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刺秦 2/23 全文完

[複製連結] 檢視: 4712|回覆: 54

≧刺 秦≦

《全文完》

故事簡介:

※本故事是參考真實歷史杜撰改編而成

        荊軻刺秦王失敗後,秦王大怒以滅燕國, 誰也沒想到,燕王喜獻上燕太子丹的人頭居然是替身,而真正的燕太子丹,居然又會是女兒身...

        為了替國家同胞報仇,燕丹潛入秦國,伺機再次刺殺秦王,以替燕國上下報滅國的血海深仇。

         機緣巧合下,身為神州一族後裔的軒轅大夫,在秦軍一舉打下燕都,卻意外的救了淪為平民的燕丹,心知菸丹真實身分即是燕太子丹,並一心想刺殺秦王報國破家亡之仇。

但軒轅一氏卻認為,刺殺秦王的時機仍未成熟,因此身為時代推手的軒轅一氏,得先確保秦王的安危,以維持時代的和平,大夫面對大義跟愛情的兩頭燒,又該何去何從?      

千百年來的宿命糾葛襲來,志龍跟天雙又該如何面對?命運會再次跟他們開玩笑嗎?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人物簡介:

        軒轅大夫:
                身為軒轅黃帝一脈的神州一族後裔,同時以侍衛的身分在秦王手下為臣,真正目的,是為軒轅氏生來的任務,導正時代的罪惡,進而邁入正軌,大夫也一直將之視為正道。

                而後,拿到顏淑以生命交換打造的龍吟刃,但與燕丹生死敵對已經無法避免。雖然,夷毋特別點出,龍吟虎嘯不可交鋒,而大夫也謹記在心,但最後卻仍不得不痛下殺手,以維持時代的安定發展。

        燕丹:
燕國太子,一直以來已替身示人,身居幕後,讓世人不知其真正身分是個女兒身,也因此在秦軍來犯,而逃過一劫,此後一直計畫刺殺秦王,以報大仇。

                雖然當初為了利用大夫接近秦王,但卻不自覺的愛上大夫,但為了報仇大業,不得不將這份愛埋藏心底,拿到虎嘯雙刃後,更加堅定刺秦決心,近而與大夫兵戎相見,最後死於大夫手上。  

高志龍:
隸屬於特勤組,國家安全部的特勤幹員,平時的任務,主要是以,保護政府機要為主的隨扈工作。

因出生時,在胸前有著酷似小篆的龍字胎記,因而起名為“志龍”,平時熱愛劍道、跆拳、射擊,工作十分熱真的好青年,有著俊俏的外貌,非常受到女同事的歡迎,對感情卻十分遲鈍。

軒轅天雙:
軒轅氏一族的後世子孫,是軒轅家的嫡孫女,在出生時,後腰上便有一極似小篆的虎字胎記,因此,熟知典故的宗族大老,對天雙十分疼愛。

現實世界中,是一名十分活躍的職業殺手,且為維持著軒轅家一貫的宗旨,讓時代的與正道接軌運行,因而專門狙殺無良政客,因此是遭到政府通緝重大犯罪者。

秦祐濤:
中華民國台灣的合法總統,雖然只擁有不到50%的支持率,仍在大選中贏得總統職位。

但身為總統,卻身陷弊案、緋聞、醜聞之中,以立院中佔有多數席次的保守黨,綁架國會,企圖阻擋在野改革黨提出的彈劾案成功。

[ 本文最後由 wyhome4 於 08-2-23 06:27 AM 編輯 ]
 
無名:
http://www.wretch.cc/blog/wyhome4

YB:
http://tw.myblog.yahoo.com/aastyles-blog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刺秦1

PS.本文為杜撰小說,僅參考歷史情節編寫,與正史有所出入。


秦都咸陽郊區,一對男女正對峙著,男的手持軍刃,女的雙手持雙刀,兩人只是凝視著對方,生怕走錯一步,出了岔子,就會成為對手刀下的一縷亡魂。

而天空就像兩人的心情沉重般的,匯集著厚厚的黑雲,雲層中,不時還傳來隆隆的雷聲,就像是開戰的戰鼓聲般,掀起戰鬥的序幕。

鏘鏘鏘鏘鏘,一連五下金屬敲擊聲,刀刃交鋒擦出了火星,拿著雙刀的女子一躍而起,半空中,迴旋的狀態下,一連向男子出了五刀,被逼著拔劍的男子,卻都一一接了下來,但換來的,卻是手中那秦軍製式的劍,被雙刀砍的傷痕累累。

女子僅僅只用五刀,就幾乎快廢了這把,由秦軍刀匠精心打造的殺人利器。

“丹,放棄吧。”手持軍刃的男人,試圖勸退面前叫作丹的女子。

“我做不到...,秦王贏政殺了我們燕國那麼多同胞,叫我怎麼可能不殺他。”丹心意已決,想也不想就拒絕了“大夫,要阻止我,也只有現在了。”丹再次握緊手中的雙刀,今日一戰,生死,已成定局。

又是一次左右互擊,丹習慣的使著左右手上的雙刀,出了兩刀,再次襲向大夫。

但,這兩刀,卻沒有達到預期的結果,僅僅是將大夫手中的軍刃的劍身,輕鬆的一分為二,兩刀下來,軍刃已成三節,掉落在軟泥地上。

縱使丹她,並不是真心想要殺死大夫,但是事到如今,已不容人阻止她復仇的大計,這兩刀失手未取大夫性命,也是不被容許的。

“丹,當初你接近我,就只是因為要刺殺大王?”大夫想,無論今日勝負如何,該問的,總得先問個清楚。

“同胞的血海深仇,豈能容得兒女私情?”拉上面巾,丹不想讓大夫看到她的表情。

擺起雙刀的攻擊架勢,丹仔細審視,並找尋著大夫防守的空隙,準備伺機而動。

“是嗎...丹,我再說一次,回去燕地吧,我能保證妳平安回去。”大夫仍不死心的勸說,毫無戰意。

隨手扔下軍刃的殘柄,大夫一點都不想用左手拿的另一把短刃,來對上丹。

“這一點都不像你,大夫,要殺就來,不殺就讓我走...”對於大夫丟棄武器,丹不滿的高聲對大夫吼著。

其實,她是不想讓他看出他此刻複雜的心情,藉由大吼挑釁來隱藏。

“夷毋說過,龍吟虎嘯不可交鋒。”看著左手上的刀刃,大夫想起,當初將天石之刃交給他的夷毋,最後的囑咐“回去吧,大王你是殺不了的。”自從荊軻失敗後,秦王贏政,更在大殿上加強戒備,光憑一個燕丹,是不可能可以得手的。

“國仇家恨,必報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已經有覺悟了。”丹的決心依然沒有動搖。

不過淚水不自主的,在面巾的遮掩下,悄悄的劃過面龐。

身為殺手,理當捨棄一切的情感,但是自認已經捨棄這些的丹,卻不知為何,淚水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

“丹,妳不要逼我...妳該知道,我身為大王的護衛,不可能讓妳......”丹的決心,是大夫不願見的。

大夫拿著劍的左手,不由得顫抖著。

“身為侍衛,就該做侍衛該做的事。”丹沒有回頭,打算留下大夫獨自進宮“身為已經亡國的燕人刺客,我也是做我該做的。”丹反轉了虎嘯雙刀,背在手後,不打算再跟大夫糾纏不清,邁開步子就要走。

“就算我說那麼多,妳仍然打算要去?”大夫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似的開口“我問妳,在妳心裡...可曾有我?”大夫的右手,已經緊按著拿刀的左手,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沒有。”丹沒有轉頭,只是口氣冷淡的,對大夫說出她那違心之論。

身為殺手是不能有感情的,丹不住這樣告誡自己,但她的心卻早就毫無防備的交給了大夫,但刺秦只能成功、不能失敗,血海深仇,必報之。

因此,就算丹的心裡正淌著血,她還是對大夫說了謊,就算她放棄刺秦,如大夫所言回到燕地,也無容身之所,如果不能在大夫身邊,不如死在秦地。

“是嗎...我知道了。”聽到這答案,大夫閉上了眼。

大夫的心,就像被人手狠狠的捏了下去,不住的抽痛著,而原本按在左手上的右手,也轉而握上了龍吟的劍柄。

“不可交鋒,那...只要不交鋒就行了吧!是嗎,夷毋?”大夫喃喃自語,想出了夷毋話中的玄機。

“什......”驚訝於大夫的話,丹才剛開口,話還沒說完,鮮血就已經從喉管湧出了口。

就在丹不備之時,自認找出答案的大夫,最後如丹做了選擇般,選擇了對秦王的效忠,既然於私的理由已經不存在了,那於公,身為侍衛的大夫可不能放任丹為所欲為。

因此,大夫拔出了龍吟,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由後方襲向丹,熟練的一刀,讓丹毫無反擊機會就中了大夫致命一擊,虎嘯雙刀在失去丹手的抓握下,而直直插到了地上。

丹到現在都無法相信,倒在血泊,雙眼直瞪著虎嘯刀刃中的自己,丹心中充滿悔恨,居然連秦王贏政的臉都沒見到,刺秦復仇的大計,就已經宣告失敗了。

“丹,妳就先去另一個世界等我吧。”大夫將穿過丹的龍吟直往地上一插,伏下身,也沒拔出刃,就伏下身一把將滿是鮮血的丹抱在懷中“就算...妳不曾愛過我,我也認了,但是,丹,我愛妳...”大夫不管丹咳出的鮮血,仍親吻了她。

丹明知會死,仍為了復仇的大義,而毅然決然的赴死。

與讓丹其死在其他人手下,進而遭到秦王報復的車裂極刑,那...大夫想,他情願親手給丹一個痛快,這是他對她的愛,還有他的無能為力。

[ 本文最後由 wyhome4 於 08-2-19 04: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2

不顧路人的怪異的眼光,大夫一路抱著丹的屍體,回到了自家宅第。

一進門,老管家看到主子居然抱著死去的夫人回來,夫人的屍身上,居然還插著主人的刀?

這讓老管家,不由得慌張起來詢問大夫發生何事,但大夫並沒有理會老管家,只是吩咐他,火速找下人去買口精棺回來。

老管家聽到主子的吩咐,馬上帶著幾個下人跑去找精棺,但眼看夕陽即將西下,棺材店也關門了,那這口棺要去哪找?但主子之命,又不可違抗啊。

拿著裝滿銀子的袋子,老管家也只能硬著頭皮,不計代價的要求棺匠,就算趕工,也要弄出來。

坐在庭子裡喝著酒的大夫,把丹伏臥著放在石桌上,血仍順著貫穿身體的龍吟的刀身,一滴滴的緩緩流下,而在刀尖下,大夫特地放了一個小罈,接著丹的鮮血。

邊喝著酒,大夫看著已經失去血色,丹那蒼白的面容,就算已經失去生命的丹,仍舊很美,只像是沉沉睡去般,伏臥在石桌上。

一切的一切,都是從那時開始的吧!

大夫的思緒,又回到當初第一次遇見丹的時刻...

當初燕太子丹,派荊軻赴秦,以獻督亢的地圖和秦國逃將樊於期的首級之名刺殺秦王,企圖造成秦國混亂,以解亡國危機,結果陰謀敗露,圖窮而匕見,刺秦王不中,最後,荊軻被肢解死。

也因此,秦王大怒,於是派遣手下將領,戰國四大名將之一的王翦,率兵攻打燕國。

之後,秦軍在易水大敗燕軍和前來支援的代軍,攻陷薊都。燕王與太子丹率殘部逃往遼東,匿於衍水,燕王喜聽信趙國代王嘉之計,將太子斬首以獻秦國。

不過四年後,秦將王翦之子,王賁,仍率軍殲了逃到遼東的燕軍,俘虜燕王喜,燕國正式滅亡。

但誰也沒有想到的是,燕太子丹其實並沒有死,死的是一名燕國培植的替身。這替身,從小就進入燕國王宮,此生的任務,就是化名為丹,在檯面上替真正的丹執行一切要務。

那又為何,燕王喜要替燕太子丹找個替身?

因為,燕太子丹的真正身分,居然是個女兒身,但不論在各分面的才能,卻一點都不輸男孩,因此燕王喜決定,用個太子的替身示人,從此隱瞞真正的丹是個女孩的事實。

這點就連當時,燕王逃往遼東,勸燕王殺太子丹,向秦國求和的趙代王嘉從來沒想過的,就連秦王也沒想到,獻上燕太子丹的頭顱,居然是個替身的頭顱。

真正的燕丹,並沒有隨著燕王喜逃往遼東,當秦將王翦攻破燕都薊都時,燕丹在奶娘的陪伴下,化身平民,仍待在薊都,原想等情事穩定後再做打算,沒想到,事情的發展並不如丹當初預計的。

“喂,各位,這邊有個小妞還不錯啊!”進入薊都後,秦軍各各像貪狼般,看到女人,一點都不放過。

“說什麼呢,周合?”聽周合發現個小妞,旁邊同營的秦軍也紛紛湧了上去,就在薊都大街上,圍起一到人牆,包圍著一個女孩。

“這小妞的臉,雖髒了點,不過還倒像個絕色呢。”一個秦軍伸手,硬是拖著女孩的下巴,讓女孩抬起頭來。

女孩被秦軍調戲而發著火,灼熱的視線,一點都不肯屈服的瞪著眼前的秦軍。

這女孩不是別人,正是燕丹。

原本只是想到街上買點吃的,沒想到卻被秦軍發現調戲,讓躲在一旁的奶娘不知該如何是好,又擔心又緊張,不知道該不該出去救自家小姐,尤其是這種國破家亡的時機。

要是被秦軍知道,小姐才是真正的燕太子丹,那還得了!奶娘心中忐忑不安,卻只能躲在房角看著一切。

“大嬸,怎麼躲在這?看什麼呢?”從剛剛就一直坐在客棧,看著秦軍放肆的舉動,大夫放下酒杯,走到奶娘身旁。

“哎喲,嚇死我了、嚇死我了,軍爺,你這樣不出聲,是要了小人的命啊?”大夫突然說話,差點沒讓奶娘嚇的魂不附體,拍了拍胸口,奶娘看了看眼前的軍爺,也只能小小的抱怨著。

“我說,妳在看什麼呢?那個女人跟妳...可有關係?”不理會奶娘的抱怨,大夫把視線移開,看著眼前就差沒撲到女孩身上的秦軍士兵。

“軍爺,小人求您了,救救我家小姐吧!”奶娘也不多想,連忙跪下哀求“就算要小人或是小姐服侍您,我們都願意。”奶娘說著便哭了,小姐的清白,總不能就在大街上,讓一群秦軍士兵奪去吧。

聽到剛剛周合說的,那女孩是個絕色,也引起了大夫的好奇,這下可又有了奶娘的請託,這樣上前救下那,被一群惡狼圍困的絕色美女,也理直氣壯了些。

大夫沒有理會哭泣的奶娘,獨自走上前去,擠進人群之中。

“讓讓,我要看看這女人。”好不容易,大夫才擠到了最前排。

“你是什麼東西,這小妞是俺發現的,你小子憑什麼跟俺爭?”看大夫似乎有意跟自己爭女人,標準粗人性格的周合,不滿的說道。

“喔,還真的是個絕色。”用手托起丹的下巴,撲掉丹臉上的髒污,那美麗的面容讓大夫為之著迷“這女人我要了。”說著,大夫一把把丹拉到他懷中,丹的眼神卻還是充滿著怒火,看著眼前的大夫。

“俺的女人你說要就要,你小子可有把俺放在眼裡?”看著強抱丹的大夫,周合大為不悅,拔出腰間的劍,擋下了大夫的去路。

“周合省省吧,人家小子可是大王的侍衛,你鬥不過的。”一旁同營的秦兵勸著周合。

“爾羊你少廢話,俺鬥不鬥的過他小子,還得打過才算數。”周合握劍握的更緊了些,隨時準備出劍似的,緊盯著大夫。

“既然你執意要打,那...生死就全憑天命了。”說著,大夫換左手抱著丹,用慣用的右手,拔出了劍。

這下,決鬥已成定局,秦軍士兵開始鼓譟起來,自動的為成一個大圈,將周合跟抱著丹的大夫圍在人牆裡面,同時這場決鬥也引起秦將王翦的注意,站在城牆的塔屋前,從下而下的看著。

“嚇啊~~~”周合大嚇,一股作氣的向前奔去,手上的劍,直取大夫抱著絕色的左手臂。

大夫看著周合狂奔而來,倒是一點都沒有備周合的氣勢嚇到,臉上毫無畏懼之色,就在兩人相隔不到五尺時,大夫動了...以飛快的速度揮劍,眾人都還沒看清發生何事,周合就已被一劍封侯,倒在了地上。

“喔,看來大王的侍衛還滿厲害的嘛!”王翦看到了那毫無花俏卻準確的一劍,內心稱讚著,走回屋內。

原本靜謐的眾人,在周合倒下時,紛紛高聲嘶吼著,而大夫懷中的丹,眼神為之一變,彷彿心底已經暗暗決定了某個計畫。

丹會想再次刺秦,應該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吧,大夫這樣想。

就算喝著酒,也無法麻痺大夫的心酸,撫摸著丹漸漸冰冷的臉頰,大夫煩躁的心情又湧上心頭,憤怒的扔出酒甕,砸碎在假山上。

“主子,精棺已到,要置於何處?”老管家膽戰心驚的詢問著發怒中的大夫。

“拿過來吧。”大夫沒有看老管家,只是把插在丹體內的龍吟一拔而出“順便要下人拿桶熱水跟布巾來。”擦著龍吟上,屬於丹的鮮血,大夫想,就算丹要躺在棺中,也要維持著一貫的美麗動人。

默默的用熱水沾濕的布巾,仔細的擦拭著丹濕身上的每一處血跡,之後在替丹穿上她最愛的華服,大夫才把丹的屍體,連同虎嘯雙刃放置到精棺之內。

命人以快馬,將躺在精棺內的丹,運回燕地薊都,風光大葬。

[ 本文最後由 wyhome4 於 08-1-19 06:1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3

送走了燕丹,悲傷的心情得不到平撫的大夫,拿起龍吟刃,在庭園之中,對著假山花草,就是一陣東劈西砍,將周遭所見之物,統統砍的一踏糊塗,連亭中原本放著丹屍身還留有血跡的石桌,也被一分為二。

“管家,把我的甲冑,用這罈裡的鮮血染成紅色去。”丟下身上穿的甲冑,大夫對著老管家吩咐著。

“可是主子...這....”老管家想,秦國崇尚黑色,這用紅色不就擺明要...。

“叫你去就去。”大夫不滿的對著老管家咆嘯。

“是...是...,全聽主子的吩咐。”老管家被嚇了一跳,連忙拿著甲冑及小罈,染色去。

“大夫,天干老頭我早就跟你說過,那女的不適合你的。”不知從哪冒出來,自稱天干的老者,突然現身,坐在石椅上。

“長老,雖然是這樣...但我...”雖然身為軒轅一族的長老,軒轅天干,早就告誡過大夫,但大夫打從第一眼,就愛上了丹。

“是嗎,你想替丹報仇對吧?”天干摸摸自己那長長的白鬚,看穿了大夫的心事“但是時機未到啊,你這麼去...”天干刻意沒把必死兩字說出口。

“長老,我會謹尊組訓的。”看的出來,大夫作了決定。

“是嗎,那老頭我再多說,也沒意義了...”話才說完,軒轅天干又消失的無聲無息。

大夫的思維,又回到了那天,當秦國大勝,正要從薊都返回咸陽前,王翦為了送別他,而邀請他去的午宴中,好像也有提到丹。

“大夫啊,看的出來,你的劍術不錯啊!”王翦給自己斟了杯酒,敬大夫。

“王翦將軍笑話了。”大夫也回敬王翦一杯。

“不過,那個女人...不吉啊,勢必替你帶來災禍的。”不知道為什麼,久經沙場歷練的王翦的直覺,是這樣告訴他。

“是嗎?大夫多謝將軍費心了。”大夫拱手作揖,跟王翦的諫言道謝。

突然氣氛變的很尷尬,原本是想替大夫餞行的王翦直覺說錯了話,吃了幾口菜,急忙轉移話題。

“不知末將可否舉薦一人給大王當侍衛?”放下手上的筷子,王翦問。

“是將軍舉薦的人,我想大王一定會樂意接受的。”以王翦的身分,推薦的人,一定不是什麼無能之輩。

“那好。”聽到大夫這樣說,王翦大樂“安陽過來...。”隨即對著門外叫喚著。

“將軍,您找小人?”門外,一個年輕人趕忙來到王翦身旁,先是作了個揖,接著問。

“末將想將你舉諫給大王,這位是大王的侍衛,大夫。”王翦伸手替安陽介紹。

“小人朝安陽,參見大夫大人。”安陽又對著大夫作個揖,自我介紹。

“就是他嗎?”大夫看了看眼前的年輕人,感覺他十分有朝氣。

“沒錯,大夫你何時啟程?”王翦點點頭,意思是要大夫走時,帶上朝安陽。

“就在今晚。”大夫回答,同時起身對王翦作揖“小人先行告退,靜候將軍到來。”語畢,大夫拿起配劍,轉身就走。

“將軍,這...”這下反倒讓安陽看傻了眼。

“哈哈哈~放心,這傢伙就是這脾氣,晚上跟我一同到他那去。”王翦笑著安撫安陽,心想,打從第一次看到大夫,那傢伙的脾氣就一點都沒變。


回到暫時的居所的大夫,只見奶娘弄好的飯菜放在桌上,卻不見丹。

於是大夫便自己走向丹的臥房,撥開帳,丹果然在這,打從救了丹的那天起,丹就愛躲在房裡,靜靜的看著窗外,有時就連過鍾,都沒有出來吃飯,實在讓大夫很擔心她的身體。

“丹,很悶嗎?我們今晚就回咸陽,那裡有賣很多漂亮的首飾、華服,到時妳愛逛哪,就逛哪。”看著發著呆似的丹,大夫以為她只是因為悶得慌。

不過丹仍就沒有理大夫,這些天來,丹似乎只有一個表情來面對大夫。

“妳這樣不吃可不行,要是餓病了該怎辦?”大夫坐到丹的對面,丹連看都沒有看他。

“丹,妳有聽我說嗎?”大夫握著丹的手腕問。

突然丹轉過頭,惡狠狠的瞪著大夫,眼神中充滿仇恨的怒火,丹心裡可一點都不想身體被秦國人碰,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現在這局面,也只能任由大夫擺佈,丹也只能無言的抗議。

看到丹如此,大夫只能搖搖頭,嘆了口氣,這幾天相處,丹好像還是很恨他。

“丹,多少得吃點東西,這樣才能報仇的。”說著,大夫放開丹的手,起身前往大廳。

沒多久,大夫跟奶娘分別拿著飯菜回到房間,將飯菜放滿了房間裡擺著的桌上,之後奶娘就識趣的離開了。

“吃吧,還有...回到咸陽,在我的府第裡,妳要去哪就去哪,我不會限制妳。”大夫強硬的拉起丹,讓她坐在桌前“只是妳不能擅自出門,不然我可保不了妳。”大夫認為,丹到了咸陽,暫時還是把她藏起來的好。

說著,大夫坐到了丹的對面,只是靜靜的盯著她看。

這舉動卻讓丹沒來由的害羞起來,只好開始狼吞虎嚥,一點都不計形象,只求不讓大夫看出她的小女兒心情。

[ 本文最後由 wyhome4 於 08-1-19 06:1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4

“主子,您要染色的甲冑,已經完成了。”不之過了多久,老管家的話,才讓大夫從往日的回憶思緒中,拉回了現實。

“是嗎?這是賞你的,下去吧。”大夫隨手將裝滿銅錢的錢袋,丟給老管家,將他打發走。

走進主屋,一套鮮紅的甲冑就掛在木製衣架上,要是這套甲冑被人發現,可是殺頭的死罪,但是,大夫卻一點都不在乎,因為大夫已經決定,他替丹完成她的遺願。

天干的囑咐猶言在耳,大夫還是執意孤行,這是他唯一能替丹做的,最後一件事,就當作,大夫賠給她的。

也許...,在另一個世界,就可以在相逢了。

爆筋的手腕,緊握著脖子上的玉配項鍊,大夫暗自在心底想著,不之打哪來的,一種奇妙的期待感,此時卻充斥著大夫的心靈,滿滿的都是丹,不管是喜、怒、哀、樂的丹,統統都有,每一個都是那麼的美。

突然間,大夫覺得死亡似乎不是那麼的恐怖,反而有種,回到自己該去之地的超然感受。

沒錯,在那裡,丹,她就在那裡。

穿上甲冑,綁緊兩邊的係繩,再用披風,遮掩住下面鮮紅的甲冑,大夫拿起一旁桌上的龍吟。

“丹,就在等我一會兒吧,我馬上就來...”大夫撫摸了下甲冑,彷彿,丹就在身邊陪著他的感覺一樣。

提著龍吟刃,大夫邁開大步,前往王宮。

隨著大夫的步伐,記憶又漸漸的回到當初,從燕國返回咸陽的那個時候,坐在車裡的丹,就算心裡百般的不願意,最終,還是留下了奶娘,離開了故土,來到了仇人的土地。

大夫看到不發一語的丹,內心豈又好受?於是就算明知丹不會給他好臉色看,大夫還是坐到了丹的身邊。

“丹,再等個幾年吧...等時機成熟,再報仇也不晚。”憑著軒轅氏一族的情報網,大夫早就已經知曉了,丹的真正身分。

丹仍望著車窗外,看著愈來愈遠的故土,發著呆。

然而,丹的心中,卻不如表面般的平靜,留下奶娘是為了讓奶娘去找燕王的舊部殘黨,而會乖乖的跟大夫回秦國,也都只是因為,秦王就在咸陽城裡,那是離秦王最近的地方。

“丹...”大夫又一次的,握住了丹的白皙的手。

卻發現,丹的手掌跟手指上,有著不應該屬於她這種,如此嬌柔的女子會長有的厚繭。

“難道你不是秦國人?”不理會大夫撫弄著她的手,丹卻難得出聲,問了大夫這樣的問題。

“的確不是,我是以客卿的身分,擔任大王的侍衛的。”大夫沒多想就脫口而出。

大夫真正想的,是在怎樣的環境跟壓力下,才會逼使丹這樣的嬌柔女子,拿起刀劍的呢?

這厚繭,分明就是因為長期練劍,磨出來的。

“是嗎...”丹低聲喃喃的說。

又看著窗外的丹想,既然他不是秦國人,這樣,也許可以不殺他的...

“怎麼了?”放下丹的手,大夫抬頭望著丹問。

然而,丹沒有回答,因為她從沒有奔波那麼遠的路程,而且又是在黑夜中趕路,她真的累壞了,倚著癲頗的車窗,單以沉沉的睡去,一陣陣輕柔的酣聲,傳入了大夫的耳中。

“真是...想睡還在那邊逞什麼強。”看到這樣的丹,大夫嘴角勾了起來笑了。

靠著車窗睡,怪難過的,大夫不忍心讓丹這樣睡,於是放輕力道,把熟睡的丹從窗邊拉了過來,讓丹躺在大夫身邊,頭枕著他的大腿睡,這樣睡可舒服些。

不久,大夫低著頭,也進入了夢鄉。

這夜,不知道是因為枕著大夫的大腿,很舒服的緣故,丹睡的很甜,夢裡,丹又回到那無優無慮的幼年時代,在花園中,追逐著飛舞的蝴蝶的往事,全都歷歷在目。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5

緩步走到馬廄,愛駒看到主人來到,發出愉悅的嘶嘶聲,迎接大夫。

“這幾年辛苦了。”大夫輕輕的拍了拍馬的脖子,馬也用脖子在大夫手上磨稱著“等我走了以後,就自己回到軒轅一族的地方去吧。”也不知道這馬,到底是真懂還是假懂,居然點頭回應大夫的話。

“好,我們走吧,駕~”跨上馬背,大夫雙腳往馬腹一縮,高喊一聲駕,愛駒飛奔而出。

愛駒也大叫一聲,彷彿是在回應大夫般,高舉前足揮動幾下,之後,十分神速的衝出了馬廄。

剛才一陣大雨滂沱,讓原本就泥濘不刊的泥地,凹陷處滿是積水,馬足一踏下去,瞬間混合著泥巴的水花四處飛濺。

就算如此,快馬仍駝著大夫,直奔咸陽城而去。

當初回到咸陽後的幾天,也如這天天氣一般,連續幾天,雨一直不曾間斷過,這也讓丹的內心十分焦慮,因為如果雨在這樣下下去,就無法把她已經到咸陽的訊息,藉由飛鴿發送出去。

看著一直坐在窗前等天氣轉晴的丹,大夫一直怕丹悶得發荒,讓她有時間在那邊胡思亂想,因此,大夫命管家拿來棋盤跟藤盒裝的碁子,放到丹面前的桌上。

“丹,在過幾天雨停了,我就帶妳出去逛逛,所以,妳就先來與我對奕吧。”大夫霸道的攔腰抱起正靠著窗前圍欄的丹,放到桌前椅子上。

對於大夫的霸道,丹又是一個白眼。

這陣子,大夫常常這樣對她,她已經為報大仇,心裡已經夠煩的了,因此常常茶不思、飯不想,而每次丹一這樣,大夫就會強硬的抱起她來,坐到桌前,逼她就範。

曾經身為燕國太子的丹,何曾被這樣對帶過?又有何人,敢如此對她?

丹想來想去,也就只有眼前這個大夫,一人而已。

雖然不久前,丹才說過,因為大夫不是秦國人,所以決定不殺他,但是大夫幾番強硬的逼她就範,也讓丹改變心意,變成,只要有機會,我一定要殺了他。

大夫每逼她一次,她就在內心對自己說,要殺了他一次,但丹自己卻沒發現,普天之下似乎也只有大夫一人,能強硬的逼迫丹,讓她乖乖就範並且配合他。

才剛對奕了幾手,大夫很明顯落入下風,棋盤上幾乎都是丹所用的白子圍成的陣地,黑子只能用打游擊般的,被白子無情的吞噬,這個結果,就連大夫自己都不曾想過。

好歹自己也曾花了不少時間及心力,琢磨過奕秋的棋路,自認無人能出其右,並打敗無數對手的大夫,今天卻敗在丹的手下,而且敗的一踏糊塗,連想要逆轉的反擊,對丹來說,都是那麼的不痛不癢,輕鬆的就將重新燃起氣焰的黑子,給壓了回去。

“什麼,居然那麼簡單就...,怎麼可能,我不服。”看著自己被痛宰的黑子,大夫難以接受這結果“丹,再對奕一局,好嗎?就一局...”突然,大夫像個小孩似的哀求著丹。

現在的大夫,哪點像是個捍衛正道,作為時代推手,軒轅家的人?要是被軒轅家長老,天干地支看到,兩老應該也會為了軒轅家有如此子孫,而感到汗顏的啊。

不過大夫這不服輸的舉動,卻讓從沒想到大夫私底下,居然會有這樣一面的丹,噗哧一聲的笑了,絕色的面容,加上那難得的一笑,讓大夫整個人看呆了,久久不能自己。

“我的丹終於笑了。”大夫回過神來,興奮抱著丹轉圈,開心的叫喊著。

這下,才讓丹發覺,她無意間露出的笑容,馬上收斂,又變回了那幅冷艷的面孔,內心暗道:誰是你的了?有機會我一定要殺了你...。

但是,丹看著大夫,因為她收回了笑容,露出的失望表情,悻悻然的放丹回去,突然,丹覺得,逗弄大夫十分的有趣,一種連丹都不自知的情愫,悄然萌生在丹的心底。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6

好不容易,咸陽之雨終於停息,久違的陽光撥開厚重的雲層,探出頭來,照耀著大地。

“放晴了,走吧,悶了這麼久,我帶妳逛逛去。”大夫說著,便去拉丹的手,硬是要丹陪他逛大街去。

丹連反對都還沒來的及,就已經被大夫抱上馬車,駛向咸陽最繁華的大街上去。

雖然丹百般的不願意,但是,被大夫抱上上了馬車之後,縱然無奈,卻又有點認為,這樣也好,順便可以去打探一下咸陽的佈置,為刺秦計畫再加上一點勝算。

也就不為難大夫,丹收起臭臉,仍舊擺出冷艷的面孔,給大夫瞧。

到了街上,丹仍舊是被大夫從馬車上抱下,看著雖然久經戰爭的秦國都城,咸陽城內,依然是一幅繁華、富庶的景象,相比之下,早已國破家亡的燕國到底算什麼?

想到這,丹不住的顫抖著,丹真的、真的很想,現在就拿柄利刃,將一切的元兇,秦王,殺之而後快。

仇恨的驅使下,丹的眼神充滿了寒意,高昂的殺氣,也在空氣中凝結著。

突然,大夫把丹拉入懷中,大夫的下巴頂著丹的肩膀,小聲的在丹的耳邊說:“現在還不行,妳要是在這樣任由恨意佔據心智的話,別說見秦王了,妳很有可能,現在就會死在這了。”

大夫說的不錯,咸陽城內到處都有秦軍事兵巡邏駐守著,如果丹在這樣發出殺氣,難保不引來秦軍中的高手注意,近而遭至殺身之禍。

看幾個秦軍士兵拿著劍漸漸走進,丹也警覺到,大夫說的不錯,她們刺殺秦王的計畫也尚未成熟,如果現下不忍耐,那刺殺秦王的計畫不就功虧一潰了?

當士兵距離丹不到三尺時,丹緊張的在大夫懷裡掙扎,想要掙開大夫抱住她的手,然後想辦法逃離這裡,丹無法想像,要是大夫抱住她,就為了不讓她逃跑,而將她交給秦軍士兵該怎麼辦。

“笨蛋,乖一點,不要亂動,我會打發他們走的。”大夫把頭埋在丹的頸子邊,嗅著丹的髮香,又一次低聲的說。

也不知道為什麼,丹聽到大夫這麼說,對大夫產生了莫名的信賴感,於是聽從大夫所言,任由大夫擁抱著她。

“喂,你們在大街上幹什麼呢?”帶頭為首的士兵,惡狠狠的問著。

“怎麼,身為大王侍衛的我,幹什麼,還要向你報告不成?”拿出象徵大王侍衛的證明,大夫口氣充滿不屑的反問。

“大人恕罪,小人無知...”為首的士兵單膝跪地討饒著。

看到這樣,面幾個跟班也有樣學樣,紛紛單膝跪地討饒著。

“算了,你們都走吧,少來妨礙我跟賤內談情說愛。”大夫神氣的揮了揮走,要他們馬上走。

既然大人都放他們一馬了,這群巡邏中的士兵還不馬上腳底抹油,一溜煙就看不見人影。

不過人都走了,大夫卻還是抱著丹,這讓丹很難為情,一個未出閣的女孩,怎麼可以任由一個大男人,還在大街上公然的抱著她?

“你抱夠了嗎?”丹冷冷的看了大夫一眼,示意他鬆手。

“不夠...如果可以,我很想這樣一直抱著。”雖然大夫這樣說,卻也沒有太讓丹難看,還是鬆開了手,改摟著丹的腰間。

這可讓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丹還真想現在就把大夫給殺之而後快...。

同時,躲在一邊,正暗中保護丹的燕國舊部們,個個面面相覷,光是知道太子原來是女兒身,就已經夠震驚了,現在,更是誰也不曾想像過,太子丹會露出這種詭異的表情。

而且,被大夫拉著在舖子到處走的丹,不知是怒是樂,還是已經放棄反抗,或是跟大夫妥協了,只是乖乖的站在那,任憑大夫拿著華服、飾品在自己身上比畫來、比畫去的,絲毫不為所動。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7

大夫買了一堆華服、首飾回來,然而卻不是出於丹自願接受的,所以丹一回到家,帶著微怒的表情,頭也不回的就往房裡去,親自拿著東西的大夫,看到這樣卻是跟一旁擔憂的老管家,開起玩笑。

“你看看,這女人是不是...一點都不直率呢?”事情變成這樣,大夫似乎還滿得意的。

“主子,您又惹夫人生氣了?”這些日子,老管家對這種場面,也不覺得奇怪了。

“哈哈哈,你真是會猜,好吧,我先進去瞧瞧,有事在進來告訴我。”說著拎著一堆東西的大夫,便進去丹的房間。

坐在床榻上的丹,一看到大夫進來,哼的一聲別過頭去。

大夫完全沒想過丹會這樣,她對他哼了一聲?這是在作夢嗎?痛...,揉著被自己狠很捏了一下的臉頰,大夫確定,這一切都是真的,他終於成功的溶化的冰山的一角。

“丹...”大夫高興的,將手上東西往桌椅上一扔,上前就想抱一抱這不坦率的美人。

不過丹可沒讓大夫得逞,只是往旁邊一挪,就讓大夫撲了個空,整個人摔趴在床上,不過這下,可讓大夫興致全無,原以為冰山終於為他溶化一角,允許他去探索的,沒想到,只是自做多情而已。

也許自古多情,空餘恨,最能代表大夫此刻的心情了吧,真令人感到失落。

這陣子跟大夫朝夕相處的丹,從來沒看過大夫露出這種表情,這還是第一次,卻也牽動著丹的情緒,沒來由的心頭一糾,讓丹不忍心繼續看大夫這樣下去。

“我們再來對奕吧。”為了不想看大夫失望的樣子,丹主動提議。

跟逛街買華服、首飾相比,丹還覺得,跟大夫對奕有趣的多,而且經過幾次的對奕之後,大夫也明顯進步許多,有時候,那神來的一碁,下的連丹都覺得,應對起來有些吃力了。

“是嗎?丹要與我對奕?好我這就去拿棋盤。”第一次丹主動要求對奕,讓大夫眼睛為之一亮,整個人,馬上又活了起來。

丹無奈的嘆了口氣,搞不懂,為何大夫私下在她的面前,總是像個孩子似的。

“大夫,原來你在這啊?”一個同樣穿著侍衛甲冑的男人,正在門口前,把正要去拿棋盤的大夫,擋了下來。

“主子...這...我...”一旁沒能擋下來人的老管家,想解釋,又怕因此掉了腦袋,緊張的連話都說不清。

“原來是張紹隊長,什麼風,把隊長您吹來了?”看到侍衛隊長到來,大夫先拱手作揖,接著揮了揮手要老管家下去。

看主子不追究,老管家鬆了口氣,是了一聲,匆忙的離開,以免主子突然反悔,抓他去砍了。

“大王下詔,要你明天赴殿,大王想見見王翦將軍想舉薦之人。”說完,張紹把竹簡寫成的詔書拿給大夫。

“是,屬下遵命。”雙手抱拳領命,大夫接過詔書。

“喂,大夫啊,十數日不見,咱倆喝一杯如何?”見到許久不見的部下,張紹想替大夫洗塵。

“不了,張紹隊長,我還...”大夫說著,把視線飄向床榻上坐著的丹。

“喔,哪來的絕色美女?就是在燕國,你強搶的那個?”張紹煞有其事的問。

“是啊,她叫嫣紅。”大夫收回視線看著張紹“隊長不嫌棄,改日大夫定帶好酒登門拜訪。”大夫可不想錯過,陪丹下棋的機會。

尤其是丹主動提出的要求。

“好,你小子真有本事,那我....就先回殿覆命去了。”起身拍了拍大夫的肩膀,張紹滿意在老管家的陪同下離去。

看張紹回去了,大夫興致高昂的準備去拿棋盤,不過才剛送完客的老管家,看著主子這興高采烈的樣子,真不知道該不該這時候提起,但要是晚了,兩老就走了。

“主子,兩老來了,現在就在內廳。”在後面,隨著大夫進到丹房間裡的老管家,硬著頭皮的說。

“是嗎?兩老來了...”兩老既然會來,表示有正經事要做了“丹,晚點我再跟妳對奕吧。”頓時,大夫玩性全無,要老管家斥候著丹,自己則是急忙的往內廳去。

“管家,我問你,兩老是何人?”看大夫突然一版正經起來,還拋下自己不管,丹倒想看看,這兩老到底是何方神聖。

大夫居然不給丹面子,難得自己提議要跟大夫對奕,大夫居然跑了,這實在是讓丹很惱火,兩老到底是誰,居然能讓大夫說走就走,一股醋意油然而生。

“這...夫人,小人不能說。”這件事,要是自己主子不說,他這管家的,也說不得啊。

“你下去吧,順便去幫我燒個水,我待會想要沐浴。”丹假借沐浴為由,故意支開老管家。

看老管家走遠,丹躡手躡腳的來到內廳,原想開門進去一探究竟,卻發現門早被大夫帶上,讓丹只好在外偷聽著。

“孫兒參見長老,請受孫兒一拜。”甫進門,看到軒轅天干、地支兩老,孫子輩的大夫,馬上跪下叩首。

“好啦,大夫啊,對老頭子我,就不必多禮啦。”天干出聲要大夫起來,一直以來,天干就是不習慣這種禮數。

“是啊,婆婆我這次來,是有件事,要告訴你。”地支對於禮數,也不在乎,畢竟,大夫可是她最疼愛的孫兒啊。

“婆婆,這次來所為何事,居然要勞動兩老前來?”想必這一定是大事,不然大夫很少看到兩老會一同出現。

“夷毋說,要送我們我們軒轅家一份大禮。”天干玩著他的長鬚,對這份禮,倒也不太在乎。

“他說,其妻顏淑用天石鑄成三刃,正所謂名劍配英雄,因此,夷毋決定,要將其中的單刃贈與你。”反倒是地支,對於孫兒將獲得的這把利刃,而備感高興。

“是嗎?”大夫還是不敢相信,以天石鑄刃?可能嗎?

“軒轅家?顏淑、夷毋?天石?”

這些,丹曾經從她爹爹,燕王喜那聽來,那只存在傳說中的東西,如今卻活生生在丹面前,著實讓丹大感震驚。

“不信?那你親自去拜訪一下夷毋,就知道了。”看孫兒不相信,地支也不想多說,直接把問題丟給夷毋。

“不過...偷聽別人說話,可是不好的喲。”地支拿下頭上的一根髮簪,就對著門一扔。

強大的力道,讓髮簪在門上開了個孔,直插在廊柱之上。

“偷聽者誰,還不出來?”天干放下手,不在玩弄自己那雪白長鬚,頓時殺氣十足,隨時準備給偷聽者致命一擊。

丹緩緩站到了門口,剛剛那一根髮簪,就已經讓丹知道,他們之間功力的高低,丹沒想到,功力的差距居然可以那麼大,就算想逃,也一定逃不過,橫豎都是死,那不如面對,要是死了倒也就乾淨了。

“真是個美麗女子呢!”天干看到絕色如丹,不自主的讚嘆。

天干從來不殺女子,只是坐在椅上,無意出手。

“絕色又如何?這外人,可是聽到不該聽的,必死。”地支運功集於右手,縱身一躍,就要取丹的性命。

“婆婆住手,丹是孫兒未過門的妻子,請手下留人。”看著丹毫無反抗的,閉上雙眼等死,大夫連忙又跪了下來,請求著。

“什麼?”消去又手上的氣勁,飄落到地上的地支,不敢相信她聽到的。

“你哪時候有了個如此絕色,又未過門的妻子了?”從未聽說此事的地支逼問著,要是這事是假,她可不會讓丹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婆婆,這也是我在燕國時的事,事出突然,所以太夫也沒來的及稟報。”大夫仍舊跪在地上,希望地支不要下殺手。

“是嗎?那好吧,大夫啊...這女子未必適合你啊,你愛她,也許得付出你自己的性命啊。”天干又玩著長鬚,看到大夫堅定的眼神,也不再多說。

“那好吧...,大夫記得要去找夷毋,好自為之吧。”既然天干都這麼說,地支也不再反對。

“謝長老、婆婆成全。”大夫過去把兩腿發軟,攤在地上的丹抱在懷中,坐在地上道謝。

然而,這時兩老早就不見蹤影,不知去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8

因秦王下詔召見,隔天大夫馬上換上甲冑,腰間掛上秦軍使用的配劍,連同朝安陽兩人,一同前往秦王贏政所在,咸陽城的王宮大殿去。

“報,侍衛大夫,朝安陽求見大王。”侍衛隊長張紹恭敬的向秦王稟報。

“見。”坐在王座上的秦王,充滿了王者的威嚴,低沉的嗓聲,有著攝人的力量。

張紹馬上要站門外等候的大夫、朝安陽兩人進到殿內。

“臣大夫,叩見大王。”大夫一進殿內,單膝跪下,恭敬的對秦王作揖。

“小人朝安陽,叩見大王。”從未入宮,更別說見過大王的朝安陽,因為秦王的王威,他的腿早就軟了。

這讓站在一旁的張紹看的直搖頭。

“都起來吧。”秦王再次用著低沉的嗓音命令道。

“謝大王。”大夫跟朝安陽異口同聲說。

但是朝安陽卻仍起不來,還得靠大夫拉他一把,才勉強的站了起身。

“這就是王翦所要舉薦之人?”秦王一手撐著頭,靠在王坐兩邊的扶手上,斜視著。

“回大王,正是。”大夫上前一步,十分肯定的回答。

“一上殿,見到寡人就腿軟,何以擔任侍衛一職?”對於糗樣百出的朝安陽,秦王難免有些質疑。

原本因得到王翦將軍的舉薦,而十分雀躍的朝安陽,此刻聽大王如此一說,嚇的臉都白了。

別說當侍衛了,要是惹怒大王,可是要殺頭的,朝安陽無奈,卻也只能怪自己,在這緊要的關頭,偏偏那麼地不爭氣。

“臣斗膽回大王,大王神武,朝安陽初次感受王威壓迫,才會如此失態,請大王息怒。”一邊的張紹看情勢不對,馬上單膝跪下,請求秦王的諒解。

“是嗎?”秦王還是不相信張紹所言,瞇著眼,審視殿上三人“也罷,既然是王翦舉薦之人,寡人就命你,將他訓練成一名,優秀的侍衛,如何?”秦王質問著,身為侍衛隊長的張紹。

“臣遵命,定不讓大王失望。”張紹雙手抱拳,接下此一重任。

“很好,寡人決定,立即在大殿設宴,你們就留下來吧。”聽到張紹肯定的答覆,秦王大悅,馬上要下人擺宴。

“是,大王。”張紹跟大夫同聲遵命。

誰也不敢違抗秦王的命令,尤其是在秦王興頭上澆冷水。

而一邊還在恍惚之間,自以為,一定會被秦王抓去殺頭的朝安陽,還搞不清狀況時,卻聽秦王說要設宴,難道這會是他人生中的最後一餐?他什麼大事都還沒完成,不想那麼英年早逝啊。

“想什麼呢?小子,明日起你就住進宮來,侍衛營等著你。”張紹重重的,在朝安陽背後拍了一記,這才讓朝安陽回神。

“是,小人遵命。”這下朝安陽才知道,自己已經得到秦王允許,加入侍衛營,而喜出望外。

到此,大夫才鬆了一口氣,畢竟,自己可是受到王翦將軍所託啊。

大宴結束時,天早已黑了,告別了張紹以及朝安陽,大夫才終於可以回家去,對於宮廷官場,大夫始終覺得不習慣。

才剛踏入庭園,大夫就聽見踩踏屋瓦的聲響,直覺不對勁,難道有賊?這可是堂堂大王侍衛的府第,這小賊的膽子可真大,要行竊,也還真會挑地方。

以為是竊賊的大夫,尋聲而去,準備堵一堵這狂妄的笨賊,看看這賊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查大夫已然靠近的賊子,迅速的身形縱身翻過矮牆,原以為沒被人發現,才起身,一把利刃早已架在頸上,賊子不敢妄動,深怕因此丟了性命。

“小賊,取下面巾來,讓我瞧瞧你是何許人也?”手持青銅劍的大夫,從黑暗中現身。

賊子依照大夫所言,取下面巾,給眼前的大夫,瞧個仔細。

大夫看那面巾下,五官精巧,絕色的面容,不是丹還會是誰?只是丹怎麼會那麼晚才回來,而且還是用翻牆的?丹是去做了什麼?這才是大夫真正擔心的。

“丹,下次,別再像個賊子似的翻牆進來,就走正門吧,對我...不必隱瞞什麼。”收回青銅劍,留下發愣的丹,大夫獨自走進屋內。

原以為,大夫會發怒的丹,對得到大夫冷淡的回答。

讓丹一點兒,都搞不懂大夫到底是在想些什麼,緊抱懷中包裹好的虎嘯雙刃,對於大夫的冷淡,丹突然覺得好孤單。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刺秦9

好不容易,大夫終於難得地,有了個空閒之日。

之所以大夫會如此的繁忙,那還全因秦國大將李信、蒙恬率兵二十萬,南下伐楚,卻太過於輕視敵人了,進而造成攻楚失利。

秦軍大敗,戰事告急,這也逼使秦王,不得不親自馳往頻陽,復用王翦,並送霸上,將六十萬重兵交由王翦全權指揮。

王翦果真不負秦王所望,率領十萬大軍攻打楚國,屯兵練武、堅壁不出、以逸待勞。

一年後,楚軍鬥志渙散、糧草不足,遂從前線撤軍。王翦待楚軍調動之際,大破楚軍,佔領楚都壽春,虜荊王負芻。

隨後,王翦又率軍南征百越,殺項燕於蘄,,平定了敗退至江南的楚軍,楚亡,秦軍再次取得勝利,此舉果然讓秦王大悅,因功晉封王翦為武成侯。

戰事到此,總算暫時告一段落,被王翦將軍出征前,特別向秦王借調的大夫,也才得以從南方回到都城咸陽,久經征戰,大夫也好久沒有回家了,想到家中還有丹在等他,全身的疲累都不算什麼了。

大夫飛奔回家,內心正雀躍著。

只想早一點見到丹,哪怕只是早了一刻也好。

“管家,幫我燒水,我想先泡個澡,再去床上好睡一覺。”大夫一回來,就大聲的喚來老管家,指使著。

“是主子,馬上去幫您準備。”老管家看到久違的主子平安歸來,也覺得十分高興。

“大夫,你真的回來了。”聽到大夫的聲音,丹又驚又喜,一反平常冷淡的態度,反而跑出房外,撲進大夫的懷中。

嗅著大夫身上,那屬於男人的汗臭,丹也才真正相信,頭正倚著的厚實胸膛,真的是屬於大夫的,大夫回來了。

也許是因為,丹曾經歷了國破家亡、生死離別,對這方面,特別的敏感,所以丹對那天,因為大夫冷淡產生的瞞怨,全都拋倒腦後,現在,丹只要大夫回來,那就夠了。

“是,我回來了。”對於丹突然反常的舉動,大夫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丹,我身上髒。”大夫拉開壞中的丹,用手撲了撲丹身上穿的衣服,沾到的髒污。

丹極力的壓抑著自己,但是跟大夫一別就是數月,看到大夫回來的一刻,情緒全都爆發了。

這幾個月、將近一年之中,雖然,丹仍然時常在私下靠著奶娘,或是以飛鴿傳書的方式,跟舊部們,暗中商討著刺殺秦王的計畫。但是,大夫一不在的日子,丹時常魂不守舍,常常坐在窗旁,對著棋盤發呆。

丹發現,那個平時像個小鬼一樣,就愛粘她,煩死人的大夫...

那個自做主張,帶她逛大街,買一堆有的沒的給她,還抱著她不放的大夫...

偷聽被發現,差點死在地支皤婆婆手下,那個跪在地上,跟婆婆說,她是他的妻子的大夫...

還有、還有,在她得到虎嘯雙刃的那天夜裡,用著冷淡口氣說話,放她一人在庭中不理會,那個討人厭的大夫...

短短發呆的一瞬間,丹心中,滿滿地,充斥的都是各種表情的大夫,丹從沒有想過,大夫的存在,居然會對她造成如此大的影響。

看著眼前那個,只顧著幫她拍掉衣服髒污,一點都不了解她的心情,因為經歷那麼久的征戰,瘦了,也黑了的大夫,丹笑了,沒想到看到大夫,會那麼的高興。

“丹,發生了什麼好事嗎?”看丹笑的那麼開懷,大夫十分好奇。

“沒什麼,讓我來幫你寬衣吧。”說著,丹解開甲冑繩子打的結。

大夫主動的拿開甲冑,讓丹好把大夫身上,那些沾著乾掉血跡的衣服,一件件脫下。

丹早就知道,大夫的體格十分精壯,但是直到幫大夫脫下上衣才知道,藏在衣服底下,大夫的身上,居然會有那麼多的傷疤,其中還有幾個還結著痂,一看就知道是新傷口。

丹的心,因為這些傷痕,重重的揪了一下,不自主的伸出手指,撫摸著那一道道,早已分不清先後順序,交錯的痕跡。

不過,大夫卻突然一把握住丹的手,拉到前面,不讓她摸下去。

“痛嗎?”丹柔聲的問,同時主動的,把身體貼在大夫的後背上,整個人伏在大夫身上。

“不痛,身為男子漢,這點傷,算不了什麼的。”大夫拉過丹的玉手,到面前,親吻了一下。

對於大夫而言,從小就背負了軒轅一族與生俱來的命運,並接受了最嚴苛的訓練,傷疤對他而言,是戰利品,亦是成功的附屬品。

丹沒有作聲,只是靜靜的靠著大夫,吸取從大夫身上傳來的溫暖。

“丹,妳變了。”打破短暫的寂靜,大夫開口,彷彿認為,現在的丹是受到什麼打擊一樣。

“是嗎?”丹倒不這麼認為,她不還是她嗎?

大夫點點頭作為回應,心想,哪怕丹這樣只是暫時的,不過,只要冰山願意肯為他溶化一點點,他就感到滿足了。

丹還是不解,為什麼大夫說她變了?

她不是依然想要刺殺秦王,不是也依然想要為同胞,報那國破家亡的大仇。

這樣的她,可曾有變過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15 , Processed in 2.554023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