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繼續Battle Royale(1~4 第4回更新)

[複製連結] 檢視: 1634|回覆: 3

發表於 07-10-24 21:22:09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其實我很早就想寫BR的衍生了
跟原作無關只是套用大略公式的延伸性小說
當然裡面也跟原作有些差異
我改成我喜歡的規者(毆)有看過BR的人請留下一些意見給我吧~

以上 (其實我只是想寫有能的主角~毆)


下面是給各位參考的出場人物和座號表(主角藍色顯示)

一   佐山 城介 
二   王  功浩
三   小澤 青豐
四   白則 藏之
五   阿部 勇
六   若山 機也 
七   福澤 次郎
八   小川 攻
九   木下 敏則也
十   山本 俊
十一  山本 俊宏
十二  北野 武
十三  真田 洋二 
十四  南野 秀
十五  早川 廉
十六  齊藤 光一
十七  瀧口 龍平
十八  上元 嘉禾
十九  旗上 赤聰
二十  金井 薰太
二十一 伊藤 萌子
二十二 山下 靜子
二十三 觀月 敏希
二十四 藤吉 光子
二十五 日下 透
二十六 矢作 奈緒子
二十七 野田 薰
二十八 小島 川美
二十九 中島 里美
三十  中島 比希子
三十一 相琴 桃
三十二 天堂 真由
三十三 愛內 加代子
三十四 中川 聖子
三十五 內海 愛
三十六 織田 百合子
三十七 昌元 櫻
三十八 南平 加奈
三十九 上島 夢子
四十  京川 惠



~正 文~

Battle Royale將繼續著,永遠不會消失。

新世紀開始,國家崩壞,失業率持續高企達15 %,整個社會陷入動盪不安的狀態,極度失控。校園暴力事件異常猖獗,學生以卑鄙手段挑戰教師,逾千教師先後殉職。失去自信的成年人,懼怕青少年失控,決定聯同軍政府鎮壓騷亂,通過一條全新法案作出高度反擊「新世紀教育改革」。

我在嘴裡反覆朗誦著這段在一年級公民與道德課上老師所說的話。當時大家的確都不把它放在眼裡,並不是把它當玩笑,而是同是青少年都會有種僥倖的心裡。啊不會抽到我們啦,你看全國那麼多學校那麼多班級哪有可能那麼好死抽到我們?

不過就這麼好死不死,今年要畢業的我們就這樣……被選中了!該說這是我的榮幸嗎?我,阿部勇可從來沒中過什麼大獎,從以前到現在我中的最大獎可說只有安慰獎面紙一包而已。我苦笑著將手中的手槍上膛,一邊想著對現狀完全無用的蠢事。

我還記得當我小的時候,曾在電視上聽過有兩個從遊戲中逃走的學生,一男一女,名字分別是七原秋也和中川典子。當時大大的通緝照顯現在螢幕上面,而當時我只覺得兩張大照片的新聞充滿無趣感,便跑出去玩了。

而現在正在這愚蠢遊戲裡的我,也許該稱呼他們前輩了。

「同學們你們必須互相殘殺。」這句話從山口老師嘴裡說出來一點魄力也沒有,而且老師身上還穿著紫色的套裝和高跟鞋,帶著俗氣的眼鏡,畏畏縮縮的不敢將眼神瞄向全班。

大家沒有激動也沒有恐慌,鴉雀無聲的靜在那裡。在一片寧靜中我猜大家都是這麼想的吧?被選中了!該怎麼辦下一步該怎麼走?我可以抽到好的武器嗎?是不是先下手為強比較好?

我可不認為自己班上的同班同學會在這種狀態下仁慈的犧牲自己來換取別人的性命,因為連我自己都是這樣想著。教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一位穿著軍服的人士進來將憔悴的山口老師帶走。

坐在前方的我像是隱約可以聽見老師微微哭泣的聲音。畢竟我們班不是什麼不受管,或惹的滿身瘴氣混濁不堪的班級。而都是些在普通家庭正常長大的小孩,跟那些一看就充滿江湖味的學生混混有所區別。也許大家會靜坐下來一起商討法子逃出去,或乾脆三天都不戰就這樣一起死去。

完全不對!就是因為正常所以才更危險。我看著班上大夥們異常冷靜,連班上公認最少根筋的萌子也沒有大哭或是大聲喊叫,反而握緊拳頭挺直的坐在座位上。

平常在學校惹事生非的學生,想做什麼就直接做什麼完全不遵守校規,相當自我,這種人的行為行徑早就捉摸出個大概。就算是偷偷的做啥勾當的人,也只要稍微加以觀察就可看的出所以然。而像我們這種平常打鬧嬉笑,遵守學校規範有時犯小錯的好同學,好朋友,這時候也許反而是最危險的也說不定。

當送走老師的士兵剛出門,另一個穿著同樣軍服的人走了進來。走上講台的他對我們崛起一抹微笑,之後迅速拉下臉面無表情的說:「恭喜你們被選中。」

這句話並沒有改善教室裡的死寂,台上軍人並不在意繼續說:「你們將被國家挑選為新世紀教育改革第一屆規劃完整的遊戲試玩者。是說遊戲規者你們是乎都很了解但是我還是要重新說明一次。」

「遊戲開始到結束為三天,你們將互相殘殺至直到最後一位勝利者。之中如超過時間或違反規者,脖子上的儀器將會呈現紅色而爆炸。」

聽完我看見許多人摸摸自己脖子上多出的東西,是說我好像小聲的聽到某人低聲咒罵說,靠!項圈跟我的髮色不搭!我無奈的在心裡萌出笑意但又立刻收回發出戒心。

「本次遊戲的地點是在學校內,該說這座島也只有學校沒有其他建築。只要踏出學校的人就算犯規,此外我們將會干擾電波,手機、網路等通訊器材全數不能使用。以上就是場地的說明」

軍人緩了一下繼續說明下去:「這次的武器分配為三天份乾糧和水,學校室內地圖,主武器跟次武器兩種。為了加速勝利的時間這是提升了一人擁有兩種武器。」

話剛說完,突然又進來個推了兩個大型賣場在用的購物車的軍人。購物車裡推滿大型運動包,台上的軍人看了一眼立刻大聲喊道。

「現在叫到號碼的人就來拿運動袋開始遊戲,決定運動袋的時間只有五秒。一號,佐川城介!」城介聽了站了起來,走向前,連挑都沒有挑過就隨便拿了一個往外走去。

「二十一號,伊藤萌子!」萌子站了起來,小跑步的到前面用力的拎了一個包包,往身上扛頭也不回的就往外跑。萌子身上的表情非常嚴肅,跟之前那位會傻呼呼的笑,老是惹出笑話班上開心果萌子,根本是兩種不同的人。

號碼五號的我似乎很快就會加入戰局,在光子走出教室以後,終於士兵眼神打點了我,面無表情的念上我的座號和姓名。

「五號,阿部勇!」

我站起來跟前面的人不一樣,我緩緩的走向前縱使我的座位幾乎在最前方。我挖起了一個看似輕便的運動袋子,緩緩的走出教室。我將半個身體踏出教室外,最後整個身體都已待在外,我才緩緩的關上門。

四周安靜,只有我關門的聲響,隨著縫隙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到縫隙沒……碰!尖銳的槍聲伴隨著隨即蹲下的我。早知道會來這招,出門前是最沒有戒心的狀態,這遊戲只要你踏出門外就表示你準備好被當成標靶獵物,可沒有人管你有沒有準備好。

蹲下的我快速移動到前方,聽到雖然小聲但是是某人奔跑的聲音。我快速的拉開包包將身體壓低靠牆,摸索著運動包內的武器。我在觀察這運動包看起來有異常凸起,我想裡面因該有那個。

長型武士刀,我心裡想著,但拿出來卻是個拐杖。「暗藏玄機的柺杖,是說的確有這種裝模作樣的武器。」果然,將前方歪曲處旋轉,果然一把細又長的細劍就出現在我眼前。

呵,這可好了。我壓低身子往前跑去,我可沒想到要砍誰或是剛剛對我開槍的人,而且也由於是傍晚,在烏黑的教室走廊裡我看不清是誰朝我開槍。有可能是城介、有可能是萌子、當然剛出發的八位都是有可能的。我看手腕上的錶,現在是凌晨12點24分,這時間的確是開始了遊戲。我小跑步將拐杖放在胸前,我可不是要追開槍的兇手,只是見到誰就砍誰,少一個是一個。

我另一樣武器是把小型手槍,典型的六發子彈裝還附帶一組彈夾,真是貼心啊。而現在左手拿個槍右手拿著細劍的我緩緩的打開3-A教室的大門。踏進教室的第一瞬間,我就立刻來拿起劍來抵擋右手邊揮舞下來的重物。斧頭?身子瞬間往後,而細劍早已被強而有利的斧頭給砍成兩半。

我快速的雙手拿槍指向他,他也以迅雷不及的拿起槍,另隻手還拿著剛剛襲擊我的斧頭。這時被雲層擋住的月亮漏出些許的光,隨著光線的影子,我漸漸的看清楚這位襲擊我兇手的長相。

是靜子,第四位出發的二十二號女生─山下靜子。綁著馬尾,鵝蛋臉的她右手正拿著剛剛襲擊我的斧頭,臉上微笑的舉著槍對著我。

「阿部同學,沒想到我們那麼快就對上了。」靜子微笑的說著,就像是平常坐在我旁邊一般對我閒話家常。只是現在手中多了要命的東西。

「山下靜子。只要暫時找個據點,然後慢慢的等獵物上鉤,之後趁著獵物剛進門最沒有防備的時候砍下去,省事。如果對方逃掉反擊,則還可以用槍加以反擊而且以桌椅當掩蔽物,必要時以斧頭近身戰也是可行的。」

「呵,真不愧是阿部同學,直到這個時候還冷靜的作分析啊。不過紙上談兵比起實戰根本微不足道!」斧頭!朝著我臉的方向飛過來!趕緊避開的我看見斧頭穩穩的插在牆上,而靜子早已準備好瞄準我開槍的姿勢。

我大手一揮將桌身拉向前,碰碰!兩發子彈穩穩的射向鐵桌,一個翻滾抽出椅子往靜子的方向踹去將本想跑向前的靜子嚇了一跳。有機可趁!我趕緊舉起槍回敬靜子剛剛的動作。

「啊!」靜子趕緊閃過,但是子彈還是射中她的右肩,白色的水手服瞬間染上了腥紅色,躲在桌子後掩護著。我慢慢的退後到有斧頭在上面的那道牆,拔起斧頭一個瞬間。

「嗚?」門外真田洋二的頭立刻被斧頭砍成兩半,拿著西瓜刀正準備攻擊的他噴出大量的鮮血沾滿白色學生服,我拔起斧頭不假思索就往門外砸,看他眼睛睜大,像是不了解為什麼會被發現,就這樣倒下死去。

真田洋二,只要暫時和對方聯手就能增加勝利的可能性,事後看狀況再背叛對方取得對自己更優勢的情況。

「只要有一人當誘餌引起對方戰鬥,而另個人從旁偷襲,得勝率就會明顯高很多,而且之後在洋二偷襲完成後,在將他射殺就是個一石二鳥之計了。」

「哼。」像是被說破一般,靜子發出了不滿的聲音,而為什麼我會發現另洋二呢?因為一開始我就注意到月光照下的影子,有三個?一個是靜子一個是我,那另一個就可能是其他人。

洋二的號碼是十三號,也就是說包刮我在內已經有二十六人開始了這場生存遊戲。至於靜子怎麼跟洋二約好的?這點我並沒有多大的興趣。

「其實我最不想碰到的對手,就是阿部你……」靜子說著,我聽見了槍上膛的聲音。我慢慢的、慢慢的走向靜子掩護處,並注意她可能隨時都會蹦出來。

「還有就是薰,你們兩個可是難纏的角色,不過我可是很有自信能贏喔。」沒錯,每個人都有機會勝利,因為這班級的人全都只是很普通的人。普通的考試,普通的體育成績,在學校也是不引人注目的普通學生。但就是因為這樣往往這群普通人,才隱藏著不普通的事。

更可怕的是,平常他絕對不會在你眼前展現。而乖乖的擺出好同學、好朋友、好學生的面相,可別低估了那默默的一般人。

目的離的越近,速度就更加緩慢。我也將手裡的槍準備好,準備好要……去死!快速起身的黑影瞄準我的心臟開了槍。

我早一步拾起剛剛斷裂的細劍,穩穩的插進靜子的心臟裡,看著頭上冒煙的槍。抱歉靜子,你的確是很聰明,知道我會閃,不瞄準我的頭部而是下方的心臟開槍。但是只要由下往上攻擊,你不管是瞄準頭部還是心臟都無可奈何的。但也許你會瞄準我的別處,戰鬥也是需要運氣的。遇到不想遇到的也許真的就是運氣問題吧。

倒在地上的靜子和被劈成兩半的洋二,不管誰是策動這個計謀的人,這都不重要了。對我開槍的人是不是靜子?還是別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走向洋二的運動包裡,找到了他還未使用的武器-鐵拳套。這武器太過近身了一點用也沒有,在這個遊戲裡遠中距離的武器比較可行。

拿起西瓜刀,我看了幾眼。勉勉強強但總太重不好使。我放下西瓜刀,在靜子的包包裡找到替換的彈殼,拿起她的手槍,跟我一樣也是六發裝,剛剛她總共銷耗掉三發,因該還有三發子彈才對。

兩手各拿著槍,將彈夾分別放進口袋裡,而袋子裡因為只剩地圖、水和乾糧減輕不少。我躲進身後的工具箱,關上門留下小孔,時間一點整我得小睡一下,為了之後能保存體力和其他同學們應戰。

「阿部我告訴你喔,我昨天為了今天的畢業旅行買了新的耳環,你看漂不漂亮?」坐在遊覽車上最後一排位子的靜子跑上我的位子旁邊跟我胡鬧。

「顏色不錯,不過心型的有點俗。」我胡鬧的講著:「像是老了十幾歲二十歲。」

「真是的阿部就是不會說些好話。」靜子無趣的說。

「你去找阿部說好話,那根本就自找苦頭吃嘛!」坐在前方的洋二笑嘻嘻的數落靜子笨,找我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人稱讚她。

「洋二你給我閉嘴!」靜子嘟起嘴說:「在吵我就去告訴小愛你喜…」

「啊!靜子大姐你的耳環怎麼那麼好看啊!在你身上多適合啊。」

「哼哼,現在才巴結沒有用了,小愛!我有事情……」

「啊!不准說!靜子閉嘴!」

我看著那兩個胡鬧的活寶,微笑的繼續看車外的風景。坐在旁邊的廉則是聽著耳機呼呼大睡,不知多久才會起來?


[ 本文最後由 Moleaf 於 07-11-3 09:5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突然發現我對又有誰死的劇情可以自己決定覺得很有趣<<毆
裡面人被我寫的幾乎都變成強者了~笑
強者間的戰鬥其實才是最有趣的~

繼續BR吧!雖然沒啥人在看~苦笑


前情提要:
十三  真田 洋二 被阿部勇丟斧頭砍重腦袋
二十二 山下 靜子 被阿部勇用細劍刺進胸部


-------------------------------



正 文


安靜的走廊喀茲喀茲聲的響,不像走路聲反而像是吃東西的聲音。攻將配好的乾糧往嘴塞,完全不在意發出聲音讓人聽見。手裡完全沒拿上任何武器,運動包也早就不見了。整個人是乎是赤手空拳的在走廊上閒晃,像是跟往常走在普通的學校走廊一般。

「這乾糧還真難吃,水剛剛就喝光了,這種程度的食物哪挨的住三天啊?」攻抱怨著,但還是把乾糧往口裡塞,沒多久乾糧就空了,攻皺了眉頭,打了個大呵欠說:「這根本就不夠啊。」

對攻來說這普通人的量根本就不夠,小川攻在鎮上餐館可是很有名的大胃王高中生,一餐最少也得吃個三大碗的豬排蓋飯才有吃飯的感覺。對於這種正常人量的乾糧和開水根本滿足不了他那豪爽的大食量。

「如果要說學校裡最有東西吃的地方,那就是福利社了。」攻說著,開始沿途找尋福利社的影子,是乎完全不把遊戲放在眼裡。因該說從一開始他就沒有認真的看待這個遊戲,也根本不期待自己會勝利戰到最後一刻。

現在是一點多,剛剛在附近聽到槍聲還是繞遠路好了。攻心裡想,對於無畏的戰鬥他可不想多做,尤其他不想碰到智慧型的同學,像是靜子或是勇或薰那類型的角色。這之中尤其是勇,老是讓人抓模不定的行動和想法,讓人發寒。

攻搔搔頭,開始加快腳步前進,沒有了運動背包行動快了不少,想說福利社因該是在一樓走下樓梯,在樓梯轉角處。沙!一樣漆黑的東西朝向攻而來,攻雖手拿起東西擋住這攻擊。

「誰!」攻問到,但對方是乎不想回答,是乎還想繼續攻擊。第二次攻擊時,攻靈巧的閃過,往後一躍跳下了樓梯到一樓,拿起手電筒往上面照,手電筒上有明顯被重物敲打些許變形的痕跡。

在燈光照明下,兇手不得不現出原形。城介因為燈光太強而遮住眼,一手拿著狼牙棒,看來光是兩人的武器他就佔極大的優勢。

為什麼別人是狼牙棒我就是手電筒啊!攻的心裡發出強烈的不滿,是說以後不能讓大家統一武器嗎?又為啥要搞出抽抽樂這種濫遊戲,而且重點是,這會爆炸頸環的顏色跟我的髮色不搭啊!我的棕色頭髮跟這白色的頸環配起來很不好看。我強烈的抗議政府跟軍方因該換個頸環設計師。

攻心理咒罵了一連串政府和軍方的不是,是說因為是心理咒罵如果被聽到了,軍方大概會很想按下引爆攻的項圈的按鈕吧。當然攻看著城介身體慢慢往後,城介是乎看穿攻沒有多餘的武器,放心的拿起狼牙棒慢慢走下樓。

「城介你真的要殺我喔,這樣對我很不公平耶,我什麼武器都沒抽到只抽到一個手電筒跟一把小小的螺絲起子。你好歹也給我個像樣的武器經過一番廝殺才勝利嘛,這不是才符合這遊戲的本質嘛?我說的對吧!而且你不覺得那項圈很醜嘛?真想看開發那像圈的是什麼人,我敢打賭一定是個七八十歲的臭老頭!」

「閉上你的嘴,攻!」城介被攻一整段言詞搞的更加火冒三丈,原本被抓來玩這遊戲已經夠爛的了,還得聽你嘮嘮叨叨說一堆,雖然城介平常座位就在攻的附近早就已經習慣這個男人特別嘮叨,愛講話。但這種節骨眼上,還一直碎碎唸是乎根本不像常人可以做到的。

「你一天不講話是會死喔!我看該好好的讓你安息才不會那麼吵。」說完城介就跳了下來,兩隻手拿著狼牙棒重重的擊向攻。

「哇!好險」早一步閃開的攻,看到學校地板破了個小洞就知道城介的攻擊力有多大了。

佐山城介,家裡是經營健身房,上面有兩個哥哥下面一個弟弟,幾乎全家都很熱愛運動。所以從小佐山就在兩個哥哥的帶領下做了很多的訓練,所以力氣大,結實的身材,讓人稱羨的肌肉,全是他從小一點一低鍛鍊出來的結果。

城介快速的舉起狼牙棒再度往攻身上揮去。而攻依然只能拿身上兩樣武器比較大的手電筒去擋,沒想到這次手電筒硬生生的斷成兩半,被狼牙棒打重肩膀飛了出去。

「嗚,真痛!」滾了幾圈的攻握住肩膀,頭上和肩上都冒出暗紅色的血來。尤其是肩膀被狼牙棒上的刺蜇的像蜂窩一般,攻勉強的站起來,摸摸口袋拿起身上最後一件武器──螺絲起子面向城介。

不管體型,武器,攻擊力都遠不如城介的攻,腦袋不知道要如何逃過這劫。只見城介迎面跑來再度高舉狼牙棒,不給攻任何喘息的機會。為了躲避城介的攻擊,攻只好一直往後退,一個不小心身體向後跌,跌倒在地。城介一股腦使勁的往攻的方向揮去,攻趕緊轉了一圈,小腿差點被擊中留下擦傷,雖然只是擦傷,但這就已可以讓攻站不起來了。

「這次你可躲不掉了!」狼牙棒高舉著快速朝向攻的頭部揮去。

有機會!

攻以快速的用手擋住狼牙棒,「呃啊!」狼牙棒重重打在攻的右手臂上,鮮血冒了出來,攻舉起左手的螺絲起子往城介的頸環插下去。

!城介話還沒說完就被攻用沒受傷的那支腳踢向後方,攻踢完使勁的往後爬。突然城介的頸部發生爆炸,頭跟身體其他部位分離了,大量的鮮血噴出灑在攻白色的學生服上。

「嘿!小歸小還是滿有用的嘛!你太小看我了城介。」攻大口喘著氣露出勝利的表情說,抬頭往上看這教室的牌子剛好寫著福利社三個大字,攻心裡笑了,撐著身子走向前,去翻城介身旁的運動包,翻出了城介另外一樣武器──鞭子。

「哈,也難怪城介沒有拿出來用。」攻拿起鞭子,看著一旁跟城介頭一樣被炸成兩段的狼牙棒。

「首先得吃東西,止血,找個隱秘的地方好好睡上一覺。」攻慢慢的走進福利社內,小心翼翼的看去四周,看來還沒人,心安的攻走向福利社的後方,開始看看有無麵包或零食。

努力的找到一堆未過期的食物後,攻開始找看看有沒有繃帶或衛生紙之類的可以止血或包匝傷口,卻怎麼也找不到,結果只得用利器撕裂自己的袖子褲管充當繃帶止血用。找到個影密的小角落開始啃起麵包來了。

「嗚,這個也不怎麼好吃。」攻咬了一口苦笑的說。

你那多嘴的壞毛病請改掉好不好!攻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坐遊覽車城介對他說的話。因為他一直跟中島說話說個不停,讓被暈車弄的心煩的城介站起來對他發上脾氣。

「你暈車啊!」攻只是笑嘻嘻的對攻這樣說著,馬上從口袋掏出暈車藥放在懲戒手上,微笑的道:「吃點藥睡一下就好了。」

「我不是說這個,是說你可不可以安靜一點!」城介大喊,但是還是收下攻給他的暈車藥,畢竟是自己迷糊忘記自己會暈車這件事情了。小小聲的對攻說聲謝謝臉頰微紅的回座位上去。

哇,沒想到個性還滿可愛的嘛!攻心裡大振,沒想到這個只會用體力取勝的肌肉男也會有臉紅的一面,也許個性方面異常的合得來也說不定。

「真難吃。」吃了五、六塊麵包的攻說著,看著昏暗的天花板想了想說:「喂城介,如果我死了,你會跟我這殺你的兇手做朋友嘛?」也許比朋友更進一部的關係也是可以。

……喜歡?」當下攻做出了讓自己不可理喻的結論,連自己都嚇到了,更加快速著吃著零食,以將注意力轉換。賣命吃著食物的攻,臉上浮起一振泛紅。

「真沒想到,看了一場真人實戰啊!」學校樓頂上,女孩窺見了剛剛攻與城介互動的整個過程,女孩撥了撥頭髮,黑色烏亮的秀髮幾乎快到臀部一樣長。在天台上架著狙擊監視著學校各各地方,腰上還繫著軍用短刀。

「很可惜,攻是後段名單之內,我現在要殺的是前段名單。」女孩微笑的表示,放在一旁的藍色小筆記本,上面分別寫著前段和後段。後段名單第一個寫著攻,而前段名單的第一個……

五號阿部勇,註明必殺。筆記本被風吹著合起來,筆記封面上寫了幾個字──加代子的殺人名單小筆記。加代子透過狙擊槍上的鏡頭,繼續找尋筆記上前段班的所有人,加以消滅。

而放在殺人筆記旁邊,有另外一本粉紅色筆記本則是密密麻麻的寫了一堆,上面標明日期像是日記一般的東西,下面壓著狙擊槍的使用說明書,也被翻開擺在一邊。加代子像是獵人般,架好狙擊槍蹲坐在天台上,慢慢的,慢慢的等著獵物上鉤。




一   佐山 城介 被小川功以螺絲起子刺進頸圈爆頭死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很神奇的寫到三
真是沒事找事做,開始能體會寫BR小說作者的惡趣味
不過筆下人物是乎都太有能了讓我很難輕鬆殺掉
其女學生神奇的程度就像是惡靈古堡3的艾莉絲大姐~XD
癈言結束


前情提要:

十三  真田 洋二 被阿部勇丟斧頭砍重腦袋
二十二 山下 靜子 被阿部勇用細劍刺進胸部

一   佐山 城介 被小川功以螺絲起子刺進頸圈爆頭死亡


正 文



時間凌晨兩點鐘,這時教室裡只剩下一位女孩坐在座位上,在金井薰太拎上運動包走了以後,這是台上的軍官才叫上她的名字。而女孩在軍官還沒叫她名字時,就以自顧自的站了起來。

「四十號,京川惠。」軍官唸上惠的全名,惠默默的走向前,看著眼前購物籃裡只剩下一個運動包,京川惠不假思索的拿了起來,一百五十二公分的矮小身子跟寬大的運動包很明顯的不和。

正當京川想走出門時,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看著台上的軍官,而軍官也正用平淡毫無感覺的眼神看著她,惠看著軍官對他淺淺的一笑對他作上小小的鞠恭禮。

「辛苦你了,榮口先生。」惠直接的唸出眼前軍官的姓氏,讓軍官睜大眼的看著她。雖然沒有開口詢問,眼神是乎透露著:妳怎麼會知道?這般驚慌的表情。

「家父以前也是軍方重要人物之一,所以常有很多軍方人士登門拜訪過家父。我想京川上校,你因該多少聽過吧?我還記得你那次來時我才八歲大而已。」京川惠微笑的表時,再度對眼前的軍官低下頭說:「真的辛苦你了。」之後走向前方將口袋裡的信交給軍官。

「如果我死了,能不能將信轉交給父親。」

「上面規定是不能轉交參遊戲者的私人信件或是任何相關消息。」

「是嗎,那也沒關係。」惠說完,左腳往前門外一跨。

「我想找一天去拜訪京川上校,和他聊聊因該是可行的。」惠聽見了軍官說的話,閉上眼小聲的說了聲謝謝,便踏出門外。

京川惠,家裡是嚴謹的軍人世家。從小父親就以軍事方式教導她,戰場上無分男女,男女除了生理上關係其餘一律平等已對。這也讓惠從小就過著嚴謹規律的生活,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規律調理。

惠從小就和弟弟耕助一起接受父親的軍事訓練,雖說是訓練,其實在這沒有戰亂的時代也不過是做做體能訓練,或打靶等一些較為普通的訓練課程。對於惠和耕助,井川上校從不偏袒任何一方,錯就是錯,對就是對,沒有所謂的曖昧地帶。

惠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蹲下將運動包打開,把乾糧塞進學生百褶裙的口袋內,再運動包裡找出了兩把匕首,之後運動包內除了水罐外沒有任何東西。惠將匕首往運動包割半,用包包的鬆緊帶和頭上的髮圈固定住剩餘的三罐水,做成個簡易的袋子。

散下來過肩的長髮,惠隨性的再用匕首將頭髮割下。頭髮變得參差不齊,惠的長相本來就很中性,頭髮這般一短已經完全跟女孩完全隔離。背起裝滿水的背包,雙手拿起匕首,四十號,京川惠。正式加入這場生存遊戲。

比京川惠早一步加入戰局的金井薰太,頭上戴著漆黑的毛帽,脖子還掛上復古式的大型耳機,耳朵、脖子和雙手戴著叮叮噹噹的小飾品,嘴裡叼上根菸。看樣子就跟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扯不上關係的薰太,可是全年級大會考常出現在五十名內的優等生。

跟外表嘻嘻哈哈樣子不同,有調理的行動計劃和方式才是他生存地哲學。背起運動包,雙手則拿上來福槍,薰太反覆的朗誦來福槍的使用說明。而他一直在京川不遠的地方偷偷觀察她。

以京川的個性,不會希望有人跟她一起行動。因為這場遊戲說好聽一點是組隊一起行動,但這場遊戲是以一人獲勝為原則,就算我沒有想殺京川的意願,但是以人性來說,誰都會懷疑自己的同伴是否會先背叛自己。

最好的行動當然還是一個人,唉,怎麼不改成男女各一名優勝,這樣我就可以跟小惠一起雙贏了!薰太想到這點不可能又默默的嘆氣。

擔心別人的同時先擔心我自己吧,薰太將手上戒指手鍊,脖子上的項鍊和耳上的耳環全部拔下來,集中在手掌中。「真是不甘啊!這些可是我的寶貝。」薰太看著自己打工掙來的錢所買的飾品現在則必須被自己全數扔掉。
心寒啊,但是現在好像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薰太像後方將飾品一灑,後方偷偷摸摸的人被突如其來各種形狀的飾品打中連忙用手拍掉,而薰太早就已經跑得遠遠的,留下懊惱動作太慢想偷襲的人。

「好險,我可沒什麼像樣的近戰武器啊!」薰太跑著兩手捧著來福槍,想想自己除了來福槍之外就只剩下六把一組的飛刀組合,這種武器配備遇上近戰的斧頭或刀劍什麼的除了逃以外也只能等死了。

自己得要贏啊!等男生剩下他最後一個,女生剩下京川後,再來個公平的一對一決勝負,我想京川一定也認可自己這樣的作法。而首先就是得讓自己活到最後,可以得勝就幹掉對方,情況不利就逃走,這樣一定可以存活到最後。

以來福槍來講最有利的就是高處遠方,而得時常更換地點不讓人發現。但是首先為了怕找尋地點遇上敵人。薰太將來福槍背往後方,手拿起兩把飛刀。

「這東西,至少可以挨上一回兒吧。」薰太雙手抖著,連自己會不會殺死對方都不敢確定。一步一步往上樓的階梯走,出發的教室是在二樓最裡層,走一段路就有三條不同方向的走廊,真不知道這是什麼學校可以大到讓人搞不清楚所在的位子。而現在薰太正慢慢的往上爬,每走一步就往四周觀望,他可不想像剛剛那樣再被偷襲了,要不是剛剛那地板照出後方有人影,現在自己可就沾滿血倒在走廊上。

呵,很刺激不是,體驗這種瀕臨死亡的快感。才怪!薰太自我吐嘲的想著,額頭流下汗來,好不容易踏上最後一階,一切全無異狀。

呼,好險沒事。

薰太放鬆下來,但轉向旁邊後,卻發現一個人影就站在離他不遠處。薰太驚嚇的連忙後退幾步,逼迫自己不要叫出聲。這時如果叫出聲反而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所在位子,引來更多殺意。

那人拿起類似長條狀的武器,往薰太的方向而來,速度越來越快,接近薰太面前馬上就來一個突刺!喀!薰太用兩手飛刀去擋,兩邊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還好這金屬長條物不怎麼寬,不然小小的飛刀可是不能抵擋的。

金屬、長條物、細長?薰太後退將飛刀防禦在胸前,看著對方將武器拿成直立狀放置胸前,尖頂因為月光微照發出一點亮光,這樣拿著方式,和剛才攻擊方式這個武器是……

西洋劍!以自己這樣摸索下來的推論,薰太立即連想到這樣武器。這可好了,是近戰武器,而且還是注重速度和鎖定要害的武器。薰太苦笑著,今天晚上要殺自己的人還真是夠多。畢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點參加這遊戲的大夥們都知道。而現在

也只能努力拼拼看了!薰太朝向目標奔去,將兩把飛刀往前一斬,簡單的動作對方輕易的躲開薰太的攻擊準備回擊。

「恩!」對方察覺狀況有些不對。咻!一把飛刀往他頭飛來,對方大吃一驚,立刻翻了個身,看見薰太,讓他驚訝的是薰太在不遠處正準備架設來福槍狙擊他。

他早就算好了?那個飛刀跟近身攻擊都只是幌子,真愧他想的到,不過我也不是省油的燈!敵方轉身的同時,隨即將西洋劍往薰太方向丟去,薰太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連忙往旁邊跳去。

薰太眼前的敵人往前奔,掏起腹部暗藏的小型手槍,近距離的瞄準薰太。而薰太也在同一時間將來福槍架往敵方心臟指,兩人同時退下保險,線再祇要指頭一動就可以讓對方至於死地。

另一把武器是槍,薰太想著,比起薰太的來福槍那把小槍還真是小的可憐。胸部突起?襲擊我的這傢伙是個女的!原來時代變了,女生也那麼主動到讓人快難以招架。

「果然是薰太!」指著薰太腦袋的敵人突然說話,而且還是用那種像是找到想找到的東西的口吻說。

「咦?」薰太被眼前這突襲她的傢伙搞混了,那女孩像是確認完後收起手槍,完全不把來福槍指向她的薰太放在眼裡。

「喂喂!你這是幹麻!」薰太一股腦的懷疑這女人是怎麼回事,不會是剛剛太激烈頭殼壞掉了吧。

「薰太,我是透。二十五號,日下透。」透戴上眼鏡,微笑的對薰太表示。

日下透,就是那個綁著麻花辮,戴眼鏡看起來十足乖寶寶的日下透嗎?薰太想起剛剛攻擊那個狠勁,根本完全無法跟純樸總是看起來弱氣的日下透同學放再一起。

「真的是透,你這樣背對我不怕我殺了你嗎?這可是個殺人遊戲喔。」

「不會,因為薰太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而且剛剛你握著刀子的手還在發抖呢。」透笑了笑撿起剛剛飛像我的西洋劍。

「你看起來也不像是會揮舞西洋劍的人啊。」薰太吐嘲著說,透這時則露出一臉難道你不知道的表情對我說:「咦?你不知道嗎,我以前有學過一點西洋劍,算是有點底子,而且現在也是學校女子劍道部的副將。」

嗚,我剛剛竟然跟那麼強的女人對打,幸好沒被殺死。而且看她的樣子好像也不打算殺我。薰太流下冷汗。

「你不打算殺我嗎?像我這種人妳只要認真起來三兩下就可以解決了。」薰太問道,而透則將西洋劍收在腰間,蹲下來看著坐在地上的薰太。

「幹、幹麻!」不習慣被人一直盯著看的薰太,顯著不自在,這時只見透慢慢的將唇貼在薰太的嘴上,過了幾秒安穩的離開嘴,用著認真的表情對著薰太說:「因為我喜歡你,從一年級開始就一直暗戀著你。」

「所、所以,可是我……」薰太搔頭表示說:「我已經有」話還沒說完透連忙打斷他的話。

「我知道,你喜歡小惠吧。」透笑著說:「我喜歡薰太,而薰太喜歡小惠。果然現實中不太可能剛好戀人都是自己喜歡的型。」

「要不要跟我聯手?」透伸出手來看著薰太,薰太則是不為所動說:「即時這樣到最後我們還是得互相殘殺,現在聯手這只會讓自己更加煩惱對方而已。」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可不會背叛自己喜歡的人。」

「喔,真有信心。就不怕背叛的人是我?」

「那也沒關係。」透笑著說,讓向來按造自己規劃步調走的薰太,瞬間慌了起來激動的說:「你可是會死耶!是真的死!可不是向遊戲一般還可以再復活重新來過。」

「所以我才想跟你聯手啊!」透瞇起眼睛說:「能再死錢跟自己暗戀多年喜歡的人在一起很幸福,當然能一起勝利那就更好了,不過這是不可能的。」

看到眼前女孩陽光的笑著伸出手,薰太懊惱的握住她的手說:「被我背叛我可不管你,先說我可不是什麼專家,只是個普通考試會很高分的優等生而已。」

「恩。」兩個人,一男一女走在無人的走廊上,朝向那看不見的黑暗處慢慢的走著。並沒有發現在不遠處京川惠正用裙子擦乾匕首上方的血,一個人靜靜著走往與薰太和透相反處。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是說我希望寫很悲哀的歡樂
BR很符合啊~是說這篇人物太多有時害我還要想
作的預定稿根本沒有用嘛!

怕有人混亂目前死掉的人講一下好了

十三  真田 洋二 被阿部勇丟斧頭砍重腦袋
二十二 山下 靜子 被阿部勇用細劍刺進胸部
一   佐山 城介 被小川功以螺絲起子刺進頸圈爆頭死亡


補充結束~


正 文


該死的遊戲!真該死的我在這裡。就算從以前到現在來講好了,告白對象老吹、考試不小心讀錯範圍、跟朋友約好的時間卻被他給爽約。真是他媽的衰!雖然我從沒真的覺得會被捲進這爛遊戲中,但也不是沒想過。

誰說做好事一定會有好報?這人我現在一定要把他掃成蜂窩!

機也心裡咒罵著,一邊背著機槍移動。個頭矮小的他體育不行,頭腦也不怎樣,唯一能說的就是:他是個好人,而且喜歡義工工作。但老是帶衰的他,不僅五次打工通通被炒魷魚,還老是什麼都打點到了卻忘了最重要的事。

不管他怎麼努力的去達成某個目標,到最後獲得同等回報的量是微乎其微。但機也個性固執死腦,不管這工作是不是吃力不討好,他還是會苦幹實幹的給它做下去。認真,可能是他唯一的優點吧。

機也再抽運動包時,也想過以自己的運氣可能只會抽到望遠鏡啦、鍋鏟啦等等無用處的東西。不過難得這次他竟然抽到個大獎,機槍配上防彈背心的優良配備,這讓他從包包裡掏出來的時候,還睜大眼睛看了好多次,驚訝到自己沒想到竟然會抽到好物。這代表什麼?難道上天終於願意讓揹了那麼多年衰運的自己賞一次好運!

怎麼可能!機也立刻在心裡奪回自己的妄想。現在的他光是想在這黑暗中看清楚前方走動就夠吃力了。他剛在樓梯口聽到慘叫聲,一回又在不遠處聽見爆炸聲。更恐怖的是他隔著玻璃看見對面走廊上有人正在交戰的畫面,雖然看不清楚是誰,不過那槍聲和武器碰撞發出的聲響也就夠它驚嚇了。

班上的人在想什麼啊!當真真的要交手。機也手汗直流,機槍也越抓越緊。他大概想的出來誰會很樂意的投入這場遊戲之中;誰又不樂意投入這其中。尤其有一位他可以確定他絕對死也不會殺害別人。

早川 廉

廉跟一般人不一樣,他的個性絕對不會動手去殺害別人。而且他老是給人一種安心感。機也從以前就很喜歡廉,因為廉從來不會嘲笑他的固執。像他擔任清潔幹時,他一個人在那廣大的教室咒罵沒有人回來大掃除,當他轉頭時看見廉默默的進到教室,微微對他點頭表示歉意,不說話開始掃除。從那件事之後,機也就非常喜歡廉這個人,下課也常常跟他聊天。

希望廉不要出事,這是機也的希望。如果最後剩下他和廉兩個人,他一定會不假思索將存活的名額放給廉,縱使自已可以活著。

所以現在機也的目標就是找到廉並且努力的讓他跟自己活下來。機也非常討厭別有心機的人。尤其是阿部勇,他總是若即若離的穿梭在班上各各團體間,用一種非常公式的笑容應付所有人。要是碰面了,機也機槍就算子彈用盡也絕對要射殺他。

機也找了好些時候,卻完全沒有發現廉。有時的確發現人影讓他想靠近點確認,但光線昏暗的凌晨時分讓他放棄了冒險的舉動。

找沒下文,機也找了一間空教室靠牆稍作休息。過不久卻意外發現有人的腳步聲往他接近,而且來者不止一人,這讓他警覺的拿起機槍來注意四周。

急促的腳步聲越近,機也也就越緊張,靠到最角落的位子將槍口指向門口。門快速的被打開,看見黑影隨即而來,機也荒了起來。

「別動!」黑影聽見機也的聲音,隨即做出防備的動作。機也舉著槍緊張的手顫抖。而黑影是乎像是知道是誰放下防備的動作,用輕柔的聲音對機也說。

「這聲音是機也吧?」

機也聽到對方知道是他,更是緊張的將手中武器握的更緊說:「你怎麼知道我是?等等!不准動!」機也看見對方移動喊到。

「蹲下!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黑影轉頭對著機也說:「是我萌子,我正被人追殺,別嗓門那麼大。」

「咦?」機也有些遲疑卻也造著做壓低身子,但還是跟萌子保持一段距離。

萌子仔細的透過門縫偷看外面的狀況,過不久果然出現另一個莫名的黑影,在教室外的走廊晃過像是在找尋什麼,一直徘徊著。

「我一出去還心想號碼那麼前面可以到處躲,憑著糧食和水撐到最後。沒想到躲了不久就被他發現了,還拼命追殺我,中間還殺了幾個要幫我的人。」萌子氣憤的說到。

「你的武器呢。」機也問著,只見萌子從懷裡掏出勞作用的美工刀苦笑的對機也說:「這就是我的武器。」

看到萌子的小小美工刀,機也也露出苦笑,看來自己的運氣真的很好,抽到槍跟防彈衣。過了不久,人影才漸漸往別的方向而去,這時萌子才鬆了口氣對機也說:「終於走了。」

「恩,追殺你的到底是」機也發出疑問,萌子看著他表情凝重的回答:「阿部勇。」

聽到這個名字,機也整個人放大瞳孔激動起來。那傢伙根本已經投入這遊戲其中了,竟然還追殺別人連女生都不放過。機也握緊拳頭,萌子看到了以後露出疑惑的表情說:「很過分吧!我本來還想說他平常都笑臉迎人的。沒想到看到我卻拿起武器朝我砍了過來。而而且他還把靜子她當場砍死。」

萌子說著說著眼睛泛出淚水,機也憤怒的抓住萌子的肩膀問:「還有誰遭到那個混帳毒手,我要連本帶利討跟他討回來!」希望不要有你。機也心裡小小的期盼著不要聽見他的名字,但這名字終究還是隨著萌子口中脫口而出。

「早川廉本來想勸他,但是他卻

機也早在聽見廉的名字時就已經怒氣爆發,拿起機槍準備朝剛剛那人離開的方向而去。他一定會宰了阿部這個渾蛋!好為廉報仇。

「不要把我一個人拋在這裡。」萌子看見機也要走隨即拉住他,機也則只想將她的手甩開怒喊著說:「放手!我……」機也話都還未說完,就突然驚覺有電流流過自己的身子,然候就全身沒有知覺的倒地。

「嗚……」機也倒在地上努力的撐住自己的意識,看見萌子臉上泛出詭異的笑容,手帶著塑膠手套拿著小型電擊器,蹲下對他說:「若山機也,你不只是衰,還比我想像中還蠢。」萌子將電擊棒收進口袋裡手中拿著剛剛的美工刀,慢慢的將刀片向外移出,將制服袖口割破包住機也的嘴,拿走機也的機槍和脫下他的防彈背心,穿戴在自己身上。

之後又將機也的制服褲子連內褲都一併脫個精光,將背包裡的麻繩將機也五花大綁。機也光撐起意識就很吃力了,根本無力抵抗,只得看著萌子將自己脫個精光,赤裸裸的曝入在外。

「我一直在大家面前裝模作樣,尤其是那噁心的男生面前。只要裝個迷糊,假裝呆呆的裝可愛,就可以得到青睞,但又不能在那些花痴的女性眼前做的太超過,真是麻煩,對不對機也?」萌子邊說著,美工刀刀背緩緩的撩過機也的胸口,冷冷的觸感弄的機也害怕但又無力。

萌子摸了摸機也的手掌心,用力將美工刀刺向幾也的掌心,機也痛的出聲,想移開卻無法動彈。鮮血緩緩的流出滑過手掌望向地面,萌子卻面無表情的又往另外一個手掌刺進。

「嗚!」機也被麻繩給卡死的身體縮動,大口呼吸著。

「好人總不長命對吧?不過你放心我會讓你活久一點,反正夜還很漫長嘛,是不是機也君?你覺不覺得我用對待你的這種方式對待廉,不知道他那可愛的臉蛋會露出什麼有趣的表情。」

你這傢伙!

「生氣了啊!這麼在乎廉,你真當真自己是他的誰。嘿嘿,說不定早川廉也只是在你表面裝裝樣子罷了,你這笨蛋就上勾了,就像我剛剛那樣。」

閉嘴!廉才不是這種人!你這賤女人!

「我很討厭你這種講義氣的男人,我一直覺得失敗者就該像失敗者的樣子。」萌子將自己的腳踏在機也的臉上,用力的踩下去。只見機也的牙就被他這麼給踩掉溢出血來。

手臂不知被刺進幾刀,大腿小腿也是,陽剛的臉被割花,腳趾手指被一根根切下,眼睛少了一個,耳朵被割下。乳頭、臀部、性器官沒有無一處是被避免的。地板的血流乾了,萌子蹲在地板上看著機也慢慢死去。

而死去時機也用盡最後的力氣看著萌子的眼怒斥的說:「不准妳」幾個字,沒說完就斷氣了,但萌子則是完全不當一回事,從機也身體踩過。

「機也,你太固執,個性太激動了。」

「啊?廉,你怎麼突然這樣說,你不吃炸蝦嘛?」機也口中塞滿米飯看著廉。

「你這樣早晚會出問題的。」廉接著說:「還是改一下你那衝動的脾氣。」

還是改一下你那衝動的脾氣。

「廉」抱歉我竟然就這樣,在沒有遇見你,看到你的情況下就死去。而且是死在我最恨的那種人手裡。我那脾氣,可能注定要做個失敗者吧,好人總是死的快不是嘛?但你得活到最後,哪怕是殺人,我希望你留到最後啊。

機也淚流了下來,被清晨的亮光照的閃亮,只注意到怒意的萌子沒有發現無法保護廉的機也表情是多麼無奈,而機那沒有手指的手,正壓著廉送給他,上面寫著運字的項鍊。

「我的個性就是這樣,死也改不了。」




六   若山 機也 被萌子以電擊器偷襲,凌虐致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2:25 , Processed in 0.828271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