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女僕偵探事務所(楔子。上)

[複製連結] 檢視: 1287|回覆: 0

發表於 07-12-14 03:53:16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其實這段故事還不是主篇,只是醞釀主篇的楔子罷了
人設我做的很愉快,今天在車上想到地,目前寫作還未走調的偵探解謎小說


這還是我第一次寫解謎小說,平常我都是寫言情
換換口味寫點搞笑的偵探小說也不錯!
順便一提我很喜歡-名偵探的守則 這本書喔~笑


-------------------------------------------------------


楔 子



「歡迎回家!主人。」

真不知道台灣從哪時候開始流行起女僕這種玩意兒。

一邊走上放學回家的路一邊對著旁邊店家抱怨的捲髮女高中生,正踏在鎮上最繁華的街道。而這當今在台灣社會上最流行的不是瘦身美容,也不是名牌包包,而是女僕餐廳。

隨著台灣媒體的八卦功力和誇大報導。讓本來只是在臺灣一小角的女僕餐廳變得如此風靡,現狀就有如當時蛋塔、甜甜圈剛推出一樣,一間一間女僕餐廳店開甚至到最後還出現了什麼,女僕酒吧,女僕按摩店甚至連女僕柏青哥都出來了。

對於台灣這樣一窩蜂,女高中生陳柯楠重重的嘆口氣,女僕到底有什麼好?她完全對於那種蕾絲多又嬌滴滴的女僕面貌相當排斥。在她眼裡女僕完全跟手中這本「湖岸別墅殺人事件」不能相比。

柯楠看著手上的書嘴角露出淺笑,一個好端端的女孩不看愛來愛去的言情小說為什麼會對著殺人事件這樣的題材小說着迷?因為柯楠完全是個偵探小說迷,甚至嚴重到幻想現實世界有個大案子正在等著她陳柯楠去解謎!

柯楠會對於偵探那麼着迷的原因歸功於她有個職業是偵探的老爸,在小學一次回家作業作文題目──我的爸爸,柯楠開口問爸爸是做什麼的?而柯楠的爸爸則是笑笑的回答她說:

「爸爸是個偵探喔!」

當下年幼的柯楠不懂的問爸爸說偵探是什麼?而爸爸則回答:

「是可以比警察搶先一步抓到壞人的人喔。」
「喔喔,爸爸好厲害會抓壞人!」柯楠聽了開心的大叫。
「恩。」
「那柯楠長大也要當偵探抓壞人!」
「呃。」

父親聽了柯楠這句話幾乎皺了眉頭,不過並沒有放在心上,畢竟童言無忌嘛。但是柯楠的爸爸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在女兒升上高中一年級時不告而別的失蹤,女兒不但沒有驚慌失措的報警,反而握緊全頭,興奮的說:「YA!名偵探柯楠終於有神祕事件可以挑戰了!」而歡天喜地。

但是這案子從高中一年級解到現在過了一年了,也還是沒有半點進展,可是柯楠卻沒有放棄調查父親失蹤的事件。

柯楠在高中裡也是小有名氣的小偵探,通常也幫同校上附近商店街解決了不少小案子。柯楠卻一點也不滿足,在她心裡唯一有份量的就是父親失蹤的案件,而為何拖上一年還未破案?畢竟她還是個學生,總有分內的工作要做,至少她還是個懂得現實與興趣兼顧的好女孩。雖然老是在妄想周遭發生殺人案。

「別太過分了!」

一個巨大的吼聲,打醒了陶醉在殺人案件世界裡解決案件的柯楠。柯楠朝向出聲的地方望去,只見女僕咖啡店門口女僕正在和一個男子拉拉扯扯的。是乎是嗅到事件的味道,柯楠雞婆跑向前去了解狀況。

「你還不承認!」「都已經被抓包還不認罪!」女僕拉住男子的手大罵,跟男子爭鋒相對,而另外後面一位女僕則是不知所措看著眼前的拉扯。

「就都說不是我幹的!你們幹麻還一直纏著我。」男子怒氣上來甩了手,把一位拉著他手的女僕摔倒在地。

「好痛~」

「你沒事吧?」走向前的柯楠扶起跌倒的女僕,板起臉對著男子說:「太過分了吧!怎麼這樣對待女生。」

「我、我不是故意的。」男子是乎也對剛剛的舉動感到抱歉,但是隨後又大聲叫說:兇手不是我!我沒有偷拍!

「什麼偷拍?」柯楠看著跌倒的女僕,感興趣的問到。只見那女僕完全沒有聽見柯楠的話,反而生氣的甩開攙扶她的柯楠,走向前插著腰對著男子吼說:「證據都有了還不承認!」

「啊~」這次換成柯楠跌倒在地了,而眼前男子又跟著女僕拉扯起來。

「抱歉小楠,她不是故意的。」這時後方的女僕快快的走來扶起柯楠,對柯楠充滿歉意的道歉。柯楠這時才認出這名在後方不知所措的女僕,是自己班上的同學珊珊。

「珊珊,這是怎麼回事?」
「其實

費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好言相勸的讓大吵大鬧的兩個人穩穩坐在椅子上。柯楠看著面對對方擺著臭臉的兩人和不知如何是好低下頭來的姍姍,只好擠出笑容說。

「大致的情形我都聽姍姍說了,主要是因為最近店裡女僕常被不明人士偷拍裙底風光,雖然有安全褲但大家還是覺得不舒服。今天下午五點女僕小姐發現先生的行為相當詭異,當先生要走時攔了下來要求檢查包包,先生不肯發生拉扯,而在拉扯中發現先生沒拉拉鍊的背包裡有一台小型攝影機。」

「沒錯!不止這樣,你看連背包上都有一點一點的小洞,這不是偷拍這叫什麼!」

「我都說了那台攝影機不是我的!」

「那攝影機怎麼會在你背包裡!」

「我怎麼知道。」

「看吧!說不知道我看是心裡有鬼吧。」

「別太過分了!」

「你這樣吼著說話會影響到其他客人的。」在一旁沉默的珊珊這時開口說話。

「啊?真、真抱歉。」男子聽了珊珊的話,抓抓頭沉默了下來。

「珊珊你幹麻對這個偷拍的變態那麼客氣啊。」

「你!」

「好了,先別吵了,在這麼吵也吵不出個結果來。」柯楠說完打了個呵欠,對著坐在對面的姍姍和女僕說:「當時除了這位先生外還有其他人在場嗎?」

「有,除了他之外還有三個人也在店裡,現在也都還在。靠窗看漫畫的那兩位男生,跟坐這位子後面戴眼鏡的女生。」珊珊指著位子,讓柯楠可以清楚的看到是誰。聽珊珊說完後,柯楠對著女僕說:「我可以跟他們和女僕們說幾句話嗎?」

「可以,只要不嚇跑我們的客人就好了。」女僕點點頭,柯楠聽完這句話心理想,比起我問話,你剛才纖歇斯底里的大叫才會害客人都跑光光呢。

「珊珊,交給那個同學真的可靠嗎?」女僕轉頭問像珊珊,而珊珊則是笑笑的說:「你也許不知道,小楠她在我們學校可是有名的高中生偵探喔,加上他解決了很多學生們拜託的事情,而且爸爸又是個偵探。我想交該她沒什麼問題。」

柯楠立刻開始行動,問了女僕們的話發現,那兩名男子是乎都有女僕在他們週遭陪他們玩遊戲和拍照聊天。至於坐在後方的女子則是點了杯咖啡,跟珊珊合影了一張相後就沒什麼特別的動作了。至於那可疑的男子從進來開始就東張西望著,點餐服務的時候也一直好像在觀望什麼,很可疑。

至於詢問的這兩位女僕因為一個得陪客人聊天一個得在忙著送餐,除此之外幾乎是沒時間多做些什麼。而珊珊則是跟一旁女僕在門口發送傳單完就進門整理餐廳除了中間珊珊跟女性顧客合影時間外,幾乎都在一起。

「三位女僕跟兩個男生還有珊珊都有不在場證明,這樣偷拍的兇手就可能是這位男子還有一旁坐在身後的女子了。不然還有一種可能……

「什麼可能?」兩位女僕是乎絕得有趣,擠向前對柯楠感興趣的問。

「兩個都不是兇手,兇手另有其人。」

「去,我還以為是什麼呢。」女僕們聽完後沒興趣散開去做各自的事,而柯楠則走向女子的方向,說明原因後就開始詢問女子,但是女子是乎不是那麼合作。

「我說了,我只是在這裡喝個咖啡,跟想些事情其他並沒有多做什麼。」女子對於柯楠的打擾相當不耐煩的說。

「那中間除了喝咖啡都沒有什麼事情嘛?」

「真的很煩耶,我中間是有上過廁所,那名先生明明比我可疑幹麻只是找我問話,再說你是誰,明明也只是一個學生罷了。」女子說完調了調頭上的牛仔帽,最近好像女生也很流行戴起男性味道的帽子來了。

經過一番問話後,柯楠坐回原位,而珊珊旁的女僕馬上就問到怎麼樣,知道是誰了嘛?柯楠笑了笑說:「我可以看一看那台攝影機嗎?」

從男子手上接過攝影機後,柯楠開始東看看西看看,還把攝影機開機,來看看裡面有些什麼?女僕、珊珊和男子也湊過來看,結果全是空的,並沒有半部影片在攝影機裡。

「怎麼什麼都沒有。」女僕驚訝的說。

「你看,所以我說我沒有偷拍。」

「你一定是怕被發現把影片全都刪了!」

「你這女人怎麼這樣啊!」

「兩個人小聲點。」珊珊見兩個人又要開始吼了起來,趕緊提醒兩個人聲音壓低。

珊珊知道攝影機裡沒有影片,苦惱的說:「怎麼辦?這樣就不知道兇手是誰了。」

「不,我知道這次的兇手是誰了。」柯楠笑笑的說。

「咦!」聽到柯楠這樣說,大夥發出疑問。柯楠先是嘆了口氣然後說到:「我還以為這次會有什麼大不了的呢,結果還是這樣。」

「那,小楠兇手到底是誰?」珊珊問。

「恩,是不是這個傢伙!」女僕喊說。

「不,兇手不是這位先生。」

「那麼難道就是

「沒錯,兇手就是」柯楠笑笑的看著後方的女子,跟女子面對面相望。女子對竹柯楠的笑臉不舒服開口問:「你到底想幹麻?」

「小姐不要裝了,你就是兇手!」柯楠伸出手,指向小姐的臉脫口說出這句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旅雲    發表於 07-12-14 20:56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17 , Processed in 2.322871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