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wyhome4

我的一日女友30

接下來的幾天,眼看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離我跟雅詩說的日期愈來愈接近,但是卻一值都沒有得到雅詩的回應,真不知道雅詩最近再忙些什麼,看來報告做完後的雅詩,生意似乎還不錯吧,畢竟,雅詩的無名人氣也不曾低過。

這星期也跟往常一樣,咻一下,又到了周休二日,又是個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好日子。一下子,被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喜悅感沖昏頭,完全忘了我現在可不是以前的單身公害了。

星期六的這一天,天氣陰陰的,不像前幾天,那個根本不像是屬於秋天的太陽,簡直比夏天的太陽還威猛。也因為這樣,今天可說是一個出去玩的好天氣呢,當然我們的涵大小姐,也一定不會放過的。

所以,大概快要到中午的時候,涵就打電話來給我,說她在宿舍門外,叫我趕快弄一弄,陪她去吃早餐,吃完順便去九份逛逛。

於是我馬上打開推進器,用著時速600KM的高速完成刷牙、洗臉、穿衣、換褲,真沒想到我可以在短短的10分鐘內完成,看來,今天又破了一項紀錄,真想看看這學期還有什麼紀錄可以打破的。

當然,要出門可是不能忘了帶上皮夾跟車鑰匙囉,既然要去九份的話,一定還會想去別地方趴趴走,這樣就不能騎小50上去了,所以我可愛的小50得要留下來了,今天要騎我新買不久的GSR 125,順便去試試車。

工作存錢那麼久,其實有一部分也是為了買台新車,不然,那台從老媽那繼承下來的可愛小50也快10年了,雖然平常也有保養,不過在怎樣說,她都已經是台老車了,還是別太操她囉。

我拎著新車鑰匙快步走到宿舍外,看到涵坐在她那台買了以後卻沒騎過幾次的的小CUXI上頭,靜靜的等著我。

“咦...那麼難得騎車來,怎不等我去接妳?”我走到涵的背後,手搭著涵的肩頭,坐到小CUXI的後座上。

“沒呀,很久沒騎了,總要動一動嘛,還不都是你說的。”涵把我曾經跟她說,偶爾也要讓車子動一動的話,還了給我,還不忘吐了吐舌頭。

“學的真快。好啦,走吧,先去吃早中餐吧,之後順便去試試看新車好不好騎。”我跳下小CUXI,把一旁停在停車場車格中,那台新的GSR牽出來,讓涵吧小CUXI停進去。

“坐好了嗎?”轉頭看涵在那邊左搖右晃的調整位置,似乎不是很習慣坐在新車的後座的樣子。

“嗯,走吧。”好不容易,涵似乎找到比較舒適的感覺,雙手自然的搭上我的腰間。

原本想去學校山下的早餐店吃點東西墊墊底的,沒想到,今天不知道是怎樣,是因為天氣冷了點,所以大家都變愛吃了嗎?等我跟涵到早餐店的時候,只看到和藹的老闆娘“古意”的,帶著淺淺的微笑,不住說著抱歉。就連老闆娘也沒料到,今天生意突然會那麼好,因此昨天沒進那麼多存貨,所以早早都賣光了,現在收拾收拾準備打烊囉。

我跟涵也沒太在意,畢竟人生嘛,總是會碰到這種事情,也是難免的囉。再說,我們也算是老闆娘的熟客了,偶爾有新產品上市,老闆娘還會請我們試吃呢,看來常常來貢獻也是有回饋的啦。

這下,早中餐沒著落,還沒有報紙可以看一下,我原本還想看看昨天的NBA戰況呢,雖然網路上能看的到,不過還是絕的邊吃著早餐邊看,比較習慣啊。

不過涵建議,不如就先上九份,邊逛邊看,反正九份那麼多賣吃的地方,應該不至於找不到吃的。所以,我們倆就比原定計畫還早就上山了,山上的天氣才真正讓人感覺到秋天的氣息,空氣中的冷意,真的不是山下能比的,才剛剛進入山區不久,吹來的冷風,就已經讓我有點顫抖了,後座的涵似乎也沒好到哪去,因為涵早就整個人貼著我的後背了。

“這給妳,拿去穿起來吧。”把車停在較寬的馬路旁,從車箱拿出兩件薄風衣,一件給涵,一件當然給我自己囉。

看涵冷的,也不停的發抖,還打了好大一聲噴嚏,弄得鼻子都紅紅的。看著這樣的涵,我倒是覺得還滿可愛的,所以我笑著幫涵套上了風衣,也順便幫涵拉上了拉鍊。

還好我有先見之明,早再去車行領車那天,就把兩件風衣丟在車箱裡面,已被不時之需。這下,涵可就不能再叫我阿呆宣啦,從今天開始要叫我天才宣,還要崇拜我才可以。不過,涵表面上,可是裝作一點都不買帳,我知道、我知道,其實涵是暗爽在心底咩。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我的一日女友31

好久沒有上山了,雖然是冷了點,不過空氣還真是好不少,而且從山上往下看,看著天海一線,忽然覺得這世界還真開闊,連心情也跟著開闊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山上的芬多精作祟咧。

不過還在說著,我那不爭氣的肚子卻開始抗議了,彷彿再說:再不餵食,就要學法國大罷工一樣,我的胃也要罷工啦。

“噗哧,宣你很餓喔,幹嘛不早說啊。”聽到我肚子餓的叫聲,涵笑了,從看海的地方站了起來,先拍拍屁股上的灰塵,之後,伸手抓著我的手,就要走“走吧,我們去老街看看有什麼吃的。”

我突然發現,涵的笑容,其實真的很美。就在我看的入神時,涵的一拉,還真差吃點害我摔個五體投地。

根據在地的同學說的,到九份可不能不去吃九份芋圓,而且好心的同學不忘推薦一間好吃的店,所以我拉著涵,兩個人沿著階梯走到最上面,九份國小底下,阿柑姨那間,話說這間店,景觀可是好的咧,搞不懂,我跟涵剛剛坐在路邊看半天,是不是看心酸的。

吃飽喝足之後,我們就逛著九份老街,說真的,這老街嘛...感覺一點都不老啊,每家店感覺都像新蓋的一樣,到底是老在哪裡咧?真搞不懂!不過,星期六來到這邊逛街,還真是選錯日子了,人真是給他多到爆了。

人跟人,擠的像沙丁魚一樣,除了本地人,還有外國人、日本人、香港人,各自說著自己的語言,不時還有帶團的領隊高聲吶喊,真懷疑,一條小小的老街,怎會變的想在國際機場一樣,什麼人都有咧。

好不容易擠了出來,接著騎著車往下走,去到金瓜石的黃金博物館,這邊還能看到常常出現在連續劇中,那間古老的日式建築,當然不能忘記請路人,幫我跟涵在門口拍張照囉。

說到這黃金博物館啊,裡面有個220公斤的展示黃金耶,號稱999純金。如果是我拿到的話,就真的發囉...。

我跟涵兩個人,邊逛邊鬧,邊鬧邊玩,偶爾停下來拍拍照,縱使只是這樣,時間依然還是過的很快。秋天快入冬的時候,白天就會變短不少,所以現在才5點半剛過,整個天色就已經暗了下來,店家的燈早就打開,上山的山路路燈也緩緩亮起。

雖然晚上九份的夜景也別有特色,不過因為剛剛再吃東西的時候,我才跟燒烤店訂了位子,眼看時間也快到了,也沒辦法欣賞啦,只能看看下次有機會再說囉。

於是騎著我的新車,載著涵,一路從九份騎回基隆車站旁的小艇碼頭,這邊開了家赤燒的燒烤店,也是今天晚上訂好位的地方。其實,這家店我原本也都不知道的,這都得感謝我們班的劉若芸呢,要不是她在這邊打工,我也不會知道的。

“宣,幹嘛來這家店吃啊?你不知道,這家雖然不錯吃,但是不便宜嗎?住在基隆的涵對這家店也有所耳聞,所以對於平常一向都隨便吃的我,會來這家店,也讓涵滿訝異的。

“難得吃一次嘛,而且我又不是小氣鬼。”我來到涵的背後,把涵推進電梯。

平常我都有在存錢,除了基本的三餐吃喝以外,也沒怎花錢,似乎也因為這樣,而無緣無故就被標上摳鬼的註記咧。雖然對別人也許我很摳,但是對涵可一點都不會。

今天的我,可是有備而來,小朋友今天又得要犧牲你了,阿門。

才剛走出電梯,店員就用日語說著歡迎光臨迎接我們,並帶我們到預定的座位上,同時幫我們點餐,當然,包我們服務的店員就是若芸。若芸跟我的交情也算不錯,今天是她第一次看到涵,原本想跟她打聲招呼的我,卻看到若芸有點失望的眼神看著我,害我還是把原本要說出口的HI,硬吞回去。

之後,我跟涵就邊烤著肉、煮著小火鍋,邊聊著天。涵可是劈頭就問,剛剛的店員是怎麼用那種怪異的眼神看我。為了不像造成誤會,我只好把若芸是我同班同學,也是不錯的朋友的事情通通招了出來,正所謂坦白從寬嘛......。

雖然吃著烤肉,卻好像因為喝了太多的飲料了,所以我先跟涵說了聲就把手機放在桌上,匆匆的往廁所跑去。不過我卻不知道,我的手機卻也在這時候響了起來,靠,有沒有真的那麼巧啊。

“喂,是至宣嗎?是我啦,知道我是誰吧?不知道就猜猜看囉!”沒想到那麼九沒出現的雅詩,居然會在這節骨眼上打來。

“喂,這是至宣的手機,他現在在廁所喔,請問妳是哪位?”無法放任我的手機在那邊,像是參加星光大道決賽一樣的大聲歡唱,所以涵接了起來,不過聽到對方親暱的語調,而且還是女的,涵的語氣變的異常的冷淡。

“喔,這樣啊。我是至宣的朋友,我叫作雅詩。請問,他會去很久嗎?不然我在打來好了。”雅詩依然用著她那異常容易跟人混熟的方式,來回應涵的冷淡。

“我會跟他說,妳有打來的。”涵的回應還是很冷淡,而且愈來愈冷。

“嗯,謝謝妳囉,掰掰。”結果雅詩一點都沒受影響,道了謝之後就掛斷了。

等我好不容易得到解放的快感,回到座位上,看到的是涵拿著我的手機,一點都不像平常的涵,冷冰冰的看著我,什麼都不說,就只是看著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32

感覺上好像白白浪費了一頓美味的大餐,自從接到電話以後,涵就一點胃口都沒有,任憑我如何逗她笑,也一點都沒有反應。無計可施之下,我只好坐在那默默的吃著我的烤肉。

真是,不知道該怎樣說,我是又怎樣了,不過是去個廁所而已,有那麼嚴重嗎?就算是電影變臉,都沒變的那麼快吧,好歹約翰‧屈服塔要變成尼可拉斯‧凱吉,也還要先經過一段漫長的手術啊。

“你吃完了嗎?我不想吃了,你沒吃完的話,我要先走了。”涵打破沉默,卻還是沒給我一個理由,拿著包包就要往外走。

“涵等等,剛剛到底怎麼了?”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那通電話是誰打來的。

看著電梯門關上,我卻沒辦法馬上跑去追涵,我可不想因為吃霸王餐,而被請去警察局泡茶聊天啊。

匆匆的付完帳,我連忙衝到樓下,左看右看都不見涵的身影。站在人行道上的我,看著旁邊不遠的公車站,直覺對我說,涵在那,快去,還真像鬼上身一樣,雙腳就往那邊去。

果然我最近的直覺準度,真是超級高,遠遠地,我就看到了在等車人群中的涵,不過我似乎看到涵在抽泣著,身體輕輕的抖著。

公車進站,涵抬頭用那紅紅的眼睛看著自己常坐路線的公車,跟著上車人們後面排隊準備上車,還差兩三個人就輪到涵上車的時候,我伸手拉住了涵的手,不論涵怎樣都沒辦法掙脫。

“少年仔,有沒有要上車呀?”司機透過大開著的上車門,看著我們兩個僵持不下。

“拍謝啦,我們不上車。”我依然緊緊的抓著涵的手,司機聽到我這麼說,就關上車門,開了過去。

“你到底要怎樣啦?”看著公車走了,涵這時才掙脫我稍微放鬆的手,不滿的叫著。

“到底是怎麼了,妳要跟我說清楚。”我又牽起涵的手,現在的我,才不管涵願不願意“我送你回去,妳的車明天再騎回去。”說著我就拉著擺臭臉給我看的涵,不過,涵的眼睛仍然是通紅著。

硬是被我拉著的涵,一句話都不說,真不知道那個小腦袋瓜子,到底是在想些什麼543,就連到了車子旁,安全帽也是我幫她戴上的,更別說風衣了,感覺我是不是在玩一個等人大小的娃娃啊?

一路上,一直到涵她家樓下,也是什麼話都不說,不過卻像個怕走丟的小孩子一樣,環抱在我腰間的手,緊緊抓著我的風衣,整個人貼在我的背上,停紅燈的時候,還可以聽到涵小小聲的哽咽著。

等我們到了涵家樓下,涵還是像隻無尾熊抱著尤佳利樹一樣的,坐在後座抱著我,一點都不想下車的感覺。

“涵,到家了。”我拍拍涵的手,不過涵沒有回應,只是靜靜的抱著我。

轉頭看看縮在我身後的涵,有個偶爾小愛哭的女朋友能怎樣呢?所以我把車子熄火,順手點了根菸,數著我的菸圈,陪著涵在她家樓下,其實我還是很想問,到底是怎樣了?怎突然會鬧起脾氣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菸也不知道抽了幾根去了,涵才放開手,就要往樓梯走去。

“明天打電話給我,妳真的不說一下到底怎麼了嗎?”我丟下手上的菸,又拉著涵的手。

“剛剛有個女的打給你,她說她叫作雅詩,她會再打給你。”涵沒有轉過頭來看我,只是淡淡的說。

並用另外一隻手推開我抓著她的手,似乎我們已經完了一般,涵打開樓梯的大鐵門就要進去。

“涵,妳明天一定要打給我,別亂想,聽到沒有。”就在鐵門關上之前,我跑下車子擋住了鐵門。

我一手托著滿臉驚訝的涵的臉龐,用著近乎是命令的語氣,特別強調“一定要”三個字,等到涵愣愣的點了點頭之後,才放涵走上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33

唉,真是沒有想到,原來是因為雅詩的電話,打翻了涵的醋缸子,看來太受歡迎就是這樣...。

不過,愈來愈覺得,自從跟涵在一起以後,我似乎也變的自戀了不少。

有時候甚至覺得,我自己還比一向視為目標的Joe來的強,對自己似乎愈來愈有自信,就算是在球場上,要贏過Joe好像也多了那麼一點點可能性,如果喝那個廣告的RED BULL會有無限可能跟一對翅膀的話,那涵一定是我的RED BULL了。

回到宿舍,習慣性的打開電腦螢幕,像是排程規劃好的機器一樣的,看著今天信箱中收到的MAIL,想著全都是剛剛在涵家樓下發生的事情,別說涵了,連我自己都沒有料到,我居然會用那種強勢的命令口氣說話。

因為她是涵,是我的涵,說真的,我好怕,如果那時候我沒有去拉住她,並且硬是要叫涵打電話給我的話,涵會不會就這樣走上樓去,然後我就眼睜睜的,看著她從我的生命中退場呢?

所以,一時情急下,我才管不了那麼多了,我才不要到時候跟幾百年前的舊片,大話西遊一樣,說著那個老掉牙卻很寫實的台詞:“曾經有份真摯的感情擺在我面前,而我卻沒有珍惜”。非要等到真正失去以後,才懂得後悔。

不知道為什麼,就連跟我很要好的Joe或是小胖他們,從來就不相信我是個很專情的人,而唯一的理由都是“你看起來就不像啊”,難道道貌岸然的愛國青年,就不可能成為花心蘿蔔候選人嗎?像Joe這樣的陽光少年,不也曾經是花心蘿蔔界的代表人物?

只能說好人難作啊,光看我那收集到堆積如山的好人卡數量,就知道好人往往很容易被人誤解的,真是無奈啊。


不過老天可沒多給我時間,在我的腦中對他禱告、懺悔兼自HIGH,因為打翻我那口子的醋缸子元兇,雅詩,用MSN傳來訊息的聲音,把我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安安唷,我今天有打給你耶,可是你不在,是個女生接的。厚,是你的女朋友喔?”久久沒看到她上線的雅詩,居然一出現就好像在做什麼身家調查一樣,同時還不忘傳來一隻在偷笑的猴子圖案。

“嗯,我原本還在想那是誰的電話咧,日期妳知道了吧?那天可以嗎?”原本我不想正面的回答,關於雅詩這半開玩笑似的問題“那個接電話的女生,是我的女朋友,她叫作茹涵。”不過想一想,還是讓雅詩知道吧,這樣說開了,就不會在多餘的遐想了吧,我想。

“真的嗎......??”MSN的另一端,在家中看著電腦螢幕的雅詩,從原本只是想虧我一下,開個玩笑,一下子心情卻覺得有些沉重。

“原來...他有女朋友了嗎?”雅詩的內心不太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你們在一起多久了?”於是又用MSN傳來訊息。

“我們在一起幾個月了,妳呢?最近跟妳家那隻怎樣了呀?合好了嗎?”對於雅詩,我好像也沒什麼好隱瞞的,而且說不定那天之後,雅詩也跟他男朋友合好了吧。

“沒有,我們也分手幾個月了,就是從那天之後,我們就沒連絡了。”雅詩對於她男朋友說分就分的態度,一直無法釋懷。

“對不起,那...下個星期六,妳有空嗎?”感覺我好像又說錯話了。

“我OK啊,只是你女朋友那邊,可以嗎?”雅詩對於這樣跟我出去,似乎多了一種罪惡感。

“嗯,那就約那天見了。”約定好之後,我反而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我跟雅詩之間也沒怎樣,就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而已,我也沒有劈腿,或是對不起涵吧,我覺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34

之所以鬆了口氣的原因,是因為,這樣就不用時刻空等著雅詩回覆,而且至少也不會在接到這種,近乎是挑起家庭革命導火線的電話炸彈囉,光是剛剛看到涵那委屈的模樣,突然我覺得好心疼。

不過一向對女孩子,十分的不會說話的我,真的能把我真正的心意傳達給涵嗎?

說真的我也很懷疑,涵會不會真的覺得,我跟她只是玩玩而已,而且還會免費送我一張難忘,並且是我人生中第一張的壞人卡咧??

唉,真是討厭的感覺。

到頭來,叫涵不要亂想的人是我,而現在在這邊胡思亂想的那個人,也是我。果然啊,人過的太幸福,老天就是會忌妒的,看看現在這情況,就可以證實我所言不假了吧,只是那個當成實驗用活體材料的,又是我。

光是今天晚上,就接連碰上兩次這種事情,看來我應該要去簽個樂透,也許會中個頭彩,也不一定...。

啊~算了,現在整個腦袋裡面超混亂的啦,煩耶,難道我只想好好的一天過一天也不能嗎?如果是這樣,老天你對我也太苛責了吧,周公對我還是好了點。

今天也真是夠累的了,所以我一倒在床上,兩手兩腳一攤,連被子都沒有蓋上,就已經登入了周公Oline,準備跟周公接幾個任務,我有預感今天一定可以打到個好寶,因為我可真的是累趴了,有足夠的時間聽周公講四書五經了。

這一睡,真是睡的有夠香的,直到被一陣陣冷空氣冷醒的時候,已經過了中午了,鼻水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而且身體還不自主的抖著,不會因為沒蓋被睡了一晚,就感冒了吧,有沒有那麼瞎啊。

我是不是被衰神上身了啊,怎麼這種鳥事會一個接著一個來咧?

實在受不了了,就算現在裹著被子也一點都不溫暖,鼻水依然再流、身體依然再抖,我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機,沒有任何未接來電,就匆匆抓著換洗衣服往浴室就跑。

真是太舒服了,沖著熱水終於溫暖多了,真想這一直待在浴室裡面不要出去“不過,阿呆涵居然到現在還沒打電話過來,不會又再哭了吧”我看著浴室白色的地磚,任由熱水在我身上拍打著。

把換下來的衣服洗好掛起來晾乾之後,我才離開熱氣騰騰的浴室。話說,今天的天氣會不會跟昨天差太多了啊,真是冷到不行耶。回到房間,拿起手機要打給涵,卻發現原來剛剛涵早已經打來兩次了,因為手機上顯示著涵的名字的兩通未接來電,看來我們真是心有靈犀呢。

“喂...宣,我們可以見個面嗎?”手機響了很久,我正想掛掉的時候,涵才接了起來,不過,涵的聲音聽起來,卻一點活力都沒有。

“好,我現在去接妳。”我一隻手拿著手機,另一隻手努力的外套穿上“今天好像很冷,記得多穿點,等等順便把中餐買上來,到我宿舍好了。”

“嗯...,你到了再打給我,就這樣,掰。”涵反常的用著一種病厭厭的口氣,我還沒見過涵這樣。

掛上手機之後,我馬上騎著小50到了涵家樓下,並再打了通電話叫涵下來。等了一會兒,涵穿著外套下來了,手上還不忘了帶著我那件風衣,準備還給我,不過,看著涵那已經哭到紅腫起來的雙眼,不就是在跟我說,涵昨晚很不好過了嗎。

“涵...”我撥開涵刻意用來遮掩哭紅雙眼的頭髮,捧著涵的臉,用拇指腹請撫著涵的兩頰。

而涵卻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用那強忍住淚水的雙眼看著我,突然間,我的心好像被重重的打了一下,這一下,可是比平常Joe那些拳擊一樣的垃圾話,還強上百倍。

我知道,我又失控了,我把涵緊緊的擁著,雙臂牢牢的把涵扣住,我終於明白,我已經不能失去涵了。而我不知道的是,除了涵就這樣認我抱了一陣子以外,涵的父母同時也在樓上陽台注視著,似乎是想看看哪個渾蛋把他們寶貝女兒弄哭吧。一直到涵媽覺得,茹涵已經沒事了,才半強迫的硬把涵爸拉進屋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35

這種大冷天,果然還是吃碗熱騰騰的麵最讚了,所以我就硬托著涵,先到市區的三商巧福,幫自己跟涵各自叫了一碗牛肉麵,當然,酸菜一定是要給他加到爆的啦。

不知道為什麼,吃來吃去就是巧福的酸菜特別好吃,真不知道,巧福是怎樣做的,不然真想偷學下來自己做來吃。但是,我怎覺得,當我很豪邁的挖著酸菜進碗裡的這動作,附近的店員,眼中似乎閃過殺氣。

而涵,只是坐在我身旁,看著我幫她把酸菜丟到碗裡,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有些事情,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

“其實,雅詩只是我一個住台北的朋友而已...。”大口喀掉一口麵,我轉頭看著涵,手中的筷子,不住的攪動著碗裡的湯。

“嗯...”涵抬起頭看了看我,點了點頭,又繼續低頭小口吃著麵。

“妳吃醋了?”放下筷子,我把手靠在桌上稱著自己的下巴“因為雅詩打電話給我?”我看到涵手中筷子停了一下。

真囧,我好像又說錯話了,原本氣氛還不錯,結果好像又因為我問了這句話,又把我跟涵的的關係搞僵了,我還真是個搞破壞的天才。

“難道我不應該吃醋嗎?”場面僵持了許久,涵才放下筷子,十分的不滿。

“難道一個女生打到我男朋友的手機,又那麼親密的感覺,我不應該吃醋嗎?”涵的聲音高了八度,並特別強調男朋友三個字。

“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我算你的什麼?”

“你總是那麼的......不經意,卻不知道女生往往會因此動心。”

“對,我愛吃醋,因為我忍受不了。”

“有時候真覺得,是不是我太自以為、又太笨、太傻,而你只是......太孤單,所以才會答應我要交往。”

“對,我很沒安全感,也許你認為你很平凡。”

“我始終覺得,你很有才華,所以,我不知道哪天會飛離我身邊,去大展身手。”

“你到底懂不懂?”

看來涵真的壓抑了很久,像是連珠炮一樣,把她的不滿,還有內心的情緒,一股腦的宣洩出來。我從來都不知道,跟我在一起以後,涵會有那麼多的壓力。

“涵,對不起,我......”除了道歉以外,我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至宣,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我們之間就到今天了吧...我知道。”涵似乎誤會了些什麼。

“我們...分手吧。”涵那懸在眼框中的淚,終於落了下來。

涵以為,今天出來,我是要跟他提分手的。因此,涵反而自己搶先說了出來,畢竟一開始,也是涵自己先跟我告白的,所以她也想自己結束這段感情,縱使心裡多麼掙扎,多麼的痛,多麼不捨...。

“不,涵,妳知道妳再說什麼嗎?”我可是一點都沒想跟涵分手,現在的我,似乎身邊不能沒有涵了,分手,怎麼可能。

“我道歉,只是因為我從來不知道,我會讓妳那麼困擾。”我抓著涵的雙肩,硬是讓涵面向我。

“妳應該吃醋的,而我並沒有不高興。”

“我一直都不知道,我的不經意會讓女生動心。”

“而且我不覺得妳笨,我也不是因為太孤單才答應妳。”原本我要把菸拿出來,不過想一想巧福好像禁菸,所以又把手收了回去。

“我從來不知道,我的女朋友那麼的沒安全感,而且...還是因為我的緣故。”我故意加重女朋友三個字的語氣。

“那你到底要怎樣啦?”對於我平靜的回答,涵反而不耐煩的掙脫我抓住雙肩的手“等等......你剛剛說你的什麼??”涵掙扎中才終於會意到,我剛剛好像說了三個字。

“嗯?是因為我的緣故?”我往後靠著椅背,一幅答非所問的樣子,故意的逗著涵。

“不是,再上一句。”

“喔,那是...妳不笨啊!?”

“不是啦,再下一句...”

“那是...,我現在有妳就不孤單啦。”我轉頭咧著嘴,給了涵一個大大的笑臉看。

“厚,宣你故意的喔...好啦,我走、我走啦。”知道我故意逗她,涵似乎也要故意吊我胃口,抓著包包做勢要往外走。

“涵,你可以當我的女朋友嗎??”我伸出手拉著涵,把頭靠在涵的耳邊,小小聲的做我第一次的告白,心跳卻向法拉利引擎一樣的快。

“嗯...”涵用力的點頭,笑容中卻帶著淚水,這也許就是古人說的“喜極而泣”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36

誤會解釋清楚的感覺真好,這下,我跟涵之間就沒有芥蒂了,還好事情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當涵跟我說分手的時候,我的心臟真的差點當場罷工,還好,偶爾會在球場上坄壓哨三分的我,心臟夠大顆。

我真的覺得涵的心情轉換真是有夠快的,前一刻還哭著說分手,下一秒又邊哭著卻又開心的笑了...真是受不了,看來涵根本是個活體水塔吧,難怪廣告常說,女人是水做的,一點都沒錯。

不過讓涵一下又哭又笑的,所以雖然我跟涵合好了,可是涵故意耍脾氣、使性子,說是要跟我要精神損失補償,於是我只好陪涵逛書店、看衣服、挑鞋子,在基隆市區裡面東邊來、西邊去。

可是我一點都不覺得累,因為看著涵又像以前一樣充滿活力,這樣就夠了吧,總比看到剛剛見面時涵那個樣子...,就算是現在想起來,還是會心疼。

有人說幸福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原本的我覺得,幸福怎可能會很簡單?不然幹嘛一堆人在追求呢?

不過,現在看著在店裡面試著鞋子的涵,我才發現,其實幸福也許真的很簡單,也許,是我把幸福這個詞想的太複雜,又或是幸福其實過於簡單,到讓人不自知而已。

走了半天也真有點累,看來最近真的很缺乏運動。坐在85度c外面露天座位上,聽著涵說著還要準備去逛哪家店,現在的涵,除了那哭種的雙眼還沒消下去以外,之前的事情似乎就像沒發生過一樣,快速恢復活力,應該也是涵的優點之一吧。

現在能這樣聽著涵說話,看著看拿著戰力品炫燿,應該就是幸福吧,我想。

原本還想說去新開的影城,看個一票一百促銷票價的電影,因為聽去搶鮮的同學說,這可是基隆唯一一家,能媲美台北的戲院的設備呢。但是,涵媽時間抓的真準,打電話給涵,說最近天氣變冷了,回家吃個補的,因為女生最怕冷了。

同樣的話,我好像也曾經聽我那迷上藥膳食補的老媽說過,說女孩子體質寒什麼的。

而且還特別把我跟我妹叫去,好好的做了一番觀念灌輸。至於我為什麼也跟我妹一起被抓去學,老媽的回答很簡單,那就是“你遲早也會交女朋友,娶老婆的嘛”!

根據食補書的配方,在老媽的調教下,我跟我妹也都會弄幾種簡單的食補餐。現在想起那段日子,還真有點懷念呢,算一算,好像也有好一陣子沒看到妹了呢。

但是,現在好像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涵媽還在等呢。

“涵,我怎覺得妳...好像變瘦了啊?”我用雙手比了比涵的腰,還真的變瘦了。

“我最近再節食嘛。”涵不好意思到臉又紅了起來。

“呆喔,沒事幹嘛節食,妳是要變成人乾喔?”

“你...我...,你們男生不都喜歡瘦瘦的女生嗎?我之前真的胖了2公斤耶。”原來涵對體重也是很在意的。

“真是,要是這樣瘦下去,咪咪變小了怎麼辦,妳要賠我喔?”我故意色色的看了看涵的胸前。

“宣你很色耶”涵左手本能的擋在胸前,用右手追打著我,但是一點都沒用力打。

“好啦、好啦,開玩笑的咩,不過妳不要再節食了,該吃就要吃。”我連忙討饒,還是快點把涵送回家,讓涵媽給她補一補的好。

“知道了啦...”涵邊跨上小50的後座,還不忘給我扮個鬼臉。

涵回到家一進門,涵媽看到提著大包小包,表情明顯跟早上那陰沉的感覺不同,就叫涵先放下東西,抓著涵到廚房咬耳躲,放著涵爸一人在客廳,看著涵買的東西碎碎唸。

“咱們女兒真的是長大了,看來過陣子就可以嫁了。”涵媽牽著涵的手,從廚房出來,說給還在碎碎唸的涵爸聽。

“嫁?嫁給誰啊?到是妳這小妮子,妳以為錢好賺啊,又買一堆回來...”還不知道涵跟我合好的事,涵爸還是不忘繼續唸著。

“好了、好了,女兒也有在工作賺錢,我這作媽的,當然也有幫我的寶貝女兒存嫁妝啊,別說這個,吃飯、吃飯。”涵媽這和事老可是不作假的,三兩下就把碎碎唸狀態的涵爸拱上桌去。

看著一臉疑惑的涵爸,涵媽跟涵對看一眼,都笑了出聲。

“幹嘛你們還不快來吃啊?”坐冷板凳總是不是滋味,在涵爸叫喚下,涵媽跟涵才上桌吃飯。

跟涵之間緊張的關係,終於宣告結束,這次還好只是小小的誤會,所以才那麼簡單,我看再有下次,可能就要被人用菜刀追著砍囉。所以,究竟跟雅詩那純友誼的約會,要不要先告訴涵才好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37

跟涵合好以後,眼看離跟雅詩純友誼的約會日期愈來愈近,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好好的涵說,不過經歷過上次這樣的事情以後,我發現實在還真難開口啊。

現在的我才真的發覺,這根本是上帝跟撒旦聯手,一起設計好要整我的吧!整我真的那麼好玩嗎?

這天,因為我早上的課是空堂,所以,我跟Joe就很理所當然的,前進國貿科,把涵她們班的教室當自己教室用囉,這也是我們的早餐約會。

說到涵她們班啊,其實我有時候還不是很想去咧,雖然,國貿科的老師根本不知道我們不是本科系的學生,而且他也不會點名,不過討厭的是,有個常跟Joe打球的學弟,自從班祭籃球賽以後,就常常用著詭異的眼神看我。

而且根據夏穗跟我說的八卦消息,那個王浩誠的學弟,還是被涵發過好人卡的眾多人裡面的其中之一,而且到現在還沒放棄,真是愈戰愈勇、死而後已,在情場上簡直就想打不死的小強一樣。

涵好像也有跟我提起過,她們班有個對她告白被拒絕的同學,常常纏著她不放,還常常很自戀的在耍帥後問涵,有沒有開始愛上他了,而涵的一貫回答都是:一點都沒有。

而夏穗更補充,浩誠聽到涵的回答後,往往會失望個半天以上之久。

靠,這簡直比那個花痴自戀狂,Joe的病症還嚴重的多,到現在Joe已經是我看過自戀最嚴重的人,沒想到那個叫啥鬼的學弟,居然青出於藍,自戀功力居然高到如此。

而且被拒絕以後還繼續糾纏,而且糾纏的對象還是我的涵,有沒有搞錯對象啊,他是沒看過壞人喔。OOXX的咧,沒事把主意打到我家的涵頭上,看來在不找個機會好好找他“談談”,似乎是不行了。

“宣,你說什麼?你要找王浩誠談??你不要那麼衝動嘛,他也沒怎樣...。”聽到我的決定,涵非常驚訝,還一直想打消我的念頭。

“什麼叫沒怎‧麼‧樣‧,我都聽夏穗說了,沒怎麼樣他幹嘛一直纏著妳?”可惡的傢伙,一直纏著我的涵,而涵居然還幫他說話,真是讓人火大。

“哎唷,他是開玩笑的嘛。宣,你也知道...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吧。”涵給了多話的夏穗一個責怪的眼神。

“我雖然知道,但是我不喜歡別人碰妳...”雖然我知道涵喜歡的人是我,但是...就是很討厭那種感覺,因為涵是我的。

“嘻嘻嘻,看來至宣學長很大男人喔,而且佔有慾很強呢!”坐在一邊聽我的說話的君卉賊賊的笑著“茹涵,妳一定很幸‧福‧厚”君卉不忘補了一句意有所指的絃外之音。

“我倒覺得這樣才正常吧,畢竟至宣學長才是茹涵的男‧朋‧友‧,而茹涵是...”夏穗似乎是故意說的很大聲。

夏穗話都還沒說完,原本還坐在前面座位上的王浩誠,卻自己朝我們走了過來。

“我知道茹涵是至宣學‧長‧的女‧朋‧友‧”王浩誠接著把夏穗的話說完“但是,我就是喜歡茹涵,你也管不著。”看看坐在位置上的茹涵,就用手指著我。

“小鬼,給我放尊重點。”我揮開哪之礙眼又指著我的手“話先說在前,涵是我的女朋友,你還是去找別人吧,不然你在纏她,就別怪我了”這個死小鬼,自從上二專以後,我就比較收斂了點,也比較少惹事了,現在上二技的我,都快變成乖寶寶代表了。

但是,他就因為這樣,就真的當我是吃素的啊。

“別怪你?那你想怎樣啊?學‧長‧。”王浩誠果然認為我這乖寶寶樣是吃素的,一臉挑釁的樣子,看了就是一臉欠扁樣。

“你有種就給我試試看啊,學‧弟‧。”好久沒開葷了,我仍然一臉輕挑樣,手插在褲口袋,嘴角不自覺得揚了起來。

“至宣學長,有事好好說,別這樣嘛。”一邊的夏穗看情況不妙,連忙勸著。

“就是嘛,王浩誠,你就少說兩句吧,大家都在看了,夠了吧。”君卉看著班上同學也都圍了過來,以免事態擴大,也只能祈禱王浩誠會閉嘴了。

“好了啦,王浩誠你夠了喔。”再也忍不住的涵,站了起來,拉著我就要往外走“宣,我們走啦,別理他。”可是無奈涵一點都拉不動我。

“唷唷唷唷唷~阿浩,我勸你還是別惹毛至宣的好喔,不然,你的下場會很慘喔。”Joe牽著馨儀的手,一邊喝著飲料,從門口進來。

“立喬學長。”君卉跟夏穗看到立喬來了,就像看到救星一樣。

“切,你以為我會怕他......”浩誠似乎覺得,Joe再說笑話似的,看了看門口的Joe,笑了出聲。

“阿浩,搶別人所愛,不是很好的行為。”Joe擋在我跟王浩誠中間,拍了拍王浩誠的肩膀。

“至宣,我跟你一對一鬥牛敢不敢,誰贏茹涵就是誰的,怎樣。”王浩誠還是不肯放棄,對我提出鬥牛的條件。

“你有沒有搞錯啊......”這下連Joe也傻眼了,連馨儀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過來握著Joe的手,免得Joe會先我一步,一拳打下去。

“雖然我不是沒把握能贏,但是涵不是東西,不管打不打這場鬥牛,涵都是我的,我才懶的理你咧。”我故意在王浩誠面前,把涵攬到懷中,真搞不懂,白目為什麼總是那麼多咧。

“去...”王浩誠突然做了個打籃球常用的撥人動作。

王浩誠左手撥開反應不及的Joe,右手握拳就往我揮來。哎呀呀,小鬼就是小鬼,動不動就以為暴力萬能,就跟以前的我差不多嘛,只是以前的我還是比他強就是。

靠,我怎會這樣想啊,不會是連我也被傳染自戀病了吧?媽呀,真恐怖...涵,妳可要救我咧。

看到在這種情況下,我還能自HIGH的逗著她玩的涵,真的沒差點昏倒,要是平常的話,涵還真想給我嚐嚐那很久沒出現的“愛的一擊”。

啪的一聲響起,教室內外都叫囂了起來,沒想到這王浩誠平常打球還打的滿硬的,沒想到拳頭那麼沒勁,到現在他的拳頭都還黏在我的臉上,不過好像不是很痛。

“你真的有用力嗎?”拍掉王浩誠的手,我瞪著他,冷冷的咧嘴笑著說。

“那就再嚐一次看看啊。”說著,王浩誠又一拳打過來。

“夠了吧!這拳再下去,事情不是那麼好收拾的。”旁邊看著的Joe,口氣也變冷很多,看王浩誠再次揮拳過來,很快就抓住了王浩誠的手。

從二專就跟我同班,而且又一直都是我室友的Joe,對我的個性可是很了解的,以前的我們也可以說是教官室的常客,常常被請去教官室喝茶、聊天。

“又是你們!至宣、立喬,這又是怎麼回事?”主任教官莊教官聽到消息,馬上趕了過來“還有你,小子你又是幹嘛的?”看著拳頭還被Joe抓著的王浩誠,莊教就把我們三個一起叫到教官室去。

一聽說是我跟Joe又惹事,負責我們資管科的羅教,還有負責國貿科的林教也都跟著莊教來了,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你們這些看熱鬧的,還不會去上課?”看到國貿的林教一臉嚴肅的樣子,圍觀看熱鬧的一年級學生也都紛紛跑回班上。

馨儀、涵、君卉跟夏穗,還有其他一些她們班上的同學,卻通通往教官室外面跑,只剩下小貓兩三隻還留在教室,跟可憐的全球運籌老師在講
台上。

“我可以繼續上課了嗎?”看看台下的幾隻小貓,再看看投影螢幕上的簡報,全球運籌老師滿肚子的無奈都寫在臉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38

教官室裡面,氣氛很凝重,最後進來的國貿系的林教,不忘順手把門帶上,因為今天的教官室,會特別熱鬧。身為主任教官的莊教,辦公桌前站了幾個人圍著。

“至宣、立喬,這又是怎麼回事?你們不是很久沒惹事了嗎?”坐在辦公椅上的莊教,臉色凝重的看了看我,又看了Joe。

“對啊,至宣、立喬,你們這次怎會跟新生班計較,他們都還是你們的學弟耶。”站在旁邊的羅教也不知道原因,國貿系一直都是女多男少,要跟他們槓上也不容易。

“羅教官,我就說他們沒那麼容易改過的,你們看看,他們這次都欺負到新生頭上了,不給他們點教訓,似乎還是學不乖啊。”這時候的林教,就像哈利波特電影裡面的那個石內卜,一臉惹人厭的樣子。

“林教官,話不能這樣說...,人都有犯錯的時候啊,再說,誰看到他們動手了?”身為資管科的教官,被人家說成這樣,羅教當然也不能不保護自己的學生。

“好了,你們兩個。”莊教當然也想知道原因,但也不能放任林教跟羅教爭執下去“至宣,你臉上是怎麼了?”注意到我臉上紅了一塊,莊教也關心的問著。

“沒怎麼樣,只是被蚊子咬到。”我兩手一攤、聳聳肩,王浩誠那軟趴趴的一拳,說是被蚊子咬還高估他了。

“蚊子,有那麼大隻的嗎?快點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紅的那麼大一片,莊教有眼睛看,當然不會相信。

“就是啊,至宣你要扯也扯別的嘛,蚊子咬也沒那麼大片的。”一旁的羅教也無奈的摸摸眉頭。

“那...還是你說吧,我到的時候就看立喬抓著你的手,是怎麼回事?”看我跟Joe一幅沒事樣,莊教乾脆把苗頭指向從剛剛就一直站在一邊,默默不語的王浩誠。

“對呀,浩誠,你就把整件事情的經過說清楚啊。”林教就像石內卜看到跩哥‧馬份一樣,眼睛都亮了。

“我...我...我...”相較於林教自信滿滿可以定我們罪,王浩誠卻在那邊吱吱嗚嗚,不知道要說什麼。

就在林教的期待著,莊教跟羅教等著的時候,教官室的門被打開了,就像是正義的代表的夏穗大咧咧的走了進來,對於王浩誠遲遲無法交代,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教官,這件事情其實很簡單的。”甩開想要拉住她的君卉跟涵,夏穗走到莊教面前。

馨儀則是走在最後,給回頭看她的Joe,一個抱歉的表情,因為她沒辦法攔住衝動的夏穗,Joe卻一臉釋然的樣子,笑了笑。感覺這兩個人之間的默契,真是愈來愈好了呢。

“喔...妳是...”坐在辦公椅上,莊教打量似的,看著眼前的夏穗。

“莊教官,這是跟浩誠同班的女同學,叫作夏穗。”看到莊教似乎不認識夏穗,林教馬上彎腰跟莊教咬耳朵“夏穗,你就把事情經過說一下吧。”看來林教對於浩誠真的很有信心。

“教官,其實打人的根本不是至宣學長,也不是立喬學長。”夏穗看了看茹涵,就死盯著王浩誠看“至宣學長明明是挨了王浩然一拳,根本就沒動手。”

“怎麼可能...,這位同學...夏穗同學,妳可別亂說啊,要想清楚,想清楚啊。”聽到結果跟林教想像的結果完全不一樣,林教大驚失色,在他們國貿系新生班學生裡面,王浩誠算很出眾的,怎麼可能打人的是他?

“至宣、立喬,夏穗同學說的是真的嗎?”羅教不敢相信的望著我跟立喬,而我們只是擺出理所當然的表情。

“喔...,這可有趣了。”莊教的眼神掃過眾人,最後停在浩誠的身上“這樣說...浩誠啊,至宣臉上就是你的傑作囉?”莊教手指交錯的撐在桌上,等著王浩誠的答案。

“沒錯,就是他的傑‧作‧”夏穗一點都不理君卉拉著她,也不管涵跟馨儀對她猛使眼色,夏穗可是個認為對就是對,錯就是錯的人呢。

“夏穗同學,這不會是你自己說的吧?”似乎是氣急攻心的林教,篤定認為這是夏穗捏造的事實。

“我才沒有,班上同學還有剛剛在外面圍觀的人都有看到。”夏穗邊說邊轉頭看著君卉跟茹涵“君卉還有茹涵,也都在場。”君卉跟茹涵都朝教官們點點頭,雖然夏穗是衝動了點,但是她說的也是事實。

“什麼?至宣你也會被人家打??這實在太好笑了。”聽到是我被打,而不是我打人,這可是真的讓羅教笑了出來。

“就是說啊,至宣,你也會被別人打...,你不去打人就很好了吧。”連莊教也很難相信,整個表情就像聽到今年最好笑的笑話似的“那,浩誠,你...又是為什麼打人啊?”莊教用著銳利的眼神盯著王浩誠。

“我...這個...我...”要王浩誠說,打了我是為了跟我搶涵,他有可能會說嗎?

“看樣子,問你也不會說了。”莊教看著王浩誠搖搖頭“至宣,既然你是被害者,那就你說吧。”

“這個嘛,有個人要跟我搶女朋友,還說要跟我來場鬥牛,誰贏我的女朋友就是誰的。”我挑釁的挑了挑眉看著王浩誠“拜託,莊教,誰會接受這種爛意見啊?”我邊說,手也不安分的牽起站在我身旁,涵的手。

“對嘛,王浩誠還一直纏著別人的女‧朋‧友‧不放,妳說對不對?君卉。”夏穗可一點都得理不饒人,捅人補刀一點都不手軟。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莊教看了看我跟涵緊緊牽著不放的手“爭風吃醋結果惱羞成怒啊...”莊教往辦公椅的後靠背上一躺。

“鬥牛是吧?那就讓你們去打一場吧。”聽到莊教這樣說,一直沉默的王浩誠突然眼睛一亮,似乎自認又燃起希望之火。

“不過...比賽輸贏,跟誰是這個女同學的男朋友,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是讓你們單純的在球場上,好好發洩一下多餘的精力。之後這件事情,我就暫時不追究了。”這下換成林教鬆了口氣。

“浩誠啊,並不是別人的女朋友,就一定比較美啊。奪人所愛,不是很好的行為啊...”最後莊教語重心長的對王浩誠這樣說,誰知道他到底聽不聽的懂國語咧?

“那我就勉強去當一下裁判了。”羅教拿著哨子,一手搭在浩誠背後,就一起往教官室前面的球場走去。

看到我臉上紅了一塊,雖然事情也不是因為涵造成的,但是涵似乎還是有點自責,硬把我的頭拉到她面前,仔細的檢查是不是傷的很嚴重,其實我知道涵很擔心我的。

“宣,你真的沒怎樣吧?”摸著我那紅著的臉,涵好像怕他會掉下來似的。

“好痛喔,涵,要幫我呼呼嗎??”既然都是為了涵,被打的是我,不討點便宜是不行的,大好機會我怎會放過故意跟涵撒嬌咧?當然不可能放過的啊!

“別鬧了啦,我很認真耶。”涵又給了我久違的“愛的一擊”,不過最後還是成功的,讓涵笑出聲來了。

而笑聲同樣也從走在我們後面的馨儀她們那傳來,因為Joe也正在模仿著我跟涵之間的甜蜜蜜的戲碼,努力的讓馨儀還有君卉跟夏穗不停的發笑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39

BBB~哨聲在球場上響起了。

“喂喂喂,至宣,你少給我在那邊甜蜜蜜了,還不快點過來。”好不容易跟上體育課的班級喬出場地的羅教,看到我還在跟涵打情罵俏,實在也受不了了。

“是是是,我來了...”我跑著到球場旁邊,不然我看羅教可能要親自抓我過去了。

而涵跟Joe她們,則是站在球場旁邊,看著即將開打的球賽,不過雖然涵沒說什麼,卻看的出來她其實很緊張的。

“放心啦,至宣可以的。”看出涵的緊張不安,常常抓我陪他打球的Joe,給了涵一點信心。

“就是說啊,涵你要相信至宣嘛,他不是你的男人嗎?”勾著Joe手臂的馨儀對著涵點點頭,給她打打氣。

“對嘛、對嘛,涵妳幹嘛對至宣學長,那麼沒信心啊?”連夏穗也看不下去了,君卉也在一旁附和著夏穗的話,像搖頭娃娃一樣的狂點頭。

聽到眾人這樣說,涵雖然是放心不少,但是那種緊張感卻沒有完全消失,而周圍看熱鬧的同學也聚集過來。

“來吧,秀球決定誰先攻吧。”終於要開始了,羅教拿著球走上罰球線。

“不用了,球給他吧,反正我贏定了!”這個王浩誠,還真夠有自信的,只是...他幹嘛回頭看著涵,真讓人不爽。

“到時候你可不要在那邊哭啊。”等等輸到你脫褲子,你就知道我不是吃素的。

自從二專住宿舍開始,常常就被強到有點誇張的Joe抓去打球,不管是單打還是跟他組隊打,被他虐待那麼久,就算我還不像Joe那麼全能,至少我也找到應對的方式了。

“那,比賽開始。”羅教再次吹響了哨子,同時把球交了給我。

“你以為過的了我?”王浩誠擺出防守姿勢,笑了。

我才懶的回他,跟Joe比起來,王浩誠算什麼?我最擅長的可是模仿呢。

腳步位移擾亂對手防守步調,再快速往籃框那切入,大轉身用身體擋著防守者,繞到反方向,45度角小拋射,攻下一分。

“唷,看來今天至宣很認真啊。”Joe看了看勾著自己手臂的馨儀,用著一臉不了解的模樣看著他“好歹至宣也跟我打球那麼久了,不過我還沒看過他那麼認真的樣子,這動作,我還沒看他用的那麼順過。”這招,可以說是Joe平常愛用的技倆之一。

“1比0。”旁邊的羅教同時負責計分。

我先拿下了一分,罰球線上,我把球丟給王浩誠,現在換他進攻了。

一拿到球,王浩誠馬上就想強攻籃下,想要討回一城,但是...急不成事的,沒想到王浩誠也會把球運到自己的腳上,這下糗了吧。

當然這種拉開分數的好機會,我才不會放過,拿到球我馬上一腳踏到三分線,轉身出手跳投,如果說剛剛那招模仿Joe的上籃,是Joe的慣用技之一,那現在就是我自己慣用技了。

雖然有人說這種投射方法很不穩定,但是打球靠手感的我來說,這招可是好用的很,因為往往我投三分球會有力道過大的問題,而投出去的球偏偏又像Ray Allen那種平射炮,所以靠轉身洩掉多餘的力道,卻幫我增加了不少命中率。

“2比0。”球應聲入網,旁邊圍觀的同學都發出“喔”的驚嘆聲下,羅教還是很認真的計分。

這下,王浩誠可真的不是很爽了,比賽才剛開始不久,就已經讓我拿下兩球,要是在班際盃,這兩球可是5分啊。王浩誠開始左右晃動,想騙開我的防守,我又不是笨蛋。

所以,王浩誠最後還是選定切最習慣的右邊,在籃下不遠硬是用身體壓著我,和籃框同側來個大轉身,往後跳步投籃。

“2比1。”羅教報分數的時候,涵似乎有些失望。

看著因為剛剛那球,圍觀的同學開始歡呼起來。這下,可不能讓王浩誠表演,把他的氣勢拉起來啊,所以我一拿球馬上往籃下硬切,但是王浩誠的防守馬上跟了上來,我可沒打算硬吃他,所以我從右邊切到籃下的左邊出來,一步,兩步跳,同時轉身勾拋,硬是把球砍了進去。

這招,可是我為了應付Joe的麻辣鍋,所想出來的方法。

“3比1。”看到我又把比數拉開了一點,涵的情緒也被拉高了。

“加油啊,宣,你一定會贏。”涵高聲幫我加油,一點都不顧忌王浩誠了,因為這是涵說的,這是她作為我的女朋友,該做的事情。

聽到涵的叫聲,持球的王浩誠愣住了,我馬上抄球再送他一個免費的定點跳投,再拿一分。正所謂,乘人不備、攻其要害,反正我原本就不是好人,再說,對於這可惡的小鬼,不需要太仁慈。

“4比1。”

“可惡...”王浩誠這下可真的火到不行了,尤其是因為,聽到涵在幫我加油。

拿球的王浩誠這次就打的很硬了,硬卡、硬吃,轉身的時候還給了我下巴一個拐子,切入的時候也要硬往我身上撞,我說這小鬼是不是真的活膩了。

就連我拿球的時候,一些推擠的小動作,有點超過的身體接觸樣樣來,有些動作雖然被羅教鳴哨警告,但是很多小動作還是不斷的過來。

好啦,我承認,這些小動作真的很有用,這樣行了吧。

“5比5,兩邊都拉了。”吹哨子都快吹累的羅教,還是振作起來,看著這最後一球的勝負。

這次球權在我手上,雖然今天投籃手感不錯,但是我還是不想把這關鍵的最後一球,用三分球來結束,還是保守點,用切入來拿分比較保險點。

所以我往右邊切入,晃了一下做個假動作,同時改變路線往左邊進攻,右手反手持球砍籃框,而且王浩誠過來想要巴鍋也落空了,涵也期待的看著那球進。

但是球卻在籃框籃板間反覆彈跳著,怎樣都不肯乖乖進去,結束比賽,最後,居然還給我彈了出來,靠,這籃球架是想被拆掉是吧?真是令人生氣。

不過生氣歸生氣籃板還是要搶,我當然不可能那麼簡單讓王浩誠搶到,兩個人似乎在比誰比較會撥球。可是最後卻偏偏還是給被王浩誠拿到,無奈我的彈性就是差了那麼一點。

拿球回場的王浩誠,似乎很有把握,居然不看我再面前就想要飆三分,所以我就外送Hot到家,剛出爐的麻辣鍋不用找的送給王浩誠,真爽,平常不太巴的到鍋的我,今天居然巴在王浩誠身上,看來幸運女神是站在我這邊的。

現在換拿到球的我站在三分線上,拿著球,高舉著雙手,眼看我做勢要投三分,王浩城也衝過來還跳的老高,也想送我鍋子?可是我不缺鍋子,我馬上收手,王浩誠撲了個空,平常被Joe送了那麼多,我才沒那麼笨了。

騙過王浩誠的防守,眼前一個人都沒有,我又舉起雙手,雙眼看著那像代表命運般的籃框,最後用著單手把球投了出去,球筆直的朝著籃框飛去。

相較於Joe看到球以後,嘴角就勾了起來的表情,一旁的涵閉上了眼睛,像是不敢看到球又彈了出來似的,不知道哪時候擠到涵兩邊的夏穗跟君卉,三個人的手緊緊牽著。

唰......球進去後跟籃網摩擦產生清脆的聲音傳了出來,是個空心球。

“比賽結束,贏的人是至宣。”羅教鳴哨結束了比賽,同時也鬆了口氣,喃喃自語的唸著,心臟都差點被嚇的跳出來了。

從比賽開始就一直在教官室外面看著的莊教,也為這場雙方毫不相讓的比賽,所展現的年輕人的活力而鼓掌,場邊圍觀的同學們也大呼過癮,紛紛鼓掌起來。

“宣...”夏穗跟君卉都鬆口氣,高興的笑了,同時也鬆了手,讓涵跑了過來,哭著衝到了我的懷抱。

“喂~涵,涵,我身上都是汗耶...”怪怪我都贏了,涵還哭什麼勁啊。

真是的,涵好像一點都不在意我的汗,那...到時候弄得自己都是我的汗臭味,可別怪我啊。

“喂~小子,還不錯嘛你,看不出來變的那麼厲害啦。”Joe跟馨儀走了過來,Joe可真的對我刮目相看了。

“厚,你又讓如涵哭了,我看你要怎麼辦。”夏穗當然不會忘了虧我一下。

“就是說嘛,你麻煩大了喔,至宣學長。”哇哩,怎連君卉也來,夏穗一定是妳帶壞她了。

說著,涵臉紅的硬是往我懷裡鑽,讓我們幾個人都開懷大笑,相較之下,可憐的王浩誠,今天可真是出糗出大了,只能自己黯然的往教室走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3:26 , Processed in 1.708921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