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人》

[複製連結] 檢視: 1023|回覆: 2

《第一章》

我只是一般的大3生,是人稱連半個女友都沒交過的可悲人士,我很一般,很一般,至少一直到最近都還這麼認為著。


今天,我照常騎著50C.c的二手機車到學校,一切是那麼的平凡,那麼的理所當然。
我坐在教室裡,盯著教授長長又雜亂的鬍子發呆,忽然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我立刻轉頭對旁邊的人說:「欸!張仔!你不覺得教授的鬍子很像拖把嗎?」
張仔,原名「張安哲」,是我唯一的死黨,

張仔回過頭,一臉疑惑的看著我:「阿翔……你又再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了,拖把怎麼會跟鬍子扯在一起呢?真是搞不懂你耶~」

咦?是啊……我怎麼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話啊?
「呵呵…抱歉,抱歉,這兩者一點也不“像”。」

「“像”是什麼意思啊?」張仔依舊疑惑。

「就是…欸?是什麼意思啊?」我遲疑了,“像”是什麼意思呢?


我很一般,很一般,就跟大家一樣,至少在遇到那傢伙之前……



上完課後,我和張仔騎上機車,準備離開學院,還沒騎出校門,張仔忽然停了下來,

「張仔,你再幹麻啊?」我也停下機車。

「喂!阿翔!你看那位正妹!」他指著坐在樹下看書的長髮女孩,

「欸欸!你搞啥啊?你不是已經有一位小你3歲的可愛學妹當你女友了嗎?」

雖然她的確蠻正的……

「純欣賞無罪!!」張仔忽然喊了出來
這一喊,引起了那位女孩的注意,她抬起頭,對我們笑了笑。

「阿翔!阿翔!這位就讓給你了,快去打個招呼,要個電話,約個時間,開個房間啊!」他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完這些下流言論。

「喂喂…你說的進展未免太快了吧?」我無奈的笑著

「我是為你好耶!都這把年紀了,還沒交過女朋友,這樣人生豈不是太悲慘了?」

「先說清楚喔,我是不想交,不是交不到喔。」

「是喔是喔…總之你較快去啦!放心,我會陪你去的~」張仔拍了拍我的背,一副想看好戲的樣子。

…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再聽我講話啊……!

「…好啦。」我終於抬起腳步走去,
「嗨!我好像在哪見過妳耶!」我一開頭就是這種爛梗,張仔已經在憋笑了…這傢伙…

那女孩頭也不抬,繼續看著她的書說:「…的確是見過呀!」

「呃?是…是嗎?」她這麼一答,我反而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呃…妳,妳在看什麼書啊?」我換了話題

「…心理測驗。」她答

「啥?那是什麼?」張仔終於插話了

…心理測驗?那是什麼意思?

「譬如這個圖,」她拿起書,指了一張黑色汙漬的圖
「你們看到什麼?」她問

「…妳的書髒掉囉?還是說這本書在介紹墨水?」張仔沉默半晌才回答。

「…是嗎?」女孩淡淡的回答,「那你呢?」她看著我。

「呃?問我嗎?…看起來…像是蝴蝶吧?」我答

「阿翔,你又再說奇奇怪怪的話了!」張仔笑著推了一下我的肩膀

「這本書要去哪裡買?」我沒有理會張仔,因為這本書是我從沒看過的,但卻好像有種…有種…莫名的熟悉感?...是嗎?

女孩闔上書,「這本書是買不到的。」

「欸?為…為什麼啊?」

她站了起來,笑了笑:「因為他根本不存在呀!」

「欸?什…」我還想要追問她,可是她卻急急忙忙的走進人潮中了。

「天啊!她好神秘,真不錯啊…」張仔點著頭說



…心理測驗?那是什麼?




事後我們各自騎上機車出了校門,「喂!阿翔,我往右邊走了喔!掰掰!」

「嗯,掰!」我照常騎向左邊

街景還是跟平常沒兩樣,我邊吹著口哨邊騎向我家,差不多10分中就到我家了,我停下機車,拔掉安全帽,輕鬆的甩著鑰匙走向門口。

「你知道今天是幾年幾日幾日嗎?」一陣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轉過頭,原本甩得很好的鑰匙忽然一個不留神的甩到自己臉上,

「嗚哇!…痛…」這是我甩鑰匙第一次失敗,不過更讓我驚訝的是站在我身後的那個人,她就是學校遇到的女孩。

…她是怎麼到這裡的?開車?騎機車?搭公車?搭飛機?用跑的?…不…都不可能啊…

「你知道今天是幾年幾月幾日嗎?」她又問了一次

「呃…是2008年6月21日…」我錯愕的回答她。



她微微一笑,「不是喔!」她答




我很一般,很一般,跟“正常人”一樣,至少,我一直到剛才都還這麼覺得…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淡● 於 08-3-21 10:35 PM 編輯 ]
 
是個連老師都說我風淡雲清的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人》第二章

第二章



「你知道今天是幾年幾月幾日嗎?」她又問了一次




「呃…是2。。8年6月21日…」我錯愕的回答她。




她微微一笑,「不是喔!」她答





○ ○ ○



《第二章》


「…呃?是喔?那應該是我記錯了,抱歉…」我邊說邊蹲下找我的鑰匙,…好像掉到車子底下了,天啊…今天真是有夠哀的。

「沒關係,反正這裡的人都搞錯了。」她的語氣帶著笑笑的感覺

「喔…要不然今天是幾年幾月幾日?」我半敷衍的問她,繼續找我的鑰匙,……找到是找到了,但是在車底下
拿不到。

「……」她沒有回話,我也沒閒工夫裡他。忽然她拍了拍我的背,我不耐煩的回過頭

「給你。」她伸出手,鑰匙乖乖的躺在她手裡

「欸?」我傻眼了,迅速轉頭看車下,……鑰匙真的不見了…

我接過鑰匙,她對我笑了笑,「很訝異嗎?」
我點了點頭,…這實在太奇怪了,眼前這個人到底是誰?剛才她是怎麼辦到的?...而且她問的問題好奇怪,

「妳剛剛說全部的人都搞錯日子是什麼意思?」

「不是全部的人~是這裡的人。」她擺著笑臉

……不是都一樣嗎?

「你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她反問我

「嗯。」我點點頭

「是2372年6月22日喔!」

…………咦?這…這女的在胡說八道什麼啊?......天啊,我居然對這女的認真,

「喂,小姐,你要開玩笑請不要找我這種平平凡凡,正正常常過生活的普通人來開玩笑。」我轉身打開家門走進去

「真要說的話…你不算普通人,至少在這裡不是。」

「就跟你說要開玩笑請去找其他人…唔…唔哇!!!妳…妳…」

…她…她居然坐在我家客廳喝著不知道從哪跑出來的綠茶!!

「呀哈!很驚訝嗎?」她依舊擺著笑臉

「廢…廢話啊! 妳是哪時進來的?!」

「剛才啊…啊,我話先說清楚,你接下來問的問題我不會回答,反正就算回答了,你也不懂。」

…我接下來要問她怎麼進來的耶…

「…不…不管怎樣,妳這樣是擅闖民宅!是犯法的!」

她拓了一口茶,「你到現在還不相信我呀?」

……要我怎麼相信這種來歷不明的人啊?

「要評論來歷不明的話…你不也是嗎?」她微笑著看著我

「妳…妳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啊?」

「跟你解釋你也不懂呀!」她笑了笑

「我…我才沒有來歷不明。」我反駁她

「呵呵…」她訕笑了幾下,「是嗎?是這樣嗎?」她一副不以為然的問著

「當然!我叫林翔成,今年22歲,身分證字號:B122794598,不信妳看!」我把身份證湊到她眼前

她瞥了一下身分證,語帶笑意的問:「你確定這就是你嗎?」

「當…當然啊!」

「這些…」她伸出食指指著我的身份證,「…只不過是數據而已。」她輕輕的露出微笑
霎時間,身分證忽然化成一隻隻黑色的蝴蝶飛散開來,環繞在房間裡。

「…什…什麼?」我錯愕的看著眼前鼓動空氣帶著氣流翩翩飛舞的黑蝶,伸手捉住其中一隻,黑蝶啪沙的化成墨水從指縫留下

「這…這是什麼…?」我將視線轉到她身上

她笑了笑,舉起左手,原本漫天飛舞的黑蝶突然全都翻個身,輕巧的降落在她身上,肩上、手臂上、衣服上、秀髮上也點綴著幾隻,「哪,」她邊逗弄著黑蝶邊叫住我,


「我問你…」她睜著大眼望向我,「…你─做過夢嗎?」

「夢…?」我總算認真直視她的臉,純黑及腰的直髮,跟髮色相反的白皙肌膚,還有,那雙直視我的紫色瞳孔…和……依舊帶著笑意的眼神……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人》第三章

第三章


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醒來,平躺在柔軟的東西上,迷濛的視線看見那灰黑的天空,那不是屬於黑夜的寂黑。
隱隱約約聽見耳邊傳來Be.Be的聲響...似曾相識?
移動,沒反應,連眨眼都辦不到。
就像這不是我的身體──或許真的不是。
就像是我精神活著──或許我早已死亡。
移動──
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沒反應
我被困住了──
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困住了
我想───醒來!!

○ ○ ○

《第三章》

「哪,」她逗弄著停留在她身上的黑蝶,「你做過夢嗎?」她轉動著紫色的瞳孔望向我,表情神秘的笑了笑。

「夢...?是什麼意思?」我依舊對眼前的一切感到不可思議

「唉呀呀...那些人執行的真徹底啊...連這個都包括進去了...」她自言自語的說著

...她到底在說什麼啊?

「呵...呵...」她吐了吐舌頭,「這個呀...你待會就知道了...」

她又聽到我心裡的話了,這傢伙到底有沒有隱私權的概念啊?

「唉呦...不用這麼計較嘛!」

「......是喔?」

「好啦好啦...你到底要不要聽夢的意思呀?」她看起來心不在焉,眼神總是迷迷矇矇,語氣給人一中輕挑的感覺,這種人的解釋我聽得懂嗎?
她瞥了我ㄧ眼,看來她又聽到我心裡說的話了...

「哼哼...我不跟你計較。」她用鼻子笑了幾聲

我都沒跟妳計較了,妳又要計較什麼?

「總之,夢啊...夢就是...」她閉上雙眸

「就是睡著時,也就是閉上眼睛時所看到的影像,夠清楚了嗎?」她接著睜開眼,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太不清楚了吧!夢因該是主意識與潛意識互相交流的時間,讓意識模擬一些可能發生的狀況,處理及記憶記憶的方式,還有...呃?」...我怎麼會知道這些?不對...因該是我為什麼會忘記這些?

「想起來啦?不愧是瑕疵品,比較好溝通呢!」她瞇起眼,露出像貓一樣的笑容。

「...妳是在損我嗎?」

「哎呀!你誤會了啦!我只是實話實說喔,在這裡你對那些人來說的確是瑕疵品呀。」她依舊擺著笑臉

「因為啊...」她忽然壓低語氣,「你──做過夢吧?」

夢...嗎?我的確做過那唯一的夢...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7 14:20 , Processed in 3.061755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