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wyhome4

【長篇小說】 刺秦 2/23 全文完

[複製連結] 檢視: 4713|回覆: 54

刺秦50

“別躲了,快給我出來。”不遠處,司徒光正咆嘯著。

才剛貼著牆壁,喘著大氣的志龍,沒想到司徒光會來的那麼快,就連讓他稍微休息一下的時間都沒有;算了,硬著頭皮上吧,志龍想著,便隨手退下了槍上的彈匣,換了一個新的上去。

喀噠。

彈匣落地瞬間發出的聲響,馬上被正凝神搜尋著志龍下落的司徒光,聽了個仔細;就算是在停車場中,有著細微的回音,司徒光全然未受影響,烏茲馬上又對著聲音的來向,又是一陣狂轟。

畢竟,對一個已經走向極端,被憤怒佔據理智、忌妒沖昏了頭,整個人都為之瘋狂的人來說,什麼叫作無謂的浪費子彈,什麼周全的計畫,早就統統拋諸腦後了。

現在的司徒光腦袋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殺了志龍!

烏茲不停發出噠噠聲響,拼命用盡全力的吐出子彈,射擊著,射出的子彈,也為了不負使命,打在了彈道沿途上的一切事物上,不管是車子、柱子、牆壁,全都無一倖免地,不時留下了,幾個正吐著煙圈的小孔。

面對一個個,就像是死神化身的奪命子彈,無情的朝自己襲來,志龍躲藏的牆壁,似乎也撐不了多久了,地上滿是剝落的水泥塊,被貫穿,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媽的...”陷入困境的志龍,不由得罵出了髒話。

咒罵歸咒罵,面對比自己火力還強大的烏茲衝鋒槍,志龍決定,以打游擊的方式,藉此來和司徒光周旋;所以,志龍從牆壁後現身,也沒有瞄準,僅僅只是對著司徒光的方向,連續地開了好幾槍,邊往另一邊的柱子拔腿狂奔。

志龍雖然沒有瞄準,就隨意的朝著司徒光開槍,卻成功的,牽制住了司徒光。

一定要殺了志龍的念頭,逼得司徒光,暫時停下了攻擊;司徒光想,要殺他的機會多的是,沒必要非得冒著可能受傷的風險,與其硬拼,所以,司徒光急忙一個轉身,就近躲藏到車體後方,尋求掩護。

好不容易暫時逃開的志龍,準備開始跟司徒光玩起,貓抓老鼠的遊戲,只是誰是貓,誰又會是老鼠呢?就連志龍自己,也沒有多大的把握,敢妄下斷言。

現在這情況,也只能放手一搏,跟死神和勝利女神,賭一賭了。

要是死了,上輩子跟這輩子欠天雙的,也只能等到下輩子再還了!對不起啦,天雙;志龍緊閉雙眼,握著掛在脖子上的墬鏈,默默的在內心中,反覆的對著眼前,那十分清晰,從他腦海中構思出來,天雙的影子說著抱歉。

就像是得到了勇氣一樣,志龍猛地睜開雙眼,握緊了手上的槍,整個人動了起來,展開了行動;穿梭在車陣中,不時起身狂奔,不時又低身隱沒在車體後,緩步地前進,偶爾還不忘了,從不同的地方朝司徒光開槍。

雖然司徒光不像志龍那樣疲於奔命,但是,不時從不同位置襲來的攻擊,也使得司徒光的方寸大亂;一時之間,司徒光也真不知道,該朝哪裡攻擊才是。

“混蛋傢伙,不要再躲躲藏藏的,給我出來!!”司徒光不堪其擾的大吼。

志龍的畏首畏尾,躲躲藏藏的打游擊的方式,完全擾亂了司徒光的判斷,讓司徒光感到煩不甚煩;對於志龍這種,不敢正面迎戰,又非常討厭的作戰方式,司徒光又更為光火。

司徒光滿懷著腔怒火,每每開槍,卻又都慢了半拍,連志龍的一根毛都碰不到,正苦於無處發洩,突然,一個壞念頭閃過,讓司徒光壞笑了起來。

既然志龍那麼愛躲,那就讓他無處可躲,把他逼出來不就得了?司徒光不由覺得自己非常聰明,舉起手上的一把烏茲,對著不遠處停放的一輛汽車上,就往油箱蓋的附近開火。

因為子彈本身的熱量,以及擦過車體鋼板造成的火花,馬上引燃了車內裝載的汽油,瞬間整輛車化成了一個大火球,就在司徒光眼前,炸了開來。

爆炸產生的強大的震波,撼動了停放在週邊的車輛,車窗玻璃紛紛碎裂開來,防盜警報器也叫個不停,整個建築物還稍稍的晃了一下,火光、濃煙,馬上充斥著整個停車場內。

站得遠遠地看著的司徒光,一臉卻是像在看煙火表演一般的表情,滿是開心的欣賞著,還不時拿著烏茲拍手叫好,簡直就像是,他正在舉辦自己的個人秀一樣。

“哈哈哈~你是躲不掉的...”伴隨著笑聲,司徒光跟志龍挑釁似的大喊。

雖然因為強大的震動,而稍微慢了一拍,火災警報器還是有了反應,警鈴聲頓時大作起來,將訊息傳到了監控室,自動灑水系統也紛紛啟動,大量的,水柱不斷的噴灑出來,企圖阻止火勢蔓延。

司徒光卻是就這樣站在那邊,把拿著烏茲的雙手往外張開,闔起雙眼,仰著頭,任憑水柱在他身上拍打,就算全身的衣物都已經被水給浸濕了,也都無所謂。

“出來吧...不然我就親自動手,把你給揪出來了!!”司徒光人在水柱中,突然開口。
 
無名:
http://www.wretch.cc/blog/wyhome4

YB:
http://tw.myblog.yahoo.com/aastyles-blog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刺秦51

“這傢伙真的瘋了嗎?”這是看到司徒光在水柱中的模樣,志龍唯一的想法。

就在爆炸發生的同時,連線的消防系統,也立即通知了消防隊及警察,保全也紛紛下來停車場查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保全們沒想到的是,居然會在停車場裡,遇到司徒光這個索命的煞星。

既然志龍遲遲不肯出來,面對面跟他單挑,且自己滿肚子的怒火,可也沒有因為炸了輛車,就達到完全地紓解,所以這群保全們,真可說是來的正是時候。

“先生,這邊很危險,快離開,你還站在那邊幹什麼?”走在前頭的保全,看到司徒光馬上開口詢問。

司徒光沒有回答,依然緊閉著雙眼,角嘴卻微微地往上揚起,彷彿是在嘲笑保全們的愚蠢一樣。

“槍,他手上有槍...快走啊!!”後面,一個眼尖的年輕保全,看到了司徒光手上的槍,急忙大聲吆喝,要大夥快逃。

“想逃?已經太遲了...,就讓你們看看死之舞吧。”司徒光猛然張開雙眼,眼神中有著異樣的光芒,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反射著火光的緣故。

才說著,司徒光兩隻手分別拿起烏茲,在半空中,各畫起了個完美的弧線,腳踏起了小步,身體也跟著旋轉起來,用著不知名的輕雅舞步,在停車場中偏偏起舞。

伴隨著司徒光輕雅的舞姿,槍聲、彈殼落地聲、中槍保全的哀鳴聲,就像是配樂般,和著他時快時慢的節拍,曲終舞止,保全也已經倒在了血水混合的血泊之中。

“我的舞,好看嗎?”換上新彈匣,司徒光像是在對空氣問著。

“你這個...沒人性的傢伙!”同樣換上新彈匣的志龍,赫然出現在司徒光身後。

對於司徒光如此輕易地,就奪去了人命,還像是享受其中在玩樂般,讓志龍忍無可忍,拿著槍就指著司徒光的後腦。

“你終於決定...不再躲了啊!?”司徒光像是個沒事人一樣,仍舊一派輕鬆。

“混蛋!!!”司徒光不在乎的態度,真的被惹火了志龍。

於是,志龍率先扣下了扳機,對準了司徒光開槍。

可司徒光就像是連背後,都有長眼睛一般,只見他一躍而起,在半空中一個翻身,外加滿臉輕挑的笑容,輕鬆地,就閃過了志龍的攻擊,並且
還回敬了志龍幾下。

司徒光的反擊,讓志龍馬上就往柱子後面躲;志龍看著左手臂上,從輩劃破的衣服中間露出來的傷口,只差了那麼一點點,要是慢了一步的話,可就被子彈打個正著了。

貼著柱子,志龍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方法,可以在跟司徒光正面對抗,還能取得優勢的;人家可是有兩把烏茲,跟還有不知道多少顆子彈呢,看看志龍自己,只有把小槍,身上也只剩下兩個彈匣了。

“可惡...”志龍暗罵了一聲。

現在的情勢,怎樣看都對志龍不利啊!

“怎麼不跑啦?不會是...受傷了吧!?”司徒光邊假好心的關心,邊往志龍躲藏的柱子靠近。

“沒關係,我會給你個痛快的。”在柱子前,司徒光停下了腳步。

“哼,留給你自己吧!!!”志龍突然衝了出來,象徵性的開了幾槍,就又開始拔腿狂奔。

“我看你能往哪跑!”閃身到柱子後面的司徒光,立刻對著逃跑中的志龍,一陣狂轟。

志龍邊跑邊跳,還不時低頭藉著車體掩護,整個就像隻好動的猴子似的;面對生死關頭,志龍可顧不得姿勢好不好看了,能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看到眼前有著出口標示的樓梯口,且又是在司徒光看不到的死角位置,志龍想也不想,馬上整個人在彈雨中,就是一個飛撲了進去,並從口中,發出了一聲悶哼。

靠著牆,不住的喘著大氣,原來,就再剛剛飛身進來樓梯口的時候,就算有穿著防彈衣,但志龍的右側腹部,還是紮實的挨了一槍,現在正不
斷的流著血。

“媽的...”志龍又一次咒罵,為了分散疼痛感也只能這樣了。

子彈似乎卡在裡面了,志龍立刻扯下了自己衣服的袖子,硬是咬著牙,強忍痛楚,拉開防彈衣,把布塊塞進了彈孔裡面,企圖用這種方法止血,以防止失血過多。

“怎麼了,還要繼續玩嗎?快給我滾出來!!!”司徒光對志龍躲躲藏藏這套,早就已經厭煩了。

煮熟的鴨子,就在眼前飛了,這種不斷襲來的躁鬱感,更是不停壓迫著司徒光。

這時,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突然倒了下來,砸到了地上散落一地,而司徒光馬上對著那一陣框啷聲的方向,進行了射擊;原本滿是興奮的以為,打到志龍了,卻發現打錯目標,司徒光的心情頓時又更加暴躁。

司徒光的這下攻擊,卻也勾起了志龍的回憶;剛剛志龍換彈匣時,好像也是這樣,司徒光似乎非常擅長,聽音攻擊啊...!?

聽音辨位攻擊是嗎?

一個也許能逆轉頹勢的念頭,萌生在志龍的腦海之中。

“也許可以啊...,那就來賭一賭,碰碰運氣吧!”志龍撐著牆壁,勉強的起身。

於是,志龍又退下了彈匣,這次可沒有任憑彈匣,自由落體般的掉落,志龍反而將彈匣接了起來,換了一個新的上去。

“就靠你啦!!”志龍吻了一下手上的彈匣。

緩緩低身走出樓梯口,志龍確認了一下司徒光的位置後,就把彈匣往司徒光的反方向,丟得老遠;而志龍自己,也自己往丟出去的彈匣的反方向,悄悄地接近司徒光。

不知是否因為勝利女神站在志龍的這一邊,彈匣就如志龍所願的,掉落在遠處車體上,滾落了下來,發出了一連串的響聲;聽覺靈敏如司徒光,又怎可能沒注意到,且司徒光可是寧可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的。

所以,司徒光很快的反應過來,就對著聲音的來處開槍;可惜,這次他可是被志龍給擺了一道了,因為志龍已經乘機,摸到了司徒光背後了。

“Game Over了,放下槍,投降吧!”志龍用槍口,頂著司徒光的後腦,命令著。

“混帳傢伙,你想得美!!”司徒光一點都沒有放棄的念頭。

事已至此,司徒光哪肯乖乖地,聽從志龍的命令?他可是還想要轉身,同時企圖要舉起烏茲,對準志龍做最後的反擊;看司徒光是要頑抗到底了,受傷的志龍,可沒那麼多時間奉陪了,於是,馬上對準司徒光開了三槍。

身中三槍的司徒光,緩緩地倒在滿是積水的地上,就算口中還不時咳出鮮血,司徒光依然一點也不安分;就算用盡最後的力氣,也還是想要舉起手上的烏茲,跟志龍來個同歸於盡。

用槍指著倒地的司徒光的志龍,又多開了兩槍,打在了司徒光雙手手掌上,這下,司徒光就再也沒有辦法開槍了;司徒光就這樣懷著,永遠再也無法撫平的憤恨,瞪大了雙眼,在志龍的注視下,和自己發出充滿怨恨的嘶吼聲中死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52

就在志龍在地下停車場,終於結束跟司徒光纏鬥的時候,上面這邊,收到通報的警車和消防車已經趕到附近,警笛聲大作,卻無奈被堵塞的車陣隔絕在外,完全無法前進。

而藉著簡冠臨的掩護射擊,淑玲好不容易,才得以低身來到茗霞的身邊;現在的茗霞,露出痛苦的表情,雙眼卻十分空洞,背靠在車子上,大腿上赫然多了個彈孔。

“茗霞,妳還好嗎?”淑玲表情寫滿了她的擔心。

茗霞卻沒有回答,第一次開槍殺人,又看到遼那可怕的死樣,這個打擊對她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茗霞...,妳中槍了?”得不到回應的淑玲,看到了茗霞大腿上的,被血滲透了一片的褲子。

淑玲馬上從裂縫處,扯開了茗霞的褲子,子彈射穿的血孔,正不住的冒出血來;淑玲回想起了當初受訓時,教官教授槍傷的處理要領,於是,也不知道淑玲是哪來的力氣,硬是從茗霞的褲子上,扯了塊布條下來。

“茗霞還好嗎?”開槍牽制松本後,簡冠臨躲到車身後,對淑玲這樣喊著。

“不太好,她中彈了!”邊替茗霞在傷口上綁好布條,淑玲回答。

“等我,我馬上過去...”擔心茗霞的狀況,簡冠臨邊說邊起身。

才剛起身,正準備要再次朝松本開槍的簡冠臨,突然看到松本路出笑顏的面孔,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眼前,也不知道松本哪時候過來的,這下可殺的簡冠臨個措手不及。

慘了!簡冠林心想,就算要舉槍對準松本,也為時已晚了;因為,松本已經搶先一步,對著簡冠臨開槍了。

“呃啊~!!!”簡冠臨中彈,在一陣哀嚎聲中,人也跟著往後倒下。

雖然,簡冠臨身上穿有防彈衣,作為保護之用,但是,對於松本這種零距離的連續攻擊,防彈衣所能提供的保護,也是有限的。

看到倒在地上掙扎的簡冠臨,松本踢開槍,故意在他面前蹲了下來,並充滿惡意的笑容,用左手朝淑玲和茗霞的方向,指了指,右手還同時做
出了ByeBye的手勢。

現在的松本,就是掠食者的化身,而淑玲跟茗霞則是無助的獵物。

松本留下了簡冠臨一命,故意不殺他,就是要他親眼看著松本,怎麼去殺掉那兩隻無助的羔羊,松本就是要他知道,自己是多麼的無力且無能,什麼忙都幫不上。

“啊啊啊啊啊啊~淑玲,快帶茗霞走啊~!!”看著松本緩緩轉身,簡冠臨只能無助的大吼。

“什麼!?怎麼了,組長?”還沒會議過來的淑玲,也大喊著。

不等簡冠臨回答,松本突然出現在淑玲跟茗霞的眼前,手上的兩把槍,也早就已經分別瞄準了淑玲和茗霞兩人的額頭。

“哪個要先來啊?”松本的笑意更深了。

“淑玲...妳快走,我來...幫妳爭取時間!”茗霞突然開口,就要淑玲一個人跑。

看著雙眼依然空洞,掙扎著要起身的茗霞,還有她的提議,讓淑玲滿是訝異。

“我不會丟下妳的!”淑玲很肯定的告訴茗霞,並抱著茗霞。

淑玲怎可能讓她的好姊妹,一個人去送死,自己卻苟且偷生呢?

“多美麗的友情啊!?”松本不由得讚嘆“妳們...就一起去死吧!!哈哈哈~”松本沒想到,還能看到一場,如此感性的友情戲,於是放聲大笑。

就在松本就要扣下扳機的一瞬間,松本眼前突然出現一個黑影,遮住了他的視線;這讓松本感到吃驚,但是都還來不及作出反應,松本就整個人,就被踢飛了出去,摔到旁邊的車頂上。

“志龍!!茗霞妳看,是志龍啊。”淑玲看到來人,帶著驚奇的口吻喊著他的名字,還不忘叫茗霞看。

“志龍,真的是你嗎?”茗霞的雙眼再度對焦,一掃陰霾,心中滿是欣喜,眼淚不住的落下。

“呃...是你...,怎麼可能,光失手了嗎?”松本甩了甩腦袋,難以置信,居然還會再看到志龍。

沒有回答松本的問題,志龍只是對準松本,又補了一槍,現在的他,已經沒有時間了;剛從停車場上來,志龍就看到上空一架,不知道哪來的直升機在盤旋著,上面還有個狙擊手。

也不知道,志龍到底是怎樣看到的,他發現,上面那個狙擊手的裝扮,居然跟當初在日本遇到的天雙,是那麼地相似;為了達成自己的任務,以及去阻止天雙,志龍壓著傷口,開始往前跑。

而且又是那麼的剛好,正巧又讓志龍遇到了,正準備開槍射殺淑玲和茗霞的松本;志龍想都沒想,馬上一個箭步上去,對準松本的側腦袋,就是一記力道十分強勁地一踢,想順手解決掉他。

不過這一下側踢,拉扯到了志龍側腹的傷口,強烈的劇痛,跟著不斷侵襲著志龍,原本就沒有完全止住的血,也又再次的滲了出來,志龍表情也跟著十分地難看。

“志龍...你還好嗎?”扶著茗霞,淑玲看到了志龍難看的表情。

“淑玲,茗霞就拜託妳了!”說完,志龍頭也不回的就往總統秦祐濤的所在位置跑去。

茗霞聽出了志龍說話的口氣不太對勁,於是大喊著要他別去;但是,無論茗霞再怎樣地呼喊,喊得聲嘶力竭,都已經沒辦法喚回志龍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53

「這是哪來的直昇機?」護衛長拿起對講機問著。

「報告長官,沒有任何單位有派直昇機到現場。」對講機那端,總部控制中心的組員,再怎樣查,都查不到任何關於該直昇機的紀錄。

「可惡,那支援呢?」

「霹靂小組跟市警局,已經派人趕往現場!」

「還要多久才會到?」

「大約還要5分鐘左右...」

「我知道了!」護衛長邊說,邊切斷通訊。

雖然對於支援珊珊來遲,很想發火,但護衛長還是強忍下來,這關鍵的5分鐘,就算堵上自己的一條命,也要將總統給保護好,這裡還需要他來指揮呢!

懷著這樣的想法,護衛長下定決心準備犧牲了;所以,護衛長用手勢下達了指令,帶著幾個護衛從掩蔽物下衝了出去,想要引開直昇機的注意,乘機讓其餘的護衛,帶著總統朝總統府前進。

看到幾個人各自分散的,從掩蔽物下跑了出來,還跑向不同的方向,頓時間,直昇機的駕駛員也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要先去追誰才對。

「不用追了,原地拉高,小心別被打到了。」天雙把眼睛從狙擊鏡上移開,邊對駕駛員指示著。

畢竟,現在可是負責狙擊的天雙說的算,於是駕駛員馬上將機身拉高,持續地在掩蔽物的上空盤旋著。

「沒中計嗎?可惡...你們別出來啊!!」護衛長沒想到對方會沒跟來,馬上隔空高喊著。

可惜,由於直昇機再上空盤旋的關係,引擎產生的巨大聲響,讓護衛長無論如何的叫喊,都無法把話傳達過去。

透過機艙內的後照鏡,駕駛員看到天雙的手,在半空中晃了晃,兩人也不是第一次配合了,所以駕駛員也了解天雙的用意,馬上轉動機身,方便天雙做狙擊。

「快回去...,呃啊~!!」護衛長一聲哀嚎,整個人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護衛長帶著無助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光景,也不斷失去該有的色彩,像是馬跑燈般,迅速地流逝著;機上,天雙的槍口,對準護衛長,並開了一槍,且精準的命中了護衛長,子彈更貫穿了他的身體。

形成人牆,把總統秦祐濤圍在中間的護衛們,則是按照護衛長原定的計畫,開始移動了;從上頭看到保護著的目標,天雙馬上伸出手指,在半空中畫著圓圈,要駕駛員找個好角度給她。

駕駛員馬上會意,操作著直昇機控制桿,整架直昇機打橫著,在護衛們前方不遠處的上空中盤旋。

「你們兩個先待總統退回...去...」走在最前端的資深護衛,才剛開口,話還沒說完就已經中彈倒下。

其餘的五個護衛們見狀,紛紛舉起配槍,就朝著直昇機開槍,但無奈的是,以直昇機的高度來說,並不是護衛們手中,那一般自動手槍的射程範圍內,可以打的到的距離。

明知打不到,可是前頭的五個護衛們並沒有放棄,仍持續的繼續對直昇機進行射擊,只要能爭取點時間,掩護兩個同伴帶著總統秦祐濤回去掩蔽物,那就夠了。

「喂~天雙,前面...有個人跑過來了。」直昇機駕駛看到有個人,愈跑愈靠近這,所以馬上通知天雙。

「不管他,任務就快要完成了!」天雙的眼睛,這次連移都沒移開狙擊鏡。

非常迅速的,天雙手上的連發狙擊槍,很快的轉移了目標,僅僅是一會兒的功夫,已經連開了五槍,就像是神乎其技一般,五個護衛全都被一槍爆頭。

「天雙,他開槍咧!」駕駛員雖然明知這樣的高度,不會被打到的,但心裡總是有點擔心。

可這次,天雙並沒空理會他,只是把目標移到了跟隨在秦祐濤身旁,那兩個護衛身上;天雙也絲毫不囉唆,一瞄準,馬上又是精準的兩槍過去,放倒了他們兩個。

看到失去性命的兩個護衛,分別都在他的腳邊躺下,秦祐濤滿臉慘白,雙腳發軟,十分勉強的才得以緩緩轉身,抬頭看著直昇機,腦袋中也是一片空白。

「結束了!」天雙從狙擊鏡中,看到了秦祐濤,同時扣下了扳機。

「可惡啊......」到頭來,還是無法阻止天雙的志龍,不甘心的大吼。

眼看總統秦祐濤就要死在他面前,身為護衛的志龍一點也不想妥協;於是,志龍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口,奮力的撲向了,還呆站著準備等死的秦祐濤。

志龍這一撲,不僅是推倒了秦祐濤,更是用自己的肉身,代替了他,去吃下了天雙的這顆子彈;又中一彈的志龍,整個人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加上之前被司徒光擊中的傷,現在的志龍也已經沒有辦法,再站起來了。

「什麼!?志龍...怎麼會?」從狙擊鏡中看到這幕的天雙,非常的震驚。

天雙完全難以相信和接受,自己打中的人,怎麼會是志龍呢!?

不可能,這是一點都沒有道理的,自己明明是瞄準了秦祐濤,自己從來沒失手過,也不可能會失手的,為什麼,中彈的會是志龍呢?不可能的,老天是在跟她開玩笑嗎?

現在的天雙的腦袋中,已經是一片混亂了。

「天雙~我這條命...還給妳啦......」志龍用最後的力氣,仰頭大吼,隨即就昏了過去。

看著又一個人在他面前死去,秦祐濤連滾帶爬的,好不容易站了起來,神經錯亂似的,放聲胡亂的大喊大吼著,朝志龍的來向,拔腿狂奔。

就在志龍倒下的瞬間,龍鳴乍然聲響起,一個不屬於天雙的記憶畫面,侵入了天雙那,已是混亂一片的腦海中;記憶中,一開始,就已經是大夫再親手殺了丹之後,大夫身著以丹的鮮血染紅鎧甲,親自上殿刺秦的那個時候。

記憶片段中,還充滿了,大夫對介於丹和軒轅家使命之間的無奈、掙扎、徬徨無助、不知所措,以及不得不做的痛苦決定,還有更多、更多,對丹的愛。

就算一開始,大夫就明知不可能會成功的,也知自己是去自殺的,卻還是那麼的義無反顧的,代替丹上殿刺秦;就算是這樣,大夫也一點也沒不曾後悔過,反而認為,這已經是自己在丹和軒轅家使命中,能做到的最大極限了。

記憶消失了,天雙卻已經丟下狙擊槍,放聲的大哭了起來,現在的她一點無法壓抑悲傷的情緒;為什麼,不把這段記憶告訴她,反而要自己一個人去承受這一切,還讓天雙她,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那麼久。

天雙邊哭,邊不時罵著志龍是笨蛋,罵歸罵,但還是默默祈禱著,要求老天,不要把志龍再次帶離她的身邊。

「英一,天雙崩潰了,任務失敗了!」都做到這地步了,駕駛員再有多麼不甘心,也只能這樣回報。

「什麼!?你說...天雙她崩潰了?怎麼可能...??」就連自認熟知天雙個性的英一,也完全無法置信。

「是真的!雖然讓人無法接受...」駕駛員的言語間,充滿了無奈。

「留著也沒用了,你們就自己先撤退吧。」英一非常不甘心的,往車門捶了一拳「真的沒辦法了嗎?」如果可以,英一多想自己立刻衝出去。

「咳咳,小鬼辦事,就是太不可靠了。」突然,無線電中,傳來松本的聲音。

「松本,你還活著嗎?」沒想到還可以聽到松本的聲音,這可又燃起了英一的一線希望。

「大魚來了,就交給我吧!」松本說著邊痛苦的起身。

剛剛志龍的那槍,並沒有完全擊中松本的要害,所以,也才能讓松本到現在,還得站起來;松本也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因此,看到了朝著自己衝過來的秦祐濤,松本打定主意,要來個同歸於近。

不知哪什麼時候偷藏起來的,松本從身上拿出了一顆手榴彈,用不斷抖著的手,艱難的拔出插銷,緊握在手中,用盡最後一口氣,迎上了秦祐濤。

「一起死吧!」松本輕易地,就勒住了秦祐濤的脖子。

「什麼!?不要啊!!」秦祐濤怪叫著,不斷掙扎,掌握政治權力核心的他,可一點都不想死。

「你已經被包圍了,趕快放下人質,投降吧!」不知道什麼時後趕到的霹靂小組們,拿著逛音器大喊,並赫槍實彈的,團團包圍了松本和秦祐濤。

「對,還不快放了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總統秦祐濤,秦祐濤啊!!」有了有利的支援作靠山,秦祐濤一改剛剛窩囊樣,反而神氣的指使著松本。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了...」松本露出古怪的笑容,同時鬆開緊握的手。

原本在松本手中的那顆手榴彈,就在眾人的眼前落下。

「有手榴彈,找掩護!!」霹靂小組隊長,馬上下達命令。

一陣猛烈的爆炸後,燒焦味傳遍四周,剛才紛紛閃避找掩護的霹靂小組成員們,才緩緩的出來查看;而松本在這場爆炸中,不但是犧牲了自己,還硬是把秦祐濤一併給拖了下去,完成了任務。

「我們走吧!」放下無線電,英一對司機說。

「你...沒事吧?」梨光關掉電腦,十分擔心的問。

英一搖搖頭沒有回答,現在的他,什麼都不想多說,只求分派到台灣的組員們,都能順利回到日本就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 最終回

「快讓開,借過!」

救護人員趕忙清空急診室走道。

「血壓40,脈搏微弱。」

「先生,你聽的到嗎?這裡是醫院,你不會有事的。」

護士不斷的跟意識模糊,趟在病床上,正被送往手術室途中的志龍說著話,試圖想保持志龍的生命跡象,並安撫著他的情緒。

「傷患的病徵是...?」臨時被叫來支援的醫生,向第一線的救護人員問著。

「經過初步檢查,傷患右腹部及左胸口,各中一槍;雖然暫時止血,但是子彈還在裡面。」救護人員把基礎診斷書,交給醫生。

「再快點,聯絡心臟外科的醫生,馬上準備進行手術!」醫生看了看,直覺這次手術十分艱難「通知傷患家屬了嗎?」

「是,剛剛傷患所屬的國安局,已經通知了。」護士回答。

在眾人合力下,終於把志龍推入了手術室中;當手術室的大門關上的同時,門外,手術中的號誌,也轉暗為明,亮了起來。

「好吧,努力把傷患救回來吧,各位。」換上手術服,醫生走入入急診室中。

「是!」手術室中,就各崗位的眾人,同聲說。

「心臟部分,就由我來吧。」手術室的門,再次打開,前來支援的心臟外科醫生開口。

於是,在兩名醫生同時進行下,手術終於展開了;由於先前志龍就已經出現了,輕微的失血症狀,再加上志龍胸前的傷勢並不樂觀,這場手術,無疑是在跟死神搏鬥。

但,不管是再怎樣艱難的手術,醫療小組們可沒有人肯放棄,肯那麼輕易的妥協,還是要嘗試跟死神挑戰,把志龍的命給奪回來。

而在手術室外,收到通知,志龍的家人們,也已經趕到醫院,現在正在手術室外,正聽著國安局派來的負責人為他們解說著。

才剛聽到志龍身中兩槍,還有生命危險,志龍的母親哪能承受得住,瞬間頭發昏、眼發黑、腿一軟,就這樣昏了過去;還好眼明手快的志龍的父親,還有志龍的哥哥連忙上前參扶著,才沒讓她跌在地上。

就在手術室不遠處的轉角,天雙早已站在那了,她也看到了志龍母親的反應,這讓她感到非常內疚;且內心的一股衝動,天雙就想過去,跟志龍的家人道歉,卻被同行的美惠拉了下來。

原來,志龍入院也是從美慧那得來的情報,對於現在被國際警察盯上的軒轅家來說,美惠可說是偷偷帶著天雙出來的。

「這個時候,別再去刺激他們了。」緊緊拉住天雙,美惠讓天雙坐到了附近的椅子上。

「可是...我...」天雙的眼淚,又一次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天雙坐在椅子上,低著頭用雙手摀著臉,悄悄地哭泣著;這時候的天雙,真的好想、好想有個人,可以來責備她的過失,至少這樣會讓她比較好過一些。

「放心吧,志龍他...一定會沒事的。」美惠拍拍天雙的背,話中還是不免猶豫了一下。

就如美慧說的,現在只能寄望醫生的專業了,她們所能做的,也只是在外面靜靜地等待著,手術中號誌熄掉的時候,並默默地向上天禱告著。


三個月以後,在河濱公園的樹下,一對男女分別靠在樹的兩邊坐著。

「天雙...!?」志龍從夢中驚醒,並呼喊著天雙的名字。

「嗯?志龍,你醒啦?」天雙跪趴著,撥開志龍的劉海,用輕柔的口吻問。

看到眼前的天雙,志龍習慣性的吻上了天雙的唇辦。

「怎麼,又做那個夢啦?」天雙爬到志龍的懷中,深情的望著他。

「是啊...又是那個夢!」志龍緊緊握住天雙的手,一雙對戒,分別戴在他倆的無名指上。

三個月前的手術中,志龍沒有被死神帶走,幸好天雙的那下狙擊,子彈正巧打在了,那條不名人士寄給志龍的墬鏈上,因此造成彈道偏移,避開了心臟,卡在了左肺葉上。

這條救了志龍一命的墬鏈,可是美惠派軒轅家的部下,特意送給志龍的;相傳,這個墬鏈,是當初軒轅天干不知從何處取得的龍吟碎片製成,並利用本身的乾坤術,將剛死去不久的大夫腦中部分記憶片段,封印於其中。

手術成功的結束後,卻遲遲不見志龍醒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原本應該是處於昏迷狀態中的志龍,赫然看到了發著光,半透明狀的丹,來到了他的面前。

像是說了些什麼,並輕輕的在志龍的唇上,啄了一下,隨即一震天旋地轉,志龍驚醒了過來,但是,醒來的志龍,也已經記不得,丹到底說了些什麼了。

手術後一個多月後,志龍已經可以出院,同時,不顧眾人的反對,志龍毅然決然地,遲去了特勤人員的工作,成功加入跆拳道國手訓練營;而在總部外,開著火紅跑車等待著他的到來,臉上滿是幸福洋溢的女人,不是天雙還會有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08 , Processed in 0.975261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