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異幻亦實

[複製連結] 檢視: 977|回覆: 1

第一章 開始

身體異常的冷,雨滴不斷從天上落下打到陳風的衣服上,陳風的衣服也已經被雨淋到全濕「奇怪?這裡是哪裡阿?什麼時候下雨的?」陳風心想疑惑的想著。

轉身一看,在前方不遠處有一個人影,樣子十分的模糊,模糊到讓人看不清楚,不過雖然看不大出這個人的長相,這個人卻令人感覺到女人的感覺。

「她是誰阿?怎麼會有一種這麼熟悉的感覺呢?我現在到底是在哪裡啊?」陳風看著那看不清楚的女人心裡是疑惑的想著。

「快點走吧!剛才經過時,我好像看到前面有一棟建築物,我們先去那裡躲躲雨。」突然陳風對著那個不知名的女人說話。

「奇怪?我又不認識她,我怎麼在跟她說話?」陳風對自己這莫情奇妙的舉動感到不解。

而那名女子似乎開口說了一些什麼,但陳風卻是怎麼樣也聽不到她到底對自己說了些什麼。

「你走不動了嗎?讓我來揹妳吧!」陳風的身體又自動的對著那名女子說。

快步跑向她,突然的眼前一黑,只聽到碰的一聲,陳風跌倒在地。

那女子似乎對著倒在地上的陳風大叫著說了些什麼。

陳風雙手將身體從泥濘的泥土上撐了起來,對著她說「我沒事的,只是現在有點累而已。」

女子走向陳風,將陳風從泥地上扶起,然後好似激動的對著陳風說了幾句話。

「不可能!我不會答應妳的,我也不能現在休息,妳可是會感冒的。」陳風對她說。

向前走了兩步,才正要蹲下,卻先是感覺到腦袋裡一陣暈眩,陳風再一次的倒在地上。

想要努力的爬起來,但是自己本來就所剩不多的體力卻已經執行不了這個簡單而且基本的動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腦袋裡面卻不斷的有一陣陣重複的聲音響起,不過卻不知道這聲音是從何方傳來也不知道其中的涵義。

「什麼鳥聲音這麼吵?煩死了!」陳風低語的說道。

「叮~叮~叮~叮~」

突然的這個一直重複持續的「鳥聲」停了下來,然後隨即而來的卻是不知名的軟物攻擊的超級連擊。

「是誰在打我?被我抓到的話看我不打爆你!」在不知名的武器攻擊下好不容易得到一個稍微喘息的機會陳風怒吼的大叫道。

「你偉大的老爸我拼死拼活的從昨天不知道多晚直到今天早上才剛剛把稿子給趕完,現在是累到都快要累死了,才剛想要小睡片刻,
你居然、你居然敢用你那個吵人的鬧鐘來吵我睡覺,我看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還是不要命了你?」一名眼中佈滿血絲的男子用著比陳
風還要憤怒,近乎是狂暴的口氣向著陳風吼著。

陳風這時卻是驚訝到差點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稍微緩過氣才驚訝的對著那名男子說道︰「老爸!你在家阿?我怎麼不知道阿?你什
麼時候回來的?」

「等等,你不要給我轉移話題,剛剛是誰說要打爆我的啊?」男子佈滿血絲的眼睛睜的大大的瞪著還正在吃驚狀態的陳風,雙手上各
拿一個的枕頭是越握越緊,然後高舉鎖定目標,馬上攻擊而下。

陳風從震驚中清醒,卻是立即轉成恐懼的大吼︰「不是、不是的,我剛剛還半夢半醒的,阿~!」

沒有等到陳風解釋完,來的又是一陣枕頭的強力爆打攻勢。

而陳風大約被枕頭攻擊了有大半個小時之久才停止。

「呼~!真是出了一口氣,剛好順便可以當成今天的暖身運動,又可以打這個渾蛋兒子,真是一舉三得阿!哈哈哈…!」被陳風稱為
老爸的男人這時說,縱使打了半個小時之久加上講話,這男子還是連氣也沒有喘一口。

「真是搞不懂老爸哪裡來的這麼多體力,可以打了這麼久居然還稱這只是暖身運動。」假裝被打到昏的陳風驚嚇的躺在自己床上這麼
想。

將自己的渾蛋兒子當成沙包打了以後,銷耗了不少的怒氣,心情變的還不錯,就『好心的』一邊把渾蛋兒子從床上拖到浴室門口邊,
然後說:「我現在去做早餐,你給我趕快去洗澡,今天可是要轉學到新學校的第一天,如果你這麼想遲到的話就繼續躺在這裝死
吧。」說完後就離開走向廚房。

等到男子離開後,陳風才起身,先是回到了自己房間拿出衣褲,函後邊走邊自言自語的說︰「那個死老頭到底是在生什麼氣阿,居然
對我下手下的這麼重。」

面對浴室裡的鏡子脫下上衣,發現身上居然沒有一處瘀清,但是一摸到剛剛被枕頭用力砸到的不位還是忍不住叫到︰「痛、痛、痛、
痛…!不知道還到的到不到了學校…」繼續的檢查身體的其他被攻擊部位。

簡單又快速的沖了個澡,然後悠閒的朝著餐桌的走向走去。

「老爸,你有沒有空?要是有空的就送我去學校阿~」朝著廚房的方向大喊道。

不過卻沒有得到任何話語或者是任何的聲音回應。

「喂~!老爸,回答我一下。」說著說著便網廚房的方向走去。

到了廚房門口朝裡面看了看,廚房裡卻是一個人都沒人。

陳風在廚房附近找了找都沒找到人,後來才在廚房前面的餐桌上找到了一小張白色的記事紙張紙和兩個每個都個一個餐盤一樣大的三
明治。

白色的記事只上面寫著,「這兩個三明治就是你的早餐,我要去談一下稿費的事情,你就自己去學校吧!(地圖在後面)。 」


陳風把白紙翻面,果然白紙後面有一個畫的還算清楚的路線圖。

「天啊~!快遲到了。」看了看牆上的時鐘。

於是陳風很快的一口吞了一個跟餐盤樣大的三明治,背了一個背包再拿了幾樣自己覺得應該會用的到的東西和另一個準備在學校路上
吃三明治的,馬上衝向往新學校的路去。

這時陳風的心裡可是在大吼大叫的說著︰「媽呀~!如果我遲到,那回家一定會被那死老頭給抓起來當足球踢飛的~」

想著想著陳風已經衝到他的目的地,學校大門口。


「奇怪了?我是著地圖走又沒走錯路,這看起來是也像是個學校沒錯,今天也不是什麼假日,怎麼會沒人?而且校門還是關著的。」
看了看地圖以後陳風有看相了校門,陳風疑惑著想著其中到底哪裡出錯了。

想來想去這其中他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情,難道是這學校跟一般的學校上課時間不同嗎?這才看了看自己的手錶,手錶上的時間怎麼比剛剛在家時鐘上看到的時間還慢一小時阿!

陳風突然發現其實他並沒有出任何差錯,心中卻還是氣憤的叫到︰「這個臭老爸!居然把家裡的時鐘給調快一個小時以上來耍我。」

為了平復自己的情緒陳風便往其他的方面去想︰「不過算了,早到總比晚到來的好,找個機會在整回去就好,先計畫一下吧~!我想想,這次就把那死老頭的寫的要死要活的稿子燒掉來報復一下好了。」陳風的頭上彷彿開始露出了所謂惡魔的犄角。

總不能一直看著這校門發呆到上學吧!也不知道附近有沒有甚麼地方可以去,找個人來問問看,然後就一邊吃著自己跟餐盤一樣大的三明治早餐一邊開始向四周觀望起來找找看有沒有店家或是任何的人。


正在觀望四周的陳風看到前方不遠的地方有個看起來年紀滿大的老伯正在校門口左右徘徊,不過看不出來是在做甚麼。

「這麼早就來到校門口這,他應該是學校的管理員或者校工吧!乾脆去找他問問看好了。」馬上走向前面的老伯。

「老伯,請問你是這間學校的管理員嗎?我是今天新轉來的學生,不過我好像來的太早到不太認識這裡有什麼地方可以休息,我想問一下這附近有沒有哪裡可以讓我休息一下?即使是店面也可以。」陳風看著眼前的老頭問著。

老伯的聲音雖然有點蒼老,不過卻還不費力的回答了陳風的問題︰「就我所知這附近除了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還開著以外就沒有任何商店開著,應該是沒有店面可以提共你休息的地方。」

「喔!是這樣阿,那謝謝了,老伯。」陳風感謝的笑著回答眼前的老伯。

「怎麼辦…現在可沒地方可以去阿~回家很麻煩又浪費時間,實在是想不出我現在要幹麻。」陳風心裡頓時為自己該往哪裡去而煩惱了起來。

這時,老伯好像看穿陳風心裡的想法,於是老頭對陳風說︰「不過學校早上有先開放操場給校外的人作為運動場來使用,你可以去看看,要不要去?我可以帶你去。」

陳風想一想,反正現在他無處可去對這裡又不熟,即便馬上達應老伯︰「當然,這樣可以順便幫我熟悉一下學校的環境。」

「你來的還真是早,你可是今天第一個來到的轉學生。」拉開校門的柵欄後帶著陳風慢慢的走向學校向外開放的操場。

「沒有啦!因為我家昨天不知道位什麼的突然就停電,時鐘也還沒有來的即調回正常時間,所以今天才為這麼早就到了。」陳風略為緊張的對著管理員老伯解釋的說道。

陳風心想正哀怨的想著:「哪一個人會好意思對其他人說自己早到是因為被自己的奇怪老爸整才這麼早阿~」

「是這樣阿~不過就算照你這麼說,算起來你來的時間還是太早到了,轉學生不都是下午才要來參加轉學考試的,不是嗎?」老伯滿臉疑惑對著陳風說。

「咦?是下午才要到嗎?不是轉學過來就直接上課嗎?還有轉學考試是什麼意思?」陳風滿臉驚訝的回答了滿臉疑惑的老伯。

「你連要轉學考試都不知道?我很懷疑你到底是不是要轉過來的轉學生?這些事項不都是寫在那張轉學通知單上嗎?」老伯臉上的疑惑更加的明顯了。

對著疑惑滿臉的老伯,陳風只能表現出滿臉無奈的樣子撒個小謊把他騙過去︰「那個通知單在我老爸那裡,有可能他忘了跟我講就去上班了吧!」

「死老頭你這次可是真的玩完了,我會使用我從出生到現在十幾年所研究的出來的整人方法來弄死你。」滿臉無奈的陳風這時卻是這麼想著,而惡麼的犄角又更明顯了,甚至可以看到尾椎冒出小塊的三角形,開始形成尾巴。

「怪了!怎麼會一個人也沒有,一般還說學校對外開放的操場不是都有滿多的老爺爺、老奶奶和一些學生在這裡做些晨間運動嗎?」這次換成陳風滿臉疑惑的對著老伯說道。

「唉~,也不知道是哪裡來個莫名其妙的人,前一陣子開始對那些常常會來運動的學生和老人們說,學校的操場在鬧鬼,還胡亂說什麼已經有好幾個早上來這裡做運動的人無緣無故的失蹤了,這怎麼可能阿!根本就是冤望,白天哪來的妖魔鬼怪阿!而且校園裡鬧鬼只有聽說過雕像或是教室裡鬧鬼,哪有操場會鬧鬼的,但是被這麼隨便一說就開始沒有人再來過,現在他們還寧願去遠一點的公園。」這次變成老伯一臉無奈的回答著滿臉疑惑的陳風。

剛走道操場的入口,陳風便看了看操場的四周說︰「這操場也真是夠大的,不過也還不至於會大到搞到失蹤…」

沒等陳風說完這句話,老伯便打斷他的話然後對著陳風說︰「小子,反正等會兒也不會有人在過來就來陪我去到處走一走吧!」

難道今天不上課?陳風急忙的問到︰「等等,你說沒人來是什麼意思?等一下不是還要上課嗎?還是說今天就只有轉學生來考試?」
「當然不是,我們學校的校門口可是有自動化設備會將校門開啟,而且學校裡大多數的老師或是學生都比較喜歡去活動中心或學校新
建的體育館裡處理事情或運動,學校只開放了這個操場對非校內的人員使用;而且也應該不會有再出現一個像你一樣的人了吧!」說完,老頭對著緊張的陳風笑了一笑。

「原來如此!陪你散步當然好阿,反正我沒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陳風對著朝他微笑的老伯這麼說。
陳風跟在老伯的身後,兩人開始漫無目的在這廣大的操場裡散步,這操場也不知道多大,但是可以看到操場的周違背建築物為了起來,而建築物的前面還有一排的樹木增添了綠色氣息。

陳風跟著老伯漫無目的亂走,一下子就變的沉默了起來,在這個還不熟悉校園,這校園的沉默令陳風有點不自在,於是便找個話題問
起了老伯︰「對了!老伯,你知不知道等一下的轉學考試會考些什麼東西?」

「當然不知道,每一次考試,無論大考小考,考試前都是不會透漏出考題給任人的,只有出題目和審核的老師、校長和少數人才知道而已。」老伯頭也不回的只用了一種很平常的語氣回的陳風。

陳風認為老伯好像生氣了,陳風認為老伯以為自己要老伯洩漏考題給自己,於是急忙回答到︰「不是啦~我問的不是考試題目,我問的是考試範圍,我是剛剛聽你說才知道要考轉學考試的,只是想要你稍微跟我講一下看看我以前有沒有學過,我可不希望因為轉學考考不過導致我轉不過來。」

「關於這個,學校裡的大小考試是會給每位同學和老師範圍的,不過轉學考試比較特別是沒透漏過的,應該是看個人的本事和考運,而且經過這種考試會比較容易的分出應該分到哪一個班級,也比較公平,不過我也只是這麼聽說。」老伯依然是頭也不回的用著平淡的語氣回答著陳風剛剛所問的問題。

雖然老伯回答陳風的感覺令陳風自己覺得他好像是惹老伯生氣了,不過陳風還是用著高興的語氣回答著老伯︰「是這樣子阿~那來真的還滿公平的!大家都不用準備,純粹只看自己的運氣好不好。」

「呼~鬆了一口氣,我還在擔心說沒有準備考試怎麼辦。」聽到老伯剛說的消息,陳風對於這次考運氣的考試是這麼想著的。


待續...未完...
因為最近有是..
所以先貼有的...感恩


[ 本文最後由 三微點 於 08-2-18 12: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章 校園便利商店

隨著時間的經過,跟在老伯身後的陳風突然感到口渴,但是自己一個人先走又不太好意思,而且不熟悉這校園的環境又怕迷路,於是問老伯︰「老伯,我有點口渴了,想去買點喝的,要不要順便也幫你帶一瓶回來?這學校應該有開設販賣部吧!」
「你要幫我買,那當然好,不過前提是你要請客,學校的販賣部在前面的走廊往前一直走,然後在第一個轉彎處左轉就可以看的到了。」老伯依然用著平淡的語氣跟陳風說話。
「當然是我請,就把這個當成你帶我來操場的酬勞好了,那老伯你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我這就去買飲料。」陳風聽到老伯依然用這樣的方式跟他說話,這讓陳風以為老伯依然在生他的氣,於是有點緊張的沿著老伯剛剛說的路徑跑向販賣部去。
陳風聽到四周出現了些微的吵雜聲,聽起來像是聊天的聲音,於是他看了看手錶,一看到了現在的時間便驚訝的想︰「咦!我和老伯不是才走了一下子,怎麼時間過的這麼快,一下就到上課時間了?我們有走的這麼久嗎?」
按照老伯的所說的路線,果然轉彎處的牆上掛著路牌,上面畫了一個左轉的箭頭而旁邊則寫著大大的販賣部。


陳風確認牌子的標示以後馬上向左轉了過去,左轉後陳風吃驚的看的眼前所謂的「販賣部」,心裡不經驚訝的大叫了起來︰「這、這、這、這…,哪是販賣部啊!」
陳風眼前的這個「販賣部」,實在是不像是「販賣部」,這個有著自己的標誌,有自動門,有明亮的招牌和燈光,而且招牌上還居然還有寫著24Hr,看起來根本就像是便利商店直接開在校園裡,而唯一能說明他叫「販賣部」的東西只有剛剛經過轉彎處的牆上所掛的指標。
「我還是頭依次看到這樣子奇怪的販賣部,招牌上的那個24Hr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可是從來沒聽過學校的販賣部還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不過算了,等等再問那個老伯好了。」陳風一邊思考這個奇怪而且又沒什麼意義的問題一邊走入這家「便利商便」,不對,是「販賣部」。
「還有開冷氣的勒!居然還有賣日常生活用品,文具、廚具、雜誌、漫畫、小說、衛生棉…我看應該沒甚麼不賣的(當然除了違法物品),這裡賣的商品還比一般的便利商店的多了不只一些。」陳風正一邊評估這家「便利商店」一邊朝著看起來像是賣飲料的冰櫃走去。
冰櫃裡的飲料果然也是五發八門一大堆,除了一般常見的知名品牌以外,還出現了一些平常根本就沒有看過品牌的飲料,冰櫃裡挑了一挑,隨意選了一瓶綠茶和一瓶水,陳風想老伯大概比較會接受這兩種飲品吧!然後隨意的往櫃檯的方向逛過去結帳。
「這裡的販賣部還真奇怪,外觀裝潢的跟一般的便利商店這麼像,而裡面的商店空間和所販賣的商品居然跟一般的超級市場一樣多,也沒看過超級市場或大賣場營業二十四小時的。」觀望著四周的陳風正這麼想著,又像前走了一陣子眼前看到了兩個櫃台,但是兩個櫃檯卻只有只有其中的一邊有人在排隊。
「恩…?奇怪,為什麼全部集中到一個櫃檯結帳?不過現在人生地不熟的,還是先跟著其他人排在同一排好了。」個性害怕尷尬的陳風怕走道沒人的櫃檯結果卻沒人理他又或是其他的客人跟他說收營機壞了,於是他走到多人那排的規矩的和其他人排著同一排。
看了看排在自己前面的所人買的東西,大部分所買的是麵包、牛奶、三明治…看起來就是屬於早餐類的商品,陳風感嘆的到「難道現在的人都是這麼懶嗎?連早餐都在學校買,這麼多人擠一排,明明來學校的路上就有看到對門口對街有餐廳和早餐店阿。」
隨之時間的流失,原本前面排隊的人都已經輪完,只剩一個人就輪到陳風結帳,但是這時陳風卻還在感慨人類的容易怠惰的個性而恍神沒走上前去。
「同學、同學,快一點好嗎!後面還有人在等著結帳。」陳風被一位女性的聲音從遙遠的白日夢中喚醒。
這個聲音聽起來還不錯,不過不知道人長的怎麼樣?在腦中陳風模擬出上千百種他曾經聽過的聲音,比對長相以後,再在腦裡結合出這位發出聲音的人她的長相,「普普通通啦!」這是對腦海裡浮出來的長相做的評價,過程雖然看似複雜其實這也只不過花了不到0.5秒的時間。
從白日夢中回的現實,一抬起頭看向剛剛傳來聲音的櫃檯方向,陳風震驚的差點叫了起來,「天啊~我腦袋壞了!她怎麼長的這麼……」才剛發出這段訊息的腦袋就這樣又瞬間「當機」了。
發出聲音的人是位站在櫃檯裡的女店員,有著甜美的嗓音和迷人的臉孔,白皙的臉頰上,微長瀏海只蓋住了額頭,瀏海之下自然的露出清秀的眉毛,擁有一雙能媚惑人的眼睛,還有看起來軟綿綿令人想一口親下去的豐唇,這時的陳風卻因為「當機」加上櫃台的雜物阻擋視線,所以看不清楚身材,然而陳風現在唯一清楚的是,雖然現在讓人感覺到她有些生氣,不過眼中的畫面卻是完全的令人感覺不到,她現在是生氣著的。
「同學?你還好吧,同學?要不要我找人送你去保健室?」女店員看到陳風腦袋「當機」的樣子,隨即就問了問陳風,不過臉上的表情倒是沒變多少反而好像很平常一樣,看樣子她看過人顯現出「當機」不知道過多少個了。
「沒…沒事。」聽到聲音後陳風才剛反應過來,快步走上收銀台前把綠茶、水和錢一起交給她。
「綠茶和水各一瓶……,這是你的零錢和發票。」女店員迅速專業的開出發票,剛剛生氣的樣子一掃而空然後臉上出一個非常專業的微笑,對陳風說。
「我可以問一下嗎?為什麼大家都只擠在這個櫃台而不排另一個空的櫃檯?」顯然的陳風對那個空的櫃檯還是非常的在意,所以好奇的問到。
「你是新來的嗎?」臉上專業的表情消失,出現了一個有點不太高興的問話。
「恩!算是。」他看著專業的笑容從女店員的臉上消失,女店員的臉上隨之出現無表情的冷面。
「難怪你不知道,那個櫃台是給教職員、資優或特殊班、學生會的會員才能使用的。」回答這句話時冷面轉變成了一臉無奈的樣子,要是聽別人說陳風可能很難想像一個人的表情居然可以只在幾句話之間有這麼多不同的變化,不過今天他卻親眼見到了,這算是一種神技嗎?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因為是你在這裡結帳的關係。」即便這位女店員出現這麼怪異的舉動,但是美麗的畫面一樣不停歇,專業的笑容、無表情的冷面、無奈的樣子都別有一番風味,所以陳風不慶誇耀了一下她美麗的樣貌。
沒想到的是女店員好像壓根就是沒聽到一樣,只趕著馬上趕著幫下一位同學結帳,這到底是在急甚麼阿?雖然心裡有點小抱怨,不過也沒有很在意的照著原路走回了操場。
遠遠的就看到老伯直接的坐在操場中心的地上,於是慢慢的朝著他的方向走了過去。
「老伯,你喜歡喝水還是綠茶?」分別握著水跟綠茶的左手和右手,同時朝著老伯的方向伸出,好讓老伯來挑選。
「綠茶。」老伯慢慢的張開剛剛合上的眼睛,生出有點枯瘦的左手接過了陳風手中的綠茶。
把綠茶交給老伯後,周圍呈現了一片寂靜,除了風和葉子的沙沙聲和早晨的鳥叫聲,好像無人能進入這陣寂靜。
老伯將手中的綠茶放在地上,再次閉上眼睛然後一動也不動的,陳風看了看樹上的鳴叫著的鳥兒,又看了看隨風搖曳的樹木,無聊的對著老伯的問道︰「現在在幹麻?」
「休息。」老伯緩緩的吐出了這兩個字,這兩個字卻又向剛剛的蟲鳴鳥叫聲一般出四周的環進,而兩個字後面接著下來又一片的沉靜。
「我看不太像吧,而且我覺得你一定做了甚麼或是你正在做甚麼。」用著肯定的語氣對著老伯說。
「此話怎講?」
「就憑你的說話字數太少,雖然語氣幾乎一樣,不過字數實在是差太多。」
「難道我不能靜靜的休息嗎?」老伯一臉憤憤不平的對陳風說。
「也不是拉~你突然不講話我也不知道要說甚麼。」
「那你要我說甚麼?」
「說說便利商店好了,不,說是說販賣部。」
「販賣部?你對販賣部有甚麼問題要提出嗎?」老伯一臉疑惑的看了看陳風。
「有幾個,希望你對我說明一下。」
「你問吧!」又閉上眼睛是一動也不動的狀態。
「學校裡的販賣部是學校自己開的嗎?怎麼會裝潢成這樣?招牌上還寫24H,我沒聽過販賣部營業二十四小時的那是甚麼意思?」一臉好奇的問老伯。
「我一個個的回答你。」
「第一﹐沒錯是學校開的,第二﹐希望能夠接近生活中的便利商店,三﹐因為有住校生,住校老師,所以決定讓販賣部開二十四小時。」
「這樣阿!我再問你一個問題。」


「請說!」

「剛剛我問了那位女店員,這學校好像設有特別的櫃台是給的會員使用的是吧?那如果他們到那個櫃檯結帳,那是先幫他們結帳還是幫一般的學生先結帳?」

「沒錯,是有這麼一向設施,先後結帳是看狀況,假如排隊的一般學生人多就先幫他們結帳,不過大部分還是會先幫教職員、資優或特殊班、學生會員,畢竟他們都比較忙或者是不方便。」

「原來如此阿!」

「現在換成我問你問題。」
「好阿。」
「你剛剛的問題怎麼沒問那個女店員的名子?」
「這算問題嗎?不過我還是回答你,因為我不認為她會留意我,而我也跟她勾不上邊,所以我沒問,就算我要她的名子過資料我也會自己去查,因為著樣比較有趣。」
「你還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
「當然,我與眾不同阿。」
老伯和陳風好像很有默契一般的相視一笑。


[ 本文最後由 三微點 於 08-2-21 10:1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5:54 , Processed in 2.294523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