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wyhome4

【長篇小說】 刺秦 2/23 全文完

[複製連結] 檢視: 4714|回覆: 54

刺秦10

在丹的協助下更衣,大夫泡在滿是熱水,冒著水氣白煙的浴池裡,頓時,全身筋骨舒暢,昏昏沉沉的就在池中,打起盹來,整個人也慢慢的沒入池水中。

幾乎已快見到周公之時,大夫卻被淹至鼻部的池水,嗆了一下,整個人才驚醒過來,差一點,大夫就在自己浴池中溺水了,這要是傳了出去,口不讓人笑話?

所以大夫拿過擺放一旁,老管家替他準備好的毛巾,隨便的擦拭了一下身上的水滴,罩了件薄衫回到自己的房內,看到那久違又舒適的床,大夫一頭栽了下去,很快的就與周公在會。

這時,瞞著大夫,剛在側門收到奶娘送來,那燕國舊部們,明查暗訪下,所收集彙整的情報的丹,小心翼翼的回到主屋,來到池邊,想找大夫,但大夫此刻哪還在那。

聽到酣聲的丹,尋聲而至,看到床上那連被子都沒蓋,就已經在那打著鼾,睡的跟死豬一樣的大夫。

看見還想個小孩,連被都不會蓋的大夫,丹微微的笑了。

“夫人,這還是讓小人來做吧。”拿著裝著溫水,預備給大夫醒來洗臉用的銅盆,老管家連忙要接手,不讓丹來做替主子蓋被這事。

“我來就好,你放著,沒事就下去吧。”丹不讓,只是打發老管家走。

既然夫人堅持,老管子也識趣的,把臉盆放在一邊,就走了。

以前都是下人幫丹蓋被子,丹哪曾替人蓋過被,第一次幫人蓋被的感覺,倒也挺新鮮的,滿意的看著床上已經蓋著被的大夫,丹的心底甜甜的。

“丹...丹...。”大夫在夢中,還是叫著丹的名字。

“真是個傻瓜,不不就在這嗎?”撥開大夫的劉海,丹發現,以前怎麼都不知道,大夫也挺俊俏的?

也許,之前天天見面,丹又不給大夫好臉色看,也沒正眼看過大夫,也才會不曾察覺到吧。

丹心底的甜味,又染上了部分酸味,丹也搞不懂,自己之前故意冷落大夫,是對、還是錯,抱著國仇家恨的她,有資格得到幸福嗎?直到大夫離開後,丹才知道,其實自己早就對大夫敞開了心門,只是自己刻意的,去逃避這份情感罷了。

於是,丹拉開被子的一角,怕吵醒了大夫,躡手躡腳的鑽了進去,躺到了大夫的身邊,看著大夫的側臉,丹的心情卻複雜了起來,她這樣做,應該嗎?

她遲早都會以身殉國,那大夫呢?他該怎麼辦?

現在的丹對自己和大夫的未來,全是茫然......

甩甩頭,丹試圖把這些想法拋到腦外,故意不去想,這些問題,就留待日後再說吧!

被子下,丹的手攀上大夫的手,大夫彷彿知道是丹一般,睡夢中喚了丹的名,兩人的手緊緊牽在一起,不多久,丹也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大夫悠悠轉醒,只覺枕邊多出一人,大夫仔細看清枕邊人的容貌,沒想到,居然會是丹,且他倆的手,還緊緊的牽在一起。

大夫大喜,不過看丹睡的很香,看來自出征以來,丹一直替他掛心,也都沒有睡好。

所以大夫不想吵醒熟睡的丹,身體稍微往丹身邊挪去,用自己的額頭倚著丹的額頭,再度睡去。

翌日早晨,大夫起個大早,洗過了臉,丹還躺在床上,一點還沒有醒來的跡象。

“真是個貪睡鬼。”大夫撫摸著丹白嫩透紅的臉頰,拇指不停婆娑著。

“主子,馬已備妥。”老管家進房低聲的回報。

“好,咱們,馬上動身去找夷毋。”大夫幫丹拉好被子,轉身離去。

丹這時才睜開眼睛看著大夫的背影,眼神中充滿複雜的神色,其實,丹早就醒來了,只是故意不讓大夫察覺而已。

丹起身坐在床上,想,那天,無論丹如何哀求夷毋,夷毋都拒絕了她,非得將龍吟確實交到大夫手上,等大夫拿到龍吟刃後,她們還有未來可言嗎?

突然,丹的情緒崩潰了,哭倒在床上,淚水沾濕了被子。

不知道丹思緒的大夫,駕著快馬,轉眼間就到了城郊深山中,夷毋所居住的山谷,此深谷十分之隱密,因此鮮少人知,這道也讓夷毋之妻顏淑,得以專心鑄劍。

才剛到屋前,大夫就見一看似文弱的男子,正劈著材。

“在下軒轅大夫,不知閣下可是夷毋?”閱下馬背,大夫恭敬的,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問。

“喔,是大夫啊,我就是夷毋沒錯,可等你很久了!”放下斧頭,夷毋作勢要大夫隨他進屋。

一進屋,屋內雖然雜亂不堪,卻沒見到什麼家具擺設,只有簡單的竹桌一張,跟兩把椅子,其餘都是些鑄劍用的原料。

“拿去,就是這把了。”夷毋從屋後做坊中,拿來一柄用布包著的刀身。

露在裹布外的握柄部分,有著龍頭造型的雕飾。

“這就是...天石所鑄之刃?”大夫看著擺放於桌上,拿開裹布的龍吟刃。

龍吟,是一柄刀口不寬,卻有著冷冽又沉靜光澤的黑刃,鋒芒完全展現在大夫眼前。

“沒錯,此刃乃天石所鑄,刀身長二尺,刀口寬四分之一尺,其堅如鋼、輕如羽,不破。”夷毋把手背在身後,替大夫解說著龍吟的奧妙。

“此刃果真堅如鋼、輕如羽?”拿著青銅鑄的軍刃,大夫難以相信,龍吟有如此玄妙。

“不信?你可以當場試試,你只要拿起龍吟,砍看看你手中那柄青銅劍,便知。”對於大夫的質疑,夷毋並沒有動怒,只是要大夫自己試刀看看,便知真假。

“果然輕巧,一點都不像是拿劍般,不過...”拿起龍吟,果真輕如羽,不用費力,就可以揮動。

既然證明了龍吟輕如羽,那就來試試是否堅如鋼吧,心念一動,大夫揮動龍吟,對準放到竹桌上,那把秦軍所使用的青銅劍,就砍。

鏗鏘、喀啦,清脆的金屬敲擊聲連同竹子斷掉的聲音,青銅劍跟竹桌都應聲一刀兩半,斷掉的劍跟垮掉的桌子,都落到的地上。

“呃...夷毋,真是抱歉。”只是輕輕一揮就這樣,真是讓大夫大開眼界,居然連竹桌都給砍了,大夫不住道歉賠罪。

“沒事、沒事。”對於桌子,夷毋一點都不在意。

這也讓大夫鬆了口氣,原本還想,要是夷毋生氣,要回龍吟,他可死也不給了。

“不過...,大夫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請說。”

“天石難鑄,因此吾妻顏淑,以靈熔石、以魂煉劍。”

“嗯?”大夫不明白,夷毋要表達什麼。

“其所鑄成之刃,其實是三刃,單刀龍吟,虎嘯雙刃,都有著顏淑的靈與魂...”

“那虎嘯現在...”大夫對虎嘯也產生好奇。

“虎嘯是一雙一尺餘的雙刃,不是你這種武士用的,而且也已經給人了。”夷毋邊說,又跑回做坊,翻了一陣,又出來“這是以虎嘯為模,做出的贗品。”夷毋拿出一雙,刀刃開口,如虎口般的雙刃出來。

“虎嘯現在的主人是?”僅是贗品,仍然讓大夫著迷。

“寶劍贈英雄,恕我無法奉告。”對此,夷毋可是有難言之隱。

雖然大夫身為軒轅家人,但同樣是秦王侍衛,這要夷毋如何說出,已將虎嘯給了燕太子,而且,燕太子又是跟大夫關係匪淺的丹。

燕太子丹跟大夫的事,夷毋早已從軒轅家長老,天干那,聽說了。

燕太子丹想刺殺秦王的事,夷毋也全都知道,不然,他也不會將虎嘯交給她了,雖然這一切,都是軒轅家長老天干的指示...。

“是嗎?我知道了,多謝了,告辭。”大夫道謝,留下美酒,便準備離去。

“且慢,大夫,你要記住。龍吟、虎嘯萬萬不可交鋒啊!”不想看見丹跟大夫生死相搏,夷毋特別囑咐,希望兩人得以善終。

“是,大夫謹記於心。”大夫信誓旦旦的允諾。

只是此時沒人知道,打從大夫拿到龍吟之時,一切的命運糾葛就已然注定。

大夫孰不知,這全是夷毋他,為了不讓丹跟大夫兩人,生死相爭,才特別交代的。大夫一直以來都認為,龍吟虎嘯乃夷毋之妻顏淑靈魂所鑄,不得交鋒罷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刺秦11

秦王贏政二十六年,王賁率軍南下攻打齊國,齊王建投降,齊亡。

至此,秦王嬴政掃滅六國,統一天下,結束春秋戰國以來諸侯長期割據紛爭的局面,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高度中央集權的君主統治國家。

嬴政統一中國後,遂自稱「功高三皇,德高五帝」,創建皇帝尊號,自稱始皇帝。嬴政認為諡號乃是「子論父,臣論君」,大為不妥而廢除之,而改用計數方式的世數尊號,自稱始皇帝,宣佈子孫稱二世、三世,以至萬世,代代承襲。秦始皇規定皇帝自稱朕,命改為制,令改為詔。

統一六國之後,除了實施及權統治外,更大興土木,秦始皇更不滿足安於現狀,於是秦始皇決定,要巡遊天下,並要再各地名山勝地刻石紀功,炫耀聲威。

這次,始皇決定,要前往南方巡行。

也因此,最近身為大王侍衛的大夫,天天都忙於此事,分身乏術,沒有多餘的時間理會丹。

丹看,以巡行的守備配置來說,至少比守備深嚴的王宮容易得手,丹覺得這是個好時機,就把秦始皇將巡遊天下的消息,傳給了燕國舊部一眾。

燕國舊部也認為,巡行中刺殺秦始皇,可為之,且當時民間正好有一人,散盡所有的家財,到處尋訪武藝高強的勇士,也準備暗殺秦始皇,於是燕國舊部決定,利用此人。

因此,燕國舊部找了此人到了淮陽,並介紹他認識一位大力士。

這位大力士身懷絕技,能使用一對一百二十斤重的大鐵椎,普通人根本就舉不起這件武器,他卻能拿在手中揮舞,就好像耍弄一根木棍似的。

這個力士,其實就連燕國舊部們,都不知道他的姓名,他也不跟任何人談論自己的過去。

但自從兩人認識起,就非常投緣,常在一起談論古今英雄忠義壯烈的故事,非常敬佩豫讓與荊軻的事蹟。

而燕國舊部也將從丹那所得到,秦始皇將要南行的消息,告知兩人,兩人對看了一眼,認為時機到了,立刻計畫在秦始皇必經之地,博浪沙埋伏,準備發動突襲,椎擊一代暴君。

雖然丹跟大夫都不想分離,但是,秦始皇的命令又豈能違抗,因此,大夫就算不捨,也只能跟丹分別一段時日。

丹當然一點也不想跟大夫分別,不過,秦始皇出行,對她的報仇大業來說,又是多麼千載難逢的機會,她只求上天,保佑大夫平安歸來,並且這次能一舉報了大仇。

不久,秦始皇巡行的隊伍果然到了博浪沙,預先埋伏在那裡的張良和大力士,迫不及待地展開行動,希望對準秦始皇的座車一擊而中。

想不到,秦始皇的心思非常細密,安排好幾輛相同的車,令人分不清究竟那一輛才是皇帝的座車。

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大力士只有對準其中一輛車子,奮力一擊,想不到所打中的僅是副車,秦始皇躲過一劫,這也讓秦始皇非常震怒,下令全力緝捕兇手。

身為侍衛的大夫,在當下,刺殺事情發生的第一時間,馬上拔刀前去迎敵,遭受一眾侍衛圍困的力士,仍十分威武的奮力抵抗,抓起最靠近他的侍衛一丟,就像丟個娃兒似的,絲毫不費工夫。

而從剛剛就在力士身旁的人,在刺殺失敗後,見苗頭不對,拔腿就跑,留下力士一人,自願替他斷後,看的出來,逃跑那人才是真正的主謀,勢必非抓到他不可。

乘著其他侍衛在跟力士糾纏,大夫繞過去,緊追在那人之後,兩人一前一後的追逐,跑到無人之處,後面的侍衛,仍在跟拼死一搏的力士糾纏,大夫想,也只有他親自拿下眼前之人才行了。

大夫心念一動,手中的龍吟也跟著砍出。

鐺的一聲,龍吟被擋了下來。

逃跑的那人理當無劍才是,大夫的龍吟,現在卻被不知從哪來的人,使劍擋了下來,兩人的兵刃,交互架在眼前。

“呃啊。”逃跑那人埃了一拳,悶哼一聲,倒下。

“抱歉啊,大夫。”另一個黑影接著倒下的那人對大夫說。

“史”大夫十分驚訝,沒想到來人居然是軒轅史。

“天干長老有命,說...地支婆婆卜卦算出,此人跟以後的時代,有著密切關聯,所以我不能讓你殺他。”收回擋住龍吟的劍,來人歉疚道。

“策,原來是你們...那傢伙到底是...”看到史,大夫也猜到,擋下龍吟的人是誰了。

“此人我要先帶走了,剩下的,由策來說吧。”說著,史對大夫示意了一下,就帶著那人,用輕功,飛也似的走了。

“那人叫作姬良,是周朝王族的後裔,這件事說起來...”策欲言又止,禁不住大夫的催促,策也只好說下去。

“都是燕國的舊部一手策劃的,你還是,回去好好管管你家的那個丹吧。”根據軒轅家的情報網的消息,策都如實以告。

“丹她...是嗎?”大夫從沒想到,這事居然會是丹...策劃的。

這時,力士似乎已被制服,呼喚著大夫的聲音,漸漸朝他們靠近,已不容大夫多想了。

“看來,得要麻煩策你,陪我做場戲了。”大夫再次拿著龍吟,擺出架勢。

“好吧。”策也舉起配劍,準備應戰。

“大夫,我來幫你...”說著,張紹拿著青銅劍,就往策砍去。

“哼,雕蟲小技。”策輕鬆的接下張紹的一劍。

大夫不時有意無意的從中作梗,讓張紹沒有機會,可以一舉擒下策,不過策也被逼到了山邊,後面可是個小山谷,一般人要是跳了下去,可就必死無疑了。

但是策並不是一般人,他的輕功雖不如史來的好,卻也足以應付這種高度的山谷了。

所以不等張紹,大夫使著龍吟再度發難,攻向退無可退的策,然而,策卻像垂死掙扎,找尋一條活路般的,縱身跳入山谷。

“可惡...”一擊不中,反到讓人逃了的大夫,假裝發怒。

“算了,要是跳了下去,不可能不死的。”張紹收回青銅劍,示意大夫沒關係。

之後,張紹代為稟報秦始皇,刺客名叫姬良,已縱身入谷。秦始皇不信刺客如此容易就死去,便派人下到山谷裡尋找,卻都不見刺客屍首,秦始皇更是大怒,昭告天下,將姬良列為重大罪犯,一定要將他緝捕到案。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12

這次巡行遭人刺殺,秦始皇雖未死,但一日不見行刺者屍首,秦始皇一日不大怒,同樣大怒的,不只秦始皇一人,從策口中得知這次刺殺計畫的始作俑者,大夫也無法在坐視不理了。

匆匆趕回家,大夫才進門,在屋內遍巡不著丹的身影,庭園中也沒人,不過,後門卻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而且大夫覺得這聲音,有的十分地熟悉,有的卻非常陌生。

原來,後門那,丹乘著大夫尚未回來,正在跟奶娘還有幾個舊部,為了此事失敗而商討著,她們的下一步,該要如何走。

眼看不能再讓事情任意發展下去,大夫用輕功翻了過牆,手上的龍吟直取幾個舊部的人頭,一揮,那幾個舊部,連反應的時間都來不及,腦袋就已經跟身體分家了。

地上的頭顱,死不瞑目的表情,像是默默述說著無法報仇的悔恨。

被舊部從頸部噴出的鮮血,噴了一身的奶娘,非常驚恐,不住發出啊的高聲喊叫著,沒想到幾個舊部,會如此簡單的被大夫給了結了。

“奶娘,安心的去吧,我會照顧好妳家小姐的。”大夫面無表情的看著丹,用龍吟架在奶娘脖子上。

奶娘此刻只有一個念頭,就是,逃。

但是,她的腳,卻不聽使喚,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待大夫手輕輕一動,龍吟輕易的,就斬下了奶娘的頭顱,噴出的鮮血濺到了大夫的臉上。

“奶娘,不...”沒想到大夫會動殺手,丹看著順是自己現在,算是唯一親人的奶娘死去,崩潰的叫喊。

“丹,我一直告誡妳,不要輕舉妄動,時機未到,妳怎就是不肯聽?”龍吟指著地,大夫似乎一點都不為方才死去的人,帶有一點點憐憫之心。

“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丹也怒了,質問著大夫,為什麼要殺了她的奶娘。

“意圖謀反,死罪,我只是做我該做的。”大夫沒有一絲情緒波動,冷靜的回答。

身為秦始皇的侍衛,大夫也只是盡了他的本分。

“我不懂,你說的時機是什麼,我只想要報仇...如果你要阻止我,那...”丹的理智已然瓦解,從衣袖中,拿出了虎嘯雙刃,準備與大夫一戰


“我不想與妳為敵,所以,放棄吧...丹。”揮掉龍吟上的血,大夫收起龍吟。

“不可能。”丹堅決的否決了。

“是嗎?妳就是執意要刺殺大王?”大夫的神情十分複雜。

“沒錯,我要用這虎嘯雙刃,親手殺了贏政。”

“妳這只是去送死...”

“我早已有心理準備,以身殉國了。”

事情演變到此,大夫跟丹,可說是正式決裂了。

於是,大夫想再給丹最後一次機會,希望她可以懸崖勒馬。

因此大夫決定與丹一戰,進屋拿了秦軍使用的青銅劍,與整裝完畢的丹,兩個人來到無人之處,大夫還是試圖要挽回丹。

大夫想,如果丹肯放棄刺秦,那麼他將把軒轅一族的事情,全都告訴她,包括那個,為什麼自己一直告訴她,時機未到的真正原因。

可惜的是...事情的演變,早就已經無法挽回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13

達啦~達啦~達啦~

馬蹄聲漸漸清晰起來,大夫也從回憶之中,拉了回來。

愈來愈靠近秦始皇所在的王宮,大夫從馬背上一躍而下,決定獨自一人進入王宮。

靠著是為的身分,大夫很輕易的就來到了大殿,秦始皇坐在王位上,十足的帝王樣,居高臨下。

一邊的張紹,從大夫近來起,就覺得他有些怪異,卻也說不上來是哪怪,總之就是跟平常的他,不一樣。

“怎麼,侍衛大夫,到大殿找朕有何事?”秦始皇俯視打量著下面的大夫。

“請大王與臣比試。”拉開披風,大夫身上,那染成紅色的甲冑,赫然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侍衛大夫,你這是什麼意思?”秦一直崇尚黑色,眼前的區區侍衛,居然膽敢將甲冑染紅,讓秦始皇微怒道。

“大膽大夫,還不束手就擒?”張紹明白了,原來大夫是想謀反。

說著,張紹拔出青銅劍,由上而下地,直劈向大夫。

大夫見狀,拔出龍吟擋下這一劍,架開後,大夫對著張紹,握著龍吟就是從右下往左上一挑。

張紹眼見刀勢來的十分強勁,身為一名久經生死關頭的武士,本能地,拿青銅劍就想要擋,沒想到,對龍吟來說,青銅劍就如同無物。

鐺,青銅劍斷。

張紹連痛感都沒有,身上已經多了一道深痕,龍吟可是連甲冑都一起砍開,讓一臉難以置信的張紹,倒在自己鮮血會成的血泊中死去。

“張紹大人。”一直跟在張紹身邊的朝安陽,見張紹如此簡單的敗了,怒火攻心,拔劍迎向大夫。

“刀者,見人心性也。”看著朝安陽衝來,大夫一眼就看穿朝安陽的缺點。

“廢話少說,逆賊,納命來!!!”朝安陽揮劍,攻向大夫左腰。

“你還太稚嫩了。”大夫完全不把朝安陽的攻擊放在眼裡。

反手用龍吟往上一挑,輕易的就挑斷了朝安陽手裡的青銅劍,這也讓失去重心的朝安陽,整個人摔了出去。

“大王,恕臣救駕來遲。”得知大殿喧鬧的王翦,匆匆趕來。

同時,蒙恬、李信、王賁等人,也先後趕到殿上,向秦始皇請罪;同時,大殿上的侍衛們也紛紛圍了上來,把大殿擠的水洩不通。

“侍衛大夫,不,軒轅大夫,雖然你身為軒轅家人,但你膽敢意圖謀反,你可知這是無可恕的死罪?你如此做,又為何目的?”秦始皇一派輕鬆的詢問著。

大殿上滿滿都是侍衛,更別說還有幾個秦朝大將在,憑一個軒轅大夫,插翅也難飛。

“傳聞,大王神武過人,大夫特地前來討教,想證明大王是否真如傳聞所言,神武過人。”斜拿著龍吟,大夫一點都不畏懼,身陷如此險境之中。

“喔...就只為了這樣,不惜付出你的生命?”秦始皇倒是對大夫的回答,產生好奇。

“如果真如傳聞所言,那大夫一死足以。”

“是嗎?那好...朕就成全你。”秦始皇雙手在坐椅的扶手上一拍,整個人彈了起來。

“大王,萬萬不可啊。”擔心秦始皇安危的王翦,第一個就出聲反對。

“好了,你們都到一邊去。”秦始皇雙手一揮,要殿上的侍衛,統統退下。

“大王...”王翦還想勸阻,卻被秦始皇制止。

“此劍名為赤霄,是朕的配劍。”秦始皇從腰間拔出配劍,邊說。

退下外衣的秦始皇身上,展現出少見的,只有王者才擁有的霸氣,散發出來,強大的壓迫感,席捲了大殿上的所有人,除了將軍跟大夫以外,其餘的侍衛們統統不敵這種威壓,而屈服了。

感受到秦始皇的霸氣,大夫手中的龍吟,自己開始顫抖起來,並且發出嗡嗡嗡的鳴聲,就像龍在低吟一般。

同時,因為受到龍吟鳴叫的牽引,在東方天際的那頭,傳來了如雷貫耳的巨響,猛獸般的嘶吼著,簡直猶如虎嘯,連空氣都為之震動,共鳴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14

赤霄直指殿上的大夫,秦始皇飛身一躍,挾帶著排山倒海之勢,率先發動攻擊。

面對王者的霸氣,大夫運著氣,與之比拼,手中的龍吟,也因為大夫的氣勢高漲,讓原本黑色的刀身,透出青色的光輝,鳴動也更加劇烈。

秦始皇的飛身一劍,大夫只是一個橫擋,借力使力,巧妙的架了開來。

甫一落地,秦始皇馬上重整劍勢,用左手往地面重重地一拍,強勁的力道,讓整個人從地面上彈了起來,借力,將赤霄對準大夫刺去,但,卻又被大夫一個側身,再次架開。

兩擊不中,秦始皇開始有些惱火,堂堂的秦始皇,居然連出兩招連對手衣服都碰不到?於是,秦始皇心念一動,便展開了急攻,想要藉這股氣
勢,一次就將大夫拿下。

偏偏事與願違,幾個回合下來,無論秦始皇如何旁敲側擊、正面強取,一直從大殿頭打道殿尾,再打了回來,就是無法對大夫造成一點兒傷害。

反觀大夫,面對秦始皇的攻擊,一派輕鬆,絲毫不費力的樣子,輕易接下;不過,這幾回合中,大夫卻一直只守不攻,不知道是再打什麼主意,遲遲不願真正出手。

秦始皇當然也看出這點,心中更怒,堂堂秦始皇,啟能容忍如此這般的戲弄?

“軒轅大夫,你這是在戲弄朕嗎?你難道以為如此,就可以擊敗朕?”秦始皇用赤霄指著大夫,將心中的不滿道出。

“那...大夫只好失禮了。”說著,大夫的氣勢更為提升,以大夫為中心,席捲著大殿。

秦始皇見狀,大嚇一聲,將自身的王威霸氣完全的爆發開來,殿上的兩人,現在就像利用氣勢在作較量般,雖然擺著架勢,但誰也沒發動攻擊,就連在外面看著這場比試,且久經沙場歷練的王翦,手心也不自主的冒出汗來。

這次,換成大夫發動攻擊,憑著自身的輕功,迅速的貼近秦始皇,使著手中的龍吟,就是一陣猛攻,刀刀都朝著秦始皇防守或反擊的死角,不停遊走。

不由地,讓秦始皇大感心慌。

因為,大夫的刀法十分詭譎,不同於一般單純的劈砍刀法,利用龍吟輕巧的特性,還有些屬於孩子的玩性。

大夫每每在出刀後,還會再讓龍吟轉頭回來,進行第二波的攻擊;轉來轉去的刀路,讓人眼花,這也是秦始皇前所未見的。

幾次,龍吟都有機會,攻向促不及防的秦始皇要害,但卻都在那最後的一瞬間收手,僅僅只是劃開了秦始皇的衣物而已。

而赤霄也不愧可稱為名劍一把,就算是對上以天石所鑄之龍吟刃,其剛性也一點都不輸,兩刃交鋒之後,仍無損其一絲一毫,難怪秦始皇會用之為配劍。

“這就是軒轅家代代相傳的刀法嗎?”赤霄都快脫手,不住地喘著大氣的秦始皇,早已汗流浹背。

“不,這是大夫自己使的刀法。”大夫據實以告,事實上,也沒有所謂什麼軒轅刀法存在。

“是嗎?那你可證實了,朕是否如傳聞所言之神武?”雖然一直屈居下風,但秦始皇的威勢不減。

“大王果如傳言所聞,足以一統天下。”這是交手後,大夫得到的結論。

雖然大夫真正動起手來,秦始皇早就不知已經死了幾次在龍吟下,但是,以久居王宮內院,有著嚴侍衛密保護的一代君王來說,秦始皇的王威,卻足以震懾世人了。

“這結果,真的值得你付出生命來換?”見大夫得到結論,秦始皇也將赤霄收回鞘內。

“是...”此時,大夫的內心,異常的平靜。

“大王,請讓老臣與之一試。”王翦早已手癢難當,忍不住請命。

“準。”再宮女服侍下,擦著汗水的秦始皇,同意了王翦的要求。

“軒轅家的小子,看招啦。”王翦拔出配劍,一蹬,用著不符合年紀的速度,襲向大夫。

沒想到,老將王翦速度奇快,兩人間的距離,瞬間縮短到五尺之內,大夫立刻迎擊,一個回身,同時用龍吟朝著王翦,就斬了過去。

雖然王翦衝刺的速度,實在快的驚人,但是出劍刺擊的速度,卻遠遠不及大夫;當王翦的劍還距離大夫,不到半條手臂遠時,大夫的龍吟卻已經襲向王翦的頸子了。

“糟。”王翦在心底暗暗叫苦,閉上眼,準備迎接死亡降臨。

但,王翦卻發覺,劍傳來已經刺穿物體的手感;王翦睜開眼一看,手中的劍已然刺穿大夫,口中吐出鮮血的大夫,臉上露出一種解脫般的的坦然,卻好像又有著什麼樣的期待,笑著。

原來,在龍吟已然斬下王翦頭顱的一刻,大夫硬是收手,鬆手將龍吟拋了出去,任由王翦的劍來刺殺自己。

“為什麼,小子?”彷彿是因為,人家自願投降才勝出的王翦,非常不滿。

“咳咳...能死在...王...翦將軍的手下...,大夫...滿...滿...滿足了。”大夫吃力的斷斷續續說出,不時還從口中咳出鮮血。

“難道你...本來就想要一死?”王翦放下劍,難掩驚訝的表情。

大夫只是笑而不答,兩眼見漸失去了光澤,少了生命力支撐的身體,自然的倒了下去。

這樣,就可以見到丹了吧?

大夫雙眼完全失焦前,最後想的,也只有丹一人。

“來人,拖下去,給朕把他拿去曝屍三日。”礙於怕惹怒軒轅家,秦始皇作了退讓,沒執行車裂之刑,曝屍三日,已經是最大的底線。

但,原本要曝屍三日,任烏鴉啄食的大夫屍身,第一日晚上,卻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直在旁看守的侍衛,也完全沒有察覺,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始皇為此,感到十分震怒,一氣之下,把幾名負責看守的侍衛,統統抓去斬了。

之後,在大夫死後幾年,秦始皇派遣徐福率童男女數千人,至東海求神仙無果,因而決定再次巡行天下;但,就連秦始皇自己,都沒想到,此次巡行,將會有去無回。

秦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最後一次巡游,返至平原津得病,行至沙丘,秦始皇病逝;實際上,這卻是一次,刺殺秦始皇的陰謀,由軒轅家一族派人遊說太監趙高。

讓趙高去勾結始皇少子胡亥及李斯,兩人為讓胡亥得到政權,一手策劃行刺秦始皇於沙丘,並偽造遺詔立胡亥為太子,是為秦二世,並賜太子扶蘇一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15

隨著時空飛逝,來到了秦朝千百年後的台灣。


歡迎收看,福爾摩沙電視台晨間新聞...

電視上,又到了晨間新聞時間,主撥正敬業的工作著。

根據本台掌握到的消息,昨日,遭到不明人士槍擊射殺的星國財務次長,今晨不治...

槍擊發生後,該次長涉嫌多起內線交易案的證據,同時散佈到各大媒體...

在媒體大肆渲染下,星國警方目前已掌握切確事證,積極徵辦當中,以下是本台報導...



“怎麼...又是這個...痛痛痛痛痛。”被電視生吵醒的志龍,從沙發上爬起來。

拿起遙控器,關上開了整晚的電視。

昨天晚上,看著看著,志龍就在沙發上睡著了,電視連關都沒關。

前一天,才剛打完國際警察跆拳交流賽的志龍,加上又睡在沙發上的緣故,現在全身的筋骨,可是酸痛的很。

昨天的比賽,可精采了,暫時被上級借調去參賽的志龍,對上的,可是有著兩屆比賽冠軍紀錄,現正任職於首爾市警隊,南韓派出的選手,金南浩。

南韓選手除了原本就夠強悍以外,他們的小動作,也頻頻出招,早就讓曾經對上南韓選手的台灣選手,嚐過苦頭了。

就算金南浩在剛開賽,乘著裁判不注意的,用小動作絆倒志龍,但最後,志龍閃過金南浩的一記勾踢,反以一記後旋踢得到最後的勝利。

志龍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稍微先伸展了一下,迅速進去浴室梳洗,邊想...

電視中正在報導著的類似事件,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出現在電視新聞上面了,也不知道是什麼閒閒沒事做的恐部分子團體,專門狙殺有貪腐事證的官員。

可是,這些事件,卻只有發生在東亞的華人地區,最先開始只是偶發性的在中國發生,接著日本也出現幾起,讓國際間感到大為震撼,現在,居然連法律一向深嚴的新加坡都出現案例了。

接下來,該不會輪到台灣了吧...

“呸呸呸,沒那麼倒楣吧!”用清水拍拍臉頰,志龍甩開這不吉利的念頭。

要是台灣也出現這種事情的話,志龍這些,維護政要人身安全的特勤組隨扈們,可就真的要頭大了。

上帝啊,千萬別讓他們來亂啊!!

志龍在胸前劃了個十字,默默祈禱。

眼看快到上班的時間,匆匆換上了特勤組的統一服裝,整套的黑西裝加一件白襯衫,掛好名牌,收起配槍,志龍走出宿舍,順便買了杯咖啡,愉悅的朝著總部走去。

然而,這時正興高采烈的志龍,並不知道,昨天在比賽中,跟對手拉扯時,不經意露出胸前的龍字胎記,正巧被人看的正著。

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見到這傳說中的龍型胎記,就連在場觀賽,身為警政署機要主任的軒轅美惠自己,都不敢相信。

“祐司老爺,發現了,龍果然出現了。”比賽還沒結束,美惠就假藉去廁所的名義,利用越洋電話,通知遠在日本的軒轅本家家主。

“真的嗎?太好了,軒轅家千年來的傳說,果然是真的!”年以近百,滿頭白髮的軒轅祐司興奮的大叫。

“天雙在星國的任務,已經結束了啊;我馬上會讓英一送她去台灣的,到時後還要麻煩妳了。”察覺自己失態的祐司,趕緊收斂並補充說。

“是,我知道了。”美惠說完,便掛上電話。

天雙要來嗎?看來,這下台灣的政壇,可就真的要大亂了,美惠心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16

志龍才剛踏進總部大門,就受到熱烈的歡迎,陣仗之大,害他差點連咖啡都沒拿穩。

“恭喜你。”擔任總機的麗娟看到志龍來了,馬上通知其他同是。

恭喜啊,做的好啊,那腳真是帥呆了;讚美及恭賀的聲音不斷,眾人把志龍圍在中間,簡直就像是個英雄一樣,讓志龍好不尷尬。

也讓原本很快就可以到達辦公室的志龍,硬是花了十幾分鐘,才從圍觀的人群中脫身。

“志龍,你真的替我報仇啦。”跟志龍同組的韓耀永,看到他來,過去拍拍志龍的肩膀。

兩年前的上屆賽事中,台灣的選手代表就是耀永,可惜的是,對上了三屆冠軍的金南浩,耀永一值無法適應南韓選手小動作頻頻,跟裁判抗議,裁判卻又不與理會。

所以最後,耀永還是敗在了金南浩的手下。

但是這次不同了,志龍可沒用那些垃圾步,光明正大的,把金南浩從冠軍衛冕寶座上,給趕了下來掃地出門,真是讓耀永感同身受的,一吐之前的怨氣啊。

“就是說啊,你們也沒看到,金南浩輸了之後的那個表情。”身為主任的張鈞恩,這時也插話。

雖然,他沒辦法親自前往比賽場地,台北小巨蛋,但是從錄影畫面中,可以看到金南浩敗陣後,那一臉大便的表情,一想到這,張鈞恩也覺得,真是太爽了。

畢竟,這可是打敗了,在跆拳道項目上,長期以來,就一直壓制台灣選手的南韓選手啊。

“就是嘛,志龍好帥喔!”同組的女幹員,嚴淑玲讚嘆道“跟某人就是不一樣。”淑玲話鋒一轉,眼神飄向耀永。

這下不僅讓耀永面子掛不住,連志龍自己都尷尬的,不知道該怎樣回話,只能憨憨的摸摸頭,呆站在那。

“不行,淑玲你不可以跟我搶。”跟淑玲搭檔的江茗霞,也跳了出來“志龍,跟我約會吧!?”說著,茗霞送了個飛吻給志龍。

志龍這下真的傻眼了,他怎麼從來不知道,自己有那麼受歡迎啊?

“好了,好了,明霞妳少三八了,現在可是夏天耶。”林玟晶拿著資料夾,就往茗霞頭上一敲。

“隊長...”茗霞摸著自己的頭,不依的道。

“什麼隊長,工作啦。”玟晶又扳起面孔,一臉嚴肅。

“是。”看到玟晶的表情,茗霞也不敢再多說。

跟淑玲兩個人,都乖乖回到位子上,努力工作去。

畢竟,要是玟晶生氣起來,可真的是所謂的...河東獅子吼啊!又有誰有那麼大膽子,敢去嘗試一下?

“對了,志龍,葉長官叫你去她辦公室一下。”把資料夾放到自己的桌上,玟晶轉身,對還傻呆著的志龍說。

“呃...喔...是,隊長,我馬上去。”志龍悠悠回神,立正站好在玟晶眼前,回答。

葉長官找他,要做什麼?

志龍當然也想不透,平時,葉長官並不是負責他們這組的長官,突然找他去,八成沒好事...。

不過能怎樣咧,長官找,總不可能不去吧?想開一點,說不定是為了昨天擊敗金南浩的事,要誇他幾句,也說不定!

所以,志龍還是往長官的辦公室走去。

在經過資料室門前的時候,一名OL裝扮的黑衣女子,正好走了出來,兩人差點撞在一起,不過女子反應奇怪的閃過,像是沒事人一樣,走了。

剎時,一陣淡淡的香氣,朝志龍撲鼻而來,不同於香水味,反而,像是從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體香,深深的吸引著志龍;但是,那名女子,志龍從來沒見過。

從小到大,看人一次就過目不忘的他,不曾記得,在這棟樓裡面有看過這名女子。

看著電梯門縫中消失的女子身影,志龍看呆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17

“嘿,怎麼看美女看傻眼啦?葉長官不是找你嗎?”同組的蔡捷允看到志龍的傻樣,取笑著。

其實,捷允他可是從剛剛志龍兩人差點撞上起,就一直在旁邊了,沒想到,打敗南韓選手的英雄,也有這種糗樣。

“捷允...你都看到了?”志龍用手不停輪流指向自己、電梯跟捷允。

“是啊。”捷允點點頭。

不是吧?有沒有那麼剛好?志龍心底納悶著。

“那個美女呀,你就不用笑想了!”捷允虧著志龍,就像他知道那美女是誰一樣。

“你知道她?”志龍十分詫異。

“是啊,前幾天開始常常來我們這啊。”捷允說的理所當然似的。

“那麼,你一定知道她是誰囉?”抓著捷允,志龍激動的追問。

“你先放手......”被志龍用手勒著的捷允,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喔,對不起。”志龍馬上鬆手。

“她啊,聽說是直屬於府方的人喔,所以你這小小隨扈,就別妄想啦。”捷允聳聳肩,一臉同情。

“捷允,你這是什麼意思啊?”志龍聽到如此,有點不滿。

“字面意義囉!”捷允卻無視志龍的表情,仍一派輕挑。

“可惡的傢伙......”志龍做勢要打捷允。

見狀,就算知道志龍只是鬧著玩的,但是捷允還是馬上腳底抹油,飛快的往資料室跑,準備去避難。

“葉長官不是叫你去見她嗎?再不去,你小心被打屁股喔!”躲在資料室門後,捷允還不忘在虧一下。

“去你的。”志龍說著,就要往資料室去。

看到志龍過來,捷允哪裡還神氣的起來,馬上拉上門,整個人躲了進去;在外面,看到捷允烙跑的窘樣,志龍就覺得好笑。

原來,她是府方單位的人啊!

從捷允口中,知道她身分的志龍,整個人HIGH到最高點,帶著愉快的心情,哼著歌,就往葉長官的辦公室走去。

叩叩,志龍在葉長官門上,輕敲了兩下。

“進來。”葉長官清脆的嗓音,從辦公室內傳來。

“是,聽說長官找我?”開門走進辦公室,志龍站的直直的,在葉長官的辦公桌前。

“喔,高志龍,你來啦。”葉長官將視線,從電腦螢幕上移到志龍身上“聽說你昨天打敗金南浩?”葉長官離開辦公桌,要志龍坐到一邊沙發上。

“是。”志龍回答。

志龍心想:果然,葉長官也是為了這件事情,才找他來的。

“你要咖啡?茶?還是開水?”葉長官給自己泡了杯熱茶,問著。

“開水就好,謝謝長官。”志龍十分恭敬。

“打敗金南浩之後,感覺怎樣?”把開水放在桌上,葉長官自己喝了口茶水。

“我自己也覺得鬆了口氣,因為他真的很強。”回想那時的感覺,志龍還真沒想到自己會贏。

“是嗎?我記得你,在跆拳道的造詣也不錯啊......”葉長官話中帶話,似乎言外有物。

“長官,妳...是不是...”像是聽出葉長官意有所指,志龍反倒先說破。

“那我就直說了,你有沒有興趣,轉調到我們這組來啊?”葉長官也不隱瞞,開門見山的想挖角志龍。

“這......”志龍沒想到,葉長官居然是想要他?

“沒關係,你就好好考慮一下吧。”葉長官又喝了口茶,她知道,不能逼的太緊。

這可就讓志龍坐立難安了,突然覺得,葉長官的辦公室就像龍潭虎穴一樣的危險;所以,志龍一口氣,把剩下的開水喝掉,就以還有工務為由,匆匆告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18

根據總機麗娟的說法,志龍得知,這個從府方派來的美女,名字叫作天雙。

也不知道是中了邪,還是被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上了身,志龍打從第一次看到她,一種熟悉的親切感,在心頭醞釀,被她深深的吸引著,這是志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急切想知道關於天雙一切的志龍,想到了一個可以幫他的人,於是找上了電腦室的余子祥。

這個余子祥,雖然年紀才只有22歲,但沒念過大學的他,卻是一等一的駭客高手,曾經多次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成功進出國安單位的資料庫,因為依次意外失手,而遭到逮捕入獄。

在服刑期間,跟國安部門達成協議,轉而來幫政府部門做事,這也就是為什麼,志龍會找上他的原因。

“喂,余子祥你在吧?”連敲門都沒有敲,志龍就冒失的闖進,余子祥要求的個人工作室。

卻發現,余子祥竟然在上班時間,看些有的沒的,從喇叭中還傳來女人的呻吟聲;突然發現有人闖入,余子祥一緊張,手一揮打翻了桌上的牛奶,灑的滿桌都是。

“哇靠...,志龍是沒人教過你,進來要先敲門嗎?”急忙關上喇叭,面對滿桌都是的牛奶,子祥不知從何下手的抱怨。

“對不起嘛,我是想請你幫個忙。”沒想到子祥會有那麼大動作,志龍也只好連忙道歉。

“什麼鬼,你就不會先打個電話來啊?”隔著窗,子祥看到幾個女同事嘲笑似的走過,眼神還不時飄向他。

“我都說抱歉了。”

“算了,你是看上誰了?”用抹布擦著牛奶,子祥問。

三不五時,這些男特勤人員一遇到春天來臨,總是會跑到他這來,要他幫忙調資料出來,徹底的研究一下攻略方法。

“就是...最近府方派來的...那個天雙。”志龍吞吞吐吐的,總算說出天雙的名字。

“是嗎?那簡單...這個拿去。”說著,子祥把抹布遞給志龍。

這舉動讓志龍不解的,望著子祥。

“還不幫我拿去洗一洗。”子祥一昏,這志龍還真不是一般的遲鈍啊。

志龍總算會意過來,拿著抹布匆匆的朝著廁所跑去。

同時,順利進入駭進政府的人事資料庫,子祥查遍了整個系統,就是查不到一個叫作天雙的人,有沒有搞錯?志龍居然要他查一個,不存在的人?

該不會,志龍連人家的名字都記錯了吧?子祥想到志龍剛剛那個蠢樣,這樣說來,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了。

洗好抹布,準備回去看看子祥的戰果如何的志龍,沒想到,卻又很巧的再次遇上天雙。

不知道是天作之合,還是冥冥之中有注定,天雙正從旁邊的女廁所,走了出來,再一次地跟志龍擦身而過。

“不知道能不能請妳...喝杯咖啡?”志龍聲如蚊蚋,用著這不變的老梗問。

也不知道天雙有沒有聽見,只看她隨手一撥她過肩的長髮,淡淡的香氣又在空氣中散了開來,天雙沒有理會志龍的邀約,優雅的過去按了電梯的按鈕,走了。

嗅著空氣中那淡淡的髮香,志龍又陶醉了,整個人就像喝了酒一樣,臉紅心跳,搖搖晃晃的回到子祥的房間。

“子祥,怎麼樣?”丟下抹布,志龍心神盪漾的靠著牆問。

“你是怎樣了?洗個抹布也能搞成這樣?”看到志龍這模樣,子祥還真的,有驚到。

“沒我出來的時候,又看到她了。”志龍想到天雙,更醉了。

“真是沒救了。”子祥無奈的搖搖頭“不過,告訴你個壞消息,資料庫裡面...沒有任何關於她的資料,你是不是記錯人了?”子祥手交叉在胸前,靠著椅背看著志龍。

“不可能啊,麗娟是這樣跟我說的啊。”志龍搔搔頭想,麗娟沒可能會騙他。

兩人面面相覷,完全不懂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另一邊的天雙跟美惠兩人,在約好的店裡面,正悠閒的喝著下午茶。

“美惠姨,我告訴妳喔,剛剛有個男的真逗;居然用,我可不可以跟他喝杯咖啡這種老梗約我。”想到那個傻裡傻氣的男人,天雙就覺得好笑。

“唷,看來我們家天雙的人氣,可真不小啊!”美惠姨故意跟天雙開著玩笑。

“討厭啦,美惠姨妳笑我。”天雙不依的嘟著嘴。

“瞧妳,跟小時後比,真的一點都沒變,你覺得那個男人怎樣?”美惠伸手指著天雙嘟起的嘴。

“什麼怎麼樣?”天雙明知故問。

“妳自己清楚,我是在問什麼。”天雙任何的小動作,都逃不過看她長大,美惠姨的法眼。

“討厭啦......”沒想到美惠姨問的那麼直接,天雙臉紅的不依著直叫。

看到這樣的天雙,美惠姨就覺得好笑,於是就笑了出來,其中還帶有一絲絲的欣慰;天雙看到美惠姨笑了,沒來由的,自己也跟著笑了起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19

這天,天雙又再次來拜訪了,支會了擔任總機的麗娟一聲,就自己到了資料室最裡面的角落,坐在擺放在那兒的電腦,開始調閱美惠姨交代她,所要的資料。

就在這時候,原本關著的資料室的門,卻悄悄被打開來。

來人居然是志龍!?

原來,志龍特別要求麗娟,如果天雙來了,麻煩通知他一聲,所以志龍也才會來這。

志龍躡手躡腳的,一溜煙地,就從打開了那一點點的門縫中,鑽了進來,因為怕被發現,還不忘觀察一下,埋頭於電腦螢幕上的天雙。

還好,沒被發現;志龍鬆了口氣。

找到了,就是這個;天雙大喜,馬上掏出口袋中的隨身碟,準備進行拷貝。

“咳咳,天雙小姐,妳這是在做什麼?”突然出現在天雙身後的志龍,故意咳了兩聲。

“遭了...”天雙大驚,沒想到她會那麼大意。

居然有人已經來到她的背後,她都沒有察覺到,真是太丟臉了!

看著螢幕上,檔案傳送才達到80%而已,看來得拖延一下了;於是天雙一個回身,對著身後的來人,就是一肘子。

“喂~不是吧?我不過是想問妳個問題,妳這人怎麼...”志龍本能反應,擋下這一肘,邊抱怨著。

“是你!?”天雙沒想到,居然是那個,上次用老梗約她的男人,便停下攻擊。

“連人事資料都沒有,妳到底是...”擋了天雙一下的志龍,直覺,天雙的拳腳功夫並不差。

在看看電腦螢幕,志龍看到天雙正在複製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資料,可是資料室明文規定,其中的資料,是不可複製出去的。

這下志龍不免在心中暗暗叫苦,看來天雙的來意不善,這一架是打定了。

看到志龍的眼神飄向電腦螢幕,天雙回頭,發現資料複製完成,馬上拔下隨身碟收好,就想往門口走。

就在天雙要越過志龍身邊時,志龍卻從後面,抓著她的左肩,不讓她離開。

“等一下,妳要走可以,不過...東西得留下。”志龍擋下了天雙,做勢要她把東西交出來。

“走開,不要擋著我。”看退路遭到組攔,天雙也準備好開打了。

於是,天雙率先發動攻勢,用左手甩開志龍抓著自己的手,一個箭步,聚力的右拳就往志龍頭部打去,這拳打的十分強勁,連空氣都像被撕裂開一般,發出嘶嘶的聲響。

有沒有搞錯啊?這個美女的拳勁,怎麼會那麼大啊?要死了啊?站在兩排資料櫃中間的志龍,滿是無奈,面對這強襲而來的拳,也只能閃躲。

不過,天雙也沒那麼好心放過他,因為,志龍仍是擋在她跟門口中間,要是不越過志龍,她又要怎麼逃出去?

天雙想,既然他不自己讓開的話,只好她自己來開路了;所以,天雙朝著志龍連發幾拳,攻向志龍全身上下。

“妳有沒有搞錯啊?”志龍不滿的咆嘯。

好在志龍的跆拳道練的不錯,幾次都能驚險的躲開;金南浩要是大魔王的話,眼前的天雙簡直就是,大魔王中的大魔王啦!

“快給我讓開。”沒想到急攻不下,一心想走的天雙喊著。

“把東西留下。”志龍很堅決,不能讓天雙帶走機密。

眼看協商又一次破裂,天雙非常心急,要是被外面的人聽到,資料室裡面的吵雜聲,而前來查看的話,到時她想走就難了;心意一決,天雙迅速的貼近志龍,想讓他無防備之時,一擊得手。

志龍本能反應也是夠快,兩手一抓,拉著天雙套裝的衣領,把天雙整個人騰空一帶,兩人的位置頓時交換過來。

這下門口沒了志龍的阻礙,天雙也不戀棧,就想往門口跑去,志龍的手卻突然從衣領上,轉而拉住她的袖口,不給她這個機會跑掉;也因為這突然的一拉,差點害的,天雙摔了個人仰馬翻。

這下,也讓天雙真的有點惱怒了。

“是男人就該乾脆點,別那麼的煩人。”說著,天雙一記撩陰腿,就往男人的弱點踢去。

哇靠,有沒有那麼狠啊?我都還沒有女朋友耶...;這強勁的腿勢,還是往男人的要害踢,可真的讓志龍嚇到了,連忙雙手往下一護,擋下這記,要是被踢到,大概就掰了吧。

咦...是黑色蕾絲的;從天雙的裙縫,志龍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豬哥臉馬上就出現了。

“你這個色鬼。”發現春光外洩的天雙,馬上又給了志龍一拳。

“呃啊...”毫無防備下,志龍的臉扎實的挨了這下。

志龍整個人重心往後一倒,摔在地上。

痛痛痛啊;倒在地上的志龍,吃了這拳,還以為臉都歪了。

“哼。”天雙過去,又在志龍腹部補了一腳。

“嘎啊啊啊啊...”這可真的讓志龍想叫,也叫不出聲了。

看地上摀著腹部的志龍,天雙滿肚子的氣終於發洩了;拍了拍手,天雙拿著到手的資料,飛快的離去,只留下依然倒在資料室的志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9:51 , Processed in 1.752633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