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發表於 07-12-22 07:24:24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序章 貞子來襲



  這是一間幽暗的房屋,房間內盡是老舊的家具,唯一還算可以的就是在床中央面前的那台黑白電視。

  床上發出了“咿滋、咿滋”聲響,看著上面正捲著舊被子安然睡著好眠的男子,這證明了這間房子還是有人住的。

  破舊的窗簾突然括起一陣刺骨的寒風,床上的人似乎被冷到了些,對方將被子裹得更緊。

  沉靜的室內似乎看不過去有人居然能在這種破爛的房間內睡得如此安穩,床頭藍光的光芒一閃,古老的電視“啪”一聲打開螢幕。

  黑白的畫面中顯示出一投古井,而那被藤蔓纏繞住的古井突然伸出了一隻血淋淋的手來,手攀住了古井,接連著第二隻手掌也攀爬了上來了。

  慢慢地一顆頭浮了出來,黑色的長髮遮住畫面那名女子的臉蛋。

  雪白日本式的和服穿戴在這女子身上,女子她一次又一次的前進,有不斷的往前延伸,直到爬出古井為止。

  而跌在泥地上面的女子,身上的白衣同時也沾了泥色在上頭。

  接著很快的,女子一出古井後,行爬的速度就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同時她也險露出被黑髮遮蓋的一隻眼珠子來,那眼瞠得大大的,就宛如是在瞪著螢幕上頭正睡得安穩的人一樣。

  充滿怨恨以及不甘的珠子直旋轉著,直到眼睛的瞳仁中那點黑點消散為止。

  不久女子破裂指甲與那因爬行而磨破皮的手伸出螢幕之外,穿著白袍的女子似乎很興奮,她不斷的扭曲著手臂,想要快一點尋上那名躺在床上的人。

  好不容易腰際也離開了螢幕內,女子她揮動的兩手想要一股作氣的衝出螢幕時,原本她以為正安穩睡在床上的男孩突然站在她面前。男孩慵懶地打了個大哈欠,揉揉頭上那細柔的黑髮,男孩懶懶地越過那名不斷掙扎要離開螢幕的女鬼。

  男孩低頭看了那手不斷揮擺,身體慢慢出來的“不明物體”他順手切掉了電視螢幕。畫面一黑,當下從古井爬出來的女鬼就只能被卡在電視螢幕中間。

  女子憤怒的上瞥那似乎還未睡清醒的人,打算吹個冷風來喚醒這該被她嚇到男孩,同時也利用身上的波念打開螢幕。
  風揚了起來,原本應該再次開啟的螢幕畫居然並未開啟……


  不可置信地瞧著眼前的狀況,女鬼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

  想要消失在這空間界,可是身體仍被卡的死死的;想把自己隱身成凡人看不見的模樣,可是坐在床上那打量的目光卻未停止。

  她不敢相信,這是她當鬼來有史以來第一次發生這種狀況。

  「唉──妳就別掙扎囉!別人換許現在看不到妳,而我呢可就不一樣囉!」少年似乎被冷風吹得清醒了,他朝女鬼露出無害的微笑,絲毫一點也不怕眼前這是一個女鬼。

  同樣的,女子也疑惑對方為何不怕自己?

  然而男孩似乎也覺得這沒啥好隱瞞的,他好心的微笑道:「呵呵……妳的見識還太少了,難道妳不知道西方有驅魔師,同理的東方也有道士,而人家就正式卡在中間的術師囉!」

  瞧女鬼好像還不怎麼理解的樣子,男孩抓抓頭繼續解釋。

  「其實這真的很難解釋的嚕,我看我還是先正式介紹一下好了!妳好,我叫斐宇揚,是斐氏流的正式繼承人,擁有著“靈媒體”可以自由的接觸死靈。對了!我還有一個哥哥,他繼承了陰陽四眼之中的其中一眼──地獄之眼。」

  哪尼?靈媒體?陰陽四眼?地獄之眼,這是瞎咪東西啊?女鬼眼中出現一片茫然,似乎對這些新名詞十分不解。

  斐宇揚見此好像也十分失望。

  聳聳肩膀,斐宇揚又打了個大哈欠,他道:「唉!算了算了,跟一個能把靈魂禁固在七夜怪談片子的傻女鬼說話有如對牛彈琴,人家就說明白一點好點,這樣才能讓妳走的安心嚕!」

  「其實阿……」唇角勾出一個美麗的弧度,斐宇揚將鋪蓋在女子臉上的黑髮揚起道著。

  「其實我很生氣唷!人家只不過因為正在逃家中來這邊寄宿一晚而已,可是妳偏偏要打擾人家好眠,讓我還得從好夢中醒來。妳說,妳該為妳這個舉動做出什麼樣子的報復呢?要鞭打好呢還是釣起來踹呢?反正我是靈媒體質,鬼魂跟人體我都可以自由接觸,給妳選一個好了,嗯……」

  聽到斐宇揚用著溫和的口氣一說著,女鬼渾沌的眼神才從中清醒許些。

  可是連帶的,女鬼的雙眼也染上抹恐懼。

  由於斐宇揚將自己的頭髮掀開,因此她能夠很清楚的看見對方的表情。

  這真是好恐怖的微笑阿……雖然這笑容如此的美艷,可是為什麼會讓她這個早已經死去的人感到惡寒呢?

  俗話說美麗的事物總含著劇毒果真沒錯。

  瞪著那不斷欺壓上來的笑臉,女鬼終於忍不住發出了她身上所有的念波,大聲尖叫一聲後,鬼音的波動迅速將整個房子給劇烈搖晃起來,電視螢幕又驟然“啪”一聲打開,女鬼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退回古井,順便還關上了電視。



  嗚嗚嗚……哪有人這樣的?人類居然比鬼還恐怖啦……早知道她就不出來嚇人了……她不玩了啦,她要轉世去了……回憶著斐宇揚的惡魔之笑,女鬼咬牙發誓。


  ──如果要投胎絕不當人類!




  斐宇揚看著四周瞬間恢復原狀,頓時整身的睡意也全然不見。

  好笑的想著剛剛那名女鬼的動作,要不是發現掀開頭髮的“貞子”還不錯看,他早就好好教訓這惹他麻煩女鬼嚕!

  攤開“鎖緊”的窗戶,斐宇揚望著外頭漆黑的景象,他露出了抹邪笑出來。

  從小呢,他就常因這體質被鬼魂嚇得破了好幾次膽,有時不但連身子也會被霸佔,更甚至還把他完好無缺的靈魂給搞得七零八落。

  好不容意現在他有能力可以來好好報復一下這些可愛的鬼魂們,他豈能輕易放任這好機會乖乖繼承斐氏流呢?




  斐宇揚聳了聳肩膀,壞笑的對著從窗外一絲絲飄出白霧勾勾手……





  噢!究竟是人可怕還是鬼恐怖呢?








後記:

  

  
  這是是一個奇怪的構思,因為每次都是看鬼來欺壓人突然覺得很不爽(啥啊?)

  因此嘗試由人整鬼看看,其中一樣包含血腥靈異方面,至於劇情(遠目)

  套小傑的一句話,一部小說如果連吸引都吸引不了人,設那些都想太遠了(被踹)

  不過寫一寫真怕貞子突然碰出來抓住我的領子怒罵:「死淬,妳把我寫成怎樣子了啊!」



關於從鬼版把這篇轉到原創版是因為,我個人認為這篇或許比較適合原創
鬼的氣氛很少,而且也搞笑為主,所以自行移來了原創版,希望大家喜歡

[ 本文最後由 淬煉 於 08-1-22 08:03 PM 編輯 ]
 
小說---悠夢online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67005

浩瀚邊緣,揮灑刀劍。萬物寂寥,沉默在心。如空如影,皆如幻影。鳳泊鸞飄,淚聲遽落。你我之間,邈若山河。太白酒星,一飲而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1   檢視全部評分
玫瑰红之恋  (狂笑....我的天啊XDD  發表於 08-1-13 17:30 聲望 + 3 枚
大雅  貞子的心裡一定超想說OOXX的~~~  發表於 08-1-11 16:32 聲望 + 3 枚
疾風獵鷹  哈哈哈哈......  發表於 07-12-23 15:33 聲望 + 2 枚
澈影  貞子? 好萌阿 >///<  發表於 07-12-22 23:00 聲望 + 2 枚
司奈爾  期待中XD(拇指)  發表於 07-12-22 09:12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幕 鬼壓床

疾風獵鷹:哈哈哈哈
淬回:其實這篇是以搞笑入線前進

澈影:貞子? 好萌阿 >///<
淬回:好久不見哩,不過貞子?=口=


司奈爾:期待中XD(拇指)
淬回:這可能比較慢,因為我一堆事情包圍著(自一為很忙的閒人~)






第一幕 鬼壓床




  搬出那間整晚都是模仿電影電視的無聊鬼後,斐宇揚決定自己肯定要找一個安靜的屋子去住。雖然整鬼很好玩,但是他可沒有那種閒情逸致整晚跟鬼玩,雖然他天生就存活在三度半空間與四度空間,可是他還是個人阿!

  鬼是活在三度半空間;人是活在四度空間。

  那他到底活在哪個空間其實他也不太知道。

  不過斐宇揚很清楚他跟常人的不同,他不會跟平凡人一樣那麼快就疲勞,也會一些中等的術法,而他在這個四度空間,人類給他的簡稱就是──術師。


  「這間房子可真不錯呢!不但陽光明媚、房租便宜、地方又大,甚至──鬼還很多呢!呵呵呵呵,租到這間房子真是人家的福氣。」笑咪咪地拿著手上的契約,提著行李的斐宇揚笑容滿面的到處亂晃。

  選了間較大的房間當成自己的臥室,斐宇揚打量著上任住戶留給他的玩意。

  中間有著張大床在,可惜床鋪有點老舊,更甚至床尾還對著門口。一旁還有一個棕紅色的破舊衣櫥以及張書桌。

  滿意的對這間房間點點頭,斐宇揚把行李擱置一旁,然後推開窗來讓沉悶許久的室內流通一下空去,呼吸幾口接近大自然的空氣後,他開始整理自己所帶過來的用品。

  唔……

  筆機型電腦是一定要帶的,還有一些洗面乳阿等等的阿,啊!對了!還有床單要另外買,還有衣櫃也是,畢竟這都這太舊了!至於這衣櫃到時就先移到其他房間堆積好了。

  想好腦中的分配,斐宇揚開始打量這衣櫃的重量。

  還是等他買完再搬好了,今天他就好好休息好了。

  就在打算先去訂購一些東西同時,斐宇揚意外瞥見那未關好的衣櫥,由於從小就養成的好習慣,他順手一拍把衣櫥關緊,然後悠悠離開家門去。

  另一邊,透過衣櫥的隔板層,有一個面貌邋遢正撫著額頭得男子陰森森的看著那人離去的背影。

  可惡!那該死的人類居然突然把衣櫥關起來,害他撞了個滿頭包,好歹自己也是這的地基主,他居然這麼不禮貌!哼哼哼!晚上不惡整他的話,他就不幸依。看著吹著口哨離開的斐宇揚,依亞凡這死了才三年的鬼是這樣發誓的。


  開心的提著新被單,斐宇揚開始他的撤換技術。

  把舊被單捲成一團丟在隔壁除藏房,新的氣味在他的鼻子綻放。

  忍不住為了這柔軟的床單笑了一下,斐宇揚正在考慮要不要連床鋪都換。

  再掛上新的窗簾,這裡就是他的新家了。

  什麼繼承人阿或是斐氏瞎咪挖勾的,這些人要是敢來,他斐宇揚肯定是一個扁一個,畢竟他又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如果真的必要,他可以毫不軟手的殺人、殺鬼,畢竟這就是斐氏流所教導的不是嗎?

  慵懶的對外面充滿碧綠的景象打個哈欠,他好睏喔……看看也差不多晚了,該是他這懶人睡覺的時間了。順手從行李抓出一隻抱枕,把臉膩在那人形高的骨頭枕頭上,斐宇揚滿足的進入夢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7   檢視全部評分
大雅  那個男鬼一定粉悶…  發表於 08-1-11 16:35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澈影  真的好久不見了!(飛撲  發表於 07-12-30 16:08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司奈爾  筆機型電腦是一定要帶的→筆記型。  發表於 07-12-28 20:17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江魚兒  正點!話說字數變少了。  發表於 07-12-28 18:39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二幕 鬼壓床(下)

澈影:真的好久不見了!(飛撲
淬淬:對阿,很久沒回來這了,新年快樂喔


司奈爾:筆機型電腦是一定要帶的→筆記型。
淬淬:錯字連篇又將重現江湖?


江魚兒: 正點!話說字數變少了。
淬淬:也是很久沒看到魚兒了,我還是比較常到鮮去,字數只有一千吧!汗




第二幕 鬼壓床(下)



  天色逐漸變得漆黑,一點一滴的星斗灑在夜空上好不美麗。

  突然櫥櫃開始發出碰撞聲,待在裡面的依亞凡早就等了不耐煩了。雖然他不畏懼陽光,可是在黑夜因為有月光精華的關係,靈體的他們通常可以發揮異強常大的力量,雖然比不上留露四處的厲鬼,不過嚇嚇人肯定是OK的!

  懷著這竊喜的心態,依亞凡二話不說就來個鬼最常用的「鬼壓床」。

  ──哼哼哼!就不信我壓不死你,最好你起來時被嚇破膽最好,不然怎麼補償得了我心頭之恨。哼!你這死傢伙,不但霸佔了我家,居然還撞歪了我帥氣的鼻子,給我記住!

  越想越興奮的依亞凡,看著那在夢中皺眉的斐宇揚,他的心中不禁冒出一朵又一朵的花花出來。

  「碰──」

  果然啊!囂張沒有落魄的久,原本正在興災樂禍的依亞凡,突然感覺到腹中一熱後,便往天上飛了上去,不但大力地撞到牆,更是狼狽的摔到地面去。

  「唉呀押~討厭,又吵醒人家睡覺,你們這群笨鬼就不會選白天攻擊嗎?偏偏要選在晚上擾人休息,真是太過分了!」斐宇揚一手抱著人形抱枕,一手揉著眼睛。

  他看著地上那跌成不雅姿勢依亞凡不禁勾起嘴角,似乎是因為這醜陋的樣子而發笑,但很快的,這笑容就斂了下來。停下揉眼動作的斐宇揚,又繼續朝著那跌了個大跟斗的依亞凡對話著。

  他走下了床鋪扳起了依亞凡的臉,然後邊搖頭邊道:「唉唉唉,要鬼壓床也不找個美女來壓,偏偏要找這種笨手笨腳道行不到家的人來,也真不知道這裡的地基主怎麼會收這麼笨的鬼阿。」

  原本被跌得滿天星星的依亞凡,聽到斐宇揚的話也大怒起來,一時間他也忘記一個人類怎麼可能碰的了他,更甚至把他踢飛。

  他揮開斐宇揚扳住他下巴的手怒哼著:「什麼笨手笨腳阿?好歹我也死了三年耶,而且我就是這裡的地基主,哪像你這外來者成天只要咩咩,居然連女鬼也不放過,幸好今天是我來壓,要不然其他咩咩早被你這大野狼吃了!」

  斐宇揚一見眼前這笨鬼回應他,心中不禁有了小小訝異,不過不要會錯意,他意外的是──這隻鬼居然蠢到只會問這些白癡問題?

  「呵呵……基本上我對鬼美女沒興趣,我對真人比較有興趣。」

  難得遇到有趣的鬼,那他就陪他玩玩吧!斐宇揚心中暗自計算著惡整這隻笨鬼的邪惡點子,只是多跟這隻笨鬼談幾次話後,原先的點子頓時不翼而飛,因為他發現了更重要的問題!

  在對話不久後,斐宇揚難得發現自己眼花,他方才居然沒發現這隻笨鬼臉上居然沒有一般鬼種的蒼白,臉上反而是一種活人的紅潤,要不是早就知道他是鬼了,要不然普通時候他肯定會把他當成活人。

  看著氣嘟嘟的依亞凡,斐宇揚緊抿的唇鬆開,臉上突然露出慵懶的神情……



後記:最近只要一到家就趴死在床上,要不是因為要上課我都沒時間上傳呢!不過最近應該會比較有空吧?應該(淫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8   檢視全部評分
玫瑰红之恋  (汗....不是美女壓床...(汗  發表於 08-1-13 17:36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大雅  以後有得玩了~~~噗噗  發表於 08-1-11 16:46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澈影  不是美女鬼壓床喔= . = (真可惜?  發表於 08-1-7 15:2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三幕 生靈(上)

玫瑰红之恋:汗....不是美女壓床...(汗
淬淬:我家凡凡可是正常的男性呢


大雅:以後有得玩了~~~噗噗
淬淬:你才是最邪惡的(抖)


澈影:不是美女鬼壓床喔= . = (真可惜?
淬淬:阿影也期待是美女壓床嗎?






第三幕 生靈(上)



  「你是生靈吧。」斐宇揚的口氣中充滿著駕定。

  「生靈?」彷彿面前的人說話是天外飛來一筆般,依亞凡臉上露出一個好大的問號啊!

  看到面前這人傻憨憨的樣子,斐宇揚對依亞凡的態度又好了些,他聳了聳肩座回床上去:「都三年了你還不知道何未生靈啊?呵呵……生靈就是肉體未滅,可是靈魂出竅的意思。」

  「你的意思就是說我還沒死囉!」依亞凡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完全不為自已未死而感到喜悅。

  抱住其中一個抱枕再度躺入被窩中,斐宇揚閉上眼點了點頭,淺淺道了一句:「嗯……請多多指教,我叫斐宇揚……嗯哼……如果哪天有空再幫你找找軀殼好了,晚安。」

  「啊!晚、晚安!我叫依亞凡!」

  看著斐宇揚就這樣睡著,依亞凡也忘記當初的目的,只能傻傻看著對方沉睡的臉蛋,說也奇怪,剛剛這個人身上明明就是給人家種邪惡的感覺,怎麼一睡著就好像換個人似的?

   抓抓頭,依亞凡也不太了解原因,總之不管之前他做了些什麼,但他自己很清楚,他一點也不討厭這外來者……半透明的手掌穿越這房間的牆壁,依亞凡突然間為自己的軀殼還活著感到開心。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斐宇揚這少年為何能夠自由接觸魂體,但他想當他的好朋友!就抱持這想法,依亞凡臉上擺出憨憨地微笑等待黎明的到來。




  過了那日後依亞凡跟斐宇揚成為「人鬼」的好朋友,畢竟斐宇揚在人界本身就沒有什麼知已朋友,依亞凡在鬼界的情況也恰巧一樣,彷彿是惺惺相惜般,就這樣黏在一起了。

  同時斐宇揚也答應要替依亞凡尋找他的軀殼。

  「首先你有生前的記憶嗎?」拿著小筆記本,斐宇揚開始做起調查。

  「呃……基本上沒有。」抹抹頭上流下的冷汗,依亞凡看著回答後開始傳出的殺氣,現下的他有點想要穿牆逃跑,不過為了避免更恐怖的待遇,他只能抖著腳忍著那殺人的視線。

  懶懶地替自己挪出個舒服的位置,斐宇揚嘴角勾起抹笑容:「真的沒有?」

  肩膀小小抖了一下,依亞凡努力搖著頭。

  接著經由幾個小時的努力後,斐宇揚正式宣布要把這件事情拉到其他時艱再去辦,畢竟來日方長,至於現再還是好好教導這生靈一些基本觀念好了,搞不好這隻當三年的鬼比自己的認知還少呢!

  抱住一顆軟綿綿的枕頭,邊打著哈欠的斐宇揚邊開口。

  「凡,知道這世界上的靈分哪幾種嗎?」舒適地癱躺在新賣的沙發椅,斐宇揚眨著細長黑睫問著面前呈現半透明的依亞凡。

  依亞凡搖頭:「雖然我死了三年,可是……我這三年都沒有跟其他鬼交談過,所以其實這方面知是我還滿少的耶……」尷尬的抓抓頭,依亞凡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他的新室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大雅    發表於 08-5-30 17:51 聲望 + 4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5:11 , Processed in 1.523882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