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wyhome4

【長篇小說】 刺秦 2/23 全文完

[複製連結] 檢視: 4717|回覆: 54

刺秦40

計畫遭到破壞,國際警察更是積極介入調查,且又失去了田村跟張兩個優秀殺手的軒轅家來說,無疑在他們的士氣上,也是一次嚴重的打擊,尤其是司徒光他們這組。

自從那天跟志龍在天台上交手之後,天雙的心情就變的十分複雜;因為天雙就跟志龍一樣,那千年來的記憶,也在她的心中萌芽,並綻放開來。

但是對於千年前,大夫親手偷襲了丹的那段往事,讓天雙認知中,那段浪漫的千古傳說,完全的粉碎破滅了。

雖然天雙在記憶中,深切的體會到了丹對大夫的愛,和那為了報國仇家恨的使命感,以及丹在兩者之間的情感衝突,那種無奈、掙扎,就像枷鎖一樣,緊緊的束縛著她。

最終,丹選擇了大義,而不是選擇對大夫的情感;天雙反覆的想著,如果要是換現在的她,應該也會做相同的決定吧。

但是對於大夫選擇親手殺掉丹的做法,天雙不但無法理解,也無法認同;就算他們兩個,都背負著各自的使命好了,但是大夫怎麼可以那麼狠心,對自己所愛痛下殺手?

大夫下手時是那麼的冷靜,他到底...是多麼無情的人呢?那...現在的志龍,會跟千年前的他一樣嗎??

天雙用雙手抱著頭,整個人縮在沙發上,緊閉著雙眼,不敢繼續想像。

“怎麼了?”美惠拿了張大圍巾,蓋在天雙身上。

自從天雙從日本回來開始,美惠就覺得天雙很不對勁;美惠也不知道,天雙她,是不是因為失去了同伴的打擊,才會有這樣的表現。

“美惠姨,為什麼可那麼冷靜、無情,去殺了自己所愛的人呢?”天雙緩緩睜開眼,像是自言自語的問。

現在的天雙,已經沒辦法自己做出正確的判斷了。

“那應該...是有什麼苦衷吧。”

美惠姨伸手過去,把瑟縮著的天雙,整個人攬入自己的懷中,就像抱自己的孩子般的安撫著。

雖然,自己現在正在安撫著情緒複雜的天雙,但是,美惠自己的思緒,同樣也很複雜;美惠心想,該不會,天雙那封印在虎形印記中的記憶,已經解開了吧?

這時,美惠家的門鈴卻響了,美惠只好先放下天雙,過去開門;原來,是司徒光來了。

“惠姨,最近還好嗎?”很久沒有到美惠家的司徒光,先是寒喧兩句。

“唉,別說了,天雙這孩子...你去陪陪她吧。”美惠嘆了口氣。

美惠雖然知道,天雙對司徒光不感興趣,卻又不想留下來當電燈泡,自己就往書房裡去;沒想到,司徒光挑這時間來,美惠也正想去調查一下,擺在書房內,軒轅家的古籍。

調查一下,是什麼原因,讓記憶的封印解開的。

“天雙,妳還好嗎?”司徒光邊說,邊在天雙身邊坐了下來。

看著瑟縮在沙發上的天雙,實在是非常惹人憐愛,司徒光又怎會不把握機會。

“梨光呢?”天雙沒有看他。

“她在老地方;倒是妳...還好嗎?”司徒光用手指捲著天雙的髮絲。

“張跟田村的後事,還有英一和爺爺他們...”天雙不打算回答司徒光的問題。

“總會有辦法的;妳不打算告訴我,妳的煩惱嗎?”司徒光持續追問。

司徒光的手,也很自然的,搭上了天雙的肩頭。

“是嗎...。”天雙撥開司徒光的手,站了起來“要喝茶嗎?”

“不用了,天雙我只要妳。”司徒光大膽的告白。

同時,還伸手過去,抓著天雙的手不放。

“阿光,我今天沒心情陪你鬧。”天雙想要掙脫,卻怎樣的掙不開。

“我是認真的,從小時後起,我就一直沒變過。”司徒光改扣著天雙的雙臂,硬是要天雙看著他。

“夠了,我對你並沒有那種感覺,阿光你知道的。”天雙堅定的眼神,就像利刃,劃傷了司徒光的心。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就不行?難道...那個特勤組的小子,真的有比我好嗎??”司徒光現在才深刻體會,天雙從沒把自己放在心中。

那他這麼多年來,到底是為了什麼?司徒光把滿肚子怨氣,統統大吼出來。

“阿光,讓你誤會,我很抱歉。”天雙背對著司徒光,冷冷的說。

現在,天雙的心,根本沒有容納司徒光的空間,不知道哪個時候,志龍已經佔滿了天雙內心的空間,所以現在的天雙,才會如此的煩躁。

“抱歉?這是道歉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天雙,妳真的...從來沒有考慮我的感受嗎?”司徒光已經接近歇斯底里的狀態。

看到張跟田村的下場,因為任務犧牲自己而死去,司徒光為了不想留下遺憾,才決定要跟天雙告白,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我一直把你當很好的朋友,要是你在這樣,那我們可能沒辦法在一起共事了。”天雙的話,想徹底打消司徒光的念頭。

“可是...我...”司徒光還想辯駁。

“好了、好了,阿光,再這樣下去...可就很難看了喔。”美惠靠著書房門框,阻止司徒光。

既然美惠姨都出面了,司徒光也就不再多說,對美惠姨點個頭,就自己開門走了。

“天雙,妳...都想起來了嗎?”美惠姨拉著天雙的手,又坐到沙發上。

天雙只是點點頭當作回應。

“是嗎...難道說,志龍那時候也到了日本?”美惠從來沒聽說,日本任務的組員名單裡有志龍。

看天雙不語,美惠想也知道自己猜中了,看來古籍中記載的,應該錯不了的;原來龍虎印記,是當初,就知道大夫跟丹一切的軒轅天干,故意施展乾坤術,做的好事。

軒轅天干是想,讓他們可以擺脫這世的命運捉弄,在未來可以再次相遇、相愛,所以當擁有龍虎印記的兩人,相遇的百日之後,封印記憶的鎖鏈,就會自動解開。

而上次,志龍跟天雙兩個在日本的交手,正好就是兩人相遇後的第一百天,長久以來,被軒轅天干用乾坤術封印的記憶鎖鏈,也在那天,正式宣告解封。
 
無名:
http://www.wretch.cc/blog/wyhome4

YB:
http://tw.myblog.yahoo.com/aastyles-blog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刺秦41

從日本回來以後,三天一下子就過去了,在這短短的幾天中,也發生了不少事情。

除了志龍這組的組長又換人了以外,茗霞為了志龍的事情,還跟耀永吵了一架,淑玲也愈來愈看不慣耀永對志龍的態度,而提出調職申請。

而志龍的夢境,也從那天起,就不曾間斷過;每天晚上,志龍都會化身成大夫,一點一點的更貼近大夫的心靈深處,也讓志龍更加體會大夫的想法。

大夫的記憶,對志龍來說,就像是一場人生的旅途紀錄片,每夜在會在志龍的眼前撥放著;從大夫幼年,接受了身為軒轅家人的使命,接受鍛鍊,一直到遇見了丹,還有他對丹的情感。

最後,志龍回到了他初次夢見的場景,大夫要親手殺了丹,那駭人的一幕時,大夫的思緒還有想法,才真正跟志龍產生了共鳴。

雖然親手殺了丹的這個決定,常人很難理解,但之所以這樣做,一切都是因為太愛她了;與其明知她是要去送死,還眼睜睜的看著她去,不如
讓她死在最愛的人手上。

就算這樣做,會讓她對他有多少的不解,以及怨恨,這些他都一概承受,這是身上背負著使命的他,唯一能做的。

也因為了解了大夫真正的想法,志龍的心除了共鳴以外,還漸漸地跟大夫的心,合而為一。

既然自己被停職一個月,但是,志龍每天都還是得要按時打卡,跟平常一樣的正常上、下班,而辦公室,卻是現在志龍最討厭待的地方,尤其是,看到耀永那幸災樂禍的嘴臉。

雖然幾次,茗霞都勸志龍不要想太多,但是看到那個臉,志龍真的很想把他抓來打一頓,一吐近來的怨氣;對於淑玲堅持要調職的事情,志龍也私下跟淑玲談過,不過卻都無功而返。

因為,淑玲她已經厭倦了,每天上班都得看到耀永,那討人厭的模樣。

碰碰碰碰碰,一連串的打擊聲從打擊訓練室中傳來,不用想,當然是志龍又對著沙包出氣;自從被停職開始,志龍幾乎天天也都在打擊訓練室
,或是在跆拳訓練室中渡過,

就在昨天,志龍將填寫好的調職申請書,往上呈報;幸好,新任的組長簡冠臨,也了解志龍目前的情況,沒有多說什麼,就收下了志龍的申請書。

也許這次可以如願,轉調到跆拳國家代表隊了,志龍心裡想著,同時大嚇一聲,用力的朝著沙袋踢了一腳,力道之大,要是沙袋沒被鐵鍊栓著,可能早就飛出去了。

呼,發洩了之後的志龍,感到十分痛快。

突然啪的一聲,讓志龍不由得悶哼了一下,整個人已經被撞倒趴在地上,樣子十分的難看;原來,是剛剛被他自己踢出去的沙袋,轉了回來,撞上了毫無防備的志龍。

“你還好吧...”不知哪時來的茗霞,拿著冷飲遞給志龍。

“沒事,謝謝妳喔。”志龍爬起來,拍拍衣服並接過飲料。

要不是打擊訓練室的地板上,有鋪著防摔用的軟墊的話,現在的志龍,肯定不會那麼好過,說不定,連鼻血都已經飆出來了吧。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志龍打開飲料,喝了一口問。

“是淑玲說的,她說...她常常...看到你在這...”茗霞吱吱嗚嗚的說。

其實,明明就是茗霞自己,一直都注意著志龍,卻又不敢說出來。

看著茗霞古怪的表情,遲鈍如志龍,當然也搞不懂她心裡,到底是在想些什麼;但是,天雙卻不知道從哪時,就站在門口看著,讓志龍差點,就被喝下的飲料給嗆到。

“妳怎麼...會來。”志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朝天雙問。

“妳...有什麼事嗎?”一看到天雙,茗霞就有種莫名的敵意。

根據女人的第六感,茗霞直覺,天雙會是她對志龍的感情上,很大的一個敵手。

“沒什麼,志龍,我能跟你談談嗎?”天雙的神情也有點不對,不像志龍往常看到的她。

“為什麼志龍要......”茗霞搶著回話,卻被志龍打斷。

“可以啊,茗霞妳就先回去吧。”志龍兩手合十,拜託著茗霞“這個,謝了。”志龍搖搖手上的飲料罐。

既然志龍都開口這樣說了,茗霞也只能嘆口氣,默默的獨自走回辦公室去了;好不容易可以跟志龍獨處,天雙卻是面色凝重又複雜的,坐在一旁低頭不語。

“怎麼,這麼不像平常的天雙啊。”志龍坐在天雙身旁,半開玩笑的說著。

“跟我打一場吧。”突然,天雙轉過頭看著志龍,要求著。

“好啊,不過我們得先換個地方。”雖然不知道天雙怎麼了,志龍還是一口答應。

於是兩人就一同來到跆拳訓練室;天雙才剛踏進訓練室,就不說分由的,開始解起了套裝衣領的鈕扣,脫起衣服來。

“天雙,更衣室在裡面...”志龍馬上轉過身去,一點都不敢看。

以免等等天雙因此感到惱羞,下手不留情,痛苦的還是他自己。

“好了,來吧。”原來,天雙的套裝裡面,早就穿好運動衣。

“真是的...也不早說...”志龍邊小小的抱怨著,邊準備擺起架勢。

沒想到,志龍才剛要擺起架勢,天雙就已經展開進攻了,一記既迅速又猛烈的強襲拳,直搗志龍的下顎;這可是嚇的志龍,趕緊閃避,還差點沒能站穩。

這可不像平常的天雙;志龍從天雙的這一擊,就覺得不對勁。

眼看一擊未能如願得手,天雙反而還因為自己的用力過大,整個人失去重心,在半空中往前倒下;志龍見狀,就馬上上前準備拉住她,沒想到,天雙眼色一變,手突然一撐,一個掃腿再次襲向志龍。

“呼,真是好危險。”志龍鬆了口氣說。

跟天雙對打久了,志龍本能地,很快就用手,去抓住了天雙那襲來的腳踝。

“玩夠了嗎?妳可以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志龍隨手甩開天雙的腳踝。

天雙沒有回答,只是順勢,借力用力,用出了迴轉的腳跟踢擊,直接命中了志龍的後頭部;這下可真出乎意料之外,志龍喊了噢喔一聲,手摀著頭,人也半跪在地上。

“我可不記得我有得罪妳啊...”無緣無故挨了這下,志龍馬上裝無辜的控訴著。

“你跟那女孩,是什麼關係?”天雙口氣依舊冷冷的,卻緩緩走向志龍。

“她是我們組的同事啊;有機會...”志龍滿是委屈的說。

不過,看到天雙進入攻擊範圍,志龍怎會不回敬天雙一下,整個人瞬間就像彈簧一樣,彈跳起來,對著天雙就是一記右拳。

而天雙似乎像是,早就知道志龍會來這招一般,靈巧的側身一閃,同時抓到志龍出拳的手,輕輕一帶,腿一絆,就像在日本天台上的那戰,又讓志龍摔在地上。

不會吧...,這種感覺,難道天雙就是......,不會的,說不定會這招的人很多;被同樣一招摔倒,人在半空中的志龍,內心滿是訝異跟猜測的想法。

無論志龍在內心中,怎樣的想替天雙辯護,但是,在觸地的瞬間,志龍看到了,那個在天雙後腰上,不小心從運動裝縫隙中,露出來的虎型印記。

天雙是在日本那天的恐部分子!?

而且,根據記憶最後,那個老頭子,他記得就是那個叫天干的,說擁有虎型印記的人,就有著丹靈魂及記憶......,那個人居然是天雙?這實在是,太讓志龍感到震驚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42

放倒了志龍,天雙卻一點也沒有喜悅的表情,只是顧著對倒地的志龍,繼續施加攻擊。

“為什麼,可以那麼輕易的,就把自己的愛人殺了!?”天雙從天而降的一腳,踏向志龍。

“果然,天雙妳也...”志龍的猜測果然是對的。

天雙的那一腳,讓志龍連忙在地上滾了一圈,好不容易才勉強躲開。

“快回答我!”一擊不中,天雙身形一蹲,馬上又出一記掃堂腿。

志龍雙眼明手快的,用雙手撐地,跟著往後一個翻轉,不僅躲過天雙的攻擊,整個人更是站了起來。

“對不起...”志龍邊道歉,邊走近天雙。

志龍一點也不想告訴天雙,他從遙遠的記憶中得知,當初大夫為何會做出這樣決定的理由;因為,那對天雙來說,那原因實在太過沉重了。

能對天雙說,就是因為太愛妳,所以,不想讓妳遭受到,失敗後換來的凌遲之苦、車裂之痛,所以情願親手殺了妳,讓妳最後還是躺在自己所愛的懷裡嗎?

“別過來,不要過來!”天雙驚慌的大喊。

現在的天雙,不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情跟態度,去面對志龍。

雖然,天雙從恢復記憶後,就決定要親手解決這千年糾葛,且剛剛一再的,試圖想要取志龍性命;但是,等真的要下手的一刻,卻又臨陣退縮了。

天雙的內心,其實是十分的猶豫和掙扎,因為她一方面,想說服自己志龍是志龍,天雙所認識的志龍,並不是大夫;另一方面,又會不自主的,把大夫跟志龍兩人重疊來看待。

這也才讓天雙發現,原來,自己是愛著志龍的,但同樣的,卻又是那麼無法諒解,大夫當初的所作所為。

“我真的很對不起...”志龍張開雙臂迎向天雙。

“不要!!!”天雙在嘴上,依舊抗拒著。

但身體卻站在原地,連一步都沒移開過,也沒對眼前全身破綻的志龍出招;天雙只是站在那,讓志龍輕易的將她抱在懷裡,並任由他親吻她的髮絲。

天雙的頭緊貼著志龍的胸膛;嗅著那曾經熟悉的氣息,還有志龍那傳來溫暖的感覺,不由得讓天雙眼睛一酸,淚水也不自主的滑落。

“對不起,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志龍還是只能道歉“如果我妨礙到妳的任務,就...殺了我!”志龍輕輕的,把頭貼在天雙耳邊說。

“你...為什麼!?”天雙瞪大眼睛,感到十分驚訝。

雖然對大夫不諒解,可天雙始終就是無法下手;但是現在...天雙沒有想到,志龍居然會主動提出這樣的要求,實在是令人繼驚訝又難以置信。

“就當作是我欠妳的吧。”志龍把頭埋入天雙的長髮間。

有時候,無知也是一種幸福,大夫刺殺丹的真相,永遠藏在志龍自己的心中就夠了,如果天雙真的要怨恨,那就恨他吧;畢竟,志龍也不知道該怎樣做,才能補償天雙了,自己有的,也只有這條命而已。

做出決定了的志龍,用力的緊抱了懷中的天雙一下,馬上又迅速的鬆開手,放開了天雙,轉身就要走出跆拳訓練室。

“妳的事...我不會說出去的。”志龍在門口停了一下,說玩便走了。

被留下的天雙,突然覺得好想哭,整個人跌坐在軟墊鋪成的地板上,屈著膝,一手摀著自己的嘴巴,強忍著不哭出聲音來,久久不能自己。

也不知道,天雙這樣在跆拳練習室哭了多久,才意志消沉,意興闌珊的回到美惠姨的家,雙眼也都哭的紅腫了起來。

“天雙,怎麼啦?乖,告訴美惠姨。”美惠馬上迎向進門的天雙。

看到天雙雙眼都哭腫了,美惠心中盡是不捨和心疼,於是,美惠急忙把天雙拉著,坐到沙發上,並從廁所拿出冷毛巾,替她仔細的擦拭著。

“美惠姨...”天雙撲到美惠的懷中,放聲大哭。

“好了、好了,天雙乖;什麼事都可以告訴美惠姨喔!”美惠放下毛巾,輕撫著天雙安慰著。

美惠心想,都已經不知道過了幾年了呢;想當初,她還在軒轅本家時候,年紀還小的天雙,也是像現在一樣,偎在自己的懷中哭泣著,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讓美惠不能放著不管她。

同時,剛回到家不久的志龍,從宅配那,收到了一個不明寄件者送來的包裹;包裹上也沒註明寄件人姓名,也不知道是從哪寄來的,志龍真不知道這家宅配是怎麼做的,這樣也能寄送?

跟宅配員一再確認,無奈之下,志龍才在收貨單上簽好名,交還給宅配員,才得以送走纏人的宅配員。

“這是什麼鬼東西?”志龍不解的看著宅配箱。

拿起來搖一搖,還有東西撞到箱子的聲音,該不會是炸彈吧?照理說,天雙應該也不會那麼費事才對!那...會是誰,寄什麼了東西來給他?就算想破頭,志龍還是猜不到可疑人物是誰。

看來,還是只能打開了;想自己行的正、做的正,也沒得罪什麼人,所以志龍拿來剪刀,把箱子上,用來封口的膠帶給弄開,把宅配箱給打了開來。

沒想到,箱子裡,居然還有一個小盒子,跟一張寫著“我想你會有用的”的字條;拿開字條,志龍打開了小盒子,一條有著黑色刀型墬飾的墬鏈,就放在裡面。

“這是...”志龍拿起墬鏈,仔細的研究一番。

這形狀,簡直就像是,當初大夫從夷毋那拿到的龍吟一樣,而且墬飾也不知道是什麼石頭做的,感覺十分的光滑;志龍看了一陣,也沒有多想,就把墬鏈給戴了上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43

自從那天,被志龍緊緊的抱在懷中後,天雙就一直無法忘卻,從志龍身上,感覺到的那熟悉又溫暖的觸碰;也是從那天起,天雙就沒有再去找過志龍,整天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天雙最近也沒什麼食慾,常常沒吃幾口就回房去了,這可讓美惠擔心的很;再加上,最近祐司老爺決定要速戰速決,要台灣的小組們,趕緊完成最後任務。

悄悄的打開點門,美惠從門縫中看雙手抱膝,坐在床上發呆的天雙;除了天雙的身體狀況以外,美惠十分擔心,現在這個樣子的天雙,是否還能進行任務。

也只能順其自然了吧!

美惠一嘆,決定晚點,再把任務的事告訴天雙;於是,又悄悄的把門給帶上。

同樣的,志龍這邊,也沒比天雙好過到哪裡去;如往常般的,志龍又來到總部的更衣室,準備換衣服去訓練室進行練習,沒想到,耀永就像是在等他到來一樣,早早就在更衣室裡面。

在耀永身邊,捷允也在邊上,滿是準備看場好戲的心情。

“唷,這不是我們兩次任務失敗,被停職一個月的冠軍嗎?”看到志龍進來,耀永就跟旁邊的捷允說。

而且,耀永還故意說的很大聲,讓只要是在更衣室的人,都聽的見的音量。

“是啊,就是說,搞不懂他怎麼還有臉來這。”捷允也如往常,跟耀永兩人一搭一唱起來。

對於兩人的冷朝熱諷,志龍只是不屑的哼了一聲,走到自己的鐵櫃前面,從裡面拿出自己的運動衣。

“喂~冠軍,幹嘛不理人啊?耍大牌啊你?”耀永一點都不打算放過志龍。

雖然平常看在茗霞的份上,志龍都會盡量忍耐,不去理會耀永那賤到谷底無怨尤的毒舌,但,現在茗霞可不在這裡,志龍也不打算繼續當個縮頭烏龜,繼續的忍耐下去了。

碰的一聲,志龍很用力的,把置物用鐵櫃的門,給用甩的關上。

“混蛋,你說夠了沒?”志龍轉身抓著耀永的衣領。

沒想到志龍會突然來這下,耀永一臉驚訝,看著志龍惡狠狠的眼神,一時間反而愣住了。

“幹嘛...被說中了就惱羞成怒啊你?”一邊的捷允還在火上加油。

聽到捷允這樣說他,志龍放開抓著耀永衣領的手,轉而用雙手改抓住捷允,把他整個人抓起來,撞在了鐵櫃上。

“我就是惱羞成怒,又怎樣?”志龍面目猙獰的問。

如果真要打起來,捷允自己都知道,他才不是志龍的對手;現在面對滿腔怒火的志龍,捷允才真正的感覺到害怕。

“還不快換衣服,你們到底在幹什麼?”組長簡冠臨,剛好在最關鍵的一刻進來,並出聲阻止了他們。

志龍一看到是簡冠臨,馬上鬆手,放開了捷允,連理都不理會耀永跟捷允兩個,就逕自想離開更衣室。

“我們等等要進行搏擊訓練,不知道打敗金南浩的跆拳冠軍,有沒有興趣參與?”就在志龍來到簡冠臨面前時,簡冠臨突然開口。

不過,志龍卻沒有因此而停下腳步。

“我想...你應該很想教訓一下,那自以為是的小子吧?”跟志龍擦身而過的瞬間,簡冠臨故意壓低聲音,只有讓志龍聽到的提議著。

簡冠臨提到了重點,讓志龍不解的轉頭看著簡冠臨;卻只看到,簡冠臨只是一直盯著耀永,露出盡是惡意的笑容。

於是,志龍接受了他的提議。

三個人,就在簡冠臨帶頭下,來到了跆拳訓練室,因為那邊最適合進行搏擊的訓練;而在場的除了茗霞跟還未調職的淑玲外,還有十數個男女,再等著簡冠臨他們。

“各位,今天我想改變一下訓練內容;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興趣,來證實一下,曾經打敗金南浩的冠軍,是不是貨真價實的呢?”簡冠臨掃視坐著的眾人,邊講解著。

“請問教官,誰是打敗金南浩的人?”一名學員舉手問。

“就是他。”簡冠臨把志龍拉了出來。

原來,簡冠霖平常除了擔任組長以外,同時,還身兼訓練新人的教官一職;所以,今天他特別請耀永他們這些,已經是正式的特勤人員來,當作是訓練課程中的一環。

看到志龍,學員們都議論紛紛,畢竟南韓選手的強悍,在世界上可是眾所皆知的;而茗霞則是用一種既曖昧又崇拜的眼神,緊盯著志龍,久久不放。

“茗霞,快擦擦妳的口水。”淑玲看茗霞望著志龍的傻樣,故意開她玩笑。

“什麼...?紙紙紙...,給我紙,快...”茗霞信以為真,還死命跟淑玲要著面紙。

看到茗霞這窘樣,淑玲笑了,茗霞這才發覺自己上當,不住的抱怨著,此舉也引起眾人的哄堂大笑,羞的茗霞臉都紅透了。

“咳咳,玩夠了吧?那回到正題啦,誰要上來挑戰看看的呀?”簡冠臨乾咳幾下,收起笑臉,正經的問。

“組長,讓我來。”耀永馬上搶著要當第一個。

“OK,那就讓你們的耀永學長,先上來試試囉。”簡冠臨拍著手,走到一邊。

同時,簡冠臨臉上,那惡意的笑容,又再次不經意的出現。

耀永想要藉著這次機會,盡全力幹掉志龍,藉此來證明,自己實際上可比志龍還要強,也順便羞辱一下志龍,挫挫他的銳氣。

穿戴上跆拳護具的耀永跟志龍兩人,分別都已經先向對方鞠躬敬了禮,擺好了架勢,就等著簡冠臨宣佈開始;簡冠臨才剛宣佈開始的瞬間,耀永就首先發動攻勢,棲身靠近志龍,一記右拳就朝志龍頭部轟去。

志龍卻沒有閃躲,依然擺著架勢,動也不動的等著耀永過來;但是耀永的拳只出了一半,卻在半途收手,停在半空中,耀永臉上露出奸笑,身形一轉,並用腳過去一勾,把志龍絆倒在地上。

耀永卻沒有追擊,只是顧著跟旁邊的當觀眾的學弟、妹們,還有茗霞、淑玲、捷允、簡冠臨炫燿著,其中也只有捷允,在遭到茗霞跟淑玲的白眼後,居然還不斷叫好。

一邊的簡冠臨只能無奈的搖著頭;看來,耀永這傢伙沒救了。

“這不是跆拳...”從地上爬起來的志龍,看這自己的拳頭喃喃自語。

“怎麼,這樣就不行啦,冠軍?”耀永還假好心的關心著志龍。

這讓旁邊傳來一陣噓聲,只有捷允一個,依然叫好。

志龍又一次擺好架勢,等著耀永;耀永看到這樣,壞念頭又奪取了身體的主控權,想要故計重施,再次愚弄志龍一下,於是便主動向前,貼近志龍。

這次,志龍卻沒有繼續保持被動,試圖以靜制動;反而也跟耀永一樣,主動的向前迎上對手。

志龍的舉動,可讓耀永吃了一驚,不過卻來不及了,出手的拳頭已經停不下來,已然到達無法收手的地步;中啊,耀永的腦袋中,只剩下這個念頭,他知道,如果沒中,接下來自己就慘了。

偏偏,事與願違,耀永的拳沒有打到志龍,因為志龍已經從拳頭的攻擊下,鑽進了耀永無防備的身下;志龍伸手抓著耀永出拳的手臂,跟著身體一轉,用自己的背部作為支點,而給了耀永一記過肩摔。

讓耀永整個人頓時失去了重心,重重的栽在地上;志龍的攻擊卻沒有停止,半跪在耀永身旁,志龍就像只為戰鬥而生,噬血的鬼神一樣,右拳一下又一下,不停的打在耀永的腹部上。

從腹部傳來強烈的劇痛,讓耀永不住的,隨著志龍拳頭的落下,而哀嚎著。

“夠了,志龍住手吧,這已經不是跆拳的範疇了。”簡冠臨看不下去,終於出手制止。

抓著志龍準備轟下的拳頭,簡冠臨試圖要志龍想起,跆拳的真意,什麼才是真正的跆拳,而不是一種純粹報復用的武藝;這番話,也讓志龍近似瘋狂的動作,停了下來。

看著那原本被簡冠臨抓著的拳頭,志龍思考著。

“從今天起,我不再是什麼跆拳冠軍了,我只以自己的意志揮拳。”志龍說著,就往軟墊上補轟了一拳,便起身走了出去。

“志龍...”看這樣的志龍,茗霞實在放不下心。

但是又不知道該不該追過去,只能露出詢問的眼神,望著簡冠臨。

“去吧。”簡冠臨對著茗霞,下巴一抬示意。

茗霞看到簡冠臨首肯,馬上鞠了個躬,便跑了出去,想要追上志龍。

簡冠臨不由在內心中嘆了口氣,真不知道,剛剛他的決定是對是錯,看了看倒地不起的耀永,他想;他似乎,還喚醒一個,只為了戰鬥而存在的戰鬼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44

眼看志龍的停職令,即將屆滿一個月的這個時候,上頭的調職令,卻比志龍的復職令,還先一步送到了簡冠臨手上。

看到簡冠臨仔細的閱讀著裡面的公文,淑玲以為,是自己之前提出的調職申請,已經被上頭批准下來,還滿心期待的,等著組長簡冠臨宣布;終於能調職,不用在看到那討厭的傢伙了,淑玲內心鬆了口氣。

志龍還是沒來,這樣就沒辦法送淑玲一程了。茗霞當然也知道淑玲申請調職一事,看著志隆那空蕩的座位,轉著筆想著。

耀永則是痴痴的望著淑玲,淑玲卻連理都不理;一旁見狀的捷允,也只能拍拍耀永的肩,要他看開點。

隔著資料夾,若無其事的,看了看辦公室個懷心思的幾個人,簡冠臨緩緩闔上手上的資料夾,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想必大家都看到這個了吧?”簡冠臨拿起資料夾,晃了晃“這次的人事異動,本組會有兩員遭到調動,而空缺的位子,則會補充幾個菜鳥進來”簡冠臨邊說,邊從座位上走了出來。

“兩個人?除了我還有誰?”淑玲驚訝的提問。

“該不會是志龍吧?”茗霞不敢想像,上頭不會真的要懲處志龍吧。

對淑玲和茗霞的疑問,簡冠臨只是笑而不答,只是從資料夾中,拿出兩個裝有調職令的信封,並將資料夾隨手放到了空桌上。

“叫到名字的過來拿吧...耀永、捷允。”簡冠臨喊出了意料之外的名字。

“不會吧?”“怎麼是我?”耀永跟捷允相視一眼,非常難以置信。

“這是上頭的決定,最近缺人缺的兇你們也知道的。”簡冠臨過去,把手上的信封,往兩人桌上一丟,故作滿臉無奈的說。

“對了,還有一件事...等志龍回來,我們小組就有個任務要出了,雖然只是個簡單的,負責維持秩序的任務...”簡冠臨對茗霞和淑玲補充說。

調職令上清楚寫著即日生效,因此要永跟捷允再怎樣不願意,也只能乖乖地拿著紙箱,收拾自己的東西走人;看到兩個傢伙頹著臉,簡冠臨就覺得很爽,畢竟這上頭來的調職令,可是他一手促成。

根據歷年考績,還有最近簡冠臨私下的觀察,他一點都不想留下,會破壞小組氣氛的那兩個傢伙;所以,當初收到淑玲的申請書時,簡冠臨想都沒想,就把申請書送給碎紙機了。

同時,美惠家中,美惠正坐在電腦的面前,靜靜地,一手拿著茶杯,邊看著窗外,那陰霾又下著雨的壞天氣,不禁聯想到了天雙現在的心情;美惠還真不知道,得要等到哪個時候,匯集在天雙內心的陰霾,才能撥雲見日呢。

就在美惠望著窗外,看著雨滴劃過玻璃窗發呆,遠在日本的祐司老爺,又一次傳送電郵給了美惠;裡面不但簡單的說明了任務內容,並附加了個特別加密的附件檔案,在郵件之中。

這次任務,之所以會讓祐司老爺感到那麼心急,無非是因為上次的事件搞太大,造成國際間的重視,就連國際警察也介入其中,展開秘密調查。

尤其,最近台灣坊間盛傳,秦祐濤會是下一個遭到暗殺的目標;因此,要是軒轅家不早一步先行動,到時候,如果被國際警察查到什麼蛛絲馬跡,那任務執行起來,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為了確保這次任務會百分百成功,祐司特別加派了人手,就連英一,也是這次行動中的成員之一;聽說英一要親自來台,美惠也能體會,祐司老爺的態度是多麼堅決了。

不過現在的美惠,卻無法前往去替英一接機;因為,警界高層在日本事件爆發後,就懷疑本部的內部有內奸存在,而美惠,就是被本部盯上的其中之一。

而且這次成員上,明確出現天雙的名字,就算美惠認為,現在的天雙無法勝任,卻也是無計可施。

“美惠姨,請進來吧。”聽到美惠的敲門聲,天雙依然坐在床上應門。

“天雙,好點了嗎?”美惠進來天雙的房間,十分關心天雙的狀況。

天雙沒有回答,只是呆呆的看著那任由雨水打濕的窗戶;美惠在天雙身邊坐下,伸手過去,輕輕的把天雙的頭,攬進自己胸前,並撫摸著天雙的長髮。


既然天雙不想說,美惠也就不多問,只是靜靜的抱著天雙,兩人隨即陷入一陣沉默,久久都沒出聲。

“怎麼了嗎?”天雙突然率先打破寧靜。

“嗯...?喔...那個...是祐司老爺,又來新的任務了。”差點睡去的美惠,被天雙的問題給喚醒。

“是嗎...”天雙的反應很淡,不如以往般的活潑。

“妳現在的狀態,可以嗎?”美惠當然也看的出來,天雙的反常。

“可以...,任務就是任務,我會完成的...。”天雙回答的很肯定。

“真的嗎?”美惠還是對此抱持懷疑。

天雙沒有多說,只是用很肯定的眼神,跟美惠對看。

“我知道了;既然妳決定要參與...,那我就先去準備一頓好料的去。”說著,美惠起身,看了天雙一眼就離開了。

被留下的天雙,依然披著被子,雙手抱膝坐在床上,獨自呆呆的望著窗外。

雖然,天雙是很肯定的那樣說,但是,走向廚房的美惠,怎樣就是沒辦法放下心來;不過,那是天雙自己決定要去的,她也沒辦法多加干涉,只能默默祈禱,這次的任務,天雙能平安歸來就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45

“你果然在這...”只見茗霞靠著門框說。

茗霞不用猜也知道,志龍一定又跟往常一樣,一個人待在訓練室裡面;就算經過上次跟耀永的衝突後,茗霞還是只管往這找就對了,也省得到處去找他了。

志龍詢聲轉過頭去,朝著門口的茗霞看了一眼,就像只是在確認來人是茗霞一般;隨即又繼續揮舞著拳頭,朝著沙袋打去,什麼話都沒有說,態度說有多冷淡,就有多冷淡。

“真是的,真是一點都不像志龍...”對於志龍的冷淡,茗霞不住抱怨。

自從那天,因為耀永的小動作,而動怒失控的志龍,再把耀永打趴在地上之後,志龍似乎就變了一個人似的,一改以往那,讓人容易接近的個性,反而變得非常的冷酷,平常也不太理會人了。

對於茗霞的抱怨,志龍像是完全沒聽進耳裡一般,只是暗暗增加力道,重重的打在沙袋上,讓沙袋發出更響亮的撞擊聲,就連連接沙袋的鐵鍊,也都發出怪異的聲音,就像隨時都有可能會斷掉似的。

“我還是喜歡以前的志龍!!”茗霞做出肯定的結論。

“有什麼事情,快說吧。”志龍突然問。

同時,志龍也放下了拳頭,反而去扶著沙袋讓它停下來;因為,對於茗霞有意無意的話語,已經讓志龍感到有些不耐煩了。

“喔,這個是組長要我給你的。”茗霞拿出了志龍復職令,並遞給志龍。

“謝了。”只是輕輕的一聲道謝,志龍接過了復職令。

“還有,組長叫你順便去找他一下。”茗霞補充。

但對於志龍態度的冷淡,茗霞還是不免感到有些小失望。

“我知道了,我等等就去找他。”志龍點點頭,舉起拳頭,準備繼續對沙袋作攻擊。

“那個...”茗霞還想再多跟志龍說些什麼。

“怎麼,還有事嗎?”志龍才剛要揮出的拳頭,就這樣停在了半空中。

“沒...沒事啦。”發窘的茗霞,趕忙搖搖頭“我...我先走囉,掰。”茗霞朝志龍揮揮手,就自己跑了。

好不容易送走茗霞的志龍,又拿起了自己的復職令,連信封裡公文上面的內容都沒看,只是隨手一揉,就往垃圾桶裡丟;對於現在的志龍來說,復不復職,已經不重要了。

特勤組、維安人員的身份,這一切,早已經沒什麼好留念的了;販賣機前面,正低身拿起咖啡的志龍,突然還有點懷念,當初剛遇見天雙的時候。

要是可以回到那個時候,該有多好?志龍心想;不過這一切,似乎也已經是不可能了。

志龍隨手將手上拿的,已經是空的紙杯,丟到垃圾桶。

當志龍還再回憶往日的美好,同樣的天雙也是;現在的天雙,因為新任務的關係,不得不強打起精神,參與由英一為首,召開的任務前小組會議。

“這次的立委選舉,總統府前將會有一場,大型的造勢晚會;據傳,秦祐濤也會親自於傍晚到場,揭開序幕。”英一拿起早上買來的報紙。

報紙的頭版頭上,就是打著,秦祐濤將為立委造勢到場站台,這樣的一個標題。

“所以,我們要在晚會進行時動手?”司徒光依然翹著他的二郎腿,提問。

這個問題,讓一邊正在用著筆記型電腦,修正任務內容的梨光,也停了下來;同樣,跟隨英一,一同來到台灣支援的松本跟吳弘遼兩人,也都等待著英一的回答。

只有天雙事不關己的樣子,看著窗外下不停的雨,對這回事,像是一點都不在意;因為,對天雙她來說,不論英一決定,要在哪時後動手,都是一樣的。

被天雙盯上的獵物,一定逃不過她的精準狙擊。

“不,我們要在當天早上,秦祐濤上班的時候動手。”英一敲打著筆電鍵盤“這是總統府附近的電腦平面圖,負責狙擊的天雙,前一天晚上就要在這棟,前改革黨大樓天台埋伏。”英一用雷射筆,點著布幕上的大樓。

“那我呢?”司徒光放下二郎腿,總算終於有點認真起來。

“剩下的,我會把工作分配的內容,直接傳到你們的PDA去,解散吧。”說著,英一也邊開始收拾筆電。

既然英一都這樣說了,司徒光也只好就範,故意輕挑的,去邀梨光陪他去PUB玩玩,還故意選在天雙的面前邀約;沒想到天雙根本不買帳,梨光也不想當替代品,拒絕了司徒光的邀約。

沒想到既然會得到兩頭空的結果,讓司徒光氣得,一個人獨自先走一步;這反倒讓一旁清理槍枝的松本,跟擦著愛刀的吳弘遼兩個,看了場好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46

“志龍,你來啦!”看到志龍才進門,簡冠臨馬上招手要他過來。

沒想到簡冠臨居然會在等他,志龍馬上應了一聲,來到了簡冠臨的座位前面。

“復職令...你應該看過了吧?”簡冠臨雙手交叉擺在桌上問。

“我丟了。”志龍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哈哈哈,是嗎...?”沒想到志龍會回答的那麼直接,惹得簡冠臨大笑起來。

就算簡冠臨做出如此出人意料之外的反應,志龍的表情,卻也只是稍稍的皺了皺眉,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依然得不到志龍做出多大的反應,作為回應的簡冠臨,反而覺得有些無趣起來;看來簡冠臨他,真的做了個錯誤的決定,當初不該讓志龍對上耀永的才對。

“沒看就算了;明天起,有一整個禮拜,我們小隊會參與總統的護衛任務!”簡冠臨拉開抽屜“當然...只是負責週邊勤務而已。”還不忘補充,並強調一下。

“我知道了。”就像事不關己一樣,志龍只是淡淡的回答著。

同樣的,志龍的情緒,也沒因為又一次,得到這個出任務的機會,而產生變化。

“真是的,你真的...跟傳聞中的你,變了很多啊!”簡冠臨實在有些感嘆。

同時,從自己的抽屜中,拿出一把槍跟一張證件,擺在桌上。

“這是...??”看到桌上那把跟以往都不一樣的槍,志龍反而被勾起了一點兒興趣。

“喔...這個啊;這可是聯勤兵工廠,最新開發的自動手槍,因為是原型的關係,所以叫做K-0。”簡冠臨拿起手槍把玩著。

志龍的眼神,也緊緊盯著那把槍不放,隨著簡冠臨手的挪移,追逐著。

“拿去吧;這把槍,聯勤的那些槍痴們說,這一個彈匣,可連續擊發20顆子彈,重量也比之前來的更加輕巧,火力也可媲美沙漠之鷹呢!”簡冠臨把槍從桌上遞給了志龍,還邊講解著。

志龍拿起槍,光是那符合人體工學的握把,簡直就像是幫他量身訂做的一樣;雖然槍身也較為短小一些,但是使用上卻更加的靈活,不過志龍難以想像,這把槍,會有那麼強大的火力。

“怎麼,懷疑嗎?你可以去靶場證實一下,那些槍痴說的是不是真的。”簡冠臨看志龍懷疑的眼神,馬上提議。

想想,簡冠臨好像說的沒錯,於是志龍點點頭,手上拿著槍,就要去靶場試槍。

“等一下,別忘了你的新證件。”簡冠臨叫住志龍,隨手把證件丟到了志龍手上。

另一方面,英一在給組員分別發送了任務內容之後,其所需要的裝備及車輛,躲過了台灣警方的各種查緝手段,並利用黑市交易作為掩護下,終於送到了英一的手上。

所以,英一一眾再一次的聚集起來,為了這最後一次的,任務會議。

英一拿起了預先準備的鐵鎬,拆開了那個,早上才剛運到的大木箱;英一從裡面,拿出了幾個裝著武器的黑色大皮箱,並一一打開,陳列在桌上,展示在眾人眼前。

“這個是...我最愛的小刀。”吳弘遼從一個箱子裡面,拿起一把,像是馬戲團表演用飛刀的銀色小刀,把玩起來。

“還有這個,一次三連發的自動手槍,外加這邊還有,一個就有50發子彈的彈匣。”英一隨手就把裝著槍械的箱子,遞過去給了松本。

“那我的呢?”司徒光問著英一。

“我想...這兩把烏茲,應該最適合你了!”英一說著,就把裝著烏茲跟彈匣的兩個箱子,丟給了司徒光。

“天雙嘛,這把全自動的連發狙擊步槍,應該是妳最愛的。”英一邊說,邊把打開了的箱子,轉向天雙。

“至於梨光,任務時,妳就跟我待在車上,那上面可是有著齊全的駭客設備呢。”對於車上的設備,英一可是滿意的很。

對著桌上,這把已經拆解開來,分別裝在兩個箱子裡面的全自動狙擊槍,遠比天雙之前的那把,單發式的半自動狙擊槍先進太多了;讓天雙愛不釋手的不停的撫摸著,久久都不想停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47

志龍心回到崗位上,已經過了五天了;簡冠臨的小隊被分派到的任務是,帶著十來個實習生們,一起負責總統秦祐濤上下班時,車隊經過之處,週邊的防護任務。

重返後,平靜的五天,一下就過去了;就算只是個剛加入的實習生們,對這樣輕鬆的工作,也早就已經上手了,更別說是被暫時停職一個月的老手志龍了。

第六天一早,就如往常的在維安隨扈的保護,以及騎著重型機車的騎警開道下,總統秦祐濤的車隊,緩緩行駛在台北車站前的道路;這天也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原本不用十來分鐘的車程,就可以抵達總統府,今天卻已經塞了快要半小時以上了。

“唉,真是有完沒完啊;那什麼討人厭的股災,還得著我去處理呢。”坐在車上,秦祐濤對隨行人員,不住地抱怨著。

近日受到美國股市影響,台北股市也是一片慘綠,狂跌不止,而政府卻遲遲沒有插手干預,因而使得一些,在股市中散盡家財,自殺的人數一天比一天還多。

對於政府的漠視以及不聞不問,電視上的談話性節目和社會的輿論壓力,直衝著身為總統的秦祐濤,無情的襲來,也逼得秦祐濤今天,準備在府方召開公開的記者會,說明政府的決策方針。

“報告,前方因號誌故障,已經完全堵塞了,看來得要走過去了。”前頭查看的護衛回報。

“是嗎...我知道了;總統先生,我們會護衛您安全抵達總統府的。”收到報告的護衛長,打開車門請總統秦祐濤下車。

於是在八名護衛的人牆重重包圍下,秦祐濤緩緩的步下座車;當然對於要走度去總統府,秦祐濤也還是免不住的,對護衛長就是一陣嘮叨的抱怨。

“監視器發現目標,現在傳達座標給各單位。”箱型車中,梨光熟練的控制著電腦設備。

交通號誌之所以會故障,而造成交通大亂,一切都是因為梨光入侵了交通號誌系統,所做的好事;同時,梨光更是入侵了警方的監視器網,借用了台北警方所設置的監視設備。

“很好,任務開始!”英一藉由無線電,一聲令下,行動正式展開。

“收到。”“了解!”“知道了...”“是!!”收到英一的指示,司徒光、松本、吳弘遼還有天雙同時回答。

“我們也開始移動吧。”聽到四人的回答,英一馬上指示司機開車,到達因應的位置去。

就看妳的了,天雙。

雖然隔著車頂,英一看不到頭上,天雙所搭乘的直昇機,但是,他就像可以看穿鐵殼一般,依然望著車頂的天花板想著。

這次行動中,已經先派出了司徒光、松本跟吳弘遼三人打先鋒,不過...最後決勝關鍵,依然是掌握在負責狙擊的天雙手上;派去打頭陣的三人,可以說,一定是有去無回了。

為了軒轅家身負的使命,還有,為了維持命運之輪,依照正道運行的大義,司徒光和松本依然義無反顧的,把兩手上拿的槍,扣上了扳機,率先下車;吳弘遼則是兩手空空,像個沒事人,跟著松本身後也下了車,朝著秦祐濤所在處,步步逼近。

看到三人愈走愈靠近車隊,在車隊的最莫端壓陣,同樣接下總統護衛任務的捷允,馬上有了警覺。

“你們,快停下來,不準在靠近了!”捷允擺出停止的手勢,右手已經摸到了配槍上,邊大喊威嚇著。

“去陪他玩玩吧。”司徒光完全不把捷允看在眼裡的說。

說罷,司徒光依然的往前逼近,腳步也沒有因此而加快些,依然一派輕鬆的漫步著。

“我再說一次,快離開;不然我要開槍了!!”捷允對於自己被人如此地看扁,感到十分不滿,馬上做勢要拔槍。

“還太嫩了...”吳弘遼不知道哪個時候,出現在捷允的面前。

“什麼...?”可想而知,捷允有多麼的驚訝。

捷允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去拔槍,但是卻已經太遲了;吳弘遼的微笑,伴隨著捷允的哀嚎,不知道哪變出來的兩把銀色小刀,已經插到了捷允身上。

“我是殺人的魔術師喔,放心,我還沒玩夠呢...”吳弘遼空著的雙手,又變出兩把銀色小刀,同時發出詭異的笑聲。

就像是貓抓老鼠,再吃掉老鼠之前,貓會先玩弄牠一下,現在的吳弘遼,就是貓。

“捷允!!!”聽到捷允的哀嚎,一邊的耀永馬上察覺不對。

跟著同組的幾名護衛們,紛紛掏出自己的配槍,上前來查看捷允的狀況。

“真是麻煩啊...”司徒光三七步的站著,用拿著烏茲的手,搔了搔自己的後腦。

“交給我吧,總不能,讓風頭都給那遼那傢伙搶光啦!”說著,松本就放下司徒光一人,自己走上前去。

“一個人!?”耀永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難道...對方居然天真的以為,光憑一個人,就可以對抗他們這一群,訓練有素的護衛嗎?????

對於對方的小看,不只有耀永,其他同樣前來的同組的護衛們,也都火大了起來;好歹,他們也都接受過國家的嚴格訓練,在受訓的幾百人中,特別挑選出來的啊!

身負著榮耀,又十分自傲的的護衛們,豈容對方如此藐視呢??

“切~”看到眾護衛紛紛舉槍,松本拉了拉脖頸的筋,依然十分的不屑。

不屑歸不屑,任務中該做的、該完成的,松本可是一樣都不會少做的;只見,原本毫無防備的松本,突然舉起雙槍,對著直奔而來的護衛們,眨都沒眨一下眼,手不停的扣著扳機,就是一陣掃射。

松本的一槍,就是一次三連發,這冷酷無情,突然就來的攻擊,殺的來不及反擊的護衛們,和首當其衝的耀永,和遭到遼無情肢解的捷允在內,就這樣,一眾懷著未能完成任務的護衛們,將怨恨一起帶到了黃泉路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48

負責保護車隊的維安人員,遭到了持槍份子突襲,連續的槍響,也引起週邊部署的幹員注意;在最靠近事發現場附近的志龍、茗霞、淑玲和幾名菜鳥們,也馬上拔出配槍,飛快地趕了過去。

機警的護衛長也立即調派人手,把原本派去疏導車流的人員,也都叫了回來,增加了護衛總統的維安人員人數,並下達指令,務必要安全護送總統至總統府後,護衛長自己也拔出配槍,準備自己去殿後壓陣。

眼看出生之犢不畏虎的菜鳥們,手上拿著槍,率先衝上前去,就連身為教官的簡冠臨都還來不及阻止,就已經首當其衝的,和剛解決捷允的遼
周旋開來。

“真是...,都還太嫩啦!!”看著眼前衝來的菜鳥,遼的手上,又變了刀出來,臉上還露出一抹賊笑。

才說著,只見遼的身形一閃,直直地,就往前來的菜鳥們裡面鑽;就像是魔術師變撲克牌一般,手上不斷的變出銀色小刀,伴隨著陣陣痛苦的哀嚎聲,遼十分迅速的,連續將小刀往菜鳥們身上插去。

沒有任何實戰經驗的菜鳥,碰上這種,早已經見過無數修羅場,殺人不眨眼又老經驗的殺手,別說用自己手上的槍,還手反擊了,整個人早就被眼前同僚的慘狀,給嚇的呆站在那了。

拿著槍的手,不住的顫抖著,魂,也不知上哪去了,眼前直撲而來的遼,就像是之久未進食的餓鬼,銀色的小刀,現在已然成為催命的死神鐮
刀;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刀已紅,魂已斷。

“菜鳥...,可惡啊!!!”遲來了一步的茗霞,學弟、妹的死狀,就呈現在自己眼前,感到十分的不甘心。

不甘的吼叫著,茗霞舉起了配槍,縱使眼眶中泛著淚水模糊了視線,手還是不斷地扣下扳機,子彈也跟著脫槍而出,直射而出,精準的烙在遼的身上。

“呃...什麼?這...怎麼可能...!?”正舔著刀上的鮮血,遼為感到的劇痛,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拿開小刀,遼低頭一看,身上已經多了幾個,因子彈貫穿留下的血孔,自己所流出的鮮血穿透了衣服,讓遼的表情,瞬間變得非常難看。

“開什麼玩笑,我...我是...我是魔術師啊~!”遼仰天憤怒的怒吼。

就像穿了孔的水皿,在憤怒的遼的怒吼下,血管中強大的血壓,讓身體中的血液,一下子,全都從身上的血孔中爆發,一股腦的噴射出來,濺灑在地上。

看著緩緩倒下的遼,茗霞舉著槍,不住的喘大氣;這是她第一次,親手用槍殺人,沒想到,就會是這樣一個,如此恐怖的畫面;殺人的感覺,原來是這麼地沉重。

“遼~~~”松本見狀,高喊遼的名字。

是這小妮子殺了遼;看到正拿著槍,驚呆了的茗霞,松本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替遼報仇!!

心念一動,松本就將手上的槍,轉而對著茗霞,死命的扣下了扳機,一槍三發子彈,槍槍都對著茗霞的死穴,進行射擊。

“茗霞,快趴下!!”來不及阻止松本的淑玲,拼命的大喊。

聽到淑玲的呼喊,茗霞才反應過來。

“啊~”一聲驚呼,茗霞整個人跌在地上,隱沒在空蕩的車陣中。

“混蛋,少來攪局!”沒如願殺掉茗霞,松本歸咎於淑玲的多嘴。

看到還想過來幫助茗霞的淑玲,松本就一肚子火,除了繼續對著茗霞倒地位置上的車子開槍外,另一把槍,也對著多事的淑玲開火,逼得淑玲不得不趕快找掩蔽物躲藏。

“菜鳥統統給我到一邊去。”珊珊來遲的簡冠臨,急忙要菜鳥撤退。

邊跑邊喊著,還不忘用手上的槍,對著松本的所在開槍,企圖分散松本的注意力,並進行牽制。

“可惡的傢伙啊!”雖然沒被擊中,松本還是不免對簡冠臨一陣咒罵。

這下,逼得松本不得不暫時放下茗霞,轉而對穿梭在車陣中而來的簡冠臨開槍;幾次都只差一點,就被射中,簡冠臨都藉著車體的掩護,僥倖的躲過。

但是,松本的射程範圍內,那些正在疏散,想要逃離現場的一般人民,可就沒簡冠臨那樣幸運了;松本當然不管那些人,到底是一般民眾,還是維安人員,只要是會動的,統統都殺。

“可惡...。”看著無助民眾中彈倒地,簡冠臨也很不甘心。

坐在地上靠著車體喘氣,不時還有子彈擦過車身,造成的火花,躲在車後的簡冠臨,可自故不暇了;現在的他,一點也無法抽身,別說去保護那些無助的民眾了,就連去支援茗霞,也都做不到。

碰碰~突然的兩聲槍響,其中,一顆破空而來的子彈,還劃過了松本的臉龐,留下了一道血痕;受到這下莫名的攻擊,讓松本更加的憤怒了,雙眼惡狠狠的盯著子彈的來處。

松本看去的地方,一個偷襲了他,還正舉著槍對準他的傢伙,不是志龍還有誰?

“混蛋,是你嗎?這...是你做的好事嗎?”松本拿著槍,用手腕擦過自己的臉頰,看了看上面的血跡,對志龍不滿地叫囂著。

對於松本近乎狂暴的反應,志龍一點回應都沒有,只是冷酷的,視人命為無物,對著松本又是兩槍;松本在震驚中,勉強地躲過這兩槍,對志龍可就更加惱怒、火大了。

松本的雙槍一指,就想要回敬志龍一下,送他幾顆子彈,嚐嚐味道。

“等等...,這傢伙留給我!”原本一直沒什麼動靜的司徒光,突然出手干預。

除了開口阻止了松本外,司徒光手上的烏茲,就對著因為沒了攻擊而探頭出來,查探情況的簡冠臨和淑玲兩人,就是一陣掃射,嚇的兩人馬上又把頭縮了回去;也不知道,到底是倒了什麼楣的民眾,受到餘波影響,又多倒下了幾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49

“讓我瞧瞧,你到底是...哪點吸引天雙的吧!!”司徒光對這點特別的不滿。

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志龍,為什麼,天雙偏偏就是喜歡他呢?想到這點,司徒光就氣,自己明明就比這傢伙好上百倍、千倍,憑什麼,這傢伙可以得到天雙的愛!?

司徒光想,既然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那麼輕易得到;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司徒光手上的烏茲,馬上對準了志龍,在他的怒吼中,就是一陣掃射。

“真是的,阿光這傢伙果然靠不住;梨光,要天雙準備了。”透過無線電,英一可全都聽個清楚。

雖然,他早就知道司徒光對天雙有意思,但是沒想到,一向在任務中表現冷靜的司徒光,會因為這樣而整個荒腔走板,所以現在能指望的,還是只有天雙的狙擊了。

在箱型車中,英一無奈的嘆息下,這邊的志龍,也沒好到哪去;面對司徒光手上,兩把烏茲的無情攻擊,只有一把自動手槍的志龍,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烏茲的連續掃射,逼得志龍不得不,朝著就近捷運站出口的建築物,就是一個飛身撲去,同時,沒忘了要開槍反擊幾下,最後一個反滾落地,志龍才得以藉著水泥強的掩護,不被司徒光亂槍打死。

“松本,這邊就交給你了。”說著,司徒光便追了上去。

“別忘了,幫我把他打到,就連他媽都認不出來啊!”松本嘿嘿的笑了。

乘著這個機會,簡冠臨跟淑玲隔空對望一眼,用眼神互相交換彼此的想法,就展開了行動;在簡冠臨的開槍掩護下,淑玲也不時開槍擾亂,邊低身朝向茗霞跑去。

“可惡的傢伙...還在掙扎啊。”遭到槍擊的松本,也躲到了車後,只能伸出槍口,零星的亂打一通。

就在簡冠臨和淑玲,對茗霞展開救援行動的同時,志龍眼看情勢對自己不利,面對步步逼近的司徒光,不斷用兩把烏茲亂掃,因此志龍也不打算硬拼,拔腿就往捷運站裡邊跑。

就算志龍手上的這把新槍,再怎樣神,又多麼威,在面對火力更強大的烏茲,要硬拼,怎樣都不會有勝算的。

看到志龍逃跑,司徒光就更火大了;沒想到,志龍居然敢在他面前,臨陣脫逃,而天雙居然又會愛上一個,如此懦弱的男人!?不滿的情緒,佔據了理性的思路,司徒光當然是追了上去。

同時,司徒光的手,也不曾停過,兩把烏茲也不停的,朝著志龍射擊著。

現在可是早晨的尖峰時間,捷運站裡,當然也都是滿滿的上班、上課的人潮,志龍才發覺,往這邊跑來真是失策;但是,後方還有不停開槍追擊他的司徒光,志龍也沒辦法回頭了。

“捷運地下街...”志龍看到指示牌,便往指示方向,跑了過去。

這時間,地下街也沒有那麼早會開,這時候,人潮是最少;為了避免再犧牲無辜的一般民眾,志龍才決定往這邊跑,不過,依然有上班族跟學生,利用地上街朝捷運站走去。

“統統都快蹲下!!”志龍邊跑邊喊。

但是,經過的人們,卻只認為他是個瘋子一樣的眼神,停下腳步看著志龍,任憑他在地下街裡狂奔、狂吼著;尾隨而來的司徒光,才不管面前的人,是不是志龍,就是一陣掃射。

子彈奪走了最靠近司徒光的人的性命,更是打破了,地下街商店的鐵門及玻璃;這時人們才聽到志龍的吶喊,紛紛恐慌的叫喊著,並抱著頭蹲了下來,瑟縮在牆邊。

一陣巨響,讓一邊不解的速食店工讀生,才剛探頭出來,想要看看發生什麼事情,卻慘遭司徒光毫不留情的爆頭,飛濺出來的鮮血和駭人的景象,嚇的旁邊的女工讀生尖叫連連。

“這傢伙,我在這裡。”志龍只好以自己當餌,朝著司徒光開了幾槍。

雖然,志龍沒有打中司徒光,卻也引起了他的注意,於是,志龍拔腿就往樓梯下去,往他剛剛看到,指示牌寫著的地下停車場跑去;而後進入樓梯的司徒光,也發現了正在下樓的志龍,馬上又是一陣掃射。

但是這樣並沒有讓志龍停下腳步,他只是拼命的跑,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志龍馬上撞開了,通往停車場的門,並躲了進去;司徒光從上面,看著志龍躲了進去,先是將手上的兩把烏茲,都換上個新的彈匣,才緩緩地下樓,進入了停車場。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09 , Processed in 3.06397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