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百鬼夜行

[複製連結] 檢視: 1416|回覆: 2

故事簡介:
  一場車禍中,才好不容易撿回性命的尚羽環卻成了陰陽眼。之後出現了謎樣的鬼魂「狐狸先生」,他卻是不斷的幫助她度過難關,「狐狸先生」到底是誰?有什麼樣的動機?
  尚羽環、她的男友阿傅、狐狸先生、嚴巧文,四人之間會發生怎樣的命運糾纏。然而地獄王子-紅炎,他的真正身分又是如何?跟尚羽環到底有怎樣的關係?
 
§
 
【第一章 意外的車禍】
不知從何開始,「鬼」的一詞,就這麼誕生。
不知從何時代,人們打從心底害怕著「鬼」。
不知從何年紀,「鬼」的形象,開始在心底造就出來。
 
  就讓我述說著一段故事,發生在20歲女孩的身上的經歷,她在意外中闖進了「鬼」的世界,探知「鬼」並非我們所想像的死靈。
 
  故事的敘述發生在樂活的「夏天」。那一晚,名叫「尚羽環」的女孩將是她平淡生活的轉淚點。
 
  夜晚的涼風,道路的燈光,還有高掛在夜幕中的皎潔明月,這一切是如此的祥和。
 
  雖是如此盛夏的夜晚,但免不了一絲絲的幽暗氣氛,更何況接到上的商店早已紛紛關店,只有那幾盞的路燈和行駛快速的摩托車。... 
 
【人間。8點40分,晚上】
 
  在下完班的「尚羽環」與好友「嚴巧文」,還有樂團中的朋友「阿傅」、「小德」、「小妮子」,一起慶祝羽環的生日。
 
  他們齊聚一家燒烤店內,雖然不像歐式餐廳樣樣周到,至少不難吃就很幸福了。在燒烤店中,羽環他們一行人顯得特別出眾,除了剛下班的羽環和巧文之外,另外三人卻穿的奇裝異服,打扮的很視覺係。
 
  阿傅和小德作搭檔很久了,年紀比羽環她們大了4歲,雖然他們看似玩世不恭,卻在私底下有著認真男人的一面。
 
  小妮子的全名叫做「艾妮子」,第一次聽到時總會覺得奇怪,所以他們都叫她小妮子來稱呼,她的年紀比阿傅和小德小了一歲,有著混血兒的五官和特殊的紫色瞳孔。小妮子經常會一個人坐在窗邊抽著菸,很少在大家面前提起自己的私事。雖然給人家的感覺是一位大姐頭,整天都很man,但總是很照顧小她3歲的羽環和巧文。
 
  至於羽環和巧文從小就認識,不管是在中學時期還是上了大學的現在,兩人始終都在同一班,不曾分開過,感情比親姊妹更親。
 
  羽環的個性比較溫和,做是總是條理有序。有別於不同的巧文,總是開朗的跟別人相處,在別人眼中,巧文就像羽環的姊姊,無時不刻的保護著她。
 
  在這個樂團中羽環跟小德是吉他手,阿傅是貝斯手,小妮子則是爵士鼓的好手,至於主唱就是巧文了。

  記得在2年前時羽環根巧文一同上S大學認識了阿傅和小德,遂後也加入了小妮子,我們的樂團就這麼的成立。


  在大家的祝福下,不知道喝了幾杯的X啤啤酒,自從這個樂團成立後,羽環就跟隨他們做了不少瘋狂的舉動,除了抽菸之外她大多也很樂意接受嘗試。

  等到大家都已經吃不下後,大夥人才肯離去,在跟大家道別後,本來該騎回宿舍的羽環卻往另一條路行駛。

  羽環從小就是孤兒,由她的阿姨扶養長大,每到她的生日時,就會前去父母親的墳前祭拜。

【10點50分,晚上】
 
  帶著幾分酒意的羽環,行駛在一條寬敞的道路上,經過的商家都已經紛紛關店了,只有那幾盞的路燈照射的道路。過了5分多後,換成行駛在荒野的道路上,羽環不怎麼害怕,相反的,她挺享受著夏夜的涼風。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祟,她的油門越騎越快,根本不在意時速早已突破100大關。

  羽環又看著每次經過的十字路口,不曉得為什麼,左手邊的那條道路永遠是在『道路施工』。正當要行駛到下一處十字路口時,在對向車道中似乎也有個機車騎士行駛著,但奇怪的事他卻沒開啟車燈,從褐黃色的路燈照射下時,也看不太清楚他的模樣。但是羽環沒放在心上,心想,「應該又是一些白目的阿伯吧!」。
 
  他們的距離當正要越接近時,羽環不免得哆嗦著以為自己著涼了。就在交接的頃刻剛好就在一盞路燈下,羽環好奇瞄著對向騎士的樣子後,立刻嚇得魂飛魄散,整個身體想要鎮定都很難,就在這時,前方的號誌已經閃成紅燈了,羽環想要煞車都煞不了,相反的,她卻是油門踩轉底。雙手像是被隱形的人給控制了,整個身體都變得不是自己的。
 
  前方剛好一台砂士車從右方出現,就當快要撞到時羽環的身體卻又能動了,但是一切已經為時已晚。
  她用力的將摩托車轉過來,整個身體變成右手邊撞過去,「碰!」。
 
  砂士車就這麼和羽環相撞。但是她只覺得腦袋一切都變成空白,自己的本能知覺卻很快的重複著一句話,「我…死了嗎?」
 
  「趴!」的一聲,羽環感覺到自己重重摔在柏油路後再翻滾個幾圈,鮮血、傷痛隨之而來。 
 
  她視線前方的右手,似乎擺出異於常人的動作,嘴中不斷流出的血液與眼淚混雜著。雖然全身相當的痛苦,但心中卻是不斷的說,「不能睡,不能死,我不能死。」
 
  現場除了性命垂危的羽環和驚嚇中的砂士車司機外,似乎還有個「人影」站在羽環的身邊竊笑。
 
  「人影」似乎司機也看不到似的,他蹲在羽環的身邊不停的低語,「快死吧!親愛的,死了你就能解脫肉體上的痛苦了。」,語畢後發出那尖銳刺耳的笑聲,不斷朝著羽環咆嘯。
 
  「人影」突如其來的抓著羽環的『天靈蓋』,硬是拉出某種靈質物體。她開始覺得全身無力,視線也漸漸的黯淡下來,正當要在合上眼的瞬間,一團火焰從一方爆衝出來,將惡鬼擊退…。

[ 本文最後由 peichanlan 於 08-2-28 09:4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百鬼夜行

第二章 紅炎
【同個時間的地獄界】
  
  一團非善類似的惡魔齊聚在一間容納30多人的會議室,室內相當的鬧哄哄,紛紛交頭接耳。一陣冗長的叫聲讓他們停止下來,個別坐在位子上看著那前方空位的主人。
  
  沒過多久,一位看似年紀40歲的男子走了進來,他一頭的銀髮在昏暗的會議室中顯得相當亮眼,一走到最後一個空位時,他的鮮紅色的雙眼環視在場的各位。他向大家表示個禮儀,但卻不坐著。
  
  他用著相當低沉的嗓音說話,「感謝六位魔君和魔君的大王子們,還有特地遠道而來的"陰間女王"『泊塞芬』。」,他點頭向泊塞芬致意,「再來是我們的弟兄,掌管"幽冥界"的『洪荒』和『夜』。」,語畢後也向他們致意。
  
他又繼續說,「我想大家都收到了消息了吧!…」
  
  這時六魔君中的『莫斯提馬』站了起來說道,「路西法,這消息是不是真的,為什麼你要退位?」
 
  他將雙手以靠在桌面上,「這消息是真的!畢竟自己也當了很久了,『撒旦』這個名號該換個主人。」
  
此話一出全場人又陷入交頭接耳中。
  
這時一旁的衛兵又發出一陣冗長的聲響後大家也停止下來。
  
  路西法這時又再說道,「想必大家聽到這個消息的魔鬼們會很錯愕,或許,也有些人會挺開心的。」他看著坐在對面六魔君之一的『別西卜』,然而他也不落勢的瞪回去。
  
  別西卜的金黃色短髮有別於路西法的銀色長髮,但是身上總是出現讓人顫抖的霸氣。
 
  別西卜站了起來說道,「路西法我的好魔君,那你想要將這個『撒旦』名號傳給誰呢?」
   
這句話就是在場的大家所想講的一句話,聽到時,紛紛有點騷動。
   
  路西法筆直的站好,環視著現場的各位,「新的魔君…就是吾兒的大王子『紅炎』。」
  
全場先是安靜了幾秒,突然間大家的反應就看得出接不接受這個事實。
 
  全場除了鎮定的六魔君和泊塞芬、夜、洪荒之外,各個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有的是拍打著桌子叫囂;有的則是說的難聽的話,「一個雜種的魔鬼憑什麼治理我們。」
 
  有的感情好的魔君會互相交頭接耳,有的則是陷入自己的思考中,只有別西卜金黃色的雙眼憤怒瞪著路西法,額頭上的青筋不斷的抽動。坐在他一旁的兒子-約西也跟著加入叫囂行列。
 
  至於泊塞芬和夜、洪荒互相看一眼,似乎早就知道「紅炎」就是新的魔君。
 
  魔君一旁的衛兵想壓抑現場的亢奮情緒,但不怎麼起得了作用。路西法早知道這個局面是自己所要面對的,所以也是有備而來。他深深運氣說道,一陣有如獅哄叫的聲響傳遍整個惡魔殿,現場的魔鬼們紛紛停止動作,不敢再多說半句話。
   
 安靜了幾分後路西法才開始說道,他問了坐在左手邊的『薩麥爾』(六魔君之一)的想法時,薩麥爾回道,「我的想法就如同大家所想的-不贊成,在說今天這是一場重要的會議,而紅炎他自己卻沒到,是藐視各位大臣嗎?」語畢後,出現很多贊同的聲音。
  
 路西法回道,「小兒並非如此,或許有事情耽擱到了。在說小兒並不知情這件事,何必藐視在場的各位呢?」
  
  現場的魔族子民和大臣仍然憤怒不平的反對,突然這時,泊塞芬清了喉嚨,優雅的站起來說道,「路西法在事先已經跟我和『黑帝斯』還有夜和洪荒討論過了,我們「陰間」也認同紅炎就是下一任的王。」,泊塞芬優雅的向大家行禮後坐下。
  
  各個魔鬼都不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別西卜最後也按耐不住站起來說道,一陣強而有力的聲響從房中散開,「路西法,為什麼偏要挑紅炎,難道我的兒子-約西會輸給紅炎。其他在場的魔族子民有哪一點比紅炎差!」
  
  路西法正要說道時,夜突然打斷他的話,「那我想請問別西卜還有在場的王子們,你們平常都在哪裡?都在做甚麼?」
  
大家即使不說卻心裡有知。
  
  夜又繼續的說道,「就算紅炎流著人類血液又如何,你們這些王子們,論到處理政務上的事情,紅炎可算是比你們一等一的好手;論實力,也不輸你們。我─夜,不管你們的決定如何,我支持他到底!」
 
「不管怎麼樣,只要我在的一天,我不允許那個混種的魔鬼當我們的君主。」別西卜一掌拍打著桌子,整張桌子晃了許久才停下。
 
  這時安靜了許久,整個現場的氣份相當凝重時,問題的主角總算出現了。
 
  紅炎衝了進來,現場的各位都將視線移置他的身上。一頭鮮豔的紅色長髮和瞳孔令人注目,在他的右側脖子上有著火焰燃燒的圖騰,他並沒有魔鬼的怪獸形態的尖角特徵,也沒有尖利的虎牙,就像個人類似的模樣。
 
路西法也看了看紅炎,他疑問的說道,「你怎麼全身都是血?」
 
「這個……..哦……」
  
路西法說道,「之後再說吧!先讓你知道一件事。坐下。」
  
  紅炎就坐在路西法身旁的位子,但是他感覺的到現場的氣份有點不對勁。
  
  路西法嚴肅的狀態轉變為和藹的父親形象,他說道,「紅炎,我今天招集大家就是為了下一位新的撒旦魔君的人選。」
  
  聽到這個消息的紅炎相當不可置信,他直問道,「父皇…不…為什麼?…」
  
「因為…我要你當下一任的撒旦魔君。」
  
  紅炎只覺得腦子像是跟身體脫離了,整個人陷入天全地轉的思考中,他訝異的看著路西法。這下知道,為什麼大家的神情很憤怒。
  
「不不,父皇,這不行!我…….不行。」
  
「紅炎,即使你說不也得要當。」
  
別西卜說道,「紅炎他自己都已經說不了,何必太免強他。」
  
「住口別西卜,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路西法毫不客氣的說道。
  
別西卜整個臉上氣的發燙,但他還是牙忍的忍住。
  
  路西法的慈祥父親樣收回來了,他繼續的說道,「這件事就這樣了,紅炎就是下一任的魔君,你們就不喜歡也得喜歡,『這是我的命令!』。」
  
  散會之後的現場,只留下了路西法和紅炎這對父子,紅炎只低著頭,什麼話都不說。
  
路西法打破沉默說道,「你這身的人類鮮血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只是剛好在回來『地界』時救了一位人類。」
  
  路西法沒在追問下去,現場又是一陣的沉默。紅炎這才抬頭說道,「為什麼…父皇,為什麼要我接任下一位的魔君?」
  
「相信我紅炎,你是這個職位的最佳人選。」
  
  「不!我不是個純種魔鬼,我更沒這個實力。我…只是個半人半魔的妖怪,說到最適合的人選應該是『歐席爾』大哥才是,他才是我們這些王子中最出色的魔鬼。」
  
  路西法露出慈祥的笑容,他摸起紅炎的頭頂,「你知道為什麼我這些眾多的兒子中,選你當我的大王子嗎?」
  
「不知道。」
  
「歐席爾確實很出色沒錯,但是他卻跟我說,『紅炎老弟比我更適合當父皇的大王子,因為我比較愛自由自在的生活。再說,紅炎都跟父皇一樣,都很喜愛人類。』。」
  
「我…」
 
「相信你自己紅炎!等到你成為『地界』的魔君後,還有很多原因我才會跟你說。」
 
紅炎沉默了一會才又說道,「給我點時間想想,我需要點時間。」
 
「這個嘛…」
 
「父皇,我從來沒求過你什麼了,我這次希望你能讓我想想,我需要點時間。」
 
「好吧!其實我也不希望太免強你,等你想當君王的時候再讓你當吧!」
 
「父皇,謝…謝謝你!」
 
「那這期間,我希望你能去人間待著。」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只是我希望你待在人間,跟人類相處。」
 
「我…恩…好吧!」
  
【再次回到人間又會有甚麼樣的命運?】
紅炎這樣的問了自己。
對他來說,他很愛人類卻也痛恨人類。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百鬼夜行

第三章 戴著狐狸面具的男子
【8點 早晨】
 
  窗外明亮的光線照射著病床上的女子,她的身子微微顫抖著,額上的汗珠和淚水夾雜著沾濕了烏黑的秀髮。突然間她張開眼,像是做了一場噩夢般驚醒。
 
  尚羽環呼吸很微弱,不知道自己是活著還是已經上天堂。她看著自己全身上下捆滿的紗布、繃帶還有濃濃的藥水味,心中才確定自己真的沒死。
 
  突然間耳邊有個男生的聲音發出,讓她嚇了一跳,結果竟然是阿傅。
 
  阿傅躺在病床的旁邊,似乎有幾天沒睡著。他緊握著尚羽環的左手,時時刻刻都不敢放開過。
 
  尚羽環細聲的呼喚著阿傅時,他才緩緩的抬起頭,打了個哈欠,但是一看到尚羽環燦爛微笑的表情,阿傅興奮的抱起她,一會又哭又笑。
 
「羽環,好一個尚羽環,你真的急死我了,我不想失去你,我不要你離開我。」阿傅的眼淚奪眶而出,沾濕了尚羽環的衣襟。
 
「阿傅,你抱得太緊啊!好痛。」
 
「喔喔喔!好。」阿傅小心翼翼的放下尚羽環,讓她躺個舒服的姿勢。
 
這時尚羽環舉起手,擦拭著阿傅的淚水,「笨蛋,哭的就像是我快死了,是男人就不准哭。」
 
「你不能說那個字,現在你只能說『活』。」,語畢後阿傅握著尚羽環的手,「現在起你是我的,我不許你在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我。」
 
她虛弱的微笑,「好的,我不會再這樣了。」
 
「嗯嗯,你肚子餓嗎?我去買稀飯給你吃。」
 
「嗯,有點餓。」
 
「那你等等啊!我這就去。」
 
「嗯,好的。」
 
  阿傅離開後,房間卻變得異常安靜,連個蚊子聲響都沒有。尚羽環這時看著手腕中戴上去的彿珠,自嘲的說,「我真笨,都沒有注意到阿傅經常提到的女孩子就是我。」
  
突然間,一陣黑影竄入房間,但是...不是從房門進入,而是從窗戶“飛”進來的。
 
  一位身穿西裝服的男子,有著一頭烏黑的短髮,臉上掛著狐狸造型的可愛面具,真不知該害怕還是暗自竊笑一番。
  
  結果那男子卻無視於尚羽環的存在,一進來後就直接坐在阿傅剛剛坐的位子,手中一直翻著皮革製的書本。
 
尚羽環一臉疑惑的看著男子,她心想,【他...是誰?」】 
  
那男子似乎聽得到尚羽環心中想的事,他疑惑看著尚羽環又看看四周,確定尚羽環真的在看著他。
 
男子說道,「你看的到我?」
 
她不客氣的回道,「不是你,那是誰?」
 
尚羽環越來越懷疑自己是不是看到鬼,可是心想,【在光天化日之下,怎麼可能會出現。】
 
  這時男子胸口戴著如雞蛋大的紅寶石閃爍著光芒。他說道,「見到你醒了,我已放心,日後會與你相見,到時我在跟你自我介紹。我有事先忙,在會了尚羽環。」
  
  傾刻間,在她還沒反應時,男子已經爬上窗台,一躍而下。這下尚羽環確定,她自己真的看到鬼,不免的哆嗦著...
  
  
  這件事後,尚羽環從未跟阿傅或是其他探病的朋友提起,也擔心被他們誤認成撞壞了腦袋。但是那奇異的男子就沒再出現了,尚羽環也漸漸忘了這檔事。
  
  之後阿傅提起,我自己在送來醫院時,曾幾度斷氣了,可是卻有莫名的力量就醒了我,或許是父母親在天之靈保佑我吧!
  
  
  在這住院的半年中,自己不得已要申請休學了,但是唯一讓我最難過的事,不能再彈吉他了。由於右手傷勢過重,已經留下後遺症,這件事讓我難過了很久。
  
  阿傅在一旁安慰我、支持我,讓我漸漸的愛上了他,最後答應了跟他交往,成為真正的男女朋友。
  
  
然而尚羽環陶醉在愛情的培養液中,卻然而忘記了狐狸面具人所說的話,「日後會與你再度相見。」
  
  
半年後,大家又聚在一起接我出院,這期間都跟巧文住在一起,好讓她照顧我直到痊癒。
  
小德看著阿傅的表情,忍不住偷笑著。
  
瞄到的小妮子直接問道,「德,你在偷笑什麼?」
  
「哈,有人比較想把羽環帶回家照顧摟。」
  
「你你你,你說什麼!最好有啦!」阿傅激動的說著,整個耳根都紅起來。
  
「以為跟你做搭檔是多久的時間阿!你的個性難道我不知道嘛!『知你者,康德也!』。」小德邊說邊拍著阿傅的肩膀。
  
阿傅抓著他的衣領,偷偷在他耳邊細語,「哪有!你別再說,小心我就說.......」
  
這時阿傅對著小德講悄悄話後,兩人突然扭打成一團,逗得其他三人笑個不停。...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9:42 , Processed in 0.269949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