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金錢遊戲

[複製連結] 檢視: 1189|回覆: 3

世界上沒有什麼絕對的定律、物品、感情與人性。

唯一可以肯定的,有錢絕對可以辦很多事情。

而其他,都是不屑一顧的狗屁。

我,只為了追求更多的金錢,販賣我的愛情、親情與友情。

俗語說的好:『有錢能使鬼推磨』

沒了金錢,愛情、親情與友情都只是個幻想

有了金錢,上述這些東西都可以換得到。

也許在大家眼中我所說的只是向錢看的冷血動物。

但是你將會發現我所說的你絕對會相信。




套個童話故事的說法,從前從前,有一個單親家庭,這個單親家庭的組成是一位

見錢眼開的母親和一位只重感情的兒子。

而我,就是那位重感情的兒子。

不知道多久以前,上了高中、找了份工作、交了個女友。

如此的美妙簡單又不複雜的單純生活,只能在回到家之後被打破

『這個月的水電費和網路費給你繳。』

一回到家,老媽就從桌上拿起兩張每個月一次的藍單

『可以是可以…咦?為什麼會翻好幾倍?』

不解的看著單子上的恐怖數字,彷彿這幾個字就會要了我的命
當然,我不是拿不出錢來,但是一時之間任憑我去做牛郎、賣屁股也拿不出這五位數。

『別叫,我沒叫你連房租都繳就很好了。』

一樣冷冽的眼神,難以置信的從稱之為母親的瞳孔中射出。

『但是我暫時沒辦法拿出這麼多錢啊,而且我每個月都有把一半的薪水交給你
耶!』

『關我什麼事,難道你不知道兒子供養母親是天經地義的嗎?我不管,你拿不出
來,就搬出去,沒錢?把你那台你改裝過好幾次的機車拿去賣一賣就有了不是
嗎?』

空氣中忽然充滿可燃氣體,我察覺到這位女士很明顯第N次針對我。

『那台機車是我的命耶,我每個月給你一萬多塊還不夠用嗎?』

相信我,我絕對沒有生氣。

『好,你搬出去,這樣我就不用拼死拼活接工作,不用住在這種爛房子裡頭,你舅舅甚至願意接我去他們家想清福呢。』

好吧,我生氣了。

『工作?你一天才做三、四個小時,我不相信我這幾個月給你的錢不夠繳這些,再說,除了電腦費是我該負責的部份外,其他你都沒動嗎?』

話才說完,這位女士就惱羞成怒了。

『現在是怎樣?造反了?我身為養你十幾年的母親,還不夠資格跟你討這些錢繳費嗎?』

對,每次吵架都會出現這句名言,而我每次都逆來順受的忍了下來。

但是這次我不會這麼傻了。

『我受夠了,我只繳我的網路費,其他的我會負責分擔一部分,其他的明天再說。』

我大步走入房間,砰一聲,我迅速關上房門並鎖上。只稍稍聽見門外那幾句比雷聲還響的咒罵,但是我不太想管這麼多,明天是舒服的假日,我想好好睡一覺了,傳了封甜蜜簡訊跟女友說聲晚安,我關機充電,竄入被窩準備睡眠。


-

眼前一片漆黑,只有我一個人孤單的走著,我的腳上綁住一連串債單,只是幾張紙而已,卻重到我快走不動,真是夠了,走著走著,天上開始落下鈔票,我用感謝上帝的手勢拜過以後開始我的撿錢行動,好像是錯覺,為什麼這些鈔票落在我身上會感覺到一股沉重,最後,我被一大捲鈔票重重的打在我臉上。

.

…..

錯了,是一道熾熱的陽光打在我臉上,冬天早晨還可以把人熱到醒,台灣變了。

東西被動過,有人到過我房間,摸摸手機,還在;摸摸音響,還在;摸摸滑鼠,一樣有手感,可見我家昨天沒遭小偷。

努力抓住模糊的意識坐起身來,努力尋找陽光的來源。
嗯,螢幕不見了,咦…等等,為什麼螢幕消失了?
慘、慘、慘,我家真的遭小偷了,仔細一看,電腦桌只剩下鍵盤跟滑鼠而已,
我檢查所有值錢物品,一切安在,當我安心的檢查最後的車鑰匙…
這個空空的觸感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一定是我放錯地方了。

在哪?到底在哪?我開始翻箱倒櫃,我那把啟動生命的鑰匙不見了!
神阿,這種事情讓我寫七個慘字都不夠形容啊,我開始歇斯底里的低吼

『我昨天明明放這邊的,怎麼會?』

我發誓要是我抓的這個小偷肯定吊起來阿魯巴十次外加拿羽毛搔腳底三小時我才甘願。

『你是在發瘋喔?』老媽緩緩的從門外走進來。

『不見了,機車鑰匙跟電腦都不見了!』

我可能真的發瘋了吧

『你說那個啊,被我拿去當掉繳費了,剩餘的錢我放桌上,自己拿。』

『喔…你說什麼?』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老媽,看她的表情甚至還一臉得意。

『為什麼?』

『你給的錢不夠繳費,我當然拿你的東西代替這些費用啊。』

瞧她說的理所當然,要不是她養我18年,我的拳頭可能會吻上她的臉。

『你憑什麼要當我的東西,那些是我的耶!你這個做母親的到底在幹些什麼?』

『哼,你給的那些錢,我拿去買補品都不夠用了,剩下的錢我還給你就不錯了。』

越說越得意,我真的會瀕臨崩潰點了…

『好!你行、你厲害,我們母子倆走著瞧。』

我拿起剩餘幾百元的皮包跟桌上繳完費還剩下的幾萬塊,那並不是我機車改裝所賣掉的價格,這個老女人肯定自己也拿了不少,摔了房門走出公寓,相信這時候可以穩定我情緒的人只有她了,拿起手機,撥的是一樣熟析的號碼,等待接通。

『喂?小希,是我,現在方便出來嗎?』

『啊,阿洛,可以,剛好我也有點事情跟你講。』

『嗯,老地方。』

俐落的掛掉電話,我順手招了公車前面我們所謂的老地方。
抵達目的地,她還沒到,身為一個體貼的男友就該先坐著等待。

望著每一個過街的親密情侶,我已經等不及,等等也想模仿了。

『阿洛,對不起,等很久了嗎?』熟析的甜音在我耳邊響起

『不會,我也才剛到而已。』

雖然說了謊,不過這種善意的謊言跟溫柔的行為是絕對不會破壞感情的。

『剛剛跟我媽吵了架,心情差的要命,所以才想找你出來陪我。』

『…之後我摔上房門出來就打給你了。』

當我說完這些不愉快,卻發現小希心不在焉的發呆。

『小希啊,你怎麼了?』

身為溫柔的男人就該分擔女友的煩惱。

『阿洛,我…』小希猶豫不決的樣子真是美到我心坎裡了。

『說吧,有事情我會替你分擔。』

『我需要一大筆的錢,來繳我們家的所有債款。』

我皺了皺眉頭,以前是聽過這些事情沒錯,但是我一直以為只是房租跟水電費遲繳的問題,不過我覺得我這時不該多問,應該做個好男人榜樣。

『需要多少呢?』我溫柔的牽著她的手,問著。

『大概…150萬。』她別著頭,很為難的說了這些數字。

『1、150萬?』這個數字讓我吃驚,為什麼會多成這樣。

『為什麼會欠這麼多?』我忍住這些驚訝,緩緩的問她。

『我、我母親去世的時候所欠的款項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並未拋棄繼承權,所以只能欠下這筆債務了。』

看她為難的樣子,我也忍不住想要幫她解決問題

『我們一起賺,賺到還清可不可以。』

聽到這句話,她突然哭了,差點害我也紅了眼框,我心裡得意的稱讚自己溫柔,並擦拭她感動的淚水。

『不行,我們幾萬幾萬的還,連利息都來不及付!』

看她哭成淚人兒,我忍不住想把她抱進懷裡,她卻拒絕我的擁抱並退到我五步遠的地方外。

『我們分手吧,江洛研。』

她吐出了我怎麼想也想不到的辭彙。

『有一個學長,答應我願意用家裡面的錢來替我還這筆債,但是條件是做他女朋友…』

在我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她持續的說著。

『對不起,我也不想,但是我、我不能不這樣做,對不起!』

說完連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錢,又是錢,一切的問題都是錢,為什麼一定要有錢?平安快樂的過活不是很好嗎?變了,這世界變了。

坐在原地沉默許久…

我決定了

既然愛情與親情始終比不上錢字

那我寧願當著有錢的全民公敵,也不願當個窮酸的萬人迷。

[ 本文最後由 恩無洛 於 07-12-9 12:2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賺錢,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

但是只要你找對門路、委託對人、專精某事並加以利用,白花花的錢子一定在你口袋,說我胡扯?那我們就來拭目以待吧。

首先,我想找的門路遊走在法律邊緣,這得感謝以前的我這麼重感情,交了一堆黑白兩道的朋友,其實,只要有錢賺,任何人都是你的朋友。
說到賺錢,不曉得你有沒有聽過人頭二字,我絕對不會白癡到做這種勾當,
要!也要做幕後黑手,不能貪圖一時小利益,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只要警察找不到人證、物證,就算你光天化日之下當殺手賺錢,他們也奈何不了你,甚至多給他們一點小錢,警察局就不會是你第二個家。

成功的事業者可以玩弄人心,失敗的事業者則是被人心玩弄,為了不當墊腳石,我還特地去買了幾本成功人士的書來讀,如果你覺得那些都是屁?恭喜你,你將會被金錢給玩弄。

你問幹麻這麼麻煩?可見你一定沒真正解讀過任何做大事業老闆的過往。

再來,只要你魅力夠、金錢多,則女性就會向你靠過來。
連那位六加零都願意陪董事長了,何況滿街女性呢?
而我,不只要賺錢,更想當個花花公子。
說穿了,只要男人不是窩囊廢,永遠都是騎在女性頭上,說我狗屁?今天總統怎麼不是個女的?鴻海集團的董事長怎麼會有命根子?

我在那天之後,租了一間小套房,月租3000包水電,你說便宜不便宜。
大人物都是從小地方開始住起,一開始就住大地方的人,將來有極高的機率是小人物。

手機當鬧鐘,罐頭當伙食,別說我克難,也許哪天你連泡麵都得吃。
問我為什麼不吃泡麵?我可不想有了錢卻沒命花。

辭掉了工作,我搭捷運去西門町,好好整裝一下。
一個有錢的男人,就應該打扮的得體,甚至懷裡抱著一個嬌媚的女人。

走進著名理髮廳,立刻有小姐為您服務,當然,我指定最好的理髮師,我目前身上好幾萬,除了獵金,我還想獵豔。

這位設計師出手快、技術好,加上我本來就長的不錯,剪完當然是滿意的付錢了。
離開時還跟幾位女服務生拋媚眼,她們害臊的樣子都快逼出我胃裡面翻攪的東西了,我這個高中生現在就這麼迷人了,以後呢?

走出西門町,我往板橋出發,說實在的,雖然髮型滿意但是錢就得省,板橋就是一堆好衣服低價錢的地方才跟西門町相較不下。

挑了幾件型男衣飾與配件,我還特地跑了趟女性衣櫃,要獵艷,現在就要開始學習。

以上這些心得,如果想賺錢記得先抄下來。

回到套房,宅即便也剛好送來我從那死女人的房子拖出來的幾箱衣物。準備來個大尋寶,有用就留,沒用還是留,因為我相信這些物品總有一天用的到。
不管是獵金還是獵豔。

手機響起鈴聲,我依照往常俐落的接起。

『阿洛,上次你說只要有錢賺什麼事情都願意做,對吧。』

當然,只要坐牢的不是我、被抓的不是我,誰不願意?

『怎麼,這麼關照我?才說幾天就有案子給我接了啊。』

呵,我就說我的交情絕不會呼嚨我。

『牛郎,幹不幹?』這個聲音所發出的詞語稍稍讓我震驚

『對不起,不賣身。』

『不賣身也OK,只要你會唱歌、會調情,那些癡女一樣塞錢帶你身上,而且這不是賣給歐巴桑的爛店,是做特殊行業的。』

『哦?說來聽聽。』我開始充滿殺死貓的好奇心

『特殊的鐘點情人聽過沒?就像是網路交友一樣,有固定的聊天室讓那些清純的多金女對你出錢,當然你自己也要出力。』

『我幹。』
這份工作太對我胃口了,掛掉電話之後我馬上辭掉原本的爛工作。
跑去附近網咖進入所謂清純多金女的聊天室。
當然不是因為電腦被當掉,我不像那些白癡被網警抓。
網咖當然是最安全的地方。

包了三小時的台,還特地選了有視訊的高級座位,進入名稱為情人夜的聊天室之後便開啟我的視訊,當然一進入得先跟各位癡女打聲招呼。
不過作生意我也會看對象,太醜太肥一律拒看,這樣接CASE不僅口袋有錢,連身體也做的甘願。

一堆癡女看了我的視訊,我也理所當然的觀看她們視訊。
不到半小時,馬上就有好幾件CASE等我接了,我選擇了一名楓葉妞當作我的第一筆生意,這些癡女用面貌就拐的到了,真是無趣。

約定在台北車站,離時間還有一小時多,我整裝準備出發。
去發展我的第一次獵金獵豔史,說不定我以後會用這些經歷來出一本書。

出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在會合地點,我特地選在一個看不到的隱密地點來觀察,畢竟警察這麼多很麻煩。

不久之後,我看見一名嬌小玲瓏的女生,不管怎麼看,她都跟我同年。
雖然我才18歲但是很多人都說我像大學生了,當然不只外表,我深信我的思想也是。

我緩緩走過去站在她面前

『洛?』她很可愛,瞪大眼睛的看著我。

『對,洛。』回答完她的問題,我猛然牽起她的手不讓她跑掉,當然,這是要收費的。

『唔…』她小聲的驚訝傳入耳中,真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女孩會上那種聊天室。

『妳有打算去哪嗎?還是我帶路?』我努力弄出一張我最滿意的笑臉對著她。

『…陪我去喝酒!』她猶豫了一會,意志堅定的這樣表達。
這次換她抓住我的手,大步的邁向位於新光三越附近的居酒屋。

跟老闆點了一打酒,她沉默豪邁的喝,而我則小啜幾口,心想說不定換我被仙人跳。

等她喝到一定的程度,居然開始自言自語起來了,又好像是在對我說話,這時候我只能苦笑。

『我恨透了那個傢伙,為了一個女人把我們交往三、四年的感情都拋棄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她小小的手搥著桌子,我看的有點心疼…不、不對,我為什麼還得在乎這種感情。

『我還很愛他啊,為什麼他願意為了一個用錢換來的女人,把我們的感情都毀滅。』

她哭的傷心欲絕,我就稍微安慰她一下吧,但是要收錢的。

『那種男人就忘了吧,現在是我在你身邊,不是嗎?』
我輕輕的安慰她,牽緊她的手。

『哼!他用150萬換來的女人居然比不上我用幾萬塊換來的男人,哈…』

150萬…150萬!是他,是那個把小希奪走的男人!

『那男人跟那女人的名字是?』
趁她醉了,我趁機套話,別說我有心機,這只是為了復仇。

『慕元昊跟嚴瑞希,我詛咒他們不得好死!』
看來被我猜中了,上天對我真好,第一名客戶就來了個禮物。

『吻我!』她轉過來對著我,我對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微微嚇到,但是我立刻回過神了,吻上她的唇,這種舒麻的感覺我跟小希體驗過太多次了,現在就用我的經驗來讓她見識一下吧。

『嗯…』我感覺的出來她沉醉在我的吻裡,在我們喝酒及親吻的時候不知不覺時鐘走到了12點。

『帶我走…走到哪裡都行,拜託…』她因為喝酒,臉紅的樣子實在非常迷人,而我已經決定不跟客戶上床了,算了!就發個慈悲帶她去賓館睡一覺,相信我,我絕對不會碰她的,我沒有資格傷害一隻被玫瑰刺傷的蝴蝶。

到了賓館,我付了一晚的錢,攙扶著她進去房間,服務生還問我要不要保險套,那個淫蕩的嘴臉讓我想用拳頭吻他,這時候楓的手機響了,我將她安置在床上,拿起手機看見的名字讓我把想送服務生的拳頭讓給了這支手機。

慕元昊,給我小心一點。

這時候楓抓住了我的手,我將她扶起來卻又被她抱住。

『跟我做愛。』說完又睡過去了,真是可愛,我笑了笑,給她一吻後幫她舖好棉被,我去睡沙發。

這隻飛舞的蝴蝶,我沒有資格去拔取她雙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隔日,我被陽光照醒,也才七點多而已,昨天睡的時候完全沒意料到這裡會被照到,洗了把臉,我靜靜的坐著看眼前的睡美人,心想她要多久才醒,順便,我說的是順便,順便猜猜看她拿的出多少給我。

我跟她,都是被命運玩弄的人,但是我失去的不只一個愛人、一位母親,我感覺我好像還失去了全世界,看著楓,我很不忍心傷害她,利用她去攻擊慕元昊,僅只一次,僅只這個女人。

『喂…幾點了…』她似乎醒了,半瞇著眼睛,伸手想抓住床頭上的某個東西,我又笑了,單純的女人總是惹人憐愛,我輕輕的拿起手錶,放在她的手心。

楓從床上跳下來,搖搖晃晃的走進浴室,昨天喝這麼多,真不知道該說她什麼。
過了幾分鐘,她從一個酒醉的女人變成一名氣質的女孩。

『為什麼昨天不碰我,是不是嫌我太髒?』她苦著臉,像是在逼問一樣。

『當然不是。』我只能說我也很同情你。

『這些錢給你,謝謝你昨晚陪我。』她從一個紙袋裡,拿出五萬現金,拋向我,這讓我非常驚訝,也在猶豫要不要收下。
『我不記得我行情這麼好,再說昨天我也沒盡到情人的責任,十分之一吧。』
我從那捲鈔票裡頭拿出五張新台幣,其餘拋回去。

『我不需要這筆錢,這只是他給我的分手費,求我以後不要纏他。』
她清秀的臉很明顯的對這些錢不屑。

等等,為什麼她會記得昨晚的對話,不是喝醉了嗎?

『妳昨晚不是喝醉了,為什麼會記得跟我說過什麼?』
我掩飾著驚慌,緩緩的將我的懷疑說出口。

『我也很想醉,但是我的酒量特別好,那一打你也喝了四罐不是嗎?』
雖然才18歲,說話卻跟姿態不一樣的,只能用成熟來形容。

『我也還記得,你問過我什麼,我對你說過什麼,所以我們心照不宣。』
她淡淡的笑了,而我,也嘴角上揚。

『既然如此,就先暫時打住吧,畢竟我們只是老闆跟客人的關係。』

『我回去了』我上一句話才剛說完,這一下子她又丟給我這句。。

就這樣,我的第一筆交易結束了,我腦袋全都是她的影子,她跟蝴蝶一樣,
有出眾的外表,單純卻又成熟。

之後的日子哩,我每一筆交易跟客戶都很平常,漸漸的也在網路聊天室有了名氣,短短兩、三個月就賺了不少錢

而楓呢?我跟她還有在連絡,但不再是老闆與客戶的關係,而是朋友。

每次的交談都讓我差點陷了心,但是現在我只追求金錢,沒空談什麼真愛,反正只要有錢,真愛哪裡都有。

多虧網路發達,生意接多了以後,我成了多金帥哥,我開始慢慢卸下這麼多筆累人的生意,一個禮拜接一筆就足夠生活了。

我買下一棟小屋子跟一批二手家具,甚至連電腦跟機車我都贖回來了。
當然,這得感謝我那位錢母帶給我的刺激所轉變而來的。

別看我日子過的快意,我還是有計畫復仇的。
楓那邊掌握了很多慕元昊的資訊,都我一一套來,女人,終究是失敗者。
終於,我等待多時,有了一個新消息。

楓葉妞:最近,慕元昊跟那女人聽說吵架了。

洛:嗯…

楓葉妞:開心嗎?這樣你就有機會挽回囉!

洛:我有我的計畫,我也會趁機幫你復仇。

楓葉妞:那,我期待。

結束了對話,我拿起手機,撥的是許久未觸碰的熟悉號碼。

小希,原諒我,但是我恨透了那個把妳奪走的男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42 , Processed in 1.886040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