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wyhome4

【長篇小說】 刺秦 2/23 全文完

[複製連結] 檢視: 4715|回覆: 54

刺秦20

在地上痛苦掙扎的,幾次想站起來的志龍,臉上跟腹部,不斷傳來陣陣巨痛,因而始終無法如願,只能像死魚一樣,攤在地上喘著氣,汗水早就已經讓襯衫都溼透了。

之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察覺不對勁的同事們,才匆匆趕來資料室,眾人一進門,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志龍,幾個大男人連忙上前,將志龍給扶了起來。

“冠軍,你是吃了誰的虧啦?”捷允抬著志龍,還不忘虧他一下。

“對啊,志龍,這到底是怎麼了?”耀永難以相信,有人可以把志龍整成這樣。

畢竟,志龍可是連強悍的金南浩,都可以打敗的人啊;耀永可不相信,在總部裡面,有人能把志龍打成這樣。

“志龍,你還好嗎?”茗霞擔心的問,看志龍被打成這樣,她真覺得心疼。

不過志龍卻沒有回答,一動也不動的,讓捷允跟耀永兩人抬著。

“你們還不帶送他去醫務室?”看情形不妙,淑玲連忙摧敢。

兩人要大家讓開後,急忙的把志龍送進醫務室;連醫務室駐診的醫師,看到傷成這樣的志龍,也嚇了一跳,要兩人先把志龍放到床上,讓他詳細檢查一番。

志龍的檢查結果出爐,大致上倒也還好,內臟應該沒事,只是受了點皮外傷,暫時讓他休息一陣子,就沒事了。

在總部裡出了這件事情,當然也驚動了,身為組長的張鈞恩,聽到消息,馬上過來一探究竟,就連葉長官也跟來關心一下。

等得到志龍沒事之後,大家也才終於能放下心來。


另一方面,一吐怨氣又順便活動了下筋骨的天雙,可是神清氣爽的很,邊哼著歌、邊踏著步子,滿足的回到暫時借住的美惠姨家;一進門,就聽到電視中的陣陣喧鬧聲,也不知道美惠姨在看什麼?

“我回來了。”天雙一進門,像是本能的說。

“歡迎回來,天雙,來看看這個。”美惠看到天雙回來,馬上就叫她坐來身邊。

“美惠姨,這個給妳。”天雙從口袋中掏出隨身碟,交給美惠。

“資料都到手了?”美惠姨接過隨身碟,收好。

“是。”天雙點了點頭“還順便教訓了一個色狼。”一想到被她打趴的志龍,天雙就覺得很滿足。

“那邊怎麼會有色狼呢?”對天雙的說法,美惠姨不解。

“算了,不說了;美惠姨,妳在看什麼呢?”天雙轉移話題,好奇到底是什麼,可以讓美惠姨看的如此入迷。

“這個啊...,是不久前,各地警界代表的跆拳道比賽。”美惠十分興奮,她最愛看這種,可以燃燒鬥志的比賽了。

“喔。”相較之下,天雙可興致缺缺。

“妳看、妳看,這腳踢的多漂亮。”美惠指著電視上的選手,踢出的一腳。

“美惠姨,妳慢慢看,我先去洗個澡...”天雙找了洗澡作藉口就想開溜。

“等等,天雙啊,妳來看這傢伙。”美惠叫住想離開的天雙。

“什麼?這男的是......”回頭看到電視中的選手,天雙大吃一驚。

“怎麼?天雙妳...難道認識他?”這可讓美惠也感到好奇。

“美惠姨,妳記得我之前跟妳說的...用老梗約我的,還有今天被我教訓的...”天雙吞吞吐吐的回答。

“不會吧?妳說的都是他?”美惠傻眼了,原來天雙早就先出手了。

不是真的吧?如果是,那他們倆之間,該怎麼發展下去啊?這可難倒美惠了。

“是啊,就是他。”天雙壑出去了,畢竟她說的都是事實。

“慘了...”聽到天雙的回答,把美惠最後一絲希望,都粉碎了。

“美惠姨,到底怎麼了?這傢伙很重要嗎?”天雙不明白,美惠姨怎會露出這種表情。

“天雙啊...妳應該知道我們軒轅家,千年來的傳說吧?”美惠拉著天雙坐下,握著她的手。

千年的龍虎傳說,天雙早就不知道,聽了幾百次了,她當然知道囉,而她自己,可就是傳說中的那個虎,不是嗎?

“如今,命運的牽絆下,龍果然也...”說著,美惠拿起遙控器,讓電視中的畫面暫時。

同時把畫面轉到志龍在比賽中,僅僅一瞬間露出的胸前,一個小篆的龍字,就像烙印般,顯現在那。

他就是龍?那個男人,那個被她打趴在地上的男人,居然就是龍?天雙從來沒想到,千年來的傳說,竟然會是真的;如今,繼虎之後,龍也真的出現了,而且還已經被她整成那樣...

天雙突然覺得心好慌,十分的後悔出手打他,尤其是,她最後那狠狠踢在他腹部的一腳。

“沒事的,他的名字叫作志龍,目前沒有女友,人也還滿不錯的,只是有點遲鈍;有機會,去看看他吧。”美惠把天雙拉進懷中,就像親生母親般的,安慰著天雙。

窩在美惠懷裡的天雙想,她雖然是無意的,卻還是把他傷的那麼重,這樣還有機會嗎?她們兩個,真的有可能,是前年傳說中說的,那一對戀人嗎?
 
無名:
http://www.wretch.cc/blog/wyhome4

YB:
http://tw.myblog.yahoo.com/aastyles-blog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刺秦21

自從志龍被天雙教訓之後,這幾天,扎實挨了兩下的志龍也不好過,臉上的傷已經消腫,但是有時動作的拉扯,腹部還是隱隱作痛,但是至少不像那天,得乖乖的趴在床上,一點都不能動就是。

好在有茗霞利用上班的空檔,照顧他,不然幾天下不了床的志龍,不是活活被餓死,就是連廁所都沒法上的憋死;張鈞恩也考量了志龍的情況,特別讓他休假幾天,在家好好養傷。

休假到今天為止,就宣告結束了,茗霞也不用那麼辛苦的照顧他了,因為,傷也好的差不多了;對於茗霞的幫忙,志龍覺得十分感謝,所以順道在路上買了份早餐,帶進了辦公室。

沒想到,才剛踏進大樓,志龍就開始被虧了。

“志龍,你的傷好點沒啊?到底是誰可以讓我們冠軍,傷成那樣啊?”消息傳的之快,連總機的麗娟都知道了。

志龍只能尷尬的笑笑,作為回應。

“咦...,你一個人,要吃兩份早餐啊?”麗娟瞧著志龍手上的兩份早餐看。

女人的直覺,平常也沒看志龍有買兩份早餐過,這一定有問題...

“沒有啦,這是......”志龍頓時語塞,不知該怎樣回答。

就在這時候,茗霞正巧走了進來。

“HI~早啊,麗娟;志龍你來啦,這還你吧。”茗霞拿出志龍家的鑰匙,還給志龍。

“喔,謝謝;對了,這個給妳,妳應該還沒吃吧?”接過鑰匙,志龍把其中一份早餐,拿給茗霞。

“真的給我嗎?謝謝你囉,志龍。”接過早餐,茗霞非常開心,沒想到志龍會幫她準備早餐。

突然,茗霞在志龍的臉頰上,輕輕的吻了一下,就拎著早餐,高興的往辦公室走去,留下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志龍,呆站在那邊,用手摸著剛剛茗霞親吻的地方。

一邊的麗娟,可是全程都看著,對志龍跟茗霞兩人的關係,大略看出點端倪;對於麗娟露出詭異的笑容,讓志龍渾身都不舒服,連忙跟著早就走遠的茗霞,往辦公室跑去。

乘著辦公的空檔,耀永偷偷地,摸到了志龍身旁。

“嘿,志龍你不錯嘛,哪時後跟茗霞搭上的啊?”拍了拍志龍的椅背,耀永臉上一抹賊笑的樣子,挖掘著八卦。

“哪有啊,你可別亂說...”志龍馬上否認。

“早就知道你會這樣說,不過你看看茗霞...不時就瞄著你看咧。”耀永不放棄八卦,繼續努力著。

聽到耀永的話,志龍抬起頭來,正好對上茗霞的視線,兩人在隔間牆上空,對看一眼,茗霞羞的把頭縮了回去。

“你看吧,我沒說錯吧!?”耀永邀功似的口氣,對著志龍說。

“去你的,那麼閒不會管管你自己吧;到時候淑玲被人追走,我可不管你。”被耀永虧久了,志龍也學會反擊的方式。

“哇靠,志龍你好樣的,算了,你就好自為之吧。”被說中弱點的耀永,感到一陣刺痛。

不管耀永怎樣追求,淑玲就是不買帳,也難得讓花花公子之稱的耀永,有生以來,第一次嚐到碰壁的滋味。

看到好哥們垂頭喪氣的背影,志龍嘆氣,早知道,就不要故意拿淑玲來刺激他了;不過話又說回來,淑玲也是因為討厭耀永這種,風流帳一堆的男人,所以才一直拒絕他吧!

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啊,這點,就算志龍想幫忙,也幫不上的。

就在志龍看著耀永落寞的背影,一陣熟悉的嗓音傳到了志龍的耳裡,朝聲音的方向一看,天雙居然出現在他們組的辦公室裡。

“請問,高志龍是在這裡嗎?”天雙問著坐的最靠近門口的捷允。

“是...是...是啊...,妳...有什麼事嗎?”看到天雙,連捷允說話,都開始結巴起來。

沒想到,美女會主動來找志龍,這可出乎捷允的意料之外。

當然,其他的男、女同事聽到這事,不是不相信的瞪大了眼,就是開始私下議論紛紛。

倒是志龍自己,看到天雙出現在這,可是真的被嚇到脊椎都發直了,也顧不得耀永質問的眼神,就想往一邊的茶水間跑,去避一避先;因為他可不想現在傷才剛好一些,又再受一次傷。

“志龍...,他不就在那嗎?”捷允站了起來,看想烙跑的志龍,馬上指著他說。

無視捷允的話,志龍沒有停下,仍加快腳步的走向茶水間;但天雙怎會放過,在大家都還沒看清,就已經迅速的,來到志龍的眼前,攔下了他。

看到天雙擋在前面,志龍馬上轉頭,當作沒看見天雙似的,改朝著門口走。

“黑色蕾絲......不錯吧?”天雙不理會志龍又想走,只是語出驚人的問著。

這下,可就又讓大家聽的莫名其妙了,可是志龍心裡卻非常明白,天雙說的是什麼。

呃...不是吧...!?志龍脖子整個僵硬,機械式的轉過頭,看著天雙的笑臉,那個比不笑還恐怖的笑容,讓志龍直發冷。

“你上次說,想請我喝咖啡,不知道還算不算數?”天雙曖昧的把嘴角一勾。

“這...那個...我...”志龍吱吱嗚嗚的,說不出個答案。

才剛被天雙整過一次,傷都還沒完全好,志龍哪還敢約她?

“你不說,那我就當你答應囉。”說著,天雙勾上志龍的手,就拉著他往外走。

對於志龍求救的眼神,耀永滿是不屑,茗霞更是一臉驚訝,久久不能自己;其他的男同事們,也不知道志龍燒了什麼好香,居然會被如此美女看上,真是羨慕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22

幾乎是可說是被天雙硬拖著的志龍,也只有認命的,乖乖被天雙帶到附近的一家星巴克去。

“您好,歡迎光臨,請問你們要點什麼?”店員一見到兩人,公式般的招待著。

“給我一杯冰拿鐵。”天雙連點單都沒看,就點了她的最愛。

“一杯冰拿鐵,那這位先生呢?”店員按著收銀機上的選單邊問。

“給我一杯冰摩卡就好...”志龍無力的說。

“這樣就好了嗎?總205元,請稍等一下唷。”店員打好單,就忙著去做了。

等到要付錢的時候,天雙只在一邊看著志龍,丟下一句:當然是你付囉,天雙還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

算了,志龍也不敢多說,只好無奈的掏錢,他還不想再挨一記啊;天雙給他的印象,就是一個心情反覆,令人摸不透的美麗女人,雖然他對女人的心思,一點都不了解。

找到一個靠窗邊的好位置,兩人便坐了下來;打從坐下開始,兩人都沒有交談,志龍只是一直看著窗外,想著他哪時後才能回去。

“哈~”喝了一口冰涼的拿鐵,天雙一臉滿足。

看天雙那麼直率的表現,志龍看傻了眼,直覺眼前的天雙,跟那天怎會差那麼多?

“怎麼?我臉上有東西嗎?還是你沒看過美女呀?”天雙摸摸臉,並沒有東西,於是虧起志龍來。

“沒...沒...沒...”面對天雙的質問,志龍又退縮了。

“你真的...是那個打敗金南浩的人?”看志龍的樣子,天雙怎看都不像美惠姨影片上的,那個人。

“我是啊,只是那是比賽...也沒有人會像妳那樣打吧。”志龍無奈,比賽場上可不準,攻擊男性要害的。

“是嗎?”天雙還是不相信志龍。

天雙仍舊用那種很懷疑的眼光,上下不停的打量著他。

“妳把我抓出來,就只是為了問這件事情?”志龍不喜歡天雙那樣看他。

“當然不是...”天雙馬上給予否定的回答。

“那是...?如果...沒事的話,我得回去工作了。”原本就不擅長跟女人聊天的志龍,現在只想快點回去辦公室。

“之前不是誰說要約我的嗎?難得我那麼主動,要跟男生約會耶。”志龍想走的態度,倒是讓天雙很不滿。

雖然自己是想看看,那個有著龍印記的男人,到底是怎樣的人;其次,也是想來證明,軒轅一族中流傳千年的傳說,到底是真是假,要不然她才不會委屈自己,來找志龍咧。

這個叫志龍的,真是一個不解風情的木頭;天雙的心底,已經幫志龍作出評語。

“那個...雖然我...不過...”對此,志龍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不知道是因為神經太緊繃,志龍腹部上的傷,突然的抽痛起來,難受地讓志龍趕緊用手摀著。

“還痛嗎?上次的事情對不起啦。”看志龍難受的樣子,天雙滿是擔憂,不住的跟志龍說著抱歉。

“我...沒事...,說起來,妳真是我碰過,最厲害的女人了。”好不容易不在抽痛,志龍反而誇起天雙來。

就算是跟志龍一起練跆拳道,也曾入選國家代表隊,到處征戰的妡恩,也都還沒有天雙的一半強。

“是嗎?你不會因為這樣,就愛上我了吧?”天雙故意打趣的說。

其實,從小時候起,一直聽著千年傳說故事的天雙,一直都幻想著,希望有一天可以見到,那個有著龍印記的人;她也想像傳說中的一樣,渴望得到一份,那真摯又至死不渝的愛。

所以,天雙打從知道,那個有著龍印記的人就是志龍起,心底就對她誤傷的志龍,存在著好感。

“呃...我可不想,再嘗試一次了。”想到天雙補那腳的狠勁,志龍就感到微微發冷。

“誰叫你自己愛在人家任務中,偷偷摸進來,又不讓人家走咧。”天雙故意怯憐憐的控訴著,淚水還懸在眼眶裡打轉。

啊咧,怎麼突然覺得,好像全都是我的錯了?天啊,我是招誰惹誰啊?

志龍的內心,無奈的咆嘯著。

“所以,我今天不就答應,特別跟你約會了?”面對志龍無言的抗議,天雙發覺,裝可愛這招好像沒用。

“其實,我還比較想...跟妳在跆拳道場上,比試一下。”喝了口摩卡,志龍的眼中,露出熊熊的燃燒著的火焰。

雖然,志龍上次被天雙惡整過;但是今天的感覺,天雙好像,又不是想像中的,那麼恐怖了,反而滿容易親近的樣子。

至於約會要幹什麼,志龍可真的不懂了;上次會想約天雙的話,也是從電視上看來的。

所以,志龍就突發奇想,不如,就好好跟天雙來打一場,比劃比劃;這次,他可不會在輸的那麼難看了。

聽到志龍說的,天雙只差點沒有從椅子上摔下來;心想,難道這個男人的腦袋裡面,一點浪漫的情感都沒有嗎?不會是...滿腦子都只有跆拳道吧?

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木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23

“啊答...啊啊啊...”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自從那天,天雙的強硬邀約後的這些日子,跆拳練習室中,都會不時傳來志龍出招時,發出的叫囂聲。

一如往常的,不久後,就聽到“碰”的一聲巨響,伴隨著志龍的哀嚎聲。

“怎樣,認輸了吧?”天雙用膝蓋頂著,倒在地上志龍的臉頰。

被打倒在地的志龍,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除了臉被天雙頂著貼著地以外,右手更是被天雙反擒在背後,連動都沒辦法動一下,更別說是要想反擊了。

“我輸了,我輸了...”志龍用左手,猛拍地板求饒著。

“你還想再來嗎?”放開志龍,天雙拿起毛巾擦著汗,邊問。

“當然...”志龍回答的很直接。

志龍滿腦子裡,都是在想,要怎樣才可以擊倒天雙。

再跟天雙這一連串的過招中,志龍發現,相較於天雙那從未見過的攻法,他的跆拳道的招式,似乎太過於死板了,往往才沒幾下,就已經被天雙佔到上風。

但是志龍愈戰愈勇,雖然已經連敗十幾場,但是,隨著志龍失敗次數變多,下一場開始,天雙就得出更多招,才得以打敗志龍。

“你一點都不累啊?”丟下毛巾,拿起水喝了一口,天雙問。

雖然天雙是有陣子,沒有好好活動筋骨了,但是,天天陪志龍在這比試,也很累費體力啊。

天雙真的一點都搞不懂志龍;該不會,眼前這個傻子,最近是把她們之間的比試,當作是約會了吧?

想到這,天雙不由眼前一黑,差點沒昏過去。

真想去幫這呆子,去報名戀愛講習課程啊!

“不會啊。”志龍想都沒想,依然神氣活現的樣子,鬆了鬆緊繃著的手臂。

面對天雙那種刁鑽的拳腳攻擊,雖說目前依然無法擊敗天雙,但志龍已經擺脫一開始的不習慣,到現在,漸漸的可以抵抗幾下了。

這結果,可是讓志龍覺得十分的欣喜,跟天雙對陣中的那種刺激感,可是就連碰上金南浩的時候,都不曾有過;既然有如此的良機,志龍又怎會放會呢?

於是就變成,志龍幾乎天天粘著天雙,要她陪他比試幾場,才肯罷休。

早知道會這樣,當初就不該給志龍,她的手機號碼了;看著志龍,天雙滿是無奈。

“還是...妳累了?抱歉、抱歉,我都沒發覺。”志龍看天雙無力的,坐在椅子上休息,才想到。

志龍搔著頭,尷尬的笑了笑;因為太過入迷,幾乎到了上癮地步的志龍,一直都忘記天雙的感受,對此志龍也有點自責。

“不如,我們去那吃晚餐吧,我請客。”志龍提議,也藉此表達對天雙的歉意。

“這是你說的喔!好,我一定要好好吃你一頓。”天雙整個人振作起來。

原本是因為志龍是個大木頭,而無奈的攤坐在椅子上的天雙,沒想到志龍會主動提議要請客,那當然不能放過了,而且還要給他用力的大吃大喝,狠狠敲志龍一頓。

心中的小惡魔踢掉了小天使,佔據了天雙的思緒;打定主意,故意想整一整志龍的天雙,開心的拿著換洗用的衣服,往淋浴間去。

“真是的,原來是餓了啊!”志龍看了看錶,已經快六點了。

再看天雙那,消失在淋浴間的身影,志龍自己在心中,做出了結論。

原本,就不是很了解女人心思跟想法的志龍,又怎會想到,天雙突然決定的,那小奸小惡的壞主意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24

但是,天雙的如意算盤打的再好,就是沒有算到,絲毫沒有羅曼蒂克細胞的志龍,所謂的請客,居然會帶她去他常去吃的,炸豬排販連鎖店。

“這就是你說...請我吃晚餐的地方?”天雙指了指這家,只有小小間店面的炸豬排飯店。

我的天,他有沒有搞錯啊,原本我還想乘機敲他一筆、整整他的,沒想到......,這傢伙,他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呆啊?

滿臉失望和無奈,天雙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志龍居然要請她吃炸豬排...。

“怎麼?妳不喜歡吃炸豬排啊?”看天雙的臉色,志龍還天真的問。

志龍倒覺得,這家店弄得還不錯吃的說。

“算了,吃就吃吧。”天雙嘆了口氣,事情變成這樣,不吃白不吃。

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育、教育他,幫他重修戀愛課程;天雙暗自在心裡發誓,一定要讓志龍成為一個,能裡能外,她心目中的好男人。

天雙挾起一塊炸豬排,咬了一口下去,酥脆的口感,其實還不錯吃呢!

既然,這家店也做的還不錯吃,天雙就不再生志龍的氣了;再加上,看到志龍大口大口的吃著,那滿足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天雙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吃飽之後,天雙雖然不生氣了,但是,也沒那麼容易就放過志龍;才剛聽到店員喊著謝謝光臨,走到店外,踢雙就抓著志龍,硬是要他陪她去逛逛百貨公司。

志龍想都沒有,馬上就答應了,讓天雙十分開心,燦爛的笑容出現在臉上。

畢竟有了前車之鑑,志龍哪敢說不啊?光是想到前幾天,只要是跟天雙比試過後,志龍不答應,天雙提出來的要求的話,隔天再比試的時候,天雙下手就會更狠些。

為了避免被天雙惡整的命運,志龍早就學乖了,只要順著天雙的心意,盡量讓她開心就對了;這樣的話,天雙又會很樂意跟他比試,不是一舉兩得嗎,至少對志龍還說是這樣。

這樣的志龍,在旁人的感覺上,簡直就像是天雙的僕人沒兩樣;但是,志龍卻也樂的高興,只要天雙可以繼續陪他過招,他就很滿足了,遲早有一天,志龍會打敗天雙的。

逛著、逛著,沒想到等到天雙逛到高興的時候,時間都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也該回去了,不然明天上班爬不起床就糟了。

“那個...要不要我送妳回去?”看了看錶,志龍問。

雖然,自己的那台二手小破車,還不知道能不能動,但是,志龍總不能放著天雙一個女孩子,讓她自己一個人回去吧,雖然以天雙來說,並不太需要擔心。

“不用了,我叫計程車就好。”雖然天雙很心動,但是還是回絕了。

畢竟,現在的天雙,可還有任務在身;經過這陣子的調查結果,再加上,從美惠姨那得到的機密情報,大致上,派駐台灣的小組,已經擬定好計畫了。

所以天雙決定,現在,還是先不要讓志龍知道的太深入才好。

看著天雙坐上計程車,才剛送走她,站在人行道上的志龍,已經開始期待明天了。


才剛回到家,天雙就發現書房燈還亮著,都已經深夜十二點多了,沒想到,都這時候了,美惠姨居然還沒睡。

好奇心的驅使下,天雙輕輕地敲了敲書房房門。

“進來吧。”美惠應門。

“美惠姨,那麼晚了還沒睡啊?”天雙走了進去,滿是關心的問著。

“回來啦,剛好...來看看這個吧。”美惠姨對剛進門的天雙,招招手。

“這個是...”看著電腦螢幕,天雙驚奇的說。

“沒錯,今天中午,英一就已經把整個計畫,全都修正好了。”美惠對英一的能力,也是讚譽有加。

英一不但把整個計畫裡面,可能會出現的漏洞,通通加以詳細規劃,就連原本計畫中,所沒想到的部分,也全都完整的加了進去。

“是嗎...這次的目標是?”跟美惠姨交換座位的天雙,仔細的看著螢幕中的計畫,邊問。

“首先,就拿最近誹聞、官司纏身,頻頻傳出負面新聞的行政院長,陸曉勝,當第一個來開刀。”對於殺人這事,美惠姨像是一點都不在乎似的。

“那這次是...誰負責的?”好久沒碰槍了,天雙實在也很想大顯身手一下。

“根據英一首推的人選來說,很可惜的不是妳,而是司徒光。”美惠她,當然也看的出天雙的意圖。

但是,這次的計畫中,英一想讓司徒光動手,天雙負責後援;一旦,司徒光真的失手,就讓天雙埋伏在對面大樓,遠遠的做狙擊。

“那我?”天雙沒想到,這次會交由司徒光負責。

“妳負責後援,先到指定的C點埋伏,如果有狀況,隨時接手。”美惠姨早就知道,天雙想問什麼。

“是嗎?就是說,我還能碰到槍就對了...”天雙一想到能碰槍,心情就開始雀躍起來。

“再過幾天,陸曉勝就要南下高雄,會出席一場商界的研討會,我們就在那時動手。”美惠姨將動手的時機,告訴天雙。

“了解。”天雙回答,之後就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看來天雙今晚,一定會有個好夢。

美惠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想著,幾天之後,軒轅家在台灣的第一次出手,不知道到底會對台灣的政經界,造成多麼大的震撼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25

九月二十一號,這在歷史上,曾經對台灣造成嚴重災情的一天,同時,也是英一決定要讓軒轅家首次登上,這名為台灣的舞台的一天,目標當然就是台下參加研討會的,陸曉勝。

因為最近東亞地區,時常發生政界人士遭人暗殺的消息;因此,貪財又怕死的陸曉勝特別申請,請求加派隨行安全人員,以及加強安全維護工作。

畢竟,身為行政院長一職的陸曉勝,好歹也是國家的行政機要之一,所以國家安全部門特別加派了一組人馬,在陸曉勝南下的這段時間,暫時借調給他。

這組人,國家安全部全權交由陸曉勝自己選定,說巧不巧的,也不知道陸曉勝從哪聽來,有個拿打敗南韓選手的跆拳道高手,於是立刻點名要他。

所以,就由張鈞恩領軍,帶著耀永、捷允、茗霞、淑玲還有志龍等五人,一同南下支援。

因為事出突然,於是在臨行前,志龍不忘打了個電話給天雙,告訴她,因為臨時有任務,所以下午的比試就要取消了。

聽到志龍這樣說的天雙,也覺得鬆了口氣,既然是他自己先提出取消的要求,那人已經來到高雄的天雙,也就不必再去找藉口,跟志龍說她不去了。


“天雙,講好了就過來吧。”負責執行這次任務的司徒光說。

天雙闔上手機,坐到一邊的椅子上;在預先設定好的埋伏地點中,幾個人圍著司徒光坐著。

“以下,我先簡單說明這次任務流程,有任何問題,等我說完就可以提出來。”司徒光環視眾人。

眾人點點頭,作為回應,都聚精會神,仔細聽著司徒光接下來要說的。

“根據情報,陸曉勝會在高雄市區,這家五星級飯店下榻。”司徒光隔著窗指著對面大樓。

“如果沒意外,任務開始時間為晚上18點,隨時視情況更動。”打開手提電腦,叫出立體平面圖,跟眾人再次確認。

“了解。”眾人異口同聲說。

“那晚間17點,準時在此集合,解散。”司徒光順手將資料全都銷毀。

看著其他人都走了,天雙卻留下來,仔細檢查著久未使用的狙擊槍。

“怎麼,難得來高雄,不跟我一起去逛逛?還是,妳想去夢時代?”拿著手提電腦,司徒光走到天雙身邊問。

司徒光從小就跟天雙一起長大,可說是一對青梅竹馬;但對於軒轅家的傳說,卻是一概不知,也因為這樣,他也一直都對天雙,抱持著愛慕的情愫。

所以,難得離任務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司徒光怎會浪費,馬上對天雙提出邀約。

“不了;光,在任務開始前,我只想待在這。”對於這次擔任後援工作,天雙出奇的沒把握。

“是這樣嗎?好吧,那...我去幫妳買點喝的上來。”看出天雙的不安,司徒光也沒強求。

對此,天雙點點頭,沒有拒絕。

在任務開始之前,還是不要擾亂彼此的心緒的好;感情這事,不能急於一時的,大家都知道,現在可是任務第一,要是任務失敗就糟了。

對天雙的情感,還是慢慢來吧;司徒光這麼想,就徑自拿著手提電腦,下樓去。

中午十二點還不到,陸曉勝還有隨行維安隨扈的車隊,已經陸續抵達飯店。

這次飯店對於行政院長親臨,給予十分高規格的待遇;不但將總統套房租借出來,還為了配合維安需求,特別讓維安人員們,全都進駐到總統套房所在的頂樓,並將整個樓層給封鎖起來。

因為是陸曉勝欽點的緣故,所以張鈞恩的小隊,派駐到了頂樓;其中,由志龍跟淑玲負責電梯監控,捷允跟茗霞負責門口管制,耀永跟張鈞恩本人,則是負責套房內的一切。

另外一個小隊,則是派駐在一樓大廳中,各自分散在不同區域,藉此監控著整個樓面,隨時注意,是否有可疑人物進出。

一切的部署都安頓就緒,在房間中提心吊膽的陸曉勝,才終於可以安心的,吃著他的豪華大餐。

“魚已經入網了。”拿著望遠鏡,司徒光看著正在享用大餐的陸曉勝。

這就是你的最後一餐,好好享受吧;司徒光滿臉厭惡的表情,在心中,默默的向陸曉勝訣別。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26

下午兩點不到,距離任務時間最少還有四小時;就在這時候,已經吃過中餐,並稍微休息過的陸曉勝,在維安隨扈的重重警戒下,從飯店出發,前往舉辦研討會的高雄大學。

研討或從下午兩點半開始,為時兩小時,直到下午四點半散會為止;期間,擔任維安人員的隨扈們,緊張地在大學裡各處巡視,也讓平時寧靜的校園,難得的多了一群黑衣人來。

就在輪到陸曉勝上台發言的時候,志龍正跟淑玲裡人,巡視著中庭。

“志龍...你說,那些恐部分子,真有可能會來嗎?”對於這點,淑玲始終懷疑。

“我也不知道耶。”志龍看到庭園的石椅,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在校園內,也走了大半天,連個鬼影都沒看到,既然有機會不如偷閒放鬆一下囉;志龍用手把石椅上的落葉拍掉,並對淑玲示意,要她坐到旁邊來。

“超緊張的,要是......他們真的來了,該怎辦?”對此,淑玲還是不免擔心。

雖然,自己比志龍早了幾年進來小組,但是,淑玲到現在,可還沒有真正遇到過,得以生命來當賭注,跟恐部分子正面硬碰硬的狀況。

“放心啦,我們也只是守電梯罷了。”雙手撐著石椅,志龍倒是沒啥緊張感。

“要是他們從電梯進來呢?”志龍的說法,顯然無法說服淑玲。

“別擔心了,一樓不是還有一個小組嗎?要是有人上來,他們會通報的。”志龍說的理所當然。

但是,這也是事實,不然就沒必要派一組人在一樓了。

“可是我還是...”看志龍說的輕鬆,淑玲反而更緊張了起來。

“別想那麼多啦,我們不是還有槍嗎?”志龍拉開西裝外套,露出腰間的配槍。

“要是...我的槍法,也夠準就好了...”射擊,可一向都是淑玲最大的弱點啊。

“放心吧,我一定會,讓妳活著看到耀永的。”志龍猛然坐正,用堅定的眼神回答。

握著淑玲交叉放在膝上的手,志龍保證,不管怎樣,他都會保護她;雖然平常,淑玲總是不給耀永好臉色看,但是志龍知道,只是淑玲下意識的,排斥耀永這種類型而已吧。

耀永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啊;志龍也決定,要努力湊合他們。

“志龍,你......”志龍這話,好像給了淑玲一劑強心針。

手被志龍的大掌握著,淑玲的臉,也突然羞紅起來;心想,其實現在的志龍,真的很帥呢!

發現淑玲的臉色好像不對,志龍才意識到自己的手,不自覺的握著淑玲的,才連忙放開,不住的跟淑玲道歉。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志龍不好意思的對淑玲說。

淑玲搖瑤頭,一點都不在意;志龍這樣做,也真的讓淑玲的心情,放鬆了不少。


“該回去啦,也差不多要集合了。”看了看錶,志龍打破尷尬的氣氛說著。

邊說,志龍站了起來,就往預定的集合地點,校園的大門口走去。

“嗯。”淑玲回了一聲,跟著志龍回去。

淑玲心想,跟耀永比起來,志龍真的很不錯呢。

下午四點四十三分,研討會,比預定時間還晚了十三分鐘才結束。

再跟與會的政教界相關人士寒喧一陣後,陸曉勝才走在最後從研討室出來,同時,還不忘邊跟高雄大學校長握著手,低聲交談著關於高雄大學的教育補助款事宜。

對於高雄大學校長開的回扣條件,陸曉勝像是十分地滿意的樣子,高興的跟校長兩個開懷大笑著;最後,才在維安的隨扈人員的保護下,坐上了黑頭車,準備返回下榻的飯店。

坐在車裡的陸曉勝,還在算他可以拿到多少的回扣,一點都不知道,他將看不見明日再次升起的太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27

下午五點四十分,陸曉勝剛剛才從高雄大學所舉辦的研討會場,回到飯店的總統套房不久。

這時候的司徒光他們,也已經就定位,把一切需要的配備,統統準備好了;現在正在用耳機型麥克風,對參與任務的成員們,做最後一次的流程確認。

首先,早就假扮成洗窗工人的張跟田村兩人,從樓頂天台的緊急逃生樓梯往下,到總統套房所在的頂層監控,並且待命。

對於電腦方面超熟悉的梨江,則是乘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已經從底層的電梯維修井那,悄悄地混到了電梯天花板夾層上;視任務需要,隨時切斷電梯的運作。

司徒光在這時,也跟梨江一起多在電梯的天花板上;不過,他現在卻是一身服務生的裝扮。

原來他打算利用飯店服務生,把餐點送至總統套房的客房服務,並搭乘電梯的這段時間,巧妙的,跟原本的服務生交換身分。

負責後援的天雙,這次任務的難度可說是最高的,因為她人現在,正在對面大樓頂樓的廣告氣球上面;而且,這氣球就算多了天雙的重量,仍然還是不時地,隨風飄動,想在這種情況下做狙擊,簡直不可能。

五點五十七分,服務生將送總統套房的餐車,從廚房推了出來,通過一樓維安人員的檢查後,便上了電梯,按下了通往總統套房的樓層;在維安人員的注視下,電梯門緩緩的關上。

當電梯開始緩緩上升的同時,司徒光也正式宣布,任務開始。

梨江馬上用手上的高畫素針孔攝影機,配合著電梯監視器的角度,拍下了電梯內的畫面,然後,熟練地迅速用手提電腦,切入了電梯監視器系統,把原本的畫面,迅速的轉到剛拍下的影像。

速度之快,就連一直在監控室中的保全警衛,也全然毫無所覺。

梨江對司徒光豎起了她的大拇指,司徒光也點頭示意,接下來就看他的了。

在梨江的幫忙下,電梯的天花板悄悄地被打了開來,司徒光用腳勾著,往下一個翻身;挪大的電梯裡的服務生,才因為突然看到眼前出現個人,剛露出驚訝的表情。

眼前,就出現一隻,拿著小毛巾的大手,猛然地,摀住了他的口鼻。

服務生連想掙扎呼救,都還來不及,就已經因為吸入了毛巾上沾的哥羅芳,身子一攤,倒了下去。

司徒光看服務生倒下,整個人就跳了下來;梨江的配合下,兩人合力把服務生弄到了天花板上,並且,把預先準備好的笑氣鋼瓶拿了下來,藏到了餐車下。

搞定一切的司徒光,稍微的整理一下衣服,對上頭的梨江也豎起了大拇指,但僅僅只有一瞬間。

看看樓層也差不多快到了,梨江又輕輕的蓋上天花板,同時將監視器畫面切了回去,還不忘用膠帶封住服務生的嘴和眼,再用手銬,把服務生的手銬住,以防他突然醒來礙事。

電梯叮了一聲,已經來到了總統套房的樓層;從現在起司徒光已經完全切斷通訊,梨江馬上通知張跟田村,要他們保持警覺。

假扮服務生的司徒光,才剛從電梯把餐車推出來,就碰上負責電梯監控的志龍跟淑玲兩人。

“這裡面是什麼?拿開我看看。”看著餐車的布幔,志龍就要司徒光拉開。

司徒光面不改色,就要拉起布幔,這維安人員真不簡單。

於是心中已經開始盤算,要如何一次撂倒兩人,或是應不應該,採用後援計畫了。

“志龍,一樓他們都檢查過了,應該沒問題吧...”淑玲想,他們的安檢已經做的滴水不漏,應該沒有問題才對。

聽到淑玲的話,司徒光鬆了口氣,內心卻在暗暗嘲笑,淑玲的天真。

“好吧,你進去吧。”志龍想想也對。

而且,從說要檢查開始,志龍在這服務生身上,沒不出一絲不安的情緒反應,便放他過去。

守在門外的捷允跟茗霞,理所當然的也欄下了司徒光;捷允跟茗霞兩個,知道是志龍跟淑玲他們放行的,才肯放假扮服務生的司徒光進去。

“客房服務。”好不容易,司徒光才推著餐車,敲了總統套房的門。

因為剛剛要把餐車推出電梯,司徒光就按下了電梯門恆開的按鈕,所以當司徒光在跟門外的捷允還有茗霞的對話,躲在電梯天花板上的梨江,也全都聽的清楚。

“張、田村,現在去支開門外的隨扈。”梨江馬上用無線電下達指示。

而志龍正巧也進到電梯來,取消電梯門的恆開,著實讓梨將嚇了一跳;還好,志龍沒發現聽到她說話的聲音,只是取消恆開以後,又自己走了出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28

收到梨江的指示,張跟田村兩人就從緊急逃生樓梯口,走了出來,裝做像是在找廁所的樣子,在樓梯口附近到處晃著;當然也引起了守在套房門口的捷允跟茗霞注意。

“茗霞,妳待在這,我去看看。”捷允拔出外套下的槍。

用槍指著前面,捷允就要往兩個穿著清潔公司制服的男子走去。

“等等,我也跟你一起。”茗霞也拔出槍,不放心讓捷允一個對兩個。

畢竟這種敏感時刻,兩人一組的小隊機制,就是為了避免組員落單而設計的;既然捷允要去,茗霞當然又怎能放心讓他一個人去。

捷允起先還不明白的看了看茗霞,茗霞則是用槍指了指前面示意,叫他上前;捷允想想也對,那兩個清潔工,要真是恐怖分子,他一個人也許應付不來的。

眼見兩個清潔工,就要走到走廊的轉角,茗霞想,要先攔下他們確認身分,於是開口。

“前面的,快停下來,把手舉高。”茗霞搶在他們轉過去前叫道。

但是,兩個清潔工像是沒聽到一般,仍然在邊走,邊討論著廁所到底在哪,快步的就消失在轉角處。

“可惡...我去看看。”捷允抱怨一聲。

不等茗霞掩護,捷允自己一個人,就冒失的跑過轉角,去追兩個清潔工。

“捷允,等等。”茗霞原想阻攔,但還是慢了。

捷允也跟著消失在轉角,這下茗霞也有點緊張了,輕聲的,用背貼轉角邊的牆壁,努力的抑制自己過於起伏的喘息;一瞬間,茗霞轉過身出去,手上的槍,指著轉角另一邊的走廊。

但是轉角這邊的走廊上,居然連個鬼影都沒有,那清潔工呢?還有捷允,他們會到哪去了?不可能憑空消失吧?

“捷允,聽到請回答...”茗霞著急的用無線電連絡著。

站在交叉口上的茗霞,不時注意著套房門口是否有外人,邊努力的呼叫著捷允;但是,無線電卻像是遭到干擾般,只是不停傳來嘶嘶的雜訊聲,到茗霞的耳中。

這時,張不知道哪時候摸到了茗霞身邊,出其不意的,拿著同樣沾有哥羅芳的毛巾,由後往茗霞的口鼻一摀;遭到襲擊的茗霞,只是稍微的掙扎了一下,就昏了過去。

“門口清空。”抱著茗霞往天台走的張,對梨江回報。

“了解,B點任務完成,開始進行A點突破,弄好就下來幫忙。”仍待在電梯天花板上的梨江,再度下達指示。

收到任務後,張跟從天台下來幫忙的田村,一人拉手一人抓腳,把茗霞搬了上去,跟同樣也昏過去的捷允兩人放在一起,之後,還不忘把天台的門關上反鎖,確保在他們任務結束前,茗霞跟捷允兩個,都不會來壞事。

“好,開始了。”這時,確認電梯內無人的梨江,也準備展開A點突破行動。

無人的電梯,緩緩的,又來到總統套房所在的樓層;但是無線電訊號遭到干擾的志龍跟淑玲,無法跟一樓的小組取得聯繫,所以機警的拔出槍,對準電梯口,屏息以待。

叮的一聲,電梯門緩緩打開,裡面卻空無一人,地上卻擺了個小鋼瓶;這下,不說淑玲,就連志龍也絲毫摸不著頭緒。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志龍拿著槍,完全搞不懂這是什麼情況。

“去看看吧。”淑玲看電梯無人,便拿著槍,上前調查鋼瓶。

雖然,志龍認為,還是不要貿然上前的好,但是,聯絡無人之下,也只能跟著淑玲後面,兩個人一起行動了。

淑玲才剛剛在鋼瓶前面蹲了下來,正要檢查時,鋼瓶噴氣口卻突然發出嘶嘶聲,並噴出了不明氣體,瞬間整個電梯內都是氣體,讓兩人身陷其中。

“這是...笑氣嗎?淑玲...”志龍還在猜測氣體是什麼,卻看到淑玲早就倒了下去。

本能的,志龍拿起領帶,就往口鼻遮,吃力的來到淑玲身邊,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把她拉出了電梯。

“淑玲...妳...妳...還好...嗎?”志龍輕輕拍打著淑玲的臉龐,視線卻愈來愈模糊。

無論志龍都不情願,就這樣昏過去,但始終無法逃過這樣的下場,最後還是乖乖的,倒臥在淑玲身邊。

戴著防毒面具的張和田村兩個,就像對付捷允跟茗霞一樣,一人扶著一個人,緩緩下樓,到下面有個他們先預定好的房間;再用大型換洗衣物袋,分別把志龍跟淑玲裝進去,封口打上結之後,就把他們往洗衣通道裡丟下去。

“A點任務完成,剩下就看D點了。”田村回報。

現在就看與他們同時進行任務,假扮成服務生,已經安然進入總統套房裡邊的司徒光那,任務進行如何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29

就當張、田村跟梨江進行著各自的任務,同一時間,偽裝成服務生進入總統套房內的司徒光,也展開了行動。

“你,把餐車放這就可以了。”張鈞恩示意,要耀永去接手。

“真是麻煩你了,這小意思給你當小費吧。”耀永從口袋裡掏出千元鈔票,並走了過去。

給小費是慣例,再說任務結束後,可以報公帳,所以耀永也不太在意。

“這可不行...”司徒光小小聲的說。

“你說什麼?”沒聽清楚的張鈞恩問。

同樣的耀永對這句話,也是一愣,搞不清楚是什麼意思。

“抱歉啦。”司徒光大叫一聲。

不明氣體突然從餐車的底部噴發出來,司徒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戴上了防毒面具。

“什麼,這傢伙...;耀永?”張鈞恩馬上遮掩口鼻,並拔出配槍。

“隊長...請下達命令。”同樣掩著口鼻的耀永大喊。

“你們請先睡一下吧!”司徒光那麼說著。

掀開菜盤上蓋子,裡面放著的,是一把麻醉槍,這當然是司徒光預先準備好的;拿起麻醉槍,司徒光就往身陷氣體中的耀永,準確的開了一槍,讓耀永搖搖晃晃的倒下。

“你...”張鈞恩把槍對準司徒光。

但因為吸入了氣體後,張鈞恩的意識,也開始模糊起來,舉著槍的手,也開始不住的顫抖著。

司徒光見狀,一個箭步過去,就是一個抬腿,把張鈞恩手上的槍踢掉。

“抱歉啦!”說著,司徒光又用麻醉槍對準張鈞恩,又是一槍。

就算中了麻醉藥,張鈞恩還是舉著手,試圖想要去抓眼前的蒙面歹徒;可惜事與願違,很快的藥效就發作了,失去意識支撐的手,也從半空中掉落。

“幹什麼這麼吵啊?”剛洗好澡的陸曉勝出來,邊用大毛巾擦著頭髮上的水珠。

從剛剛開始外面就一直在吵,有沒有搞錯這可是總統套房,現在也是行政院長陸曉勝,他的房間耶。

不過一直沒人回應,也讓陸曉勝感到事情不對。

陸曉勝一拿開毛巾,看到倒在地上的兩個維安人員,跟一個戴著防毒面具,一看就是來意不善的男人;陸曉勝大驚,馬上拔腿就往房間裡跑,並想關上房門,企圖擋住來人。

可惜,眼看門就要關上了,司徒光卻突然,用他的鞋子卡著門縫,不給機會,讓門關上。

看著步步逼近的來人,陸曉勝邊往電話旁移動,想伺機打內線,通知其他部署的維安人員,馬上過來救他;可惜他的企圖,早就被司徒光看穿了。

手上換了一把,裝有消音管的自動手槍的司徒光,對準電話就是一槍,一點都不囉唆的,就把電話打爆。

這下陸曉勝想要別人來救他的希望,可說是全然破碎了;不過,在政界打滾數載,老江湖、老狐狸的他,開始對來人誘之以利。

畢竟,在陸曉勝的想法哩,誰會不喜歡錢,跟錢過不去呢?

“你不要殺我,多少錢我都給;誰叫你來殺我,我給你雙倍去殺他...”雖然,陸曉勝本身就很貪財,但是沒了命,哪來的錢?

“我給你十萬。”

“一百萬...”

“好啦,一句話一千萬!!”

見來人不動聲色,陸曉勝也開始加碼,只為了求得一條生路。

“兩千萬,這是我的底線了...”陸曉勝跪在地上哀求著。

他可一點兒都不想死,就算拋棄自尊也無所謂,但卻又為了要付出那麼龐大的代價,心中也在淌著血。

“拿去捐給需要救助的人吧。”透過防毒面具,司徒光不帶感情的說。

“是...是...我會的。”聽來人這樣說,似乎是放過他了,陸曉勝不由鬆了口氣。

陸曉勝才剛想要起身,卻又馬上倒了下去,額頭上也多了一個噴出鮮血的彈孔;原來,司徒光本來就不打算放過他,乘他放鬆戒心時,再殺了他。

“任務結束,全員撤退。”打開無線電,司徒光下達指令。

這次暗殺行政院長陸曉勝的事件,直到負責維安的隨扈人員,每小時的例行報備時,才因為一樓的小組,一直聯絡不上張鈞恩的小組,上來查看才曝了光。

這新聞一傳開,造成台灣政壇一陣騷動不安,也警界和負責維安任務的國防部震怒;同一天,立刻召開記者會譴責恐部分子,並對失職人員保留懲處的追溯權,並積極展開調查。

同一時間內,慈濟基金會也在這天,收到了不願具名的一筆,兩千萬元捐款。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3:09 , Processed in 3.08449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