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THE JUSTIC

[複製連結] 檢視: 1270|回覆: 3

THE JUSTIC
開場白:從來沒有人知道,只要一走上正義這條路還有沒有所謂的終點。或許,走這條路的人,心中最希望的還是找到屬於這條路的終點吧…。
從我的角度,來看他們的世界、然後說給你們聽。

案件一:新的開始

        早上十點,交流道上的車來來往往。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目的地要前往。
一台黑色的轎車在公路上駛進著。司機很想抽根菸卻不能照他的意思去做。因為對他來說,雖然他正駕馭著車,但他只能決定車子該往何處前進,而不能決定車子該往何走。因為他只是一位被人請的司機。這個社會的走向本來就是一直向這個趨勢在進行,有能力的人能決定的事就越多。沒能力的人必須聽從別人的事也就越多。聽起來很悲愴,不過這就是現今的時代潮流。

「雖然轉變有點大,不過我相信你能很快適應的。」張督察說著,然後拍拍旁邊的年輕人。

「在您的底下那麼久了,突然說要離開可能真的會有點不習慣。」那名男子說道,然後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還不是因為我近日被調為督察,之前是我因為我還是副局長才有辦法讓你一直在身邊的。」張督察笑了一下,回憶起以前的種種。

「別想太多啦!就算我們現在不同的工作場和,你的直屬上司還是一樣是我不會變的。只不過到了分局你還是得遵從學長們和那裡長官的指令。」

「是…。」

「能回到家鄉服務己經算不錯了,有些人還得和家鄉離得遠遠的。久久才能回家一趟。」張督察笑著說。然後說著目的地就快到了。

「是啊…汐止。」年輕人看著交流道的招牌,笑了。


        下了交流道後,很快的就到了汐止分局。下了車後。分局長和一些組長己經在分局的門口等候了。黑色的轎車靠邊停好後,張督察和那位年輕的警員也下了車。那位年輕的警員跟在張督察的身後,而司機則是很高興終於有機會能抽根菸而躲到遠遠的。


「還讓您特地過來真是辛苦了。」李分局長高興的說著,因為以前張督察還是副局長時,也曾當過李分局長的上司,當時李分局長也受過他很多的照顧。

「他還很年輕,可是能力應該還不錯。這裡是他的家鄉,能回到家鄉來服務一直是他的夢想。希望你能好好調教他啦!」張督察客套的說著。

「從報告上來看,是希望把他調到少年隊?」李分局長拿起之前張督察傳給他的報告單。

「是啊,把他調到那兒去吧。那裡沒有缺人嗎?」

「不,當然不是。」李分局長笑道。

「之前長官你申請的新款警車也到了,要看看嗎?」

「新警車?。」那位年輕的警員疑惑的說。

「之前就答應你要送你一樣生日禮物了。不過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所以只好申請一輛警車給你了。」張督察拍拍他的肩說。

於是眾人就隨著分局長到了停車場。一台全新烤漆的亮麗警車就停在停車場的門口處。上面還標著汐止分局 少年隊001”這幾個大字,這輛車看來非常新。那位年輕的警員看了實在感到高興。


「這輛車是目前國內決定新採用的新款警車系列,不過並不是所以分局都更新了。這台警車的警笛能響得比其他警車響,馬力更是不錯。」分局內的警車保養人員說著。然後說他很高興能照顧到這種新款式的車。

「實在太謝謝您了。」年輕的警員低頭向張督察道謝著。

「別這麼說,以後好好幹吧。」說著說著,張督察就和李分局長走到了辦公室聊天去了。那位年輕的警員則是和一位組長進了分局了解他的部門。


「這位就是吳隊長,以後你就在他的隊內幹活吧。他就交給你了。」許組長說完後,就上樓繼續批未完的公文,留下了吳隊長和那位新警員。


「跟我來吧。」吳隊長要他跟著他到辦公室去。

[ 本文最後由 默聲 於 07-10-6 09:0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THE JUSTIC

分局的規模算是中等,不大也不小。分局的後面還有一個庭院,算是一個不錯的設計。


「坐吧。」到了辦公室後,吳隊長要他坐下。


「你叫…潘展昭。之前在警專擔任劍道的輔導教練…。」吳隊長念著展昭的資料。


「嗯…是的。」


「輔導教練的工作是什麼。」吳隊長好奇的問著。

「就是,在教練的旁邊看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事情。」展昭默默的回答。


「那就不是教練囉,那只能算助手。」吳隊長果決的說道。


「嗯…要這麼說也可以。」展昭僅管心裡頭有些不痛快,不過還是忍了下來。


「既然當過教練的助手,那就表示你的劍道還不錯囉?」吳隊長問著。


「基本功而己。」展昭謙虛的說。


「那就不算厲害了。」吳隊長冷冷的說。然後著接問:「那鎗法呢?」


「還可以…。」展昭也點不耐煩說著。


「那就不算準了。」吳隊長說道。


展昭不高興的別過頭,因為對他來說。雖然之前的身份就是警察了,但是與警員的接觸並不多。這次是他第一次和警察有那麼密切的接觸。而預期也沒他想的那麼好。


「你給我聽好了,想待在我這隊的話。沒有一點實力是無法待下去的,如果你只是靠上面的關係而調到我這來想混日子的話,我可以先跟你保證我會搞死你。」吳隊長把展昭資料放到桌上,然後很直接的說。起了身要離開辦公室。


「隊長!我可以重新告訴你,我的鎗法可說是準的不得了。劍術來說的話,我有信心能一劍就制伏對方。」吳隊長要離開前,展昭大聲的說著。


「是嘛,那就證明給我看看。你跟我來。」吳隊長笑了一下。


展昭和吳隊長他們來到了分局內附設的射擊場,到了射擊場。只有一位警員在那,看他的樣子己經準備做好要射擊了。


「和阿至比比吧,如果你能勝過他在說。」吳隊長說著然後要潘和阿至比比誰的鎗法較準。


展昭走向前,踏上了射擊位置。將彈匣內的九發子彈裝填完畢。也作好了射擊的準備。


「那就由我先吧。」阿至說完後,扣上了扳機,連續的對人型耙開了九鎗,只有一發沒打中目標,其他發都準確的擊中了耙心的位置。


「阿至在我們這隊裡的鎗法算是不賴了。該你了,看看你說得到底是不是真的。」吳隊長雙手互曲於胸前靠在牆上說道。


展昭莞爾的笑了一下,然後走上射擊位置。扣上扳機後,也快速的往人心耙射擊。九發子彈裡和阿至一樣確實的擊中了八發。阿至是沒擊中腳膝部位。而展昭則是沒打中頭部的位置。以這樣的結果來說,兩人的準度可說是平分秋色。


「隊長,這樣如何?」展昭放下鎗。然後別過頭問著吳隊長。


「我們到下個地方吧。」吳隊長輕輕的咳了一下,然後和阿至離開射擊場。


「看你還想搞什麼花樣…。」展昭在後頭呢喃著。


[ 本文最後由 默聲 於 07-10-6 09:0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THE JUSTIC

之後,他們到了分局後的庭院,到那兒時。發現站了一些的警員,連張督察和李分局長也在那裡。


「怎麼阿至那關過了啊,這次的新人還挺有實力的。」一位警員站在庭院中央大聲的說道。


「鎗法方面我信認你的實力,但是在近身戰方面我還是得看看你的實力,你就和國豪對打一場吧,國豪可是警專裡柔道和跆拳道的強手。知道你是擅長用劍的,所以准許你用警棍來對打。」吳隊長說著說著,拿給了展昭一支警棍。


展昭雖然很想立刻打倒國豪來向局裡的人證明自己實力,但是卻顧忌到在旁的張督察和李分局長的眼光。


「潘,你就照吳隊長說得去做吧。」張督察說著。


「是。」展昭點頭答應,並接下警棍準備馬上和國豪來一場對打練習戰。


展昭緊握著手中的警棍,並注視著眼前在來回移動的國豪。心裡想著既然對方對方曾是警專柔道和跆拳道的強者,代表對方一定是個能打又有技巧的人。所以自己不能貿然出擊,要先仔細看出對方的攻擊型式,在從中找出弱點和缺失,在擊敗他。所以他決定先開始有技巧的先發制人。


「開始吧!」吳隊長喊著。


吳隊長下令後,展昭馬上提起警棍衝向國豪,然後右劈式的砍向他。國豪整個人蹲低躲過攻擊,展昭馬上將警棍換到另一手,往下刺去。國豪整個人用滾的躲開了攻擊,警棍沒刺中國豪反而擊中了地板,發出了一聲響,從回音來看可想而知力道並不小。


「國豪幹麻不直接下對方的警棍,然後開始反擊。」一名警員邊看戲邊說道。


「因為他們兩人把這場對打練習當成在現實的生死決鬥,國豪認定對方手中拿得是一把真得能刺傷他的劍。而那個姓潘也認定國豪是發自內心要取他的性命,所以兩人的對打才會如此精彩。」阿至說道然後眼神從沒離開過在對打的兩人。


國豪一腳踢去,展昭來不及躲用警棍擋住。

國豪用腳的力道來抵住展昭的警棍,兩人用力氣互相推擠著。可是國豪的力道卻勝了展昭一籌。展昭整個人往後退了幾步。


展昭用盡全身推開了國豪的腳,國豪則是反應很快的用另一隻腳反踢過去。展昭一腳被踢了出去。


國豪趁勝衝向被踢倒得的展昭,想來個決定性的一擊來結束。不料展昭卻馬上爬起。並往他的腹部橫劈過去,國豪及時減慢衝刺的速度。但是還是被掃到了一點。
於是馬上後退幾步,來取安全距離。


「你姓潘是吧,名子呢?」國豪一邊喘氣邊問著。


「等你贏了我在說。」展昭沒那個心情和國豪聊天,直接衝了過去。


由上而下的砍下,國豪稍閃了一下,然後用肩膀去承受砍擊,雖然很痛。但還是忍了下來。目的就是要用雙手抓住展昭手中的警棍。


「就賭你這句,我一定贏你。」國豪忍著肩痛,然用雙手用力的握住警棍。


展昭因為警棍被緊緊的握住,所以離不開國豪。


國豪接著用另一隻手抓住展昭的腰部,然後用力抬起展昭。展昭整個人被抬起,想把展昭整個人摔了出去。


展昭在被抬起時,不斷的掙扎。國豪也用力的抬著,但是展昭用空出來的右手猛力的攻擊剛剛國豪被他打傷的左肩,另國豪痛苦不已。大家都在關心到底是展昭會被摔出去,還是國豪會支撐不住而放下展昭。


最後!國豪終於受不了展昭在他肩上的亂打,而放了展昭。但是展昭的警棍也在剛剛的拉扯中被拋的遠遠的,如今展昭只能靠雙手來對抗國豪。


展昭管不了那麼多,直接衝向國豪然後給他一拳,國豪中了一拳後搖搖晃晃的,不過最後還是用意志力提起了意識,也賞了展昭一記右勾拳。展昭中的這拳也不輕,中拳後也是晃來晃去的,感覺沒什麼體力了。但是看著國豪拚了命和他在打了,自己也不甘識弱的又給國豪一拳。兩人就這樣你來我往的用拳頭互打著對方。


國豪因為右肩的關係,攻擊速度慢了下來。展昭看準時機。衝到國豪的背後,在衝向背面他的國豪,用單手抓著國豪的頭,邊衝刺邊將國豪整個人往下壓,想讓國豪的正面去撞擊地面。因為展昭的體型沒有說很壯碩,身材又有點偏瘦。所以要做出如此重力量的攻擊必須藉著助跑來提高威力。

國豪知道這一下去自己絕對就爬不起來了。所以用盡全力忍著痛,用雙手去撐住地面。因為這一撐讓自己受傷的右肩發出劇痛。國豪痛得大叫了一聲。


好不容易撐起的國豪,看看了四周。目前最重要的是要確定對手的位置。


「我贏定了。」展昭的聲音從國豪的後方傳來。此時展昭已經站在國豪的後方。


展昭捲起還半趴在地上國豪的右腳,然後順勢壓下。整個人倒在國豪的背上,隨後在用兩手扣緊國豪的下巴部位和喉嚨上部。國豪連續承受到上半身最脆弱的地方的連續攻擊。

國豪整個人受到無法呼吸和被鎖緊的痛苦。眼看整個局勢展昭就要獲勝了。


這時,國豪整個人慢慢的站了起來。從他的表情看得出他非常之痛苦,展昭也用盡全力要壓制住他,不過還是讓國豪慢慢的站了起來。展昭的雙手還是扣緊著國豪死都不放開。國豪此刻想要用最後的力氣,往後躺下去。用自己的體重和重力加速度的方法來打倒他。


「夠了!兩個都住手。」就在國豪準備要往後躺時,吳隊長大聲的叫住了兩個人。


展昭鬆開了雙手,倒在地上喘氣著,國豪也是。


「這樣可以吧。」李分局長問著吳隊長。


「嗯…很謝謝張督察調了這位優秀的警員來給我們。」吳隊長道謝著。


「快別這麼說,以後他還要靠你好好照顧。」張督察笑著說道。


「好了,你們兩個快休息吧。」吳隊長說完,所有在看戲的人都一哄而散。張督察則是把展昭叫了過去。


「你剛剛表現得很好。」張督察和展昭走到了分局外。


「您過獎了。」展昭低頭說道。


「等等我就要回市警局那了,今天我們督察組還得開會。」


「那就不耽誤您了。」


「阿福,可以拿了來。」張督察叫著他的司機。


阿福提著一大袋東西過來。


「打開看看吧。」張督察拿起其中最大的盒子。


展昭打開後,發現裡頭裝著的是他的警察軍裝,另外一盒比較小的盒子裡頭則是裝著一把九釐手鎗。袋子裡頭還裝著其他的配備。


「我隨你一同回家看看吧,順便和你的家人們打聲招呼。」張督察說著說著就和展昭上了車,開往展昭好久沒回的家…。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THE JUSTIC

展昭和張督察,走進了一棟公寓。公寓裡的警衛看到好久沒回來的展昭還高興的和他打招呼。


「我姊姊們,最近過得都還好吧。」展昭牽掛的問著。


「是的。她們都過得很好。」警衛邊說,邊幫展昭將大門打開。


電梯到了九樓,展昭懷念看著家裡的大門,更懷念裡頭的家人們。邊期待著邊按下了電鈴。


一位女性開了門,看到門口是張督察就高興得和他打了招呼。


「張副座,怎麼來了也不通知一聲?」開門的這位女性是展昭眾姐姐裡其中一個。年紀也是最大的,挺著五個月大肚子來向張督察打招呼。


「現在是督察了,看我帶誰回來了。」張督察沒有把時間浪費在自己身上,直接來展昭的姊姊看他帶誰回來。


「小君姊姊…我回來了。」展昭害羞的打了聲招呼。


「展昭?」小君看到後高興的跑向前,抱住了他。


「好吧,那麼我就先趕回市警局了。」張督察很高興看到他們相聚,然後一方面也得趕回去開會。於是就先行離開了。


「快進來吧,讓姊姊好好看看你。」小君高興的把展昭帶了進屋。


展昭帶著充滿懷念的感覺進了家內,發現家中沒什麼變化。變得似乎只有小君的肚子變大了。


「怎麼樣,覺得有改變嗎?」小君看展昭不停的看著四周,好奇的問他。


「沒有,變得似乎只有姊姊您的肚子變大了,孩子還健康吧?」展昭望著小君的肚子問著,


「嗯,是男的。」小君笑著說。


「其他人呢?」展昭問道。


「她們都還沒下班。大概都七點多才會到家。」小君回答著,便說要煮頓飯給展昭吃。


展昭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機。看著新聞…。看到了一篇報導。


主播說著:「今天下午,北縣汐止市的偵察隊接獲消息,到了一間撞球場緝毒,不料卻和持毒的罪犯展開了場激烈的鎗戰…。」


未完待續…。

案件一 新的開始…(完)


下一集:偵察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4:40 , Processed in 2.12237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