。
    「哎呀! 現在的人怎麼那麼不果斷………」祖母念了一會。
    「總之你先帶阿祈去看看,行不通再回來找我。」

    男人不得以,只好順從老人家。

    天祈也不得以,盡管心裡覺得麻煩,在祖母面前還是不敢吭聲。

           

    回到房間,天祈拿出學校書包,倒出裡面的課本,抓了幾樣道具,其他東西全塞進木箱丟回角落。

    這時,一隻貓兒從紅木窗外跳了進來,優雅地落在桌上,那是隻三色的虎斑花貓,貓眼金黃。


「喵。」牠打了聲招呼。

    「喵。」天祈笑著回應。

    這隻貓名叫「地願」,不太像貓的名字,因為貓名是祖母取的,祖母說這名字和天祈成對。

    天地祈願,有祈福的意思,少年並不討厭。

    地願在他腳邊繞了繞,突然輕輕向上一跳,貓爪熟練地扳開書包鑽了進去,天祈微笑,隨即走出房門。出房門之際,還不忘拿走門邊的貼滿符紙的鐵撬。

           

    男人依在摩扥車邊,抬頭看著這棟應該以經是古蹟的中國式老建築,門上方寫著三個大字「祈福宮」。

    他是經朋友推薦才來這裡求助的,不然他這種科學份子這輩子根本不會來這類地方,再說這地方位於郊區,離公司有段距離。

    說到公司,不知道同事們怎麼樣了? 男人很擔心,那名少年真的行嗎?
雖然在他出來前老祖母向他說:「你的確身在劫難,但不用擔心,只要有心祈福願望就會實現。」

        此時一名年輕女孩經過他身邊,淡淡的茉莉花香拂過男人的面頰,女孩穿著一件連身白洋裝,身材纖細,黑色的秀髮隨風飄動,步伐輕盈地走向祈福宮,看上去有種詭譎的詩意。

    「嗨 ! 阿祈! 你要出去呀?」女孩甜甜的笑著問。
    「嗯。妳最近還好嗎?」天祈從裡面走來。
    「我很好。祖母呢 ?
    「在裡面。」
    女孩對天祈笑了笑步入祈福宮,男人看著那女孩,總覺得很眼熟卻想不起來。
    「你幹麻痴痴的看著人家呀,變態。」天祈冷道
    「什麼變態? 沒禮貌! 我只是覺得她眼熟……」

    少年眨了眨眼,說著:「那個女孩叫筱蓮,幾乎每天都會來祈福宮祈福。她的母親車禍住院重度昏迷,父親為了母親在外掙錢,父母都不在她身邊,她希望媽媽能醒來,然後全家能一起生活。」

    「希望她的願望能實現。」男人說。

    「呵呵,心誠則靈,信者得救。」天祈微笑道。

           

    摩托車奔馳在鄉野間,一路上天祈和男人聊了起來。

    男人名叫「周毅傑」,是一家小公司的職員,父亡,母親和姊姊都在南部,目前隻身住在小公寓,生活拮据,結婚機會渺茫………

    「那間祈福宮似乎蠻大的,只有你跟你組母住嗎?」毅傑隨口問問。
    「有住很多人阿,不過平常只有祖母和我。」毅傑到很久以後才了解天祈指得很多人是說很多兄弟的意思。

           

    到達市區時已是傍晚,夕陽金橘而詭譎,氣溫緩緩下降。
    天祈集中精神,深淺不一的雙眼環顧四週,任何詭異的東西都逃不過他的視線。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天祈知道其實路上一個人也沒少,只不過是被鬼氣給擋住了,很深很深的鬼氣。

    「到了。」毅傑脫下安全帽,突然一股勁道將他推離機車。「快趴下!」天祈大喝一聲。
    隨即一到刃光削過機車,毅傑原本的位子上多了一道斜長的爪痕,他吞了口口水,四周莫名起了白霧,氣溫遽降,毅傑甚至呼出了白氣。

    天祈站在機車前方,他的手臂被劃破了一小道傷,但不礙事。
    「呿! 沒想到是這樣的小妖孽,還不快出來! 」天祈對白霧某處大叫。

噠噠……噠噠………

    動物的腳步聲在他們四週打轉,尋找著攻擊的時機。天祈跟著腳步聲移動身子,手伸進書包拿出一個玉手環扔給毅傑。「戴著,這樣他就不敢動你。」

噠噠……噠噠………

    毅傑帶上手環立刻覺得身子溫暖了些,他抬頭一看,發現天祈不見了! 眼前只看得到自己和離自己一公尺內的馬路,其他則是一片霧,純白的濃霧,白到不正常! 台灣哪可能有這種霧氣?!

    「天祈!」毅傑試圖叫喚少年,卻沒有得到回應。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毅傑?! 是你嗎? 」一名矮小女子出現在毅傑面前,她是毅傑的同事:小曼。
    「小曼? 妳怎麼會在這? 其他人呢? 老闆呢? 公司裡面怎麼樣了?
    小曼嗚咽了起來……
    「毅傑、毅傑……我好怕……嗚……」小曼一步一步的走近他,向他伸出手希望求得安慰,只是在碰到毅傑的瞬間,小曼的手像觸電般縮回,皮肉綻開,露出了裡頭的爪子。

    「小曼!! 不,妳、妳是………」毅傑驚慌的退後。
    小曼白了他一眼,原本清秀可人的臉蛋脹大、爆開! 深棕色的長毛長了出來,嘴變成野狼的樣子,牠嘶吼一聲露出黃牙,黑色的液體從牠嘴中溢出,腐蝕著柏油路面。

    狼人?!明明就還沒月圓阿! 混帳! 毅傑心裡大駭。狼頭人身的小曼雙足一蹬,向毅傑撲去………!

    「找到你了 ! 妖孽! 少年冷不防從大霧中跳出,手上的鐵撬準確無誤地砸在狼人頭上,小曼同時發出狗兒被踩尾巴時的慘叫和女人天生尖銳的驚叫,棕毛向四方飛散出去。

    過了一會,白霧隨著一陣狂風捲起,毅傑站在機車邊,抬頭一看,公司大樓就在他眼前,白霧都聚集到那而了,環繞著整棟大樓………
    一隻蒼白的手忽從四樓窗戶伸出,隨即又縮了進去,毅傑突然感到一陣不安擁上心頭,那是誰的手?

    「嗄? 你說什麼? 呿呿呿……快去投胎吧,不要耍狗脾氣,不然我幫你求個福運好了……」天祈蹲在地上,抓著一個東西。

    接著又是一陣風,但這道風並不冷。毅傑只瞥見一隻咖啡色小狗的身影隨風閃入小巷。

    天祈站起身道「有個叫小曼的女生在來上班的時候故意撞死牠,所以牠一直跟著那女生。」
    「小狗……就這麼可怕?!」毅傑想起自己也曾害死一些小動物。
    「其實一般動物的亡靈並沒有這樣的殺傷力,恐怕是有什麼造成了影響……」天祈看向公司大樓,裡面一定有什麼。

    「走吧,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你的同事凶多吉少了。」天祈扛起鐵撬走向大樓,第一次毅傑在少年臉上看見不合年齡的冷靜。

    他們身後,一張紙片悄悄飄落地,那是剛剛某人從四樓丟下的,紙上用某人的血寫著破碎的警告………


         指想    稿     






→→→未完續→→→→→

[ 本文最後由 羊怪 於 08-5-16 02:32 AM 編輯 ]
 
<font color="red"><font size="5">殺人的兔子是無罪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16 , Processed in 0.844669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