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淬煉

第十章 廁所搞計畫?



  這頓飯局似乎有些恐怖,就連在嘴裡任他宰割的蟹肉也顯得有點難以入口。

  不過──
  
  小可愛大人!你吃的那麼爽快幹嗎?會不會看氣氛啊?你你你!你有沒有搞錯?一個人居然解決十大盤精緻料理?自己可連一隻都沒吃完耶!就算是你要出錢也不是這麼凱吧?好歹看看小惡魔跟美形男的目前狀況阿!

  你有沒有看到?現在氣壓正處於冷氣壓,雖然北海道本就很冷,不過這裡還有陰風吹起!看來這塊地理位置不太好,建議這家店還是來找找中國風水師好了……

  不對!扯題了!

  「那個梓宇夜……」怯怯地瞧向冷著張臉的美形男,不知為何,當他們一跟小惡魔同桌之後,原本臉上還算是溫和的美形男就突然變得冷淡,該不會是鬼上身吧?不對!這裡是日本,日本鬼應該會說日文……

  「嗯?」冰冷的樣子溶解了一下,梓宇夜淡淡的回應。

  被對方帥氣的樣子電得兩眼冒心,奈痕諧被電到連回話都忘記回。

  看到對方兩眼發直,一臉沉默的模樣,梓宇夜繼續在餐桌上面進食。

  嗚嗚嗚……怎麼辦?心臟都快爆炸了啦!偷偷瞧著一旁一樣用著愛心的眼神看著梓宇夜的小惡魔,奈痕諧不禁想跟對方討論扳直男計畫,打個眼色給小惡魔,小惡魔一眼便發覺。

  大家可別小看這只有十二歲的女孩,論實力可能連小可愛都打不過她喔!這名小惡魔可是終極BOSS,不但愛整人,武術功力一流,八歲就拿下柔道紅帶,跆拳道黑帶七段等高段。

  跟比她年紀大的人比武時,她完全沒有緊張的心態,看似家常便飯,繼承人果然恐怖阿~

  「大家人家想去上WC,諧哥哥跟人家去好不好?」由於奈痕諧就是像男孩,因此小惡魔就喜歡叫她哥哥。小惡魔眨著黯藍色的雙眸,銀白色的髮直到腰際,小小年紀的她已經宛如美人──真懷疑小惡魔是不是地球生物?

  「好啊!」達成共識!

  拉起小惡魔白嫩的手,忽然有股殺氣從背後傳來但隨即消逝。

  看向已經發覺的小可愛跟小惡魔,他們依然維持自然的狀態行動。

  這就是所謂的高深吧?

  不過……現在可不可以先去廁所?她也想上啊!

  不再理會小惡魔的拖拖拉拉,奈痕諧只是多留戀一眼美形男然後就馬上往女廁跑去,接著店裡的人目瞪口呆。

  不尤其他,答案打上揭曉。

  「啊啊啊啊──變態、色狼──」

  「啊啊啊啊──好可愛的帥哥啊!」

  「小兄弟,要不要陪我一晚?嗯哼?」

  眾多的女生聲音傳出,只見奈痕諧發出悽慘的吼叫,小惡魔悠哉的回到位置上喝著熱茶,至於小可愛視而不見,梓宇夜?嘴角那詭異的弧度怎麼來的?

  最後奈痕諧的怒吼傳遍餐廳。

  「該死的小惡魔果然沒好心眼,喔不!啊啊啊啊──」

  被點到名的小惡魔挑了一下眉,隨即又繼續喝茶。

  誰叫有人天生就長得像男生?連想上個廁所都會被誤會?我佛慈悲~善哉也。
 
小說---悠夢online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67005

浩瀚邊緣,揮灑刀劍。萬物寂寥,沉默在心。如空如影,皆如幻影。鳳泊鸞飄,淚聲遽落。你我之間,邈若山河。太白酒星,一飲而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十一章 中國?

  下場?

  最後下場理所當然的,奈痕諧被蟹肉店經理請出門去。

  至於賠禮則是奈痕諧臉上的紫紫輕輕,外加口紅印。

  嗚嗚嗚……她又不是同性戀,為什麼女生要吻她?嗚嗚嗚……變態啦!都欺負她這個弱女子,好歹她連一隻蟹肉都還沒吃耶!居然就這樣把她趕出去,她可是貨真價實的女孩,為什麼不能去女廁?

  哀怨地瞪著吃飽喝足從店裡走出來的三人,奈痕諧一陣火大。

  「你們好過分……都自己吃好喝好的……」

  「哦呵呵呵呵~誰叫小諧諧要進女廁呢?做人不要太勉強。」聽著小可愛的話,奈痕諧嚴重懷疑他是忌妒自己是個女孩子。

  「對阿對阿!諧哥哥以後不要走錯廁所喔!」小惡魔笑得一臉天真無邪,也不知道剛剛是誰提議去廁所這方案的吼?

  咬著牙,可惡!辛苦建立在美形男面前的形象全沒了!

  害怕的看著美形男,她深怕對方露出不屑的樣子。

  不料美形男居然沒有鄙視,反而還化解了冰霜,而且臉上掛的笑容還挺詭異,這未免太恐怖了吧?記得她當初見到類似這笑容時不就是從──從、從、從,從小惡魔嘴角勾起的嗎?

  而見到那笑容的下場不都是慘不忍賭?

  現在雖然美形男依然帥,但是奈痕諧心中卻多了一絲戒備,看來這美形男肯定是跟小惡魔同個胎生的,不然個性也是半斤八兩,不然不可能有這種陰謀之笑,看來扳男計畫有點困難啦!

  不過接下來要怎麼跟美形男要到聯絡才是困難的。

  好不容易想破了頭腦,花了數萬億腦細胞,奈痕諧終於想到一個濫計畫時……

  「唉唷~這位帥哥是台灣人嗎?說中文說的這麼流利,不像日本人唷~要不要來認識一下,反正我們是出來玩的,搞不好可以一起回去喔~」小可愛嘟著紅唇,嗲著粗嗓靠在美形男肩上。

  這會不會細菌感染啊?──看到小可愛的手放在美形男身上,奈痕諧不禁拿起衛生紙抹著臉上的口紅印。

  「我不是台灣人,是中國人。」防禦力不是一般的高,美形男一臉自然的回應小可愛。

  「那更好~人家就是想到處遊玩,不如我們一起去中國培養感情吧~」小可愛眨眨眼,身體貼得更近。

  而小惡魔跟她也看不下了!畢竟誰希望一個美形男遭受終極人妖小可愛的侵犯?要也要好看一點的才有意思啊!到時候或許可以偷裝v8,飯後欣賞嘿嘿嘿……

  一邊留著口水,她一邊跟小惡魔支開小可愛。

  不過小可愛還是死黏不放,看得她這標準的耽美女都快爆炸了!阿阿阿!這畫面不美觀啊!不要污染美形男!吼吼吼──要怎樣才可以把他給拿走阿?就在奈痕諧決定動用武力前,小惡魔突然一改先前甜甜的聲音。

  她撥撥落在眼前的銀髮,並緩緩地勾入耳旁,走向前方,她平視著小可愛的腰部開口:「亞那森.夜.秋,該適可而止了,現在可不是什麼好時機,台灣那還得有人顧著。」

  亞那森.夜.秋?是誰啊?

  莫非是在說小可愛?

  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二章 MAN死了!

  「小小姐,是我的疏忽了,原本想,放任小諧出來有點危險,加上台灣有觀在我才過來的。」小可愛脫離了娘娘腔,連口氣也變的穩重,他認真的看著小惡魔,這一瞬間那她被煞到了啦!

  吼吼吼──

  沒想到這小可愛居然是個偽受!不對!是想當受的攻!

  如果扒掉他身上那一身女裝的話,換成男裝絕對會是一大帥哥!到時候就可以帶入耽美界,跟著強受一起相親相愛!那畫面一定很刺激!吼吼吼吼──尤其是在床上翻滾的樣子,哇靠!太帥了啦!

  沉溺於自己的世界中,小可愛跟小惡魔的對話仍然持續。

  至於咱們的美形男梓宇夜,似乎也覺得現況頗有趣,仔細聽著。

  「嗯……人家也想過了!秋你應該是特地來找人家的,畢竟洛凡對你們真的很重要,不過秋你放心吧!洛凡對人家也是一樣的重要,不過這是他的劫。」十二歲的女孩,對著一個一百九十公分的人妖說話畫面雖然很奇怪,可是週遭卻瀰漫著種沉重。

  而聽到洛凡會長大人奈痕諧也馬上回神。

  阿哈!她似乎都忘記會長大人的安危了!不過為什麼會長大人對小惡魔很重要啊?囧?莫非另有隱情?其實會長大人是小惡麼耽美會的其中一名?還是怎樣?喔喔喔!她好好奇喔──

  「哦!那洛凡大人跟小小姐妳的關係是?」小可愛恢復正常,他撫媚地墊起腳尖,眼睛散發出無限光芒,那光跟她的光波一樣,稱之為──好奇!

  吼吼!居然連小可愛這大咖都不知道的訊息,有得聽啦!

  掏了掏耳朵,包括美形男在內,三人聚精會神聽著。

  「洛凡哥哥啊?他跟人家當然是……」當然是什麼?是情侶、耽美會的一員?莫非是──教她武術的老師?就在眾人亂想時,小惡魔公佈答案:「哥哥囉!」

  碰──

  奈痕諧的心靈倒塌!這麼溫和好心的會長大人居然跟小惡麼有血緣關係。

  「哦!那凡不就是霍雷恩!不過也不可能阿……凡他不是……」小可愛臉上露出一絲陰霾,他記得洛凡的腳受著很嚴重的傷,莫非已經好了?不然怎麼可能比小小姐高強?

  就在眾人匪夷所思,小惡魔又補了一句話:「人家好像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耶!」

  莔!是誰跟她說小惡魔只有一個哥哥的?

  最後小可愛離開了日本,四周終於再也沒有異樣的眼光,只多了一些充斥愛心的眼光,尤其是她跟美形男靠很近的時候大家一直看過來,還有女學生流著口水。

  究竟是為什麼呢?嘿嘿嘿──花了一下智商,奈痕諧才發現!因為她像男生嘛!自然有很多同僚的會想說……想說什麼?哦哦!心知肚明不多加解釋啦!

  至於小可愛離開的時候,小惡魔露出了異常燦爛的笑意。

  想到這奈痕諧心中一陣發抖。

  「妳為什麼要笑?」

  「呵呵!這諧哥哥就要感謝人家了!要不是人家演戲演得逼真,不然畫面美觀就會被破壞掉囉!」小惡魔優雅的行走著,眼皮下盡是惡作劇,恐怕小可愛今生今世永遠不知道,小惡魔當日喚他名子只為了趕走他吧?

  哈!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美形男留電話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三章 鼻血風波

  可能時機來了就是不一樣,美形男不但邀約奈痕諧跟小惡魔去中國玩兒,而且還是只有三個人的曖昧旅行耶!想必這中國遊肯定有辦法將這美形男變成彎男,同時也要注意路上的帥哥阿阿阿──

  等待已久,奈痕諧下下飛機,心中直直吶喊──中國到了啊啊啊啊!

  不同日本的寒冷,中國的天氣可說是好到爆炸。

  奈痕諧穿著七分褲,偏向灰色系列的上衣搭上一件小背心,看起既帥氣又有些可愛,配上那頭有點微微暗紅的髮色,整體的造型不斷吸引路人前來偷眇,當然注目的光可不只有她,美形男跟小惡魔也是焦點之一!

  畢竟這麼帥的美形帥哥已經很少見了,不然小惡魔怎麼會對美形男有興趣呢?

  「夜,我們打算去哪裡啊?」

  加緊對方的稱呼會讓彼此更熟悉,也更容易了解對方的心態,而後進行改造的時候將會是事半功倍。心中竊笑著,奈痕諧表面卻維持的很好──可不是她在蓋,跟小惡魔這麼久,也該學會點東西才是!

  美形男聽到見話,他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起來,頓時整個空氣都變的芳甜,即時剛剛走過去的地方有人在施工,但大多數的路人女孩眼冒愛心,並且摀著鼻趕緊轉頭,其中不免有幾個男孩──而他們的手上似乎都有莫名其妙的紅色液體……

  跟著他一起笑起來,旁邊轉頭的人越來越多,最後連可愛的小惡魔也笑了起來,頓時四周只剩下幾人還能正色的走路。

  其中還不免有幾個瑣碎的聲音傳出。

  「MY GOD!好的微笑好帥的形男,哦哦哦!我的命又少了一點……」

  「這就是傳說中的男男嗎?畫面真是太唯美了!他們一定是一對的!一定是!啊……鼻血又流出來了……」

  「嘿嘿嘿……我也好像要……」貌似是男孩子的聲音,現在的社會還真開放,囧。

  「蘿莉……身高跟年紀都剛剛好……嗚!天阿長得好可愛喔!尤其是微笑的時候……」蘿莉Loli意指幼女,年齡約十二歲以下的小女生,哦哦哦哦!完全符合啊!啊?是誰說禁止撲倒蘿莉?

  噗!看來小惡魔人氣也不低嗎?不過他們到底是要去哪裡啊?

  「你們來我家看看好嗎?我已經很久沒有回去了。」美形男溫文的開口,原本在蟹肉店的冰冷已經完全消失,大概是當初他跟小惡魔不熟才會這樣吧?不過冰山受也是不錯啊!

  哦哦!真看不出來這美形男是哪種受呢!

  至於為什麼是受,而不是壓受的攻?這還要解釋嗎?美形男這種完美的姿色當然得讓攻來撲阿!要讓帥氣的攻來保護美麗的受!哦哦哦!完美啊!

  不過要去哪……咦咦咦?瞎咪?美形男好像是說?是說……

  「蛤?你家!」

  聲音是大吼的,而造成的結果就是,有流鼻血跟沒流鼻血的通通看過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四章 偽受(一)

  「什麼?已經滿壘了嗎?居然要去形男家?哇靠!好曖昧喔!」耽美狼的聲音又開始饗起,他們很有默契地抹去鼻血,又把視線偷瞧過去美形男跟奈痕諧身上。

  「不會吧?蘿莉居然要跟這頭惡狼回家?哦哦!蘿莉的哥哥要保護好她阿!不要讓男人們心中的天使消失啊!」這是蘿莉迷討論的聲音,他們正用哀傷的眼光瞧著一臉無辜的小惡魔。

  「不會吧!這兩個男的居然是那種關係?雖然現在人是比較開放,可是男人跟男人?賣尬!」正常人的發表言論,他們用著鄙視的目光瞧著奈痕諧跟梓宇夜,俗說的好,這世界還是有正常人的。

  各是各樣的言論不斷在街頭上談起,見聚集的人越來越多,美形男似乎也感到不對,他淺淺笑著,突然對她跟小惡魔開口:「我看等會人恐怕會聚集的更多,要不要先去我家,不過有點遠。」

  「可是……才認識不到多久就去陌生人家人家會怕怕耶!」小惡魔眨眨水汪汪的美眸,露出一臉無辜天真的樣子,看得奈痕諧幾乎都快笑翻了!這小鬼的演技天份可是超高的呢!

  不過經由小惡魔的提醒,奈痕諧也才恍然大悟。

  的確!她跟美形男才認識不到幾日,就這樣去他家未免太危險了吧?好歹她雖然像男生可卻也是貨真價實的女孩子啊!雖然有小惡魔了得的功夫,但是還是會害羞咩……

  不談奈痕諧其實想去美形男家的心情,鏡頭轉到小惡魔跟美形男的談話中。

  「如果你們不想來也罷,我家附近應該會有旅館,你們可以去那邊投宿,至於住宿費就由我出吧!畢竟是我邀請你們來的。」美形男溫文的道著,臉情依然掛著微笑,並沒有露出什麼尷尬神色。

  小惡魔似乎也覺得這美形男可能跟自己是同類型的生物,小惡魔露出甜膩膩的笑意,她一手攬住一旁的奈痕諧,接著便用著可憐兮兮的口氣道:「諧哥哥,我們去夜哥哥家好嗎?夜哥哥不像壞人阿!」

  盯著小惡魔的表情,如果不是認識她久了,奈痕諧還可能真被唬濫過去,看來這小惡魔根本就一樣想去美形男家裡嘛!還牽拖這麼久,不過夜哥哥是誰啊?

  囧。

  阿哈!這真的是一時忘記,她發誓從今以後,不會忘記美形男的名子就叫做──梓宇夜。

  打定主意後,三人就開始進行逃出人群大作戰,從一堆眼冒愛心、眼冒傷心、眼冒鄙視的人群鑽出後,三人才往美形男家出發,不過由於中國的地形十分的大,避免不了還得撘上好幾日的車程。

  這時奈痕諧不禁邪惡的想著──是不是該找個大帥哥來當小攻保護美形男這個小受呢?哦哦哦!這真是太完美了啊!就在奈痕諧想到幾乎快腦沖血、噴鼻血,忽然小惡魔甜甜的聲音從耳朵傳出。

  「嘻嘻!經由人家的證實,美形男夜哥哥是受君,而且是──偽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五章 偽受(二)

  偽受是什麼?

  為何聽到偽受的奈痕諧會大受打擊直接昏歐?

  偽受不是都有一個受嗎?不過看奈痕諧昏倒的樣子就肯定知道不是了!

  沒錯!偽受就是指表面上是受,其實卻是攻的男生。很不巧的美形男正是這種類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美麗、好看,身子也有些單薄,看似就像讀書人般,但他就是一隻──攻。

  且經由小惡魔求證,美形男的內心深處還是一個心機攻,絕對比平常人想的還要多。

  至於原因?剛剛的回答不就證明出來了?

  當初美形男是說:「去旅館睡」而不是改日再邀約,最後目的地依然還在美形男家附近,雖然常人不會有所發覺,不過城府深的小惡魔就是知道,這就是所謂高智商的天才推測吧!

  雖然她是想去美形男家的,畢竟能多看一眼帥哥有何不好?嘿嘿嘿嘿……

  就在奈痕諧肯接受美形男是偽受的事實時,已經過了兩天,同時也到了美形男家裡了。

  美形男的家是住在比較偏僻的地方,雖然偏僻但是週遭盡是好山好水,風景十分漂亮,而經由一番討論後,由於這附近的民宿跟美形男家只隔了條街,最後奈痕諧跟小惡魔還是住在美形男家中。

  美形男的家中就跟附近的住處一樣,都十分的復古,一點也沒有都市的味道,配上這地方的風景,奈痕諧種覺得踏入別的時空般,所幸以前常被小惡魔拖去看看市面,因此奈痕諧才快速反應回來。

  「這裡真的是你家啊?」走到美形男家門口,奈痕諧不禁傻眼。

  「嗯!」美形男溫和地點點頭。

  「那麼……」天阿!老天爺啊!這裡真的是美形男家嗎?居然比民宿還要大,沒天理啊!民宿可是已經超級大,這裡居然更大?她怎麼都看不出來美形男這麼有錢?囧。

  「這邊都是老式建築了,就算大也沒什麼。」

  看著美形男的笑臉,奈痕諧馬上就被笑容給迷暈了,也不再驚訝美形男的家裡多大,反正這裡面最有錢的又不是美形男,最有錢的可是在他們身邊的十二歲女孩,天玥戀琋小惡魔是也。

  可別小看她才十二歲,她名下的財產可是多到可以買下好幾個國家,囧。

  別說扯,要扯的後面還有更扯的,反正扯多了就會習慣了!

  就在奈痕諧正處心理自言自語,加沉迷於美形男的微笑發春階段,突然一個身影從中走過,當下奈痕諧原本不知去哪遊神的三魂七魄全部飛回,她瞪大眼睛看著走過去的高挑身影,原有的矜持再也忍不住了。

  口水快速的從嘴角流出,直直不停的滑。鼻子忽然一熱也跟著口水流下來,終於奈痕諧,同時也代表著耽美(腐女)協會副會長的她──流鼻血了啊!

  原因是什麼?

  原因究竟是什麼?

  絕對不是因為美形男的關係,而是因為奈痕諧有嚴重的──大叔控!

[ 本文章最後由 淬煉 於 09-7-4 17:23 編輯 ]
200906241918541104082717.gif
200905300911281909284261.gif
20090608100555109113664.jpg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六章 大叔控

最近太忙哩 沒時間過來玩兒玩兒一下


 



  大叔控?

  大叔控是什麼玩意?去除掉前面的大叔,首先先來介紹控這個意思吧!控:就是指極度喜歡某東西的人,會將喜歡的東西放在「控」字前面,就類似大叔控啦!

  對於帥氣大叔最沒抵抗力的奈痕諧,她毫不客氣的將心中的喜歡全部用鼻血跟口水表達出來,吼吼吼──大叔大叔不要走啊!讓她抱個一下親個一口,滿足個耽美幻想再走吧!

  眼睛緊緊貼上大位成熟看起來又帥氣的大叔,奈痕諧撲上去了!

  「他怎麼了?」美形男皺起眉頭。

  「老毛病又犯囉~」小惡魔露出一臉無奈的神情,但眼睛裡盡是嬉戲。

  「老毛病?」

  「你看了就會知道了唷!嘻嘻~」似乎有種邪惡的笑聲擴張?

  就見奈痕諧不顧帥哥大叔的意願,一張帶著血的臉就黏上對方衣服上,抱住那已經傻住的大叔腰部,奈痕諧享受地嗅嗅那雖然著血腥味,可卻殘帶種成熟韻味道的男性香氣。

  天啊!大叔好帥好棒喔……

  「小夜,這是你的朋友嗎?他怎麼了?」帥氣大叔似乎跟美形男認識,他一臉呆滯,任由奈痕諧繼續灑血,然後問向那正努力憋笑的梓宇夜,美形男是也!

  「我不知道,你可能要問他的朋友。」美形男指指矮小的小惡魔。

  小惡魔見被點名了,她懶洋洋聳聳肩,眼睛發出詭譎的邪惡光芒。

  「人家的諧哥哥因為從小就沒有了父親,所以在路上只要一見到長得像她父親的帥氣大叔就會撲上去,而且還會流著鼻血。話說來諧哥哥也是個可憐人,從小無父無母,孤兒院出生,要不是有好心人收養,早就住宿街頭,好可憐喔~所以這位好心的帥氣大叔就不要難為諧哥哥了嘛!」

  早就被帥氣大叔迷昏的奈痕諧只能胡亂點著頭,眼睛還因為見到帥氣大叔太過激動而流著眼淚,至於小惡魔說她父母什麼她也懶得理會了,反正只要可以抱著這大叔就好了……嘿嘿嘿……

  蘇~

  「真的啊?這孩子真可憐。」帥氣大叔被小惡魔高技巧的演技給徹底騙了,他還露出憐憫的眼神,輕著奈痕諧的頭。

  美形男則是無動於衷的看著死扒在帥氣大叔身上的奈痕諧,眼睛裡似乎閃過些什麼,至於禍害小惡魔則露著無辜的笑容。

  ──嘻嘻!諧哥哥可別說人家沒幫你唷!

  而轉到那被拍頭的奈痕諧,她鼻子下方的血似乎越湧更多,當下……

  報告:奈痕諧受到精神攻擊扣三分之一血,奈痕諧未能止血血量逐漸減少,奈痕諧遭受精神拍頭攻擊降至紅血,奈痕諧傷口裂開血量降至零,奈痕諧已經死亡、奈痕諧已經死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七章 大叔最好啦

  從臥室醒來,經由小惡魔的解釋之後,奈痕諧才知道自己居然在帥氣大叔身上昏了過去。此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換成乾淨的衣服,是小惡魔幫她換的,原因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女孩的事實。

  至於原因?囧,小惡魔很享受別人誤會自己是男生的樣子。

  不過說到,她不禁又想到那大叔。

  想著對方擁有成熟的韻味,回憶起鼻子裡灌入的那屬於大叔級才有香味,奈痕諧又不禁覺得頭暈,而且對方也很帥阿!還帶著眼鏡,看起來彬彬有禮,可是眼神中卻又不失霸氣,吼吼吼──最近真是腐大即日。

  出頭天了啦!全天下帥哥都快讓她見著了啦!

  不斷發出狼吠,此刻奈痕諧臉上的猥褻笑意,讓一旁正要探望的帥氣男子們都不禁退步。

  「咦?你們什麼時候來的?還有這位大叔怎麼也會在這裡?」瞧門口不知何時多了美形男跟帥氣大叔,耐著身上發狂的暴動細胞,奈痕諧裝著無辜問道,但一雙黑色眼睛卻死不肯離開帥氣大叔身上去。

  「哦!你說他啊!」美形男指著一旁的大叔,他眯住狹長充滿氣值得鳳眼笑道:「都認識這麼熟了,我也就不隱瞞了。雖然他看起來年紀不會很大,但他是我老爸,今年已經有四十五了。」

  噴!

  美形男老爸?

  吼吼吼──果然是同一個血統出生的啊!都這麼帥氣!

  吼吼吼──而且四十五還像二十出頭,天啊!出師啦!太好運啦!

  眼睛的光波又閃了開來,而大叔似乎也有點不好意思,見自己直盯著他,大叔靦腆的抓抓頭,推推鏡框道:「這位小弟弟,不好意思勾起你傷心的回憶,既然你跟我兒子這麼熟悉,而且我對你印象也不差,以後你可以把我當成你爸爸沒關係……」

  蛤?傷心回憶?

  雖然不知道這話是從哪冒出來的,反正一定是小惡魔亂掰的吧?

  不過既然人家願意收容她,不要白不要,有這麼帥的爸爸她還趕嫌嗎?

  當下奈痕諧馬上假哭起來,掬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她下床抱著大叔的膝蓋,其中當然不免吃個幾下豆腐,滿足地蹭蹭對方的小腿,他用著水汪汪眼睛開口:「那以後人家就叫你爸囉!不可以反悔喔!那爸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子吧?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奈痕諧。」

  被奈痕諧抱住大腿的大叔也很不好意思。大叔撓撓頭,腳嚐試著掙扎離開對方環繞的手中,經幾次失敗而且越抱越緊後,大叔才不再拖延趕緊開口:「我叫梓宇星,以後我叫你諧吧!」

  「嗚嗚嗚……星爸爸真好……」大叔的腿好有曲線,而且還有肌肉耶!貼起來真舒適。

  奈痕諧依然死命貼著對方的小腿。

  不過也真是可喜可賀,由於小惡魔亂掰了一件悲慘事件後,導致奈痕諧成功的跟帥氣大叔攀上關係,並且還跟對方成為乾父子。

  而聳禍者小惡魔,則一臉興災樂禍的欣賞帥氣大叔的窘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八章 去見朋友

主打    悠夢online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67005

文學討論版http://www.gamez.com.tw/viewthread.php?tid=476924&extra=page%3D1



淬:終於要開始搞奇幻,阿哈哈哈~好吧我最喜歡的就是以下的劇情~是說這篇完後的地方,就是不速之客那~


第十八章 去見朋友



  身體療養好,又一堆血可以噴的奈痕諧迫不及待的衝到大叔房間。

  死纏著對方不放,最後還多美形男的出面,才讓大叔免於慘遭魔爪。

  「諧,你要不要到我們這小鎮看一看,我有一個朋友打電話叫我去找他,而且他跟他的愛人剛去美國回來,只不過……」美形男說到此停頓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接下去:「只不過他們可能有點讓人不人接受,至少這裡的人大多都不喜歡他們。」

  話完他才又重複一次主題:「怎,你要不要去?諧。」

  要不要吶……

  留戀看了一下大叔一眼,她還是不要太沉溺於大叔的關愛好了,避免到時候分別時她又要一哭二鬧三上吊。不過蹈底是怎樣的人會讓這裡的人討厭啊?是殘疾夫妻還是個性不好呢?

  回想一下好心的美形男,想到日本那日,他出口讓她停下挖雪的場景,美形男應該不會交素行不良的朋友吧!既然不是個性差肯定就是殘疾了。可憐的替美形男的朋友傷心三秒,奈痕諧馬上回好。

  「要不要帶小惡魔去?」出門前奈痕諧問了美形男。

  美形男看小惡魔走入大叔房間,微笑搖頭:「我剛已經問過她了,她說她要跟我父親聊聊天。」

  「哦!真可惜。」其實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還是有熟人陪伴的感覺比較好說,失望的穿上鞋子,奈痕諧跟著美形男一起往他朋友的房屋走去。

  據說美形男的朋友家是在這鎮上的山頭裡,而這似乎全是為了避免村民的接觸,因此奈痕脅迫不得已,只好跟著美形男走山路。

  山上的風景很美,大樹一排接著一排,青翠的很美。

  不過話說實在,如果不是奈痕諧有被小惡魔逼練一些武學的話,這一段的山路還真讓人吃不消,搞不好就連一個大男人也會被累壞,連她這個經過鍛鍊的身體都出汗了說。

  不過可能是美形男走習慣了,居然連滴汗都沒有,忌妒啊!

  跟在美形男的屁股後面,突然美形男轉了過來,一個措手不及,害得奈痕諧止不住腳步撞上了對方的胸膛,因為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關係,奈痕諧撞著後又往後倒,接著一個灰暗奈痕諧似乎跌暈了?


  原本的好天氣意外的變成陰天,美形男將昏迷的奈痕諧擱置在樹幹上,不可否認他剛才的所有舉動都是故意的,更甚至趁他向後倒的一剎那,給了他一掌手刀,在傷害最低的程度讓他昏迷。

  而會這樣做也是沒辦法的,因為他知道有人來了……突然一個銀光從天際亮起,美形男──梓宇夜不禁笑了,可惜這笑意卻未達眼裡,而瞳孔中冰冷的刺寒,卻佔了八成。

  隨帶一振狂風,不速之客,已來。

[ 本文章最後由 淬煉 於 08-11-2 09:0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九章 要奇幻啦!



  修真,這這這……這又是什麼?

  修真詞絕對跟攻阿受阿這等類的沒關係,但為何又會出現?這是為什麼呢?

  嗯!沒錯!修真者就是美形男的真正身分!

  所謂的修真有太多說法,太多的不同,太多的形式,而說簡單點就是傳說中的武俠人物!不但能御劍飛行還可以不老不死,強者甚至可以離開地球,在宇宙中旅遊其他星球。

  地球自然也是宇宙中的一小門塊,而美形男正巧是地球少數幾個修真者!

  由於地球的靈氣大約在兩百年前逐漸減少,漸漸地許多人的靈視也無法開啟.因此現在的修真者少之又少,除了有奇遇的人之外。

  當然除了美形男之外他家老爸,那位帥氣大叔也是個修真者,不難一個四十好幾的男人,說像二八歲也挺難想像的吧!當然這件事情,目前奈痕諧還在昏迷途中所以不知。

  鏡頭轉回美形男身上。

  美形男看著伴隨狂風而來的人,他露出了「攻」的一面,冷冷地勾出笑意,他淡道:「艷華魔尊,沒想到你居然有這種閒功夫追到這裡。」

  艷華魔尊?魔尊?

  若艷華是代號,那魔尊是什麼意思?

  魔尊在這個世界的定義就是,修真者走火入魔,或本身修練時候心深為壞因而修成的反派。魔尊喜歡吞噬修真者的元嬰,更喜歡是修真者為玩物,深愛血腥暴力。

  元嬰:這是指每一個修練者修練到一個境界就會有的東西(魔尊跟修真者都會有),修練到不死不老的境界後,人的丹田會出現一個類似臉的東西,那就稱為元嬰,也是修練者的精華之在。元嬰在修練者命在,就算肉體死卻,只要還有元嬰就可以重塑肉體。

  所以現在的畫面就是一個兇殘的魔尊,對上一個超級性格好的修真者。

  「我說過,不管你到哪裡,我都一定會把你找出來!」黑色的長髮在腰際處,他擁有一張完美無缺的臉蛋,修長的身材透露著性感的媚惑,讓人不可置信的是這人居然是男的!

  艷華魔尊火著一雙眼睛瞪著美形男,他的身上就算燃起火來也飄著股致命的誘惑,如果不是美形男比一般人的定力好上許多倍,恐怕早有女孩子衝上去,可能就連男子也會受不了而撲上。

  「何必呢?」美形男一臉感嘆,彷彿追逐著他是件遺憾的事情。

  艷華魔尊踏前一步,優美的嗓子吐出狠毒的話來:「你可是修真界的矚目紅心,只要能夠把你的元嬰煉製成法寶,修真界的元氣肯定會大傷,那麼我們魔界就可以趁虛而入,更何況……」

  「更何況什麼?」美形男一臉平靜,好像不關己般。

  說到這艷華魔尊臉上露出抹如花般的微笑,像是玫瑰盛開般,黑色的古代倪裳隨風而微微飄著,他全身真氣開始運轉,手中也不知何時拿出法寶來,他看著美形男的從容,森道著。

  「更何況……我要你!」



第二十章 小攻PK小攻



  「要我?」

  這下換成美形男傻了,前一刻才想把他砍了製煉成法寶的人,居然突然冒出這句話來,簡直是讓人他本人瞠目結舌,不過幸好美形男抵抗力強,只是微微挑眉重複著艷華魔尊的最後兩字。

  聽到美形男的質疑,明顯的,艷華魔尊蒼白的臉一紅,可緊接的他又目光如炬的盯著美形男全身,手掌緊握,他咬著下唇大力點頭:「沒錯!就是要你!在我未膩你之前,我就是要你當我的人!」

  美形男聽到艷華魔尊的話,冷淡的神情出現絲龜裂,他噗哧笑了開來,捧腹笑不可止。

  「何笑?給我噤!」

  艷華魔尊雖然訝異眼前這對他百般冷淡的男子會笑,而且居然還是這樣的美,這樣的讓人心動,可是他不可以讓方如此瞧不起他,忍不住多把這笑容印在腦海,他才大罵出來,叫他閉口。

  為何笑,為何笑?艷華魔尊,不解。

  「想知道我為什麼想笑嗎?艷華……」美形男果真停止笑意,可卻沒有扳起臉,他一臉輕鬆的瞧著艷華魔尊。

  「哼!」心高氣昂的艷華魔尊哪肯低頭問,就算想知道也不能開口,只是……剛剛對方似乎喚了他的名?是他的錯覺嗎?眼前這人從不會這樣叫他?通常他只會叫他艷華魔尊,又何嘗有過剛才,艷華……

  心臟跳了一下,艷華魔尊幾乎想為對方低頭下問,可是他不行,他是高傲的修魔者,豈能跟修真者低頭?

  「算了!我知道艷華你不擅長表達,我主動告訴你吧!」美形男微微眯起了鳳眼,他邪笑了下靠近艷華魔尊一步後,接著才緩慢發出聲音。

  「我知道一般人只要修真就不會在乎性別,畢竟等到了不老不死境界,就可以自動改換容貌,當然除了身上那氣質是改造不出來之外,所以修真或修魔界,幾乎每人都俊男俊女,且男女交合也不會產下孩子,因此修真修魔有了同性之戀。」

  「這我早已知,可跟你笑有何關係!」艷華魔尊不滿意對方的回答。

  「呵!我還未說完,別猴急。所以對於艷華魔尊喜歡男人這點我沒有太過於驚訝,只是沒想到……」

  不知不覺美形男已經整個貼上艷華魔尊,一百八十好幾的身材,頓時艷華魔尊一百七十八的身高馬上被比了下去。

  「只……只是什麼?」被對方身上傳來的氣味壓得不能喘氣,艷華魔尊慌了走腳,就連自己低下尊嚴來求問也沒發覺。雙手抵著美形男的胸膛,艷華魔尊感覺自己的體溫直直上升。

  「就是……」再吊個兩下胃口,美形男才退離艷華魔尊身上攤手道:「只是沒想到艷華魔尊居然會是一個攻?在我上下看來艷華你根本是一個受,受君OK!而且受君要壓攻君,你不覺得顛覆邏輯?嗯?」

  啊……

  或許沒想到美形男也是喜歡男性的一份子,艷華魔尊大傻了。

  雖然傻歸傻,但他的身上卻還是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說實在,若不是美形男已經預先有對象,要不然艷華魔尊早就被拖去吃乾抹凈了,畢竟如小惡魔所說,美形男可是──心機偽受!



第二十一章 誘受



  「哦哦!看看你的模樣,我還沒仔細想過,原來艷華是誘受阿……呵呵!還想強扮成攻君,不好吧?」美形男舔舔嘴角,鳳眼中勾出種曖昧,他直勾勾地瞧著艷華魔尊,讓艷華魔尊又一陣臉紅。

  「誰……誰是誘受阿!哼!」艷華魔尊不滿的側頭哼道,他生氣的模樣,卻散發出種火焰的熱情,好似可讓人熾熱得慾火焚身般,就連美形男也不禁多看了一眼。

  但是已經修練到十分高階的美形男,欣賞不到一秒便回神過來,他笑著道:「是是是,艷華不是誘受,是有這樣的潛質,這樣行吧!」誘受:誘惑他人攻自己,主動形的受君。

  「哼!」生氣的別過頭來,可是艷華魔尊又會忍不住看向美形男。

  美形男看此,突然勾出笑,不知在打什麼壞主意般,過了好久他才又開口

  「艷華,有一事與你商量。」

  「哼!有什麼好商量的,反正等會我一定會把你打得落花流水,然後讓你成為我的人。」艷華魔尊想發動攻擊,可是卻遲遲下不了手,因為他不想傷他,如果他能願意自動臣服於自己,那不該多好……

  艷華魔尊,內心掙扎。

  似乎看出對方的掙扎,美形男不顧對方的強勢,他淡淡開口:「艷華想要我對吧?這樣好了……我給你一個可以追求我的機會如何?」

  「追求?」艷華魔尊迷惘,追求是什麼意思?似乎在很久之前,他就沒有求過任何東西,只有用暴力強奪來解決,可是他今日卻為這兩個字心動了……

  「沒錯!如果你願意像凡人一樣,用著耐心來追求我,如果感動到我,我可能就跟著你囉!當然如果你沒這能耐我也沒辦法了,畢竟我可不是好打的喔!就算艷華你已經快成魔,可別忘了我也將成仙。」

  「我……」艷華魔尊飢渴的看著那張容貌,他忍不住心中撼動的細胞,點頭回應:「好我答應你,但我該怎麼做?」

  滿意的朝對方一笑,美形男指了指對方了衣服。

  「首先你得先換成這世界的衣服,然後我會跟我朋友說你是我遠方來的朋友,如此一來你便可以待在我身邊,自於你要怎樣追求我就看你個人造化囉!當然!切忌不可傷人,否則我不會跟你好說話的。」美形男面色一陰,隨即恢復。

  「哼!」

  不滿意對方最後給他的那神色,艷華魔尊雖然生氣的撇過頭,但還是用幻術將身上的古時代的衣服換成現在的樣式。將自己過腰且飄逸的長髮用黑色緞帶束了起來,這時他才察覺到昏在樹幹上的奈痕諧。

  「他是誰?」艷華魔尊質疑。

  「一個可愛的小男孩,有點蠢。」美形男微微一笑。

  「哼!我看是你的目標吧?」艷華魔尊有點忌妒,十分想一刀解決這人的生命,可是想到要跟對方撕破臉又不想這樣做了,畢竟他好不容易能夠跟她這樣親近,這是以前從未的。

  「不……在我未把心放在誰那時,任何人都是我的目標喔……」

  美形男鳳眼微眯,絕塵的氣質飄散在空中,輕輕地靠近艷華魔尊,他毫不猶豫的在對方的唇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味道。細細地緊貼著,雙方的熱度互相傳給對方,一個薄吻,艷華魔尊的心就已經趁底淪陷了……



第二十二章 認識一下吧!誘受



  奈痕諧醒來了,一醒來她就看到了艷華魔尊的存在。

  艷華魔尊身上穿著件黑色緊身的皮衣褲,完美的將他修長的身材給襯托出來,加上那細長柔順的黑髮隨風飄揚,整身的氣質就散發無比的誘惑,再配上那張高傲的美麗臉頰,身為腐女的奈痕諧不禁大喊。

  「誘受!」

  誘受兩字一出,當下兩名男子錯愕的看像奈痕諧。

  不會吧?這個男孩也是彎男?

  就在美形男質疑的眼神掃過時,奈痕諧才發現了不對勁,她現在似乎扮演著可愛清純的小男孩,這下子居然說到這種曖昧的專屬用語……

  想到這,奈痕諧連忙想個法子解釋。

  「就是……呃……你們不要用怪異的眼光看我,那個夜(美形男)你也知道嘛!那個小惡魔是個名副其實的腐女,加上我又跟她特別親,因此她常常胡說八道,對我灌輸這有的沒有的東西,所以別誤會……」

  話雖如此,不過這美麗的誘受從哪來的?蘇~哦哦!這男子真的好漂亮阿!就連瞪都看起來就像在勾引人,如果經過一番調教,肯定會成為超級有潛力的誘受,嘿嘿嘿嘿……

  在心中淫笑著,可奈痕諧表面卻很正經,這可是她跟小惡魔偷學的一手呢!

  笑在心裡,可是外表上卻看不出什麼跡象,想當初順練這個時是先用比誰先笑,接著玩抽鬼牌,看可不可以維持正經,只要與平常一個不同,絕對慘輸,且輸還有另外懲罰,多多少少她就已經練成絕活。

  美形男看著一臉誠懇還有小害羞的奈痕諧,也跟著笑道:「沒關係,反正現在也有許多這種書籍,多多少少都會理解一點了。」

  話玩美形男才轉身介紹一旁手環著手,高傲姿態的誘受。

  「這位我的顧友,剛從他地回來,他叫做艷華,你們還請多多指教。」

  「你好啊!我叫奈痕諧,艷華這名子真好聽呢!」聽起來嬌豔而華麗,嘿嘿嘿……

  「哼!」

  艷華魔尊不屑的轉身,可是心裡其實絕得滿怪異的,畢竟他從未有這種親近的感覺,以前的人總是阿諛奉結,不然就是十分懼怕他身上的力量,可是今日換下衣裝,在這莫名的星球上,卻體會到一種平凡……

  又想起剛剛梓宇夜(美形男)給他的一吻,艷華魔尊的心又滾燙起來,或許一且真的可以不同也說不定,成魔成仙其實從當初都是虛無,剛開始修行的他也只為了修行而修行,而隨著力量的增強,直至步入魔道後,才會變成如此吧?

  又把臉轉了回來,艷華魔尊雖然口氣依舊差,但卻還是回應了:「你好!」

  哦哦哦~感覺好倔強喔!

  這回她的眼睛絕對不會再看錯,這艷華肯定是天生的受君,吼吼吼──誘受啦!不行了……最近都美男降世,一下是美形男,一下是大叔,一下是這艷華小誘受,上天對我太好啦!



第二十三章 弱氣與強氣



  經過認識後,他們三人才到達那對夫妻家。

  那對夫妻家外圍風景十分良好,不但生機滿遍,花草也開得茂盛,卻不會顯得雜亂,而且還沒有看到破壞的跡象,看來這對夫妻的人品應該不錯吧?至於為何被村人討厭,有待加強。

  踏入離小屋不到十公尺之處,突然一股清新的感覺充滿五官,讓奈痕諧覺得精神奕奕,全神舒適得不得了,好像連空氣都被洗淨一樣,整個空間讓人覺得一種新奇,就彷彿走到世外桃源般,不是她待住的那個世界。

  記得她在入「死亡黑尾鳶」這個神秘組織時,進入組織內部也有這種感覺呢!

  只是奈痕諧並不知道,她會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在這屋子的十公尺之處,已經被設立了淨化空間的結界,而至於她以前為何曾經感受過,這也是一個謎底,不過大家各懷鬼胎,誰也不知誰的心意。

  美形男帶著艷華魔尊,他敲門。

  「有人在嗎?我是梓宇夜(美形男)。」

  不到一會,馬上就有人來應門,來應門的是一個長相頗味可愛的小男生,不過雖然說對方看起來像小男生,但對方的年紀卻比奈痕諧還大,而奈痕諧也心知肚明。

  只不過看對方外冒極端可愛,而且身上還有著種柔弱的氣質,看到人還會臉紅的笑笑,看似內向的模樣,身上還圍著圍兜兜,這讓奈痕諧忍不住把對方的年紀給扁低,挖塞!這個小男孩肯定是個弱氣受!好可口。

  弱氣受:比較女性化、較有情緒、有點內向或柔弱型的受君。

  只不過這幾日已經見過太多帥哥正太的奈痕諧,心中的激動已經沒有這麼多,反正這美形男要好的朋友都是帥哥,搞不好等會又會出現一個帥哥級的人物,況且這弱氣受還已經名花有主,有老婆了,雖然有素質,但也只能乖乖當家庭煮夫了,嗚……

  就在弱氣受,因看見這麼多人,害羞的不敢開口時,一個充滿野性的雌性聲音傳來。

  「是夜(美形男)阿……哦~沒想你居然會帶朋友,一次居然帶兩個,第一次呢!」

  野性的聲音環抱住弱氣受,順著那強健的手臂看上去,對方有著剛毅的面孔,強壯足以保護弱氣受的身材,瞧著對方抱住弱氣受的理所當然還有親密樣子,配上弱氣受臉上逐漸增加的紅潮。

  莫非……

  莫非……

  看著那抱住弱氣受,看似像豹般的──強氣攻。解釋一下強氣攻:個性非常強勢像皇帝一樣的攻。莫非……

  充滿曖昧的眼神眯了起來,從頭思考起美形男曾經說過的話,奈痕諧偷偷流下一絲唾液,並在神不知鬼不覺得狀態下抹掉,她露出無辜的雙眼,雙手持拳頭,兩隻水眸眨阿眨地直看弱氣受與強氣攻。



第二十四章 好個夫妻!夠萌



  搶在美形男開口前說話,奈痕諧用著天真的模樣開口:「兩位哥哥是夫妻嗎?結婚多久了啊?還有現在兩位哥哥在煮飯嗎?人家可不可以一起吃啊?人家是夜(美形男)的朋友喔,不知道方不方便打擾?對了!人家叫奈痕諧~」

  奈痕諧這話一開,當下周遭男性們全部停下動作看向奈痕諧。

  過了許之後,環住弱氣受的強氣攻,他用著充滿野性的豹眼看向美形男,像飢渴般地舔舔嘴角,他用著只有修真者才聽得到的聲音開口:「這次帶的這位小朋友似乎挺有趣的嘛!」

  「我也是剛才才知道他這麼有趣,之前頂多只是可愛罷了。」美形男回道。

  可惜平凡人奈痕諧根本沒聽到美形男跟強氣攻的交談,說實在的,這裡也就只有奈痕諧聽不懂,畢竟這群男人堆裡頭,只有她這個女生不是修真者,畢竟奈痕諧是專職腐女,也沒有機會修。

  就在美形男跟強氣攻的對話停了下來之後,強氣攻才轉換目標,看像奈痕諧道:「呵……你猜對了呢小朋友(奈痕諧),我跟這位哥哥正巧是夫妻,我叫隱,至於我的寶貝叫炫。」

  強氣攻話完便曖昧的用著下巴蹭著弱氣受的頭。

  忍著即將爆發的鼻血跟口水,奈痕諧不可置信的問道:「真的還假的,隱哥哥(強氣攻)該不會是耍著我玩兒吧!我是說認真的喲!」

  不會吧!運氣好到爆炸也不是這樣吧?一開始是正太跟腹黑魔王是情侶,後來遇見大帥哥美形男,接著又遇到美形男老爸,超級大叔味道,還來出現了個誘受(艷華魔尊),現在居然連夫妻也出來了!

  莫非時機不同了?還是她觀念太保守了?

  她是不是當腐女當得太失職了?莔。

  「我怎麼可能耍著你玩呢?還是你討厭這種關係……」豹眸眯了起來,一閃閃的充斥著危險的訊息,而聽到強氣隱受改換口氣,弱氣炫受擔憂的上望,但卻被強氣隱攻給用手押回原位。

  這樣的情況美形男卻無動於衷,艷華魔尊則帶著看戲的做法。

  「不不不……我並不討厭。」還喜歡得很呢!

  努力掩飾過於興奮的光芒,奈痕諧連忙把剛剛那套拿出來用:「由於我有一個朋友是腐女,就是耽美狼同人女啦!而我跟她很要好,就從認識就一直被洗腦,所以我並不排斥,畢竟相戀自由,性別是不分的嘛!」

  說的好像一附理所當然的樣子,奈痕諧卻暗自流口水,夫妻啊!第一次看到男男夫妻啊!而且居然還這麼萌,超級卡哇哩的說!嗚……有沒有看到!這就是愛情、這就是青春啊!

  正偷偷淫笑的奈痕諧並未察覺強氣隱攻與其他人特別的眼光正射像她。



第二十五章 腐阿腐阿你腐嗎?



  只是沉溺在自己腐道之中的奈痕諧並未發覺,她淫著笑意從包包中掏出隨身攜帶的──照相機!

  「咦!各位!既然相逢便是緣分,我們來照張相好不好啊?別害羞快快快!」把艷華誘受跟美形男推入強氣隱攻跟弱氣炫受旁邊,奈痕諧趕緊抱著寶貝相機替他們拍照。

  連拍了好幾張之後,突然有人發出了疑問。

  「那個……奈痕諧弟弟吧?你不一起拍嗎……」弱氣炫受拉著圍兜兜,他用著害羞的表情看著奈痕諧,其電波高達電腦使用度,奈痕諧不禁覺得自己額頭冒煙,全身著火。

  照相機只剩下弱氣炫受的身子,她又開始照了起來,邊照邊回。

  「反正我又沒什麼看頭,拍了也沒啥好看的,與其破壞畫面,倒不如替你們拍。」卡喀卡喀。拍了數十張之後,奈痕諧才心滿意足的收下相機,然後隨著強氣隱攻的帶入去吃飯。

  可惜天不從人願,一走近這對夫妻的屋裡,很明顯得……

  「怎麼有股焦味?」艷華誘受忍不住顰起眉來,他遮住鼻子問道。

  此話一開口,弱氣炫受馬上吃驚的「啊!」了聲。

  「怎?」奈痕諧疑惑問道。

  「難道又……」強氣隱攻的嘴角抽畜了一下。

  最後……

  「抱歉隱~還有各位,我忘記了……飯菜又燒焦了……」這個月第四次了說。

  總而言之:汗顏。

  看著正準備要哭啼的弱氣炫受,奈痕諧眼睛發亮,欣賞著對方的表情而後開口:「反正飯菜也不夠我們吃,不如我跟你一起去重做如何?不過前提是要有多得食才喔。」

  「菜當然有,不過諧弟弟真的要陪人家做菜嗎?」弱氣炫受用著同樣發亮的眼睛回看奈痕諧,當下兩個人都亮晶晶了……

  「當然。」更加閃亮。

  就在閃亮大對決時,強氣隱攻突然咳了一下嗽,並且用著有殺氣的豹眸瞪著奈痕諧,而身為「死亡黑尾鳶」外不成員的奈痕諧,沒當過豬吃飯也看過豬吃飯,多少有學到點東西,她很清楚的感受的這重怨恨的眼神。

  收起閃亮,奈痕諧無辜道:「放心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囧。

  「真的。」忌妒的強氣隱攻正用著質疑的眼神看向奈痕諧。

  「當然。」她當然有喜歡的人囉!她喜歡小惡魔喜歡會長大人(洛凡)喜歡大叔喜歡美形男,喜歡他們夫妻倆,她發誓她真的沒有說謊喔!照實話回答呢!哦呵呵呵呵……

  「恩,你跟炫(弱氣受)去做飯吧。」

  「隱隱真好,我跟諧弟弟去囉!」

  「恩。」

  當下弱氣炫受跟強氣隱攻又陷入了某種夫妻的愛河,強烈到奈痕諧這專職的腐女也忍不住避嫌了一下,她可沒興趣當電燈泡,跑到美形男跟艷華誘受那,反正那隊不能腐,還有這裡可以腐。

  淫淫一笑,奈痕諧等著某對夫氣調情中。



第二十六章 離開



  吃飽和足自然要下山,拜訪完後這對男性夫妻,我們帶著新朋友艷華誘受下山去,雖然剛剛接觸這艷華誘受並未深入過,但偵查結果,這隻性感誘受注意力根本重頭到尾就是放在美形男身上嘛!

  該不會他們有奸情?

  喔喔喔!這可不是錯字!是奸詐的事情簡稱姦情……奸情OK?

  難道美形男也要有春天啦?那麼他家老爸就由她接手好了,大叔好棒……

  不知不覺奈痕諧在走山路途中,鼻血又噴了出來。

  當下紅染大地,灑下一片腐女的熱情之血,這也可以說是個人私心,奈痕諧就是喜歡大叔,其他可以忍,唯有大叔控這症狀忍不下去啊!鼻血噴到昏歐,希望美形男會好心帶她下山,莔。

  果然美形男也並非絕情絕義之人,見奈痕諧又損失一大堆血,神智不清的狀況好心的將她抱起來,然後走下山,不過奈痕諧的記憶中,這一斷路途一直有股怨恨的眼神射過來就是了……

  回到美形男家後,馬上又換另一位小腐女在狼嚎。

  「哇~這位美麗的哥哥是從哪裡來的啊?人家叫天玥戀琋,外號小惡魔,哥哥怎麼稱呼呢?」看到艷華誘受的小惡魔,理所當然的撲了上去,至於奈痕諧則跑去跟大叔相親相愛囉!

  艷華魔尊:……

  至於跑去煩大叔的奈痕諧。

  「大叔,我可不可以跟你要電話?」

  大叔可能是沒有美形男身上的心機,人來頗為單純,他慈愛的摸摸奈痕諧的黑髮,微笑著道:「我都認你當乾兒子,當然可以,話說你們這來中國多久才要回去?」

  「啊!」似乎問道重點了,奈痕諧聽大叔一問,咻一聲馬上不見蹤影。

  抓住正在騷擾艷華誘受的小惡魔,奈痕諧開始跟小惡魔咬耳朵(說悄悄話):「咦咦咦!小惡魔,我有一件事情問妳,妳是要在這邊待多久?妳不會這麼都沒事情吧?我可還要上課耶!我才請假沒幾天而已!」

  「人家是沒事情啦~可是人家下面的小玩具們有多事情要人家給他們完成耶!」小惡魔說得一臉無辜。

  「那就是有事情了……」奈痕諧無言聳肩,知道對方根本是故意的。

  「嘻嘻!那只好今日過完夜離開了說。」小惡魔表現的一臉惋惜,但奈痕諧知道,這世界幾乎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這小惡魔留戀,等到她遇到這輩子該認識的朋友,或許就有那種感情了吧?

  她很期待,當小惡魔遇到夥伴時的樣子。

  就這樣悄悄的談完話,趁空閒她才去跟美形男說。

  「夜(美形男)!」

  「嗯?」

  「是這樣的,由於我跟小惡魔都還有事情,可能明日一早就要走了。」奈痕諧不好意思的開口,畢竟才待不到兩天就這樣走人,的確是忙倉卒地。

  但美形男也挺好的,還交代:「嗯!等我中國的事情忙完後,一定會到台灣來看你的。」

  就這樣,這趟充滿帥哥的旅途,似乎要終止了……



第二十七章 組織(一)



  時間如眨眼,一個禮拜瞬間過去。

  從學校離開後,趁著比較早的空檔,奈痕諧馬上上街遊蕩,這是她的習性。

  呼拉~不知道街上會不會有帥哥呢?哦呵呵呵……

  帶著腐淫的笑意,把手上的漫畫收到書包,身穿學校制服的奈痕諧,此刻就像一個小帥哥一樣,路上的女同學都會忍不住多看她一下,只是正沉溺在腐女妄想的她根本沒注意,也可以說是習慣了!

  突然一個甜膩膩的聲音,讓愉悅的奈痕諧不禁挑起眉來。

  「諧哥哥,好久不見嚕!」

  「嗯?」沒錯這熟悉甜美,而且還會喚她「諧哥哥」的人,不會錯的!奈痕諧不用看對方的臉就已經直覺開口:「小惡魔啊!妳是喝了什麼風,居然把妳從日本吹回台灣。」

  回頭,賓果!果然是小惡魔!

  小惡魔表情不變,依然帶著慵懶的笑意:「人家來台灣正巧有事情咩!而這件碰巧的事情剛好跟諧哥哥有關係,所以就來找妳囉!不高興咩?人家特地來找妳的唷!」

  「我是很高興,不過更疑惑妳有何貴幹?」沒錯!小惡魔所謂的有事情,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情吧?至少依照以往的慣例是這樣子的。

  「既然如此,諧哥哥就跟人家來吧!」

  「嗯。」

  放棄觀看帥哥的行程,奈痕諧隨著小惡魔行走,一路上人從多變少,聲音逐漸地安靜下來,走到一半,小惡魔突然邊走邊問著。

  「諧哥哥,妳還記得妳是怎樣加入組織的嗎?」

  小惡魔走在前方,白銀色的髮絲搖曳著,好似幅圖一樣,若能跟這小惡魔成為真正死黨的朋友,那麼未來一定不會無聊吧!好希望自己能成為小惡魔的「朋友」不過奈痕諧知道,那是不可能,最多……最多也就只能這樣而已。

  咀嚼著小惡魔的話,奈痕諧也有感而發的回憶開口。

  「當然還記得了,那麼重要的事情……我記得我加入組織才不到四年吧?那時我也才十二、十三歲,因父親的關係、老套的劇碼,父親欠債逃債,最後被亂棍打死,而那山窮水盡之時妳出現了。」

  回想起那時候的小惡魔還不到八歲吧?只因為她的一句好玩,她與她母親的性命留住了。

  後來或許是因為同為「腐」類的關係,她跟小惡魔比較有話題,後來小惡魔也才推薦她加入組織,剛開使她原本以為只是小孩子的兒戲,後來全錯了,不簡單吶不簡單!

  聽完奈痕諧的一番回憶,前方的小惡魔發出笑聲,而後才道。

  「的確,人家當初只是看諧哥哥很有趣,至於後來會讓妳入組織可是有特殊意義,並不是因為那些沒有意義的理由。」

  聽到這換奈痕諧好奇了。

  「哦?這我可就好奇了……」

  看著偏僻的地方出現了棟房子,似乎……這好奇馬上就可以解答了般。



第二十八章 組織(二)



  延著小路走著過去,不一會一間豪華的別墅便出現了,復古的感覺讓奈痕諧感到舒適,走進屋內,屋內的擺設單調而不庸俗,整個氣質從內由外伸展而出,奈痕諧隨處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現在妳可以說妳今日為何找我,還有當初要我加入的用意了吧?」奈痕諧看著一臉悠哉的小惡魔。

  「嘻嘻!當然了囉!諧哥哥妳應該知道我們組織流傳著一個故事吧?我記得洛凡(會長大人)跟你很要好,應該有跟妳說過唄!」隨手請傭人拿來壺好茶與小品,小惡魔邊享受邊開口。

  「嗯!有說過。據說組織的存在只是會了守護血統,不過其中的故事我還沒聽說過。」奈痕諧跟著拿餅乾吃著,反正不吃白不吃。

  「嘻嘻!沒錯,大致上是為了正個原因,我們組織只是為了等待我們守護靈歸來,好久之前有這樣的傳言,在地球毀滅之前,等到守護靈復活之際,我們可以離開這時空,到別的空間去擴展自己的王國,而未來的地球則將會被輻射感染。」

  小惡魔眯著眼睛,臉上的笑意依然存在。

  「看來你們的祖先很迷奇幻小說。」可是那時候有奇幻小說嗎?

  「嘻嘻!人家就知道諧哥哥妳會這麼說。」小惡魔撥撥銀白色的頭髮,喝了口茶又道:「但這傳說,我們組織內部成員從不當玩笑,我們都在等待,而當初會讓諧哥哥妳進來也是緣分,妳的肩膀上應該有個胎記吧?」

  「不會吧!這麼神,連這也知道。」

  奈痕諧不可置信的瞪著小惡魔,該不會是小惡魔偷偷跟拍吧?不然她怎麼會知道,還是什麼怪緣分的事情?畢竟這麼離譜的事情誰會相信啊?不把對方當成神經病已經算是奇蹟了!

  「嘻嘻!當然會知道囉!因為這是我們尋人的重點之一,由於守護者的力量太過強大,他會將力量分散在人群之中,而我們組織就要負責尋找守護靈遺失的力量,好讓他們回來時,可以找回力量。」

  「不會吧!不是晃點我?是當真。」奈痕諧真的是覺得不可置信。

  「當然嚕!人家會騙人嗎?」小惡魔一臉無辜。

  會!

  不容遲疑的答案!但這話還是別說出口,免得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沉默……

  「想也知道不會囉!」小惡魔天真笑了一笑才又開口:「這些事情現在諧哥哥妳可能還不了解,但到時候妳自然會了解,今日人家來是為了告訴諧哥哥,時機來了,該是妳正式入會的時間了。」

  「正式的會員?」不會吧?她有這種榮幸?不過……「阿阿阿阿!我先說好:我不殺人、不搶劫、不偷東西、不做臥底,我可是個安居樂業,正在上課的──腐女!」



第二十九章 死亡黑尾鳶



  小惡魔挑了一下彎彎的兩道眉,眼底難得出現絲真誠的笑意,她道:「嘻嘻!殺人放火、偷拐搶騙雖然組織有做啦!但找人做也會看角色的嚕!所以諧哥哥只要負責當米蟲就好了啦!而且還會有很多優質的薪水唷~」

  「挖哩哩!條件這麼好,肯定有啥陰謀,老實給我招來!」奈痕諧伸出手掌,眼睛著忙著打量小惡魔。

  「怎麼會有什麼條件呢?反正入會之後諧哥哥就會知道了嘛!何需急於一時呢?」小惡魔先是裝無辜,但尾巴的話語肯定有陰謀的,以後就會知道,哼哼哼哼!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情。

  不過奈痕諧其實想拒絕也拒絕不了。

  她拒絕了小惡魔這個朋友,也拒絕不了組織曾經給過自己的救贖,早在她父母得救後,她就告訴自己,無論以後小惡魔要她做牛做馬她都肯,只因為這份恩情深深埋在心中。

  才剛答應了要入組織正式成員,突然一名黑髮的日本美女就從門口走了進來,而她手上則拿了著不明的東西。

  「她是誰?」奈痕諧問小惡魔。

  小惡魔先跟冷淡的美女招招手,接著才回應奈痕諧。

  「她是我姐姐,也是負責接應即將成為正式成員的待者。」

  「接應?」這又是什麼啊?

  「就是刺青!妳應該看過觀(腹黑魔王)跟凡(會長大人)身上的刺青吧?其中黑白色尾鳶是凡所管理的,只要黑色尾鳶的刺青上面,又被刺上白色的都歸凡所管。」

  「哦哦!那我歸誰管啊?」奈痕諧好奇開口。

  「嗯……紅、紫、藍、白,諧哥哥妳喜歡哪種顏色呢?」小惡魔側著頭,詢問。

  「其實我喜歡紫色。」

  「那就歸人家的哥哥,天玥洛奕所管囉!」小惡魔訕訕道著。

  「就這樣選?」這也太隨便了吧?

  「恩啊!不然諧哥哥希望怎樣選?」小惡魔一臉無辜,彷彿這一切都與她無關一樣,好似她跟本就不是組織的人,對!就像根本不是組織的首領一樣,非常無辜。

  而看到這張臉,奈痕諧也無力對抗,這招無賴誰擋得住阿?如果對方長得差沒勢力扁了就是,可是小惡魔可是可愛出了名,加上背後底子可是千君萬馬,誰敢惹她?

  「唉~算了算了!」無力地揮揮手,奈痕諧道:「對了!天月洛奕是誰啊?第一次聽過,又是哪位竄出來的哥哥?」

  「洛奕哥哥就是霍雷恩喔!」小惡魔解釋,一解釋奈痕諧吃驚。

  霍雷恩!是霍雷恩耶!不過他是誰?這要要慎重介紹了!沒錯!這位可是她日也思夢也思,與小惡魔從同顆卵生下來的小男孩,小惡魔的這位龍鳳胎哥哥不但溫文儒雅,型態優美,可是國家未來棟樑啊!

  未來的帥哥形男掌握在霍雷恩手上啊!

  淫淫地開始微笑,而某某遠方似乎有一位十二歲的男孩打了個噴嚏……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8:58 , Processed in 0.078139 second(s), 23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