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Final Dancing(Renew)-神之章.終末之舞

[複製連結] 檢視: 1204|回覆: 0
  • 超級版主

    死亡の巡礼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前言:

    這是有一段歷史的東西……剛開始構思的時候我還在國中,用著不成熟的文筆去撰寫。
    當然,現今的文筆或許也沒有好到哪兒去,更甚是用辭上還不夠恰當或枯燥無味等等的……
    感覺我有種退步的傾向,為了不讓自己再度失去寫作的手感與思考氛圍,
    我再度提起了筆將這篇最能代表自己的創作給再度翻新。

    那麼,不再贄言,也請那些高水準的創作人士能試著降低自己的Level來試著融入我所創作的世界──










    「嗯,我想要出去旅行!」一個少年充滿自信地說道:

    這裡是代表著光明與聖潔的殿堂、這裡沒有所謂的四季,也沒有所謂的氣象變化……一切的事物就只是單純地處在明亮之下,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了。遠處不時會傳來天使們的美妙似如天籟的詩歌聲;也常見到擁有羽翼的美貌女性在雲上遊走……換做其他人一定想像不出而且不會相信的,因為這裡是天上界。

    這篇故事只是十分單純的寫出一個小男孩的心路旅程,經過長年之下的巡禮、他得到了些什麼,曾經為了什麼而哭泣,又為了什麼而高興,又或許這一切似乎都是易見又嫌過於老套的史節。

    沒有人曉得過在那段遠古的時間,曾經發生過些什麼足以憾動天地的大事,也沒有人真正明瞭過,這個世界曾經面臨過幾近化灰的災劫;然而,那是新生之夜,亦是描寫著“艾克撒斯.梅迪西斯”與他的好伙伴與曾經深深愛過他的人的故事。


    FINAL.DANCING*神之章.終末之舞 – Zero Of Episode 1:“所謂的永恆……”



    這位外貌看似只有15、6歲的小伙子,輕描淡寫地對著他的母親揮揮手表示即將啟程時,或許會讓外人感覺到他似乎不過只是要出門購物,但是他十分明白接下來的人生會因旅程的不同而改變,倒不是因為旅程改變了一個人,而是旅程中所做的決定會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他沒有絲毫猶豫的舉足奔走著,在這一片光明的景觀之下,其實路就只有一條;何況自己已經走了十來個年頭了,對這裡有幾根草木可以說瞭若指掌……因為根本就沒有那些東西。

    還走不到一刻鐘,天上界的盡頭就到了,正確的說;他所居住的聖殿不過是位於天上界的一小塊部份,而且與一般大多人對於城內的佈局認知有那麼些差異,那就是都城位於境地的邊緣。他緊瞅著眼前被稱為“四季之門”的聖門,這還是他頭一回準備離開這個地方……

    「你真的要離開嗎?」一名擁有豔紅長髮,身著戰甲短裙的女孩倚著門問他:
    「當然,萌蒂……和大家一樣,在15歲要到世間磨鍊自己,若是不這樣就沒有辦法成為一名稱職的天使……何況妳不是也這麼經歷過嗎?」少年笑了笑回答道:
    「我怎麼感覺你在嫌我老啊?你童年的時候我還和你玩在一起耶……」名為萌蒂的女孩不悅地嘟著嘴道:
    「今非昔比呀;何況天使雖然沒有所謂的年齡,但是以輩份來說妳還是比我大。」

    女孩緊緊望著她眼前那名帶著臉雖稚氣,但是意向堅決的少年,似乎深怕是在那麼一瞬間就要失去他似地想多看兩眼……她微微垂下眼瞼,秀眉微蹙、明知自己是如此不捨卻又無力挽留……

    「萌蒂,只有身為四季天使之一的妳才能打開這道門……可以請妳為我開啟嗎?」少年帶著無奈的微笑對萌蒂說道:
    「……好,答應我……路上要小心。」萌蒂推開了門扉,輕輕地說道:

    在少年一臉堅毅踏出那道門即將走入凡間的時候,他並沒有看見萌蒂為他流的眼淚。


    人間界,在五界之中唯一可以與魔界相提並論的混亂世界,雖然在人間看似各地都有著自己的一套秩序,但是卻還是隱藏著動亂與紛爭……魔界亂雖亂,但是那些魔使們絕對臣服效忠著牠們的魔王,因此除了人界以外的其他民族而言,人間界似乎除了為各界的一個中繼點,還是一個可以體驗到其他四界風情的一個好地點……當然前提是在不出任何狀況之下啦。

    少年開心地東張西望,萌蒂體諒他直接讓他走進了人間世界中的一個大都城,只盼他少走一些路能遇到少年母親所敘的領路人;但是少年壓根兒就沒想到那些……他好奇地望著人類的世界與他曾經居住的天上界不同的地區,曾聽聞人類們因為要滿足生活需要而生活在一起,以補足自己所缺少的物資和經驗,他當時完全不能明瞭為什麼人類無法單獨生活下去。

    他推開一個酒館的門,當時正值正午,酒館裡用餐暢飲的人非常多,因此顯得有點吵雜。
    他選了一個在吧台角落的位子,因為涉世不深而用著一臉奇怪又讓人覺得看似鄙夷的神情盯著店內的人們看,一個挺著大肚腩的醉漢發現他的目光,嘰哩咕嚕的不知道大叫了什麼便往他的方向走來。

    名為艾克的少年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事情,就被醉漢拎著丟出門外,他摸了摸被撞疼的屁股……身後傳來一陣哄笑與奚落的人聲。
    若是他在日後學會了人類的語言,他大概會憶起這名醉漢說的話是:「看什麼,這裡頭小鬼是禁止進入的啊!」
    但現今他只是不明究理的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塵……與人類比較起來,他的衣衫雖稱不上怪異,但是上頭幾個母親所為他縫補的補丁卻惹來了一些在路上散步的貴族們側目,他不懂為什麼大家都要用看著像下流事物一樣的眼光來看他……

    少年剛踏入這個世界就被不平等的目光看待,他情緒低落地踱步到都城邊境,而在這時天空就像反映出他的心境一樣降下了雪花……周遭的路人都一臉惶恐的紛紛躲進屋內,因為現在可是盛暑啊……這詭異的天象讓這些俗世井民們懼怕,但是少年沒有注意到那些……他暫時不想再好奇地去碰一鼻子灰……先找到母親口中的人再說……

    再度吸引住他的目光的,一樣是一間酒吧,但是與之前進入的那一間外觀可以說是完全不能比較……破爛、掛在屋簷旁的招牌搖搖欲墜,窗上的玻璃破了好幾塊……就連沒有破的玻璃也被蒙上了厚厚的灰塵;而正當少年仔細打量的時候,門“碰”的一聲被人踹開了。

    「告訴妳這個小賤種不准再來討吃的了!這次再放過妳!下次再被我抓到小心我殺了妳!」
    酒館裡的廚子穿著油膩膩又髒兮兮的衣服,無情地把一個披頭散髮衣不蔽體的女孩踢了出來……在廚師進門門又狠狠的被甩上的同時,他看見女孩堅強地用手背拭去淚水,一面檢查被她擁在懷中藏匿的食物有沒有遺失掉……他不禁本著天使的慈愛心態替她感到憐惜。
    「妳需要幫忙嗎?」名為艾克的少年上前去,想攙扶女孩起身,但是少女沒有領他的情……她只是用著懼怕的神情瞥了艾克一眼,快步逃進酒館對面的一條暗巷中。

    艾克偷偷地跟上前去了……以他的腳程而言,只要輕輕地跑就可以追上沒命似奔逃的少女,但是他和少女保持了段距離,偷偷地觀察少女。

    只見那少女在巷弄中拐來拐去的,似乎想要甩掉些什麼似的一樣……最後,她走到了一間被四處樓房遮蔽而不見陽光的狹小巷道……這裡也不是什麼鋪上磚頭的平坦路面,或許是前陣子才下過大雨吧,泥土地顯得十分潮濕泥濘。

    少女一直往深處走去,最後她停在一間破爛不堪又引人質疑這種地方會不會有人住的小茅屋前,門口堆了一大堆垃圾就像是要掩飾有這間屋子的存在,又或者是別人根本就把這裡當成了垃圾場……艾克瞧見少女東張西望地最後確認沒有人跟來後,安心的抱著食物進了屋內。

    艾克藉著垃圾堆的掩蔽偷偷望向屋子裡,但是屋子一片漆黑、身前的垃圾又傳來陣陣惡臭,但是對少女的好奇心已經大過其他的事情,他捏著鼻子細耳傾聽起由屋內傳來的聲響。

    「爸爸,我帶食物回家了……」聽到這句話,艾克不禁一凜,她使用的竟然是天上界的天使所使用的語言;這可更引發出他的好奇心了,為什麼凡人裡會有用他們語言的人?
    「蕾兒……咳咳,不是叫妳不要用這個語言嗎……被外人聽見了就不好了……」
    另一名同樣使用天使語回應的虛弱男聲回應道:
    「沒關係的……沒有外人在,我剛才確認過了,弟弟妹妹沒事吧?」屋內再度傳出了少女的聲音:
    「好久沒進食了……他們再不進食可能就活不下去了,先讓他們吃吧……」
    「爸爸的病有沒有好一些?」少女又問:
    「很糟糕啊……這是處罰,咳……要不是因為妳們,我還真想死了算了……」
    「爸爸不要說那種話……」少女用著像是啜泣又像是懇求的聲音說道:
    屋內在這時又傳出了一陣響咳,並在此刻也同時傳出了少女的尖叫聲。
    「爸爸……你又咳血了,我去……我去找醫生……」少女激動地說道:
    「沒用的……何況我們也請不起大夫……」男聲聽起來就像快死了一樣。

    不知道是否是少女的尖叫引來了其他人,從艾克身後的巷道出現了一群士兵,艾克眼見似乎情況有些不對勁,起身想阻擋士兵的進入,但卻被輕易的格開,摔進垃圾堆裡。

    「雪哈特,奉明磨市領主.艾爾查多男爵的命令,這塊地即將要被徵收、而你必須要從軍並參與對抗哈利特軍國的侵攻,今天已經是最後的期限,就算你說不我們也要帶你走。」
    少年從垃圾堆裡聽見了另一個威風凜凜的聲音,雖然他不明白言中之意,不過他奮力地推開垃圾想掙扎起身,他陷的相當深。

    「不行,我的爸爸他生病了!」少女厲聲叫道:
    「少囉嗦,看來妳的父親就是因為有妳們這些拖油瓶才不肯走!那好……」
    耳力異於常人的艾克聽見了金屬的刮擦聲,似乎有人把劍出了鞘……
    令人不忍傾聽的悽厲哭號,伴隨著鋒利的金屬片強力割開血肉之驅的噁心聲響……艾克嚇得停下正想要推開垃圾的動作,沒有多久,尖叫聲已經停止了,隨之而來的是與適才踏著整齊的步伐聲與腰上長劍在鞘中輕盈作響的聲音……還有不屑的嗤笑與辱罵。

    「什麼嘛,那雪哈特看到三個兒女被殺就吐血身亡了……嘖,早點死還省我們的車馬費用。」
    「嘻,雖然是白跑一趟,不過總算是能交代了。」

    聽著那群兵士們的步伐聲漸漸遠離……艾克奮力一踹,把壓在他身上的垃圾給踹開,並且以最快的速度衝進了屋內……

    屋中雖然黑暗,但是有著一盞極為細弱的燈光,艾克靠著它來看清屋內的景象……兩名幼童被殘酷地斬去頭顱,而由那頭顱掉落的地點來看,那群士兵一定狠狠的把它當球踢到離身體很遠的地方……那名男子躺臥在床上,胸口上的血跡加上死不瞑目而瞪大的雙眼也十分骸人,艾克忍著想吐的感覺向後退了好幾步……他不自覺地似乎靠上了什麼東西,下意識的用手向後一摸,卻摸到了溫熱黏稠的液體,他發覺觸感有異趕緊抽離了手掌,定眼細瞧卻發現他的手上沾染了鮮紅的血液……

    他轉身一看,那名少女伏趴在餐桌上,由背部的創口看來似乎是受了很重的傷……她的面容扭曲而痛苦,緊閉著雙眼,眼角還含著倔強的淚水,但是她似乎還有一絲氣息在。

    艾克沒有學過什麼法術,因為天使一族需要靠巡禮之旅來發現自己的力量,而他現在旅程在剛開始,根本就沒有能力救她,所以他只好背著少女到街上求救……卻發現因為下雪的關係大家都門戶緊鎖,就連他上前敲門也沒有人肯回應,只是能依稀聽得見門內有人在懼怕地喃唸著……“惡魔,是惡魔降下了大雪。”之類的話語。

    四處奔波之下,背上的少女受到了震盪偶爾會傳出一聲微弱的呻吟……每每聽見一次艾克就感到些許欣慰……她還活著,但是再不快點找到救她的方法,她就會死去……
    他回頭一望,來時的白色的街道上,有著一道長長的血跡……或許在雪融化後就會消失,或許……這背上少女的性命,就會和那些雪一樣……

    艾克的頭髮上都是白雪,他不畏懼寒冷,但是背上能感受到的體溫卻逐漸下降,他絕望了……

    他離開了市區,往著沒有雪的山上走去,這時他才發現到……原來降雪的範圍只有他剛到的城市裡,但他已經無心去留意那些了……至少,至少在最後能把少女葬在一個好地方,那也盡了自己的義務了……雖然互不相識,但艾克總有一種感受,似乎是他把士兵引來的……仔細想想雖然不是如此,但是為什麼會有這種念頭呢……

    艾克走到半山腰一個尚稱平坦的空地,他輕輕的將背後的少女卸下……少女已經快死了,仍然髒兮兮的面容已經透不出血色了,而是慘白色……他又是憐惜又是不捨地用手拭去少女臉上的髒污,他可以感覺到由少女呼出的鼻息已經氣若游絲了……但他卻什麼都做不到……
    「對不起,沒能救得了妳……」他用天使語說道:
    少女似乎以為是父親還活著對她說話吧……她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微微地將嘴角往上提……而艾克見到她的回應,眼眶已經不自覺地滿溢著淚水。


    「我來救她吧?艾克撒斯.梅迪西斯?」

    從艾克身旁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身影……艾克訝異地轉過了頭看,他是………


    《終》


    本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5 08:45 , Processed in 1.64620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