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發表於 07-11-28 17:44:13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槍炮聲就這麼響起!

    一架沒有任何標示的戰艦,巨大的機體裡,不斷飛竄出小型戰鬥機,在空中互相穿插飛行。他們全瞄準在一艘運輸艇上,迅雷飛向前,無情的砸下炮火。

    “碰轟轟~!”
    一陣巨響!圍繞在彈火中的運輸艇,機尾及引擎被子彈擊中,爆出火花,開始急速下降!
遭到毀壞的飛艇,硬生生的撞向一棟早已廢棄的高樓,又是一陣爆炸。機艦外殼剝落,緊接著運輸艇開始往下墜,直撲倒在大街…

    由於這一地帶已經被視為禁區,照理說也不會有平民出現於此地。不過,烈火持續猛燒著,現場周圍開始圍繞著各單位人員…..以及特殊警員也在現場進行調查。
    沒有人知道,為何要將這架運輸艦擊毀?也沒有人知道,究竟是誰在背後下令?現場人員眼睜睜的看著消防員在現場作緊急撲滅行動,旁邊的特殊警員卻反在調查周圍狀況,像在尋找某些東西?


    救護人員搬動幾具屍體,大多數會以為這些全是送往醫院。但是他們萬萬沒注意到,其中3.4位穿著救護人員的制服,特別選中一具瘦小卻已經焦黑的屍體急速搬運。將這具屍體送進的車子並不是救護車,反而是一台黑色箱型車。
    其中一人在車門外望了望,在確定現場都沒人注意的情況下,快速拉上車門。而這台箱型車載著幾位人員及屍體,就這麼小心默默的開走…

    「怎樣?他還活著吧?」
    原本在事件現場一直很沉默的幾位人員,一上車,車子行駛幾分才終於小聲開口。
    「放心!牠的生命力挺驚人!」其中一位人員抿著嘴,指了指剛被他們搬上來的小孩屍體,並拿起旁邊的繩子銬牢固定著,拉了拉幾下,好像是要確保這具屍體不會自己跳起來攻擊人。

    其實眼前的焦黑人體,並非失去了生命。他被火燒到接近見肋骨,胸膛仍微微上下起伏,吃力的呼吸著。他的臉已經被烈火燒的面目全非,嘴唇膠質及眼皮燒毀,能清楚看見那雙明亮的眼睛及牙齒。
    這具”屍體”微微顫抖,還飄著灼熱的白煙,以及惡臭的焦黑味。全身不斷抽搐著,看的出來他非常痛苦,眼神中透露出對某些事物的渴望,卻又十分無助。他無力的視線慢慢飄移到這些”非醫護”人員身上…
    「你該不會以為你跑的掉吧?」剛剛將他捆牢的那名成員,從衣衫前的口袋裡,拿出包菸,很順手的點燃一根,吸了一口,「我說…小朋友,你得了解一件事…不管你跑到哪裡,我們遲早都會把你抓回來。管你躲在幾台運輸艇,我們就會毀了幾台運輸艇,就是這麼簡單。」
    他簡潔說道,又吸了一口菸,露齒邪笑著:「別忘了,這是你自找的!」
    屍體眼睛至始至終一直瞪大著,望著這幾個人員,似乎想表達什麼,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淺藏著極度的仇恨。
    牙齒微微抖動,雖然這些人並沒有注意到,也聽不見…但這具焦屍已經明顯透露著…


總有一天…

-------------------------------------------------------------------------------------------------------------------------

第一章    序

     無止境的宇宙,除了眼前一片星空景象,沒有人可以保證是否還有其他生命體。如今,人們不只能證實其他生物的存在,甚至開始走向宇宙國際化!

     雖然人們科技是日見進步,有些宇宙種族對地球人表示友好歡迎,但是大多數宇宙種族普遍並不同意地球人適合走宇宙國際的路線,甚至有類似阻擾的情形出現。原因是對於人類與眾多不同宇宙種族比起,地球顯得落後許多,阻擋行為更是顯示對地球人的歧視。

     2700年,人類冒險者顯然沒有因為眾多宇宙人打壓而被感受困,反而更加往宇宙中探索奧秘。然而,在那年裡,一群探險者,將飛艇降落在一個含有水源的未知星球,這個小小星球不但有氧氣的存在,可以進行呼吸,更讓這些好奇心強的探險家興奮不已,卻不是這件事…


     發現一個星球當時已經不是什麼令人興奮的事…真正讓他們感到新奇的,這星球雖小,可是存在的生命體卻十分特殊。這些生物看似低等,說來也只有水蚤般的大小,但是構造並不單純。探險者覺得這些小東西,必定有研究上價值,因此採集了許多樣本回去,交給了地球上的科學家。當科學家接收到這些意外的小玩意,除了雀躍之外,馬上獲得政府許可,著手進行研究。

     研究進行的十分迅速,在短短幾個月,科學家們發現這些生物擁有一種寄生能力。假如環境變化無法使這些東西繼續生存時,牠們便會依賴寄生的方式來存活適應當地環境。當一位科學家試驗將這些東西打進白老鼠體內,短短幾個小時,白老鼠突然脫了皮,白色體毛脫落變成黑色硬殼,肌肉甚至能更加強化,一下子變增了3倍大。面對這種驚人的研究成果,毫無疑問,當然讓這些科學家更加投入研究。而研究顯示,這些像水蚤的生物,不只可以寄生在動物身上,甚至連植物也可以獲得強化突變。

     由於研究這項秘密試驗的人員越來越多,所以為了追求進度,一些科學家要在地球繼續研究,而另一批科學家決定轉移到原生星球或殖民星進行實驗觀察較直接,之中並運送了不同種動物植物來實驗。
     接著幾年研究令科學家感到十分滿意,這些物種在進行寄生後,已經可以進行進化,變的更高等!經過一些時間,進行食用其他動物,甚至是攻擊同類維生,提升自己的等級,並形成一種不可思議的規律性及領導性,就像螞蟻一樣。有時還會遇到相同高的同種類,為了爭領導而自相殘殺。
說實在,光是等級,多少都會讓人感到懼怕,但這些科學者也不是傻子,他們也尋到只要殺死最初母體的方法,其他次感染生物就會呈現混亂,就像一群螞蟻,只要殺了蟻后,便會瓦解整個蟻群的規律。

     既然知道防止這些異種反抗的方法,科學家對於此提防因此也減少。但是他們沒有考慮到,當這些生物真正反撲時,又是什麼情況?甚至更糟的,在往後幾年時間,因為保育動物的限制,又為了研究上的進度,有些動植物甚至非法來回運送,非但沒經過應有的程序,甚至埋下不可抹滅的毀滅種子…

     2730年,果真是有一天,科學家疏忽造成異種外流。兩架專門運送異生物的運輸艇,”沙亞納4號”及”沙亞納7號”,因為差撞事故導致墜毀,因為距離撞擊現場離地球並不遠,沙亞納4號墜毀在地球,另一架卻漂流至宇宙深處,消失匿跡…此後被稱為「沙亞納事件」。
在事件得知到研究人員耳裡不久,他們立即通知相關政府;而這時的政府,當然以”避免驚動人民”為理由,隱瞞了事實,私下派遣部隊進行毀滅處理,也很慎重的警告不准洩漏這次事件。但是很不幸的,他們的撲殺異種的行動明顯失敗!異種繁殖能力異常驚人!在短短幾個月,馬上得知地球上的平民遭到不明生物襲擊。

     在2730年10月21日的早上,位在亞德拉成都,一位路人發現一具屍體,驚嚇之下趕緊報警處理。經過法醫檢測,除了死者死狀慘烈,是動物所為之外,也從屍體身上取得疑似唾液的不明物。但是由於只能取得像硬殼和唾液之類的東西,最後這案子也只能暫時劃上句點。

     10月24日,坎格拉市又傳出一樁命案事件,一樣是兩名巡邏警員,警車不但撞上電線桿,還有奇怪的凹陷痕跡。而這兩名警員向是被人刻意拖行數十公尺,不像車禍撞飛。最讓警方想不透的,是跟亞德拉成都命案一樣,死狀十分悽慘,多處撕咬傷,和前一位被害人簡直一模一樣。而且,兩座城市距離相差遙遠,實在難以想像一隻動物可以在3天內,不眠不休的跑到兩座不同的城市。
但這件事情也並非沒有進展。警方這次幸運的找到一位目擊者,身分是個遊民。他向警方說明,他親眼目擊到整個過程…當天晚上凌晨,他聽到車子撞擊聲,好奇之下走向意外地點想湊湊熱鬧,結果他看見大約有5.6隻像狼犬大小的生物將那兩名警員從警車拖出來,開始啃咬。因為他覺得害怕,所以就趕緊離開,但他可以確定的是那些鬼東西絕對不是狼狗…
雖然這遊民是大約描述,但是對警方來說,他們並不怎麼相信,也不可能將這種說法交回去報告。加上又測出遊民的酒精值超過標準。所以警方將這類資料只是丟進其他資料裡,最後這份情報也被埋沒在其他文件堆中。

     11月2日,一樣坎格拉市較偏僻的農村地區,一個家庭的5歲小女孩因為聽見廚房怪聲,而走進廚房。結果在半夜撞見一隻奇怪的動物在冰箱翻東西,因害怕而開始大哭,驚動所有在家的人。小女孩的父親拿起獵槍,和母親匆匆來到廚房,打開燈火,看見這隻全身釉黑的詭異生物正啃食冰箱的食物。小女孩的父親在臨場反應下,舉起獵槍一發射中頭部,當場將這怪物斃命。
事後,家人合力將這生物包起,一同送去警察局。而在這同時,也是政府科學家秘密實驗被發現的開始與警告…異生物已經大量繁殖侵略各地了…

     異生物崛起對人類反撲,引起各界對政府的批評,不過這並不能阻止異種繼續侵略各個區域,所以高層官員們,成立了聯合軍共同對抗異種。但是異種研究的疏失,對聯合政府來說是一大弊案!除了抵抗,他們也試圖掩蔽事實,所以導致一般百姓的不滿。有些年輕的人民,一方面是眼看自己的家鄉遭到異生物攻擊,另一方面是對政府的處理方式極為不滿意,於是就合力組成了防衛隊,共同對抗異形群。
雖然異生物繁殖之前,政府有經過一番撲殺,但是人們還是花了20幾年的時間,靠著襲擊母體,才終於抵押異種的繁殖。2756年,政府才正式宣佈異種群已經瓦解了!這些生物對人類的攻擊會大幅降低,但是為了防止再度崛起的可能性,政府對於此事也更是小心提防。

     異生物侵略事件,不只是驚動人民,甚至驚動了其他宇宙國家族群!由各星球領導人所組成的”宇宙聯合國際”,對地球提出慎重警告,一旦在有任何危險行為及研究,便聯合各星球軍隊出動軍隊壓制地球。但是這樣的警告,似乎也引起其他宇宙種族的規勸及指責,因為地球人的家園已經有不少區域遭到嚴重破壞,而宇宙國際協會卻冷眼旁觀?這也可以表現出少數宇宙人對地球人的善意及同情。但是,卻只有一個國家種族,因為” 沙亞納事件”後,明確的表明與地球劃上危險關係…

     雖然地球人好不容易成功壓制住異生物,但人們最終發現...之前的沙亞納事件中,飄向宇宙深處的”沙亞納7號”運輸艇,竟然讓地球處於另一項危機及罪惡的狀態。


     這架運輸艇的外流,是造成人類意外得罪到一個外星族群的主要原因。


[ 本文最後由 忍者獵 於 08-2-5 11:4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2    異種、外星族群

      一架看起來極為破舊的軍艦,獵鯊號,與現今的聯合軍那華麗亮眼的飛行軍艦相比,簡直像是一個經過長期戰爭的老兵,因為不斷的征戰,而顯得格外蒼傷。這架老舊軍艦,正是扮演這樣的角色。它穿梭在空盪宇宙,在一個巨大的人類殖民星附近,準備前往地球。

      雖然這軍艦是很破舊,但卻是現任民間自衛團領導者的專屬軍艦。軍艦裡位於重要的中心之一,艦長室,裡頭空間並不大,也沒有像一般高層官員有經過細心佈置,搞的像高級旅館一樣。獵鯊號的艦長室雖然簡單、簡陋,卻是這位自衛團領導者能好好放鬆休息的地方。
      這位儉樸的領導者,克羅亞茲˙修萊斯,最近才剛被人們推選出來,擔任領導者這項重責大任。克羅亞茲的穿著明顯和他的艦長室互相映襯,輕便套頭衣服,一件看起來有些舊的牛仔長褲和沾一層灰的長統靴。不過縱使服裝上是多隨便,克羅亞茲卻有一張像是受到戰場摧殘,身經百戰的臉孔,留了一把鬍渣和參雜銀白黑色的短髮,臉上一點點的皺紋如累積般的智慧,可以給人一種可靠的感覺。

      為何這名防衛團領導人會要前往地球?原因是克羅亞茲艦長接獲到地球上自衛團對異種狀況的描述。被訂為第19號危險區域的廢墟都市,有目擊者指出,一群異生物出現於此地所以這位領導人下了第一道命令,並決定親自帶領部隊去探查異種的可能蹤跡。同時也帶了補及品去幫助那些遭遇貧困處境的人民。

      距離目的地還得花上十幾小時的時間,在每次開始進行救援之前,克羅亞茲總是會先好好安頓一會兒,盡情的放鬆心情。當然這次也一樣,他坐在破舊的大椅上,兩條腿粗魯的放在前面那相當不精緻的桌子上,想以最輕鬆的姿勢,望著前方架設的機器投射出影像,形成透明電視螢幕,觀賞裡頭的新聞報導。
      對克羅亞茲而言,因為工作上的關係,長期時間並不會待在地球。所以看新聞已經是每天必定會做的事情,好讓自己知道點地球上的國家大事。這也是在他辭了地球聯合軍的工作之後,才開始這樣了。
      最近他卻已經對現在的新聞感到無比的不耐煩!因為每次地球上的報導,有八成都是報導私人八卦,要不就是報導那些高層官員互相罵貪污。每一天每一天都他已經厭倦這些無聊的什麼獨家新聞。

     『上億元的掏空案,現在也正為此不斷上訴』畫面中的記者就跟往常一樣,又不知道是第幾次的貪污事件。
     「唉」克羅亞茲瞇著無力的雙眼,屁股挪了一下位子,看著這群他平常口中的老狐狸在鏡頭前互罵。那些高官也只不過是彼此告發事件,但實質都是一樣,根本就是狗咬狗嘛!不過他也不禁暗中佩服這位女記者,常常報導這些難道不會不耐煩嗎?
      正當他整個人軟躺在椅上更往下陷去時,調整螢幕到下個節目,又轉移到另一位新聞台的男記者身上。
     『現在我們在現場詢問泰勒格外交官,看的出來他對這次薩默人即將登訪來到地球似乎不願多做說明,但現場記者會繼續為您報導
      泰勒格是克羅亞茲以前還是軍人時,因為工作關係而認識的同事。在克羅亞茲的思想裡,泰勒格算是他所認定的少數官員之一。做事一向講求效率不拖泥帶水,但對許多事情卻因為太正直,而常被莫名奇妙的欺負,也因此常常讓他想東想西,這就是泰勒格外交官。所以今天聽到泰勒格三字,克羅亞茲難免眼睛一亮,挺起身子繼續觀看新聞。那腦袋單純的傢伙竟然要負責接待薩默族?真的假的?


      由於四十幾年前的「沙亞納事件」,人類那偉大的愚蠢實驗品,異生物,不小心將牠們流放到薩默人的家鄉。可笑的事,地球政府的那奇怪的秘密實驗組織,聽說是做過處理,但似乎始終弄不清狀況,也不知道沙亞納7號艇是墜落何處
      事件2年之後,薩默人的星球突然遭到異樣外星生物入侵。雖然薩默帝國是身為宇宙三大帝國之一,但是由於這些生物是經過長期無限制繁殖及進化,而突然在某一天,一舉進攻毫無預警的薩默人,導致他們竟然沒辦法應付這些異種群。薩默族在驚慌之下,做了緊急處理及調查原因。結果不出多久,他們在隱密的山壁中發現一輛毀壞的運輸艇,而這運輸艇透過材質樣式被指出是來自地球!
      氣憤的薩默人,當然無法原諒地球人的疏忽,而就這樣突然惡煞的強行登入地球,並對地球人提出警告。雖然地球政府表示願意對這一切負責,而確實是有指派許多研究人員去進行處理,但是薩默人卻十分不領情。有人認為是疏失,有人認為是地球人的一向陰謀。因此他們最後提出每經過5年要簽一次的條約,而這條約意義就是要地球不管是任何船艇,甚至只要是任何地球人,只要出現在他們管轄區域範圍,就發動人們無法想像的後果!
      薩默族畢竟是一群強大的帝國,面對其他外星種族,宇宙聯合國際組織也不敢插嘴,最後也只是試著別接近地球也更加導致地球被宇宙孤立於一旁。


      新聞報出薩默人即將登訪地球,也是進行每5年的簽約行動。不過這種事情政府通常是不會詳細說明了!而且根據克羅亞茲以前擔任軍官的經驗,也只有高層人事或是處理這方面的人知道詳情。薩默人來臨這消息報導出來,會給人民知道多少?
      正當克羅亞茲摸著下巴,靜靜思考時,艦長室的門艙突然打開,同時也打斷他的思緒。
     「漢克嗎?」他抬起頭,似乎已經很了解這艘船艦上,進來的人通常會有哪位。
     「是的,艦長。」一名咖啡色頭髮,削瘦的臉上戴著圓框眼鏡的年輕男子很恭敬的對克羅亞茲敬禮。
      克羅亞茲手揮了揮,表示漢克根本就不必多禮。而說實在他反而不太喜歡這樣,但是前面這位比他年輕幾歲的眼鏡男可不這麼想。
      漢克在入隊之前,還是一個朦朧不懂鄉下小子,由於家鄉遭異種佔領,憤而想進軍隊反擊那些生物。但由於軍隊要求一定的歲數,當時才17歲的他,因此加入防衛團進行慈善般的協助,而且也剛好被分發到克羅亞茲手下。
      很意外的,這小鬼頭才加入沒多久,不知為何?可能是克羅亞茲本身散發的可靠魅力,讓他相當向克羅亞茲看齊,特別是當克羅亞茲被推選為領導者時,漢克可是強力推薦!
      漢克的想法是這樣。克羅亞茲的想法,倒是在想完全不知道這小鬼頭幹嘛一臉看見他像看見偶像的表情”…不過能確定的事,是他至少知道自己可以信任漢克。
    「我是來報告剛剛收到來自地球自衛團的第7部隊通知」漢克停頓一下,見克羅亞茲好像雙眼無神的發呆,開始猶豫是否該繼續講。克羅亞茲發現漢克正盯著他,馬上揮揮手,意指他有在聽。
      漢克眼睛再轉移到手中的紙張,繼續往下說明:「嗯大概在十分鐘前,第7部隊傳來這份資料。」漢克將資料遞給克羅亞茲。
      克羅亞茲接過那張資料,眼睛快速的掃讀過
    「所以說,19區確實有異生物存在,對吧?」
      漢克點點頭,「他們也收索到異生物的殘骸,有羽翼,可能會比較難對付
    「飛行的異種嗎」克羅亞茲納悶的往椅背躺下,微微傾斜,「母體的下落呢?」
    「異種母體還在收索當中,不過從他們嘴裡好像沒有下落。」
    「嘖嘖那真的會比較難對付」克羅亞茲語氣有些無奈,看著資料上的異種殘骸照片,「這異生物,種類來說好像並不是說有經過多次進化吧?」
      漢克比較不能像克羅亞茲一樣,分析異種的類型。雖然不知道克羅亞茲是從哪裡學來如何分析異生物等級,但漢克還是挺感興趣的仔細聽他的說法。
    「這個樣子,看的出來挺多地方都尚未強化過。」克羅亞茲拍拍紙張,「這種型態要是比起"骸龍"那場異種戰役,應該要好多了吧?」
    「骸龍?」
    「喔,你應該不清楚。」克羅亞茲回想著,「那場戰的異生物特別難纏,他們不但會飛,又會溝通當時我還是政府軍官。」
      克羅亞茲說著,收起資料
    「先通知船上及部隊所有人,在登入地球前12小時做好戰鬥準備。」
    「是!」漢克又恭敬的敬禮,接著轉頭走出艦長室。
     當漢克一離開,室內接著開始一陣沉默
     幾分鐘前,克羅亞茲想試著以最平靜的心情作一切的準備。但是,看一下電視節目裡,新聞人士貼上一張上一次薩默人來簽約所拍的照片(克羅亞茲也搞不清楚這些人到底是何時拍這張照片?),開始講解薩默人的特徵
    「這報導究竟會引起很多人關注?」克羅亞茲喃喃自語,畢竟要爆出這樣的消息挺困難的,而且
     腦袋開始一片空白,他看著那些有五隻發亮的綠眼睛,像戴著面具的奇特種族,薩默人,始終不知該對這些人下什麼定論


      現在的他只知道,薩默人會特別來地球,除了簽約,也可以說也是順便觀察地球人的行動吧?


[ 本文最後由 忍者獵 於 08-2-5 11:5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位於政府相關場所,剛被一群記者追問到不耐煩的泰勒格外交官,疲累的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根據他的工作內容,原本一直是在國內對其他國家進行外交行動。簡單的說,他是第一次被政府指定派去接待薩默人(當時聽到時,就有股”開什麼玩笑”的想法)。要招呼並設法應付這群外來種族,要說苦惱也是,緊張也是,總之他就像是正在平底鍋上的煎餅一樣。
      當然,泰勒格知道地球人在薩默人眼裡沒有什麼好印象,不過既然被任職為宇宙外交官,再怎麼突然,也別讓這次工作搞的亂七八糟。為了這件事,他還特別請教接待過薩默人的前任外交官,結果更讓泰勒格緊張萬分,因為前任宇宙外交官對他說…”根據他過去接過薩默人的經驗,有一位相當難纏!”
      雖然有過前任接待人的提醒建議,但是總是沒想到,在還沒招呼薩默人之前,就已經被記者窮追猛問的情形累倒。早知道當時也該請教前任外教官是怎麼躲避記者。
        泰勒格深吸一口氣,慢慢呼出…
     「別擔心…就像是對其他國家的工作一樣…沒什麼好擔心…」他試著蘊釀情緒,看著桌上那堆有關薩默族與地球人之間的工作資料。接著他得在一個月後的簽約日進行更詳細的準備…
    “唰!”
      自動門突然快速唰開,泰勒格驚一下,馬上轉過頭。一位女秘書手中捧著一本資料文件,探頭進來。
    「泰勒格先生!」看的出這位秘書神色相當驚慌,緊握著文件,「薩默人已經要登入地球了!」
    「什麼!?」泰勒格愣到下巴差點掉下來,「怎麼會?距離簽約日不是還有20幾天以上嗎?」
    「是沒錯!不過薩默人似出並不這麼想…」
      泰勒格咬著牙,邊低聲咒罵,邊手一揮:「立刻準備直升機,所有相關人士立刻到指定地點接待!快!」
    「好的!」
      泰勒格穿起他的西裝,和女秘書走出辦公室。看著旁邊的祕書耳邊掛著小型對講機,對全部相關單位下達指令…在泰勒格心裡,一直搞不清楚為何薩默人要如此早到?在此有點萌生出不安的想法。
      他們一同直達頂樓,中央處有一架剛啟動運轉的直昇機,正等待他們。泰勒格和祕書很快搭上直昇機…
    「趕快前往中央城市!」因為螺旋槳轉動的聲音幾乎蓋過他的音量,所以他試著用最大音量對駕駛人大喊。
      駕駛員點點頭,遵循泰勒格的指示,立刻駕駛直升機到中央城市…

      大約過了30分…
      直升機降落在接待薩默人的指定地點,中心大樓,全世界最多樓層最高的行政大樓。泰勒格慌忙的跳下直升機,確認各個小組都已經準備好了,才走到接待位子。好在他都已經準備差不多,不然實在無法跟上層人交代。
     「我這樣可以嗎?」泰勒格拉著領帶整理衣容,轉頭不安的對秘書問。
     「帥極了!」女秘書微笑回答。接著泰勒格”咳咳”幾聲,望著遠方天際。
      幾秒前,天空飄著幾朵雲,天氣好的不得了。泰勒格眨一下眼,突然注意到雲層明顯變化,像時光倒縮一樣,將這些雲吸回去。接著就像是螢光顏料灑在黑水中暈開,一瞬間”啪”個巨大聲響,這些光芒亮到讓在場人睜不開眼睛。泰勒格試著用手遮著臉,希望多少可以阻擋強光。但他又試著透過手指縫隙,看見薩默族的船艦一隻隻顯現…不…這應該不像資料顯示他們搭的船艦!而是疑似軍艦?
      當光慢慢微弱時,泰勒格手放下,驚訝望著遠處的薩默人飛船。與其說要和地球進行簽約,不如說他們比較像是要上戰場一樣。每隻船艦都是雪白色外殼,周圍綠色線光均勻散佈著船艦每一處,看起來十分高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間被其他小軍艦守衛的大型母艦,和其他飛船對比,簡直是顯現出它的高雅。
      泰勒格難以想像薩默人突然帶著這批軍隊來到地球,不禁讓他猜想薩默人究竟有什麼目的,還是出了什麼狀況讓他們對地球人越來越感到不安?
      船艦群距離中心大樓越來越近,開始緩緩降落,其他小型船艦降落在大樓前廣場上。而母艦和其他比較偏中型的軍艦則是一同降落在寬廣的頂樓上,漂浮靜止的停在泰勒格面前。
      泰勒格爭著雙眼,看著這些艦艇上的綠光線條,漸層式的慢慢消失。當一消失時,船艇開啟幾道門,看著十幾個薩默衛兵小跑步的出現,很有規律的站在母艦門前。接著裡頭又走出幾位薩默人,其中兩位打扮特別華麗莊嚴,一位還比較不一樣,沒有手,但都是身上披著黑色披風,搭配著奇特的紅色白色的圖形,好幾處掛上會發亮的綠色水晶,和他們那輛大型母艦簡直有得比。
      就如資料照片顯示,薩默人的臉像帶著面具,披著外殼一樣,雙腳彎曲跟動物的後腳跟一樣。最奇特的,是他們擁有五隻眼睛。
      泰勒格雖然已經仔細閱讀相關薩默人的資料,但是當這位看起來很有權位的薩默人往他方向每走一步,他就感覺到一股壓力在。特別是當這個薩默人走到他面前時,泰勒格身高足足只有到他的肩膀,甚至散發一種高不可攀的氣勢。
      這位薩默人看了泰勒格一眼,雖然他們沒有嘴巴可以配合眼睛顯現表情動作,但泰勒格隱約感覺到這位高層薩默人似乎相當驚訝。泰勒格見到此事,推測可能過去每一次都是由那位前任外交官進行處裡,因此趕緊很有禮貌的說明:「歡迎來到地球,各位薩默人們!」
      泰勒格見那薩默高官轉頭看另一位薩默人,一個打扮比較不華麗,沒有雙臂的薩默人用泰勒格聽不懂的話和那高官對談。”那應該是他們的語言吧?” 泰勒格心想。
      不管怎麼說,雖然他不會說薩默語,但總是得表示禮貌。泰勒格看那兩位薩默人對話完了,又繼續說明:「我是泰勒格˙德拉克,是這次負責接待薩默族各位大人的…」
     「外交官,我知道。」薩默高官突然用地球語言開口,讓泰勒格嚇了一跳。
     泰勒格心裡雖然驚慌,但他還是表現很鎮定…
     「我是薩默帝國的總理大臣之一,亞沙德,過去幾年都是我負責在貴星球進行簽約行動。還有…別驚訝,我們會說你們的語言。」亞沙德好像看透泰勒格心裡在想什麼,用一種迴音粗啞的聲音對他說。
      這薩默人知道我在想什麼?泰勒格又一再小小訝異,結果望見亞沙德旁,剛剛對話的薩默人,對他諷刺的冷冷一笑。
      亞沙德可能也察覺出他旁邊那薩默人的態度,但他只是簡單的轉身介紹:「我旁邊這位是納塔斯,我的隨從,過去很多場所他都會跟在我旁邊,所以在某些重要進出地點請別介意,他一定會跟我進去。」
      泰勒格看著那沒有手臂的薩默隨從,有些恍神的點頭答”好的!”。
     「因為距離簽約期還有17天,所以我會事先替各位訂好飯店…」泰勒格很快回過神,禮貌答道。
     「嗯…確實,」亞沙德淡淡的說,「與我一同來到貴地球的薩默戰士,幾乎因為長期戰爭而耗盡所有能量。加上前往途中,他們確實需要好好休息。」
      泰勒格手擺出”請走這兒”的動作,示意請亞沙德和其他部屬往這離開,並和秘書一同帶領他們到電梯前…
     「哼…落後的星球就是不一樣…」搭上電梯,納塔斯刻意用薩默語說一句諷刺的話,好讓泰勒格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納塔斯,別這樣。」亞沙德一樣用薩默語勸告。不過納塔斯不想多做回應,只是頭往旁邊一撇,好像不想看到任何地球人。
      在旁泰勒格看在眼裡,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他只知道,從某方面,這位總理大臣確實風度翩翩,但是那個叫納塔斯的,一定對地球人很不友善。
     「以後這一類的事,都是你負責的吧?」亞沙德轉向泰勒格問道。
     「是的,以後地球簽約,像是接待各位薩默大人,除非有突發狀況,不然其實是不會有變動的。」泰勒格一直試著用他認為最好的態度去回應,心中又不斷冒出這個大臣會不會偷看他心裡的想法。
      亞沙德靜默點頭:「我懂了。還有,其實你不必這麼緊張…你別誤會了,我們沒有看見別人心理的能力。」
      泰勒格感覺自己又被看穿一次,這不叫心電感應,不然叫什麼?
     「我們只能感覺人的氣息情緒上的波動,但只有少數薩默人會。今天來這兒的薩默人也只有我有這能力。所以泰勒格外交官,這點你大可放心。我只是感覺到你的疑慮,跟你前一任外交官的反應很相似,並做些推測罷了。」
      聽到這兒,泰勒格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臉些微泛紅,視線慢慢往下移…。而這時納塔斯還是一附沾沾自喜的模樣,盯著泰勒格瞧去。
      他們抵達一樓,一群工作人員及官員看到亞沙德似乎很驚訝。可能一樣沒料到薩默人竟然那麼早抵達地球。當然泰勒格很清楚的事,一直讓薩默人待在行政中心,恐怕會引起一些不相關人士的注意,而且甚至可能讓他備受其他人批評。所以他打算帶領亞沙德暫時離開,接著趕快為他們找旅館歇息。
      心中是打理好一切了。但是一旁的祕書,兩根手指按著對講機,一直講的沒完。突然她手放下,一臉嚴肅的轉向泰勒格…
     「泰勒格先生,有件事要注意!大門前面有一群…」
      話還沒說完,門口警衛已經為他們拉開大門。接著馬上湧來一群記者!閃光照相機不停的照,鏡頭一致的往他們移動,讓泰勒格瞬間反應不過來。這些景象,可能連薩默衛兵們都傻住了!
     「這…」泰勒格真的結巴了,被閃光燈照到睜不開眼睛。這些記者是怎麼知道薩默人已經抵達地球?
     「媒體的力量真是可怕…」秘書輕輕的唸著,結果被一名記者擠過。
      這些記者突然讓其他薩默人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活了這麼大的歲數,怎麼會有這群人的存在?沒想到來到地球竟然會如此的坎坷?
      泰勒格感到十分不好意思,趕緊對秘書示意,要她通知警員壓制,並派幾台車來載亞沙德他們。至於亞沙德面對這群人海,仍是一副高尚冷靜的表情,一點動搖也沒有,但他還是想問泰勒格這些問題。
     「泰勒格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請問您就是負責這次地球簽約的薩默人嗎?」
      正當亞沙德想問泰勒格時,一位記者毫不客氣的拿起麥克風,移到他面前打斷他的問話。而這一舉動,其他記者也開始跟著模仿,改轉向採訪亞沙德。
     「你是第一次來地球嗎?」
     「請問你是薩默帝國隸屬什麼職位?」
     「你會說地球的語言嗎?」
     「聽說薩默人很長壽,請問你幾歲了?」
     「請問你有老婆嗎?」
     「…」
      之後又問了許多莫名奇妙的問題,甚至跟他們工作目的一點關係也沒有,讓亞沙德忍不住皺起眉頭。至於泰勒格心裡,很想對這群媒體大發雷霆,他知道上層人士不會允許讓媒體干擾薩默人及整個行動!只要這位亞沙德官員出了什麼狀況,薩默帝國一定會有很好的理由對地球發動攻擊。但是現在處於這種狀況,避免不必要的言語批評,只有忍耐的盡一切力量帶亞沙德離開這群記者。
       但是亞沙德的隨從,納塔斯,不見得耐性和泰勒格一樣。面對一些記者對亞沙德詢問許多失禮的問題,終於讓他沉下表情,惡煞的走向記者群前。但也因為他沒有雙手,所以納塔斯用肩膀將記者們撞開。
       薩默人本身力氣就比一般地球人還大很多,所以納塔斯那一撞擊,讓很多人往後傾倒!並凶狠的站在亞沙德面前保護著。
     「不准再靠近一步!」納塔斯那回音般的吼聲足足超過他們,加上是用地球語言反罵,因此一下子讓這些失禮的記者閉上嘴,驚訝雙眼睜大的看著納塔斯。
     「夠了!納塔斯。」這時亞沙德抓著納塔斯的肩膀,用薩默語小聲說道。
      雖然納塔斯對亞沙德所勸的話,有收斂之意,但仍散發著微微惡氣。而泰勒格心中則是想著原來納塔斯會說地球語言,以及不斷浮現出不安的憂慮。因為他十分確定這些畫面,今晚一定會全國撥出…不對!是全世界的人都會知道!
      「亞沙德先生,車子已經準備好了。請往這兒走。」泰勒格試著調整情緒。
       在記者群中,閃光燈不停的照之下,現在他必須趕快將亞沙德帶離記者現場,以及擔心即將被上層挨罵的後果了。

To be continue...


[ 本文最後由 忍者獵 於 08-2-5 11:5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08 , Processed in 1.398931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