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將軍:全民皆兵 序之四

[複製連結] 檢視: 1130|回覆: 5

作家--亞柳來此發表,順便做點小廣告
創作論壇–說柳壇;創作、昇華、讀評三方滿足的創作論壇,歡迎加入!

首先,本作為目前進展最快的文章了--其他小說是不會發表在此,但是論壇裡作品區一堆小說都建議各位看,如果各位有自己的創作,或者對作品有自己的一番見解,都可以發表,只差要發對地方。XD

好,接下來是:作者自序

其實這一篇,原本是叫做黑貓,不過本人三番兩次的變更,直到現在變成了將軍。正所謂將軍,因此這篇小說不單純是一個科幻,也可以稱為軍事,他和我們所謂的縣時相繼不遠,而且參考了許多實在的東西,我希望用最合理的方法寫出一篇精采的軍事科幻小說。因此,裡頭參雜的也不會只是四大國之間,更不會只是單純的小派戰爭。

我也想過,未來如果真如故事上一樣,我們這個世界會是如何呢?呵!當然枚人希望飛彈滿天飛,畢竟那樣沒人可以贏的,更何況全球暖化現象一定會再起!

這篇,不,不論是哪一篇小說或者外傳、同人,我都用我最大的心,專注的力,好好寫出一個精采動人的劇情,也希望這故事不只是精采的劇情,也讓人們有一番新的感悟。

本作品雖然在論壇上已經發表到最新<序之四>,但是日後還是會以一日一節的方式發表!

小記:板上發文的方式可真的有點麻煩呢……看不太懂!

[ 本文最後由 迷失路途 於 08-3-8 12:0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序曲–共產的炮火

2011年入春,春雨綿綿,路上無多少車,只有屢屢開過的公車,拿著雨傘的行人,剩下就是漫密的樹林──綠美計畫的成果,明顯看的出來。

312,臺北101大樓軍議會──

「我們沒有開戰的意思。」蕭譁氏冷冷的說道,她提起手指輕扣杯耳的瓷杯,將裡頭正散出霧氣的奶茶傾入兩片薄薄櫻唇的縫細之中。

身為總統代表的她,卻總是有著讓人感到奇特的作風,像個王女般典雅,一副對於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但是往往能把事情都做的非常好。若是有人想責備,恐怕得先耐住那自信、穿透的灼紅眼瞳和耀眼金銀的秀髮。

「相信你們也知道現在全世界是什麼情況,如果不同意加入我方,就必定要開戰!」一個皮膚焦黑,臉上有著大刀疤直切過帶著眼罩的眼睛,著一身寬碩的墨綠軍服。薩墨霖從外表看上去就很像個將軍,然而身上無數的勳章卻無法比過他臉上那大的嚇人的刀疤。

對他來說,那才是身為戰士的榮耀。

「我們不會加入共產的。」蕭譁氏說完,拾回了原本享受的模樣,心裡思索著,儘管馬英九要她在交涉時替雙方稍微留下空間,但是她覺得,現在這種狀況根本是一種脅迫,自己也沒有留一手的必要。

「請閣下同意,我並不是想挑起戰爭,但是如果對方不願意,我方也只能用武力解決!」

蕭譁氏兩眼犀利的看著薩墨霖,放下手中的瓷杯說道「請便,不過……從一開始就不給予空間的,恐怕不是我們。」

薩墨霖並不是咬牙,而是露出笑容,好像狀況變成他所想要的。他站了起來說「那就等著開戰吧!不過現在跟老美討救兵可來不及喔!」

「拭目以待。」蕭譁氏的語氣冷淡的嚇人,她看著離去的薩墨霖,好像那些令人意外的反應也都在自己意料之內般。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序之二

25分鐘後,總統府軍事議會室──

「看來要談和還是沒空間啊……」馬英九看著對話紀錄上的資料,嘆氣說道,同時用筆敲著紙的一角。三年前,馬英九一上任總統便進行了一大串改革,那恐怕可以列出幾十米的清單,而且真正實行的,不下三分之二,在各方面更讓人驚豔,不但經濟起飛,將許多被「流棄」的民營機構納入國營,也讓軍事力量大大提升。

「總統先生,將軍們都到了。」蕭譁氏站在門口,雙手抱著一疊紙稿。

「好,那馬上開始吧!」馬英九說完,確認了一下領子,同時咳幾聲,坐正。

一片螢幕投射出現在馬英九眼前的牆面上,強烈的籠罩。這時,上頭出現了好幾個畫面,好幾個人頭。

「晚上好,總統先生!」將軍們紛紛說到,不論是哪一軍或哪一部的將軍。

「我們和共產的交涉破裂了,各位。」馬英九自然性的兩手相扣並擺在鼻樑前,同時兩眼透露嚴肅的看著每一個將軍,他們有的露出驚恐的模樣,當然,不會有人互看一眼的。

「這樣很好啊!我這老身子等不急要打仗了!」步兵陸軍將軍說道,他看起來很壯碩,黑像個美國黑人,幾乎分不出臉上那兩撇鬍子了。林斯恩,步兵陸軍將軍首領,看的出來,算是個好戰份子。

「總統先生,我們海軍的勢力基本上和共產是十比八,只是目前新兵都還要熟悉使用海軍武器才行!」海軍將軍說道,他好比身上那套海軍軍裝,皮膚白的很,身材有些消瘦。古拉邸,海軍將軍精神首領,有人說他的名言就是「絕不打輸的戰爭。」

「我了解,畢竟零八年開始軍力才有中幅度擴充,三年的時間不夠我們的軍隊進化。」馬英九說道。此刻,蕭譁氏看了手中的一份資料,接著卻又沉默不語的看著畫面。

一陣直昇機的聲音從螢幕裡傳出來般到達眾人耳裡,將軍們頓時安靜了下來。

「真是遭透了的星期六啊!我說是吧?總統先生。」一個畫面蹦了出來,一名身穿風衣,頭髮和領子亂飛的中年男子說道,他身後不像將軍們是舒適的辦公室,而是停機坪。

「或許可以這麼說。」馬英九向後靠在椅子上,並且對著畫面裡的人說道。

東十七嵐,CIS特勤小組的領導人,俗稱「老大」。一身墨藍的緊身衣讓他看上去更不像一般人,雖然已是中年近老,臉上也四處都是歲月刀疤,卻還是如少年般開朗的大笑。

「十七嵐,你這星期到哪去了?」一個身穿沙漠色軍服的將軍問道,他是夏雷克,坦克軍領袖,他的部隊在大部分戰爭中是不可或缺的。一臉白黄和沙差不多,嘴裡叼著個大雪茄,更讓他有不少將軍風範。

「啊……我可是帶著我那班人去美國和海豹打打交道呢!」東十七嵐的口氣好像是「我可是帶著我的部下去美國度假」那般。

「好,既然連東也在,那我們就開始商討軍事戰略吧。」馬英九說完,椅子一轉,後頭便出現了畫面。

「預計不久,中共就會宣布與我國開戰,我們目前在和潛駐中共的間諜團隊連線,國際上,日本已經宣佈決不退讓南洋群島,也就是我們台灣海峽這道防線。」

「編號11241145,代號姜,目前位在上海東北處。」

畫面上出現了一個問號,由問號傳來了一陣夾帶雜訊的聲音「馬先生,我是姜!目前位在上海,我已經收回了大部分的間諜份子,準備好報告了。」

「很好,順便報告那些份子的測試評估吧。」馬英九頗有自信的說,顯然他對這群所謂的間諜團隊很予信任。

「是。首先,中國第二砲兵師目前正在集結到福州市,預計會由那裡展開砲擊,攻擊海岸線。

一大群海軍在香港集中,可能會從那裡直打到澎湖外島。紅衛兵第十二、十五團也在廣州市集中,中國的核能反應十分強烈,如果無法攻打台灣,恐怕會用最極端的動作。」

這時,一個一身黑軍裝的消瘦男子以尖直的聲音說「中國如果把核彈打到這裡,也別想切斷整個海峽囉!」他看起來雖然沒有在身上加上多少裝飾,甚至還穿個正統的服裝,卻讓人覺得他好像小丑,聲音很像。

「那你認為中共是要把核武對準哪?」馬英九一手擺在桌上,問著那將軍。

「據我所知,最可能是美國。不過中國反叛俄羅斯或者朝鮮也是有可能。」

「雖然我是門外漢啦……但是核彈還不可能打那麼遠吧?去美國……」東十七嵐馬上問,其他人紛紛是一臉認同的模樣。

「嘿,誰知道中共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總而言之,在中共核彈廠有清楚動作之前,我們的間諜團體就先進行監視,並且主要專注在本島和外島的防禦上。」馬英九說完,身後的問號變消失無蹤,好像收到指令般的馬上行動去了。

「我們的軍隊還需要一點時間進行操練。」步兵團的將軍說完,坦克師的將軍馬上說道「我們的駕駛員還不太熟悉新的產品呢!」將軍們紛紛報告,沒錯,那就是馬英九最不望看到的,儘管自己也清楚,三年的時間能訓練出的品質實在有限。

比起那些勉強可言訓練有素的中國蠢蛋,新兵們還不太能應付各種場面。恐怕,這是賭上所有台灣人運氣的一戰吧!

正當連馬英九都聽的有些灰心喪志時,東十七嵐突然說道「還記得蘇聯是怎麼幹的嗎?」

「你說的是……」馬英九提起精神問。

「嘿,實戰訓練啊!讓那些連一隻小鳥都沒打過的菜鳥好好上一課吧!」

「你的說法也太不合理了吧……」海軍領袖有些遲疑的說道,東十七嵐馬上回答「我想打了三年的靶子,他們也有心理準備了。而且,你有什麼更好的『點子』(avenue)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序之三

4011421時,騎士團陸軍師報告室──

「相信你們已經接受了不少訓練是吧?」東十七嵐站在台上面對無數軍官,以宏亮的聲音喊道,他像是個來演講的軍人。

「是──」

「今天,是你們有機會脫離一塵不變,三年反覆訓練的時候了。你們將有機會進入CIS特勤小組,執行和美國海豹特種部隊、三角洲部隊、遊騎兵師部隊類似的行動,而且將十分緊湊。」

「加入CIS特勤小組,會是唯一在戰線後面工作的戰隊。」當東十七嵐說道這,眾人互看一眼,不太了解他的話。

「可不要搞錯了!是在共佬的屁股後面!而且,你們會有機會捅爆那些又臭又噁,讓人做嘔的菊花!」當他說到此,眾人皆笑了起來,顯然如此大蠟的H笑話,很少人敢在軍隊裡,甚至演講時說出來。

CIS特勤小組和海豹部隊是很類似的,特勤隊員將可以用各種方式從敵人後頭做出扭轉、決定性的攻擊行動。當然,CIS特勤小組也會和敵人正面衝突,甚至是處理社會治安事件。」他頓了一下。

「不過,處理那些怕公關的地下份子,對CIS特勤人員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

「相信在各位之中,或許不是你,但有不少人已經躍躍欲試了!只要通過訓練,你們都有機會加入CIS並且接受最刺激、艱難的任務,而我對每個人的要求是……」

「讓那些該死的混蛋為自己的國家犧牲,讓我們帶著戰士的榮譽由戰場上回來!」

短短十分鐘的演講,東十七嵐沒有用上任何簡報或科技產品,一切都是自己身上的,他運用自己的幽默,同時也用最簡潔明瞭的辭彙,以有效率又驚人的發言,他認為,這樣應該可以吸引不少人申請加入。

他大概鬆了口氣,這對他來說,也算是一次經驗吧。他到了一間辦公室裡,今天到後天,他都會待在這,算是監視騎士團陸軍師的訓練。與其說那是辦公室,不如說是個房間,雖然是很類似辦公室的擺設,卻有著一般房間該有的設備。

他放了水,同時將軍服脫了下來,上半身只剩內衣,結實的肌肉頓時顯露,並且走進了浴室中。

霧氣迅速充填,水聲瀰漫,這時空蕩的房間,門卻小心翼翼的被打了開來。

一個有著青綠秀髮,看上去是個少女,卻是一身緊身衣的女子走了進來,她用自己青藍的瞳孔審視了房間,接著走到辦公桌前拉了個椅子,默默的坐了下來。

兩者好比平行線,互不注意,一直到東十七嵐將軍服穿好,走來後才注意到少女的存在。

「那個……」少女十分畏懼的說道「我叫空雪,是騎士團的隊員……」

「你是想找我申請加入CIS吧?」東十七嵐坐了下來,篤定的問。

「是,那個……」

「你應該去申報組,那裡的人可以幫你申請,而不是來這裡找我。我不過是要為CIS邀兵宣傳才來的。」

「啊!對不起……」

東十七嵐皺起了眉頭,嘆了口氣道「算了,反正也是我在決定的,就幫你寫個申請吧。」

「謝謝……」

東十七嵐又皺了眉頭,道「妳不用那麼拘謹,我又不會殺妳。」

「是……」

真是奇怪的女生,不過她幾歲啊?看起來年紀輕輕的,是怎麼入伍的?而且騎士團有徵招女性官兵嗎?

空雪久久沒有發言,東十七嵐才主動開口問「妳今年幾歲?」

「咦?十、十七……」

看來,應該是哪個軍校的推薦生吧!不過怎麼會推薦一個各方面看起來都不怎麼大膽的女生?該不會是亂填的吧……

東十七嵐一邊填著半呎長的申請表格,一邊思考著關於眼前這女軍人的事情。

「嗯……妳說妳叫空雪吧?」他停下筆來,原來,已經填完了。

「嗯、是!」空雪緊張的十分明顯,整個人像彈跳般的震一下,兩個肩膀硬的不像樣。

「不用那麼緊張。我說……妳真的是軍人嗎?」
「好的……是的,長官。我是騎士團陸軍師02排隊員,軍碼編號02441575112,空雪,現階中士!」

「是嗎?好吧!就信妳,不過我要看看妳的能力如何。」東十七嵐一說完,空雪便歪著頭,一臉疑惑。

「有問題嗎?」

空雪趕緊回道「不,長官!」

4011622時,騎士團陸軍師訓練場──

天空在雲端滿佈的狀況下,慢慢踏起步入夜色的腳程。騎士團陸軍師兩百二十三坪的訓練場外,幾排身穿陸軍正規軍服的士兵站在上身軍衣,下身黑緊身褲的東十七嵐前。

他兩腳與肩同寬,雙手交疊於後腰,以那粗嗓吼著道「你們是志願參與CIS特勤小組的人,作為一個志願兵,你們要能夠承受CIS的編入測驗,我希望不論你們能──還是不能,都要全力以赴!

雖然共產軍在半個月後就要正式宣戰,但是,我要你們在這半個月內做到最有效的成長,不論你能不能加入CIS,當然,要加入CIS也請必須在臺共的戰場上生存下來!」

眾人互望一眼,但沒作聲,東十七嵐又吼道「以臺共戰為測試場合,我會好好看你們的訓練成果,並作為編入捨去的選擇依據!

  當然,一開戰,你們就是我們CIS的基礎陸軍隊員,你們所執勤的任務『絕對』是在和敵人交火,同時負責掩護或協助我們CIS特勤人員進行特種任務。有時候你們人數不多,有時候你們可以多的好比螞蟻大軍,我們會因為各種任務性質的不同而有變動。

  好!首先,這裡我要講一次,絕對不可以用槍誤傷自己或其他人,有沒有聽到?」
「是,長官!」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序之四

401,1633時,騎士團陸軍師訓練場──

東十七嵐再次站在人群前,不過現在人少一些,顯然的,東十七嵐在短短的十一分鐘內就裁了部分的人。但是有一個人沒讓他失望,那就是空雪了,也出他意料,空雪在各方面的訓練評估上都至少有九點二以上的分數,讓東十七嵐了解,就算後面的訓練她做的不夠好或有小出錯,她也是不可多得的。

同時,東十七嵐有些擔心起來,如果空雪在後面失誤太多或太明顯,他恐怕要把她排出入伍排名之外。

「現在,你們面對的是這訓練場最有趣的東西,而且要注意,這種玩意可不是經常能看到的,只有你們加入了CIS,使用的次數會非常多,每一次看到它的結果出爐,也會被它的威能震攝住。」

東十七嵐彷彿在介紹一個十分特別的東西,其實不然,那是C4遠端遙控炸藥,不過正如他所說,一般陸軍使用的次數根本不到他們的百分之一,可能CIS的人員一天就用掉了近百顆的C4遠端遙控炸彈,因為他們一天所從事的任務也是多的可以列出一個百尺清單來。

「好,接下來你們之中,有一個人能享受第一次拿到這C4的快感,同時也享受裝上去後讓它砰的爆炸的滿足感!」他說完,所有人馬上帶笑的回敬他,只有空雪一個人嬌滴滴的低著頭不語。

「嗯嗯……那就空雪啦!」語剛落,空雪身體一震,口吃的回「是」後,一把拿起C4遠端遙控炸彈,跑入爆炸隔間內。

她有些緊張卻有點熟練的裝上炸彈,接著一手抓著遙控器跑出來。

「不錯,接下來讓我們看看威力,等我說押妳在引爆。」東十七嵐好像有意測試兩人的默契,對著神色緊張的空雪作手勢。

「押!」突然一聲,這時所有人嗚起耳朵,在爆炸開始的瞬間避開。

「喲呼!不賴嘛!」

401,1640時,阿里山小旅館──

老闆和老闆娘面輾笑容的不斷往走廊望去,儘管沒人,他們卻是笑的不逸樂呼。

蕭譁氏坐在客廳的沙發前,一手扣著杯耳,提起並高雅的微嚐一小口。

「也不錯。」

而馬總統,仍然在房間裡看著書,厚厚一本,似乎是前人所寫的,有助國家元首的書籍。

「唉,就當修行吧。」他呢喃說道,接著往門口望了一眼,又繼續看書。

濃郁的阿里山奶茶香味籠罩整個房間,寧靜的時光,這時蕭譁氏望著外頭逐漸西沉的晚霞,自信的笑。

401,1700時,阿里山總統別墅──

「嘶──目前副總統和副總統助理都在別墅中。」
「開始調動兵力進入停車場!等待對方突擊開始,留下那些特別人員。」

貌似美國大兵般的軍人們奔入了悍馬車中,這時一個人員在上頭掃視周圍,然後便駛離。

「這是路人甲,對方大兵已經撤離,可能是調勤或回營駐紮之類的。」
「這是巫山,準備接獲行動指令!」
「很好,行動吧!」
「接獲行動指令,刺馬行動開始!」

八個士兵分兩隊同時從森林奔出,迅速的抵達門口並且進入,門口的警衛哨上根本沒人,被攝影機拍到對他們來說也是毫無差別的。

「一房房搜,把任何人都殺掉!」

他們粗暴的踹開門,向內簡單迅速的審視,接著便往下一個房間移動。

「誰?」一個貌似臺客的士兵站在轉角,抽著煙,這時兩方察覺,他們馬上用M16突擊步槍幹掉那士兵。

緊報鈴響起,這時無數槍砲聲響不斷傳來。

「直接往二樓,快、快快!」

這時在地下室裡,大兵們靠著車門,各個拿著槍。

一個大兵走了過來,兩手抱著散熱管,說道「警報鈴響了,馬上行動。如果謝副總統活著,你們知道怎麼做。」

大兵們同時點頭,坐上悍馬車,駛往出口。

他們好像刻意一般的開到了大門外,像一般的車隊那樣停在道路邊。

一個人用報紙掩蓋自己坐在遠處的椅子上,卻是對著麥克風說道「這裡是路人甲,那些大兵到達了,行動快一點!」

同時,大兵們下了車,他們佯裝的像不知情般的四處張望,其中一人貌似好奇的往路人甲走來,這讓路人甲倉皇起來,他不斷跺腳,好像思索著要不要報告,可能對方只是好奇過來而已。

不過他當然也怕對方發現他的身分,因此緊握著大衣裡頭的那把制式手槍。

正當那人要走來,另一個隊員跑上制止,兩人往飯店移動而去,這讓他鬆懈了下來。

「康、康。」金屬撞擊聲不明顯的在一旁的草叢作祟,過了沒半秒的寧靜,出現了稍歇橘光。

「砰────」一聲爆炸,那兩個大兵露出自信笑容的走向飯店,而其他隊員也在門口拭目以待了。

401,1659時,阿里山小旅館──

電話作起了長長的一聲「呤────」,這讓陶醉在晚霞,在奶茶鄉中的蕭譁氏回過神,接著身手接起電話,隨後露出笑容。

「怎麼?」馬總統走了出來,她隨即說道「事實就是有。」

接著馬總統坐了下來,手裡拿著書卻打開了電視,上頭新聞臺報導道「歡迎收看中視新聞臺,首先為您報導第一則新聞。

  今天原定總統要在阿里山的別墅住上一夜,但是後來卻改移他處,確切的狀況目前尚不清楚,只知道原本在等待拍攝的各新聞部人員都露了空,而後進入的只有副總統的車隊。」這時,一旁跑來一個人,把一疊新聞稿交給主播。

「好,是這樣的,剛剛收到最新消息,傳出總統別墅內外發生激烈槍戰,換崗的大兵已經到達,目前任何確切狀況都不清楚,只有一股煙霧瀰漫,不確定但可能是從總統別墅中冒出來的。」

接著換到了畫面,兩個悍馬車夾著一臺副總統的長型賓士車在門口,謝副總統下了車,在蕭譁氏看來是自以為是的對那些媒體打著招呼,當然,閃光燈不斷囉!

隨後切換到另一個畫面,那應該是從一架新聞局直昇機上下拍的,一股濃煙掩蓋了整個總統別墅,但是真正的位置沒人知道是從哪兒,不過不論從哪看都會讓人誤以為是從別墅裡傳出來的。

「砰轟轟──」
「砰轟轟──」

兩段槍響,火光從別墅頂樓上發出,這時整個畫面動搖,直昇機好像要墜落半的緩降下來。

「看來我們受到不明人士的攻擊,直昇機好像故障了?」記者吼著說,因為在半空中的螺旋槳聲音非常大,他一手嗚著耳朵,一邊報導。

「這只是採訪用的直昇機,當然耐不了那種槍林彈火。」駕駛悠悠哉哉的回道,接著直昇機一轉,馬上可以看到尾巴拉出了一條烏煙。

副駕駛則是有一點驚慌的語氣說「我們承受了不小的攻擊,尾翼嚴重受損,只能迫降在附近機場,要不然就是民眾住宅頂樓了。」

「看來只能到此……」記者喃喃接著看著畫面說道「現在記者的位置是在阿里山總統別墅的上空,正如看官們所看到的,我們遭受了不明人士的槍火攻擊,現在採訪用直昇機受損,沒辦法繼續為您作報導。」

「這是SNG小組,記者鐘松義、羅東平的報導。」說完,畫面又回到了主播室。

「真是神算。」馬總統佩服的看著畫面,儘管已經播下一則,且他確切對象並非電視。

「身為助理,這是應該的。」蕭譁氏語落,提起杯耳,又嚐了一口。

401,1709時,阿里山總統別墅──

「解決了嗎?」一名TL對著G問道,他點點頭,兩個人走下了頂樓。

一個房間的門口牆上滿是彈孔,好不嚇人。

門口三名大兵躲著對內,其中一名TL對著無線電說道「已經包圍敵人,目前遭受頑強抵抗!」

「丟顆手榴彈進去!」
「是!」

這時又是數槍打在門口,TL退後,接著對著對面的AR和G作手勢。

AR步向門口,接著機槍馬上不斷的轟,而G蹲在旁,接著拔下了一顆手榴彈就往裡頭丟入,同時TL也丟了一顆,接著AR退開,一陣槍林彈雨,隨後是兩次爆炸。

TL不敢馬上指令,就怕有人沒死;但,久久沒有狀況,AR和G也開始建議他行動,他馬上下令。

三人以迅雷戰術衝入,不過所有人都死光了,其中,副總統和副總統助理的屍體也是倒著,胸口溢出鮮血,不難想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額外補充

想必有些人對於文章中的一些詞彙不太了解。

M16突擊步槍:評價很差的一把突擊步槍,但是在越戰中被廣泛使用。
制式手槍:指M9制式手槍,小說中年代來說已經很老舊了。
M16A5:新的一把槍,重於火力,僅次AN13。
C4遠端遙控炸彈:遠端遙控的遙控炸彈,威力強大同C4定時炸彈,性號有效範圍為方圓200公尺內。

TL:一個隊的隊長,通常配有GPS定位系統和無線電通訊器。
AR:自動步兵,也就是俗稱的機槍步兵,持班用機槍,能夠進行火力壓制。
G:榴彈槍步兵,也稱M203槍兵,能夠使用榴彈進行長程砲射。
R:步兵,為一個小隊裡的預備隊員,配備非常少,因此主要進行輔助,如:背運傷患、補充資源。

迅雷戰術:原指德軍二戰時用的戰術,其坦克開入時先顧左右,正前方敵人交由空軍或第三坦克進行殲滅。小說中則是大兵部隊突襲房間的一個三人戰術。

大兵:同美國大兵,也就是一般的陸戰隊隊員,小隊稱呼則為火力小隊。編制方法同美國大兵一個小隊四人。

班:一個班的人數,一般步兵隊通常是八人,其如機槍班或迫擊砲班則為三人。
隊:指一個小隊的人數,美國大兵一個小隊四人。

採訪用直昇機:單純用以採訪的直昇機,可能是進行空拍或至外島訪問用的新聞局直昇機,無裝甲抵禦能力,因此遭受微波攻擊就容易受損嚴重,好處是行徑速度非常迅速。

中視新聞局:全名為中國電視公司,簡稱中視,是MOD為第1苔,一般無線電視則為12或11台。

馬總統:馬英九總統,小說中虛擬設定2008年當選。
謝副總統:謝長廷副總統,小說中虛擬設定2008年角逐失敗,但票數居第二而成為副總統。
蕭助理:蕭譁氏總統助理,小說中虛擬人物。

刺馬行動:一次的失敗行動
巫山:刺馬行動中,突擊小隊的代號稱呼
路人甲:刺馬行動中,偵查人員的代號稱呼
鳥籠:指阿里山總統別墅,代號稱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7 13:29 , Processed in 3.066672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