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暗殺師(新)

[複製連結] 檢視: 4053|回覆: 2

序,病態的世界,微光

黑夜。

穿著西裝的年輕男子站在大樓頂端的邊緣,低著頭觀望著燈火燦爛的城市。

努力活著的人們,汲汲營營,試圖吃掉彼此來保護自己所珍惜的一切。

黑色的長髮用白布綁著,長相清秀的男子,帶給人一種優雅的氣質。

男子的灰色瞳孔注視著目標。

一群男人吵吵鬧鬧的從暗巷的酒店走出,仔細一看,中間的男人正是某黑幫的老大,其餘則是一群走狗。

肥胖的中年男人走到大街上隨手摟住一名穿著學校制服的年輕女孩,試圖將她拖到一旁的法拉利上。

掙扎,大叫,被打了一巴掌。

從男子所在的高處看來,一切都像默劇一般發生。

大街上不少路人皆看到這幕,但全都避的遠遠的。

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態度讓他們看起來顯得卑微。

「真是證明人性黑暗的最佳時刻」大樓頂端的男子微笑。

停在路邊的車子怪異的震動著,不用想也知道車內發生的事,圍在車旁的流氓對這種事似若無睹,反而熱烈的交談著,期待自己也能分杯羹。

「做人小弟,接下來可要盡責點了。」頂端的男子冷笑。

男子右手舉起,與肩呈水平狀。

一把小刀憑空出現在男子攤開的右手掌心。

小刀刀身反射銀白的月光,帶給人一種妖異的冰冷感。

男子握著小刀刀柄,右腳緩緩跨出,將手舉起,宛如翅膀。

沒有猶疑,他跳了下去。

這棟大樓至少有十二樓之高,這樣下去是穩死不活。

風聲大作,男子表情依然如常。

「暗殺術,天使的舞步。」男子輕聲低語,無視目前的狀況,嘴角浮現微笑。

然後,男子就這樣走在半空之中,不在乎任何異樣的眼光。

男子腳步輕踏的瞬間,空氣中便跟著起了些微怪異的波動。

同一時間,車內,衣衫不整的女孩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狀況。

沒有掙扎,小刀插在黑幫老大粗短的脖子上,厲害的是沒有噴出半滴鮮血。

「呼!差一點點呢!」

女孩轉頭。

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碎掉的玻璃旁的男子笑盈盈的看著她。

從天空降下的男子笑著,拔下了插在肥佬博子上的小刀。

鮮血噴出。




清晨。

某棟公寓的七樓,靠樓梯的房間內。

一件沾滿血跡的白襯衫被丟在沙發上,白色黑邊的帆布鞋、一樣黑的西裝外套與西裝褲、領帶被隨意丟置在四周。

客廳的擺設皆以白色系為主,給人明亮的感覺,敞開的窗戶迎接了陽光讓客廳顯得耀眼。

被打開的電視機正播放著新聞,浴室裡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

電視中,女主播不帶感情的念著與自己無關的消息。

「昨天晚上,高雄地區,黑道大老陳剛吉被人暗殺,死於自己的轎車內,根據目擊者指出,死者陳剛吉原本正在車內欲對被挾持女學生施暴,但中途車窗遭到砸碎,沒多久便看到一名穿著西裝的年輕男子從空中走下來,保鑣見狀立刻圍上卻在瞬間被男子以手刀擊暈,緊接著,多名目擊者指出看見男子帶走車內的女學生,到底真相如何?員警正在偵辦中。」

新聞的最後是黑道大老陳剛吉沾滿自己鮮血的車。

洗好澡的梁子燁穿著牛仔褲,用毛巾擦拭著自己的黑色長髮,看著新聞,嘴角浮現微笑,喃喃自語:「流氓就流氓,好好的台灣地盤不搶,跑去跟銅鑼灣扛把子搶地盤,難怪會被浩南哥指定委託,真是死也活該。」

他放下毛巾,開始綁起擦乾的頭髮,他綁上白布,完成了每天的例行動作。

他忽然想起昨夜的事。

夜晚的小巷內

被他抱著帶離的女孩用惶恐的眼神看著他。

梁子燁微笑看著懷中的女孩,輕輕將她放下。

女子呆呆的看著她沒有開口。

他從襯衫口袋掏出一張名片,將它放入女子手中。

「這張名片收好,有事就到上面寫的地址找我。」梁子燁說,表情溫柔。

女子點點頭。

他跟著點頭。

轉身離開,對身後的女孩比了個「YA」,這樣的自己真是帥翻了!燁微笑。

然後,女子才意識到自己安全了。

眼淚流出,感激的淚水,害怕的淚水,不斷滴落。

燁閉上眼,想起昨夜的事,讓他覺得自己是好人。

嘴角,忍不住浮現微笑。

已穿好乾淨西裝的燁提起放在門邊的手提箱。

打開大門,跨步離去。

同時,一名穿著凱蒂貓睡衣的女孩站在自家的陽台。

想起昨夜,像極了一場夢。

一名穿著西裝提著手提箱的黑髮男子從下方的馬路走過。

女子呆呆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名片,救命恩人的名片。

「暗殺師,子夜。」女子輕輕念著
 


二零一零年。

這年周杰倫還是唱著他的周式唱法,光良的MV還是很悲劇,梁靜茹的歌依然很好聽。

這年,腥風血雨。
暗殺師
暗殺師(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水鏡明君  暗殺師啊。。。  發表於 08-4-19 22:20 聲望 + 1 枚
大頭小松松  原創內容  發表於 08-4-10 18:19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一>,生存的空間,人心

二零一五年。

這一年,周杰倫還是唱著他的周式唱法,光良的MV依舊很悲劇,梁靜茹的歌依然很溫柔,張雨生繼續被緬懷著。

人心的墮落腐敗即使周遭都圍繞著蒼蠅也從來沒有停止。

這一年,血雨參雜著腥風。




台北法院附近的大樓上,穿著黑色西裝的燁看著筆記型電腦裡及時轉播的現場新聞。

畫面內,某企業家第二代從法院走出,強姦了年輕女子的他,臉上並沒有做錯事的模樣。

罪無可赦之人。

但他沒罪,脫罪脫的神乎其技。

記者一窩蜂的圍了上去,嚼著檳榔,滿臉橫肉的男子一臉驕傲的說:「我早說過了,她們鬥不過我的,我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法老王,這群底層的死老百姓拿什麼跟我鬥?幹!去他的!浪費你老子的時間。」說完,還朝著一旁的被害家屬輕蔑一瞥。

聽說這第二代還是國立大學法律系的學生。

諷刺。

燁看著電腦裡的新聞,被害者的家屬在旁怒瞪著被保鑣圍住的男子,女子在旁無聲的啜泣著。

沒有錢,就沒有所謂的正義,台灣真夠腐敗了。

燁站起,走到牆邊,嘴角掛著一抹冷笑。

他架起了公事包內裝著的漆黑的狙擊槍。

十字準星悄悄凝視著自稱法老王的第二代。

「下輩子,你就會知道底層的空氣有多髒了。」燁的嘴角微彎,笑容燦爛。

青藍色的天空綻放了一朵血紅的花,轉眼間,枯萎成了一灘鮮紅的血跡

不管是法老王愛是底層的人們,當子彈穿入太陽穴結局都是一樣。

被擺在一旁的電腦依然播放著最新新聞,企業家第二代遭人暗殺的新聞。

在過幾分鐘,燁在瑞士的戶頭就會出現一筆接近天文的金額。

由被暗殺的第二代的弟弟匯入。

燁抬起頭看著天空,陽光很刺眼。

他忽然想起了很多事,如潮水般,一波波的襲來。





雨天,穿著西裝的燁走入餐廳內,沒多久,一陣尖叫,燁穿著服務生的制服從後門離開。

夜晚,某棟豪宅內,某議員的屍首正對著他,死不瞑目,燁面無表情。

屋內,偽造血緣詐財的母女,看著眼前的鈔票狂笑,沒多久,在屋外的燁,看著已經爆炸的房子搖頭。

大樓的一小角,燁看著這年輕的母親。

「還是學生吧?」他心想,年輕的母親大哭著,為了死去多時的小生命大哭著,嬰兒的屍身,在娃娃床內,安詳永眠,女子大哭著,燁無聲的呢喃著,大步離去。

黑色的長髮隨著腳步晃動著。





燁忽然想起了,他對著被人始亂終棄的年輕媽媽無聲的呢喃到底在說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不斷重複著,只能不斷的重複。

燁迴盪在記憶與現實之間,直到頂樓的門被打了開來。

幾名男子衝了進來,手上的槍對準了他。

燁的微笑變得很苦澀,連他自己也沒察覺。

銀色小刀忽然出現在指尖,燁旋轉著刀柄。

天空,一片晴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水鏡明君  人心啊。。。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一般。 醜 ...  發表於 08-4-19 22:2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三>,楚楚可憐少女,怪物

燁張開了眼。

四週一片漆黑無聲,他卻看得到自己的形體。

「這是哪裡?」燁心道。

忽然,前方憑空出現了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和一張嬰兒床。

男人的手緩緩伸進嬰兒床內。

嬰兒床內的嬰孩熟睡著,完全沒有發現。

男人掐住了嬰兒的脖子。

男人的漆黑長髮上綁著一條白布。

燁感到呼吸困難。

那個男人......是自己。

那個要奪走嬰兒生命,要毀滅他的未來的男人,是自己。

燁拔腿往前狂奔。

「可以的!可以的!只要再快一點,一切都可以改變的!」燁在心中吶喊著。

諷刺的是,男人和嬰兒床卻似乎離他越來越遠。

燁的右腳忽然被抱住,他跌倒在地上。

一轉頭,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眼睛。

目光渙散,充滿了絕望,死亡,以及悲傷一雙眼睛......

抱住他的是嬰兒的母親,年輕的不幸未婚媽媽。

燁試圖掙脫,他往前爬著。

好重,好重,好重,沒辦法前進半步。

他看著男人掐死嬰兒床內的小嬰孩。

沒有半點聲響,孩子就這樣死了。

無聲的死去,對於命運的不公來不及發出任何抗議。

燁感到反胃,他抱著腹部乾嘔著。

右腳忽然感到一陣冰涼,他回頭。

嬰兒的母親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蛆。

數不盡的蛆,爬滿了燁的全身。

燁像具屍體,身上爬滿了蛆,他不斷掙扎著。

絕望、自責、悲傷、無奈,各種負面情緒不斷塞入燁的腦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燁驚醒,發現自己在漫畫店的沙發上睡著了,白色的襯衫被冰冷的汗水浸濕。

又是那個無限回圈的惡夢。

待在二樓的燁往落地窗外望去,包裹在牛仔褲的腳努力的伸直。

東京的街頭跟台灣一樣,也是一座燦爛奢華的不夜城。

努力玩樂的人、努力工作的人、努力學習的人、努力狡詐的人、努力交配的人、努力追逐夢想的人,他們都在這座大熔爐裡努力生存著。

空氣中,有舊書的霉味。

身旁的男男女女沉浸在幻想世界中無法自拔。

燁忽然想起師父的格言。

「這世界,很腐敗,很醜,很令人做嘔,黑道在街上橫行,父親強姦自己女兒,貪官剝削人民。在這世界錢就是一切,技術、情報、裝備,這是構成暗殺師的其中幾條條件,但,最重要的是精神,燁,你,能面無表情的殺掉剛出生,充滿希望的嬰兒嗎?」

燁隨意翻著手上的航海王漫畫。

玻璃不尋常的震動著。

燁微笑,左手拾起地上的長條型背包。

「生命,是很重的。」他重複著師父的名言,緩緩起身,銀白小刀在右手把玩著,無視身旁人們的疑惑目光。

委託人抵達。

一個物體撞破了玻璃在地板摩擦往前滑行至沙發前。

一個穿著破爛衣服,渾身是血的女孩。

人們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

暴風從玻璃破洞襲來。

一個手上拿著言情小說的女子發出刺耳的尖叫,像一枚炸彈引爆人們的恐慌。

「歡迎來到超現實世界。」燁看著身旁逃散的人們微笑低語。

窗外,一支蒼白佈滿細縫的巨手緩緩伸了進來。

巨手上的細縫忽然裂開,上面佈滿了血紅的凸眼。

月光照耀著這不真實的畫面。

巨手的主人有著一張男子無表情的臉,龐大的慘白身軀上佈滿了紅眼。

它的背部上有著一對不該出現,如枯翅的翅膀。

超出人類理解範圍的生物。

怪物。

燁微笑,小刀擲出,劃破空氣。




戰鬥引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12 , Processed in 3.084584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