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末日危機》第七章

[複製連結] 檢視: 1248|回覆: 7

大家好!這個是我第一次的小說作品,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主要人物簡介
克利傑
20歲,大學生物系一年級生,喜愛軍事,愛玩war-game,生於武術世家,精通槍械、各式刀具、自由搏擊,志願是當兵,平常很平易近人,但在面對危急的時候表現得非常衝動

妮拉
19歲,大學物理系一年級生,克利傑的好朋友也是克利傑暗戀對象,做事細心,有非常準確的第六感,聽覺異常優良,個性嬌弱,依賴性強

卡浪爾
35歲,傑出軍人,因為個人原則與上司不合而被革職,槍法百發百中,功夫一流,為人勇敢,處事成熟穩重,有威嚴,富有號召力但是非常固執

達美
33歲,上士,電腦專家,功夫比得上卡浪爾,因抵受不住卡浪爾的臭脾氣而跟他離婚,由於在一次行動中被失控的車撞倒昏迷。是一名女強人,性格強悍,有時候對人太熱情,導致讓人覺得難相處


序章
2010年,地球上所有的人都生活得很安寧,一切的事物都正常地運作著,雜亂的城市、吵鬧的市集,一切都很平常,卻沒有人知道接下來的災難將會摧毀這一切……
生化危機發生了,街道上將只剩下腐爛不堪的屍體,撞得破破爛爛的車子,殘破不全的街道,令人不寒而慄的怪聲,死的死,逃的逃,雖然政府有實行緊急封鎖,並且已經開始輸送已受感染的人民隔離區域,但要阻止這場災難,這一切都進行得太遲了……


[ 本文最後由 kong2004 於 08-2-24 11:5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戰前危機

在歐洲的某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有一所由當地政府秘密成立的研究所,除了高層官員和研究員,沒有人知道裡面實際是在研究什麼。那裡壁壘森嚴,四周都被高科技武器重重包圍,裡面有百千保安,數十士兵,把研究所守備得滴水不漏,就連一隻小小的螻蟻也進不去。
在細胞研究區,有一班人正在慶祝成功製造了解決人類細胞異常分裂的藥物,「D藥劑,理論上這是不可能的,但今天確實變成了事實。」主任興奮說著,並指著一旁成功注射的老鼠實驗品。(雖說這是藥劑,事實上卻是病毒)


此時有一名研究人員在藥物解讀區研究藥物的對使用者的影響,這種D藥劑能夠徹底改變細胞,從而變成一種新的細胞,雖然有成功的實驗體,但是不知道有沒有後遺症。他繼續看著老鼠實驗品的細胞,此時他看到了老鼠實驗品的基因突變了,那是因為注射D藥劑之後自行產生的,居然在觀察期過後才出現,他想著:不對,這跟藥物上的預設效果不一樣。他左右螢幕比對著,說著:「這個多出來的基因是控制血液細胞分裂的!要是到了人體產生病變就糟了!我們一定要銷毀這隻老鼠!」他一旁慌張地說著,一邊列印了那張基因圖,飛奔至細胞研究區去找正在慶祝的主任。
這個時侯,在細胞研究區,有一名員工看到老鼠在顫抖,就把手伸入強化盒裡摸了一下老鼠,被嚇倒的老鼠快速用力地咬了那名實驗員的手,「哎呀!好痛呀!」他大叫了一下。「你沒事吧?」其他研究員驚奇地問,「沒事,我只是被盒子夾到了」受傷的研究員想著:這沒什麼,擦藥就好了。(不知道這是個致命的錯誤)

「你就先去休息一下吧,順便擦擦藥。」主任不安地說。
「嗯,那我去了。」受傷研究員說完之後就離開了實驗室。

就在這個時候,藥物解讀區的研究員氣喘如牛地跑過來了。
「喝~!喝~!喝~!怎麼了?」主任笑著問。
「主任!老鼠實驗體有突變基因!而且可能有感染能力,必須銷毀!」藥物解讀區的研究員緊張地說。

「怎麼可能呢」主任笑道。

其他人員也都哈哈大笑。

「你看這裡!(指著多出來的基因)」藥物解讀區的研究員說。

「大難道這種藥物會造成基因突變?但這怎麼可能呢?」主任瞪大眼睛說。

「什麼?然後紛紛各自討論著」其他研究員大叫。

「研究員們快把老鼠實驗品帶到隔離區,準備銷毀!」主任說。

「幸好有你發現,我們太大意又太急了,畢竟都已經研究7年了。」主任失望地說著。

在休息室受傷的研究員「我到底怎麼了?頭好暈,心臟也跳得好快啊!還是去醫療部好了。」受傷的研究員說。

這時他忽然跪下,倒在地上用力翻滾,用力抖動著,痛苦地叫著,又四處亂撞,書本、資料全被打得散落一地。

「啊!~啊!~啊!!~」受傷研究員大叫,並七竅流血。

過了20秒鐘,血液終於不再流出來了,他僵硬、緩慢地站了起來,但他現在已不再是人類,只是追求基本的本能,就是吃,吃「人肉」,也就是名符其實的喪屍。
最後,他把所有研究員都吃了,而一些吃剩的屍體就變成了喪屍。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kong2004 於 08-2-16 07:2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病毒擴散

那些己變成喪屍的人歇了一會之後,就繼續向醫療部前進,很不巧的,醫療部裡醫療人員也正在前往研究部。當醫療人員到達了研究部,看見滿地都是殘缺不全的死屍,有些更是他們的好朋友,頓時又驚又恐。「這裡……怎麼會……變成……」那個醫療人員還沒說完,忽然屍體變成了喪屍,那個醫療人員就被一隻剛成形的喪屍咬死了。
「這是什麼東西?」一個醫療人員驚訝地問道。
「別理了,快跑!」另一個比較冷靜的醫療人員大喊,希望他們都能夠逃出生天,可是天意不從人願,他講完之後也被襲擊致死了,而其他人也一樣無一倖免,一一變成了恐怖的喪屍。
這些喪屍開始被進食活人的欲望所侵占了,於是他們就前往保安部進行覓食。
在保安部,一群閒來無事的保安正在閒話家常,絲毫沒有發覺一件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將會降臨在他們身上。
「卡士,你什麼時候要跟莉莉結婚?」一名中年保安正焦急地問卡士。
「快了,到時候我一定會請你們來的,別心急嘛。」卡士一邊回答,一邊露出幸福的表情。
「欸,我們打從你跟莉莉認識的時候就一直在撮合你們,現在你們都談婚論嫁了,教我們怎能不心急?」
「倒也是喔,哈哈!」隨著卡士快樂的笑聲,大伙兒也跟著大笑了。
這時有一個保安員看到閉路電視,他立即按下警報,並用麥克風廣播「各單位請注意,現在發現帶有高度攻擊性的喪屍,所有保安員和士兵立刻出動。」
「封鎖所有主要的通道。大家,帶好武器出發!」當保安隊長一聲令下,原本還在閒聊的保安們都換上嚴肅的表情,拿起他們的機槍準備抵抗敵人。
他們沒走幾步,就看到一大群喪屍正在向他們走去。卡士勉強地壓抑心中的恐懼,小聲問道:「那是什麼?」
「喪屍!」
面對著喪屍們的來襲,保安們馬上瞄準目標,向喪屍展開猛烈的槍擊。在一陣槍林彈雨之後,只有幾隻喪屍倒下來,保安們知道自己不敵對方,都紛紛產生了逃跑的想法,不過,在他們開始逃跑之前,喪屍們已經把他們解決掉了。
這個時候,喪屍們距離實驗室的出口又進了一步,越接近出口就越來越多士兵,越來越多傷亡,於是隊長就下令暫時退守實驗室外軍營,聯絡總部之後才採取進一步行動。
「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整個實驗室突然停電,所以防衛系統都失靈了,士兵只好使用機槍來攻擊,此時他們沒有注意到旁邊的通風口被撞開,數百隻喪屍爬了出來,沒嘴的,斷手的,斷腳的,腸子跑出來的,那種恐怖萬分的景象,彷彿在戰爭中被打的稀巴爛的屍體,紛紛出現在士兵們的眼前。士兵們知道基地武裝沒了電力,再厲害的高科技武器也沒用,只有機槍和彈藥能用而已。
「快射死他們!」士兵們瘋狂地開槍掃射。
「蹦!蹦!蹦!蹦!」彈匣打完了,喪屍才倒地了幾隻。
「快!千萬別讓這些怪物出去!」
「蹦!蹦!蹦!」現場槍聲四起。
「蹦~答答答答答答!蹦!」一個個手榴彈爆炸了。
即使如此二十名駐守士兵寡不敵眾,紛紛被撲倒咬死,最後一切都安靜了下來,士兵們全死光了,而頭顱還在的屍體也陸陸續續地變成喪屍,最後,喪屍大軍攻佔了軍營,開始向遙遠的城鎮移動。
此時,某一個不幸的上班族,看到路邊有一些全身都是血的人搖搖擺擺地從山裡走出來,於是就立即報警。電話未通,上班族己經被喪屍咬死。就這樣,病毒已經以無法控制的速度擴散開去了。

下一回!主角克利傑正式登場,將會展開一場血腥的求生行動!

[ 本文最後由 kong2004 於 08-2-17 03:1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整裝待發

「吧吧!!~~~蹦!!~~」窗外一陣吵雜聲響起。
克利傑驚醒了,他看著床邊的時鐘,時間是早上六時五十五分,他從房間裡窗戶眺望,一看之下,外面有幾處地方發生火災,遠處有大量濃煙,幾乎把天空都蓋住了。
「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克利傑緊張的說。
「啊~頭好痛啊!昨天玩太瘋了!」克利傑說罷,就看見電視有報導。
「這裡是市區!現場一片混亂!到處都有暴動,據說是一種病毒!受感染者會……」記者還沒說完就有一隻喪屍衝出來。
「啊~!救命啊!!!啊!~」訊號中斷了。
克利傑頓時愣住了,他不敢相信他眼前的事實,這個時候,電視機忽然傳出一則緊急消息:「我是總統莎士,現在市區各處都接二連三地出現暴動,請所有市民保持冷靜。據科學家所說,現在出現了一種新的病毒,被感染的人死掉了之後會再次活過來,不過已不具有原本的意識和智力。他們帶有高度的攻擊性,被咬者變成喪屍也只是時間的問題。我莎士在此向全國市民宣佈,所有受感染者,一律格殺勿論,所有國民應該留待家中,我們歡迎有志討伐喪屍的人立刻前往隔離區的軍營,我們會分發武器給大家。」這段緊急消息播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克利傑看到廣播之後,心裡一時感觸,就去了他放war-game裝備的房間。
「這些遊戲裝備正好合用,只不過這一次再也不是遊戲了…」克利傑無奈地感嘆。
克利傑穿上特警穿的全黑緊身衣和老爸在聖誕節送的新式防彈背心(可抵擋步槍子彈,非常輕便),再穿上飛虎隊戰術外套和護膝護軸,戴上頭盔、脖子和四肢的護具,拿起藍波刀和四把折刀,最後克利傑若有所思地看著一把由日本著名鑄刀大師村正所造的名刀傲鋼。

「這是非法偷運過來的,但……現在還管他什麼合法不合法,保得住自己的命才重要!」克利傑毫無猶豫地把那把刀拿起來。
克利傑把裝備和武士刀佩帶好了之後,打開了在自己腳邊的黑色長方形箱子,箱子裡面出現了一把一米二長的長槍。那長槍是M4A1系列的,擁有全金屬槍身,配有高級消音器、狙擊鏡和腳架,使用鋼珠作為子彈,動力來源為鋼瓶,初速四百,即等於手槍的子彈發射速度。
「雖然這不是真槍,但是這個東西可花了我十萬啊!」克利傑說完就裝上消音器及狙擊鏡,然後把彈匣入滿鋼珠,照了照鏡子,苦笑著:「我現在還真像軍人啊!」
裝戴完畢的克利傑走到窗邊,他往下看著四周,街上已經沒有人了,只剩下一團團火焰和亂七八糟的物件。忽然,克利傑看到一個人從對面的巷子裡走出來,他利用狙擊鏡一瞄,發現那個人全身是血,手上還拿著一個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而且那顆人頭還是屬於他鄰居傑森的,而且還是他的鄰居傑森。克利傑把長槍保險制關掉,開氣瓶,深呼吸了一下,按下板機:「蹦!」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kong2004 於 08-2-22 11:0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章 初次遇敵
「啪!」喪屍被克利傑的子彈擊中,可是結果卻不如克利傑所想的那樣子,子彈並沒有對喪屍造成很嚴重的傷害,只是在他的頭上打出一個小坑而已。就在瞠目結舌的同時,克利傑開始感到心驚膽戰了,於是就向喪屍瘋狂地開槍。
「啪啪啪啪~」那喪屍中了幾槍,往後退了幾步,本來拿在手上的人頭掉在地上了,可他還是依然沒有倒地,只是發出一陣呻吟,傷口處緩緩地流出黑色的淤血。
「那隻喪屍怎麼那麼強,被我射中了竟然還若無其事,不行,我得想個辦法把他解決掉,然後趕緊到軍營去。」克利傑想了又想,始終也想不出一個好辦法,「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豁出去吧!」經過一番自我安慰,克利傑終於踏出了第一步──拿起手機下樓去。
克利傑從電梯中走出來之後,大廈的電力供應忽然中斷了,周遭突然變得一團漆黑。「有沒有搞錯啊!在現時這個緊急關頭居然給我停電。」克利傑一邊埋怨著,一邊摸黑走到那寬大的棕黑鋼門前,隱隱約約地看見一個身影,仔細一看,那個身影竟是屬於剛才那隻喪屍的。
此時,喪屍注意到克利傑的氣息,正在一步一步蹣跚地走向克利傑,當然,克利傑也知道自己已經被喪屍發現了,心知不料,不過還是戰戰兢兢地往出口走去。
就在雙方相互擦身而過的時候,喪屍冷不防地向克利傑伸出一爪,幸好克利傑身手敏捷,一俯身就閃避了喪屍的攻擊。克利傑迅速地從腰際的刀鞘中拔出傲鋼,向喪屍的頭部往上一斬,就在喪屍的腰背以上劃出一道深深的傷痕。喪屍一時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於是克利傑就趁著這個空檔拔腿就跑了。
少頃,克利傑跑到一所超級市場的門前,心想:這個時候超級市場裡面應該不會有人吧!克利傑打算在超級市場裡能夠撿到一些有用的東西,不料裡面已經被一掃而空,空無一物了。
「唉,就當我今天運氣不好。」正當克利傑感到大失所望之際,外面忽然傳來一聲慘叫:「啊!」直把他給嚇壞了。為了確認外面的狀況,克利傑從縫隙中使用狙擊境窺探,發現一個逃跑不及的警察被一隻喪屍扯掉了他的頭顱,在他們的隔壁還有一輛黑色的小型貨車。
「看來我今天的運氣並不是真的不好。」克利傑默默地自言自語之後就從腰間掏出四把折刀,徐徐地走出超級市場,瞄準著那喪屍的頭,一手就將四把折刀統統投擲出去,插在喪屍的額頭上。這時,克利傑連忙舉起傲鋼,衝過去把喪屍的頭給劈下來,就在這個時刻,克利傑終於第一次將喪屍擊敗了。
「哼!原來喪屍的弱點就是那顆頭。」克利傑在初次戰勝之後得意地說,另外他也注意到他腳旁的警察屍體,「你還真可憐,不過你的東西我要拿走囉!」他一說完,就從屍體身上拿出了一把手槍、一根伸縮警棍和一個無線電,然後走到那輛黑色的小型貨車前,企圖打開車門進去。
「咦!車門被鎖住了。」此時,克利傑回想起剛才在搜索警察屍體的時候,好像瞧見一把鑰匙在它身旁,於是克利傑就回去把鑰匙拾起,打開車門走進去。
突然克利傑收到一則手機短訊,他從外套裡的口袋掏出手機一看,上面顯示著:
「快來我家救我!
妮拉」
「糟糕,妮拉有危險。」克利傑如迅雷般開啟貨車引擎,右腳猛烈地踏上油門,向著妮拉的家全速前進。
在都市外有一處窮鄉僻壤,那裡的交通非常不便,由於進出口只有一條小路,其他地方都是樹木,車子一進去就很難退出來,所以平日很少人會去那裡,久而久之,那裡的價值就直線下降,而且房租也變得十分便宜。不過,雖然那裡交通不便,但是環境清幽,生活無憂,恰如世外桃園,因而吸引了很多慕名而來的人搬進去,連妮拉也不例外。

這一天妮拉在大學沒有課,本來打算睡晚一點才起床,想不到怎麼樣也睡不著,滿腦子裡都是不祥的預感,她那靈敏的雙耳還聽到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叫聲,所以就向克利傑發了一個求救短訊。
此時,妮拉發覺門外有一陣陣腳步聲,以為克利傑來了,於是就一邊開門,一邊喜悅地說:「克利傑,你終於來了啦!」怎料……
克利傑以超群的駕駛技術飛快地穿越了叢林,抵達妮拉的家門前,然後馬上下車衝過去,拔刀一斬,把正在向妮拉襲擊的喪屍給擊倒了,他受傷時大量的黑色淤血如噴泉般噴出來,將妮拉的衣服和傲鋼都染成黑漆漆的。
「妮拉,我來了!」克利傑叫喚著呆若木雞的妮拉:「妮拉……妮拉……」妮拉由於受驚過度,雙腳一軟,倒在了地上。
「妮拉!」克利傑連忙小心翼翼地扶起妮拉,「你是不是哪裡受傷了?讓我看看。」克利傑緊張兮兮地打量著妮拉。
「克利傑……」妮拉緊抱著克利傑哭泣,就如一隻受驚的小貓般緊縮在他的懷裡,「剛才……好可怕喔……」
「現在我來了,你就不用怕啦!」克利傑嘗試以輕快的語氣安撫妮拉的情緒,不過好像沒什麼效果,所以他只好輕柔地擁抱著妮拉
一會兒後,妮拉的情緒漸漸地平復下來,她離開了克利傑的懷抱,小聲地說:「謝謝你趕來救我。」
「不用謝了,你沒事就好,」克利傑看著妮拉的衣服說:「欸,你的衣服髒了,不如你先去換一換衣服吧!」
「哦……」妮拉嬌弱地應道。
當妮拉去了換衣服之後,門外突然出現一個神秘人舉著刀向克利傑襲來……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章 危機四伏
「嚓!」那神秘人跳起來,向著克利傑的背部往下重重地劃了一刀,克利傑的背上立刻多了一條半米長的刀痕。
「啊!誰?」受到突如其來的襲擊之後,克利傑迅速地用手往後一把抓住那神秘人,一個過肩摔就將神秘人擊倒在地上,仔細一看,那神秘人是一個跟他差不多身形的男子,身上穿著一件灰色外套和深藍色的牛仔褲。克利傑抓起神秘人的衣領,懷著戒心地問道:「你是誰?」
「你不是喪屍嗎?」阿度反問。
此時,妮拉剛剛換好衣服出來,看到這一幕情景,就馬上衝出來替神秘人解釋:「克利傑,放開他,他是我的同班同學阿度。」克利傑聽到妮拉的話就放開阿度,於是阿度慢慢地從地上站起來。
「阿度,你怎麼會在這裡?」妮拉疑惑地問阿度。
「不是你發短訊叫我來的嗎?你看。」阿度在口袋裡掏出手機給妮拉看,果然顯示著由妮拉發出的求救訊息。
「我不是只發了給克利傑而已嗎?難道我按錯了群發鍵了嗎?」
「看來應該是了,小糊塗,啊!」克利傑因為背上的刀傷忽然被妮拉碰到而發出慘叫。
「誰叫你說我壞話,活該。」妮拉露出得意的微笑。
「妮拉,他剛才被我的刀砍到了啦,你想害死他喔!」
「什麼?克利傑你怎麼不早點說,讓我看一下。」妮拉繞到克利傑的背後觀察他的傷勢,外套已經被血液給染污了,驚呼:「你傷得很嚴重耶,快坐下!我去拿急救箱來。」妮拉立即從櫃子上拿出急救箱,為克利傑進行緊急包紮。
克利傑坐在客廳的木椅上被妮拉急救的時候,妮拉聽到一些詭異的聲音,問道:「那聲音……難道是……」
「另一批喪屍快來了,阿度,麻煩你在這裡收拾食物和一些有用的武器或者是物品,我們要馬上離開這裡。」克利傑當機立斷地下達命令。
「阿度,我的房間裡還有一個重傷昏迷的女人,拜託你把她抱出來。」
「OK!」阿度開始按照兩人的話做事了。
「妮拉,你說的那個女人是誰?我怎麼沒聽你提起過。」
「她是我上個月上山的時候在山上撿回來的,她當時就已經重傷昏迷,於是我就把她帶回家療傷了。」
「你以前是不是學過急救?好像很熟練的樣子。」
「我讀高中的時候是急救組的,當然會急救了。」
「難怪你的手那麼巧。」
「謝謝你的誇獎了。」
克利傑跟妮拉聊了一會,包紮完畢之後,阿度就把一包二包的東西搬出來,連那女人也一併帶出來了,接著三人就把那些東西和女人逐一搬上小型貨車裡,待全部人都上了車後克利傑便發動車子。
很不巧地,在這個時候,數十隻喪屍已經把車子包圍住了,三人紛紛被嚇得驚慌失措,一時抵受不住的克利傑突然發狂,失控地踏上油門駕著車子往外面駛去,眼看一隻隻喪屍被車子撞上防風玻璃,然後被撞飛,妮拉和阿度都感到心驚膽跳。
最後車子成功衝出去了,可是在這一刻克利傑卻陷入了休克狀態,超速的車子沒有了駕駛者,最終就連人帶車闖進馬路旁的叢林裡……
                                               
車子衝下叢林裡的時候,由於速度實在太快,整輛小型貨車都被撞毀了,卡在樹林裡。坐在車子前座的克利傑和阿度都受了重傷昏迷不醒,而妮拉就受了輕微撞擊,可是因為受驚過度也暈倒了。
過了一段時間,已經夜幕低垂,妮拉終於慢慢地醒過來了。她驚覺四周的情況,於是就想把車門打開,怎料車門已經被周圍的樹木卡死了。
「這車門怎麼會開不了,你給我開門啊!」妮拉不停地拍打著車門,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因為剛才受到強烈撞擊的關係,那女人漸漸地在一陣陣嘈吵聲之中甦醒過來,虛弱地說:「小姐……」聽到一把女聲,妮拉立刻停止手上的動作,回頭說:「你好,我是妮拉,請問你是……」
「我是達美。」
「達美小姐嗎?」
「妮拉,你叫我達美就行了。」
「喔!達美。」
「你知道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
「是這樣子的……」妮拉把她所知道的事情都詳細地告訴了達美,達美聽到的時候也很驚訝,驚訝研究所居然會這麼不小心把病毒釋放出來。
「那現在我們要先出去,車門真的被卡死了嗎?」達美詢問。
「嗯。」
此時,達美留意到克利傑旁邊那把破掉的M4A1,於是就拿出那把破槍,用力地利用它的金屬槍身將車門捅開,捅了幾下之後車門就開了,兩人走了出去。
「達美,你好厲害喔!對了!」妮拉急忙打開車門,看見血淋淋的克利傑和阿度,大叫:「克利傑!阿度!你們醒醒!」妮拉很害怕他們真的會離她而去,留下她自己一個人,一想到這裡妮拉又哭了。
「妮拉,冷靜一點,你有沒有帶醫療物品出來?有的話拿出來備用。」妮拉照著達美的話從車裡拿出一箱醫療物品給她,達美觀察克利傑傷勢的時候,看見他身上穿著軍服,於是就問妮拉:「克利傑是軍官嗎?」
「不是,他只是愛玩War game,家裡有很多這些服裝罷了。」
「喔!原來如此。」達美繼續打量克利傑的傷勢,發現他有休克的狀況,於是立刻喊道:「快把他搬出來!」妮拉一聽到達美的命令,就立即跟她一起搬出克利傑,讓他平躺在地上。
「克利傑怎麼了?」
「他休克了,繃帶。」休克?克利傑休克了,妮拉得知克利傑休克後頓時愣住了,連達美的話也聽不見。
「妮拉,繃帶在哪?」達美的呼喊喚醒了妮拉,她馬上從箱子裡拿出繃帶交給達美,達美接過繃帶之後就用最快的速度替克利傑包紮。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達美終於替克利傑包紮完畢,她留意到現在已經很晚了,於是就問:「看來我們今晚應該要在這裡露宿了,有沒有一些露營裝備,例如帳篷、睡袋之類的?」
「有。」妮拉在車子裡找出一套露營裝備給達美,兩人互相合作把帳篷搭起來,然後將克利傑和阿度搬到帳篷裡,接著就把小型貨車裡的食物通通搬出來。
正當她們想開始煮食的時候,竟然發覺沒有乾柴讓她們生火,於是達美就挺身而出地說道:「妮拉,你留在這裡照顧著克利傑和阿度,我去裡面撿一些乾柴回來。」
「可是那些喪屍……」妮拉很害怕如果達美離開了之後,喪屍來襲擊的話她沒辦法阻擋他們。
「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不過你不留下來的話,克利傑和阿度就一定會成為那些喪屍的食物,你也不想這樣子吧!所以,妮拉,鼓起勇氣,要變得更加堅強,我相信你是行的,加油!」
「嗯!」妮拉聽到達美的一番鼓勵的話,自信滿滿地回應。
在茂密的叢林裡,達美獨自在撿起乾燥的木枝,渾然不覺她已經被好幾隻喪屍盯上了。那些喪屍一步步地走向達美,達美聽到他們踏上斷枝的聲音,馬上抬頭一看,喪屍們已經近在咫尺了。
達美一手抱著乾柴,曲膝一躍,右腿向喪屍的頭部一踢,那喪屍就跌倒了。達美急速地拿出藏在外套裡的手槍,往喪屍們的額頭射去,一隻又一隻的喪屍被擊倒了,她趁著這個空檔,立刻抱緊乾柴拔腿就跑。
「呼……呼……」達美喘著氣地跑回營地,妮拉看見她之後便關心地詢問她的狀況:「達美,你剛才遇上了什麼事了嗎?」
「我剛剛被喪屍襲擊了。」
「你被襲擊了?那你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不過看來那些喪屍很快就會來了,我們要小心一點。」
此時,妮拉突然有一種奇怪的預感,她立刻跑進帳篷裡,阿度已經慢慢地醒過來了,妮拉安心地說:「阿度,你沒事就好了,我跟達美先去煮飯,待會就有得吃了。」
阿度第一次聽到達美的名字,疑惑地問:「那個達美是……」「喔!達美就是你剛才在我家搬出來的那個女人,她的身手應該蠻不錯的。」妮拉回答了阿度的問題之後就出去幫達美了。
不一會兒,一群喪屍就正如達美所說,漸漸地接近他們所在的營地,當達美和妮拉察覺到危險的時候,他們已經來不及逃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章 劫數難逃 (上)
就在這一個千鈞一髮的時刻,一個身穿深藍色軍服,踏入中年的強壯男子駕著一輛軍用吉普車經過,剛好看到一群喪屍正在襲擊達美等人,於是雙手立刻從腰間抽出手槍,快速地按了一下扳機,兩隻喪屍即時被擊殺了。他再連開幾槍,那些來襲擊的喪屍全部都倒下來了。然後他從那輛吉普車上出來,逕直地走到達美旁。
剛剛還驚魂未醒的達美一看到那中年男子就立刻向著他大罵:「卡浪爾你這個殺千刀的來這裡幹嘛,快給我滾!」
「什麼?你這臭婆娘還敢來罵我,剛剛是誰好心來救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啊!真是好心沒好報。」卡浪爾被達美的話激得火起,回罵道。
「我才不要你來救,我自己可以救我自己。」達美憤怒地反駁。
「拜託!要是我剛剛沒出手的話,你和你的朋友早就死了,還說可以自救,哼!」
「你……」達美被卡浪爾氣得接不上話來。
在一旁無奈地看著兩人吵架的妮拉覺得,如果她再不去勸架的話,她的耳朵一定會聾掉,所以她站出來說:「兩位,你們先不要吵,克利傑還躺在那裡耶,想想辦法令他醒來再好好地談吧!」
在妮拉的提醒下,達美和卡浪爾決定暫時握手言和,先把克利傑的事情搞定之後,他們再繼續剛才未完的口舌之爭。他們走進帳篷裡,仔細地觀察克利傑的狀況。克利傑雖然還在昏迷,但是氣色已經比之前休克的時候好得多了,在不久之後就會逐漸甦醒過來。
妮拉知道克利傑情況穩定,心情自然放鬆了不少。她想起剛才卡浪爾與達美的對話,好像是一對怨侶在吵架,於是就想開口問他們倆,可是還沒出聲,達美就質問卡浪爾:「你為什麼會駕著軍用吉普車來這裡?難不成你是從軍營偷來的嗎?」
「誰像你這麼笨會去偷!笨死了!」
「你剛才說誰笨?」
「你呀,大笨蛋!我荷爾中尉用得著去偷車嗎,米娜上士?」
「你不是早就因為你的臭脾氣被革職了嗎?」
「什麼臭脾氣!那是我的原則,就算是上司也改變不了。」
「別岔開話題,快回答!」
原來當軍方總部知道研究所發生意外,那些高層們都倉皇失措,當中有些人聽聞過卡浪爾在軍中的威名,於是就急忙找卡浪爾來軍營,恢復他的原職,命令他馬上載著武器和救援物資到災區拯救生還者。
「當初我們還沒離婚的時候,你不是說過再也不會回去當軍狗的嗎?想不到你現在那麼沒骨氣。」
「你這臭婆娘敢說我沒骨氣!」
「是啊!固執鬼!」
卡浪爾和達美都被對方所說的挑釁說話氣得七竅生煙了,雙方的拳頭都握得緊緊的,空氣中漓漫著一陣蓄勢待發的氣氛。妮拉眼看局面快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於是就站到兩人的正中間,大喊:「停!」
同一時刻,卡浪爾和達美的拳頭已經分別往對方的臉頰擊去,他們看見妮拉的時候,兩顆拳頭剛好停在離妮拉一公分遠的地方。「妮拉!」兩人的怒氣因為妮拉突如其來的介入完全消掉了,他們只知道妮拉被他們嚇壞了。
正在帳篷裡休息的阿度聽到外面嘈雜的聲音,於是走出帳篷看一看,剛才那一幕他也看在眼裡了。他走到妮拉旁邊溫柔地安慰她:「妮拉,你照顧了我們那麼久,應該也累了,不如你先進去帳篷裡歇一會吧!」然後阿度就陪著妮拉進去帳篷了。
「卡浪爾,都是你啦!」達美在怪責卡浪爾。
「欸,不要把責任全部推在我身上,你也有份好不好。」
「算了,我才不要跟你繼續吵下去」達美主動中止了那場沒完沒了的爭吵:「那今晚怎麼辦啊?」
「我們倆來看守營地吧!」卡浪爾說罷便走到吉普車上,把一些軍刀和槍械拿出來遞給達美:「兩個小時一班怎麼樣?」
「沒有異議。」
在帳篷裡,妮拉注視著仍然在昏迷的克利傑,她雖然知道他一定會醒過來,可她還是很想他現在就立刻睜開眼睛,充滿活力地喊著她的名字。此刻,她有一種預感,他明天就會甦醒過來。
當其他人都在睡覺的時候,卡浪爾和達美則犧牲他們自己的睡眠時間,不惜捨身也要保護好大家,他們將所有來襲擊的喪屍都一一擊倒了。美中不足的是,帳篷裡的妮拉和阿度不時被外面的槍聲和叫聲吵醒,結果隔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有四隻熊貓出現了。
直到下午,克利傑的意識慢慢地恢復了,他醒來的時候還模模糊糊地說:「這裡……是天堂嗎?」然後他就感覺到某人的手拍了他的頭一下,那人還說:「你很想上天堂嗎?早知道我就不理你,讓你能夠順順利利上天堂。」
「欸,妮拉,我不是這個意思啦!」
「開一個小玩笑而已嘛,不過啊,你不要再這樣子了,我很怕你真的上了天堂。」
「我答應你,我絕對不會隨隨便便去上天堂的,絕對不會!」
克利傑的醒來意味著他們全體終於可以啟程了,經過眾人的商議,因為克利傑還未康復,所以決定由達美駕車,克利傑、妮拉、阿度在車上休息,卡浪爾則在車尾負責擊退周遭的喪屍。當吉普車穿越了高速公路進入隔離區的時候,眼前的一片慘況盡顯至眾人眼前。


[ 本文最後由 kong2004 於 08-2-24 11:5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章 劫數難逃 (下)
當克利傑等人乘坐吉普車到達隔離區時,他們看到隔離區已經屍橫遍野,剩下五個疲憊不堪的軍人對抗著百多隻喪屍。很明顯的,那些軍人都快撐不下去了,他們的四肢都因疲勞而顫抖著,只能靠著求生的意志來堅持下去,形勢顯然處於下風。
負責駕車的達美見狀,立刻把車子停在戰場的附近,緊張地對著眾人說:「快下車救那些人!」
「那我怎麼辦?」妮拉無助地問。
「我留下來陪你吧!反正我現在的身體也撐不住激烈的戰鬥。」克利傑提議著。
「好吧!我當先鋒,達美掩護我,阿度殿後,你們倆留在車上。」卡浪爾當機立斷,向眾人發號施令。
達美和阿度接收到卡浪爾的命令,馬上提高戒備,拿起他們各自的武器下車,前往拯救那些被困的軍人。
卡浪爾奮勇當先,雙手執槍衝進混亂的戰場,只見他雙手按下扳機,「乒!乓!」兩顆子彈從雙槍射出,狠狠地擊穿兩隻喪屍的頭顱,然後那兩隻喪屍就直直地倒下了。「乒乒乓乓……」一隻又一隻的喪屍被擊殺了,開出了一條血路來。
在卡浪爾後方的達美亦不空閒,她純熟地把弄著她的手槍,將那些想從卡浪爾後方偷襲的喪屍一一擊殺,掩護著卡浪爾的行動。
在他們的後面,負責殿後的阿度手執軍刀奮身作戰,雖然他負傷在身,但這似乎沒有降低他的戰鬥力,面對著眾多的喪屍,他依然能夠處於不敗之地。
而留在車上駕駛座的妮拉就用無奈的眼神默默地注視正在與喪屍對抗的三人,只怪自己不會戰鬥,只能待在車子上看著他們奮不顧身地作戰,自己卻愛莫能助,唯有為他們祈禱,希望能夠全身而退。坐在妮拉左邊的克利傑每分每秒都在注意著周圍有沒有喪屍接近,他的右手緊握著軍刀,隨時準備戰鬥。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隻喪屍在妮拉的右方出現。「啊!」妮拉因為受驚而尖叫,身體捲縮在克利傑身旁。克利傑馬上提起軍刀,往喪屍的頭顱用力地刺下去。當克利傑把刀拔出來的時候,那烏黑的淤血從傷口處濺出來,那隻喪屍就往後倒下去了。
「妮拉,你沒事吧。」克利傑慰問著受驚的妮拉,只見她搖了搖頭,他知道她沒有事就把軍刀遞給她,交代著:「你拿著這把軍刀,我先下車砍掉那些過來的喪屍。」他感覺到妮拉的手在扯住他的衣服,「放心啦!我們都不會有事的。」聽到克利傑信誓旦旦地說著,妮拉漸漸地鬆開她的手,然後克利傑就拿起傲鋼下車,開始在車子旁邊巡防。
另一邊,卡浪爾等人已經衝破層層障礙,走到那些軍人旁邊,軍人們看見有救援,立即提起精神來,手腳的力量全都回來了。
「大夥兒,撐下去!」那些軍人的隊長大喊。
「喝!」其他軍人回應著。
沒多久,他們就在卡浪爾等人的掩護下突破重圍,急急忙忙地跑到吉普車那兒把周遭的喪屍都打敗,然後就上車逃到區外比較安全的房子裡。那間房子十分簡陋,只有一些殘舊的日常家具,而且四處都破爛不堪,看來這間房子已經荒棄良久了。
「你們好,我是巡邏小隊的隊長沙准.斯維中士,感謝你們來救援我們,請問你們是隸屬於哪一個小隊的?」
「斯維你好,我是卡浪爾.荷爾中尉,我們並不是什麼小隊,我只是負責拯救的。」卡浪爾指著克利傑等人說:「而他們就是生還者:克利傑、妮拉、阿度,還有……」他的右手指著達美,猶豫了一下:「達美。」
「原來是荷爾中尉,久仰大名,沒想到我會在這個時候遇見您。」
「欸,不必要的敬語就先省掉吧,這裡不是軍部,叫我卡浪爾就行了。」
「嗯,對了,你們來個自我介紹吧。」沙准對著他的隊員說,然後那些士兵們都一一報上名來:「麥克.馬休斯,一等兵。」「約翰.布朗,一等兵。」「彼得.貝瑞克,二等兵。」「馬克.布魯,二等兵。」
「呃,沙准,那裡不是政府設立的隔離區嗎?怎麼現在會變成這副樣子?」克利傑疑惑地提出問題。
「我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當時我們小隊出去巡邏的時候,隔離區還是安然無恙的,不料當我們回來的時候,隔離區就變成現在這個模樣了,那時我們還嚇了一大跳呢!」沙准一邊敍述著他們剛才的情況,額頭還一邊滴著冷汗:「然後我們就一直撐下去,最後就只剩下我們這幾個人,而且現在我們的彈藥也只剩下幾發而已,根本就不夠用……」
「難道你想再回去隔離區的軍營拿彈藥嗎?」卡浪爾質疑著。
「對。」
「不行,那太危險了,我們應該先離開這裡,然後逃到安全的地方。」
「可是以我們現在的軍備逃不出去啊!」斯維道出他們的現況,其他人也贊同他的意見。
「你們真的有把握把那些軍備拿出來而且能夠全身而退嗎?」
「有!」眾人大聲地回答。
「那好,克利傑、妮拉、阿度,你們三個留下來,其他人休息一會兒之後就跟著我出發。」
此時,外面傳來一陣陣嘈雜的聲音,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當其他人正在疑慮的時候,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妮拉忽然說出驚人的話:「是喪屍,外面有一大群喪屍,我們被包圍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2:32 , Processed in 10.022671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