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wyhome4

我的一日女友20

這下子,茹涵那邊可就有點麻煩了,不過想想之後,還是覺得坦白從寬會比較好一點,不然我可還不想被著茹涵等她發現之後,可想而知一定會掀起腥風血雨,免不了要打一場家庭革命戰爭的。

所以這天下班之後,我還是跟平常一樣喜歡在店門外面,側坐在機車上同時刁著一根菸哈著,順便等著在整理店面後去換衣服的茹涵出來。

“厚...那個味道很臭耶,你居然又自己在外面抽菸......”茹涵弄好走出店門,看到我又在抽菸,馬上故意捏著鼻子不給我好臉色看的抗議著。

“好好好,不抽了不抽了......。店裡都弄好了??”看到茹涵那個很逗趣的表情,我也只好假裝討饒的隨手把菸丟在地上用腳踩熄,同時問著茹涵忙完了沒。

“嗯嗯,都弄好了剩下店長還在裡面了。”聽到我的詢問,茹涵點點頭回應著並從我手中接過安全帽坐上後座。

“涵......,我有件事情想跟妳...商量一下。”經過市區,我小心的吱吱嗚嗚的問,以免挑起茹涵的敏感神經。

“什麼?要借錢的話我可沒有喔,我還要用來繳學費呢!還是...你現在再想什麼小玉西瓜的東西啊!?”聽到我連話都說不清楚,茹涵心底先是一驚,反射性的說出“借錢免談”,接著才突然放開抱在我腰間的雙手抱在胸前,頻頻給我白眼。

“噗...我真的敗給妳了說,涵...我對妳可沒有別的“企圖”,妳放心......”我話還沒說完,茹涵就搶先用雙手在我腰間搔癢著。

“你的意思是說我身材不好囉?可惡...看我厲害......。”茹涵邊說邊在我腰間搔癢,同時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把前胸靠在我的背上。

“好啦好啦...涵,這樣很危險啦...,被條杯杯看到就遭了,還有妳的胸...是在引人犯罪嗎?”面對茹涵的雙重攻擊,我也只有俯首稱臣舉手投降了。

“哼...知道老娘是真材實料了吧!不過你到底要跟我商量什麼?”說著,茹涵一幅勝利者的姿態問著。

“啊...我說,我這星期六可能沒辦法跟妳一起出去了。我那天跟朋友約好,因為她剛分手所以要我帶她去散散心...我也只好辛苦一下當YA教授給她開釋一下囉!”我據實以報並用雙手擺出YA教授的招牌手勢,只是沒把雅詩的身分跟茹涵說而已。

“你握好車子啦。YA教授咧,你想太美了吧......。好吧反正那天我也要來趕報告,就暫且恩準你去囉!”茹涵又使出招牌拍擊,並且因為茹涵那個期末報告還沒做好所以才答應了我。

“涵...愛妳唷!”乘著紅燈,我轉過頭督著嘴做勢要親後座的茹涵。

“少噁了你......真是夠了。”理所當然的,茹涵又是給我拍擊直擊...,一擊必殺。

之後,星期六那天,我跟雅詩依然是約在基隆車站見面,但是時間是約再下午1點,剛好避開正常的午餐時間,不過我想雅詩應該也還沒吃吧,畢竟算算車程......時間也差不多。

“HI...,至宣,我們好久不見了。”雅詩一下電車就馬上跑到正門尋找我的身影,而偏偏我又是那麼好認。

“嗯,好久不見了,妳吃過了嗎?妳......看起來不太好。”先是禮貌性的打聲招呼後,我問雅詩吃了沒,同時發現在面前的雅詩跟之前的雅詩比起來,明顯的少了份活力。

“我還沒吃......,其實還滿餓的。”雅詩說,同時給了我一個微笑,不過我感覺那個微笑倒是滿勉強的。

“那妳想吃什麼?我們去吃八方雲集鍋貼吧...”雅詩也點頭說好,那我就帶著她到靠近新樂戲院,有時候我偶爾也會去買來吃的八方雲集,一人叫了一份鍋貼加一碗酸辣湯,就這樣吃了起來。

其實看著雅詩,真的覺得她變憔悴了不少,除了少了份活力以外整個臉看起來好像蒼白了不少,看來分手對她的打擊也很大......。

吃飽以後,我就帶著她騎著車子在那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濱海公路上奔馳,且又回到了那天我們第一次相見那天去的那個山頭,雅詩一個人靜靜的看著大海長髮也隨著海風吹起不停的飛舞,線再雅詩跟她男朋友的關係應該就像是那陰陽海一樣,有著一條很明顯的區隔吧。

之後,我們又繼續往前跑,途中經過一個叫做金沙彎的地方,我總計得某個偶像連續劇曾經在那邊取景過...那次無聊看電視看到所以印象還滿深刻的。再那邊稍微休息了一下,我在上面看著雅詩像個孩子一樣興奮的跑向沙灘,任油海浪衝著她的腳也不嫌冷。

雖然已經入冬了,可是現在的天氣卻不是說很冷,所以還是有放假來玩水或是經過的遊客在沙灘上嬉戲。不過當我一回頭,雅詩居然不見了...,害我緊張的東張西望的找著她。

“嘿,你再找我嗎?”突然雅詩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我轉過頭,看著雅詩拎著她一雙夾腳鞋看著我。

“呼...嚇死我了,還以為妳不見了耶!真是的......”不過說歸說看到雅詩之後我還是放心不少。

之後雅詩先去把腳上的砂沖掉,我們又繼續往濱海前進,並在要到福隆之前轉進去雙溪,經過平雙隧道來到了平溪去到十分遊客服務站,在這邊沿著步道散散步,看看雅詩的心情會不會因為接觸這大自然變的比較好一點。

之後走瑞八公路回到基隆,因為雅詩說她不想那麼早回去,所以我們就到了廟口,剛好也到晚餐時間,所以我就選了那家很好吃的米粉湯加些小菜,兩個人就坐在攤子前面吃了起來,不過雅詩這樣的美女坐在攤子前面會很不搭嗎,總覺得常常有男的走過去都會瞄個幾眼。

之後,我們買了幾瓶啤酒帶到宿舍外面喝了起來,這個時候學校不知道為什麼去價了兩個露營桌就發揮功用了,不過看樣子雅詩的酒量並不好才喝不到幾瓶臉頰就已經紅了起來。

當她喝完一瓶又要再開一瓶,我要去阻止她的時候,雅詩卻突然的把兩手往我脖子上一勾,我覺得嘴唇上有個軟軟熱熱的東西壓了上來並且帶著酒味。

哇哩...,我才反應過來,我的初吻居然會在這種情況下被雅詩奪去,而且吻完之後雅詩居然還真的給她昏睡了過去隱約還可以聽到她在呼喚著她前男友的名字。唉,真是有夠無奈的,只好先讓雅詩趴在桌子上,我先去把垃圾清一清,總不能把啤酒瓶就這樣丟在那邊不管吧,還好今天宿舍很多人都回家了,不然我看雅詩的熱吻一定會成為大八卦...。

同寢室的Joe理所當然的又去找他的馨儀,小胖還是老樣子回家,所以宿舍也只有我一個人在。也因為這樣我也只有偷偷的把雅詩帶進房裡,讓她睡在我的床上順便幫她蓋上被子之後,而我就去借睡在Joe的床...反正我們男生在宿舍本來就是換來換去亂睡,也沒什麼差別......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我的一日女友21

這晚,真是我有史以來很難得的不眠夜,這遠遠比不上當我知道茹涵喜歡我或是那天我答應跟茹涵交往的時候,那種複雜的感覺。

我從來沒有想像過相雅詩這樣的“正妹”會跟我一起出遊,更別說一起吃飯或是像現在這樣睡在同一間房間裡面了,不過可不要想歪了,我可不像某某政客是帶美眉進去Motel純聊天、喝茶、看報紙、上廁所的。

在房間裡面,Joe跟我的床剛好在對面,中間有著放著電腦跟書的桌子擋著,而且我可不是那種會乘人之危的人,所以有時候想想當個男人或是好人還真辛苦,當個男人就必須對女人有紳士風度,當個好人就得要遵守那個電視新聞上常常聽到的“最高道德標準”。我真的很想說,其實這根本是在自虐吧!

唉,不過我一直忘不掉剛剛那個溫熱柔軟的唇,雖然雅詩是因為喝醉了才會有這種舉動,但是我好歹也是個人,面對美女主動多多少少心裡還是會有那麼一點點的悸動。但是我知道,那也許只是雅詩酒醉後抒發情緒的方式,也許一覺醒來她根本什麼都不記得了。

至於我為什麼會這麼肯定雅詩是因為酒醉才會這樣...,因為剛剛再我偷偷抱著雅詩“偷渡入境”到寢室的途中,雖然只是小小聲的,但是我卻清楚的聽見雅詩口中呼喚著那個男人的名字,同時一滴晶瑩的淚珠從眼角劃過雅詩的臉龐。

不過話說回來,收到那麼好康福利的我現在可真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能笑的應該也只有可以一親芳澤,該哭的那可多了。

因為雅詩根本可說是無意識下的反射行為,可以說她根本不知道有親到誰或是她親的是誰。再來就是那可是我的初吻耶......雖然我不是很在乎,但是要是被茹涵知道了,想也知道不是那麼簡單了事的,所以我當下馬上在我的心中暗暗做了個重要的決定,這件事情絕對不可以讓茹涵知道。

不管怎樣在床上翻滾總是難以入眠,不管是數羊、數數字、數美女...沒有一招是有用的,魚是我只好放棄這些無聊幼稚的想法,靜靜的看著上面的床版,這下我才發現原來Joe的手藝可真精巧。

平常在房間內走動那麼久了,一直都沒有發現原來Joe的這張床可是大有文章,連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哪時候弄得,居然在上面的床版釘上了一片網子,裡面放著奇奇怪怪的東西一堆,裡面有什麼手環啦、飾品啦、雜誌啦,尤其是雜誌可說是最大宗的,還真是佩服Joe想的出來這鬼主意,看樣子我得對Joe重新評估了。

總覺得,現在好像也不是該佩服Joe的時候...,怎樣都睡不著的情況下於是我索性起來,走到我的床看看雅詩的情況,原本以為雅詩應該會比我好過的多,但是我走過去才發現我錯了。躺在床上的雅詩早就已經把被子丟在一邊,但是額頭上還是冒著汗珠。

“雅詩,妳還好嗎?”我坐在床邊,伸手過去播開雅詩額頭上因為汗水而黏在一起的瀏海。

不過雅詩只是嗯啊幾句,似乎很勉強才發出這幾個聲音作為回應。我總覺得雅詩這樣很不對勁,可能是因為喝醉之後才這樣的吧,首先得要先讓她舒服一點,所以我拿著我的杯子跟毛巾走出房間前往浴室。

我先是用清水把毛巾跟杯子徹底的都洗了一遍,之後把杯子裝了些溫水連同微濕的冷毛巾回到寢室。先把雅詩額頭跟臉頰上的汗珠擦掉後,在輕輕把雅詩的頭撐了起來餵她喝了點水,雖然對雅詩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宿舍房間也不會無聊沒事放些紙杯,所以只好用我的杯子了。

之後我在去浴室把毛巾弄濕,再回來敷在雅詩的額頭上同時幫她把被子蓋好,雖然最近並不是說很冷但是怕雅詩著涼還是先把被子蓋上再說。

看著敷著冷毛巾臉上表情逐漸舒緩的雅詩的睡臉,老實說我真的放心多了。不知道是因為放鬆下來還是怎樣,在旁邊床上的我突然也覺得有點冷,於是我過去拿起Joe的被子跟枕頭過來,不知不覺的就這樣沉沉睡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22

隔天早上,迷濛之間我抓起了不斷想個不停的手機接了起來。

“喂喂...,宣你起床了嗎??那個...你今天中餐要自己去吃了喔,我跟馨儀她們還要把昨天沒弄好的報告搞定呢!”電話那頭傳來茹涵的聲音,告訴我今天中午不能陪我一起吃飯。

“哈啊...”我先是打個哈欠,才剛被吵醒的我連腦袋似乎都還處於正在開機中的狀態。

“還給我打哈欠咧,老實說你昨天又瘋到幾點了啊??我剛剛說的你有沒有聽見啊!?”對於我的回應,茹涵似乎已經頗為習慣了。

因為通常在周休二日的時候,只要我們都沒有班,我們就會相約一起去吃飯,這似乎已經變成了一種默契了,而有時候Joe跟小胖沒回去的話,通常我們寢室就會非常的“熱鬧”,當然代價就是隔天會睡的跟豬一樣...。

“啊...妳剛剛說什麼?”現在我才回過神,就像電腦剛剛完成開幾準備一樣的,並且問著茹涵她剛剛到底說了些什麼東西。

“天啊...真是敗給你了。我說我要跟馨儀趕報告不能陪你吃飯啦!!好了,先這樣囉,等我忙完再打給你囉!BYE~”說著,我聽到電話那頭傳來馨儀她們催促的聲音,所以茹涵只好匆匆的掛斷電話,迅速到我連回話的機會都沒有。

無奈之下,我只好放下手機順手拉開被子緩緩的從床上坐了起來。不知道是睡不習慣Joe的枕頭還是怎樣,脖子不斷的跟我的大腦傳出緊告訊息,不過除了脖子痛以外我總覺得好像忘了些什麼東西......。啊靠...,對啦是雅詩,於是我猛然轉過頭卻看到雅詩早就醒來並且盯著我看。

被雅詩盯著看的感覺是什麼感覺...,總覺得雅詩把我看的好透徹,似乎一點點小動作都逃不掉她的法眼,而且我向來都不太習慣被人盯著看的感覺,這下可糗了沒想到我會因為雅詩的眼光而感到臉上一陣熱熱的感覺。

“早...早...早安啊,妳醒來了啊?現在感覺怎樣?還好嗎?”我勉強的結巴著跟雅詩說出了早安...,同時問她的狀況看看有沒有好轉,不然昨晚看她那樣子其實還滿擔心她的。

“噗哧,早安啊,你幹嘛這個樣子啊?才睡了一覺,隔了一天就不認識我了啊?我現在好多了,謝謝你喔!”雅詩被我的結巴逗笑了,同時還不忘了虧我一下,但是也並沒有忘記跟我道謝。

“嗯...,應該沒有發燒,這樣的話應該沒事了。”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很自然的伸出手撫上雅詩的額頭,看看她有沒有發燒症狀。

這下連雅詩也愣了一下,而我也意識到我的動作好像太大了一點,而且又太過於突然了,所以我連忙跟雅詩道歉並把手從她的額頭上收了回去,而雅詩只是對我的道歉輕輕的搖了搖頭而已,並沒有多說些什麼,也沒有一絲絲不滿的情緒。

不過我的肚子在這個時候可是不爭氣的叫了起來,不斷的催促我餵食的時間到了。雖然在雅詩的面前感覺有點糗,但這也化解了我們剛剛尷尬的氣氛。於是等雅詩先上好淡妝之後,乘著四下無人之時我帶著雅詩偷偷溜出宿舍,兩個人先去早餐店各自叫了吃的。

當然,天下無不散的約會,吃好早餐之後不久我就帶著雅詩來到基隆車站,她買了張回台北的電車車票,而我則是買了月臺票目送她上車。透過電車的車窗,我跟雅詩互相凝視了許久,直到電車車門關上開始行駛後,雅詩伸手揮別了我,同時透過車窗留下了一個淺淺的但是十分美麗的笑容給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23

隔天,就像往常一樣的單調日子,老實說追求名利或是什麼好成績對我而言好像都沒有多大的吸引力,成績只要PASS就好,錢夠花就好,當然現在有了茹涵之後更要好好省吃簡用了...,沒有什麼其他的原因,單純只是人總是得要把眼光看的遠一點,雖然我不知道能跟茹涵再一起多久,總之就是這樣吧。

不過,這個星期一雖然還是跟往常一樣,但是卻有一件不平凡的事情那就是難得星期一的早上我居然會起了個大早,拿著空空如也的包包順便再便利店買了個早餐帶去教室。

總覺得打從我一進到教室以後許多怪異的眼神射線不斷的打在我身上,且露出了十分驚訝的表情看著我...好像我是那個從怪獸科幻片中走出來的恐怖大怪獸一樣,只差我的體積小了不少而且我並不會噴火......。

“唷,難得那麼早會再教室看到你啊,至宣!!難怪我今天早上出門就覺得冷冷的......”Joe一手拎著包包一手拿著早餐店帶子裝著的愛心早餐走進教室,看到我便這麼說。

“靠,真是夠了喔,明明就是你自己昨天一定又被馨儀趕下床了吧......”我不甘心的反擊,可說是我為一絕處逢生的大逆轉右勾拳,用話語代替拳頭打向Joe。

“至宣,你頭殼壞掉喔,要也是你被趕下床...看看這個!”邊說Joe用眼神向我示意,叫我看他手上拎著的愛心早餐,想也知道是馨儀幫Joe準備的。

真是有夠給它OOXX的...,沒想到我好不容易拼著最後的一口氣擊出的反擊拳,居然就這樣輕輕鬆鬆的被Joe閃掉,看來籃球打的好也不是沒有用處的......好啦,我承認也許這只是我自我安慰的藉口。

這天我人雖然是到了,但是我連本書都沒有帶,更別說魂咧...它早就跑去跟周公周遊列國看片天下五湖四海外加各國美女了...,這天我有四節課都在早上,而如涵跟馨儀則是只有三節,所以我跟Joe還有茹涵跟馨儀約好要一起去吃中餐,而且離這學期結束也快了,所以就當作是放寒假前的聚會吧。

好不容易睡到了第四節課,等那個聒噪只會照著課本念經的老師唸完,才總算得到了令一種的解脫,真搞不懂,照著課本唸我也會啊,那乾脆讓我當老師好了,照著唸一點都不困難的,雖然我連一本書都懶的帶......。

之後,我跟Joe先把包包丟回宿舍後,再分別騎車載茹涵跟馨儀,再Joe的建議之下,四個人騎車到碧砂魚港吃海鮮,之所以選擇去那,只是因為Joe說,那邊吃海鮮又新鮮、又便宜,所以也別無選擇下,我跟茹涵也只好去充當Joe跟馨儀的電燈炮。

總覺得他們一路上,不管在騎車或是在海產店,又或是在晃魚市場的時候,那親暱舉動,還真讓我跟茹涵都受不了,真的覺得我們兩是來當電燈泡的,而且還是瓦數超大的那種,跟電視上的那個什麼電火球比起來,我跟茹涵可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24

眼看學期就要結束,也快要放寒假了,所以班上的同學們決定,要好好利用這最後一個寒假,全班來去個畢業旅行,因此由我們的美女班長大人,林湘婷跟班上幾個股長們,去跟旅行社的承辦人員洽談的,最後敲定用6000元的“低價”,要玩個三天兩夜。

台上旅行社的承辦人員正在為我們詳細解說整個行程,第一天早上出發去花蓮,下午去鯉魚潭自由活動,第二天早上在花蓮玩泛舟,下午出發,坐船前往綠島,第三天綠島浮潛,聽說似乎還有溫泉泡,晚上就準備回家了。

“媽啦,這行程到底是誰排的啊??那這一定是瘋了,6000塊...三天兩夜耶!!”好不容易聽完承辦人員帶來的簡報,我跟Joe還有小胖好不容易得到解脫,走在往宿舍的路上,我不經大聲抱怨著那怪異的行程。

“至宣,幹嘛最近欲求不滿喔,火氣那麼大,看來茹涵管的很嚴喔...”相較於我對行程的不滿,Joe可是一點都不在意的,用言語向我揮了一拳。說到這個Joe,他打從知道這消息開始,就幫自己還有馨儀報名了,連錢都準備好了!!

“對啊,至宣...你幹嘛這樣,要去綠島耶,綠島!!”就連一向是宅界指標人物的小胖,這次也一反阿宅形象,聽到要去綠島,整個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真不知道綠島有什麼東西,值得興奮成這樣的,真讓我感到無奈。

“就是說啊,至宣,這可是我們二專最後的寒假了,又是我們的畢業旅行耶,還有,你可以找茹涵跟你一起去啊。”Joe這時突然跟小胖兩個就向結盟一樣,居然一搭一唱起來。

平時覺得,小胖跟Joe總是有那麼一點點不對盤,一個高又瘦一個矮又胖,一個陽光男孩一個傳說中的阿宅,這兩個人天生就是強烈的對比就算了,偏偏小胖平常就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小白目,時常說一些哪壺不開提哪壺的驚人之語,也因為如此,Joe也常常跟小胖上演嗆聲計,但是今天,他們不知道是吃錯什麼藥,居然會如此的合拍。

靠,難怪今天會下大雨,這一定是因為他們兩個造成的。

“你們都沒想到,那些玩的東西...應該是夏天玩的嗎??”回到寢室,我馬上很順手的丟下包包,坐到電腦面前,打開螢幕。

“咦,好像是這樣沒錯。不過至宣,不要想那麼多啦,大家一起出去玩玩多好??可以當做你跟茹涵去渡蜜月啊!!”Joe這才恍然大悟,不過還是不改他的風格,永遠都不會錯過虧我一下的機會。


“你你你你你...,你說至宣跟茹涵...渡蜜月!?我有沒有聽錯啊??他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聽到Joe口中說出的驚人八卦,還真的是讓小胖大吃一驚,剛剛走回宿舍時,Joe的一句話就已經讓小胖覺得很不對勁了,現在既然抓到機會,當然要挖掘更多的消息。

“你什麼你啊,死小胖玩你的遊戲啦,我跟茹涵哪時候在一起的,關你屁事。”能嗆到小胖,我當然也不會放過的,居然還想挖我的八卦,真是夠了,而且對嗆的戲碼,似乎早就已經成為我們這間寢室的生活情趣了呢。

“可惡啊,你們兩個......”小胖不滿的抗議著,現在房間裡面的三個人,只剩下小胖一個人得繼續當獨男代表了。

“至宣,我要跟馨儀去吃飯了,你要去嗎??不過你不去也沒辦法,因為茹涵跟馨儀說好也要一起去。”Joe放下手機,一派輕鬆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說給小胖聽的,這兩個人真的是...

“我知道了啦,小胖...抱歉讓你看家了!!”我拿起錢包塞到褲子口袋,拿著車鑰馳,滿臉無奈的跟著Joe身後走出寢室,因為我們涵又得去做他們的電燈泡了,而且不用說又是超大瓦數的那種。

“你們兩個,居然拋棄我......”而小胖卻還是在寢室裡大聲的抗議著,連我們都已經快走出宿舍大門外了,居然都還聽的到,看來小胖真的已經壓抑很久了。

因為馨儀跟茹涵兩個人,下午還有國貿的國際物流課要上,所以我們就到山下找了間看似小小的快炒店,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頓,同時我也把畢旅的事情告訴了涵。

果然,還是涵跟我有默契,是同一國的,聽到我說的,涵對於行程跟金額也有點驚訝“那行程是誰排的啊,而且還要6000塊耶,有點貴,所以我還是別去好了。”6000塊可不是什麼小數字,雖然我跟涵都有在打工,一下子也可拿不出來的,我們可都不像Joe...可是個有錢人啊。

這下子,Joe眼看連說服茹涵也失敗了,只好乖乖的跟馨儀兩個人自己去“渡蜜月”了。不過,看著Joe像是小孩子要糖吃一樣,不停的逗著馨儀笑,我跟涵,則是不經意的相視一笑,我們兩個想法都一樣“才不想去當他們兩個的電燈泡咧。”

自從那天目送雅詩上電車以後,又過了一個多星期。這些日子以來,一直都沒有雅詩消息,我的MSN好友欄上雅詩的名字,一直處於離線的狀態。也許會有人問,我怎麼那麼笨,打個電話過去給雅詩不就好了??但是,我總覺得這樣有點怪怪的...,而且還有點尷尬,尤其是,我的初吻可是被雅詩突襲奪走的耶> ///<。

總覺得,最近滿腦子似乎都是雅詩,那個吻,那個淺淺又很美麗的笑容,似乎雅詩整個人,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狠狠的烙印在我腦海最深處,就連想忘掉卻也都忘不掉,那就像,被東西刺到肉裡面一樣,會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刺痛感,同時不停的提醒著我,她的存在。

這是不是代表,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雅詩的,只是,我一直都不敢面對這份單戀的情感,就跟之前涵對我的感情一樣,但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我的身旁也有了感情漸漸穩定的茹涵,我還在想些什麼、奢求些什麼咧!?

媽咧,到現在我才真正知道,原來我的第一次戀愛,居然是單戀......,不過,這樣說來,那我對涵的感覺又是什麼咧.........,也許,應該要說,是我太貪心了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25

這天下午,我對著關著的電腦螢幕,像是發呆般的在腦海中反覆思考,究竟涵在我的內心佔有著什麼樣的位子的時候,突然從電腦喇叭中,傳來熟悉的MSN傳來訊息的聲響,才把連小胖幾次叫我上線幫他打王,卻都宣告失敗的我,從周公Online拉回了現實世界中。

“HI,至宣,好久不見啦^__^y”從MSN那頭,名叫雅詩的女孩,傳來訊息。

“啊......”看到久久沒上線的雅詩突然出現,我不自主的大聲叫了出來。

“至宣,你是神經病發作喔,剛剛叫你那麼久都不理我,現在是又怎樣了啦,你是偷偷打王打到寶喔!?”聽到我詭異叫聲的小胖,也從電腦螢幕後探起頭來,就像是看到神經病的臉,眼神充滿著鄙視的看著我。

“雅雅雅雅雅雅雅.........”我結巴的,雅字在口,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雅什麼鬼啊,你是周公Oline玩太兇了喔,去旁邊玩沙吧你。”看著我一幅痴呆樣,又說不出話來,小胖還是覺得遊戲的吸引力,還比較大的多,所以又繼續埋頭苦幹去
打他的王了。

“至宣?不在嗎?”MSN的那頭的雅詩,看我那麼久都沒有回她,於是問。

“我在我在...,好久不見了,最近過的好嗎?怎麼都沒上線啊?”我操起桌上的空鋁箔包,隨手往小胖丟去,同時馬上回到電腦面前,快快的把訊息傳送給雅詩。

“呵呵,沒想到你在呢。我還以為你不在,不然怎那麼久都沒回我。還是你上次看到我喝醉的糗樣,不想理我了??”雅詩先是小小的抱怨並虧了我了一下“我最近啊,都在趕報告呢,所以一直都沒有時間上線囉。怎麼,你想我嗎??≧﹏≦”

“QQ...,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妳想不開去做什麼傻事咧。真是害我白擔心了。”呼,原來雅詩只是趕報告,才沒時間上線,真是讓我鬆了口氣,不然我可還不想真的在
報紙上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原來你在擔心我啊,真是高興呢。”MSN那頭的雅詩邊說,邊傳來一個好大的笑臉圖案。

“真是的...我還不想在報紙上看到...”我的心跳突然開始加速跳動,不過我當然不能把我喜歡她的事情告訴她,畢竟,我現在已經有涵了。

“喔...原來是這樣啊。”雅詩似乎有點小失落的感覺。

“嗯嗯”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只好用兩個嗯字回應。

“那...你要不要再跟我約個時間,再當一次你的一日情人呀?我報告都做完了,最近都很空閒的唷。”雅詩的失落,似乎是暫時的,馬上又神采奕奕的問著我。

“咳咳,我最近可沒什麼多餘的錢呢!算了吧!”我說的可是事實,連畢旅的6000塊,對我來說都不一定拿的出來了,雖然我對於那個行程可是一點都不想去。

“我是開玩笑的啦,不過,找一天我在去找你吧,像上次一樣,不過我不想再去陰陽海了。”沒想到,雅詩居然會先開口約我。

“這這這...”對於雅詩的邀約,頓時害我窘了起來,真不知道該接受還是拒絕啊。

“不行嗎?那算了...ˊˋ”看來雅詩這次,是真的有點失望。

“可以、可以啦,不過是哪一天,還得要看一下囉,要先看我哪天沒班。”收集了快將近兩副撲克牌數量好人卡的我來說,怎麼可能會拒絕雅詩呢?

“嗯,就這樣說定了喔!”雅詩又傳來一個好大好大的愛心圖案。

“嗯嗯,等我看好是哪一天再跟妳說吧!!”當然,我得先找一天,沒班的那天跟涵錯開才可以,不然我可不想被涵誤會。

“好,那就先這樣囉,我要跟朋友去逛街了,我等你的消息唷!”又是一個大愛心圖案,外加一個掰掰的圖案,雅詩就高高興興下線,拉著她的朋友去東區逛街了。

雖然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我對涵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的,但是這樣答應雅詩要是讓涵知道,涵一定會很不高興。但是,雖然我不久前才發現對雅詩的情愫,不過我覺得,還是讓這份情感靜靜的在我心底沉睡吧,現在的我,應該正視涵對我的感情才對,至少,在現在我的心理面,的確是這樣決定的。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沒想到我居然發呆了那麼久了,等我跟雅詩聊完,時間居然也已經四點多了,難怪涵會打電話給我,所以我拿起電話接了起來。

“喂喂,宣,是我,我下課了你要跟我們去逛街嗎...?”涵的聲音藉著手機傳了過來,同時,也讓我的決心更加堅定了一點點。

“我們,跟誰呀?可是晚上不是還有班?”我會這樣問,不外乎是不想因為上班遲到,而被我們的女王店長找到機會,可以把我抓去電一下。

“就馨儀跟Joe,還有我們班的兩個好姊妹,王君卉跟夏穗囉。你可別給我去虧她們喔”涵在電話中還特別的警告了一下,看來這兩個涵的接妹淘,似乎也是正妹啊。

“我是那種人嗎?要虧也是Joe虧吧...我說妳怎麼可以冤枉好人呢?”聽到涵這樣說,我馬上開始發揮我的耍冷絕技入門招,裝可憐。

“夠了喔,我們快到門口了,你要來嗎?Joe要開車載我們喔。”涵似乎已經完全免疫了,一點都不吃我這套。

“那你們先坐Joe的車去吧,我騎車,再打給我吧,先這樣囉,掰。”原來,Joe改行當起了司機,難怪那麼多人要一起去逛街,。

“好,那我們到了再打給你囉,掰掰。”透過涵的手機,還可以聽到他們在叫涵趕快上車,所以涵一說完,馬上就掛了。

之所以我不坐Joe的車,還不是因為晚上要上班啊,不可能叫Joe載我跟涵去吧,那下班我不是得要走回宿舍啊!?所以只好我認命一點,先把錢包收好,拿著兩頂安全帽,拎著鑰匙準備牽車去,照慣例,今天又是小胖獨守空閨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26

之後,我急急忙忙的騎車到廟口夜市,不過這時間...車子跟人還真是有夠給他的多咧,更別說路邊停車的路邊停車,行人隨便穿越馬路的隨便穿越馬路,就連我那既可愛又纖細、苗條的小50,在廟口那條路上,居然一點用武之地都沒有,只能乖乖的塞在車陣中,等待綠燈的來臨。

好不容易,塞車的走走停停中,我在一旁的機車停車位中發現了一個小空隙,車位雖小,不過對於我的小50來說,可一點都不是問題,於是我當然毫不考慮的慢慢插車進去,之所以慢慢的,是怕一個不小心把兩邊的車子撞倒。

輕手輕腳的停好車,鑽出狹窄空隙,看著我一整排停滿車的車位,我不由得讚嘆,這根本就是專為我的小50保留的位子啊!!不過當我還再感動的時候,我的手機又傳來那熟悉的鈴聲,是涵專屬的來電鈴聲。

“喂~宣,你到了嗎??”手機那頭,傳來函親暱的聲音,還故意把“喂”字托長音,裝可愛咧。

“幹嘛,才不過幾小時沒看到我,就這麼想我唷!”聽到涵親暱的聲音,其實我還是滿高興的啦,不過當然還是得要假裝鎮定,反虧一下涵才行,沒辦法,誰叫這已經是我們之間的“生活情趣”了呢!

“是是是,我好想你唷,這樣可以吧?呵呵。對了,我們現在在大間的麥當當,你到了就過來吧。”對於我那樣說,涵似乎愈來愈習慣了呢。

從一開始的“想你個頭”,到現在這麼直接的跟我“打情罵俏”,涵真是改變不少。至於為什麼要說打情罵俏?這還不都拜我們的戀愛大師,Joe下的評語。

“嗯,好我馬上就到。先這樣啦,掰。”我邊說,邊往大間的麥當當走去。

“嗯,等‧你‧唷~掰。”沒想到,涵居然學著電視上那種十分誘人的口氣,真不知道涵是哪時候學會這招的。

掛上手機,我可沒忘了先順路去7-11買個口香糖。至於,什麼叫作大間的麥當當咧,麥當當想也知道是麥當勞啦,這是我跟涵之間的戲稱。之所以說是大間的,因為基隆市區可是有兩家呢,一間大間在廟口,一間小間的在基隆最高樓那邊。

而在麥當當裡面,涵她們早就已經點好餐了,圍著一個多人桌,君卉跟穗坐在一起,分別拿出剛剛搜括到的戰利品邊聊著,馨儀則是坐在Joe身邊,很優雅的拿著薯條,臉上掛著微笑看著涵,而Joe也一臉賊笑的看著涵。

“唷唷唷,涵,我聽到了喔,等‧你‧唷~。”Joe學涵的口氣對馨儀說笑,馨儀則是笑著用手輕輕的拍了Joe“看來你跟宣發展的還不錯嘛。”被馨儀拍了一下的Joe,又轉頭過來看著已經臉紅的涵。

“什麼?????茹涵跟那個至宣學長?真的嗎?”一旁跟穗聊著的君卉聽到Joe的話,驚訝的把手上的衣服丟給穗,眼睛直瞪著涵,這下,可就讓原本已經臉紅透,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涵,臉更紅了,只低著頭能默默的喝著手上的飲料。

“茹涵,你真的跟至宣學長在一起啊??”這下,連穗也放下手上的衣服,雙眼直直的看著涵。

“好了啦,你們就放過茹涵吧。”原本一旁不說話的馨儀,適時的替涵解圍“看啦,都是你啦Joe。”同時不忘給了Joe一個“愛的肘擊”。

“是我的錯.........”受到馨儀的“愛的肘擊”,還真讓Joe叉了氣,正要說什麼的時候,卻被打斷。

“唷,原來你們在這邊啊,害我找了半天。”打斷Joe的,就是剛好發現他們的我,不過看了看氣氛,總覺得怪怪的“怎麼了嗎?”我看了看Joe,再看了看涵跟其他人。

“還不都是我們家Joe做的好事,到處跟人家宣傳你跟茹涵交往的事情,好像怕人家都不知道一樣。”一旁的馨儀故作無奈,而Joe則是不停的哄著馨儀賠罪。

“喔...”我這才恍然大悟,看著似乎想把紅通通的臉,埋進飲料杯裡面的涵,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容。

“撲哧,幹嘛傻笑啊你,呆子...”看到我的表情,涵卻被逗笑了,而且笑的很開心,我從現在的涵身上,似乎發現一種名叫“幸福”的東西,雖然我還是不懂從哪來的,但是我感覺的出來。

“唷唷唷,甜蜜蜜喔...”一旁的君卉和穗異兩人口同聲,我突然感覺,一陣有比檸檬還酸的酸味,傳了過來。

“呵呵...幹嘛這樣?”我只能用傻笑跟騷頭作為回應,這時原本在哄跟被哄著的Joe和馨儀,聽到這,不禁笑了。放下飲料,轉而去拿薯圈圈的涵,也早就笑翻了。另外,以為我會說什麼驚人之語的君卉和穗,也笑了。

於是,我跟涵直到快到上班時間,才跟他們似個人道別。涵坐上我的小50,手很自然的環抱著我的腰間,讓風將她的頭髮不停的吹動,涵把頭貼在我的耳邊“宣,愛你唷。”

聽到涵的這句話,我笑了,我為什麼會笑,什麼原因讓我笑了,其實現在的我也不知道。

不過,現在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涵,我找到一個不錯的地方,妳...下班...可以跟我一起去嗎?”我發現,跟涵在一起的日子裡,跟涵說話時,愈來愈不會結巴了。

“嗯...”涵點點頭答應了我。

雖然涵答應了我的邀約,真的很令人高興。不過,卻因為剛剛玩的有點晚,更別說那塞不完的塞車了,所以今天我遲到了,我才剛踏進店裡,就被女王大人抓去店長室喝茶、聊天,看來這也是女王大人跟我之間的一種另類的“生活情趣”吧。

而涵利用我的掩護,安全的到了更衣室,準備工作。好不容易接受了“女王的專訪”的我,無力的走出店長室,就看到了涵,我們兩個相視一笑,涵用手指了指更衣室,就先去忙了。雖然剛才接受女王的酷刑,不過光是想到下班後跟涵的約會,整個人又重新復活了起來。

好不容易,終於忙到收店,照慣例,我在店外等著做最後的打掃工作的涵,今天我沒抽菸,反而是拿出了之前買的口香糖嚼著,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準備呢,至少我是這樣覺得。

“等很久了吧?難得唷,今天居然沒在抽菸啊。”好不容易忙完的涵,看到我的時候,笑著拍拍我。

“我們去八斗子吧,上次我們班的同學說,那邊有一個不錯的海邊公園,旁邊還有不錯的咖啡店呢。”我先是搖搖頭,同時把安全帽遞給她邊說。

“你這是要請我喝咖啡嗎?不過已經快1點了耶,人家還有賣嗎?”涵在後座這樣問,我也只能聳聳肩,因為咖啡店有沒有開,並不是重點。

半夜的馬路,跟之前真是差超多的,同樣的馬路上,之前上班的時候,可是塞車塞到爆了,現在咧,整條路空蕩蕩,連隻貓都沒有,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們也很快的到了那座在八斗子漁港裡面的海邊公園。

停好車,我跟涵兩人不知道怎樣的,很自然的手牽著手,漫步在半夜無人的公園,秋天午夜的海風只是涼涼的,今年基隆的天氣也真夠給他怪的,都已經秋天很久了,每天卻都還是太陽高高掛,熱到熱死人。

“咖啡店果然早就關門了...”涵用手指著早已熄燈打烊,二樓有著露天咖啡座的咖啡店,小嘴卻嘟的高高的。

“嗯,對啊...”我看著暗黑色的大海,淡淡的回答,聽著海浪的拍打聲,我的心跳愈來愈快,好像我的心臟已經準備好要離家出走一樣。雖然我下定決心了,但是真的要上陣的時候,卻還是會有那麼一點緊張。

“宣,怎麼了嗎?”涵歪著頭看著在正看海的我。

“涵...我...”我很突然的,用右手捧著涵的臉頰,彎下腰,用我的唇追尋著涵的唇瓣。

涵似乎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而感到有點驚訝,卻沒有制止我的越舉行為,反而將原本應為驚訝而瞪大的眼睛,緩緩閉上,我吻著涵的唇,跟涵牽在一起的手,也愈牽愈緊。

這次,是我第一次真真正正跟女生接吻,所以也算是我真正的“初吻”吧,就在這天夜裡,在這海邊的公園,在這輕柔的海風吹拂,跟海浪的拍打聲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27

靠,真是無言了,有沒有搞錯啊,看來...今天又不用睡了,還真是破紀錄了呢。

躺在床上的我,看著上舖的床版,聽著小胖韻律的酣聲,但是我絲毫沒有任何睡意,滿腦子全都是剛剛跟涵接吻的情景,還有送涵回家的時候,就在她家樓下,原本已經跟我揮手說掰掰要上樓的涵,突然轉身小步的跑向我,又給了我一個吻,在我的側臉頰上。

一直到現在,我那顆有如小鹿般的心臟,還是不停的到處亂碰亂撞的,只差沒有真的找到出口,從我的嘴巴裡面跳出來而已。不過,現在想想,剛剛也真是不知道從哪來的勇氣,雖然我早就下定決心了,而且也在腦海中進行模擬演練了不下百次,但是真正上陣的時候,所有的演練結果,似乎只剩下一片空白,等我的意識恢復的時候,只感覺到涵那溫暖溼熱的唇瓣。

涵的唇跟雅詩的唇,究竟有什麼不一樣?我伸手摸向自己的唇,試圖從藉由觸摸自己這曾經吻過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女孩的唇,試圖找出一點點答案,但是最後我發現,我的舉動就跟白痴差不多。

因為這個答案,我應該早就知道了,卻還有覺不去睡,在這邊想東想西、想一些有的沒的,如果我會分身,我的分身早就學電視廣告上那樣,拿支狼牙棒狠狠的打爆我的頭了吧。

至於是什麼答案,那當然是感情上的差異,當我下定決心,把我對於雅詩,那根本沒開始就結束的初戀埋藏的心底時,對於涵的感情,就愈來愈強烈。涵是我的,我愛涵,這樣的話語,在我內心嘶吼著,似乎也因為這股動力,才讓我第一次主動吻了涵。

但是,現在冷靜的想想,似乎又覺得我有點衝的太快了,也不知道是怎樣,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就會一股腦傻傻往前衝,看來對於感情,也是如此,明天一定要來問問我們的戀愛大師Joe看看才行,於是,我拉起被子,把頭再次埋了進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睡了過去。

“至宣,起床喔要快上課啦...”迷濛間,我似乎聽到小胖的聲音,正用那高分貝的音量,崔我趕快起床。

“呣呣...我還要睡...”我轉了個身,拿起枕頭蓋住頭,想要隔絕小胖製造的噪音,繼續睡我的。

“你不起來,我可不管你了,我還不想被記呢。你起不起來啊。”小胖眼看無論怎樣叫,就是叫不醒我,只好背著自己的包包,自己上課去了。

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好好睡一覺的時候,我怎麼可能會放棄溫暖的被子,爬起來去上課呢?如果在不睡個飽,我可能真的就要變成爆肝達人軍團的一員了,所以,還是窩在被子裡面繼續“我和周公有個約會”吧。

“唷唷唷唷唷,至宣,你還沒睡醒啊,你昨天是跟小茹涵做了什麼啊?”Joe推開房門,拎著拿著自己的便當,跟一份裝在袋子的早餐,走了進來,看到我依然擁抱著被子,當然不忘了順口虧一下。

“還不快起來吃中飯啦,等等在說清楚你到底做了什麼,才搞的那麼累,當然...坦白從寬、抗拒從嚴。”Joe的後面,小胖拿著幾瓶飲料跟自己的便當,跟著進來。

“哪,這個是給你的。”Joe把自己的東西放好之後,將裝著早餐的袋子放到我桌上“這是茹涵一早拿來的,可是你卻睡的跟豬一樣,老師還順便送了你兩節曠課。”

“這是......涵拿來的?”睡眼惺忪的我覺得這世界變的好迷濛夢幻啊,先揉揉眼睛,再看看放在桌上的早餐“那涵有沒有說什麼?”

“真好命啊,還有專人送愛心早餐過來班上,你知道我們班獨男幫有多羨慕嗎?”想到今天早上送早餐給我的茹涵,小胖的眼神充滿著忌妒。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我敷衍的想打發小胖的發難,其實涵的行情真的很不錯,光是我們店裡幾個想虧涵的男店員,就收過涵發的好人卡,更別說國貿系的學弟、學長了,被發卡的人數還真是不計其數啊。

“宅胖,去玩你的遊戲去啦,別想打茹涵她們的主意。”Joe做勢要扁小胖,嚇的小胖馬上低著頭猛喀便當“馨儀說她們姊妹淘要去台北逛街、看電影,是屬於女人的時間。當然也包括茹涵囉,她沒跟你說嗎?”Joe雙手一攤無奈的說,想想也對,自從Joe跟馨儀交往以來,很少看他們哪天不黏在一起的。

我還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昨天似乎也沒聽涵提起過,真是奇怪了。不過,當我拿起手機才發現好幾通未接來電,通通都是涵打來的。原來,是因為我早上已經登入周公Oline,玩的太賣力了,把手機鈴聲當作背景配樂了,所以我馬上回了通電話給涵。

“喂,宣你起來啦?吃過了嗎??”才剛接起電話,涵那一貫充滿著活力的聲音,再次傳到了我的耳中。

“我剛起來,正要吃。謝謝妳的早中餐囉,妳吃了沒啊??”聽到涵的聲音以後,不知道為什麼,整個人的心情好像都跟著快活了起來。

“嗯,我跟馨儀她們正在吃呢,難得一次,所以我們就來吃上闔屋囉”縱使我看不到,涵還是邊講邊吐了吐舌頭“等等我們還要去威秀看電影,所以今天晚班我已經跟店長調班了,晚餐也不能陪你吃囉。”涵做了個抱歉的手勢,馨儀她們則是坐在旁邊,笑著看涵如此生動的講著手機。

“嗯,我知道,那...妳們就好好玩吧。先這樣,等妳回來再說吧,掰。”沒想到,我都還沒想到辦法,如何在涵的眼皮下找店長調班,現在卻都不是問題了。

“好,晚點見,先這樣囉,掰掰。”直到涵掛上電話,馨儀她們才真的笑出聲來,害的涵臉上又是一紅“討厭啦妳們笑我。”

掛上手機,我看著電腦螢幕想著,這次這麼巧的機會,真不知道是因為上帝看我是助人為快樂之本,才來順水推舟,還是撒旦想破壞我跟涵,才設下的圈套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28

“Joe我有點事情想問你,就是我跟涵她......”乘著小胖去上他自己加選選修課的空檔,我則是要快快補修我的戀愛學分。

至於講師呢,很自然的,就是在那邊,難得很悠閒逛著網路,看看有沒有什麼新歌、新電影可抓的戀愛大師,Joe啦。

“你跟茹涵怎麼了?上一壘了嗎?”Joe放下滑鼠,站了起來,隔著書櫃看著我。

“不是。”

“二壘?”

“沒有。”

“三壘?”

“才怪。”

“靠,媽咧,你不會是跟茹涵一次就全壘打了吧?我跟馨儀都還沒那麼快就...”這時的Joe簡直是爆笑到了極點,因為驚訝而大大張著嘴,下巴都差點撞到下面的書櫃了。

“喂,Joe,你也想太多了吧,沒想到你的想像力那麼豐富啊!!”雖然我跟涵才沒有像Joe說的,不過看到Joe這幅蠢樣,我內心的OS不禁說了聲“YA,贏了”,本能反應之下也虧Joe一下,都忘了,他可是戀愛學分的補修講師啊。

“可惡啊,至宣,你真的是隻豬啊...”Joe也拿起剛喝光的鋁泊包丟向我,但是卻被我閃過。

“靠,我哪時候是豬了啊。”真想問問Joe,你是有看過像我這麼帥的豬嗎?我想涵一定也會站在我這邊的。

“還說你不是,你都扮豬吃老虎了,還你不是豬??”這次Joe直接朝我衝過來,右手扣住我的脖子,左手不停的尻著我的頭。

“我投降,我投降......”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此時不投降更待何時,不過面對我的討饒,Joe還是多尻了兩下才放手。

“哼...那還不快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快快把你跟茹涵的進展從實招來。”Joe站在我面前,像是電影中,牛仔決鬥後吹槍管的煙一樣,正在吹著他尻了我幾下的左拳,一臉勝利者般的痞樣看著我,可惡,真是有夠OOXX又XXOO的說。

“好啦,我昨天晚上跟涵接...接...接...接...接...”雖然說夾帶著對Joe剛剛尻我的怨氣,不過光想到跟涵接吻,還要跟Joe說,還是不由自主的開始結巴起來。

“接?接什麼小朋友啊。至宣,你是不是還要再嚐一下啊。”說著,我似乎看到Joe的眼神閃過一到異樣光芒,而且他的左拳好像也正在閃閃發光的樣子。

“就...接吻啦,我跟涵接吻啦,要不要我順便幫你解釋一下,接吻這個詞的意義?”靠,真感覺窘爆了,居然要跟Joe說這個,不過說出口之後,又覺得好像鬆了口氣似的。

“唷唷唷,不錯嘛你,稍微有進步啦。”沒想到Joe卻沒如我想像的,會笑翻在地上,來個即興接舞,反而是用一種“做的好”的眼神看我,並在我肩膀上拍了拍“看來這次是我先挖到八卦啦,這可是連馨儀都不知道呢。”

“靠,幹嘛你跟馨儀是轉行當狗仔了喔。”看到Joe那一臉爽樣,真是讓人很...的感覺,於是我本能的又送了他一個中指。

“我們關心你們嘛。”對我的中指,Joe視而不見,拉開他的椅子,一屁股用著很帥的姿勢坐了下去,同時把腳翹了起來“不過是接個吻嘛,有什麼問題?你是要多學幾招?還是...準備進攻二壘啊?”

媽咧,我就知道這個Joe,每次說話,給人的感覺都那麼的機車,真搞不懂馨儀為什麼能收服的了他,看來馨儀也是有練過,突然我的腦中,出現馨儀的臉,而且還大聲的說著“妹妹可是有練過的”,面對這種心境,我真不知道除了用○rz以外,還有什麼詞可以更貼切的了。

“哇咧,難道你想盜壘?看不出來,至宣,你胃口也很大喔。”看我一直沒有回話,Joe又開了他那張吐不出象牙的嘴。

“最好啦,就說你想太多,有沒有興趣轉行當小說家啊?”真是受不了這個Joe,雖然他人算不錯,不過那個嘴,真是給他賤到一個極至“我是要問,我跟涵的發展會不會太快了點,要不要踩一下煞車呀?”我話鋒一轉,馬上把我想問的問出來,不然在被Joe這樣亂說下去,真不知道哪時後才能把問題說出來咧。

“切~,搞什麼啊,原來是這種爛問題,害我白白期待了一下。”聽到我的問題,Joe滿臉不屑的表情,還故意吧“切”托長音,是怎樣?

“是你自己不讓我說的啊,怪我啊。”我撿起剛剛Joe丟空的鋁箔包,反丟了回去。

沒想到,Joe居然連看都不看,眼看鋁箔包就要砸中他的臉,他卻在最後一刻驚險的閃掉,這可就讓我真的不得不佩服Joe的運動神經了,真不知道,如果Joe那時候去唸體院的話,會不會有機會,可以在SBL看到他咧?至於什麼NBA,還是別想了吧,立喬可是Joe呢,又不是什麼Kobe Bryant的怪咖,再說,NBA似乎也沒有叫作Joe又很強的球員吧。

“我可是靠臉吃飯的耶,想丟到我,你還差的遠咧。”閃過鋁箔包的Joe,得意的表情全都寫在臉上“你跟茹涵也才剛開始,還在熱戀期嘛,算一算你們在一起也才幾個月不是?”對於我的問題,Joe好像完全不在意似的,只是淡淡的回答。

“是這樣嗎?”跟我複雜的心情比起來,Joe好像一點都沒有這方面的煩惱,真不愧是高手啊。

“別想太多了,等你多失戀幾次以後,也會變成戀愛大師的,放心。”搞不懂,Joe這是在虧我,還是在感嘆他自己的經歷,感覺Joe的口氣還是很淡。

“靠,你嘛咖好心咧,別詛咒我跟涵的感情啦。去去去,我才跟你不一樣咧。”不過我還是直覺得把這話,當作是Joe一貫用來虧我的攻擊,跟花心蘿蔔出名的Joe比起來,我還專情多了,至少我是這樣認為。

“哈哈哈,是嗎?那你可要好好對茹涵啊,可別隨便亂劈腿。”Joe聽到我說的話,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不過,馬上卻又像是在提醒我,跟雅詩之間的關係。

“我又不是這種人...”這句話,現在的我說起來,真覺得好心虛,雖然我跟雅詩也沒怎樣,不過瞞著涵跟雅詩出去,好像又多了一份莫名的罪惡感。

接下來,感覺寢室中的氣氛好像被弄僵了,Joe後來也沒在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電腦螢幕,不知道在搞些什麼,連後來上課回來的小胖,才剛進門就發覺不對勁,還故意找我出去抽菸,順便問問現在到底是怎樣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好不容易挨到上班時間,終於有藉口可以脫離這充滿肅殺氣氛的寢室,不過,還得要去面對我們的店長女王大人,總覺得這是一個羊入虎口的戲碼,而我,就是那隻羊啊...。

天啊,好不容易的閃過了一隻狼,卻還要自己往虎山行,看來人要是過的太幸福,果然會被老天忌妒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29

我這隻可憐的小羊,去找我們的店長女王大人調班,果然,免不了的,我又接受了一次女王的哈拉脫口秀專訪。搞不懂,女王大人究竟是好奇心旺盛,還是怎樣的,每次都要我向做筆錄一樣的,詳細交代。天啊,我還真想去文具店買一打“膠帶”,送給女王當抵押算了。

平常在店裡,看涵跟女王還有說有笑的,有時候女王有什麼好吃、好玩的,也都不會忘了涵,而涵則是會拿些小東西送給女王,光看女王辦公室桌上那擺滿滿的小公仔,幾乎有半數都是涵給的,之前的有神公仔,現在7-11的Kitty貓則是女王的新目標。

總覺得,涵跟女王兩個人之間,感情還滿好的啊,那......女王為啥偏偏對我就這樣咧,我是又惹誰了,看來當男人也真命苦,所以涵,妳還是快回來吧。

我也是直到現在才發現,雖然只是一個晚上,不過,沒有涵在店裡的晚上,似乎特別的安靜,卻又是那種安靜的過頭了的感覺。一直到下班,我依然蹲在店門外,嘴裡叼著根菸,習慣性的等著涵出來。

“至宣,你還不回去再幹嘛??”最後出來的女王大人,看到在店門外的我,還滿驚訝的。


靠,我最近一定不正常了,我一定是中毒了......就像最近教室那台電腦一樣。

只不過,我可不是中了那個荷馬史詩中的特洛伊,而是中了一隻連號稱最強防毒軟體,“卡巴司基”,都徵測不到的茹涵病毒。

有沒有搞錯啊,不過是一個晚上耶,有沒有人說過,因為是初戀,所以才會這樣?還是我太沒安全感了?又或是我應該掛個精神科,去跟精神科醫生發發牢騷,紓解一下情緒?上帝,開這種玩笑好像不是很好笑耶。

看了看錶,今天居然才12點多就收店了,沒想到今天生意還真不錯呢,可以提早下班,這也算是接受女王專訪後的補貼吧!!

匆匆回到宿舍,叫醒我沉睡中的電腦打開MSN,沒想到雅詩跟涵都不在線上。看來涵可真是玩累了,現在應該早就睡翻了吧。說真的,涵倒也很久沒去玩了吧,從正式交往到現在,我們倆幾乎都忙著工作,也沒什麼機會可以出去走走。

看來雅詩的邀約之後,也該帶涵看看要去哪邊玩了,不然就算是超強小病毒茹涵,也會太過緊繃了。

我拿出手機,打上“涵,玩累了吧?好好睡一覺吧,晚安,愛妳喔,宣。”就把簡訊傳給涵,至於會不會太噁心,反正也只有涵看的到。

不過今天的任務還沒結束,雖然雅詩沒上線,不過偏偏程式設計師早有準備,為了使用者方便,要把使用者想的到,或是想不到的功能都要做好。

所以說,人生靠智慧,智慧靠什麼,就要靠這顆,我幹嘛自己玩起模仿起電火球。不過說真的,當工程師也真命苦,可我也偏偏是唸了這科的......真是黯然消魂啊。

好像不太對,如果,我還這樣自己自HIGH的玩下去,明天的課應該又不用上了。

“我已經把班調好了,就下星期六囉,上線看到記得密我吧。”離線留言,真是個好物啊。

我把字一Key好按個Enter,只要雅詩上線就看的到囉,果然是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啊,剩下就等著雅詩的回覆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02 , Processed in 3.065091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