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中篇小說】 (歷史改編)未命名小說=0=

[複製連結] 檢視: 1443|回覆: 3

楔子

五代十國末年,後周大將趙匡胤趁主上年幼,於陳橋發起兵變,篡後周自立為帝,建立宋朝。

宋朝初立,藩鎮割據的局面依然存在。趙匡胤確立了「先南後北」的大戰略方針後,決心消滅藩鎮,統一天下!

開寶七年(公元974年),此時的宋朝已經幾乎統一了南方,南方倖存的南唐也已主動求臣。然而南唐後主李煜表面稱臣,暗地卻不斷徵兵備戰,南唐不除,趙匡胤有如芒刺在背。

在滅南漢後,宋朝已據有長江及珠江流域,在戰略上已對南唐形成三面包圍,宋朝在戰略上擁有絕對優勢。

開保七年十月,趙匡胤下令征南唐。宋軍10萬主力從荊南出擊,吳越及楚地也同時發兵,三路齊發,為南唐敲起了喪鐘!

宋軍主力沿長江而下,水陸並進,勢如破竹。不到三個月,宋軍已攻入南唐腹地,直指南唐的咽喉,秦淮河一線而來。

開寶八年,宋軍10萬對南唐軍10萬,在秦淮河展開對峙......


[ 本文最後由 斐羅德 於 08-5-6 03:05 PM 編輯 ]
 
BABE 18 台北時尚新夜店.涉谷夜店新玩法,創造 hip hop battle 新天地。
全新玩樂型態,顛覆你的娛樂感官,給你最平價的消費方式
BABE 18將帶給你全新VIP式的享受 一樣的消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以下附上五代末期形勢圖。只要將除了北漢,南唐,吳越三地之外的地區全改為宋朝。再加上吳越已臣服宋朝,再小說中的時期也同時向南唐發兵。就可以清楚了解南唐當時處於多麼嚴苛的情勢了。

[ 本文最後由 斐羅德 於 08-5-6 03:05 PM 編輯 ]
WDDT02.jpg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焦慮
「五天,已經五天了...」宋君主帥 平南節度使上官羽田喃喃道。
立於河邊一土丘上,上官羽田直視著河中央,眼神裡透露出一絲不耐......

門閂嘴,這一片立於秦淮河上的廣大沙洲,正如其名的掌控了整個河道,要繼續往下游前進必定要經過這片沙洲。而如今,南唐軍已經在門閂嘴上建立起堅固的防禦工事,儼然形成了一座河上碉堡。宋軍水師若要強行突破這裡,勢必會遭受極大的打擊。可又非得攻下此地,否則水師無法到達同樣位於秦淮河畔的南唐首都-金陵。念及此,上官羽田心中又是一陣煩躁。

一旁的副將曹彬偷偷的打量自己的主帥。上官羽田全身包覆在黑色鎧甲裡,看不到他神情的變化,但那散發出來那迥異的氣勢卻是騙不了他的。他跟在這位宋朝的常勝將軍身邊也已經五年了。將軍平時雖沉默寡言,治軍極嚴,但只要是他在戰場上,他就擁有一種沉穩冷靜的氣息,奇妙的安定了整個軍心。親自上陣時,那強烈殺氣直接撼動敵我雙方,使他攻無不克。

但絕對都不是此時的將軍,他那狂亂的氣勢無所節制的釋放出來,激的這小小土丘上風沙激揚,連曹彬座下的戰馬都騷動不已,直想逃離此人身旁。此番異象,曹彬也是前所未見。

曹彬也將目光投向了河中,這座碉堡的確棘手。三天前,我軍嘗試避開碉堡,從別處上岸,攻擊南唐軍在對岸的補給陣地,以對碉堡形成兩面包圍。但是在缺乏水師的支援下,以輕舟渡河的我軍損傷慘重,到頭來沒一艘船能上岸,宋軍第一次進攻就受挫。

本來這種情勢應該要水陸兩軍齊攻,但宋軍水師還在上游與南唐水師交戰,無法脫身。再者皇上有旨,務必保全水師完整,以利最後對金陵的包圍。其實沒人敢說的是:在上頭眼裡,一艘戰船可比人命貴重多了。攻城戰曹彬也打多了,但是打在水上的城池,還只能用陸軍打,曹彬也是頭一遭阿!

「報!」傳令兵急奔而來,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
傳令翻身下馬,單膝跪下道:「啟稟將軍!二十座攻城礮已架設完畢,聽候將軍您的指示。」

上官羽田迅速收斂了自己的情緒,正容道:「水師呢?」
「是!我軍水師已經佔得優勢。藩廂主回報已遵照將軍命令將上游河水截斷。」
「藩美這廝什麼都好,就是手腳慢......曹彬!」上官羽田厲聲道。
「末將在!」
「命攻城礮明日破曉開始攻城。動員全軍,填河!」

沉寂數日的宋軍陣營忙碌了起來。二十座攻城礮率先發難,近百斤的巨石劃過微亮的天際砸向南唐陣地。運氣差的,還在睡夢中的南唐士卒整個營帳就被壓成了肉醬。運氣好的,連忙推出礮車也想還擊,然而陣中的礮車本來只為了攻擊河上的船艦所設置的,還擊的砲石全部打進了河中。一時之間,南唐陣地大亂!

在岸上的宋軍步卒也沒閒著。宋軍挖起了數條渠道,還在營地後方開挖大型的人工湖泊,企圖疏導河水。並將挖起的土石全數倒入秦淮河中,行填河之舉。期間南唐軍數次派出輕舟騷擾,但為數不多,皆很快被擊退。

兩天後秦淮河水位大降,再加上宋軍倒入了大量土石,河道儼然形了一大片沼澤地。填河即將完成!

一個宋軍小兵挑著兩擔土石,搖搖晃晃的來到河邊,將土石倒入河中,轉動著酸痛的肩膀,忍不住向一旁的同鄉抱怨道:「奶奶的!小黃!咱們是來打仗的,結果都在做這種鳥差事,咱們不如回家種田還快活。」
小黃笑道:「做這才好,這樣咱們才有命回去種田.....」

「啪」的一聲!剛還在埋怨的小兵被突來的巨石壓成肉泥,他白色的腦漿和鮮紅的肉泥濺滿小黃全身,嚇得坐倒在地上,慌恐的想拍掉身上的血物,卻反而抹得全身都是。此時上頭一黑,另一顆巨石輾過他的上半身,餘下的下半身仍不停抖動著屎尿齊流......

南唐軍反擊了!憑靠著強大的後勤支援,沙洲陣地不但挺住了宋軍的砲石,還架起了同樣的攻城礮還擊。

此時岸邊擠滿了搬運土石的士兵,飛來橫禍讓他們炸了鍋,爭先恐後往內陸逃。互相推擠,甚至拿起扁擔毆打擋在前方的同僚,死亡的恐懼讓他們只為了讓自己生存,但無情的巨石砸下,讓他們血肉混在一起,再也分不出彼此。

上官羽田對眼前的慘況視若無睹,他又將目光投向了敵軍陣地,沉聲道:「全軍後撤!曹彬,點五千人,攻城!」


[ 本文最後由 斐羅德 於 08-5-9 02:1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礮:音同砲,就是大家所熟悉的投石機,宋代時定名為礮。文中出現的攻城礮,須數百人操作,可將上百斤的巨石擲出200公尺以上。但這種礮也是固定式的,戰後即拆除,並非制式配備。

節度使,廂主:北宋沿用後周軍制。500人編1營,設指揮;5營編1軍,設軍主;10軍編1廂,設廂主;數個廂編成一個戰略方向的總兵力,由皇上親命的節度使統帥。


[ 本文最後由 斐羅德 於 08-5-6 03:0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1-1-26 04:22 , Processed in 0.518285 second(s), 23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