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THE SIX(12/17更新)

[複製連結] 檢視: 1981|回覆: 2

發表於 07-11-24 17:08:07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THE SIX ──The SIX of The Moon──

序章


  「THE SIX」是由六個主要世界,以及其附屬小界所組成的巨大空間。這六個世界分別為:有如過去般的「滯留界」、科技進步的「混沌界」、神之居所:「至聖界」、魔之居所:「暗墮界」、尚在構成中的「未完界」,以及一切成謎的「虛空界」。

  這些世界之間有個中繼站:迷之森,一個廣大,如同迷宮的森林,它的作用便是防止有想要橫渡到其他世界的任何物種。什麼魔力、科技……在這個森林形同虛設,闖入者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度過迷之森裡的各種危機方能通過,歷史記載所有想穿越迷之森者,幾乎只有兩種下場:死於森林、被找尋到時已死亡。因此,除了原本就居留在迷之森的種族們,沒有人敢再靠近這座森林。

  原本一切是互不侵犯,和平且祥和地各自過著各自的日子……有天,自稱來自「虛空界」的突如其來的種族破壞了這一切,沒人知道他們是如何穿越迷之森,他們引起紛爭,穿梭於各世界,打破世界間的平衡,而他們的族長,也是他們口中的「王」,更一舉殺了支撐所有世界的神之首領。

  失去首領的神族們開始混亂,有些甚至開始衰落而步入死亡。世界開始動盪不安,甚至於崩壞,神族無法放過造成「THE SIX」混亂的元兇,於是發布指令,殲滅這個可怕的「弒神者」以及「種族」。

  種族名為:「席諾」,一個有著黑髮、白皙皮膚,總是帶著面具的種族,其族長名為:「費奇.尤里西斯」,一個殘暴、自我中心,卻又實力高超的瘋子。


  神族有個直屬種族:「幻月」,有著銀色髮絲、湛藍雙眸,以及全身圖樣般的刺青,他們駐守在迷之森,服侍神、聽令於神,也傳達神的旨意,但是卻只能活在沒有日光的森林深處。傳說,席諾入侵了幻月,該族族長「雷伊.哈札特」,犧牲自己的性命,毀滅了費奇.尤里西斯,但是有人目睹,費奇.尤里西斯死前把自己的靈魂注入在雷伊.哈札特體內,而後者擔憂費奇.尤里西斯主宰自己身體因而復活,故將自己的身體永遠封印在洞穴,交代不准任何人解開此處封印。幻月就這麼繼續守護著人類、看守著封印之地。

  世界再度恢復和平……

──摘自《世界事典》第一章.幻月──


  位於迷之森中心處暗到讓人心慌,森林某處突然而來的一陣騷動,尖銳的女聲劃破空氣,那群擁有著銀色頭髮的精靈們全聚集到某個樹屋中。

  「啊……」

  到場的精靈無不張目結舌,那個根本就不該屬於他們「幻月」的顏色:黑色!一位黑髮,長相似人類的嬰孩誕生!

  讓在場人士震驚的不只這點,嬰孩全身濕漉,耳朵並未像幻月尖長,皮膚某些地方仍有血塊沾著,擠帶和胎盤還黏附在胎兒的肚臍上,原本該是嬰孩的母親早已奄奄一息躺在一旁,滿地鮮血讓人怵目驚心。那嬰孩沒有啼哭,渾身癱軟地倚靠在那名女性幻月身上,琥珀紅的瞳色,讓人聯想到血。

  「殺了……殺了這惡魔!這個……黑髮惡魔!」那名女性幻月幾乎用盡最後力氣,虛弱地喊著。

  而那名嬰孩,竟露出不可能展露的冷酷表情,一把扯斷臍帶,幻月這才發現,躺臥在地的那名女性幻月脖子上小小的指印,難不成……這剛出生的嬰孩想殺了自己的母親?但是,他哪來的這種力量?

  「族長!」

  在這樣令人驚慌的場面,一位武官打扮的幻月衝進來,蹲在某位衣飾明顯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幻月面前,後者微蹙眉梢。

  「發生什麼事?」

  「封印……幻月初代族長所封印的那個洞窟,不知何時被人破壞……」

  消息讓幻月們騷動,那位被稱為族長的幻月低下頭,湛藍的眼睛看向那名嬰孩,身體也不自覺得移進……那個曾給世界帶來莫大災害的黑髮種族,這個孩子……會是初代族長雷伊.哈札克,還是那個發狂的瘋子:費奇.尤里西斯?他該下賭注嗎?

  幻月們看著族長抱起那嬰孩,嬰孩沒有任何反抗,甚至動都不動。

  「……吾名:蕭.伊斯克魯,以幻月族長名,對這『詛咒之子』下判決。」幻月族長──蕭,高舉著那名黑髮嬰孩,「將這嬰孩套上枷鎖,棄置在迷之森中的迷幻湖,生死將由『詛咒之子』自己抉擇!倘若這『詛咒之子』有辦法成長回來,只要他一執行任何殘虐的動作……幻月將誅殺之!」

  族長之命令,幻月全部服從,他們將沉重無比的頸銬和手銬帶至嬰孩身上,單看蕭雙手繃緊的模樣,不難想像那些枷鎖對嬰孩而言是致命的重量,但那嬰孩依舊面無表情,只是瞪大著眼望著蕭。

  迷之森,繼承幻月之血,面容卻完全不一樣的『詛咒之子』……誕生。

- - - - - - - - -


轉載需註明出處以及原作者

原創作者姓名:韶雩
同步連載:巴哈韶某的勇者小屋

著作權保護條款欲轉載請先行詳閱之

[ 本文最後由 韶雩 於 07-12-17 02:0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1   檢視全部評分
鬥士豪  總覺得那判決......不管怎樣就是要她死嘛......寫的很好唷!期待接 ..  發表於 07-12-10 23:54 聲望 + 3 枚
xxiinon  期待期待~XD  發表於 07-11-25 15:38 聲望 + 3 枚
小月兔  好期待喔~  發表於 07-11-24 17:13 聲望 + 5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THE SIX ──The SIX of The Moon──

月一章.詛咒之子之其一



  一個銀白色的身影逃跑著,堅硬的樹枝劃破其肌膚也絲毫不在意,比起這點傷痛,還有個更大的惡夢──

  「呀啊啊啊────」

  淒厲的叫聲,鮮血濺上一名黑髮少年的身上,他極為不悅地抹去臉頰上的鮮血,看著在地面上那名有著銀色長髮、尖尖長耳,以及全身不知名的圖樣刺青,也就是傳說中的「幻月」。

  「雜碎!」少年啐口髒字,隨即環顧四週,「還有一個……嘖!」

  察覺不遠處的騷動,少年甩去手中武器的血液,隱沒到森林深處。就在少年失去蹤影,幾位披掛著輕甲,拿著長矛的士兵衝衝趕到,當一看到地面上那名被劃開肉體的幻月,全部的人不禁譁然。

  「這是怎麼回事?」一位有別於那些壯碩士兵的文書打扮,有著高挑修長身材的男子緊縮著濃眉,他蹲下身體檢視幻月,「……還活著!這名幻月還有呼吸!喂……」

  「詛……」幻月一開口,便嘔出更多鮮血,呼吸變得更加短促。

  「先別說話!我找人幫你醫治!」男子嘗試阻止幻月自殺行為,想制止對方繼續說話,卻只是徒勞無功,只因為週遭驚人的血湖和幻月蒼白的皮膚呈現完美的對比。

  「詛咒……『詛咒之子』失控……」湛藍的眼眸早已失去焦距,但幻月仍難用最後一絲力氣,斷斷續續說著,「幻月……已經……要滅亡……」

  「該死!」望著幻月僵直茫然的面容,男子憤恨地咒罵一聲。

  他不懂,幻月在這裡被視做「神族」來對待,他們優雅的體態,精準的占辭,一直以來造福著「龍國」,怎麼會有人想殺害幻月……再者,「詛咒之子」又是什麼?更何況,居然追殺幻月追殺到接近城鎮之地,這裡已經是龍國中心地的永寧城了啊!難道那個兇手一點也不在意被人發現?

  「少大人……」一旁士兵不安地喊著,他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主子如此憤怒。

  「傳令下去!嚴加戒備永寧城週遭,尤以接近森林或偏僻地區!發現幻月即加以庇護,可疑人士一律逮捕。」

  「是!」

  「……」看著散去的士兵們,男子焦躁地咬著指頭,他必須快點找出兇手,否則難保這名兇手殺光幻月後,不會轉移目標到他們永寧城的居民身上,「……什麼人!」

  男子一喊出聲音,不遠處的灌木從便有了動靜,男子連忙移動自己身體,迅速撥開阻礙視線的植物。

  「啊……」

  看清答案,男子不禁忘記要繼續開口,那是一名少女,幻月的少女,柔弱的身軀彷彿隨時都快崩潰似的,她咬緊自己的唇,因為害怕而抖動著。

  良久,男子才找回自己的舌頭,對幻月少女伸出自己的大掌,放輕語調解釋著:「放心,別怕……我叫少恭沂,永寧城少王府的當家,妳呢?」

  「……亭、亭蘭……」少女怯生生說著,並伸出自己的手搭上少恭沂的掌,「有人在獵殺我們……黑髮……紅色眼睛……帶來災難的『詛咒之子』……」

  「亭蘭,妳有看清楚他的臉嗎?」少恭沂將亭蘭拉近自己,細心幫她擦拭掉臉上的髒污。

  亭蘭搖了搖頭,湛藍色的眼睛充滿恐懼。「族人說,詛咒之子會帶來災難……不僅幻月……全部……有人嘗試保護我們,卻被殺了……」

  「我懂了,放心吧,我會保護幻月的……」將亭蘭擁入懷中,少恭沂喃喃自語著,「……我會保護妳的。」


  經過這驚恐的一晚,除了亭蘭生存以外,士兵們陸續在城外發現許多傷重不治,或者因為暴露在日光下而死亡的幻月,所有龍國國民便意識到,平常庇蔭龍國的幻月遭到獵殺,全國進入戒備,除了試圖找尋生還的幻月以外,也想捕捉到兇手。

  從亭蘭口述中,大家得知獵殺幻月的「詛咒之子」有可能就是歷史記載中,被幻月殲滅的「席諾」之王轉生來復仇,但因為被突擊的過程太過倉卒,亭蘭並未看到兇手確切的長相,只能形容對方有著黑色長髮,以及如少年般的體態,而且兇手熟知幻月不能長期暴露在陽光的特性,將幻月逼出森林行兇。

  但這一切發生的突然,結束的也突然,不知是因為幻月已被誅殺殆盡,或是兇手死亡,或者兇手轉移了目標,整個「獵殺幻月」事件只維持到第六天,自此以後,再也沒有任何消息。


  時光匆匆流轉莫約十年,這個可怕的事件也早已被人們淡忘,成為歷史記載中的一角。

  永寧城市集中,一位莫約十一、二歲,穿著粗布衣,用褐色頭巾將頭髮裹住的男孩,手中拿著一堆布料和雜貨,急急在街道上移動著。

  「接著是夫人的……啊!」

  話未說完,男孩包裹中的線團滾落出來,他連忙追趕了上去,但因為苦於手中的東西過多,男孩一直沒辦法追上線團,甚至還不小心撞上一位從暗巷走出來,帶著墨鏡的黑髮少年。

  「對、對不起!」

  男孩馬上道歉,而對方也只是擺了擺手,逕自抽起煙後離去。

  這個人大概很有錢吧?臉上那個,跟剛剛點起來的奇怪的東西,好像都是外來貨似的……男孩打量了一下少年的背影,卻不經意看見少年衣飾上似乎沾染著暗紅色的東西,正當趕到奇怪時,手中物品的重量讓男孩想起剛才自己在追趕的貨物,他左右觀望後,發現那線團停止在暗巷牆邊。

  「原來滾到這來了……嗯?」就在撿起線團的同時,男孩也注意到似乎有什麼東西躺在暗巷底端。「啊!」

  一聲驚呼,手中的貨品也散落一地,地面上那顯眼的銀髮──是幻月!而且是一名女性,雖然體格並未比男孩大上許多,但成熟的臉龐顯示著幻月年紀比男孩年長的事實。

  但是……為什麼幻月會出現在這大白天中,男孩不禁疑惑:他記得幻月會生活在森林中除了與世隔絕以外,另外就是無法暴露在陽光下的弱點?既然如此,為什麼還會厭厭一息倒在這?

  「救……救命……」

  「……可惡,不管了啦!」微弱的呼喊聲拉回男孩的意識,他咬著唇,拆開其中一個布團,將一大段布料蓋在幻月身上以阻隔日光,男孩隨即將幻月背到身後,「妳撐著點!我馬上帶妳找『醫甫(醫生)』!」

  說罷,男孩便帶著幻月急急忙忙離去,就在男孩離開後不久,一位旅者打扮,撐著紅色油傘的黑髮少年從暗處走出來,看著地面上散落的物品,馬上發現一樣與眾不同的東西,那是從幻月身上掉下來的配飾──上面結有紅色扁圓形血玉的中國結,玉上刻有著鳳凰的圖樣。

  「少王府……嗎?」


【待續】

- - - - - - - - -


轉載需註明出處以及原作者

原創作者姓名:韶雩
同步連載:巴哈韶某的勇者小屋

著作權保護條款欲轉載請先行詳閱之

[ 本文最後由 韶雩 於 07-12-13 12:4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THE SIX ──The SIX of The Moon──

月一章.詛咒之子之其二



  躺在床榻上的人兒,一頭銀髮奪人目光,那雪白的皮膚顯示著其幾乎沒有外出過的跡象。一位男子坐於床旁,幫這幻月女子診脈,男子面龐突然流露出疑惑。

  「難道說……唉呀?真可惜呢……」

  男子搖了搖頭,安靜地離開房門,那一身風流倜儻的模樣,以及輕浮的面孔,彷彿剛才的一點「小問題」對他而言沒什麼,男子馬上就發現從走廊走來那一高一矮的身影。

  「雲清,那女子如何?」身材魁武的男子劈頭就問。

  「流月,你來的正好啊!」閻雲清馬上伸出拇指,湊近身材魁武的男子,也就是夏侯流月,笑得開懷的臉龐別有用意,「那女人身材可是一等一!」

  「誰問汝這等事!」這個大色胚!

  夏侯流月馬上對閻雲清的俊臉奉送上一記鐵拳,只是後者像是早就料到,身手矯捷地閃開這差點令他毀容的攻擊。

  「唉呦,開個玩笑而已嘛,而且我是靠這張臉吃飯的耶。」閻雲清雙手向外一攤,對於夏侯流月的嚴肅有些莫可奈何,「那女的沒事,傷口已經止血了,只是尚未醒來,身體還有點虛,大概是照到好一陣子的日光,你也知道,『幻月』這美麗的東西很諷刺地不能暴露在陽光底下。」

  「是嗎?」夏侯流月低著頭,眼神因為思考而飄移,「這樣得等伊醒來才能詢問伊來自哪了……予,汝發現伊的時候,附近有什麼可疑的事物?」

  夏侯流月身旁用褐色頭巾將頭髮裹住的男孩:予,濃眉緊縮著,努力回想稍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自己先去市集幫夫人採買東西,然後為了撿東西而碰上求助的幻月……這中間好像少了個可有可無的事情……人?

  「啊──好可愛的孩子!他就是把裡頭幻月美女撿回來的功臣嗎?」閻雲清打斷予的思緒,他彎下身,將自己的臉移至滿臉驚訝的予面前,「做得好,你救了一個生命呢!」

  「救是救了,不過所有的採購物全部弄丟了。」夏侯流月冷冷說道。

  「!」聽到自己的主子這般說道,予連忙低頭道歉,「老爺,真的很抱歉!那些東西就由我微薄的薪水扣除!」

  「哎呀,晦,不要對一個小孩這麼嚴厲啦,他這樣情有可原啊?更何況他是做善事。」閻雲清伸出手揉著予的頭頂,「欸欸,予對吧?你主子這麼壞,要不要考慮來我閻府……」


  啪!


  伴隨一記清脆響聲,閻雲清的表情還定格在笑臉,但原本在予頭頂上的手卻已經被夏侯流月打飛。

  「少誘拐吾夏侯王府的人!」夏侯流月怒瞪閻雲清,並且把予護在一旁,「誰知道汝這色胚會做出什麼事?」

  不過是想把予養成「美少年」擺在家欣賞嘛。閻雲清撫著發紅的手背暗自思忖,但是最後還是作罷,他可不想夏侯流月把自己當沙包打。「對了,流月,有件事有關於幻月美女……」

  「什麼?」難得看見閻雲清輕浮的態度出現一絲正經,夏侯流月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

  「她……」

  「她很危險喔。」

  「誰?」

  異於在場三人的聲音,讓閻雲清全身戒備起來,夏侯流月則是把予拉至身後,深如黑耀石般的眼眸也注意著週遭。最後他們在不遠的欄杆處發現一位旅行者打扮的黑髮少年,身上衣飾雖然和夏侯流月等人差不多,不過還是多了點異國風,尤其是少年戴在臉上的墨鏡,而且,要不是聽到少年剛才發出的聲音,他那柔軟的臉部線條,以及飄逸的長髮,很容易就讓人誤會其性別。

  「那個女幻月名為『亭蘭』,是被你們稱作『神之子』:少王府四子的母親。」少年完全不搭理對自己行注目禮的夏侯流月等人,逕自繼續說明,一手還把玩著線軸。「也就是生下『占卜奇才』的女人。」

  「啊!是你!」予終於認出來少年那張臉,那是他在市集不小心撞上的人。

  予的反應讓夏侯流月和閻雲清加以警備著眼前這名突然出現的少年,而夏侯流月更是發現少年左手袖口上那暗紅色的異樣污漬……血嗎?

  「哈囉。」少年笑開臉,用著詭異的文字和予打招呼,隨後將他手中的線軸扔向夏侯流月。「……我來歸還失物的。」

  「汝是什麼人?」夏侯流月語調帶有著威嚇,眼睛也還不避諱地注視著少年,能通過夏侯王府的戒備,還無聲無息出現的人絕不是等閒之輩。

  「哎呀?不好意思,我忘記自我介紹了。」少年展露陽光般燦爛笑臉,卻讓夏侯流月以及閻雲清感受到危險反射性後退了一步,「呵呵,別那麼緊張,我是……情報屋的晉煊望,正在找我那『攻擊幻月』的兄弟……」


  ……晉煢朔……


  滿是書香的房間中,一位頭髮成紅褐色的男子,看著手中那刻著鳳凰的血玉.隨後他的視線轉往佇立在眼前的黑髮少年,那少年大約十五歲,如果不是少年的聲音有著男性特有的嗓音,單看他的外表,還有那偏向血色:琥珀紅的雙眸,有八、九成的人絕對會錯認其性別。

  男子,也就是管理永寧城者之一:少恭沂,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決定對眼前這個自稱為「晉煢朔」的少年身上打聽消息,好好了解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為什麼會有亭蘭的東西?」少恭沂絕對不會認錯,這是他送給亭蘭的定情物,也是他們少王府的身份代表證明,絕不是隨隨便便就拿的到的東西。

  「我剛好撿到的,我想尊夫人應該是遭到人攻擊。」晉煢朔表情十分懊悔跟愧疚,語調帶著憂傷,「兇手……極有可能是我那雙胞兄弟:晉煊望。」


  兇手,一定是他……那個傳說中的「詛咒之子」!


  兩張同樣的臉、同樣的聲音、同樣體態的兩位少年,在不一樣的地方,互相指控著……


【待續】

- - - - - - - - -


轉載需註明出處以及原作者

原創作者姓名:韶雩
同步連載:巴哈韶某的勇者小屋

著作權保護條款欲轉載請先行詳閱之

[ 本文最後由 韶雩 於 07-12-17 02:1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5:22 , Processed in 1.717629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