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依希雅

【長篇小說】

[複製連結] 檢視: 4724|回覆: 19

綠意盎然的廣大庭園......雜草叢生

陽光細細灑落......

......殘破不堪的城牆與石塊堆訴說著歷史的正確性...

但卻看不見昔日造成的陰影......

「嗚哇~!! 這騙人的吧......根本只是座年久失修的廢棄城堡嘛!?」

說完,羅斯特伯走進那半毀損的巨大木門之內

沒有陰冷的氣息......透進來的陽光令人格外舒爽

「......這是怎麼回事......」回頭望向眾人,沒人回答



「......各位!! 快過來!!!」稚嫩的聲音從城堡內處傳來......



眾人嚇了一跳,依循聲音快步趕去

「快啊!! 亞蕾琪蒂兒!!!」姬蕾娜回頭叫著

亞蕾琪蒂兒微笑不語,繼續漫步著......

「......好懷念啊......」如此喃喃細語



穿過危塌的樓梯跟腐蝕的的走廊,羅斯特伯咒罵聲不斷......因為克利華不僅塊頭大,腳掌也滿 " 大 " 的(?)

當眾人趕到之際,艾琪菈正要用手指輕巧的去戳乾枯的骷髏頭......

一個倚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破碎的窗戶透過柔和的陽光

灑落在衣衫碎裂的乾枯骷髏身上......

「別!!」

咚!!! 啪嘰!!!

掉落的骷髏頭撞擊地面,碎裂成好幾塊......

......似陶瓷般......

眾人無言以對時......艾琪菈輕輕的聳肩並吐了吐舌頭



「脊柱頂上的脊椎骨......上面好像有個有趣的東西 ?」



亞蕾琪蒂兒在眾人的背後手指著說著

艾琪菈輕巧的將東西取下......

「......靈魂容器......」

『艾爾利斯特遺蹟 - 貓眼琥珀的碎片』

一隻潔白的手取走艾琪菈手上的琥珀碎片

「......跟你有關嗎...」伊婭回頭問

亞蕾琪蒂兒笑著搖頭說:「那我就不會在這裡了。」


......突然...

取走碎片的骷髏持續碎裂

最後化為粉塵散落一地...


「這感覺真令人厭惡......」

克利華手磨蹭著下巴,羅斯特伯不發一語的走了出去

姬蕾娜聳肩搖搖頭,也已隨後跟上......

「......這裡的主人呢...」

「別問我,我不知道。」

笑著回答克利華的問題

艾琪菈已經跑去追羅斯特伯了......

搔搔頭,克利華也跟著出去......


「......來了吧...」


四目相接,亞蕾琪蒂兒會心一笑......

『......我們都很愚蠢呢...』

『...是啊......真苦澀......』

不約而同的說完這兩句......

兩人隨即緩步追向眾人離去的方向


陽光依然灑落......

荒廢的屋子,唯有那間房間毫無灰塵......

只有細碎的凌亂跟化成粉塵的......東西......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8-1-5 02:5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古都‧亞基斯蘭帝國舊址 - 塞維特城



萬里無雲的街道上......

「......我認為往這走才對......」

兩名青年正為著手中的地圖煩惱著......

......姑且不論那張地圖的破爛程度堪稱一絕...只要是普通人都會丟掉的地圖他們看的津津有味的樣子......

「......直走往左轉...右拐進入......」


突然~街道上傳來清脆的馬蹄聲


接著兩個青年的背後傳來一名女子輕柔的聲音......

「你們不要亂跑!!! 一個路癡、一個愛亂猜,等你們找到都日落西山了.....」

很直接的吐槽

一名少年無奈的抓抓頭,另一名依然緊盯著地圖

馬上的少女,眉頭不悅的皺起

但也不多說什麼,下馬...遞出疆繩的同時......

「......我說,多巴莉亞公主......」

「嗯!?」


看地圖的青年嘴角抽蓄的說......

「......這地圖妳從哪裡挖出來的...我很懷疑這根本就騙人的......」

「我騙你沒好處呢~!!!」

用輕快的語調回答,跟隨著少女身後的兩名青年不約而同的嘆了口氣......

「......我說啊......」看地圖的青年再度開口

少女嗯了一聲

青年重重的吐了口氣...


望著古老的街道,陳舊的建築設計......

兩旁古老式的街燈至今從未改變

一行人從涼爽的下午時刻一路走到街道的尾端

「......她不在呢......」

大門上掛著 " Closure " 字樣的牌子


......結果門沒鎖......



「好啦~!!! 我們進去吧!!」

兩名青年來不及阻止...多巴莉亞公主便衝了進去

龐大的藥水擺設,雖然整齊可是多到令人眼花撩亂

古老的木質屋子散發出些許霉味

一名青年用手指輕擦了一下櫃檯,苦笑的說......

「......離開三日了呢...」


「我說啊~賀克德......」

站在櫃檯前的青年回望多巴莉亞

「......這是什麼石頭阿,好怪異喔......」

手上拿著圓形眼球的多巴莉亞,看著雖然是假的但是很逼真的眼球

「我不知道...你說呢,巴特?」

放下地圖,青年調整了一下單邊眼鏡看了看多巴莉亞手中的石頭

「......因為她是醫生...公主,不要懷疑我說的話...以前的她可是『魔法法術理事協會』公認最高階"大魔導師"之一......」

嘆口氣...青年繼續說:

「沒人規定會魔法的人不能學習醫術,雖然她是眾多法術士中的異類,也有人稱她為『魔女』對她異常敬畏...



     不過就她對於醫學上的眾多貢獻來說,能夠讓我們這些人能在十年前的浩劫中活到現在已經算是偉人代表了......」

「......嗯...我只知道我看到很耀眼的白光就結束了......」多巴莉亞用食指輕摳臉頰的說著

看地圖的青年繼續坐在櫃檯前的皮質軟椅上看著地圖

少女嘟嘴撇頭看剛剛她放下的石頭

櫃檯前的青年搖了搖頭,隨即拿起櫃檯前的紙跟筆快速的留下聯絡方式

「為什麼只有眼球阿?」

「......我不清楚...可能是收東西時沒收乾淨吧,她的個性是出了名的『生活機能障礙者』......」

「......你真了解呢?」

望著多巴莉亞,巴特淡淡的說了句以前是『同事』便帶過

「『生活機能障礙者』也能整理出這麼整齊又條理分明的藥水擺設嗎!?」

「......她除了『感興趣』的東西之外,其他東西對她來說只是附屬品......」

多巴莉亞皺眉,隨即又再問

「所以會亂丟囉?」

巴特說了句『反正她滿懶散的』之後就再也不說話了

「找到了呢!!」

「什麼!?」多巴莉亞望向賀克德

藥水櫃前,賀克德開心的笑著說

「『複製藥水1瓶』取得!!」

「白癡。」從沙發那傳來聲音

「這叫做有備無患,不怕失敗!!」

對於之後不屑的哼聲以及充滿著無奈與為難的『你這什麼態度啊!!』的叫聲...多巴莉亞完全不感興趣

走向賀克德發現的複製藥水架前,閱讀了架上的說明:

「別白癡喝下去,效果只有一次。」

回頭,望著賀克德問:「這喝起來有什麼味道!?」

「你把我當白癡嗎......」嘴角抽蓄,一旁的巴特頗為讚許的點點頭......結果惹來手臂勒脖子之刑

打開,就口!!

『咕嚕~咕嚕!!』

巴特嚇傻了,賀克德張大嘴巴說不出話

「...哈~呼!! 這不就單純的草莓汁!?」

嗯...多巴莉亞毫無異狀

賀克德走過去搶走多巴莉亞手中的玻璃瓶

「不要亂撿東西吃!!」

「人家想知道味道嘛!!」

看著耍脾氣的公主個性,猜想八成盧下去肯定沒完沒了

可能整家店的藥水都會被這任性妄為的公主喝光光

於是賀克德很隨性的把多巴莉亞夾在腋下,巴特也收起地圖

兩人無視多巴莉亞掙扎吵鬧的模樣

直接開門往訂好的旅館前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步行至古老遺蹟,"艾爾利斯特" 大門前......

滿身酒臭味的老者,手邊堆積著無數的陳舊書本......

以及隨手用地上的石頭壓住的紙張放置滿地

「你們無聊嗎...這裡已經沒有你們想要找的東西了......」

伊婭望著老者,相距不到半步的距離下......

「請收下『這個』......」

老者從伊婭手中取走東西之後,又再度拿起身旁的銀製酒壺咕嚕嚕地喝著


「...看來是之前啊......」

亞蕾琪蒂兒苦笑著,轉身離去

這時羅斯特伯早已吹起木製哨笛,三隻飛龍瞬間下來

「就某方面而言...這任務根本什麼都沒有嘛......」

半吐苦水的姬蕾娜跳上乘坐其上的亞琪蕾蒂兒的飛龍

艾琪菈望著伊婭,目光又轉向羅斯特伯搖擺不定

「我們先走囉......」


「好。」


看著不再多說話的伊婭,羅斯特伯苦笑地牽起艾琪菈往亞琪蕾蒂兒的飛龍走過去

......邊無視艾琪拉的抗議硬推上飛龍這樣......

克利華甩動疆繩,當飛龍將翅膀抬高時......

伊婭回頭說了句:「三日後,酒店。」

克利華當場苦笑的搖搖頭

亞蕾琪蒂兒無聲的笑著

就這樣...當他們化為天空中的黑點看不清時

老者終於抬頭說了句......

「祝你順利。」

「沒問題。」

伊婭微笑著進入遺蹟

身影沒入黑暗之中......


--------------------------------------------


**************************************************************************

"當野兔來臨時...不要害怕!!"

                                     "也許下一秒...就是餌食!!!"


                                                                                  艾傑倫‧莫比非亞 - 默語錄 - 28

**************************************************************************

陰暗潮濕的空氣......

......男子望著使手心發燙的熱水瓶

似綿延無盡的地下水河道...兩旁細垂下來的劍石或者石柱所形成的錯綜複雜

對他來說如無物般輕鬆通過...用一艘小木筏

所能想像到的,帳篷、油燈、方位針、打火石、衣物等等...旅行必備物都在上頭

男子不發一語的直視前方...身邊可以當交談的對象也只有

「愛薇妲,你水泡不膩啊。」

全身水藍色透明,上半身赤裸用手臂趴在木筏右側

搖晃著頭,少女模樣的生物依然沒有回應

「今天我能吃什麼!?」

少女的手伸入水中...不一會兒,一隻全身滑溜的蛇鰻由少女手臂遊上木筏

從掌心游出,並當場昏迷

手持短刀的男子邊將這次的食物清理並準備料理

望著依然看著自己的...不知名生物

雖然很納悶,『她究竟要帶"我們"去哪裡......』

砸了砸嘴,男子苦笑著......

航行的道路不斷延伸...前方穿透的黑暗與後方包攏的黑暗無聲無息的持續著

...永無止境似的......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說......」


「嗯!?」

「什麼!?」


很感動地...不是像史萊姆般分裂,而是多巴莉亞身旁出現一道光所產生的東西

巴特也輕笑著說『不用擔心吃不下飯了......』這好似與他毫無關係的句子


「說話啊!!! 賀克德~!!」

「說話啊!!! 巴特~!!」


看來複製人很喜歡巴特,這讓賀克德有種肩頭重擔減一半的感覺

「吶!!」

「吶!!」

兩名公主同時回頭,同時互問了愚蠢至極的話

『我要出去,你當替身!!』

『不是我!!! 你要當替身才對!!!!』

『......可惡!!』

『不要學我說話!!!!』

看著互相瞪視的兩人......

望著窗外的月亮高掛正中...巴特說了句『都不可以』,而賀克德則是把房門上鎖...準備應戰

不過兩名公主並未死心,複製人抓住巴特手臂,真人抓住賀克德手臂

兩人又不約而同說:

『我找"他"陪我去~!!』兼同時吐舌

隨即,巴特靈敏的拿起繩索將複製人扣住...可惜慘遭胯下踢

雖然賀克德有鑑於此用腳牽制住真人...但隨即被『傾斜45°水壺擊』打倒

雖然如此,可惜當隨從這麼多年了...這點小事情...

一瞬間,巴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肩膀衝撞複製人腰部,並推向正在開門的真人

碰!!!

從木門彈出去的三人撞在牆壁上

巨大的聲響驚醒住客,並吵醒的老闆

旅店老闆驚慌的上樓喊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卻只看見兩個男人正同時抱著兩個女人進去的畫面,只是『抱』法不同

賀克德進門前隨手彈了三枚銀幣

老闆呆呆伸手接住,並看見賀克德食指放在嘴唇上

隨即關門......

老闆呆呆的望著自己的手掌......

"約紐恩銀幣",約可換"費爾金幣"35枚

"費爾金幣"可換"維耶爾銅幣"512枚

三人住宿費3日也才1枚多費爾幣

額外增加的收入讓老闆閉上嘴巴...並竟不想惹事

趕走了來看熱鬧上來的房客隨即下樓睡覺去


「...你真寒酸......」

「能救回來算不錯了...好痛!!」

手撫著被打的後腦杓...看著因昏迷而躺在床上,露出純真睡臉的兩名少女

巴特無力的笑著

賀克德也同時悶笑著

「我顧吧。」

「你要用『重傷』的身體來檔這兩隻小惡魔!?」

賀克德不客氣的吐槽

巴特苦笑的搖手

兩人又被迫熬夜,雖然早已習慣

不過要想踏出房門,恐怕得等公主醒來了......

巴特緩緩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書本翻閱起來



「...來了。」巴特邊看書邊說著

賀克德倚在牆邊,掏著耳朵...眼神冷淡

...一陣雷聲響起......

房內空曠的地板上浮現小型法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夢境與現實總是密不可分...因為那是潛意識下...
                         最深刻的感觸
                                                - 靈魂探索(注釋本) -  第12章45節

******************************************************************************************

一條曾經走過的石道......

......風化的痕跡,指尖輕觸的粗糙感

背後黑暗不斷吞噬著,眼前道路依然清晰...隨著手上的十字架發出的微弱光芒

漫長的道路,終於在黑色鐵門前停止......


「...故障了嗎......」

輕攏眉心,剛往前一步......


"鏹!!"


打開的鎖,隨著鐵製大門拉開的開啟聲,伴著大地的震動

伊婭終於輕輕勾起兩旁的嘴角

牆壁不斷斑剝,浮現出未知圖案及文字的光芒......

大地依然震動...但周遭已然浮現圍繞鐵門的四道魔法陣

與鐵門內的二到魔法陣相互輝印


『......因...之......』

『......琉...』輕到聽不見的聲音...從伊婭口中流瀉而出

像似美麗天籟般的簡短音色...卻不是原來伊婭的原本聲音


...空氣發出輕微的振動共鳴......


魔法陣上方裂開了空間的隙縫,當黑色且鑲有條紋的手伸出來時......


『...回......』輕輕聲響


裂縫被縫合回去,黑色的手像似被吸入般...隨著縫合被縫進異空間去

......大地慢慢停止震動...連同空氣的共鳴也變得稀薄不存在

十字架在度發出微弱的光芒

「...呼......」

緩步進入,牆壁上的文字與圖案依然發出異耀的光芒...卻無法驅散黑暗

眼前是高凸而起的平台

密密麻麻的圖案跟文字

正中央被隔出一小方框

中間的透明手架著一顆...圓渾似透明般的眼球

...由十字架上發出的微弱光芒照耀著......確實損傷了一角

『沉睡吧...遠古遺產......』

輕巧的爬上平台,輕巧的把手中碎片放入損傷的裂痕上


......

"嗶剝!!"

"System End!!"


牆壁上發光的浮紋逐漸消失

在黑色鐵門關閉時,伊婭輕巧的從門縫閃出

聽著大門闔閉的聲音......

四周完全陷入一片漆黑,就像是融合在黑暗之中...迷失的感覺......


寧靜...無聲......


+-+-+-+-+-+-+-+-+-+-+-+-+-+-+-+-+-+-+-+-+-+-+-+-+-+-+-+-+-+-+-+-+-+-+-+-+-+-+-+-+-+-+-+

"......光..."

"...必要......"

"......光..."

"外面...世界......什麼..."

"......光..."

"...我...確定......"

"......光..."

"...我......要..."

"......光..."

"......我...要......不要"

"...光......光...了...他們......"

+-+-+-+-+-+-+-+-+-+-+-+-+-+-+-+-+-+-+-+-+-+-+-+-+-+-+-+-+-+-+-+-+-+-+-+-+-+-+-+-+-+-+-+


片段的破碎記憶......

......餘悸猶存的內心波動

緊握著掌心中的十字架......閉上的雙眼緩緩張開

天藍色的瞳孔......閃耀著光輝

十字架在度燃起微弱...但似璀璨的銀白色光輝

道路不見了

眼前好似一面廣場,異常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鑿刻著似迴路般的浮紋

黑暗中的風聲...無數消散的觸感......


『......因光之合......』

手中十字架發出強烈銀白色光芒

『......妃......』


來不及聽到的細碎聲音......化成強烈的大氣震動

白色的雷光......聚集全身,流通時發出噼哩啪啦的聲響

半闔內瞳孔......清澈湛藍,堅定的雙眼向似山嶽般不動

全身發著白到像似太陽般的光芒,黑暗完全被驅離至角落

......四道巨大的黑色斧頭瞬間從頭頂揮下,向狂風般席捲那令人感到嚴重壓迫的光芒

『......正中央......』

操控斧頭的黑色衛兵胸口前都出現一個空洞......空洞裡流瀉出銀色的液體,斧頭紛紛插落在伊婭之前站的位置並排成扇狀

『...銀......』

銀白色的長髮搖曳著......倒下的衛兵身後,不知何時...伊婭早已站在此,潔淨的雙手與低垂的眼眸中......一絲不可聞的嘆息後離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輕撫受損的牆壁,被磨去的痕跡......連接著細瑣的符文

雖然不論何時細看,都無法看出來的些許端倪......古羅亞特瑪文明的滅絕,有時卻是深沉的命運輪迴之說吧

被磨滅的痕跡經由手指輕輕的書寫,逐漸浮現出淡淡的光芒......

「......我多久沒回來這裡了......」

輕笑

發光的符文像潮水般往四周流去,形成一片巨大的脈絡狀網絡

連同腳踩的地表開始顫動,四面八方分裂的各式幾合石塊組合型態,規律且毫無著力點般軌跡式移動,持續連接著往廣場黑暗深處排列著......

輕撫那被摩娑溫熱的十字架......

輕嘆

「也許事與願違。」

當初怎樣也想不到,自己會深陷於此......雖然事實擺在眼前,但如同難以言語般的形容,過於註定的後果總是有明顯的刻意......

此時,除了甩甩頭別去想,又能做什麼呢......

拾起地上,從衛兵身上碎裂下來的徽章


『......教皇......』


大氣...沉重著......

-+-+-+-+-+-+-+-+-+-+-+-+-+-+-+-+-+-+-+-+-+-+-+-+-+-+-+-+-+-+-+-+-+-+-+-+

賀克德一臉不苟同的樣子

巴特則是像喝到苦澀的沖泡式紅茶

面對兩人的人,姑且說是人

雖然全身都罩在外袍底下,但那半掩的纖白面容下,有著無溫的微笑

像貓咪般捲縮著睡的多巴莉亞,其中一人早已消失無蹤

「我先走了,處理好就早點回來。」

不拖泥帶水,罩著外袍的人,腳底浮現閃耀的法陣後消失

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

說穿了,靈魂共振的型態以這種方式顯現

只能說......太不可思議以及......

「......看來很多內情......」

看著手托腮,像聞到榴槤味的巴特

賀克德只有摩娑著下巴的鬍疵,瞇眼傻笑

「我真想宰了他......」

聽聞巴特驚人之語......賀克德以面向牆壁,全身顫動當作回應


「....唔......媽......」

從床那傳來的囈語,巴特無可奈何的搔搔頭

「現在呢?」

回應賀克德的只有聳肩,巴特隨即輕巧地從懷中取出一玫戒指

「目前,只能祈禱備忘錄上的留言了......」

輕笑著,賀克德隨即走向窗戶拉起窗簾

幾乎當窗簾遮蔽起時,多巴莉亞的身旁緩緩浮現另一個多巴莉亞

「我們需要好好的重長計議......」

望著倚靠窗邊的賀克德,巴特輕笑著說:「目前只有不同的箱數......」

低笑著,賀克德接著說:「那......所謂的資助好像是單純的一回事!?」

「不否認那種以單純的票卷退還,會以額外箱數作為回寄的附送......」

「那,巴特...我問你......」

看著認真表情的巴特,賀克德不由地笑了


『也許我們都被騙了!!』

異口同聲的說完,兩人相視而笑

「你猜測是誰?」

表情像是喝了杯生澀的紅茶,對於巴特的提問,賀克德反而瞇眼笑著反問

「你、我,都知道是誰,不是嗎!?」


「...為何是他......」

望著喃喃自語的巴特,賀克德無奈的笑著

月色依然透過窗簾灑下細碎的柔和光芒

說出去也笑死人......各自身為死對頭工會的代表人

誰能理解呢!?

「你的表情真糟吶......不是說好那只是無謂的立場嗎?」

嘴角抽蓄,賀克德睨著巴特

這一夜,除了細碎的清風......大概能稍微放心吧

[ 本文章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8-10-19 03:0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依希雅 於 11-7-21 00:18 編輯

「那時候不過是個孩子的自己,如今...」

早晨鏡子前的兩個多芭莉亞,不約而同說出這句話。

後方緩慢的腳步聲響起...

「該出發了,公主們~!?」

一瞬間...金黃色的眼瞳...

反射性甩出防禦陣勢時,賀克德隨即冷靜下來...兩個多芭莉亞,碧綠色的眼瞳雙雙不解的凝視他。

啪!!

「好痛! 你幹麻啦,巴特。」

「醒了沒?」

被反問的賀克德僵再原地,隨即默默的拿出仔細密封好的小小箱子

上頭佈滿各式符文以及陣型圖案,更加裝三道漆黑如墨的鎖。

『又要吃藥喔!?』除了煩悶的表情,兩名多巴莉亞不約而同手指向對方喊著「給她吃就好」

不過當鎖解開,巴特與賀克德唸唸有詞的將箱子打開後

裡頭那盤兩串三色小丸子,雖然好看...

「就算是丸子也一樣是藥吧...」另一旁多巴莉亞應聲附和「沒錯~沒錯!!」

話雖如此,結果還是不甘願的兩人各拿一支吃...雖然感覺吃的很好吃的樣子


「不對,怎又是丸子!?」

「因為她們想吃啊...」賀克德笑著回應巴特的話,並隨手上鎖好空的小箱子

「我真懷疑當初做這箱子的人的目的...」巴特邊拿起箱子放入衣襟內,一邊又嘀咕的說:「都是這箱子害她們養成壞習慣...」

梳洗完畢,沿著樓梯下頭樓

經歷昨天的事情,早上顯得人潮很多...看好戲的眼神也很多

雖然隨從習慣了...

「他們看什麼看啊,沒禮貌...」最前頭的多巴莉亞說完,跟在巴特身後的隨即冷哼。

一樓大廳最左側角落的座位上,深紫色罩袍的女子低聲哧笑


「東西啦!!」巴特對喊著。

那女子隨手扔出一瓶柳橙色澤般的試管劑過去,巴特隨手接到


「漂亮!!」

「帥喔,距離這麼遠也接的到...」等等讚美聲此起彼落

跟在巴特身後的說:「我喝!?」

那名紫色罩袍的女子已來到四人身前

「妳回來了!?」最前方的多巴莉亞驚呼,女子隨即珊笑的說:「我回來了~唷!!」

放下帽沿的亞蕾琪蒂兒隨即斜視巴特。

「你應該去問箱子不是問我...」巴特說著。

賀克德哧笑出聲,惹來踩腳刑罰。

回望四周,看著因脫下帽沿的自己,而感到吃驚的各個旅客們

「先回...我的小小雜貨舖吧?」

沒有帶上笑意的冰冷眼神...

紫色眼瞳回視著金黃色眼瞳,轉身,邁步離去。


「其實你不用大費周章去接人吧...。」門外的姬蕾娜苦笑著,但隨即僵在原地。


『姐姐!?』


姬蕾娜瞪大眼睛看著亞蕾琪蒂兒那充滿不懷好意的笑容

「是姐姐耶!!! 」、「抓住她~!!!」

回神過來,姬蕾娜早已被兩隻無尾熊抱著不放。

賀克德與巴特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

「你們這鬆口氣是啥意思啊~!!!!!!!!!!!!!!!!!!!!!!!!!!」

伴隨著姬蕾娜的怒吼,六人緩緩向亞蕾琪蒂兒的雜貨舖【草巴桔】前進。


--------------------------------------------------------------------------------------------------------------------------------------

"滴答...滴答..."

與其說是岸邊,不如說是一樣謎般的寬廣型隧道建築

男子望著隧道周圍的斑剥石牆,與部分風化的沙質沙灘

「愛薇妲...這是!?」

轉眼,木筏還在

帶著他來到此處的透明少女卻消失無蹤....男子眼尖的看到木筏上的水滴形狀琥珀

輕輕的吞嚥口水...男子將琥珀拾起,放在剛才擰乾洗過,略帶灰色的白布上包好

『你...是誰!?』

男子尋聲回頭,一名約莫20幾歲的少女,穿著修女裝扮並提問著

手上的十字架發出微弱的光芒....

「我....我.....」男子猶豫著出聲。

少女輕攏眉心,隨即招手說:「請跟著我出去。」

男子無語搖搖頭,再默默點頭後將木筏上可隨身攜帶的物品拿著

不經意觸摸到木筏上,愛薇妲接觸的部分時....

『請您盡快喔....』

回過神的男子,點了點頭並邁開步伐往少女方向走去,尾隨著少女進入隧道深處.....


遺留下來的木筏....繩索應聲斷裂,木棍四處崩裂毀損....緩緩沉入水中與漂流至深處....

-------------------------------------------------------------------------------------------------------------------------------------------------


「所以你們因為這原因來找她?」姬蕾娜手指著亞蕾琪蒂兒,賀克德與巴特不約而同的點著頭

多巴莉亞在分食飲用柳橙色的試管劑後,分身已消失

不過本人似乎過度疲勞,趴在姬蕾娜的大腿上捲縮著休息,像隻貓咪般似的。


「....呵....你應該知道....」

「我知道。」回應亞蕾琪蒂兒,巴特略帶苦澀的說著:「其實這部分我們也有跟國王反應....」

嘆口氣,接著又說:「不過教宗的反應很奇怪,應該說,他們不排斥...」


「我知道,不排斥這種實驗。」

姬蕾娜冷冷的回應,亞蕾琪蒂兒低垂眼眸。

賀克德苦笑著說:「不是我們不去預防阻止,應該說...教宗本身的反應耐人尋味。」

輕勾嘴角,亞蕾琪蒂兒緩緩的說:「你們就算問我,為何不問那人?」

姬蕾那噗哧一聲,多巴莉亞貌似被吵到呢喃著,姬蕾娜只好忙著安撫那隻,被她撫摸著就會幸福的笑著的貓咪

喝了口茶,表情苦澀的巴特說:

「『深鎖之鑰時』....請您....」



『你們忘了什麼?』



姬蕾娜安撫著輕微顫動的多巴莉亞,賀克德與巴特像似喝到苦澀的咖啡....

深紫色的雙瞳瞪視著他們....


『......等我回來....』語畢,空間產生裂痕,地上冒出巨型且複雜花紋的光譜法陣

「...嗯....」

一陣光束,多巴莉亞抬頭望著空蕩蕩的沙發座位,睡眼惺忪的問:

「蒂兒姐呢?」

「她出門了。」姬蕾娜苦笑的回應著。



12點,城鎮中央的教堂,發出清脆嘹喨的鐘聲......

[ 本文章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9-10-22 08:1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傳說中,天使的翅膀其實是由惡魔的骨架所延伸出來的次級品.......

......可惜這對崇尚神話的人們而言,不過是個虛假的真實。


地面緩緩繪出巨大的魔法陣,空間產生撕裂......

亞蕾琪蒂兒緩緩步出撕裂的空間,當她站定時,身後的裂痕逐漸閉合。

「......還真是一望無際啊。」

地上的魔法陣緩緩消失,望著前方漆黑的通道,以及.......

「嗯......水銀......看來交手過了。」

閉上眼,露出微笑蒂兒,開始數數字...

『1』

四周安靜無聲,沒有絲毫任何回音。

『2』、『3』........

持續的數著,像是等待獵物般,身體跟著數字動著。

『6』、『7』.......逐漸傳來腳步聲.......

『8.、9、10......』

搖曳著銀髮,以及身後的男子,伊婭舉著散發微弱光芒的十字架看著眼前的蒂兒。

『被放流的四王子!?』

伊婭凝望,反問蒂兒:「不像嗎?」

蒂兒笑出聲,男子站在伊婭身後不知該說什麼.......而她突然站在男子面前。

望著受到驚嚇的男子,蒂兒突然輕輕拉起他用右手,看著手上用毛巾包裹的東西,笑著說:

『別悶著她,這樣對她不好喔。』

揮開手,驚恐的表情顯在臉上....

「別鬧了,走吧。」伊婭催促著。


巨大魔法陣瞬間張開,延伸至四周照亮著巨大的隧道與斑剝的石牆,男子不可思議的望著腳底的複雜圖文吞了吞口水。

『您的名子!?』

或許是一瞬間的震攝,男子溫吞的吐出自己的名子:

『...亞伯拉瑟.....』

蒂兒望向亞伯拉瑟的右手,調皮的說:「主人的名子,記清楚了嗎!?」

笑著轉身,遇上沉臉思考的伊婭,身後亞伯拉瑟突然開口說:「你知道『她』......怎麼了嗎....」


食指放在唇上,笑著的蒂兒說了一句話:

『回去再說。』


巨大的光芒席捲三人的視野,瞬間遺留一絲光束在原地飛散......

......無止境的漆黑又再度包覆著整個空間,黏稠且揮不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另一方面,在『草巴桔』的巴特他們,店門口的鈴聲驚動了他們。

『亞蕾......嗯!?』

像是喝了杯苦澀難耐的紅茶,望著書記官跟眾多士兵過來,書記官當面拿出一捲羊皮紙......

賀克德無奈的笑了笑,姬蕾娜冷眼看著全身微微顫抖的書記官唸出羊皮紙上頭的東西:



『 威斯德‧羅塞雅迪二世:

       特令騎士領主「艾倫菲亞‧賀克德」,大魔導師「莫迪拉‧巴特」

    即刻護送公主至「緹爾威帝」皇城,並馬上前往「卅盧亞」高地之「聖十字」

        協助「查理斯‧洛彼亞迪」教皇的『琉彩石聖母像』護送工程

                                           以上,接獲命令請即刻前往。

                                                                                            威斯德‧羅塞雅迪二世筆』



『兩位傭人~』

巴特跟賀克德不約而同都望向姬蕾娜,姬蕾娜苦澀卻帶著冷帶語氣說:「差不多了。」

多巴利亞被吵醒,聽到後半段的她半响說不出話來,望著巴特兩人拋出求救的眼神,可惜兩人都別開臉。


「好了,別為難他們兩個了。」輕撫著鼓著臉頰的多巴莉亞,姬蕾娜苦笑的說完隨即望向微微顫抖的書記官。

書記官一臉惶恐的低下頭說:『威廉‧妃黛莉公主....』身後的士兵也依依鞠躬低頭。


輕笑中夾雜著苦澀,姬蕾娜輕柔的說:「沒想到還有人記得我......」

......書記官一臉惶恐,緩緩抬起頭對上那深沉的微笑......


『他,不知道我吧。』


書記官吃力的點個頭之後,姬蕾娜笑著對多芭莉亞說:「回家囉!」

「.......蒂兒姐......」

「我會等她唷~!」姬蕾娜笑著回應,多芭莉亞像是吃了黃連般皺眉苦思......

「好了...公主,我們叨擾多時了......」

「我不要!!!」不聽巴特說話,多巴莉亞像隻任性的小貓縮捲在姬蕾娜身邊,書記官擦汗看著這一幕。

姬蕾娜粗魯的摸了摸多巴莉亞的頭,隨即起身時被多巴莉亞一把抱住,姬蕾娜反扣住多巴莉亞對書記說:

「只要送她回去就好了,對吧!?」

「嗚哇~!!! 姐姐是叛徒!!!!!!」多巴莉亞用力掙扎

「我總得要當一次壞人啊。」

「妳天天都是壞人啦~~~嗚....」

姬蕾娜苦笑著,書記官鞠躬並搖頭的說:「....這點....恐怕....」

「我知道,放心,當然是偷偷進去再出來囉,對吧!?」

巴特露出苦笑,賀克德則是無奈的嘆了口氣,被扣住的多巴莉亞依然胡亂掙扎並且大喊著『臭姐姐』等等字樣。



夕陽西下。

艾爾利斯特遺蹟,大門前。


一柱光束現身的伊婭等人,面對的是身著漆黑倒十字的闇紅士兵,以及左眼前掛著單邊眼鏡的男子。

「好久不見,塞洛維。」

像似回應著伊婭的話語,單邊眼鏡內毫無眼球的眼窩望著伊婭,身後的亞伯拉瑟吞了吞口水望著......

被稱做『塞洛維』的男子笑著說:「真是好久不見,伊婭,還有.....」

「可以不用算我唷~」亞蕾琪蒂兒笑著說。

「那請交出您身後的男子。」

「我想這是可以拒絕的唷~」

「交涉破裂?」

「你說呢,不過這預備的魔法陣倒是很棒的催化劑喔~」


『什.....!!!』

身旁的闇紅騎士突然拔劍揮向塞洛維,塞洛維單手抓住劍的同時,其餘士兵一湧而上。

「伊婭,出的去嗎?」

「....很難......」

亞蕾琪蒂兒露出微微的苦笑,望著遠方,甩出一顆巨大的黑色與白色混和型火焰彈飛過去。


瞬間,一陣劇烈的爆炸四散在高空不遠處,同一時間闇紅士兵也全數倒下。

「這是你大費周章的結果?」亞蕾琪蒂兒問著,換來塞洛維左眼窩的對視,亞伯拉瑟吞了吞口水看著眼前的對峙......

瞬間,一種無形且窒息的壓迫感傳遍整塊遺跡入口區域,伊婭隨手將發出淡白銀光的十字架,向下揮出一把光型劍。

「時間,不等人。」

面對伊婭的喃喃低語,亞蕾琪蒂兒露出苦澀的神情望著擺好架式的塞洛維說:


『來,一起玩吧!!!』


睜著深紫色的眼瞳注視著,逐漸西下的太陽讓眼前的塞洛維的左邊眼窩中....漸漸透露出不祥的幽青色光芒......

[ 本文章最後由 依希雅 於 10-4-25 08:0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依希雅 於 11-9-18 01:19 編輯

人們說左手死右手生........何時流傳開來的無人知曉。

眼前的賽洛維的左手,緩緩升起不祥的幽青色光芒......逐漸包覆著那帶著黑色手套的左手。

「伊婭,別動手。」

緩緩閉上眼......再度睜開的亞蕾琪蒂兒,深邃紫色的雙瞳......一瞬間!!

強壓過來的幽青色黑爪掠過,被亞蕾琪蒂兒一個退步閃過。

「......是嘛,那只....乾枯的手......」一發混合著黑色與白色的巨大火球飛去,瞬間被爪揮舞得四散。

「......彼此彼此......『魔....」 還沒說完,便再來一發同樣的火球,但這次賽洛維只有閃開。

亞蕾琪蒂兒似笑非笑,那毫無溫度的上揚嘴角以及微微逸出聲息的唇......

『不要小看我!!!!』一瞬間,怒吼的賽洛維,左手突然暴漲的幽青光凝化成一隻半透明的巨大的野獸。

「......地獄犬....『摩洛科多』......」

『撕咬吧,粉碎其靈魂的存在!!』說完的同時,賽洛維早已衝過去跳往亞蕾琪蒂兒頭上

用左手揮下那幽青色的血盆大口,張開包住亞蕾琪蒂兒的視線。


......嘴角上揚得更深,那地獄犬的咬下去的瞬間......


『噗!!!』

卻是賽洛維噴出大量的鮮血。

不知何時,一把扭曲細長的漆黑長矛貫穿賽洛維左手掌,直接穿過胸前。

幽青色光芒瞬間消散,掉下來的賽洛維抓著貫穿自己的長矛的瞬間,發出激烈的怒吼。

『呼唔!!! 啊....』並同時跪倒在地看著眼前掛著無溫微笑的亞蕾琪蒂兒。

「你目前有兩種選擇。」

『!!』

「讓我們走,那支矛不久後會自動消散.......」

『開什麼玩笑!!!!』

「......你已經輸了,你輸在你暴躁的一瞬間,如果要我給你一個痛快我很樂意喔。」

『哈哈哈!!!』

眼前潔白的手伸出擋在兩人面前,白色的修女服細繪著銀邊裝飾著複雜的圖案。

「你會被淨化掉喔。」對著賽洛維說完,似笑非笑的亞蕾琪蒂兒看著擋在兩人面前,那隻手的主人,伊婭。

眼角看著賽洛維低下頭。亞蕾琪蒂兒攤了攤手說:


『必要時,我們會出手只會是因為," 抹滅神的旨意 " 而存在。』

帶著亞伯拉瑟,催促著伊婭離開,三人從賽洛維身旁穿過......許久......一聲搥地聲!!

再度抬起頭來的賽洛維,左眼眼窩早已被濃烈的幽青色光芒佔據,跳動的光芒讓他沉重的吐出一字一句......


『......查理斯‧洛彼亞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5 02:59 , Processed in 2.62826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