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來自地獄的信

[複製連結] 檢視: 3326|回覆: 5

發表於 07-10-21 22:19:17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In the 20 century.



  剛剛拿到檢察官資格的我,此時回到老家像個小孩似的,難掩歡喜的向家人報告著這個喜訊,當然家人們也是非常的高興。

  夜晚,總是第一個就寢的爺爺不知什麼原因,今天特別的晚睡。他坐到我身邊,我看著他那被歲月摧殘的臉龐、以及沒了銳氣的雙眼,而他輕輕的對我訴說著一件關於震驚了19世紀倫敦的案件。



  倫敦東區白教堂謀殺案。



  而兇手也就是大家最耳熟能詳的──開膛手傑克。




  雖說是耳熟能詳,卻沒有人可以詳細的描述這一切。

  在現代,有許多推理小說家喜歡把小說中、歷史中的大偵探,去和開膛手傑克湊在一塊兒,寫成一篇篇的小說。但,人們卻從不知道,曾經有一位名氣不大偵探與開膛手傑克進行一段交鋒。

  而這位最不為人知的偵探就叫做──道爾.奈德。


  爺爺用著他那低沉的嗓音,把道爾.奈德的一切都緩緩的告訴了我。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要回到1888年的倫敦……。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11-9 11:5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5   檢視全部評分
cheese cake  抱歉抱歉... 現在才知道... 三枚首發! 上吧!!  發表於 07-12-2 23:26 聲望 + 3 枚
鋼鐵豬豬  我回來看小說囉XD  發表於 07-11-28 22:35 聲望 + 2 枚
星月  緊張阿---   發表於 07-11-13 13:36 聲望 + 2 枚
Lorder  這是! ...傳說中的福爾摩斯時代  發表於 07-11-6 17:24 聲望 + 5 枚
貝爾天使  ( 嘟嘴 ) 不可以寫到忘我進界嘎 ... ( 硬拖走 )  發表於 07-10-22 20:50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Archive.1 道爾.奈德》



(1)

  夜晚中的倫敦瀰漫著霧氣,在路燈的照射下整個街道呈現白茫茫的一片,真不愧它「霧都」的名號。地面上的地磚,因為霧氣的關係所以特別的濕滑,要是沒有踩穩的話,極有可能就會跌個四腳朝天。

  而就在這瀰漫著霧氣、濕滑的街道上有個女性,她不懼摔倒使勁的在這濕滑的路上快步的走著,一邊走著、一邊回頭去看著後面追趕著她的人。她了解,比起跌倒,總比被後面的人抓個正著還要好,因為被抓到後不曉得會有什麼下場。

  而追在後頭的那個人,薄霧模糊了他的臉龐,但卻隱藏不了「他」那閃著銀白光芒的刀子,「他」不是追趕不上前面的她,而是一步一步、慢慢的想給予前面的她感受到無比的恐懼感而已。此時,她跌倒了,而「他」也從容的走向前,她顫抖著身體,用著無助的眼神看著站在面前的「他」。

  而「他」,將閃著銀白光芒的刀高舉……。


●●

  一部馬車駛向倫敦東區的警局,然後在警局門口停了下來。馬夫開了門,從馬車裡頭走出來的是一位微胖的紳士,年約五、六十歲吧,他將左手放在背部腰際,右手拄著拐杖,他並沒有殘缺,拐杖只是當時貴族用來裝飾的。


  「查、查爾爵士?!」

  門口的警員驚呼一聲後,趕緊低下頭鞠躬。


  「辛苦了。」

  查爾爵士擺出和藹的笑臉拍著警員的肩。約翰.查爾爵士,是位與皇室關係良好的人物,連警方都得對他敬畏三分,而這位連走路都有風的人物來到警局是為了什麼?門口的警員並沒有多問,只是看見查爾爵士似乎想進去警局內,連忙的要把門打開。


  「不用了,我自己開門吧。你應該有事情要做吧?快去忙吧。」

  查爾爵士親切的對著警員說,而警員也再對查爾爵士再次行了一個禮後便離去。查爾爵士獨自一人,不像其他貴族一樣會隨身帶著隨扈,平易近人的他也不會像其他貴族一樣有著高傲的氣燄,所以大家都很喜歡他。他進到警局裡,首先親切的跟警員們打招呼,之後才走向後方的辦公室。

  這間辦公室雖然是警官們的辦公室,但現在改了一個名字,也就是……


  「東區謀殺案緊急處理小組……」

  查爾爵士用著緩慢的口吻把門上的門牌唸了一遍,才輕輕的敲了兩下門。


  「對不起,我們正在開會當中。」

  門後隨即傳來了這一句話。查爾爵士聽了之後輕輕的笑了幾聲才對著門內的人說道。


  「打擾了,我是約翰.查爾。」

  說完後,他將門輕輕的推開,裡頭的人看見進來的人是查爾爵士便馬上起身。


  「查爾爵士,我們不知道是你,真是不好意思。」

  「沒關係的,我只是來了解一下案情而已。」


  「查爾爵士,歡迎。」

  用著沉穩的口氣說話的人,是那唯一一位沒有站起來的──賽門.克里斯警探,他的身形非常魁梧,鼻子下方留著一撮小鬍子,還有一對足以震懾人的銳利雙眼,一副精明能幹的樣子。

  「我是主導這次辦案的賽門.克里斯。」

  「克里斯先生,您好。」

  查爾爵士走向前,主動的要和克里斯警探握手,而克里斯警探也起身,伸出他那長滿繭、厚實的右手和查爾爵士握手。招呼打完後,兩人鬆開緊握的雙手,查爾爵士便開始問道。

  「關於此次案件,有什麼新發現?或者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好啊,若查爾爵士能夠幫忙我們,絕對有很大的幫助!」



  這是站在克里斯警探旁的小伙子,用著興奮且激動的態度大聲的說著。不過他馬上就被克里斯狠狠的白了一眼,而他也識相的馬上閉口,因為他知道克里斯警探發起脾氣來是非常恐怖的事。


  「抱歉,查爾爵士,這小子叫做班,是剛從蘇格蘭場(即倫敦警務總部)調配過來的新進警員,但他已聽聞許多關於您的事情,所以他見到您覺得很興奮。」

  「不要緊的,年輕人朝氣蓬勃的是一件好事情喔,克里斯先生也別一板一眼的。」

  班聽到查爾爵士正在幫自己說好話,又再次露出了笑容。班在還沒進蘇格蘭場前,就已經聽過查爾爵士是一位不會擺出高貴架子的貴族,班打從心底一直景仰著查爾爵士。如今,查爾爵士卻站在自己面前,而且還幫自己說好話,光憑這些就已讓班感動不已。


  「咳、咳!」

  克里斯用力的咳了兩聲,班也馬上恢復回正經的表情。克里斯坐回座位上,將手肘撐在桌子上,手指交疊,雙眼直視著查爾爵士緩緩說道。

  「查爾爵士,我想這樁案件不需要您的協助。」

  「話別這麼說,我想先了解一下案情……這樣應該可以吧?」

  「………………」

  克里斯將手交叉放在胸前,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


  克里斯緩緩的將案情告訴了查爾爵士。而這樁案件,正就是至今仍無法破案的「東區白教堂謀殺案」,或許換個方式來說……「開膛手傑克事件」這樣大家應該都會比較了解吧。



  「嗯……,這還真是一件棘手的案件呢。」

  查爾爵士聽了克里斯的敘述之後,露出難以思考的表情。



  「是的,所以沒有您可以幫忙的地方……」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查爾爵士打斷了克里斯的話,他用右手摸摸自己的下巴。

  「我……有個提議。」


  「提議?」

  克里斯嘴上雖然這麼問,但其實他一點都不期待查爾爵士的提議,只是禮貌性的附和而已。


  「是的,我想推薦一個人加入你們團隊……不知克里斯先生意下如何?」


  「嗯……」

  克里斯用手指捲了一下臉上的鬍鬚,隨即用低沉的嗓音問道。

  「那麼……您想推薦的人是?」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10-22 05:4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


  克里斯警探、班、查爾爵士以及兩名警員站在一家私家偵探社前,這間偵探社只能用破爛來形容……已經快朽壞的木門、結了蜘蛛網的屋簷,該說是這間偵探社的偵探生意不好嗎?總之這讓前來的克里斯一行人感到傻眼,只有查爾爵士仍保持著笑容。

  「奈德先生您在嗎?」

  門後沒有回應的跡象……

  一陣沉默後腐朽的木門慢慢的被從裡面開啟了。出來應門的,是一位身穿西裝卻又不打領帶、不扣扣子的男人,他用著一副很不屑的眼神掃了大家一遍。


  「幹嘛?」

  他用著如此狂妄的口氣對著查爾爵士問道,這種舉動在東區裡……喔不、應該說是在倫敦內,根本沒人敢用這種口氣對查爾爵士說話……

  此舉讓原本在期待「查爾爵士要介紹的偵探奈德,究竟是怎樣的人?」的班,瞬間對眼前這位叫做奈德的偵探感到無比反感……但克里斯與其他兩名警員早已在警局裡聽到查爾爵士推薦的人是奈德之後,已失去了期待。

  因為奈德在東區裡、在倫敦裡,是個人人都不會想接近的人物。


  「奈德先生,突如其來的拜訪若打擾到您可真是不好意思了……」

  查爾爵士仍擺著笑臉,用著客套的口氣說著。老實講,要是是其他的爵士,被奈德無禮的回了一句:「幹嘛?」,我想……奈德在倫敦早已無容身之地了。但如前面所言,查爾爵士是個不會擺出貴族架子的貴族,所以他也不會因為奈德的這句話而生氣。

  「我想……您應該知道最近發生的謀殺案吧?」

  「知道是知道,然後呢?」

  「我……只是想推薦您加入這樁案件的調查團隊。我向您介紹,我身邊的這位是這樁案件的負責人……」



  「賽門.克里斯……」

  奈德搶在查爾爵士介紹克里斯警探之前說了。奈德對克里斯擺出如同見到敵人般的眼神,兩眼直視著他的雙眼、用著充滿挑釁意謂的口氣繼續說道。

  「……曾是蘇格蘭場最引以為傲的優秀警探,後來自己主動要求調至倫敦警力最單薄的東區……」


  奈德用著不屑的口吻說道出了克里斯的背景,而克里斯心中雖滿是不悅,但卻又不得不對這位「準合作夥伴」示好,於是他脫下帽子伸出手主動的要與奈德握手。


  但奈德似乎不領情,他只是低頭看了一眼克里斯伸出的手掌,然後又抬起頭跟大家說了一句「請進吧」,就轉身走入屋內,而此時的克里斯只好尷尬的收回已伸出的手。


  「那個,不好意思……我有事情得先走一步。那麼祝你們合作愉快了。」

  查爾爵士向大家道別後離開了。合作愉快?這句話還真是諷刺……克里斯與其他人在心中都曉得,以後會有多麼「愉快」了……


  嘆了氣,無奈的走入了這間狂妄偵探的偵探社。一進門,四個人開始睜大雙眼四處張望……



  亂。



  只能用這個字可以形容屋內的狀況。不但東西亂堆、地板上亂丟的報紙簡直可以當作地毯了,而稍微可以稱作「不亂」的地方……,大概只有客廳裡用來接待客人或委託人的稍微有整理過。


  「這間屋子到底多久沒有整理過了……?」

  班開始抱怨起這間偵探社,同時心裡也了解到這間偵探社生意不好的原因了……


  「請問各位需要飲料嗎?」

  奈德從一旁的廚房門口走出,大家進門後還納悶著怎麼沒看見他,原來是進了廚房。這時班在心中想著「這小子還懂得待客之道嘛」。


  「我要咖啡。」

  班說。



  「我們需要一杯紅茶。」

  兩名警員異口同聲的說。



  「隨便吧。」

  克里斯警探的回答令班感到有點奇怪,但他很快就會知道克里斯為什麼要說這句話的原因了……


  「我這裡沒有咖啡、沒有紅茶,只有水。」

  奈德一派輕鬆的說著,隨即轉身走入廚房。

  這根本就是整人嘛……只有水的話為什麼不直說?還要故意問需要什麼飲料。此時的班,心中已經充滿了怒火,對於眼前這位狂妄的私家偵探反感到了極點,而克里斯早已知道奈德的個性……所以才回達「隨便」的。

  不一會兒,奈德端出放了四杯水的盤子走了出來,將盤子放在客廳裡的桌子上,然後坐下來對大家說。

  「各位,請坐吧。」


  四個人雖然聽了奈德這樣說,可是椅子上堆滿了報紙與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根本不能坐,但又礙於他們是警察又不能說些失禮的話,於是他們把椅子上的東西整理了一下,稍微空出空間可以讓克里斯警探一個人坐,所以最後坐下來的人只有克里斯,其他三人則是站著。

  克里斯無意間皺了一下眉頭,這張木製椅子似乎很難坐的樣子,再加上四周都堆滿了東西,真是令人感到不舒服。


  「所以呢?來找我做什麼?」

  奈德雖然有看見克里斯的表情,但他卻故意無視,直接問道。

  「大名鼎鼎的警探賽門.克里斯來找我,是有什麼地方需要我的能力來幫忙嗎?」


  奈德故意加重語氣「需要我的能力來幫忙嗎?」,這句話說得是多麼狂妄,似乎有意貶低克里斯警探的能力似的,在一旁的班聽了心中滿是不舒服,實在很想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然後狠狠的賞他一拳,但因為這個人是查爾爵士推薦的所以作罷。不過克里斯對於奈德的態度並沒有感到生氣的樣子,反而問了奈德。

  「我可以抽根菸嗎?」

  「對不起,我家禁煙。」

  「說得也是。」

  克里斯看看堆滿東西的四周,他心裡很了解,要是抽菸的話一不小心就會把這間破爛偵探社燒個精光,他在心中竊笑著。他拿了桌上的其中一個杯子,一口將裡頭的水喝完,繼續說著。

  「正如查爾爵士所說,是他推薦你加入我們調查團隊的。」

  「所以呢?」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明知故問吧,人家都已經說了「查爾爵士推薦你加入我們調查團隊。」還問人家。不過克里斯一聽就知道奈德問的這句話是為了要測試他的理解力,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所以我應該負責哪方面的呢?」

  「我想請問奈德先生你對這樁案件了解到什麼程度?」

  「我的情報來源都是一些小道消息,所以暸解的不是很詳細,不過你可以先拿資料讓我看一下,看完後我可以做出推理。」

  奈德充滿自信的說著,此舉令克里斯有些懷疑,於是他從西裝外套裡的口袋拿出了這案件的相關照片放在桌子上。


  「左邊這張是87在東區白教堂被發現的中年妓女瑪莎.塔布連(Martha Tabram);右邊這張是831,在白教堂附近的屯貨區被發現的另一位被害者,現年43歲的瑪麗.安.尼古拉斯(Mary Ann Nichols),身份同樣為妓女。兩樁案件都發生在白教堂附近,所以我們稱它為『白教堂連續謀殺案(the Whitechapel murders)。』,正如剛剛所說,兩名被害者同為東區的妓女。」

  聽完克里斯對於這樁案件的簡介後,奈德仔細的看了這兩張不甚清晰的黑白照片(雖然當年有拍照技術,但不是很先進),可是卻可以清晰的看見死者身上的──「痕跡」。



  「真慘。」

  奈德雖然這樣說,但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恐懼與憐惜,只是用著飄飄然的態度說了這句話。

  沒錯,熟悉開膛手傑克的人一定都會知道……他的犯案手法。讓我先對這兩張照片的內容做出簡略的敘述吧。瑪莎.塔布連除了全身上下有著三十九處刀傷,最嚴重、最能致她於死地的傷是頸部劃過咽喉的其中九刀。

  另一位被害人瑪麗.安.尼古拉斯,有被毆打的瘀痕和門牙有脫落,頸部有兩刀刀傷,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她的腹部有被剖開,而且腸子被拉出體外,陰部被刀子戳得坑坑洞洞,慘不人賭。


  「兩樁案件發生的時間僅間隔24天,我們東區警方不排除兇手是同一個人。」

  「嗯……兩名死者皆陳屍於白教堂附近、皆是中年妓女、皆遭到殘忍殺害。唯一不同的,是第二位死者有被開膛剖腹……」

  奈德閉上眼沉思了一會兒,隨後又充滿自信的說。

  「就目前僅有的資料,暫時還無法做出判斷呢。」

  奈德的回答令在場的所有人感到更加無奈,當時查爾爵士就是知道警方沒有進展才介紹奈德加入的,但沒想到奈德也毫無辦法,雖然大家一開始就沒有對奈德抱有期望,但也還是難掩無奈的心情。  



  「不過……」

  奈德又開口了。

  「目前為止,我還達不到能幫助你們的條件。不過既然我是調查團隊的一員,當然不能就這樣作罷,如果下一次出現被害者的時候請儘速來找我。」

  「請等一下!你說什麼?!」

  一旁的班對著奈德大聲的吼道。

  「你的意思是,還要再犧牲一個人的生命你才肯幫忙嗎?」

  「請不要誤解我的意思。」

  奈德用著斜眼看著班。

  「只是就目前狀況來看,進行搜查也會毫無進展。若真是連續殺人案,兇手絕對還會再次行兇,就目前為止兇手還沒表達出什麼,我懷疑他還會繼續犯案。因為從兇手下手的手法看來,似乎他與妓女們有著很深的仇恨,才會這樣痛下毒手……不過這樣想就會有些出入,如果兇手不是基於仇恨……而是去從兇手是在滿足他的殺人慾望而下手,似乎比較符合現況。況且只要做好巡邏的話……直接逮捕兇手、解救被害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

  這一瞬間,班不曉得要如何反駁奈德。而奈德這句話的涵意或許是在指警方的巡邏不徹底,導致兇手能夠不知不覺地行兇,而班是東區的巡警,可能是聽了這句話而感到心虛吧。

  其實這並不能怪東區的警察們,雖然蘇格蘭場有實施全市巡邏網,但是警力實在是太過於薄弱了。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既然奈德先生這麼說,再討論下去也不是辦法。」

  克里斯站了起來,將西裝外套的扣子扣了起來,然後將帽子戴上。

  「若再次發生這類兇殺案,我會再來找你的。走了,各位!」

  克里斯向奈德行個禮後,轉身離開了這間偵探社,班先是用著含有敵意的眼神與奈德對視了一陣子,隨後也離開了。

  剩下奈德獨自一人安靜的坐在椅子上。他閉上雙眼,不曉得在思考什麼。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11-9 11:5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大雅    發表於 07-10-25 17:00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3)


  四位警察走在回到警局的路上,四人沒有什麼交談,再加上因為謀殺案發生的關係,街上幾乎沒什麼人,整條街顯得非常的靜謐,皮鞋踏在石磚鋪設的路上還會有著清脆的喀啦聲。



  「長官,你真的要和他合作嗎?」
  此時班跟上走在最前面的克里斯的腳步,在他身旁輕聲的問了這個問題。


  「是。」

  「可是我覺得他不可靠啊!」

  「班,你錯了……」

  克里斯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去看著班。

  「道爾.奈德雖然很狂妄,但……他很可靠。」


  聽了克里斯的回答,班感到十分訝異,因為奈德早已在他心中被定位成是個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合作的人,只是萬萬沒想到……自己的長官克里斯,竟然認為奈德是個可靠的人,這真是讓他難以置信。

  「可是長官……道爾.奈德他……」

  「你剛從蘇格蘭場調派來東區,所以會誤解他也是沒辦法的。」

  克里斯說了這句話後,又繼續前進,其餘人也馬上跟了上去,他一邊緩慢的向前走,一邊用著渾厚且低沉的嗓音說著。


  「道爾.奈德他曾經就讀於國王學院,據說在校時成績優異,但卻從來沒得過任何的獎項……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而沒有繼續讀下去,反而開始在東區從事私家偵探的工作。狂妄、傲慢的態度,讓許多人完全不想向他委託事情,但……他其實是個非常喜歡替平民抱不平的傢伙。」

  「這怎麼可能?!從他剛剛的態度來看……」

  班擺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克里斯看了他一眼,便又繼續說道。

  「有一次,東區發生了一起殺人案,其實大家心裡都很清楚兇手是某位皇室成員,但……因為很多人都害怕會因此與皇室結仇,沒人敢跳出來舉發,甚至還有其他人和偵探想做假證,要讓該名皇室成員脫罪,藉此爭功。只有個人不懼皇室的權力,暗中蒐證,最後帶著警方闖入皇宮內逮捕該名皇室成員,那個人就是奈德。奈德的推理與有力的證據讓皇室內部不得不交出這位皇室成員。」

  「既然這樣……那麼他的人緣在東區為什麼還是很不好?」

  「如同我剛剛所說,他是個喜歡替平民抱不平的傢伙……處處抨擊皇室濫用權力的問題、且喜歡挑戰皇室與貴族們,但他卻又能讓皇室不敢輕舉妄動,因此他成為了最讓皇室頭痛的人物之一,也因此……就算他喜歡替平民們抱不平,但大家深怕哪天奈德遭到皇室譴責,自己也會受到波及,於是也只能對他敬而遠之。時間一久,奈德便成為了人人不敢接近的傢伙。」


  班聽了克里斯的敘述,漸漸地對奈德有了初步的了解,奈德並不只是個狂妄的傢伙而已,原來他也有能給平民好印象的一面,但他的作法只會讓大家更加遠離他而已。


  「我承認我一開始聽到查爾爵士所推薦的人是道爾.奈德時,有種非常不想和他合作的想法,但想了想……這也都是我的私人感情而已。若是為了案子……我仔細的去思考過奈德的個性與作風,我認為在這方面他很可靠,於是……和他合作何嘗不是件好事呢?」

  克里斯穩重的嗓音似乎說服了班,讓班對奈德的反感有稍微減少了。雖說是減少……但在他的心中仍對奈德存有反感,他也不曉得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不過他知道此刻再繼續說下去,被挨罵一定是免不了的,於是覺得閉口會比較好些。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12-11 11:2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5   檢視全部評分
疾風獵鷹  來啦...耶...  發表於 07-11-8 14:3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大雅    發表於 07-11-6 17:18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Archive.2 親愛的老闆》

(1)


  將奈德介紹給警方的當天晚上,查爾爵士獨自一人坐在自宅的客廳裡拿著高腳杯,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一邊細細品嚐手中高腳杯裡的美味紅酒。


  「怎麼了,查爾爵士?看您笑的如此開心,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查爾爵士的私人管家、現年50歲的戴夫用著親切的語氣問著查爾爵士。


  「是的,今天我去會了一位老朋友。」

  「查爾爵士的老朋友……?是維多利亞女王呢?還是威廉爵士呢?」

  「不,都不是。」

  查爾爵士再喝了一小口紅酒,慢慢的嚥了下去,才繼續說道。

  「是道爾.奈德。」


  「什麼,道爾.奈德?!」

  戴夫驚呼了一聲後,又趕緊收回驚訝的臉孔。

  「不好意思……實在不該這麼驚訝的,但這位道爾.奈德不就是皇室最頭痛的那位……年少輕狂的私家偵探嗎?查爾爵士你為何要接近他呢?」


  查爾爵士聽到這裡,笑了幾聲,然後起身去輕輕的拍了拍戴夫的肩膀,輕聲的說。

  「戴夫先生,我不就說了我只是去會會老朋友嗎?另外……近日不是正發生兩件妓女遭到殺害的案件嗎?我只不過把我那位老朋友介紹給警方,請他一起調查案件罷了。」


  「介紹給……警方?」

  「你難道忘了奈德先生其實是位厲害的私家偵探嗎?」

  查爾爵士再次拍了拍戴夫的肩膀,然後坐下來繼續輕鬆的品嚐著他的紅酒,滿足的點了幾下頭。

  「嗯……這真是好酒。」


●●

  1888年9月8日的早晨,有位老人一臉驚恐、慌慌張張的跑到了東區警局,因為過於慌張,在門前階梯還差點摔倒,恢復平衡後,直接衝進警局內。

  警局內的警員見狀,趕緊上前詢問老人。

  「老先生,請問有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慌慌張張的?」

  「有……有……」

  老人一邊喘著氣,一邊想把話說出來,可是因為實在太喘了,再加上來到警局前見到的「事物」讓他受到了很大的驚嚇,所以那句話就像卡在喉嚨般,想說也說不出來。

  警員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說了一聲「等我一下。」後轉身去倒了一杯水給老人,老人拿到水後,一口將水給瞬間喝光。

  「老先生,你先冷靜一點,好好想想你要告訴我什麼事。」


  老人閉上眼睛喘了幾口氣,隨後突然大聲的對警員說道。

  「有死人啊!是一具女屍!真的,我沒有騙你,你們快點跟我來!」

  「什麼?!」

  警員聽了,心中直覺不妙,女屍……不會又是……

  他不管這麼多,趕緊在第一時間聯繫了克里斯警探。


  這位老先生,居住在漢伯寧街29號,職業為車夫。而他今早起床準備開工時,發現他所住的出租公寓的籬笆上發現了一具仰躺的女屍,令他當場嚇得兩腿發軟,隨後跌跌撞撞的趕到警局。

  而這位遭到殺害的女子,是位名叫安妮.查普曼(Annie Chapman)的妓女,現年47歲。值得注意的是,他與瑪麗.安.尼古拉斯一樣慘遭開膛剖腹,喉嚨也遭到割開,腸子更被拉出扯到右肩上,死狀甚慘。

  具調查的警員報告,與前面兩樁案件不同的地方在於安妮.查普曼的部份子宮與腹部肌肉被割走,現場也沒有看見這兩樣東西,恐怕是被兇手給帶走了,或者丟棄到某處。



●●


  克里斯警探到現場後,早一步到達現場處理的警員向他報告了這些資料。


  「我知道了,辛苦你們了。」

  克里斯向警員道謝後,便與班兩人一同走向發現屍體的地方。



  「開膛剖腹啊……」

  克里斯用低沉的嗓音說道,蹲下來仔細查看這沾有血跡的籬笆。

  「……難道正如奈德所說,兇手還是會繼續犯案?」

  「長官,你該不會真要回去找那位偵探吧?」

  「是啊,這被害人一樣遭到開膛剖腹,令人怎麼想都會覺得兇手是同一人吧。要是如此,就正如奈德所說……兇手似乎想要表達什麼。」

  「可是就算如此,我們還是可以靠自己找出兇手所要表達的事情吧?」


  聽了班的這一番話,克里斯站了起來雙眼直視著班,緩緩的說。

  「如果奈德可以看出我們所看不出的線索呢?」

  這一句話,令班產生了疑惑,或許是他還不了解克里斯說這句話的涵意是什麼,抑或是他根本就不想瞭解奈德的洞察能力到什麼程度。克里斯是這麼認為的,於是他又補充了一些話。

  「假如身為警察的我們看不見,但身為偵探的他卻看得見……這樣你覺得呢?」

  「身為警察……看不見?」

  從班的臉上看得出他心中有著滿滿的疑惑,克里斯很瞭解自己不論怎麼解釋,班永遠都無法瞭解這句話的意思。克里斯對著他笑了笑,輕輕的拍了他的肩膀。

  「走吧,或許奈德在等著我們去登門拜訪。」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11-12 10:1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大雅  早日破案啊~~~  發表於 07-11-15 10:08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2)



  「奈德先生,你在嗎?我是東區警局的克里斯。」



  克里斯對著眼前的破爛偵探社大聲的呼喊著,不過門後並沒有任何的回應,克里斯頃刻間感到有些怪異。但不管這麼多,聳聳肩,繼續呼喊。

  班看到克里斯不斷的大喊,卻沒得到任何回應,便在克里斯的耳邊問道。

  「長官,他會不會是出去了?」

  「奈德是個很少在街上閒逛的傢伙……出門的可能性不大……」

  「不過他或許是出門蒐集情報,或是買東西之類的……這樣應該有可能吧?」

  「這的確也是有可能啦……唉、不曉得……」

  克里斯搔搔頭說道。

  此時班發現破爛偵探社的木門防盜措施並沒有做的很完善,於是心中有個想法……

  「長官,不如……我們進去看看吧?」

  班問完後,便往前走了幾步,隨後在木門前蹲了下來仔細查看。

  克里斯看見班的舉動後,馬上看看四周有沒有人,以免被別人看到警察竟然在做這種類似闖空門的事,這樣就不太妙了。


  「我說……班啊,我們是警察……」

  克里斯話還沒說完,重新將視線擺回班的行動上時,班已經將門打開站在門口等著克里斯了。



  「長官,進來吧。」


  克里斯先是傻眼了一下,他沒想到班的開鎖技巧竟然這麼好,而且還很迅速。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跟著班一起進入這既破爛、採光又不良的偵探社內。


  「還是一樣雜亂呢……這房子。」

  班將目光隨意的掃視了一下四周。

  「這偵探奈德的生活品味果然很糟。」

  「啊……也不能說糟啦,應該要說這是奈德的個性比較與眾不同……」

  「什麼與眾不同嘛……糟就是糟。哈哈。」

  班擺出笑臉,大聲地嘲笑著奈德的生活品味。



  「糟什麼糟。」



  從某個黑暗的角落……不、應該說是房子的某個照不到光線的角落傳來了這陣聲音,而這聲音著實的讓班與克里斯嚇了一大跳,隨後奈德從「黑暗角落」走出來,雙眼盯著剛剛嘲笑著他的班。

  「我個人覺得若你要談論他人的生活品味,應該是要偷偷摸摸的談喔。」

  「………………。」

  班被奈德將了一軍,啞口無言。


  「另外……身為警察卻私自闖入他人的房屋內,這樣對於警察的名聲不太好喔。是吧,克里斯警探?」

  「那個……並不是這樣的……總之……算了……唉……」

  克里斯也被將了一軍,本想反駁奈德闖入房屋並不是出自本意,但身為長官應該要阻止部下幹這種事情才對。

  「是我們對你失禮了,奈德先生。」

  克里斯低下頭對奈德道歉,而奈德只是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隨便,反正我沒差。」後,克里斯突然覺得自己的道歉是多餘的。


  「那麼我們就單刀直入主題,奈德先生。正如你所說──這類兇殺案件果真有繼續出現。」

  克里斯將今天所發生的案件,包括行兇手法、發現屍體的人、警方偵辦進度、死者資料以及屍體棄屍地點等重點,以詳細卻又不冗長的方式告訴了奈德。


  「喔,然後呢?」

  聽完克里斯敘述案情的奈德並不驚訝,反而臉上露出「如我所料」的表情。


  「嗯……所以按照之前跟你的約定,只要案件再發生就必須來找你。而現在案件又發生了,你……願意加入調查團隊了吧?」

  「當然,只是……」

  奈德停頓了一會兒,用著右手摸摸下巴後繼續說道。

  「沒想到第三起案件都發生了,原以為你們可以發現什麼重點,沒想到還是跟上次一樣啊,警方的偵辦能力真是不太可靠啊……」




  「你說什麼!」


  班對著奈德大聲的吼了一聲,他原本想繼續對奈德一陣痛罵,但被克里斯給即時制止了。

  即使班再生多大的氣、罵得再大聲,奈德始終一臉毫不在乎一樣,只是淡淡的對了克里斯說。


  「先讓我去看看死者,或許可以看得出什麼所以然才對。」



  克里斯聽了奈德的要求,點了點頭,於是帶著奈德與班離開那間破爛偵探社,前往暫時放置屍體的地點。

  到這裡,先暫時偏離故事主軸一下,奈德除了挑釁權貴外,為何喜歡挑釁警察,是為了想要表示他瞧不起警方?抑或是純粹想得到優越感?不過既然如此……那他為何又要在這樁案件上對警方伸出援手?這另許多人感到不解。

  不過以我個人的見解,不管奈德或許對這樁案子的兇手感到有興趣也好,抑或是如同克里斯警探所說的,奈德可以見到警方所看不見的東西也罷。或許這一切都是奈德的正義感所驅使,與警方產生出同仇敵愾的情感,才欣然與警方合作要一同將這名兇手逮捕到案吧。


●●



  停屍間,從這名詞看起來就能感覺到非常的陰涼。而克里斯、奈德、班三人就佇立在警局用來驗屍的停屍間內。

  而中央有一個木床(雖說是木床,但其實只是一塊矩形木板再加四個腳架所搭起來的,驗屍時用來放置屍體的檯子而已),而木床上放的赤裸屍體不是別人,正是今早在老車夫所居住的公寓的後方籬笆上發現的死者屍體,也正是第三起殘酷殺人案中第二位被開膛剖腹的人──安妮.查普曼。

  奈德走上前去,輕輕的掀開蓋在屍體胸部到腹部,沾著血漬的白布。而掀開的同時,死者被開膛的腹部被完全的顯露了出來。

  「嗯,的確頗慘的。」

  奈德像是沒有感情似的說著。接著像是毫不在乎血腥味一般,彎下腰將臉靠近屍體被開膛處,仔細的瞧了瞧。看完後,又將臉移到屍體喉嚨上被割開處。然後在不斷變換觀看位置,重複以不同角度看腹部與喉嚨上被刀切開處。

  奈德將腰桿打直,似乎已經觀察完畢了。他摸了摸下巴,以輕浮的口氣問了克里斯警探。

  「請問你當時到現場時……我是指發現屍體處,看見的血跡是怎麼樣的?」

  「嗯……是擴散狀(血跡均勻,即我們常稱的『一灘血』那種樣子)。」

  「是嗎?但這屍體的致命傷是在頸部耶。」

  「這我也知道,屍體的致命傷是頸部啊……等等。」

  克里斯似乎聽懂奈德想要表達什麼,於是反問了奈德。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奈德先生……」


  「什、什麼啊?長官你發現了什麼?」

  克里斯身旁的班一臉狐疑的問。


  「班,你不覺得奇怪嗎?」

  「奇怪?」

  「是啊……死者的致命傷是在頸部,而且這刀傷可不淺啊,肯定有砍到頸動脈。若有砍到頸動脈的話,現場血跡絕對不會是擴散狀,而是……噴濺狀!」

  「啊,對喔!」

  班驚呼了一聲。見到班恍然大悟的樣子,奈德「哼」了一聲,似乎像是在對班的後知後覺偷笑了一下,隨後又慢條斯理的說著。


  「沒錯,重點在於現場血跡不是呈現噴濺狀,而是擴散狀,這樣就證明了漢伯寧街那棟公寓的後方籬笆並非兇案的第一現場。也說明著死者先是遭到殺害後,在死亡狀態、血液停止流動的情況下才被開膛剖腹的,而開膛剖腹的地點,極有可能就是那棟公寓的後方籬笆。」

  聽了奈德的推理,克里斯像是能夠接受般的點了點頭。

  「那奈德先生,兇手為何要大費周章模糊真實兇案地點呢?」

  「我想……原因應該是深夜中在住宅區內剖開一名不會呼救的屍體,絕對不會被人發現……」

  「請等等,可是周圍住家都說當晚死者有呼救啊,只是沒發出足以引人注意的聲響而已。」

  「是沒錯,但確定是死者呼救的嗎?」

  「咦?」

  「你在生死關頭,難道不會做出掙扎嗎?一般人都是會的吧,況且在有籬笆的地方,一定會發出碰撞籬笆的聲響吧,但在我家時你卻沒提到任何有關籬笆遭到損壞的事。若這樣推理下去,很顯然地,那些呼救極有可能出自於兇手自己。」

  「出自於兇手?等等……」


  「請聽我說完。」

  奈德不理會克里斯想要提問什麼,繼續說著。

  「我想他的用意在於故弄玄虛吧,用意也是在混淆住戶,認為公寓後方的籬笆那邊才是第一現場。」

  「那麼要立刻請人員找出第一兇案現場嗎?」

  「不,其實也沒那麼急著找。」

  奈德轉過身,以緩慢的步伐走向克里斯,然後在克里斯面前停了下來,

  「我深深地感覺這名兇手還滿狡猾的,目前還無法確定第一兇案現場是否這麼的重要,但如果這只是他用來轉移我們目光所使用的小人步的話,我們貿然尋找第一現場,更甚至到達現場後才發現這一切只是幌子,豈不是正中下懷了。」

  「嗯……這麼說也對。」

  「總之,該讓我見見這調查團隊的人員了吧?我也有些問題想問問你們。」


  奈德走向門邊,將門打開後出去,隨後又將頭探了出來,催促著裡面的克里斯與班。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12-25 11:2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cheese cake  (吞口水  發表於 07-12-15 19:56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大雅    發表於 07-12-11 10:11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23 , Processed in 2.066242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