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wyhome4

【長篇小說】 刺秦 2/23 全文完

[複製連結] 檢視: 4716|回覆: 54

刺秦30

軒轅家這次在台灣首度的大動作,是繼新加坡的事件之後,這次換成了,台灣的行政院長被暗殺;這消息馬上震驚了全世界,美國的CNN、英國的BBC、日本的富士、東京電視台等,也同時,紛紛以頭條的方式,來報導這則新聞。

各大報章媒體、輿論也將這一天,形容成是,除了天災以外,台灣政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身為總統的秦祐濤,也親自站上火線,與各院首長發表聯合聲明,同聲譴責這種恐怖事件。

警政署跟國防部的長官們,最終還是受不了輿論的壓力下,也都在記者會上表示,承諾一定會追查到底,將恐怖分子全都一網打盡;為了表示決心,警政署還下令,動員霹靂小組,並全副武裝的,現身在會場上。

看著警政署的大動作,國防部也不甘落於人後,再說,這次出岔子的國家安全部維安特勤組,可也是他們所管轄的;因此,國防部決定,調派受過最嚴苛、精良訓練的海軍陸戰隊,跟部分陸軍,暫時支援並配合警政署的行動。

在發表完聲明後,署長及部長還有以下各級長官,不給記者自由提問時間,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各各表情凝重。


而這次,受到院長陸曉勝,親自點名的維安隨行人員,張鈞恩帶領的小隊,更是受到嚴重的打擊,整個辦公室內,士氣十分低迷。

“以上是記者會現場最新狀況,由福爾摩沙電視台記者......”陸曉勝事件的後續報導,從電視機中傳了出來。

不過張鈞恩已經受夠了,抓起遙控器,連看都不想看,就把電視機關上,隨手就把遙控器往旁邊一丟。

“隊長,要不要喝杯茶?”看到張鈞恩的樣子,茗霞關心的問。

“不了,茗霞謝謝...我...現在沒心情喝茶。”張鈞恩對於任務失敗,仍十分自責。

張鈞恩低著頭,懊悔著;要是那時候...自己的意識可以在撐一下子,他就可以把歹徒擊斃了。

雖然這段期間內,上級也常找他去做訊問,他也想一肩扛起所有責任;但最後,收到事件的調查結果報告後,上級決定暫時不對失職的個人做處分,只是暫時停止張鈞恩的小隊去執行任務。

在事件的調查報告中,根據張鈞恩的敘述,歹徒是假扮成服務生潛入,並在餐車上設計了機關;根據後來的現場調查結果,從房間殘留的氣體分析後,證明是濃度不低的笑氣。

為了找出服務生是在哪時掉包,調查小組,也反覆的看過電梯的監視畫面;最後只發現,攝影機曾受到僅僅有不到一秒的干擾,而後卻一切正常。

這點,也許跟無線電受到干擾也有關係,但始終無法查出有任何絕對性的證據。

最後的報告說明,歹徒極有可能是兩人以上;調查小組也積極的,對闖入樓層的兩名清潔工展開調查,但最後清潔公司卻說,該時段沒有人執勤,最終也只好宣告毫無所獲。

不知道歹徒的樣貌,也無法掌握歹徒的人數,而且調查結果也沒有進展,對承辦的調查人員來說,這個案件可說是十分的棘手;綜合報告中的各種因素,也是上級暫時不對張鈞恩的小隊,進行懲處的原因。

而同樣自責的人,還有淑玲...

報告書不知道該從何下手,只是盯著電腦螢幕,發著呆;淑玲想,要是她那時候,不去阻止志龍檢查餐車,之後又不貿然的進去電梯內的話,今天陸曉勝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淑玲也很自責,但是卻沒有人責怪過她,隊長沒有、耀永沒有、捷允沒有,更別說茗霞了;茗霞反而還抱著她安慰著,要她別想太多。

同樣的,執行任務時,跟她同組的志龍,也是處處維護著她,沒有把事情經過呈報上去;就連那天,最後都還是志龍先醒過來,把她從洗衣收集槽中救了出來。

淑玲突然覺得自己好沒用,深深的無力感,迫使她反覆思考著,是不是該去跟隊長要求,申請轉調的別的單位去呢?

就這樣,報告書依然遲遲無法動手,淑玲只能就這樣,呆坐在座位上。

這時候的志龍,卻不在座位上,辦公室的氣氛再加上心中的鬱悶,讓他急於找個目標好好的發洩一下;所以,志龍一個人,選擇了待在打擊訓練室,至少這裡,會讓他感覺好一點。

對著沙袋,志龍展開一陣猛攻,刺拳、勾拳、抬腿、旋踢,每下都精準又猛烈的打在沙袋上,不但讓沙袋凹陷下去,還傳出碰碰碰的聲響。

“原來你在這啊,心情不好也不要拿沙袋來出氣啊。”看著滿頭大汗的志龍,天雙走了進來。

在跆拳訓練室中沒見到志龍,天雙找了一陣,才終於在打擊訓練室找到他。

“天雙,是妳啊...”志龍看到天雙,回應的很平淡。

現在的志龍,其實十分不想見到的,就是天雙;他不想讓原本就比他強的天雙,看到自己任務失敗後,那自責又脆弱的一面。

所以志龍選擇逃避,坐到一旁的休息椅上,拿大毛巾蓋在自己的頭上,把整個臉都遮了起來,不想看到天雙,也不讓天雙看到他。

“怎麼了?你...還好嗎?”坐到志龍身邊的天雙問。

其實天雙也知道原因,畢竟從美惠姨那得知,這次,志龍可是陸曉勝親自指派的維安人選。

志龍沒有回答,天雙也不想多問,只像是了解志龍內心的苦悶般,靜靜的陪著他;於是,兩個人就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久久都沒有對話。

懊悔的淚水,也在沉默之中,悄悄的落了下來,跟汗水一起,劃過志龍了臉龐。
 
無名:
http://www.wretch.cc/blog/wyhome4

YB:
http://tw.myblog.yahoo.com/aastyles-blog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刺秦31

在陸曉勝死後的第三天,台灣各大媒體,同時,都收到了不明人士寄來的包裹,裡面裝著的,全都是直指陸曉勝貪污、瀆職的證據;除了詳細紀錄的書面資料外,更有錄音、偷拍側錄檔案壓制而成的光碟。

此事一被揭發,媒體跟輿論也由原本的,強烈、批評譴責恐怖主義,轉而把焦點集中到了,陸曉勝的貪污、瀆職以及收受回扣的事件上;這也讓台灣德政界動盪不安,雖然秦祐濤仗著己派在立院的席次優勢,極力壓制在野黨倒閣,但始終無法解決問題。

政界終日的紛擾不休,也連帶的,拖垮了台灣的股市;從秦祐濤動員派系勢力,駁回在野黨提出的倒閣案後,幾日來的連續大跌,早就已經讓小散戶們的血汗錢,統統人間蒸發,因此最近有關自殺事件的報導,幾乎天天在新聞中撥出。

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更是聚集了愈來愈多,對政府不滿的人群,集結在那示威抗議;警政署跟國防部則是要求台北市警局,以集會遊行法自行處理,也造成台北市政府不少的壓力。

最後,無法再承受與論、媒體跟人民示威的壓力下,秦祐濤才勉強的單獨在總統府內,以共商國家未來的名義,會見了改革黨的領袖。

之後的一個月,恐部分子也像人間蒸發般的,非旦沒有再次犯案,更完全且徹底的,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就像那一瞬即逝的香氣一般,不禁讓人想問,是不是夢,還是真的曾經存在過。

雖然上級在這一個月中,也都沒有什麼大動作,但是,當大家都放下心來的時候,人事調動的命令公文,卻突然的送到了張鈞恩的辦公桌上;不用說張鈞恩自己,小組內的幾人也都為此感到驚訝。

這次將有調動的,不是別人,就是身為組長的張鈞恩本人;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把張鈞恩調到另一個部門,升格當部長,但實際上,卻是明升暗降。

張鈞恩被調去的那個部門,可是出名的良差,而且,是永遠不會得到升遷機會的部門。

同時,總部也調派了一個新人,來補張鈞恩調職後,組長的空缺,這個人還是葉長官的弟弟,做事非常一扳一眼,一點都不變通、不講人情,小心眼又很會記人的葉皓翔。

這次上級之所以會有把張鈞恩調職的念頭,一切都還得多虧葉長官的從中作梗;因為一直想要得到志龍得葉長官,遲遲無法得逞,而張鈞恩又出了那麼大的紕漏,雖然小組成員們,都沒在第一時間被做處分,但也是遲早的事情。

如果一旦真的要做懲處的話,那志龍的失職是一定會遭到追究的,這可不是葉長官樂見的;所以,在各級長官開例行會議的早晨,葉長官就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來。

葉長官再會議中表示,對於遲遲沒有對失職人員做懲處,感到很不滿;而為了維護部下,侯長官也跳出來抗議,但失職的確是事實,所以最後,侯長官還是做出做後讓步的妥協了。

會議最終採納了葉長官的建議,僅對身為組長的張鈞恩做出調職處分,其他人不做調動;因為上級也十分看好葉長官的能力,因此空缺的組長一職,就如葉長官推薦的,交給了她的弟弟,葉皓翔。

打從葉皓翔第一天走進辦公室開始,以前張鈞恩時代的好日子,就正式宣告走入歷史;從那天起,辦公室的氣氛變的十分凝重,葉皓翔好像對什麼事都感到不滿,挑剔這挑剔那的,讓大家整天過的都戰戰兢兢的。

不過葉皓翔惹人厭的態度,唯獨對志龍除外;不管志龍想去跆拳練習室或是哪裡,葉皓翔一概不理會,而且對於他在公事上的要求,也不如對其他人那般嚴苛,雖然大家都不是第一天認識了,但是難免對葉皓翔對志龍的態度,感到有些不悅。

這也正是葉皓翔想要的,畢竟他可是也清楚,姊姊一直想得到志龍這個好幫手,因此故意用這種差別待遇的手段,來分化志龍跟耀永他們的感情。

這時,在打擊訓練室中,剛打完沙袋,坐在休息椅上擦著汗水的志龍,感覺今天格外的疲累。

“怎麼啦,才打那麼一下就不行啦?”手壓著裙子後襬,天雙坐到了志龍身邊。

汗好像怎樣也流不乾,不住的喘著氣,就連喝光整瓶礦泉水,也無法止住似的;天雙則是靜靜的,坐在旁邊看著,同時等著志龍開口。

“我...是不是...不該做維安特勤的?”又一次,志龍用毛巾,擦掉了臉上的汗。

“為什麼這麼說?”天雙反問。

雖然這幾天,志龍都顯得十分無精打采,天雙也很清楚原因,只是一直不說破;但是,現在的志龍對天雙來說,卻不像以前那個傻傻呆呆,直率又好懂的他了。

志龍變了,雖然天雙也說不上哪裡不一樣了,但是女性的直覺,是這樣告訴她的。

“也許...我原本就不適合吧!”用毛巾遮著頭,志龍對工作,已經有著無比的失落感。

“你不要想太多了;我聽說,你們組來了個新組長不是?”天雙馬上岔開話題。

“是啊,托他的福,我跟組裡的同事...好像愈來愈格格不入了。”志龍說化的語氣,好像根本不關他的事一樣的輕鬆。

“是嗎?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沒想到還是說錯話,天雙馬上道歉。

志龍拿下毛巾,搖搖頭,給天雙一個微笑。

“算了...,都快六點了,妳要陪我去吃晚餐,順便去逛逛街嗎?”志龍看了看掛鍾,問著天雙。

雖然,天雙剛剛才明白,為何志龍這陣子,一直都待在訓練室裡,出奇的,沒像以前那樣纏著她,要她陪他對打;而且,現在志龍居然主動邀她?

一起去吃晚餐、逛街?這都是天雙以前非得硬拖著,志龍才肯就範的事情。

他哪時候那麼主動了?

他是受到打擊太大了嗎?

他是發燒到腦袋壞掉了嗎?

“好啊。”天雙一口答應。

雖然,天雙滿腦子裡面,都是驚訝又驚奇的問號,還是答應了。

天雙想,也許志龍的確是大受打擊,才會這樣主動,不過現在能幫他的,好像也只有她自己一個了。

也因為這種想法,天雙才會一口答應了志龍的晚餐邀約,畢竟陪著他,總比放他一個人,閒到有時間去胡思亂想的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32

雖然,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出現恐部分子活動的跡象,但是,各種警戒的措施仍在實施著;同樣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收到任何任務通知的志龍,這天卻意外的,被葉長官叫了過去。

“志龍,好久不見了。”葉長官如往常,優雅的喝著茶迎接志龍。

“請問長官,有什麼事情嗎?”志龍順手帶上門,就站在門邊。

該不會又是上次那件事吧?對於葉長官的看好及挖角,志龍實在吃不消。

“別光站著,坐啊;你要茶還是咖啡?”葉長官起身拿起杯子問。

雖然葉長官始終面帶笑容,看在志龍眼哩,卻總是那麼的讓人不自在。

“謝謝長官,不用了。”志龍只想趕快離開這間辦公室。

“喔,是嗎?好吧...”葉長官回到位子坐下“那我就直接跟你說了,坐吧。”葉長官拿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

既然葉長官都這樣說了,志龍也只好在葉長官對面位子上,坐了下來。

“你也已經很久沒出任務了吧。”葉長官毫不忌諱的直說。

提到這點,又說到了志龍的痛處;讓志龍只能低著頭,強烈的窒息感,讓他什麼話也說不出。

“這次,保守黨的大老,姚泰山要赴日參訪...日期已經決定是後天了。”

“所以...我想暫時借調你來,幫我的忙;我想皓翔他,應該是不會反對的。”

葉長官沒有理會志龍的反應,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說著。

身為秦祐濤黨羽之一,平常財大氣粗的姚泰山這個人,葉長官個人對他,可沒有什麼好感;但是,這次姚泰山赴日參訪,可是以立委的身分,還刻意組了個考察團一同前往,偏偏這項任務,又落到了葉長官身上。

既然是任務,而且上級也展現誠意,讓葉長官親自挑選,負責這次任務的人員;因此,葉長官也只好暫時放下私心,將注意力集中在任務上,所以也才會找上了,她一向就很注意的志龍。

“你覺得怎樣?”見志龍沒反應,葉長官又問了一句。

“我們小組裡面,只有...我一個人去嗎?”志龍不自主的問了這樣的問題。

“當然還有我弟弟,也就是,你們的組長皓翔了。”像是早知道志龍會這樣問,葉長官沒有感到絲毫的驚訝。

畢竟,皓翔故意對其他人嚴苛,卻有意的,放任志龍去做他想做的事,這可都是葉長官授意的。

“是嗎...”對葉長官的回答,志龍有些猶豫。

現在跟耀永他們已經很疏遠了,如果在答應葉長官這事的話,真不知道耀永他們會怎樣看他呢?

“那就這樣決定了,後天中午之前,你就來這裡找我報到吧。”葉長官強硬的下達命令。

因為她看出志龍的猶豫不決,而且葉長官當然也猜的出原因;所以為了得到志龍,這樣優秀的人才,葉長官決定狠狠的去推志龍一把,將他逼上懸崖。

“可是長官...”志龍還試圖想要拒絕。

“好了,你可以走了,別讓我失望啊!”葉長官當然不給志龍機會,下達了逐客令。

無計可施的志龍,也只好走出辦公室,悻悻然的走回自己的辦公室;才回到辦公室,卻沒有半個人在位子上,反而從茶水間傳來說話的聲音,使志龍好奇的,走了過去。

志龍才正準備進去茶水間,卻聽到耀永的聲音。

“我們同組的,就志龍一個有特別待遇啊,現在居然還能去日本出任務呢。”耀永很明顯知道葉長官說的事,用十分不屑的口氣說著。

“沒辦法,人家可是冠軍啊!”捷允也接著說。

“那只是他運氣好...說不定只是金南浩變弱了而已。”曾經吃過金南浩虧的耀永,忌妒早已戰勝了理智。

“喂~耀永你不要愈說愈過分了。”茗霞出聲制止耀永。

“我說...茗霞啊,誰不知道,妳喜歡志龍啊?”茗霞一開口,就遭來捷允虧她。

“就是說啊,那個假服務生跟餐車,也不知道是誰最先放行的。”耀永的話,暗諷著,負責把守電梯的志龍。

突然,啪的一聲,淑玲在耀永臉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耀永你說的太過分了;那不是志龍的錯,只是...他什麼都不說的袒護我。”淑玲氣的大吼,整個臉漲紅到耳根。

“我知道了,既然你這麼介意...那...我遲職;我馬上去找組長。”說著,淑玲甩開一直拉著她,茗霞的手,就往外走。

“淑玲我...不是...那個意思。”耀永隨手把飲料往桌上一擺,追了出去。

“志龍...你都聽見了?”淑玲驚訝的看著志龍。

原來淑玲才剛出門口,又被一直在門外聽著的志龍,伸手抓著;看到志龍的出現,也讓追淑玲而來的耀永,覺得十分尷尬,只能狠瞪了志龍一眼,又走了回去。

“淑玲,冷靜點,那不是妳的錯。”志龍拉著淑玲不讓她走。

志龍一直認為,那次任務的失敗,要負責任的人太多了,就連他自己也在內,不能全怪淑玲一人;所以,志龍並不是在袒護淑玲,才沒把事情的詳細經過說出來。

“可是...你...他們...。”說到這,淑玲都快要急哭了。

“沒事的,在這個組裡面,要是沒有了淑玲,就不是這個組了吧?”志龍放開拉著淑玲的手。

故意用手摸了摸淑玲的頭,把淑玲原本梳整齊的頭髮,又全都給弄亂了。

“志龍...那你...”雖然志龍的表現依然正常,但淑玲還是很擔心他的處境。

“總會有辦法的,不是嗎?”志龍說著,邊往辦公室門口走。

留下淑玲,志龍現在只想去練習室,雖然他自己說總有辦法的,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來解決,也不知道該怎樣面對耀永和捷允。

現在的志龍,只想要一個人待在練習室裡面,好好的仔細思考一下,是不是該放棄這個工作,申請轉調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33

就算是懷著複雜的心情,志龍最後還是決定跟隊長葉皓祥,兩個人暫時借調到葉長官的麾下,前往日本,負責姚泰山一行人安危的維安人員之一。

坐在前往日本成田機場的飛機上,志龍猶豫不定思考著,這次任務一結束回到台灣,他是要馬上去申請調職,或是就一次了斷,乾脆的遲職,去參加跆拳道的國手培訓營,好像也不錯。

相較於射擊跟劍道還有調職,志龍還是喜歡跆拳多了一點。

那還是決定遲職去打跆拳好了,志龍的心中,已經做出決定。

以他幾次對上南韓選手的成績,再加強訓練幾個月,想要問鼎亞洲錦標賽,應該是足夠了,說不定還有機會奪冠呢。

要是申請加入培訓營失敗呢?突然,這個奇怪的念頭,在志龍的腦袋中閃過;如果真的這樣,那他豈不是要去當無業遊民了?那不是比待在特勤組還要爛上百倍?

看著座艙椅背上的螢幕上,正在撥放飛機目前的所在位置,以及距離到達日本還有多久,;志龍看著螢幕的說明,不禁想,下次他如果能再到日本,會是怎麼樣的情況呢?

日本?志龍的腦袋又閃過一個念頭,要是他不能如願加入培訓營,那他還可以去日本加入K1聯盟,從訓練生開始做起也無所謂;好歹他還有些積蓄,應該夠他在日本用了。

就在志龍胡思亂想,前往日本的同時,日本這邊的軒轅本家也早就開始行動了。

早在幾天前,美惠就已經將之姚泰山要到日本參訪的行程,完整的匯報上來給了祐司;而祐司收到美惠的報告後,心想,既然是身為秦祐濤左右手的姚泰山,想必也知道不少內幕,所以決定藉著這次機會,活捉他回來拷問。

如果沒辦法捉到或是不配合,最壞的打算,就是把姚泰山也給解決了,反正軒轅家手上,也有不少關於他幫忙秦祐濤的證據,到時候只要在媒體上公佈,這把火勢必會燒到秦祐濤。

所以,包含美惠在內,祐司把派駐到台灣的小組成員,全都給找了回來;這次由祐司一手策劃的行動,將要由數組人馬同時進行,才有可能完成。

這次任務,主要由幾個人假扮成道路施工的工程人員,在姚泰山進入東京網飯店的路上,設下路障迫使他們的車隊轉向;同時為了確保車隊一定會照他們劇本的走向一致,因此選定只有一條岔路的地點執行。

好不容易,終於抵達成田機場,姚泰山在眾多身著黑衣的危安人員的保護下,以及為了發生意外,日本警視廳也出動了三十名警力加強維護,浩浩蕩蕩的隊伍,緩緩步出機場大廳。

此舉不但讓一般的旅客注意,就連日本當地人,在成田機場看到這樣的景象,也都嘖嘖稱奇,而久候多時的軒轅家派來的人,也用無線電通知姚泰山到來的消息。

整個就如計畫般,姚泰山一行坐上了黑色休旅車,車隊朝向東京下榻的飯店前進;進入東京下了快速道路後不久,走在最前頭的嚮導車,卻遇上了道路施工。

“怎麼回事啊?”駕試探出頭,用流利的日語,問著施工中的工人。

“對不起、對不起,因為臨時施工,所以你們可能要走別條路了。”工人馬上過來,先低頭鞠躬道歉,才繼續說。

“真是的...我知道了。”眼看工程也不會很快結束,駕駛只好把頭縮回車內。

“這裡是頭車,前方有道路施工,我們要改道了,後面的跟緊我。”拿起無線電,頭車駕駛通知後面車子的駕駛。

於是,頭車率先轉入旁邊的道路,想從叉路過去,在轉到飯店去,而後面的車子也跟著轉了進去;看著車隊都轉到他們預先設下的陷阱,工人臉上露一詭異的笑容,並在耳上掛上耳機型麥克風。

“魚已經上鈎了。”工人用無線電通報著。

“了解,B組準備行動。”另一邊的英一,正躲在飯店附近的箱型車內,指揮著。

英一暫時可以鬆口氣,接下來,就只有在這邊等著B組的好消息,把姚泰山給活捉回來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34

車隊紛紛轉進了窄巷,不過氣氛卻十分的詭異,照說這種上班時間,可不應該是如此的安靜,簡直就像沒人似的。

周圍的建築物,現在就像沒人使用的空屋一般,別說是人了,連個燈都沒亮。

一開始,頭車駕駛還沒注意,前方路上有個黑影,但當車子愈來愈靠近,才發現,原來是一輛高級房車,整個打橫的停在了路中間。

看到車隊來了,高級房車的四個車房,忽然的打了開來,同時,從上面下來了四個黑衣人,不說分由的,拿起了衝鋒槍,就是對頭車進行掃射。

雖然,這批休旅車,早就已經做過防彈的處理,不過因為攻擊來的過於突然,著實讓頭車駕駛大吃一驚,一時也慌了手腳,隨便的轉著方向盤,整台車子也跟側滑出去。

最後,整輛車,撞上了路旁的護欄,才停了下來。

就在撞上護欄的一煞那,車內的乘客們不斷的驚聲尖叫著。

駕駛雖然有安全氣囊的即時保護,不過卻還是因為撞擊的衝擊力過大,暫時昏了過去;而後車的駕駛見狀,也馬上踩下煞車,把車子停了下來。

這五輛的休旅車所組成的車隊中,其中還特別安插了兩輛,上面載著的,是葉長官從台灣帶來的維安小組,還有日本警視廳派來支援的日本警察們。

看著,車隊停了下來,還聽到了槍聲,可讓維安小組跟日本警方們,再也沉不住氣了。

畢竟,他們可是負責保護車上乘客們的性命安危,同時還要維護日本國警方的威信;所以,兩輛車,同時拉開車門,讓拿著剛上膛的自動手槍,維安人員及日警們,迅速的跳下車來。

不過,這群暴徒們,就像是早就知道會有武裝人員混在車隊中一樣,兩旁的大樓中,早已經埋伏了槍手預備著;一看到剛下車,準備做出反擊的維安人員及日警的出現,槍手馬上就對著下面馬路上,就是一陣狂轟。

槍手的出現,殺的維安人員跟日警們,連自己已經中了埋伏,都還沒搞清楚,就已經身中數槍,倒在柏油的路面上,身上的彈孔,還不住了流出鮮血,染紅了黑色的路面。

親眼看著自己身邊的弟兄倒下,才反應過來的人,也顧不得去救自己倒下,卻還沒死的同伴了,只能馬上拿車體當作掩蔽物,趕緊躲了進去,以免變成肉靶。

看人又都躲回了車內,埋伏的槍手們,還依然對著車子開槍;不過卻成效不彰,因為做過防彈處理的車體,就算被子彈打到,頂多是留下個彈痕,始終沒辦法射穿,只是白白浪費子彈而已。

這情況,讓一直坐在高級房車後座,一派有錢的老紳士裝扮的老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藤堂,去把人給我抓出來。”老紳士開口,對門外拿著衝鋒槍的黑衣人,命令著。

“是老爺,我知道了。”叫藤堂的黑衣人,恭敬的回答,並對旁邊另一個黑衣人做出了手勢。

突然,高級房車後面,又出現了兩輛黑色箱型車,緩緩的停到了房車的兩邊。

十數個同樣一身黑衣,拿著衝鋒槍的人,從箱型車上跳了下來,並朝著車隊的方向開始移動。

從撞到護欄的休旅車開始,一輛輛的接著把車門打開搜查;黑衣人的這個舉動,讓車裡面坐著的來日本參訪的人們,嚇的拼命大叫,有的甚至用中文對黑衣人罵著髒話。

不過,這群黑衣人卻絲毫不理會他們,只顧著尋找姚泰山的身影,但是蒐遍了三輛車,卻都沒有找到;總不可能,做到這樣,都還能讓姚泰山憑空消失了吧。

了解情況的藤堂,低頭在老紳士耳邊低語,回報著。

“什麼?沒有??”老紳士對這結果,感到十分的震驚。

“是的,老爺;這幾輛車上並沒有看到姚泰山。”藤堂再次給了老紳士,一個肯定的答覆。

“難道有人看穿了我們的計畫...?”老紳士難以置信,到底是何方神聖,比他還棋快一步呢?

“老爺,現在該怎麼辦?”藤堂恭敬的詢問著。

“通知英一跟阿光準備,那兩輛車,給我好好的處理掉。”現在也只能用備用計畫了,老紳士留下了藤堂善後,便叫司機開車。

藤堂手指一彈,黑衣人馬上就瞭解該怎麼做了,於是一窩蜂的衝上前去,圍著兩輛載著武裝人員的車子。

首先,一個黑衣人人,很快的拉開車門,另外幾個黑衣人,就對著裡面掃射,同時不忘再補一顆手榴彈丟進去,接著關上車門,再用衝鋒槍卡著。

這幾個動作,簡直就是一氣呵成,像是經過長期訓練一樣,十分的簡潔又迅速。

才剛完成這連串的動作,黑衣人眾們馬上退到了安全距離以外,同時,車子也整個,由內而外的炸了開來。

熊熊烈炎,捲起了黑色的濃煙,藤堂冷眼看著火焰在燒,還順手點起了香菸,緩緩的坐上車;不等警察跟消防車到來,就跟著一群黑衣人們,迅速的離開了現場。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35

這個時候,葉長官正坐在前往飯店的計程車上,聽取著方才槍擊事件的回報。

同樣坐在計程車上的,還有姚泰山跟皓翔兩個人;葉長官邊聽著簡報,不自覺的笑了,因為這一切,可都在葉長官的意料之中。

其實,葉長官早在桃園機場,上飛機之前,就收到情咨,裡面清楚的表示,這次恐部分子的目標,極有可能會挑上,身為秦祐濤左右手的姚泰山。

所以,一到成田機場,才剛下飛機步出海關後,就在一群維安人員,形成的人牆掩護下,葉長官就悄悄的,先帶著姚泰山,往機場的另一側去了,讓其他人先走。

葉長官一手決定的這個秘密計畫,身為弟弟的皓翔,也是早就知道了。

所以在把隨行人員送上休旅車後,皓翔一把拉住志龍,兩個人目送車隊浩浩蕩蕩的,離開機場。

藉著機場來往的人群,皓翔帶著志龍,好不容易,終於是擺脫了,一直在後面緊跟他們不放的傢伙,來到了機場的客運站附近,跟另一個小組會合。

皓翔要志龍暫時先跟著,這組十三人的小隊,並先搭乘預先準備的巴士,前往飯店部署;而皓翔他自己則表示,他會很快的,跟葉長官還有姚泰山兩人,一起過去。

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的計程車上,只有三個人的原因。

雖然這次,葉長官識破了恐部分子們的計畫,不過依照之前的案例來看,想必他們不會那麼容易就放棄的;所以現在還不能鬆懈下來,反而要更加強戒備才行。

“皓翔,那邊準備的怎樣?”葉長官隔著姚泰山,問著。

“翔翼呼叫,飯店那邊準備如何?請回答。”皓翔馬上拿起無線電,用著暱稱,要求回報。

“這裡是鷹爪,飯店人員部署完成。”飯店那,負責無線電聯繫的組員,回報著。

“姊,飯店部署完成了,隨時都可以過去。”皓翔放下無線電,一樣隔著姚泰山回話。

“很好;不過皓翔,告訴你多少次了,要叫我長官。”就算是對自己的弟弟,葉長官依然不茍言笑。

葉長官的冷淡及嚴肅,讓一向喜愛美色的姚泰山,可是連碰都不敢去碰一下。

“喂喂,看她生的不錯啊...,平常也都這樣喔?”姚泰山用手遮著嘴,低聲的問皓翔。

姚泰山看葉長官心想,雖然人是不錯看啦,但是,平常如果也是這討人厭的個性,可是會讓人受不了的。

“這似乎不關你的事吧。”皓翔毫不客氣,給姚泰山吃了閉門羹。

看著這對姊弟,姚泰山只能自己嘆了口氣,真是有其姊必有其弟啊,兩個人根本一個模子生出來的,一點都不討人喜歡啊;計程車繼續朝飯店而去,坐在後面的三個人,再也沒有任何的交談。

而飯店這邊,志龍被分派到,負責飯店大門週邊的安全檢查;不過,在大門附近四處走動的志龍,就是覺得,對面大樓頂上,有些哪裡不太對勁,他卻又說不上來。

為了證實他的直覺,志龍就自己擅自行動,朝著對面大樓跑去,無論其他組員怎樣叫他,志龍就是不回頭,執意的往前跑。

無奈之下,只好先找個人頂替志龍,同時並對皓翔做回報;收到這消息,皓翔也十分吃驚,完全不敢相信,志龍居然會做出這種,破壞整個計畫,完全獨斷又無根據的判斷。

難道,這就是他跟葉長官的離間計,所形成的反效果嗎?皓翔用詢問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姊姊,葉長官。

“沒關係,讓他去...”葉長官一派輕鬆的回答。

對於志龍為何擅自行動,葉長官可沒興趣知道原因,只是,她一直都相信,她不會看錯人的;所以志龍會這麼做,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才對,這也是支持葉長官,放手讓志龍去做的原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36

志龍之所以會往對面大樓樓頂跑,完全是因為,他再巡視時,看到了上面有一個圓形的反光物的關係。

說到這個反光物,雖然是一直在樓頂的一個點上,動都不動,但同樣是樓頂,其他地方卻都沒有,且在太陽光的反射下,還特別的明顯。

沒想到,大樓的電梯,卻沒有如志龍預想的,可以直達頂樓啊;縱使有萬般的無奈,志龍也只有下電梯,摸摸鼻子,從通往頂樓的樓梯口走上去。

才剛爬上頂樓的樓梯,志龍眼前通往天台的門,卻是半開著沒有闔上,從半開的門中,照射進來的陽光,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影在附近。

這是不是表示,現在天台上有人?還是,那個人剛剛走,忘了關上門呢?

志龍一點都不敢大意,畢竟,這可是拿他自己的這條小命在賭,可不是開玩笑,鬧著玩的;如果錯估了情勢的話,就不是去周公Online下棋打怪,而是直接就掰了。

怎麼可以那麼簡單說掰就掰了,志龍想,自己可是連個女朋友,都還沒交過,是傳說中的稀有到,不能在稀有的黃金單身漢呢。

再說,他還得活著回去,告訴天雙,他在飛機上做出的決定。

所以,志龍拔出腰間的配槍,輕輕地,盡量不發出聲音的,緩緩把門在拉開一點,就側身擠了進去,慢慢一步一步的,往他看見反光物的地方,緩緩移動著。

就在這時後,載著葉長官、姚泰山和葉浩祥的計程車,緩緩駛向了飯店,並在大門口的泊車處停了下來。

飯店門口,假扮成服務生的張,也非常盡責的,馬上過去幫客人打開車門,讓他們下車,簡直就像真的服務生一樣。

“發現目標了。”在大廳偽裝成住客的田村,低聲的說。

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先下車的皓祥背後,還坐在計程車上的姚泰山,所以,馬上用隱藏麥克風,對英一回報這個消息。

“好,天雙準備了。”收到田村的報告,英一馬上切到天雙的通訊。

“瞭解。”放開壓著耳麥的手,天雙抓緊手上的狙擊槍。

同時,天雙將狙擊鏡對準計程車上,乘客下車靠近飯店的那邊,只要姚泰山一出來,她就扣下扳機,把姚泰山給一槍擊斃。

為了活捉姚泰山,已經搞出那麼大的事出來了,想必日本警方甚至是國際警察,也不會那麼容易做罷的。

所以,現在的姚泰山,對軒轅家來說,沒有活捉的價值跟必要了。

而這邊,雙手托著自動手槍的志龍,看到了在半蹲在矮護欄旁,一個身穿運動上衣加一件小熱褲,背著背包,戴著黃色護目鏡,身上的皮帶上,還掛著彈匣跟小刀,露出的後腰上,還有著一個像是虎字樣的符號,正拿著狙擊槍準備狙擊的女人。

於是,志龍決定先不動聲色,悄悄地,摸到了毫無察覺的天雙身後。

就在天雙瞄準了下車的姚泰山,要扣下扳機的一剎那,志龍的槍口,也同時頂到了天雙的後腦。

“不要動,快把槍放下,雙手舉高。”志龍用槍指著眼前的女人命令著。

被人指著腦袋,天雙也只好放棄狙擊姚泰山。

反而乖乖照志龍說的,放下了手上的狙擊槍,背對著志龍,雙手高舉著緩緩起身。

“快開槍...”英一用無線電下達指令。

“把通訊給我切斷,轉過來面對著我。”志龍又一次命令著。

天雙不顧英一的指令,自行拿下了耳麥,卻遲遲沒有轉過身來。

“可惡,天雙失敗了,田村抱歉要麻煩你了。”這頭的英一做了最壞的打算。

因為英一他從通訊中,也大概猜到了天雙遇上麻煩了,但他並是很不擔心,他知道,天雙她自己可以應付的來。

不過,現在該擔心的,還是任務。

事到如今,早就不能回頭了,任務也不能半途中斷,現在能依靠的,也只有在大廳,偽裝成住客的田村了。

田村他可是軒轅家一手培養的,堪稱一流的殺手,而且,他也早就有了為了完成任務,不計任何代價的覺悟,就算是賭上自己的命,田村也不會讓英一失望的,也正是這種覺悟,英一才會如此的信賴他。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37

天台上,失手被擒的天雙,怎樣也不肯照志龍說的,轉過身來,讓志龍瞧瞧這些恐部分子,到底是何分神聖;不過,面對天雙故意的不配合,這可就讓志龍有些惱火了。

“我叫妳轉過來,如果妳不想吃子彈的話...。”志龍大喊。

要是天雙在不配合,志龍拿著槍,指著天雙後腦的手,也隨時準備要扣下扳機。

“我知道妳聽的見...剩下的就交給田村了,妳自己快想辦法撤退吧。”英一的聲音,從天雙拿在手上的耳麥中傳來。

“這是最後一次了,快點轉過來。”志龍已經準備扣下扳機。

突然,天雙右腳往後一勾,不偏不倚的,用腳跟踢中了,志龍手上正拿著的那把槍的握柄,讓志龍眼睜睜的看著,剛剛還拿在手上的槍,現在卻被踢到了半空中。

“可惡...”志龍一咬牙,就想上前拿回配槍。

天雙可也沒那麼好心,馬上轉身,又補了一記橫向掃腿,猛然的,就朝著志龍的腹部踢去,卻在志龍的胸前停下,原來志龍的雙手,很快的反應,過來抓住天雙的腳踝。

而天雙轉身的一瞬間,看到了,原來用槍指著她,又接下她一腳的人,居然會是志龍。

志龍會來日本的消息,可是就連美惠姨也沒跟她提過;天雙心想,要是被志龍知道她的真實身分,她們之間就完了。

這下可慘了,要是真的打起來,不就自己掀了自己的底牌,時常跟她對打的志龍,不就知道她是天雙了?

可是如果不打的話,又不可能這麼簡單的,就擺脫掉志龍的糾纏,然後逃走,這下,可真的讓天雙陷入進退兩難的選擇。

也只能硬著頭皮打了,天雙決定,用最短的時間,最少的招式,就把志龍給甩掉。

於是,天雙利用志龍抓著腳踝的手,作為踏板,用力的往上一蹬,做出像是倒掛金勾的體勢,整個人在半空中,畫出了完美的弧線,輕鬆的就掙脫了。

不過,抓住的人掙脫了,志龍倒也不氣餒,反而自己鬆開了領帶,也把襯衫上第一和第二個鈕扣弄開,擺出了跆拳道的起手架式,等著眼前的女人發動攻擊。

志龍現在腎上腺素激增,對手的反應,更激起他的鬥志;對志龍來說,對手還能反擊,一點都不肯乖乖屈服,這樣打起來,也才夠刺激啊。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女人的臉上,正戴著黃色的護目鏡的緣故,所以志龍也沒能認出來,眼前的她,就是天雙本人。

而站在一邊的天雙,也只是擺著架式,靜靜的,等著志龍自己攻來,以免暴露了自己的身分,不過看志龍如此小心謹慎的樣子,要他主動似乎也有些困難。

天雙當然也知道這點,但是,她可也是知道志龍的缺點所在;所以天雙抬起手,用手指對志龍勾了勾,做勢要志龍不要顧忌,可以隨意的發動攻擊,不用對她客氣。

對女人的挑釁,志龍可是完全的嗤之以鼻,不過卻也讓他笑了;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敢如此小看他高志龍,他一定要讓她後悔,非把她打趴在地上要她求饒不可。

“喝啊!!!!!”志龍大嚇一聲,率先展開攻勢。

志龍一過去,一點也不客氣,就是對著女人的面門,狠狠地一連轟了四拳。

可是,女人的反應速度遠超乎志龍的想像,十分迅速的閃了開來,讓志龍的前三拳,連女人蹲下閃避時,飛揚而起的髮絲都沒碰到;最後,也是最猛的這第四拳,就別說打到了,女人只是稍微的往後退了一步,就閃開了。

這下,換天雙開始發難,閃過了志龍出的第四拳,天雙的嘴角上揚,露出了笑容;同時,天雙也不忘要出手,瞬間就扣住了志龍右手腕,手一帶、腿一勾,就要志龍躺下。

被女人這樣一絆,志龍整個人像朝天的青蛙一樣,仰躺在地上,不過,女人卻沒在這時,對志龍追加攻擊,只是站在那,等著他起來。

“哈哈,真是有意思。”躺著的志龍大笑,沒想到恐怖分子,居然也會手下留情啊。

又或是,這女人完全的不把他放在眼裡,認為就算不再這時施加攻擊,女人也有把握會贏他?不過不管是哪個答案,都又讓志龍的鬥志更旺盛了。

“好。”志龍一個打挺,重新的站了起來。

才剛站起身,志龍也不想多等,馬上一個衝刺的迴旋踢,再度用十分猛烈的攻勢襲向女人。

面對志龍得意的衝刺迴旋踢,來的又快又猛烈,天雙想躲也沒辦法,只好雙手交叉,硬是接下了這招,不過,迴旋踢強勁的力道,頓時也讓天雙擋下攻擊的雙手,開始暗暗發麻,抬都抬不起來。

眼看機不可失,志龍馬上飛身過去,撲倒了女人,把她壓在身下,並用手臂扣住女人的頸部,不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好了,讓我看看妳的真面目吧。”說著,志龍就要去拿下礙眼的護目鏡。

遭了,天雙暗叫不好,拼命的掙扎著;但是由於頸部被志龍扣住了,天雙愈是掙扎的激烈,呼吸也就更加困難。

志龍的手,眼看就要碰到天雙的護目鏡,卻突然的停了下來。

“這是什麼感覺?啊啊啊啊啊......”志龍的頭突然痛了起來,痛的志龍不住的哀嚎著。

志龍收回雙手,抓著自己的,想要紓解從頭裡面傳來的痛楚,伴隨著痛楚,一種像是記憶的片段,像是在翻書一樣,一幕幕的展現在志龍的腦海中。

這記憶是如此的鮮明,又那麼的真實,就像是志龍親身經歷過的一樣。

雖然天雙看這樣,是有些心疼跟關心志龍,不過現在首要的,是她必須得要照英一說的馬上撤退,所以天雙多看了志龍一眼,便拔腿狂奔,跨過了矮護欄,站到了天台的邊緣,準備往下跳。

“丹.........”突然,志龍放下雙手喊出這個名字。

聲音之大,簡直就像是,要把剛剛從腦袋中,甚至是從突然浮現的記憶中,志龍承受的所有痛,全部都轉換成嘶吼,一股腦依次發洩光似的。

聽到志龍喊出的這個名字,讓原本就已經要往下跳的天雙,遲疑了一下;天雙用著難以置信的眼神,又一次轉頭,看著那邊,頹然跪在地上的志龍。

天雙沒想到,剛剛出現在腦袋中的記憶,居然會是是真的。

但是現在已經不容天雙多想了,於是當作是玩自由落體般,天雙閉上雙眼,毫不考慮就往天台邊緣縱身一跳,同時在心中開始倒數十秒。

一條人影,因為受到了地心引力作用,十分快速的往下墬落;半空中的天雙,心中一數到第十秒,雙眼同時張開,並用力拉下背包的繩索,滑翔傘就這樣打了開來。

藉著滑翔傘,天雙穿梭在人造的房屋叢林之中,朝著英一預先指示的地點緩緩飛去,留下天台上的志龍,跟後來趕來支援志龍的同伴。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38

就在志龍和天雙兩人,在對面樓頂天台,打的不可開交的同時,飯店大廳內的田村,右手放進大衣的口袋,打開手槍的保險,準備好要展開行動了。

“靜子,就麻煩請您照顧了。”田村像是交代遺言般,低聲的說。

在這世界上,田村唯一掛念的,就是他那一出生,就因為難產而又失去了母親,年僅八歲的小女兒,一個可憐的小女孩。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好好栽培她的。”英一給予田村,一個肯定的答覆。

畢竟,這些殺手們,可都是替軒轅家一直以來,維護著的大義而犧牲,所以身為家長的祐司認為,軒轅家有這個義務,去照顧他們的遺族。

“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田村的話語間充滿欣慰。

縱使自己一直以來,都是個失職的父親,最少想在最後,替自己的女兒盡一些,他身為父親的一點責任。

把靜子托付給軒轅家照顧,至少,以後就不用像以前那樣,為了生活而感到擔心、煩惱;軒轅家一定會讓她,受到最好的教育,並培養成一個一流人才的。

想到這,田村就覺得無慮了,面對已經把鐮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死神,似乎也多了份坦然。

因為,死亡對現在的田村來說,並不是個Bad Ending,而是用另一種方式,去延續了另一個生命的開始。

那個在未來,將擁有璀璨人生的生命,也是他的女兒。

對於女兒的虧欠,實在是太多了,就連太太的難產而死在病床上,他也都無能為力,之後又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將她放在爺爺奶奶家中,一年也見不到幾次面,簡直就像是被他遺棄了一樣。

田村自己其實很清楚的知道,無論他為靜子做的事情再多,都無法補償她這些年來,失去父母疼愛的缺憾;那不如,就用他的命,永遠的來守護她吧!

於是,田村切斷了通訊,將左手拿著的報紙丟下,緩緩起身,右手依然插在風衣的口袋中,眼神露出凶光,充滿著殺意,惡狠狠的盯著鋼走進大廳的姚泰山。

田村這時看著姚泰山的眼神,簡直就像是久經飢餓的餓狼,看到了久違多時的獵物般,貪婪且垂涎著;這種感覺,也讓田村,不自覺地就加快了腳步,靠近姚泰山。

機警的皓翔,本能地覺得,愈來愈靠近姚泰山,這個打扮成住客的田村,有些不太對勁,尤其是他看著姚泰山的眼神,根本就是向看到小羊一樣,想把他給生吞了。

“等等。”皓翔用著日語,想叫住田村。

但是田村像是沒聽到,只是走過去,不隻有意還是無意的,用自己的右肩狠狠撞上還沒有會意過來,仍在跟葉長官有一搭沒一搭說話的姚泰山。

風衣內,田村的右手正拿著槍,隔著風衣的布料,抵住了姚泰山;感覺到槍的姚泰山,這才驚覺不妙,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男人,想叫卻又叫不出口的驚恐表情,此刻完全地表露無疑。

碰碰碰碰碰。

接著,一連五聲的槍響,震驚了在場所有人;田村每開一槍,姚泰山的身體就會跟著顫抖一下,同時,身上被子彈開出的血洞,還不停的噴出鮮血,染的自己跟田村一身都是。

受到槍響的驚嚇,又看到這一幕如此血腥又真實的畫面,不但是飯店的女服務人員,就連在場看到的女住客,也都紛紛不住的尖叫著。

“這種事,怎麼可能...”走在最前頭的葉長官,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

照理說她的計畫並沒有出錯,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恐部分子居然會在如此大庭廣眾,還有這麼多維安人員在場的情況下,還是在她的面前,如此不要命的展開襲擊。

葉長官不懂,到底是什麼信仰,居然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可以讓他們如此的賣命?

“可惡,你這個混蛋。”皓翔咒罵一句,同時也拔出了配槍。

碰碰碰,皓翔對著田村,一連開了三槍,全部命中;不過,完全就像是田村故意讓他射中一樣,完成任務的田村,只是從口袋中拿出右手,雙眼一閉、兩手一張,任憑姚泰山倒臥在的他的腳邊。

中了三槍的田村,嘴角雖也滲出血來,但還是微微的上揚著一臉滿足的表情,微張的雙眼一暗,整個人失去重心,栽在了姚泰山的屍體上。

“田村...”假扮泊車服務生的張高喊田村的姓。

同時衝上前去,拿出了預藏的槍,直指皓翔;張跟田村兩個人,一直以來就是無話不說,合作默契又十分良好的同伴。

所以叫張他,怎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好友,在他的面前死去,這口氣,張就是忍不下來;但是,一旦失去冷靜判斷的殺手,就已經沒資格叫作殺手了。

“抓活的。”回神的葉長官,馬上下達命令。

但是,葉長官的命令已經晚了,因為在旁邊的小組組員,眼看身為長官的皓翔有生命危險,馬上的開槍制止,連續的幾下槍響後,又了結了一個恐部分子的性命。

之後,葉長官馬上派人上去對面大樓樓頂,支援志龍,但很可惜的是,原先在那埋伏的恐部分子,也早就逃的不見蹤影;所以這次的任務,可以說賠了夫人又折兵,完完全全的失敗收場。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39

這次軒轅家的大動作,其規模遠比黑道火拼的人數還多,嚴重的影響社會秩序,並震驚了日本政府高層;就連原本只想旁觀的國際警察,都準備要插手干預了。

因為,這已經不僅僅是用偶發性的個案,就可以交代過去的恐怖事件了。

國際警察的第一步,就是派駐在日本的筱原警官,以及其組成的專案小組,前往案發的飯店現場,並從日本警方手中接管一切,無論是鑑定報告、殘留的彈殼、監視畫面,就連死者的屍體,一個都沒放過,全都被扣留了起來。

查看過現場以及報告後,既然死者是台灣政要,於是筱原著手展開調查後,並先後向台灣警方要求,提供陸曉勝整起事件的報告內容給他參考。

因為筱原整理完所有資料後認為,這兩起事件,非常有可能是有預謀的,連續殺人事件。

光從武器的精良度、人員的配置方式,甚至是作案人數上來說,都不像是臨時起了殺機,才動手犯案的;而且筱原愈是挖掘更多的線索出來,就發現更多的關聯性,就像惡魔故意留下的蜜糖,引誘著他不斷向前一樣。

同時,歸國後,才剛抵達桃園國際機場,葉長官、葉浩翔、志龍三人,就被一群久候多時的憲兵給團團圍住,在憲兵隊長要求他們解除配槍後,就被押解上了外面的軍車,前往國防部。

“茹珊,妳說...妳們是怎麼辦事的啊?”

一看到葉長官三人進到辦公室,國防部長不等憲兵離開,就顧不得形象的把報告摔在桌上,大聲的咆嘯著。

“人就在妳們的面前,居然還會被殺掉,有沒有搞錯啊?這要是傳出去,我還要幹嗎?”說到這點,國防部長的怒氣就更大。

這次之所以派葉茹珊去,就是因為她的辦事能力強,而且從來沒出過差錯,所以國防部長才給他那麼多的權限,就連人選都讓她自己挑了,她還想怎樣?

但是結果呢?

這個當年以軍校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之後又因為完成幾次重大的任務,做事態度認真又一絲不茍,才被長官提拔不斷晉升,且素有軍中的冷艷女花之稱的葉茹珊,又怎樣?如今,還不是栽了個大跟斗。

犯下如此嚴重、又不可收拾的錯誤,就算自己在怎樣器重她,但是現在這個節骨眼還要留下她,可是會危及自己的官位的。

所以國防部長作出了決定,將這次事件的責任歸咎於葉茹珊、葉浩翔姐弟兩,並將兩人調離原職,發派到國防學校擔任教官一職,去培養新一代的特勤人才。

志龍則是收到了,要求他交出配槍,停職一個月的處分書;而他提出的遲職申請書,上頭卻以“目前是非常時期”的緣故,遭到了駁回。

回到台灣的第二天,志龍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翻來覆去,怎樣都睡不安穩;因為自從那天在天台上,突然出現在志龍腦海中,那個遙遠卻鮮明的記憶,又再次浮現在志龍的睡夢中。

夢中,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天空聚集著厚厚的黑雲,雲層中,不時還傳來隆隆的雷聲,一對男女正對峙著,男的手持軍刃,女的雙手持雙刀,兩人豎立在那,凝視著對方。

就像是身歷其境其境的志龍,自己就像是那個男子,透過他的眼,志龍清楚的看到女子的臉孔,;突然成為夢境中的主角,這可讓志龍不敢眨眼,生怕小命就此斷送,額頭上,汗水也不自主地流了下來。

突然,一陣從天而來的隆隆雷聲,就像是宣告開戰的戰鼓聲般,掀起兩人戰鬥的序幕。

兩人的刀劍相交,傳來清脆金屬聲響,並擦出了火花,志龍也親身體驗到女子下手的狠勁;化身成男子的志龍,一直想要勸退女子,遲遲不肯下殺手,但女子心意已絕,仍不斷發動攻勢。

“不要...不要,不要再逼我了。”睡夢中的志龍發出呻吟。

但是,女子聽不到志龍的吶喊,仍習慣的使著左右手上的雙刀,又是一次左右互擊,猛地連出了兩刀,再次襲向了志龍。

將志龍手中拿著的軍刃劍身,像是切豆腐一樣,輕鬆的劃了開來,兩刀下來,軍刃已成三節,掉落在軟泥地上;雖然志龍仍苦口婆心的勸著,但女子還是聽不進,他好心的勸告。

“為什麼,妳一定要逼我呢?妳不知道我愛妳嗎?”又一次,志龍在夢裡大喊。

跟男子連成一體的志龍的心,突然覺得一陣刺痛還有些許心酸;因為志龍察覺到,看著女子轉身離去的背影,男子強忍著心中的悲痛,作出了會讓他後悔一生,卻是他認為最好的決定。

“不可以!!!!!”志龍出聲想要阻止男子。

但是,這時夢境中,志龍卻飄了起來,脫離了男子的身體,被天上旋轉著,往上的吸引的漏斗雲吸引過去;縱使志龍一直大聲喊叫,要男子住手,但最後,男子還是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由後方襲向女子,刀也順勢貫穿了女子的身體。

“丹~~~”志龍大喊著那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志龍醒了,坐在床上揣著氣,就像是剛打完跆拳賽一樣,汗水浸濕了衣服,從髮尖不停的落下,滴到了被子上。

剎那間,志龍他突然完全明白了,原本塵封著的遙遠記憶,也終於都想起來了;丹,是那個他曾經愛過,最後卻又死在他自己手上的女人。

志龍拉開了溼透的衣服,露出自己的胸膛,在記憶回來的同時,志龍也總算搞懂了,自從他出生那刻起,就一直在那的龍型印記,代表著什麼意義。

也許這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又或是因為,龍吟虎嘯是以顏淑的靈魂所鑄成所致,就連志龍自己都不知道。

志龍心想,既然他生來就擁有著龍形印記,還有那塵封著,屬於大夫的那段遙遠記憶,那...擁有虎型印記的那個女人,又會是誰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27 , Processed in 2.72584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