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神職The Deity (拜託讀者毫不留情的批評!!)

[複製連結] 檢視: 1120|回覆: 3

第一章 - 虛


太假了,真是太假了



這世界不停的運轉著,不停的重複,每天重複做一樣的事,說一樣的話,看一樣的人,一樣持續不停運轉的地球,日日夜夜,夜夜日日,反反覆覆,覆覆反反,這世界的規則太簡單了,太無趣了。
真是.....無聊啊 ─



「上戶 芥同學,請你到黑板前解這題數學。」
........又來了嗎?唉...

「這題很難,是哈佛大學數學系的題目,可以讓你想20分鐘,解不出來是正常的,但我想看你可以解到哪…」

「根號91加11。」這老師講廢話的時間已經夠我算完了。

「咦…?」

「我說答案是根號91加11i,對吧?,老師?」

「是的。」老師滿意的看著我。

「哇!芥同學真不愧是天才耶!」班上開始喧嘩

「他真的什麼都會!十全十美嘛!」

「是阿,對人和善,長相出眾,又很聰明,太完美了嘛!」
吵死了…同學的耳語我聽得清清楚楚,題目那麼簡單,是你們太蠢。

「上戶同學,你好厲害呢!」隔壁的南 水緒轉頭對我笑著,

「沒有啦,我只是剛好看過這題罷了。」

「不用這麼謙虛啦。」

「真的只是運氣好啦,哈哈…」我發出空洞的笑聲。
隨便裝個樣子,大家就認為我就是這樣的人,要博取別人的好感進而取得利益實在是太簡單了,我看著班上的同學,看著正逐漸腐敗的世界,看著灰藍的天空,
「無能的神阿,這真是太簡單了。」


12月24日─
       今天是聖誕節的前一天,我照常走著一樣的路,看著一樣的街景回家,大家照常在準備聖誕節的東西,接上充滿紅色、綠色的微弱燈炮,在寒風的肆虐吹狂下,燈影像一首不協調的變奏曲跳動在黝黑的柏油路上,整個世界充滿聖誕節的味道─難聞。

忽然,我注意到左邊的轉角放了個路障,為什麼?”前方200公尺進行大樓爆破工程,請附近居民在12月31號以前暫時遷離”,路障上是這樣寫的,意思是爆破工程是12月31號後才會進行。

我看了看錶,8:43分,照理說是握這種國二生早該放學回家的時間,可是我不想回那種家,因該被我稱為父親的人在我很小時就因外遇而跟媽媽離婚了,從那個時候起,媽媽就像什麼都不在意似的,不管什麼事都用一樣的態度面對,她是笑著的,真是白癡,我不想回那種家。

我把手機關機放回書包,看到幾乎空無一物的書包裡躺了張成績單,滿分是800分,原本想考799分的,可是我出錯了,被多扣了一分,798分,我把成績單撕成碎片,灑上灰濛濛的天空,夜晚很寧靜,就像整個地球只剩下我一個人,這樣很好,我常常在外遊盪到11~12點才回家。

今天,是個完美的寂夜,冷黑的柏油路上躺著死白的碎片,那白色的紙看起來就像污點,自以為白色就是純潔高尚的存在,實際上卻是骯髒的存在,在這世上,我就是那片黑色大地,其他人就只是碎紙片,我踩過破碎凌亂的成績單碎片,過過路障,沿著一路壞掉的路燈,隨著黑暗的腳步走向更深的黑暗。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停下腳步,眼前有一棟約10層樓的大樓,附近繞了很多標示著”危險”字樣的封條,還圍了圈鐵皮牆,唯一的門鎖上很堅固的密碼鎖,照理來講,應該會有人在這留守,但是現在沒人,連燈也沒開,是因為聖誕夜的關係嗎?

……算了,這跟我無關,況且沒人也比較好,進去看看吧。

恩,既然是工地密碼,納最有可能的應該是工程編號吧,我該使繞著大樓外側找工程牌,可是繞了一大圈還是沒找到,基本上來講一定會有啊……我站在門前思考了一下,決定自己來解碼,我記得我再網路上看過這一型密碼鎖的通用密碼,是791001213772826729還是891001213772926728?這是3年前看到的,沒有特別記,有點錯亂了,反正一定是這兩組的其中一組,那就來試試看吧。

我正準備抬高它按密碼,但才剛碰到鎖就掉下來了……,不會吧,我蹲下研究了一下密碼鎖,愣了10秒,我起身, 碰!!! 直接踹開大門,

「搞啥啊!根本沒鎖嘛!」我大罵著,

當然,裡面也沒人,就算是聖誕夜,政府官員也太怠惰了吧,算了,沒人也好,不然我可能會被警察帶走吧……。
看來大樓裡的玻璃、門之類的都被拆走了,從外表看來就像只有水泥的空殼,走進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像是剛蓋好的新大樓,事實上卻是將被終結的可悲存在,為什麼呢?算了,我一點都不想探討,反正不關我的事。

我走向大樓主幹的柱子,炸藥果然裝在這裡,看起來應該是遙控引爆裝置的,往二樓,柱上一樣裝了炸藥,形式跟一樓的不同,是定時的,各柱子上共裝了12個,接著,我踏上通往3樓的樓梯,

「嗶───!」
忽然一陣尖銳的長聲劃過我的耳朵,


咦?


我直覺性得朝柱上看去,代表警戒的紅色數字在我眼前跳動,10、9、8……,

炸彈…在倒數…?


我拉開步伐跨出第一步,7、6,可是,這裡是2樓,要跑到一樓門口絕對不夠時間,

5、4我轉個身跑向窗口,從上面跳下或許逃得過吧…?

3、2一著陸,從腳底傳來的劇痛蔓延全身,總算踏出第一步,1,我回頭……



0, 嗶────────!!!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淡● 於 08-3-22 08:45 PM 編輯 ]
 
是個連老師都說我風淡雲清的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歡迎批評...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神職The Deity _ 第二章 - 新

第二章 - 新



父親的背影溶在11年前的那場雪,漸漸延續的腳步帶著沉重的氣息深深陷入蒼白的積雪中,行進緩慢卻不曾停下。
遠行者的背影看起來如此蕭瑟,送行者的目光帶著不捨的悲傷逐漸模糊,母親牽著我的那隻手感受起來是如此冰寒。
寂靜,更寂靜。
「等等!」母親忽然向前一步,就只有那一步,她像背負著什麼似的不敢再進一步,「 !! !!!」她用顫抖的聲音說著
說了什麼我已經記不得了。
父親會回頭嗎?小時後的我這樣期待著,於是我望向他......
不,他並沒有回頭,他早已離開了我的視線,在那一刻也徹底從我身邊離開了。
那媽媽呢?她會有什麼反應?小時後的我這樣好奇著,於是我不安的望向她......



○ ○ ○

《第二章》

三天後,AM 4:15

一輛警車停在芥家的門口,在家裡,芥的母親與一位員警交談著。

「太太,您的兒子是冥戶學園的資優生上戶芥嗎?」這位警員面容嚴肅的問著

「是...是的。」她低著頭,頭髮倰亂的散在頸後,看起來非常疲憊。

「...我這個人最不喜歡迂迴的說話方式,那麼,我就直講了...」警員拿出紀錄案子的簿子瀏覽了一下。

「為什麼都失蹤三天了才報警?一般國三生只要無故失蹤一天就該報警處理了啊!」他提出質疑

「......」芥的母親頭低得更低了,眼淚也撲漱漱的直掉,

「請您照實回答。」警員單刀直入的追問

「...其...其實,芥常常晚歸,特別是禮拜五,常常再外遊蕩,一天沒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她抬起頭用濃濃的鼻音回答

「您跟他感情不和睦?」

「...算是吧,他像是只活在自己的空間裡...」

「從哪時候開始的?」

芥的母親頓了一下,隨後緩緩開口,「我想...大概是他父親失蹤的4年後吧,已經7年了...」說完後他又摀著臉啜泣起來

「您沒有管教他嗎?」警員皺著眉頭。

「是的...我實在是太沒用了,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我實在沒資格當她母親...」

「難道您希望由社工來撫養您兒子嗎?」警員沉著臉問

「不!不是的!不能太走他!」她驚恐的喊著,「我不能沒有他,我身邊只剩他了...只有他了...」她又低頭哭泣起來。

警員嘆了口氣,「...我知道了,那麼我們不能浪費任何時間了,請您配合我回答問題。」

「...是的。」芥的母親止住淚,抬起頭直視警員。

○ ○ ○

忽然有一股涼意透過臉頰泌入身體裡,我猛然睜開眼,印入眼簾的是上方交疊的石塊和透過石縫微微灑入的昏黃路燈光線。

......怎麼...回事...?

................................

…這裡...好安靜,安靜的駭人...

...〝駭人〞?「...哈哈。」我閉上眼冷笑了幾聲,「駭人?真不像我會說的話」

沉默了許久,我再度睜眼,…我想起來了,我遇到爆炸,被一塊巨石砸死,…砸死?

我並沒有死啊!我動了動手指,從指間蔓延的痠痛散佈到全身,「唔…!」我忍不住發出悶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全身像很多天沒動時的痠痛,不過除此之外,身上一點傷都沒有,原本砸中我的石塊也不知道到哪去了,別說巨石砸中我了,現在身上連壓著我的石頭一塊都沒有…………….所以我沒死?
太奇怪了…難道…不,不可能!我絕不相信有什麼死後世界的無聊傳聞!現在唯一要思考的就是要如何從這裡出去。

我抬了抬手臂,酸痛的情況已減緩許多,疊在眼前的石塊很高很密集,底部距離我約有30公分,看來只能暫時保持平躺的姿勢了,以交疊的狀況來看,從內部冒然移動石塊很可能造成崩塌,…可惡,只能坐以待斃嗎?不,正確來說應該是躺以待斃才對。

手背上忽然又傳來一陣涼意,「唔!搞什麼啊!都已經夠冷了,這到底是什麼?」我抬起手臂,一滴水順著滑落,水?我抬頭從石縫望去,死魚白的雪薄薄的積在灰黑的石塊上,從空中還不斷落下自以為聖潔的白,雪不知道獵取了多少人的性命,卻還有一堆白癡期待與那沾滿血腥味的雪接觸,真搞不懂這世界,每個人都病了,我閉上眼嘆了口氣「看來…我應該會凍死吧。」

閉上眼才感受到自己不斷顫抖的身體,卻搞不清楚是因為寒冷而發抖,還是...畏懼?如果是畏懼,那我真想嘲笑自己,……或許是畏懼嘲笑我吧?是啊…我現在時再是太悲哀了,居然像其他人一樣貪生怕死,我不是覺得這遊戲很無聊嗎?既然無聊就該盡早結束不是嗎?為什麼我會…我會…不想死?這世界還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嗎?在這腐敗的世界裡?

一連串的自問卻等不到自答,「哈哈。」我發出空洞的笑聲,「沒想到我解不開的東西竟然就是〝我〞。」,想再次睜開眼,但眼皮卻以沉重到睜不開,於是…意識又越來越模糊…

......像這種下著雪的清晨,像這種逼心徹骨的寒冷,好像…也有過一次……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取名叫虛是因為主角生活的很空虛
因為想取一個字
所以就把"空"去掉了~
(基本上沒太大意義...)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2 20:14 , Processed in 0.812889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