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魔騎士

[複製連結] 檢視: 1601|回覆: 7

鬼魔

自太古以來便槃居各地
人類恐懼鬼魔、驅趕鬼魔

最後,鬼魔終於消失
卻在充滿慾望的人心衍生...



『心魔』


[這是什麼?]

位於地下的人行道,充滿著來來往往的人潮
卻有一種獨立的人群,以這裡為家...

[拜託請還給我!]滿面瘡痍的中年男人,正扒著警員的腳不放

[你可要知道,在地下道居住已經觸犯法律。]警員冷冷的笑著,手上拿著的
正是老人賴以維生的乞討用的破碗:[更何況是行乞!?]

[拜託,請還給我...]乞丐眼中泛出了淚水,苦苦哀求著:[我已經好幾天沒吃過東...]

話沒說完,警員用力的甩開褲管上那污穢的雙手,往乞丐身上踹了一腳後吼道:[我說的沒聽見嗎?
這裡是公共地區,不是你家!!今天就算了,別讓我在下次巡邏撞見你!!]

甩開的時候,從警員手中的破碗掉了幾個銅板,警員見狀繼續囂著:[這些你就拿去吃飯吧,哈哈哈哈...]
警員終於轉過身要離去,走的時候將碗內的鈔票抓起後,將碗丟在地上便揚長而去...

[今晚可有錢去享受一番啦....]地下室傳來一點點回音...直到被冷漠的人潮的腳步聲蓋過為止...


-----------------------------------------------------------------------------------

[嗚...]
夜晚,地下道已經沒有了來往的行人
剩下一個難過的背影

一想起剛剛警員的囂笑、路人的冷漠,乞丐腦中浮現了種種的回憶...

上學時母親充滿愛心的便當、第一次畢業、第一次工作、第一次認識自己的妻子
然後結了婚...

第一次當了爸爸、第一次看見有陌生男人進出家門、第一次委曲求全的哀求變心的妻子,以及
最後失去了所有...包括親情...

滿淚遽下的他...現在連身為男人最起碼的自尊,都被剝奪了...被人性剝奪了

乞丐將碗敲碎,並拿了最銳利的一個碎片抵住自己的脖子

什麼都沒了,那要命幹嘛?

這樣問著自己,手中的碎片一毫、一毫的進入皮膚中,然後流出了鮮血

(想要力量嗎?)

[是誰?]
耳邊傳來了一句話,左右張望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想要那種要回從前的力量嗎?)

正以為是幻聽,這次卻是清清楚楚的聽見了,地下道依然沒有任何人
[是誰??!!]突然某種恐懼侵襲著乞丐全身,他迅速的站起來,顫抖的手中拿著碎片正左右揮舞著

(我正是你,是你內心的聲音。想要有"要回從前"的力量嗎?)

聲音不斷重複著這句話,從耳邊、腦海不斷浮現
乞丐抱著頭,吃力的跪了下來:[嗚...那你要什麼?]他自己知道,他正在猶豫

(我只要你的身體...你依然會知道眼前發生的事物。只要你的身體...)

他想了想,身體卻照著淺意識的點了點頭

(決定要力量了嗎?力量...力量.....)

這是乞丐昏倒前,最後聽見的聲音


--------------------------------------------------------------------------------

[日前,S市發生了襲警案件。死者為X區派出所的警員...]
現場新聞的主播,看見最新的現場畫面驚訝的說不出話,接下來便臉色反紫的嘔吐出來...
[轉線、轉線!!!!]

下一秒,新聞畫面出現死者未打馬賽克的畫面
地點為派出所前不遠處的公園,似乎是大夜值班巡邏回來的樣子,腰邊掛著"巡狩"字樣的木牌
姿勢呈現躺平狀,似乎是最後一次的掙扎,手上握著警棍

死者的嘴內塞滿了鮮血污穢零錢,肚子的部分則有個大洞,內臟器一一卸出
值得奇怪的地方是,除了嘴巴內的錢
其餘的地方完全沒有血...包括了屍體內也沒有了血液,像是蒸發一般...

接下來的地方,則是盡責的現場記者,顫抖著一一播報出來的

--------------------------------------------------------------------------------

第一回,未完;待續

這陣子忙於工作...很少上鐵傲原創小說版來發表了

希望這退步的文筆,不會沾汙各位的眼睛...

謝謝看完第一"篇"
您的支持 是我創作的最大動力...

PS.如果顏色傷眼睛,勞請愛用"悄悄話"告知,感謝不盡

[ 本文最後由 THE天羽 於 07-10-1 02:16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諾維克  原創內容  發表於 07-10-3 17:57 聲望 + 1 枚
xxiinon    發表於 07-10-1 23:40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之後文章,可能礙於"版規先生"會用以全形標點符號
不便請多見諒...

鬼魔

自太古以來便槃居各地

人類恐懼鬼魔、驅趕鬼魔

最後,鬼魔終於消失
卻在充滿慾望的人心衍生...



『心魔』



『嘰...』緊閉的大門內盡是一片黑暗,男子沒有多想什麼開啟了一旁的客廳燈光的開關

「是誰?」從樓梯傳來緊湊的腳步聲,聲音的主人是名表情驚慌的女性

也不怪這屋子的女主人表情為何如此驚慌,畢竟除了自己,這個家庭只有女兒、以及"新婚不久的丈夫"...
女人看見突然闖入屋內的男人表情更顯驚慌失措,接著轉為不耐煩的表情

「你還來這幹嘛?」
女人雙手叉著腰用不好氣的問著眼前的男人

[為什麼變心?為什麼?]男人先是沉默後大吼問著:「難道我給妳的不夠多?...」
男人氣急敗壞的強摟著女人的兩肩,並壓在牆上

「我不想再和你討論這個問題,你小聲點別把女兒吵醒了。先生,請你注意自己的行為!我們現在不是夫妻,
從你進來到現在已經觸犯一些法律問題...」女人見男人沒有攜帶可疑的東西,用力的扒開男人的雙手
轉身冷靜的說著:「你走吧,不能讓女兒看見你!我會當做你今天沒來過。」

男人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留著眼淚
一瞬間,一股說不出的冷冽與恐懼席捲著女人全身,女人顫抖著看著自己的胸前穿出了一隻不像人類的手
在那銳利的五爪內,拿著的是自己的心臟!

還來不及尖叫,女人眼前盡是一片黑暗,就像客廳的燈光從來沒開過一樣的黑暗...

-------------------------------------------------


「目前現場完全沒有任何血跡,據法醫報告案發離現在不到五分鐘。警方已經全力搜索附近有無可疑跡象並加強地區的戒備
並提醒民眾加緊防備、於晚上關緊門窗、減少外出等等。檢方推測可能是一起連環殺人案件,並正調查與上次襲警事件的
往生者有無關聯...」


可能因為各大電視台不斷宣導,最近還未入夜的街道已經沒有什麼行人
一名打完零工的少女坐在超商的階梯前,享用著自己用微薄的工資所買來的微波便當

「那個...可以分我吃一點嗎?我已經好多天沒吃東西了...」身穿破爛的長衣且全身骯髒,少女眼前的男人
看就明白是位行討維生的可憐人

少女遞過吃沒幾口便當並示意要男人坐下
男人用完餐先是笑了笑,隨後便淚流滿面的低下了頭對著少女喃喃的說道:「謝謝、謝謝...如果有更多人擁有妳那
如此溫暖的心,叔叔或許就不會淪落這步田地了...」

可能換做是別人,或許不會理會這名乞丐、或許不會接受終日乞討的男人坐在自己的身旁,用著自己的晚餐
或許這名少女有著聖潔無暇的心吧

男人自己這樣想,卻突然拉著少女的手「好餓、好餓...可以給我吃嗎...?更多、更多...我想要...」
拉著少女的那雙手變成血黑般的顏色,少女循著手看見眼前的男人已經不像一個人類了,卻因為過於驚恐而叫不出聲

鮮紅色的大眼、酷似野獸佈滿尖牙的嘴、肌肉和血管曝露出來的黑色身體...這是怪物,名副其實的怪物!

「為什麼變心...心...吃掉...」怪物呢喃著,從嘴留下不明的綠色液體

怪物的大嘴正往少女的手咬下,少女只能緊張的緊閉著眼,心理想著「難道自己的命運猶如眼皮內的一片黑暗嗎...?」


眼前,出現一道銀白色的光線
光線傳來的是溫暖、一道能溫暖人心的光線

「住手!」
少女睜開眼睛看見怪物被光線照射而彊直,隨即抽離自己被抓住的手


光線的來源是一名身穿白色大衣的男人,男人的臉既不憤怒、也不喜悅,面無表情卻散發著自信
「快離開這裡!」身穿白色大衣的男人,對少女喊著:「這光只能暫留短短幾秒,這裡交給我,快點走!」

少女照著男人的話快速逃離現場,卻在不遠處的樹蔭停下了腳步,可能因為最近的事件的關係,這時的街道上已經完全沒有人
商店也隨著入夜而關了門

男人手中的光線消失了,讓怪物恢復了動作且張牙舞爪的衝向男人,卻被男人巧妙的身手閃避過了

[吾以『塞拉菲爾』之名,予以『鬼魔』制裁。]說著,男人手握剛才投射出光芒的十字架擺出戰鬥的姿勢
十字架從頂端延伸出一把西洋騎士刺矛,周圍發出了聖潔的白色光輝

「喝!」

刺矛本是厚重的武器,男人卻使出伶俐的連續刺擊
被男人叫做『鬼魔』的怪物,連挨了好幾下攻擊後發出了淒厲的哀嚎

怪物哀嚎著,身上發出了詭異的"黑色光芒"後像是蛻變般的脫殼而出

脫殼後外型像極西洋神話中的"惡魔",有著山羊的角、骷髏的臉、全身由駭骨組成,手上有著尖銳的爪子
「方便多了。」鬼魔說著,背上展出了黑羽的翅膀,快速的攻擊著男人

男人連被擊中好幾次,臉上出現被銳過的血痕依然面無表情的防禦著

直到出現了空檔,男人迅速舉起刺矛向前方劃了個十字架的形狀的光芒
從光芒中出現了銀白色的騎士鎧甲,附於男人的身上

「這是天使...?」少女驚訝著看著眼前的戰鬥,猶如聖經上的天使與惡魔的戰鬥


男人,不、應該說銀白色的騎士朝著鬼魔的方向向前跳躍,壓制住了鬼魔並狠狠的將刺矛插入鬼魔的胸腔
鬼魔掙扎著,拉著無刀刃的刺矛並用雙腳踹了騎士,騎士反應過來靈敏的閃避了踹擊,從刺矛中拉出一把長刃刀往鬼魔身上
重重的劃下完美的十字,從鬼魔身上的十字傷痕散發出微微的淡白色光圈淨化了它

慢慢的,鬼魔恐怖的身軀變回原本雖然一身骯髒、卻面帶慈祥笑容的中年男人
這是多麼神聖、美麗的一個畫面,刺矛與刀刃、騎士都隨著光圈逝去留下身著白色大衣的男人

「我只是想要回從前的幸福,沒想到....」骯髒的男人躺在地上,深深嘆了口氣並隨著白色光芒慢慢消失
身著白色大衣的男人並沒有聽他把話講完便準備轉身離去
骯髒的男人,最後消失前喃喃說著:「我好像看見天使來迎接了,謝謝你...」


身穿白色大衣的男人離去後,少女依舊看著原地,遲遲無法回神


--------------------------------------------------


讓各位見笑了,我似乎不太會描述戰鬥的動作呢...
如果各位有任何意見、建議歡迎討論^^",您的支持是我創作的最大動力!

第一回『心魔』;完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THE天羽 於 07-10-3 04:3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Lorder  魔鬼與天使呀~  發表於 07-10-3 15:03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鬼魔

自太古以來便槃居各地
人類恐懼鬼魔、驅趕鬼魔


最後,鬼魔終於消失
卻在充滿慾望的人心衍生...


『歌姬』


夜晚,少女一如往常的坐在廣場前
「好累。」伸了伸懶腰後繼續用著打完零工的便當,只是那天眼見的畫面似乎沒有隨著時間而流逝

餐後她收拾著背包,拿出一台相機
月光照映著相機,照出那被已經歲月摧殘不堪的機身


----------------------------------------------------------------------------------------------


「如光芒耀眼的燦爛,如大海的深隧、照映著你與我~」
舞台上,打扮亮麗的女人伸展著歌喉,台下並沒有任何人
鋼琴的旋律黯然停止下來,留下尾律的迴音

「妳的喉頭,生鏽了...」鋼琴倚上的是個男人,全身散發出藝術的氣息,他對著女人說著:
「這樣下去,這次公演的女主角得換成奈奈子啦。」

「奈奈子?」女人聽了先是頓著後,轉身大吼:「別開玩笑了!就憑她嘎?」
女人會這樣憤怒也不是怪事,畢竟那個叫奈奈子的女人在劇團不過是新人....一個能當配角就要偷笑的新人

「哼嗯。」男人笑了,用種看輕的笑容說著:「雖然她是個新人,不過她聲音甜美而且夠力,何況外型年輕許多。」
男人話中有話,意指眼前的女人早就已經過氣

女人先是憤怒的跺著腳,冷靜思考後馬上轉變原先的態度
她走近男人,撫媚的看著他:「拜託,不要丟棄我...」邊說邊抬起男人的手,往自己的胸部來回磨蹭著

男人甩開她,一臉不屑

「我跟著你出道至今,如今你說不要就不要。我什麼都給你了呀!!甚至我的青春!!」
她跪下流著眼淚,雙手扒著男人的腳,像極一隻被拋棄的鳥兒...沒有聲音的鳥兒

「對,至少在我的栽培下妳紅過一陣子。不過說白一點,妳已經過氣了。」
男人再度的甩開,這次頭也不回的走了:「演技不錯,不過缺乏感情。」

女人對著男人的背影,詛咒般的叫著:「我要讓你後悔!!一輩子後悔!」

----------------------------------------------------------------------------------------------


還是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寫作好...不然很坳手,早上上班前趕出來的,字不多;請笑納

第2回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THE天羽 於 07-10-9 12: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鬼魔

自太古以來便槃居各地
人類恐懼鬼魔、驅趕鬼魔

最後,鬼魔終於消失

卻在充滿慾望的人心衍生...


『歌姬』


一聲尖銳的叫聲劃破夜晚的漫長,過沒多久民宅附近圍起了封鎖線
死者是名女性,根據法醫鑑定,是被利器一刀、一刀的刺入喉嚨至死...


-----------------------------------------------

「渾蛋!」一身充滿才氣的男人將手握著的報紙丟向剛進入劇團辦公處的女人,他叫罵著
「這是妳幹的吧?!」

女人先是一臉困惑,接著從撿起的報紙看到今日的頭條---
『劇團新星 夜半遭割喉』

「這...」女人頓時也憤怒起來:「我才沒那麼下流!」

此刻,團員們一一的進入辦公室
看著眼前尷尬的情況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男人面不改色,冷冷的說著:「因為我說這次公演的主角可能是奈奈子?!所以妳就...!?」

這時門被打開,進來的不是團員而是刑警...

「抱歉,你們團員都到齊了吧?麻煩請跟我們回警局做一下筆錄。」

----------------------------------------------

「哦?沒有人證?那其中最為嫌疑的是妳?!」
「不,我沒有!!我沒有殺人!」

由於其他團員都是外地人的關係,劇團團員們都是住在劇團提供的宿舍內,大家都有人可證明不在場
唯讀劇團內唯一的女主角 日下部.熙 沒有不在場證明

「其他人可以先回去了,唯獨日下部小姐請留下,跟我們做詳細的說明。」
雖然員警這麼說,不過團員被送回後,日下部則馬上被帶進看守所內

「這是怎樣...?你們的確可以懷疑我,但沒權力也沒證據認定就是我幹的!!」
日下部抓著佈滿灰塵的鐵欄杆,用力的吼著

「聽你們經理 森下.次朗 說明過了,妳打從死者入團後就開始極力刁難,
期間也有發生過口角衝突,對吧?」
「這...」日下部沒有否認,這是個事實,她抿著嘴無力的跪下
「現在起認定妳為頭號嫌疑犯,請跟我們配合,直到真相察明。」
員警笑著掉頭走了:「我老婆是妳的劇迷,不會虧待妳的。」

(想要力量嗎?)
「是誰!?」她驚醒,拍打著鐵欄杆,期待著能還她清白的曙光出現
看清楚四周都沒有人後,她傻笑著「一定是自己幻聽了。」

---------------------------------------------



翌日清晨,牢房外有著沉穩的腳步聲
沒多久日下部看見來探望的人了,是...

「森下!!」她吼著

是森下,手中拎著的東西散發著陣陣香味撲鼻而來
「我帶來了章魚燒,妳一定很餓吧?」今天的森下看起來少了才氣,而且掛著陰險的笑容

「混蛋!你這傢伙跟刑警們說了些什麼?」日下部牢抓著鐵欄杆,對外呸了口水

森下先是笑了,搖著頭:「這件事鬧大了,還好公演沒有被妳順便給殺了。」
他抓著鐵欄杆,將臉湊過日下部且冷冷的說著:「做的太好了,女主角小姐。」

那種笑容...莫非?!
日下部開始懷疑起眼前的森下

正當日下部正在想森下有何居心時
森下將手中的袋子放下,放在一個日下部的手勾不到的地方後轉身就走了

從奈奈子一來劇團開始,似乎森下就開始追求著她
而奈奈子總是以已經死會的理由拒絕森下
難道是因為這樣嗎?

所以才選擇對奈奈子百般刁難的自己,作為嫁禍的對象?!
如果推測沒錯,一切都很合理

日下部開始憤怒著,有種想打開鐵欄杆,衝過去殺森下的想法

(想要力量嗎?)
一句話從日下部的耳邊穿過,但除了自己,這裡只剩下打瞌睡的看守員警了...

(恨他吧?非常恨吧?從老闆將劇團全部給那個男人管理開始)
「是誰?」看著四下無人,日下部心想:「不會是自己跟自己的心聲在對話吧?我被關瘋了嗎?!」

但是聲音說的沒錯,劇團給森下管理起
森下想盡辦法討好奈奈子那只會裝可愛的臭女人,一直想將自己從女主角的位置抓下獻給她

(是吧?想要力量嗎?只要妳表示同意,就能用相對的代價離開這裡、殺了那個賤男人。)
聲音一直很平穩的說著,句句說入自己的心檻裡
日下部看著四璧都是水泥色的看守所,無意的點了點頭


---------------------------------------------------


第二回未完;待續

故主角們遲未現身,先暫不作討論區(@@聽說要打設定資料之類的@@)
所以,等我吧!(( 逃之夭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鬼魔

自太古以來便槃居各地
人類恐懼鬼魔、驅趕鬼魔

最後,鬼魔終於消失

卻在充滿慾望的人心衍生

騎士

藉由能斬掉慾望的劍
人類便能看見眼前的光...



『歌姬』

「喀啦...」門應聲的被打開,屋內的某處傳來女人的歌聲

「嗯,不錯、不錯。看來這次女主角的位置,妳可以勝任的。」單調的掌聲後,男人開口說話了
「那還多虧森下先生的“提拔”呢。」女人的聲音頓是撒嬌,接著屋內變是一片沉寂

似乎沒人發現,有腳步循著聲音踏上樓梯...

-----------------------------------------------------------------------------------------------------------------


「有反應了,十三區。」
「十三,真是個令人討厭的數字...」男人左手插在口袋,對著脖子上的墜子說著
「記得,那地區的印記應該消除啦,是下午的事情。」

「應該是從別的地方進來的。」聲音從墜子發出來的,帶著沒有生氣的語調

「走吧。」

男人朝著目標出現的某個方向,緩步的前進著
-----------------------------------------------------------------------------------------------------------------


「相同的手法,一定是逃獄的日下部!!」看著眼前蓋上白布的兩具屍體,刑警狠狠的說
「怎麼讓她逃了?只是一個女人呀!?」

死者,跟奈奈子一樣
致命傷是喉頭,只是這次像是被什麼銳利的東西狠狠的撕裂
周圍還有著撥漆般的血跡,現場留下一片詭異的氣氛

「馬上附近搜索,一定走不了多遠!!」刑警對眾人下達命令後,所有配槍的警員連忙的步出民宅
大家都沒發現,一個眼神銳利的黑影正在樹上,悄悄的看著他們...

眼見警察們都走遠,黑影這才消失於原地,留下一股黑色的氣息


----------------------------------------------------------------------------------

「願望完成,這下...身體是我的了。」
四下無人的廣場,女人向是蛻去了殼
從背部緩緩裂開的傷口,出現一身漆黑的怪物

只是這一幕正好被一名少女撞見 ,少女忍住驚嚇想跑,自己的腳卻不聽使喚...
怪物緩緩的向她走來,紅色的眼眸、血紅色的裂嘴、駭骨全身包覆的身軀

「是鬼魔?!」
少女脫口而出,實在太巧合了
一樣的夜晚、一樣的場景,又讓她看見不應該屬於世界上的東西

「哦?妳知道呀?!那,聽聽我的歌聲吧。如何?」鬼魔伸出尖銳的手,頂住少女的下巴
它唱著歌,愉快的、享受著晚餐的歌,嘴巴卻還不忘張開著,想吞噬著眼前的美味

「夠了吧?真是噪音。」是名男人
鬼魔驚訝的看著朝自己走向的男人,接著便對著男人唱起歌來了

由歌聲,從空氣中化作銳利的刀刃,它們飛向男人,卻被輕巧的閃躲給避開了
「這就是,妳吞噬人類後得到的能力?真是笑話,太弱了。」

少女仔細端倪眼前的男人,他左手插著褲、一身黑色皮衣、身上到處都有銀飾點綴著
跟上次的人截然不同

男人離她、鬼魔越來越接近
令鬼魔慌張起來,鬼魔便展開翅膀往後退了幾步

「這樣容易放棄找到的晚餐?」男人微笑著,看著飛起的鬼魔
「喂,女人。當什麼都沒看見,快走吧!」男人步步逼向鬼魔,順手將少女往後推

「食物到處都有,看見光,當然先幹掉啦。」鬼魔從空中,再次的從口中傳出歌聲
「濫招數。」
男人躲開的同時,鬼魔快速的將身子捲起,從空中做了跳躍衝向他

「我不是光、不是黑暗。妳一定沒看過混沌。」說著,男人將左手從褲口袋伸出來
仔細一看,漆黑的手佈著血色的經、五指是銳利的爪,這是鬼魔的手、一隻像是被詛咒的左手

說著,由腳下發出淡黑色的光芒
從光芒內出現一身暗黑色的騎士鎧甲,與男人附身

「我會用墮落天使“斯利艾爾”的稱號,給予鬼魔制裁。」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當神創造光,便有了影

當神創造了人
便從人類的影子中

出現了魔...


『緣分』


踏著輕鬆的步伐,少女朝著回家的方向
經過眼前的廣場,似乎有著什麼
卻又被深深的一忘了...
「不管了!今天開始也要繼續努力!!」

「哦?!純真的靈魂...真是難得的美味呀...」

樹叢內,似乎有黑影正蠢蠢欲動著



-----------------------------------------------------



「我說呀...」工廠內,收班的員工們紛紛道別、離去
唯獨一名工人正在被工頭訓著話

「要是不想幹,可以滾蛋呀!!」工頭狠狠的拿著報紙敲打著眼前這名工人的安全帽
「欺人太甚!不幹就不幹!!」
說著,工人拿下帽子往地上一摔後掉頭就走

「真是王八!」這男人名叫"維爾",會讓他這麼生氣的放棄工作是有原因的
每天從早到晚,努力的搬運、鋪磚,卻只能吃一頓午餐
爾且仗著自己是新來的原因,工頭竟用工讀的薪水打發自己整整三個禮拜了!

越是這樣想著,維爾越是生氣起來

「嘿,憤怒的小夥子。」在穿越過幾個巷子後,眼前出現一名打扮紳士的男性

「幹麻?」維爾沒好氣的問著
「打個賭如何?贏了我會給你錢,我正無聊著,陪我兩把吧?」男人從手中憑空拿出撲克牌來

「神經病!」維爾不耐煩著
眼前的男人像是魔術師般的從西裝外套抽出一只皮箱,裡頭只少有幾百萬、甚至幾千萬的鈔票
這令他驚訝著

「輸了,你的身體借我用一下子就好。贏了,這些全是你的。」
看著眼前的箱子內堆滿鈔票,維爾雖然懷疑,卻還是點了點頭

「很好,有貪念...」看著維爾,這名男人露出狡猾的笑容
就像是,看著獵物自己走進陷阱裡一般...



--------------------------------------------------



「真糟糕!」
女孩急忙出門,朝著最近的一間超商跑去

正到超商前不遠處,無意的撞上了一名男子
「啊,非常抱歉。」少女跌坐在人行道上,摸著自己擦傷的膝蓋
「咦?!」眼前的男人身穿黑色皮衣,看到少女突然浮現一臉驚訝的臉龐

他似乎沒被撞倒,溫柔的扶起少女後掉頭就走
少女看見剛剛撞上男人的地方,有個東西閃閃發亮著
她走近一看,是個十字墜鍊

「先...生?!」正想叫住男人的時候,卻已經不見他的身影了
她將墜子拾起,朝著超商繼續走著,打算遇到的話再歸還給他



--------------------------------------------------



「糟糕...怎麼把"聖痕"弄丟了?!啊!一定是剛剛那個地方!」
身穿黑色皮衣的男人似乎發現墜鍊掉了
回頭再找的時候已經找不到了
「應該是剛剛那個女孩子...怎麼跟她這麼有緣分呀...」他搔著頭,左手依然插在褲袋內



--------------------------------------------------



「小姐,東西。」少女聽見這聲音,猛然回頭
正以為是剛剛那名男子,卻不是

眼前的男人打扮的一副紳士樣,手中拿著的是她剛剛所買的東西
「啊!謝謝。」

「不用客氣。」遞過東西,紳士男出現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反應
他看著少女手中的墜鍊,笑著

「小姐,這東西...不是妳的吧?!」紳士男指著少女的中那條墜鍊問道:
「沒猜錯,應該是一個男人的吧?」
他隨便的比了一下,示意身高

「嗯,對。」少女點了點頭,她不懷疑眼前的紳士

「他是我朋友,這是他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我想他現在應該很著急的找著。」
紳士男微笑著,並伸出手示意要少女把墜子給他

少女沒有猶豫的,將手中的墜子遞出...
「不要!他在唬爛妳!!」

是黑衣男,他慌張的想搶回墜子
卻被紳士男先得手,紳士男笑著,推開了少女後拔腿就跑

「吼!真是笨吶!!」黑衣男順勢抱住了少女,對她抱怨著
「啊?!他不是你朋友嗎?」

「朋友個頭!是敵人!!深仇大恨吶!」黑衣男放下少女,朝著那名可疑男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少女呆在原地,愣了一下後
也追著他們的方向跑去



-----------------------------------------------



「靈魂沒有,倒是得到一樣好東西!」

「渾蛋!追到了!」黑衣男氣喘呼呼的抓起打扮紳士的男人,左手插著口袋有些不協調
「你耐我何?」紳士男眼睛反映出紅黑色的光芒

「還好,你是附在人類身上。」黑衣男人伸出了左手、一隻看似被惡魔詛咒的左手

「哦?沙利葉?久仰大名!」紳士男好不客氣的推開黑衣男,並將墜子丟還給他

「打吧!?」紳士男鞠了躬,笑著說:「在下,阿斯墨德。」
說著,他全身發出血色般的光芒
並且向是脫殼般的蛻變出一具漆黑的身軀

巷弄內的貓鼠,都被阿斯墨德身上散發出的邪氣給嚇的鳥獸散

「我現在叫做"斯利艾爾"!讓你看看混沌吧。」從斯利艾爾的腳下,發出黑白摻雜的灰色光
透著光,斯利艾爾全身附著盔甲,閃閃發亮著

少女循著光,來到這個不寬不窄的巷弄內
看著眼前的景象,腦海中被誰封鎖的記憶再度竄出

「鬼魔!?」少女悄悄的躲在一旁看著

斯利艾爾向地板劃了十字,從光芒中抽拿出一把巨型的劍:「先說好,我可沒你那麼紳士!!」
雙手拿著巨劍的斯利艾爾,毫不考慮的向前斬擊

「哦哦,真是威猛。」巧妙的躲開,阿斯墨德懸在半空鼓掌,他用佩服的口吻說著:
「不愧掌管月亮的魔力呀...」

「那種八百年前的事情我早就忘啦!!」巨劍一刀一刀的砍向阿斯墨德,卻好像隱形般的碰觸不到四周的物體

「真不巧,今天是滿月呀。」一邊閃躲,一邊微笑的看著月亮:「太不利了,掌管魔力的月光。」
「到此為止吧,掰囉。」鞠躬後,阿斯墨德將翅膀收起,消失在滿月的夜空中

「呿,被跑掉了。」盔甲像是被風逝去般的消失後,斯利艾爾步出巷口,腳邊踢到了某樣物體
「皮包?!」翻著皮夾,找到了一張少女的身分證

「莫名其妙的緣分。」斯利艾爾看著上面的照片笑著,收起皮夾、漫漫的踏著步伐走掉



-------------------------------------------------


抱歉、抱歉...
因為...

所以...

總之最近忙翻了> <(!?)

這篇較長,讓讀者過過癮

今後也請多多支持!!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THE天羽 於 07-10-30 01:5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當神創造光,既有了影

當神創造了人

便從人類的影子中

出現了鬼魔...


『夢曲』


「誰...?」黑暗中,時間似乎有了聲音似的從耳邊細細拂過

腳,似乎是踏在輕輕柔柔的水上

「誰?~~~...」輕柔的女聲,似從遠處回蕩

是自己的回音吧?

少女這樣想著,很特別的感覺

黑暗中
眼前的事與物,看的一清二楚

很特別的感覺
身體很輕鬆,好像世界上少了重量

難道
自己是靈魂嗎?

順著水波
看見眼前的光芒

然後跟著

既使闔著眼
也似乎感覺的到

有什麼在前方等著

「咦?」

知道自己即將清醒
接近光芒後即將清醒

少女猶豫了一下,因為在這很放鬆

順著水波
然後跟著

迎接在前的...


「唔,真刺眼...」
伸了個懶腰,知道自己將面對新的一天
少女倒抽一口氣

似乎什麼都已經忘卻掉了


是透過窗戶射映進房的陽光


-------------------------------------------


呼呼...
"狠"勉強的擠出一篇文章

現在是早上5點半(YAYA~~~

該睡了,所以

用觀看女主角的角度
寫出這篇"夢曲"


這個夢
跟未來故事劇情有很大的關西咩?!

蓋個棺材(??!?

不對
是賣個關子

大家早安嚕!!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由於打文打了老半天,正在調整視窗
手殘的按到『首頁』

完全沒有複製起來
現在心情很不好

對不起,會補上文章...

(有人能教我刪節號怎打咩?CTRL+ALT+.按不出東西來)

(有人更新瀏覽器視窗壓ALT會跑出功能表列的嗎?能不能教我取消)

抱歉,太久沒補文
結果...



報應

在世界中心呼喊"文"中...



沒補文的這段期間
翻閱各種書籍

參考有關鬼魔、惡魔、天使的各種姿態、性格、作風


希望沒影響到各位看文的意願...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8:25 , Processed in 2.830140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