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幽冥雙煞〃

[複製連結] 檢視: 1249|回覆: 7

發表於 07-11-20 20:23:03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此文章為本人第一次創作,傷眼請見諒。

此小說原連載於:http://tw.myblog.yahoo.com/diegod-snoopy/

有意轉載者請於文章補上:
            1˙由哪個地方轉載
            2˙作者為SNOOPY
            3˙原連載點為↑上方所示

----------廢話&贅言結束----------

[ 本文最後由 大頭小松松 於 08-3-12 03:5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序曲

這世界被分為三部分:
人類居住的人間、
幽魂居住的地獄、
天使居住的天堂。
故事的舞台就發生在這三個
相互影響的次元中。
現在,就來揭開序幕~#
幽冥雙煞
作者:Crazy SNOOPY
      (冥月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地獄

  天上高掛著一輪無暇的明月,但這也只是暫時的。地獄裡沒有所謂的白天黑夜,有的只是永夜,皎潔的明月也只是一瞬間。
  在這隨處可見鬼魂和死神到處飄蕩游走,似乎是被世界唾棄般。這裡隨處可見的大多是沙漠,其餘的就是岩石堆或是洞窟。然而這裡只有兩棟像樣點的建築物:死神堡壘、幽魂靈城。居住則是死神大王和幽魂領主,這兩個生物在地獄算是最高層次的領導者。
  看著月光漸漸消逝,黑暗中出現了人影,他是死神中位階次於死神大王的死神:冥月楓。雖然他是個死神,但他的真實身分卻是貨真價實的人類。
  黑暗中漂出了聲音:「楓,你還在想著死亡嗎?」楓並沒有回應。
  人影漸漸的浮現,他是鬼魂的統領者:幽魂領主幽星凪。「喂!別都不理我啦!!」
  「死亡,這是一件好事。它將會讓你進入另外一個轉生期,有何不好?」楓淡淡的回答。
  「每次給我的答案都是這樣,真不好玩。」
  「我說的是事實,別想推翻我的理論!!」楓抑著怒氣道「如果可以,我眞想死一次看看。」
  「跟你說話其實也很麻煩,雖然我們兩個都是人類。」凪用著飄飄然卻帶點無奈的語氣說到「算了,死神大王要我傳話給你:『冥月楓,於四次死神週期之內到達亡靈殿,否則將受特級懲罰。』就是這樣,你快過去吧!」語畢,凪的身影消逝在黑暗之中。
  當楓正轉身準備前往亡靈殿時,一枝潔白的銀箭射向了他。楓拿起弦月型的水晶鐮刀砍了過去,那白影瞬間消失。只留下意義深遠的一段話:「人、聖、魂三界無法共存於世,向天神祈求吧!無知的人類!」
  「神?也要看是哪種神吧!」楓用輕篾的笑容對著黑暗回答「如果你祈求到的是死神的話,你早就玩完了。哈哈哈~」楓收起笑容,並且拾起鐮刀,繼續朝著亡靈殿移動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人間

  人間界的時間是凌晨零點的深夜,冥月颯正坐在上抬頭仰望著夜空。看著被黑夜籠罩沒有月光的天空,颯似乎在想些什麼「死亡,似乎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有時間的話因該來試一試。」他脖子上的水晶似乎像是再回應他的話般,閃耀著陰冷的綠光。
  他是冥月颯,現年十六歲。真實身分是最神聖的種族:墮天使。墮天使是天使與惡魔的混種,看似邪惡其實不必然。墮天使可以同時操縱光明與黑暗的力量,各式屬性魔法樣樣精通。相傳墮天使只要獲得冥府水晶和聖域水晶,力量將是原本的數億倍之多,而且可以將各種屬性融合成為混沌。混沌就如同墮天使一樣是原本不相容的屬性融合的最高傑作,想當然,這力量一定是所有屬性中最強大的。
  然而颯對於他的真實身分卻不了解,只因為他在十四歲以前的記憶近乎空白,這部分至今依舊是個謎。
  遠方的天空漸漸出現溫和的晨曦,颯終於跳下屋頂回到他的房間整理東西,他房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裝飾。床、書桌以及書櫃,書桌上的時鐘指針指著早上七點整。他看了看時鐘,然後背起了書包往玄關走去,「一切跟平常一樣吧!」颯心想。
  當他關上門後,忽然感到一股殺氣,他連頭也沒動就接下了一支木刀。
  「啊!被識破了!」木刀的主人驚訝的出聲。
  「每天這樣,都已經變成例行公事了。」颯無奈的回應「妳不煩我都煩了!」
  「是嗎?我到覺得這樣蠻好玩的。」她收起了木刀,接著給了颯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這女孩就是颯的青梅竹馬兼女朋友的星月辰,漂亮的臉蛋,亮麗的五官,及腰的血紅色頭髮,修長的美腿,說她是天使下凡也不為過。但簡單來說她是個人類。不過,她的真實身分依然是謎。
  「你看起來晚上又沒睡了。」辰關心的問到「早餐吃了沒?」
  「睡覺是浪費時間,早餐的滋味我都快忘了。」
  「一個星期沒睡,你還說得出這種話。」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突然颯的水晶突然發出了紅光「看起來,似乎是有事要發生了。」
  「好啦好啦!上學要遲到了,快走吧!!」
  「...」颯依舊看著水晶。
  「喂!小颯,你神遊到哪去了!」
  「嗯?」颯抬起頭「抱歉,我在想事情。妳剛剛說了什麼?」
  「我說:『上學要遲到了啦!!』。」辰在颯的耳邊大聲的喊叫。
  「啊,對了。那走吧!」颯跑了起來。
  「等等我啦~」辰追了上去。
  
  暗處,一個黑影正蠢蠢欲動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冥月&幽星

  「噹~噹~噹~!!」學校的鐘聲響起。
  「糟糕,要遲到了啦!」颯用著跑百米的速度往學校衝刺著。
  「還不都是你在那亂晃!」辰邊跑邊抱怨。
  「還好,安全上壘。」颯一副沒事的樣子望著天空「哇,好藍的天空呀!」
  「還在看,快進教室吧!」辰拖著正在看天空的颯走進教室。
 
  兩人剛走到座位,老師就走了進來。
  順道一題,班上的座位是直六橫七的座位。而兩人分別坐在三之六和四之六。
  「大家安靜,今天有一位新同學轉來我們班上。」老師是男的,戴著眼鏡實在顯得老氣,再加上禿頭。
  「是美男子呀!」
  「哇,好帥呀!」
  「我被他迷倒了!」這時轉學生走了進來,教室內的女同學不斷的尖叫著。
  那名轉學生身高約一百八,又高又瘦。脩長的身軀,讓所有男生羨慕不已。
  「大家好,我是幽星澈,請大家多多指教。」他的聲音似乎是不從耳朵經過,直接進入大腦般。
  「好的,那幽星同學你就坐在五之六,星月同學的旁邊吧!」禿頭佬指著座位說。
  澈幾乎是用飄的走向座位,中途完全沒有發出任何一點聲響。
  「妳好,我是幽星澈,有興趣跟我交往嗎?」澈用著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對辰搭訕。
  「抱歉,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辰似乎有些臉紅「就是小颯。」
  「是嗎?眞可惜。」
  「呿,這麼囂張!」颯小聲的說「長得帥就可以亂動別人的女朋友嗎?」
  
  「小颯,我還有社團練習,我先走囉。」放學的時候辰對著颯說。
  「好吧,那再見囉。」
  此時,教室只剩颯和澈兩個人而已。
  「我是冥月颯,請多指教。」颯友善的伸出了手。
  「你就是墮天使啊!」澈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就請你多指教囉!」
  「你怎麼會知道?」
  「老實說,我也不是人類。」澈的聲音飄渺,颯一直在想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那你到底是誰?」
  「很快你就知道了!」澈的身影消失在空氣中。
  「消失了?難道他真的不是人類!」
  颯走在一如往常的回家路上,泛黃的夕陽映著颯的身影。
  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細長的身影,那身影帶著強烈的敵意。
  「日安,冥月颯。」飄渺的聲音似乎是黑影發出的。
  「你是幽星澈?」
  「不是,我是幽星凪。」他的長相和聲音都跟澈一模一樣,想不認錯也很難。
  「怎麼又出現了一個怪怪的人。」颯有點不耐煩了「說吧,你到底想怎樣!」
  「雖然我們兩個是第一次見面,不過請你現在就死在這裡吧!」話說一完,凪就拿起了散發著邪氣的斧頭砍了過去。
  「喂喂,你還來真的呀!」颯著急的東躲西閃。
  「不然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嗎?」凪邊說邊揮舞著手中的斧頭「斧炎斬!」
  「哇啊!燙死人了!」颯閃過無數的火焰,死命的逃跑。
  「唰!」一枝銀白色散發著白光的銀箭,劃過凝結的空氣中。
  「啊,完了!」銀箭射穿了凪的背部,灑出了大量的鮮血。
  「唰、唰!」又有兩支銀箭從暗處閃過颯的面前,直接射穿了凪的身體。
  在飛舞的鮮血中,凪的身體發出了黑光。凪的身體隨著黑光的消逝,隱沒在空氣當中。
  「呼,還好逃過了一劫。」颯用似乎沒發生任和事的語氣發表感想「不過,到底是誰救了我呀?」
  颯背起書包繼續往自家的方向走去,不過他沒發現一件事:地上的銀箭有著星和月組成的家徽。
  
  「眞想不到這時候會有人來偷襲。」黑影發出了聲音。
  「是沒錯啦,不過還好有妳跟著他。」另一個黑影發出了回應。
  「好了,我該繼續執行任務了。」黑影消逝在黑暗之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章



  「唰!」的一聲,劃破了寂靜的黑夜。
  一支銀箭閃過的焱日映的眼前,下一秒第二支銀箭又射向了她。只見她全身環繞著火焰,銀箭到她的面前就被強烈的火焰給吞噬掉了。
  約兩秒後,數十支的銀箭從黑暗中射向焱日映。映再度將銀箭溶化後,馬上往銀箭飛來的方向發射了藍綠色的火焰。
  「轟!」的一聲,冥月颯從夢中驚醒。他看了看書桌上的時鐘,時針和分針同時指著十二。
  桌上的水晶項鍊散發著幽幽的白光,颯拿起來帶在脖子上,水晶頓時轉變成詭異的綠光。
  似乎是由水晶再引領著他一般,颯緩緩的往寂靜的夜晚走去。
  烏雲遮擋了月光,四週一片漆黑,似乎是進入了N的領域。冰冷的氣息蔓延在寂靜的黑暗中,夜風凶狠的狂嘯著。
  颯在黑暗當中,不知走了多久,他的視網膜映上了兩個正在戰鬥的黑影。
  其中一個黑影操縱著藍綠色的火焰,大範圍的火焰掃過了颯的身邊。
  另一個黑影正使用銀製的弓射出無數的銀箭,每發都精準的命中的火焰中的身影,但卻被他身旁的火焰給吞噬掉。
  颯望著這兩個在戰鬥的黑影,水晶瞬間發出了強烈的金光。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支水晶劍,他緊握著劍發出了兩條劍氣朝兩個身影斬了過去。
  第一條射向火焰環繞的身影,那身影放出了一條巨大的火龍來抵擋劍氣。火龍將劍氣吞噬掉,正準備對颯進行攻擊。但火龍瞬間被結晶化,整個身體都變成了水晶。颯砍了過來,整條巨龍馬上化為粉塵,消逝在黑暗之中。
  另一道劍氣似乎對拿弓的黑影沒有作用,她手輕輕一揮劍氣就散掉了。
  她對颯射出了上萬支的銀箭,正要命中颯的時候,颯的水晶發出了紅光,融化掉所有的銀箭。
  霎時,水晶的光由血紅色轉變成滄幽的暗綠色。
  同時,颯的身體開始吸收四週的黑暗力量。所有的黑暗融入颯的身體,行成一個漩渦。
  黑暗力量使得颯的水晶劍染上了邪氣,殺傷力大增數千倍。
  颯朝著黑影砍了過去,那黑影身體閃過一道光,反彈了颯的攻擊。颯被閃光震得節節後退,那黑影趁隙發射出數億支的銀箭。
  颯的身體發出黑光,那黑光化作上億支黑箭,往黑影射了過去。
  黑影一不留神就被所有的黑箭射中,她倒臥在地上。
  當颯正準備給她最後一擊時,那黑影再度發出閃光。
  颯被閃光逼得瞇起眼睛,那光漸漸消退,那黑影也消失了。
  颯放下了手中的水晶劍,同時水晶也放出了藍光,颯的傷口漸漸復原。
  一段時間之後,他收起了水晶劍,轉身朝著自己的家裡走去。
  黑暗中,空洞的夜風仍舊繼續吹著,剩下的只有,無盡的黑暗。
  遠方的暗處再度出現數個黑影。
  「冥月颯,危險程度提升至3A級。」
  「是水晶的力量嗎?真是太危險了,呵呵。」
  「冥府水晶必須儘早收回,不能讓幽族搶先!」
  「那就看接下來,他們有什麼行動了,呵呵呵。」
  「沒辦法,無論如何,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越簡單的事情,越是想弄清楚就越困難。」
  「死亡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
  「那就是叫我們去死囉?呵呵。」
  「別胡鬧了,現在開始行動!」
  「好啦,呵呵!」
  「血戰,要開始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章

星辰

  在遠方的天空,一顆流星劃過夜空,緩緩的落到了地面上。
  那墬落到地上的流星此時正散發著幽幽的淡黃色光芒。
  黃色的光芒照亮了星月辰的臉龐,在黃光的照射下,她的美貌看起來多增添了一些。
  隕石產生了些微的震動後,隨即裂了開來。
  辰撿起了隕石發光的來源「這是聖域水晶?羽送給我的嗎?」她仔細的觀察水晶,然後再看了隕石「用隕石送來?還眞服了她。」
  此時,冥月颯正站在房間裡,他望著手上正在閃耀著血紅色光芒的冥府水晶「血紅的光...有敵人要接近了!」
  血紅色的光依舊閃耀著,颯把水晶掛到脖子上。接著,他走出了家門。
  「月安,冥月颯。」在颯的背後出現了一道聲音。
  「這怪腔調...是幽星澈嗎?」
  「呵呵,被你發現了!」在月光的照射下,,澈的身影出現在陰影當中「眞不好玩啊!」
  「你怎麼在這裡?是水晶嗎?」颯胸前的水晶閃耀著。
  「這傢伙似乎有很敏銳的感覺呢!」澈拿出掛在胸前的水晶,水晶正發出強烈的紅光。
  「風詠水晶...原來在你那。」
  「那你的就是冥府水晶囉?」澈收起了水晶「跟你的名子有像到呢!」
  「風詠給你實在太浪費了。」
  「好了,現在就等敵人出現。」澈似乎在等著好戲開演般的坐在地上「接下來要做...」
  瞬間,數十之光箭朝他們的所在地射去。
  「哇啊,這麼快唷!」澈差幾公分就被當作肉靶射穿了。
  「呿,要開打啦!」颯拿起不知何時冒出來的水晶劍「澈,我們上吧!」
  「好呀!」他親吻著剛拿出來的水晶,水晶發出銀白色光芒「颬、颵、飋、颭、颺、飀,我詠誦著風;風賜與我摧毀萬物之力,狂飈烈嵐!」
  狂風朝著正射向兩人的數千支光箭吹去,光箭瞬間被銷毀,化作粉塵消逝在夜空中。
  「黝、黰、黓、黪,黑暗之力持之吾手,化作邪氣,粉碎敵人!」颯手中的水晶劍由淡粉色逐漸轉為和夜空一樣漆黑的暗黑色「妖邪.閃!」
  黑色的劍氣朝著黑影掃去,那黑影無法閃躲,瞬間被劃過。
  黑影的身體如自由落體般的掉落至地上,肉體邪氣造成的從傷口開始化為粉塵。
  「這是辰?不會吧...」颯走進屍體旁查看。
  「不是,她是星月羽,是天界的人。」
  「難道除了冥界,天界的人也要搶奪水晶?」
  「因該是這樣,四顆水晶現在都在人類的手上。」澈緊握著水晶「看來又要引發一場戰爭了。」
  「是呀,血戰要開打囉~」兩人的背後傳出一到聲音。
  「是誰!?」颯轉身抽出染血的水晶劍。
  「沒沒沒...連說三個沒,用來表達我的危險性。」聲音的主人穿著連身的黑長袍「就是沒有危險囉~」
  「不會吧,又出現一個怪人。」颯無力的攤坐在地上「這世界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唔...因該是沒事吧!」澈又是一副是不關己的樣子「所以你是誰呢?」
  「不不不...連說三個不,用來表達我的迷樣身分。」黑衣者用雙手比出一個叉叉「我絕不會告訴你我的身分是死神大王:焱日岑!」
  「這怪人...有夠...」颯已經像塊布丁般的趴在地上「我已經沒力了啦~」
  「死神大王呀,我好像有聽過耶!」澈走近岑然後認真的觀察他「是冥界的王者吧!」
  「對對對...連說三個對,用來表達我對你的認同。」岑拿出了一支上面掛著一堆顝髏頭的死神鐮刀「本人正是冥界的最高領導者,死神大王:焱日岑~!!」
  「是嗎?那我可以動手囉!」澈舉起了一隻手「颬、颵、飋、颭、颺、飀,我詠誦著風;風賜與我摧毀萬物之力,狂飈烈嵐.墬岩刃!」
  「強強強...連說三個強,用來表達我感到佩服的心情。」他舉起了一隻手「不過,像這樣子的微風根本連電風扇都不如!」
  「什麼,用一隻手就化解了我的攻擊!」
  「讓開!」颯終於恢復力量,他拿著水晶劍往岑衝過去「黝、黰、黓、黪,黑暗之力持之吾手,化作邪氣,粉碎敵人!」
  「哇哇哇...連說三個哇,用來表達我害怕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
  「冥界破滅斬.濺閃!」颯的水晶劍閃出了無數的黑暗劍氣「回歸冥界吧!!」
  「呀呀呀...連用三個呀,用來表達我的驚訝和慌張。」岑被無數的劍氣劃破身體,瞬間就化為粉塵消逝在黑暗的夜空中。
  「麻煩,真是浪費我的水晶冥力!」
  「反正他也掛了,別生氣了!」澈用一貫悠閒的口氣對颯說話「好啦,既然沒事了,回去睡覺吧!」
  「吼,想到就氣,怪人一堆!」
  「沒辦法呀,誰叫水晶在你身上呢!」
  「好吧,睡覺去了。」颯收起水晶劍往家裡走去。
  「那晚安囉!」兩人周圍的風漸漸散去「要小心敵人唷!」
  遠方,數個黑影正蠢蠢欲動著。
  「冥月颯,人類嗎?」
  「冥界似乎已經出動了!」
  「那幽族呢?」
  「似乎已經被消滅了。」
  「是誰做的?」
  「似乎是幽族自滅的。」
  「那我們繼續等待吧,等待血戰的到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章.A

血戰(一)

  颯走進了家門,正要關起門時一道聲音響起「血流成河,水晶與星辰同在。」
  「啥?又有怪人出現了嗎?」颯轉身走出門口。
  「這是水晶?」他撿起了地上的一塊正在發光的黑色石頭「水晶因該都長一樣,這好畸形。」
  颯在觀察這顆石頭時,他的水晶也同時發出漆黑色的幽光。
  石頭和水晶產生了共鳴,朝著夜空發射出了兩道黑光。
  夜空中的烏雲被打散,天空呈現鮮豔的血紅色。
  同時,颯的水晶劍被染成的血紅色。在不遠的地方,澈和辰的武器也都被染成如鮮血一般的顏色。
  「邪氣?血戰要開始了,祈禱吧!」莫名的聲音從黑暗中傳出。
  「不會吧,又有怪人?」颯差點又昏倒。
  「我對著冥神吉拉爾發誓,你一定就是冥月颯。」那黑影似乎是什麼邪教的信徒。
  「你是誰啊,又是敵人嗎?」颯舉起水晶劍指著黑影的身體。
  「冥界之人的問題,就交由冥界之人來回答吧!」黑影步入燈光之下「本人就是被稱為冥界獄者,月夜冥風之一的冰透凩!」
  「那你是敵人還是說只是個神經病?」
  「本人是奉冥神吉拉爾之命,前來奪取水晶。」他釋放出了令人顫抖的冰冷寒氣「必要時可以殲滅水晶的持有者!」
  「搞得這麼冷,你到底是何方神聖?」颯的水晶散發出了具威脅性的紅光。
  「呵呵...他可是有...冥神之力...的變態唷,別以為對...他出手以後還可...以全身而退...唷!呵呵...」夜空中飄來一段令人無言的聲音「凩...把咒術...停止...吧!呵呵...」
  「以冥神之名,聽從指示!」凩等人身邊的溫度漸漸的溫暖了起來。
  「怎麼又出現一個怪人啦!」水晶的光漸漸黯淡了下來「別浪費我時間!」
  「呵呵...這麼...急性子...怎都不問我的...呵呵...名子呢!呵呵!」
  「好啦,那你到底是誰?」
  「要別人報上...姓名之前...呵呵...要先報上自己...的名子唷!你這個...沒禮貌的...小孩...呵呵...」
  「好吧,我是冥月颯。」颯對著不知名的傢伙翻了翻白眼「該你了!」
  「呵呵...既然你...這麼有...禮貌那我...呵呵...就告訴你吧...」他轉了身比出一個勝利的手勢「我是人稱冥界獄胤者,夜月冥風之一的詠月獄!呵呵!」
  「你這傢伙...好囂張的態度呀!」颯的水晶正閃耀著血紅的光芒。
  「呵呵...我可是...不死之身...唷!你想要...打贏...我嗎?呵呵!」
  「不是試試怎麼知道。」颯拿出水晶劍在手上玩弄著。
  「呵呵...你就...來...試試...」
  黑暗中出現了數道火焰,獄的身體被瞬間的融化了。
  「這傢伙還真嫩呀!」焱日映的出現颯一點也不感到意外「還有一個,看我怎麼......

  「致『Interceptor』此人物不該再這個時間點登場,要求抹滅。」
  「否決『Asterisk』之要求,此人物不該抹滅。」
  「再致『年表干涉者』不該登場之人須抹滅,不然會打亂時空次元的秩序。」
  「同意『Asterisk』之說法,不該登場之人必須消除。」
  「反對『年表干涉者』之意見,雖不該登場但卻無須賜與抹滅。」
  「致『Interceptor』只需做最低程度之干涉。」
  「同意『Asterisk』之最低程度干涉要求。」
  「再致『年表干涉者』,請干涉年表之行程。」
  「同意『Asterisk』提出之年表修改。」
  ...介入...

  ...修改...

  ...終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28 , Processed in 3.064287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