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瞳·夢

[複製連結] 檢視: 1180|回覆: 1

總序言


  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醒來時,周圍都是一片漆黑,後腦還微微傳來疼痛的感覺,讓我記起失去意識前遭受的那一下猛擊。
  應該去什麼地方?
  我想站起來,卻發現我的身體並不在地板上,而身上也沒有束縛我的繩子之類的物品——我就這麼飄浮在半空,在這什麼都看不見的黑暗中靜靜地飄向某個地方,不知道是上還是下,是左還是右。很奇怪,按道理說在這黑暗中我應該不知道是否在移動,但是我卻感覺得到……
  “也許地面能讓你安心麼?”
  一個聲音不知從什麼地方傳出來,然後我的腳接觸到了地面,突然出現的重力讓我差點摔倒在地上,但是我還是站了起來,在黑暗中尋找那個聲音的來源。
  “然後,再有點光,你會更加安心吧。”
  如同命令一般,隨著這句話,周圍的空間逐漸清晰起來,周圍的蠟燭散發出黯淡的光芒,照亮了我所在的方間。這個方間大概不到五個平米,地面的漆黑的木質地板,周圍的牆壁也是漆黑一片,一直延伸到燭光照不到的高空。令人感到詫異的是……沒有門,也沒有窗,與其說是個房間,倒不如說是個密封的空間。
  “別站著說話,坐吧。”
  身後傳來了硬物敲擊地面的聲音,我回頭,一張椅子正拐著它的四條腿走到我身後,停止了活動。我遲疑地坐在椅子上,繼續搜尋著說話聲傳來的地方。
  “對你而言,命運是什麼?”
  一張蓋著貴重絲織桌布的方桌出現在我面前,穿著黑色斗篷的中年法師坐在方桌後面,用他那低沉的聲音向我提問。
  “命運麼?”
  命運……有的人屈從於它,整日過著庸庸碌碌的生活;有的人試圖反抗它,結果卻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場;而剩下的人……
  “命運不是單純的一條路,我能看見,它如同蜘蛛網一般布滿了整個世界。未來是什麼樣子,命運無法做出抉擇,因為只有你自己,才能選擇你自己走哪條路。”
  “這就是你的回答嗎?”
  年老的法師坐在我面前,略微沙啞的聲音彷佛要刺穿我的靈魂。
  “是。”
  我微微咽了一口唾沫,不是因為恐懼,而是這個老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
  “那麼,你坐在這裡是命運嗎?你是因為自己的選擇才來到這裡的嗎?”
  年輕的法師站在牆腳,在燭光下翻閱著一本破舊的書籍。
  “也許我不是因為自己想來這裡,但是在我之前的選擇中,命運之路已經通向了這裡。雖然我不知道命運之路接下來會通向哪裡,但是我依然會做出我自己的選擇。”
  “很好,記住你的話,然後離開這裡吧。”
  周圍的景色突然扭曲起來,而法師的影子也消失地無影無蹤,我想站起來,卻摔倒在了地上。頭越來越沉重,然後,我暈了過去。在失去意識之前,周圍傳來了喧鬧的喊叫聲:
  “感謝聖庫伯特,這裡有人還活著!”

[ 本文最後由 藍洛斯 於 08-2-22 05:36 AM 編輯 ]
 
危害你的一切 都由我的手臂去擊敗
直到鮮血奔流成寬廣的河川 所有這一切才會落定塵埃
美麗的夜之女兒,你所憎恨的一切,都由我的手臂去毀滅
那是異教徒? 是同胞? 抑或是『聖戰』本身?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部分·序


  我又一次站到了窗邊。氣溫在入冬後就如從高處掉落的巖石一般突然降低,不過至仍沒有下雪。當然,從某個意義上來說,我並不喜歡降雪——那樣會使我們的工作更加困難,不過,也許會有人喜歡吧。身後傳來了我那年輕侍從的聲音:
  “大人,你應該去巡視了。”
  我回過頭,侍從那稚氣的臉龐上布滿了對我的崇敬。我輕輕地點頭,示意我已經知道。這個孩子是賽內蒂亞·格瑞吉·埃爾加丁,亞克亞的埃爾加丁爵士之子。和所有貴族的想法一樣,埃爾加丁爵士也認為自己的孩子成為聖騎士會為整個家族帶來至高無上的榮耀,而我正好與爵士有一些交往,所以賽內蒂亞就這麼來到了我的身邊。雖然最開始我也為賽內蒂亞能否勝任我的侍從這一職感到過不安,不過按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孩子長大後應該也會成為一個出色的聖騎士。
  從賽內蒂亞手中接過佩劍,我與他一起走出了溫暖的房間。大街上的寒冷讓賽內蒂亞裹緊了斗篷,而我也因為突然吸入冷空氣而放緩了呼吸的頻率。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口中的熱氣在我面前形成了隨風飄散的白霧,氣溫果然是越來越低了,說不定今天就會下雪吧。

  “賽內蒂亞,你喜歡下雪嗎?”
  我走在通往馬厮的小道上,隨口問跟在旁邊的年輕侍從。聽到我的問題,即使是仍冷得瑟瑟發抖的賽內蒂亞,也恢復了活力:
  “我很喜歡下雪,以前每到下雪的時候,我都和朋友們一起堆雪人、打雪仗什麼的。”賽內蒂亞高興地說著,但聲音馬上又沉了下來,“不過父親大人似乎很不喜歡我玩雪,每次都會讓人把我拖走……”
  我看著低下頭的賽內蒂亞,他現在只有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子。也許在他的心裡,階級觀念並不如埃爾加丁爵士那樣根深蒂固,所以他並不會知道,他的父親並不是不喜歡他玩雪——而是不喜歡他和下層平民混在一起。我輕輕地笑了一下,然後用手撫摸著賽內蒂亞的頭:
  “今年下雪之後,你可以和你的朋友盡情地玩雪。”
  賽內蒂亞抬起了頭看著我,臉上還帶著疑慮:
  “可是父親他……”
  “他那邊我會交涉的。”
  “那真是太好了!”賽內蒂亞一臉抑制不住的興奮,“我要和弗雷他們一起堆雪人,還有賽琳娜,我們還可以一起打雪仗……”

  在賽內蒂亞興奮地計劃未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到達了離馬厮不遠的地方。馬厮中傳來一陣馬的響鼻聲,萊文又在向我問好了。然後,霍華德那略微沙啞的聲音也從馬厮中傳了出來:
  “好寶貝,你的主人來了,我先把你打扮地漂漂亮亮地再去見你主人。”
  當我走到馬厮門口時,霍華德已經為萊文裝上了馬鞍和缰繩,正將它牽出馬厮。他看見我,咧開缺了半顆門牙的嘴笑著將缰繩遞給了我:
  “牽好你的寶貝,然後和她約會去吧。”
  我也向著霍華德笑了一下。實際上,萊文是匹公馬,他這個錯誤我已經糾正了他很多次,但是他每次都只是笑著說知道,但下一次又會同樣地這麼說。不過這也算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所以我慢慢地也就習慣了。至於他的牙齒,據他本人所說是在馴服一匹烈馬的時候被踢破的,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那是因為他在酒館胡亂開玩笑而被人打掉的。
  “那麼,我們走吧,賽內蒂亞、萊文。”
  牽著馬,我和侍從向著騎士團大門走去。聖庫伯特騎士團,又被稱為聖殿騎士團,由信仰聖者庫伯特的聖騎士和牧師所組成的。騎士團是獨立於國家的存在,在卡索爾聯盟的各個成員國都設有分部,而總部則設立於聖庫伯特建立的國家——霍萊德共和國的首都,亞克亞。平時聖庫伯特騎士團主要是接受一些清除魔物的委托,同時也致力於調停聯盟中各個國家的糾紛,以及監視這片大陸上的邪惡。

  “大人?今天的巡視路線還是和昨天一樣的嗎?”
  剛步出騎士團正門,賽內蒂亞就向我提問。昨天的路線似乎是先去往教堂,然後折到舊城區,最後到城門……今天也許換一下路線比較好。而就在我思考的時候,遠方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一匹白馬停到了我面前:
  “聖騎士大人,大事不好了。”馬上的人焦急地說,“普修斯的村民要動用私刑處死一名少女。我沒辦法阻止,只有來找你們幫忙。”
  “私刑?”我驚訝地問,“是在什麼時候?”
  “晚上八點,現在去時間可能也來不及了……”
  “賽內蒂亞,你帶這位先生去通報執事,我先去普修斯村。”
  說完,我顧不上賽內蒂亞的回答就跨上莱文,向著普修斯村的方向疾馳而去。

  在卡索爾聯盟,嫌疑犯都要經過法庭的審判才能定罪,但有些小村莊還是會濫用私刑。那些村民在想什麼,這樣隨便就想剝奪別人的生命那是犯罪的行為……幸而普修斯村離亞克亞並不算遠,但時間依然很緊。想到這兒,我不由地再加快了速度,但是不論我如何加速,當我到達普修斯時,已經太遲了……村子中心的廣場上早已是一片血海,人類的殘片灑滿了整個廣場,而廣場中心的十字架就那麼孤伶伶地站在這片地獄中,彷佛在嘲笑這些死去的村民。
  “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聲音有些顫抖,不是村民要處死一名少女麼?為什麼……反而是村民都死了?是因為魔獸之森的魔物嗎?不對,雖然普修斯離魔獸之森比較近,但是卻從沒受到過魔物的攻擊,而且這麼大規模地屠殺也不會是一般魔物所為。可是除了魔物,還會有什麼原因呢……我看著這片血海,卻發現一串的血腳印,一直通向村外,看起來似乎是人類的腳印。是幸存者嗎?來不及做過多的思考,我驅駛著莱文沿著腳印的方向追尋而去。
  隨著腳印地延伸,血跡也越來越淡,就在我以為我要跟丟的時候,前方傳來了微弱的流水聲。是河流嗎?莱文載著我轉過一個斷崖,瑞瑟納河出現在我的眼前,而在河邊,一個黑色的影子漸漸地走進了河水中。該死,那人是想自殺麼?而等我趕到河邊時,那人已經不見了蹤影,我急忙跨下莱文,也進入了河水中。
  冬季的河水有如刺骨一般地寒冷,沒走兩步,腳似乎就失去了知覺。如果人整個掉進水裡,可能在溺死之前就先會被凍死吧,那剛才那人怎麼樣了?河面上一片漆黑,完全看不清水面下的情況,真是傷腦筋……看起來,只能潛到水裡尋找了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潛進了河水之中。果然,河水迅速浸透了我的衣服,全身就只剩下了刺骨的冰冷。但是水下也是毫無光亮,體力也在寒冷中迅速消耗,在就我快要放棄的時候,幾乎沒有知覺的右手碰到了什麼東西,似乎是人的手臂,終於找到了麼……拉著那只手臂我浮出了水面,只是在這失去了感覺的手幾乎使不上力,而我整個人也快被河水沖走,此時,耳邊卻傳來了熟悉的呼吸聲。
  “莱文……”
  回頭,我看到我的愛馬早已到我的身邊,缰繩此時正垂在我眼前。就如救命的稻草一般,當我拉住缰繩之後,莱文將我和溺水者一起拉上了岸。來不及多想,將溺水者拉上岸之後,我立刻對她進行了急救。在她吐出一口河水後,又開始了呼吸,這是我才能對她進行仔細的觀察:這是一個大約在十五歲左右的少女,濕透的衣服緊貼在她瘦弱的軀體上,使得胸口微弱的起伏顯得特別明顯,全身也在不停地顫抖著。要是不想辦法取暖的話,我和她可能都會被凍死在這裡吧。我這麼想著,向四周張望了一下,卻並沒有發現能取暖的設施,而這時我全身上下也沒有什麼力氣,意識也逐漸變得模糊……在失去意識之前,我用盡全力將少女抱上了莱文,然後自己也跨上了馬,將自己固定在馬上之後,我終於暈了過去。

  “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了。”
  昏暗的燭光、沒有門窗的房間……年輕的法師阖上書,對我微笑著:
  “你所要走的命運之路,選擇好了嗎?”

[ 本文最後由 藍洛斯 於 08-2-25 08:4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8:41 , Processed in 3.06106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