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複製連結] 檢視: 4725|回覆: 19

無盡的黑夜......

裝飾在牆上的時鐘...無聲的指針交合

少女嘆息著......

「......」

夜裡拍動的細碎翅膀聲,夾雜著些許蟲音...

「......真高興你來......」

腳底傳來男性的回應聲......

「......我是被吸引的人。」

眼前正從陽台下往上看的男子,正注視著自己......

「為什麼......」

頓了一下......男子用淡然的口氣回答:

「......其實你問我,我也不知道。」

少女輕攏了眉心......



「......我...」

伸出手,男子對著陽台上的女孩笑著說:

「我叫"伊 嵐華",妳呢?」

許久......


少女不語...直視男子那尷尬的表情

許久......男子似乎放棄似的,鞠躬回頭

少女卻輕輕地開了口...說:

「......為何?」

男子無奈的笑了......

「......一樣的回答,我希望知道妳的名字。」

無止境的夜晚......青灰色的月光,淡淡灑落無止境的黑夜......

---------------------------------------------------------------------------------------

這裡是一座規模甚大的教堂

撇開非常遠離城市這點,週遭環境非常的美麗

說是一座典型豪宅也不為過......

更不懂...通往大門道路的中央,噴泉中石製十字架上,怎會掛滿無數銀製十字項鍊!?

在陽光下閃爍的光輝,可以很清楚看到黑色的污漬

今天依然是只有一位女性...約有170公分左右的身高

及腰的銀白色長髮...黃金般深邃的瞳孔

白色金邊的修士帽放在圍繞噴泉的矮石牆上

清一色潔白修士服,袖口翻折並做出細緻剪裁,領口編織著細緻符文......

左手臂上環繞著相隔1公分的三圈花紋...似乎也是符文

陽光毫不留情的將溫度提升...只見那女人微微皺眉,坐在噴泉的矮石牆上

「......」

「......下山吧......」

拾起修士帽...轉身往大門走去



- 第一夜......無聲的呢喃 -



很肯定這酒吧已經不能待......

那種刺人的眼神......各種負面情緒與欲望

其實很讓人傷腦筋......

抱著跟酒吧老闆大叔A的食物,老闆示意著年輕的服務生帶領我出去......




「......送到這就可以了。」

「等...等等......那個...」

看的出來......除非自己是瞎子

這青年服務生臉上的疑似暗紅,還有動作......雖然夜晚看不清

「妳......請問妳的名子...!?」

「伊婭。」

「...喔......喔喔...」

其實不想瞎攪和......

「沒問題我走囉!?」

「等等!!! 啊~!!! 請問你幾歲!?」

「嗯!?」

很好......酒吧大叔,你紅線真愛亂牽。

「......20。」

「喔......」

輕笑...淡淡的風吹來,輕飄的長髮有些礙事...

「我是神職人員,現在是我該回去的時刻......」

其實是準備工作......

「...我恐怕沒有時間解答你的問題...」

少年呆若木雞,緩緩的點了頭。

不理會,轉身離開~

「......20啊...」

不理會那少年的呢喃......(20歲根本騙人的~其實18歲才是真的)

只討厭這該死的番茄汁跟老闆的多事...





********************************************************************

給:伊婭

" 當銀月之光覆蓋大地......

                                  未嘗有不安分的遂動因子誘惑這一切 "
                                                                                            
                                                                                      基亞特雷‧D‧賽洛格  筆

********************************************************************

很好~所有一切都因為這張無聊的紙煩悶了起來...

「嗯......我好想睡...」

一路從山腳下爬上來的疲勞感,侵襲全身......

隨手取下卡在大門上的紙條,開門走了進去......

在時鐘還沒敲響的夜晚......

接近深夜時刻的寂寥......



結束營業的酒巴(?),結束工作的服務生疲累的坐在廚房擺放食材的大桌子旁

「...20歲......老闆騙我啊...」

『......騙你!?』

「是阿......」

『......你很好騙!?』

「...誰說我...... 痾!?」

『......不安份的心情!?』

「......我遇到鬼了!?」

『你真冷靜......』輕笑著......

「這一點也不好笑......」

少年開始流冷汗......對那看不見卻又聽的到的聲音

週遭的環境似乎改變了......

『...我聞到很棒的味道......』

「我!!!!??」

『......不是你!! 你根本只是沾到光的普通肉塊!!』

少年因為這言論開始不安...

『...我不會吃了你啦......只是想要你替我做一件事情。』

擺出只要不是殺人放火、喪盡天良的事情我都可以做的表情的青年...正在顫抖著身體

『...我要你......說著你想要的東西、人、目標...』

『...我需要你的意志,作為我幫助你向前的能源...』

「...你到底是誰啊......」少年納悶的回應著。

『...問再多也無用,你不適合了解許多......你無法了解的事情...』

-----------------------------------------------------------------------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1-15 08:5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0   檢視全部評分
月夜之王    發表於 10-4-25 16:16 聲望 + 2 枚
葉貓子    發表於 10-3-30 11:41 聲望 + 3 枚
xxiinon    發表於 07-10-1 23:41 聲望 + 3 枚
skywind20002    發表於 07-9-30 08:15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夜晚是寧靜的......

深夜的時刻,12點整,輕柔悠長的鐘聲響起......



「......在嗎?」一道女性的聲音。

輕聲呼喚......房間內另一頭漆黑處傳來低沉的男性嗓音

「......找到目標了,就在你剛離去的酒吧附近。」

淡淡的寧靜......月光持續灑落

扯了一抹微笑,直視著黑暗處那專注對視的淺藍色瞳孔

「我無法隱瞞些什麼......因為就我所知的,只有這些......」低沉的嗓音仍緩緩的陳述著。



許久...


男子輕輕嘆了口氣...

「...如果要猜測,大概只有所謂的掠食......不也都如此?」

輕攏眉心,站在窗前的女性依然直視著男子......



「...好吧!! 我承認,那本語錄記事也一起帶走了。」男子露出被打敗的神情說著......

窗前的女性鬆開了眉心,漾出淡淡的微笑......

「......謝了,賽洛格。」

「...你真的很難對付啊......伊婭...」

月光依然灑落......

月光下,一道欣長的身影......無聲的走過灑滿銀暉的道路




艷陽高照的白天。

人聲鼎沸的市場,夾雜著許多高昂的叫賣聲與人潮聲

破損的舊斗篷,依然掩藏不住那清麗的容貌與潔白的雙手......

「喔!! 你來啦。」

都是同一句話,只要在某攤販下駐足

手上通常都會被塞下許多東西...

直到走出市場,走向城鎮中的教會大門後......惹來一陣驚叫!!

「天啊~!!! 伊婭,快進來把東西放著。」




教皇直屬的第二教堂,氣勢果然非凡

尤其是在城鎮中央這種黃金地段,雖然今天不是參拜日

還是有不少民眾聚集在此。

......只是突如其來的食材日用品小山,讓人驚嚇不已

「伊婭,妳怎麼來了!?」

說話的是正穿著修女服的老婦人,擔憂的神情讓人感到不好意思

「為了找牧師......」

「痾~不好吧!!!  那色狼......」老修女一臉無法苟同的表情。

「其實我......」

身後緩緩伸出兩雙手臂,在那一瞬間......

咚!!

「...別這樣嘛......」一道無奈的男性嗓音從身後傳來

被牢牢抵制住那兩隻手臂的主人,哀怨的看著對方右腳腳底抵著的下體位置...

「等你不會隨便偷襲再說?」語畢......鬆開箝制的雙手,順腳推了一下那男人的腹部。

「...別這樣踢啦,人家細緻的皮膚都被你抓的好痛...」

無奈的笑著,伊婭頭也不回的說:

「可是我看你樂此不疲......不是嗎!?」

身後教堂大門突然開啟......光吵雜的腳步聲就聽的出來

「唉......」老修女嘆息。

輕柔的聲音喚著:「我們走吧,艾爾瑪修女。」

反正身後那色狼牧師也不可能走的開,被女孩們包圍嘛......

「好,我們先到後面的庭院,來談談你轉來這修道院的事情......」

......內心一陣嘆息......

「我......」

艾爾瑪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著別說話,便逕自拉著伊婭離開廣大的禮拜堂來到後院...




「其實我是希望妳能過來......」

「畢竟那裏不是一個女孩子家能住的好地方......」

頭疼......

「而且那裡不是教會公墓嗎......雖然你是守墓人,可是教會規定也沒說要終身都得居住在那啊......」

...知道多說也無益......

「我知道的~艾爾瑪,我無所謂的。」

老修女嘆了口氣......

「其實那裡環境很舒適......撇除人煙稀少的問題,是很好的居住場所喔。」

再度嘆氣,艾爾瑪緩緩開口說著......

「......就當作想找你陪陪我這老人家也不好?」

「其實我可以短住在這幾天...不過要搬出來,其實我沒有這打算。」

其實心裡很清楚,艾爾瑪很關心自己

可是...畢竟工作性質不同

勉強住下只會造成許多麻煩......與更多的問題衍生而已



教堂的12點鐘聲再度響起......

只是這次......

是城鎮教堂的鐘聲

-----------------------------------------------------------------------------------------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1-15 08:5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今日依然望著酒吧川流不息的門口...

嗯...就算是破舊的斗蓬

還是很難讓人相信自己是旅行者吧

纖細的手指倚著臉龐...對面的男子依然不改笑容,直勾勾的盯著

「...該死的色狼...」

「...別這樣說嘛...」

男子悶聲低笑的說著...後方酒吧大叔正在盯著這裡

「其實...那 " 記錄本 " 消失了你應該知道吧?」

一瞬間,男子表情沉澱下來

「教方的愚蠢吧...妳呢? 要插手!?」

週遭依然吵雜不已...燥熱的空氣再熟悉不過

「...痾...這...」

跑過來的青年服務生,結結巴巴的說著要遞上的麥茶跟蜂蜜醃漬梨片

「沒關係~ 放著就好。」

輕輕漾起微笑,擺手示意對方將東西擱置在桌上

青年低頭將東西快速放好,鞠躬倉皇離去...

「...妳怎麼都不用這招對付我呢...」

撇眼斜看,男子的表情已經回復成平常輕挑的神態

「...也要看人啊...」



嘆息聲緩緩靜瑟思緒...即使對面的男人一臉不苟同般的叨唸不已

其實很明顯...

"咚!!"

「看不出來你會跟她一起在這呢...不怕傳出去傷了不少女孩子的心!?」

啤酒杯不大聲也不小聲的放在桌上,阻斷了思緒...

看著那厚實的手掌,包覆著酒杯的握把...卻也無法掩蓋手指的纖細

「姬蕾娜,妳怎麼在這!?」

「...我說伊婭你啊...」打了個酒嗝,被稱作姬蕾娜的女人漾起笑容...直勾勾的盯著伊婭的臉龐看

「為什麼不多多利用妳所擁有的強力武器呢...!?」

「...別漠視我啊...姬蕾娜...」

隔壁男子傳來無奈的嘆息...

「...大帥哥需要風塵女郎陪伴嗎...?」語畢,姬蕾娜大笑...並隨手捻了片蜂蜜醃漬梨片來吃

「其實...」緩緩放下手...姬蕾娜嘆息般的說著

「老闆對妳可真好啊...」

斜睇,伊婭低垂眼眸,微微地笑著說:

「別鬧了~妳手中的黑啤酒可不便宜呢...」



單手倚靠臉頰的男子,正無奈的咬著蜂蜜醃漬梨片看著兩個風格迥然不同的女性

清秀端莊,彷彿公主般高貴的氣質

狂野艷麗,如同充滿熱情的紅玫瑰

這兩個個性迴然不同的女人,居然彼此之間的默契異常的好...

也沒看過她們吵架,頂多扮扮嘴...



越看越失神的男子,被手刀輕敲了一記腦袋瓜

「牧師大人,在晃神啊?」姬蕾娜笑著說。

「羅斯特伯...有沒有...」

「沒有。」直接了當的語氣,被稱作羅斯特伯的男子毫無猶豫的回應了伊婭的問題

回頭,姬蕾娜邪笑著。

自己也不自覺開始輕笑著...


++++++++++++++++++++++++++++++++++++++++++++++++++++++++++++++++
>>闇夢<<


"凡是通往夢土國度的靈魂

                                終將迷失在....

                                                  寧靜的黑夜中...輾轉難離"


                                                                        塞特維亞‧F‧羅斯特伯  錄記
++++++++++++++++++++++++++++++++++++++++++++++++++++++++++++++++

「嗯哼...真是有趣。」

艷麗深紅的波浪捲髮隨風搖曳...

「......嗯...」

銀白色秀髮因風拂散...

城鎮教堂上方大鐘的屋頂上,兩人低頭遙望底下...被夜幕包圍的街道

月光絲絲灑入雙方的身軀...

無須言語,將那本小冊子收入懷中...

雙方一躍而下,深入那黑不見底的道路上...




12點

山坡上的教堂,響起了悠長輕柔的鐘聲...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0-2 08:4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倚在窗邊的少年正喃喃自語著...

雖然隔壁傳來喧鬧又高分貝的吵雜聲,但少年依然自語不停

碰!!

「原來你在這啊...」

酒吧大叔猛烈的打開房門,渾厚的嗓音略微遲疑在少年身上...

「...啊!! 老闆!! 有什麼事情嗎!? 」

「...你這臭小子...偷懶還裝傻成這樣啊...」粗壯的手臂結實圈住少年的脖子,另一隻手掌擦亂了少年的頭髮

少年滿臉通紅得困難道歉說:「...對...不起啦~!! 我...我馬上就去...幫忙!! 」

鬆開了手臂...用手掌結實地在少年的屁股上打了一下,並說:「...你這臭小子...」

少年早已一溜煙地跑出房門...

望著少年的背影,老闆的臉色瞬間黯淡下來...並露出銳利且攝人光芒的眼神




寧靜的夜裡,似乎散發著異常於一般空間的感覺...

「...!! 」

駐步,凝視

距離前方約1000公尺的男子,緩緩走過來...並停在距離300公尺範圍內,對伊婭說:

「...那本書並不重要...」

刻意用手壓低的紳士帽...黑色燕尾禮服、雙手白手套,手上掛著柺杖的男子...

「...所以...我希望妳能...」

「閉嘴。」

微微訝異...男子的話被兩個字硬生生阻斷

「我不管重不重要...但是我知道。」

「...知道又如何? 」男子低笑著回應,隨即又說:「根本不需要妳來動手...教堂呢!? 」

「...這句話等你們能自我善後之後再說,教堂有 "羅斯特伯" ,不需要擔心。」

男子沉默了...

伊婭穿過男子,才剛離男子身後約300公尺左右時...

「...希望妳比我快...呵! 」

不語,伊婭隨即啟步離去。




「...會失敗嗎!?」

驚慌又興奮的語氣正小聲地問著

『...看你的慾望了...』

「啥!?」

『...嗯~聽不懂的話,用執著說好了...你對那件事、物的執著程度,影響了成敗的絕對關鍵...』

略微遲疑...輕嘆口氣

「...你真是令人感到不愉快...」

『...所以你要做了嗎!? 』

臉上浮現笑容...

「好。」



大片烏鴉飛過...

劇烈的慘叫聲...



『...嗯...找到她了...』

「.....」

『...做個美夢吧...孩子...』



緩緩閉上充滿血絲的雙眼...再度睜開後,射出攝人心魄般的光芒...

「...侵蝕的很徹底...」



房門外,倚著牆壁...單手摩擦下巴的酒吧大叔,銳利的眼神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你不阻止我!?」

打開房門,少年說著走了出來

「...他很清楚,可是他依然這樣做...」低沉渾厚的嗓音回應著

銳利的目光盯著少年...四周的氣份瞬間達到緊張滿點

「他失格了...」



一瞬間,少年的腹部遭受到強烈的一拳而飛向身後的牆壁...撞出蜘蛛狀般的巨大裂痕

...雖然有用雙手緩衝了力道...

「...你...保留實力...!?」

喘著氣...看著面無表情的酒吧大叔

「我還想救他。」

一瞬間,少年笑了...

那副詭異至極的笑容...

「...真有趣...」

酒吧老闆突然用低沉渾厚的嗓音說著...

「離開那裡。」

「!!」


接著一瞬間...巨大的切痕飆向少年的身體



一道清澄的男音從樓下傳來

「...嗯哼...失敗了。」

被拉開的少年,衣領被黑紅色利爪深深的刺入抓起...卻輕輕的滑過肌膚,只留下淡淡的觸碰痕跡

「...早就被發現了嗎...」



紅色波浪長髮飄逸...姬蕾娜緩緩勾起嘴角

「不然大叔怎會叫我過來!?」

樓下的男子低笑著...紳士帽依然用手壓的低低的

「...居然只有妳來...」

「...為了跟她借到這隻"爪",我的代價付出可不小...」

姬蕾娜的手指甲...正是伸長變成黑紅的"爪"

「...瘋子...」

樓下男子淡淡的笑著說

「...你不是我的目標...」少年也依然笑著...對著姬蕾娜說

一瞬間,少年臉上遭到強烈重擊...再度飛向牆壁,抓住青年的左手臂,染出層層的黑色氣息侵蝕著...

「...只剩下30秒...」姬蕾娜低語



「白痴!! 給我醒來!!!」

渾厚的嗓音震攝人心...青年依然笑著對看酒吧老闆

下一秒...巨大的切痕將右肩膀切出一個巨大裂縫

而樓下男子也同時退了三步...看著離他四步遠的姬蕾娜

「...這是我的職責...」叼根草,高揚的嘴角...淺藍色瞳孔正注視著前方對視的琥珀色瞳孔

「...嗯...剩16秒...」姬蕾娜冷冷說完...回頭看著青年嘆了口氣,緩緩將指甲縮回原狀

青年眼神渙散...但臉上仍掛著詭異至極的笑容

...跪在木質走廊上的身軀,傷口非但沒噴出鮮血...而且還看的到,撕裂的骨頭跟臟器

「...大叔...我是可以擋住這高帽男啦...」

一旁男子嘴角抽蓄的回應著:「...什麼高帽男...」

不等他說完,姬蕾娜繼續說:「你要放走他還是結束他?」

【 該死...】

剛在心中咒罵完...青年的身體就像被縫製的布娃娃般,傷口自動連結起來......連同臟器

站起來的青年還發出低沉的笑聲說...

「...感謝主的 "寬容" 與 "偉大" ,讓我...」



12點整...

山坡上的教堂響起輕柔悠長的鐘聲



『...如你所願,得到希望的代價...』



胸前被穿出個大洞,黑紅色利爪將跳動的心臟抓出...

...少年的身體,掛在穿過身體的手臂上

『...我...找到妳了...』

頭用奇異的角度往後轉...用詭異的笑容看向被銀白色月光照耀的伊婭

輕皺眉頭...

『...我...有遵守...契約喔...獻給我吧...把你...』

下一秒,被撕裂的心臟中掉落出一本染紅的小冊子

...殷紅般的鮮血...染滿的整本小冊子...



「...原來如此...」男子低語著...接著看見青年的身體緩緩變成沙子,無情的灑落散佈滿地

「妳怎麼知道...!? 」老闆粗嘎的口氣掩飾不住難過...

「...別難過了...」伊婭輕柔的低語著

「我要知道妳怎麼知道!!!」老闆吼了回去...

隨即沉澱表情,緩緩低頭...



「...因為意外,碰到手臂...在他給我麥茶與蜂蜜醃漬梨片的時候...」輕柔的回應著



緩緩撇頭...手掌倚著欄杆注視著下方男子

「...你還有問題嗎...」眼眉低斂...

散落的銀色光輝照耀著漆黑的修士服,鑲上的紅邊隱隱散發著深沉的光芒


男子訕笑,擺擺手的說:

「我只想回收本子,基本上那青年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所以我不...」

話還沒說完,身體直飛撞到厚實的牆壁...

剛好把酒吧的出入口擴寬

「...你...」老闆低吼著

半跪在漆黑道路上的男子,流著血的嘴角依然高揚...緩緩說著

「...這是代價,但不是他所付的起的代價...而你也將因為你的決定而付出這次慘痛的代價...」

姬蕾娜看著酒吧老闆寬厚的背影輕輕顫抖了一下...眼眉低斂,臉緩緩撇向一旁

男子繼續緩緩的說著

「..."克利華"老師...昔日"聖裁之拳"的聖武之主...」

「...你在期望什麼!?」說著...男子緩緩站起,擦掉嘴角的鮮血...

「而你...放棄了什麼!?」

互相對視的男人...男子高揚的嘴角早已放下

銳利的眼神彷彿已經不再是開玩笑而已...



「...拿走...」

突然出現在男子眼前的伊婭,左手遞著殷紅色小冊子

接著緩緩說著:「...事情解決了,追究毫無意義...」

男子接過小冊子...嘴角再度高揚

「感謝您~ " 死神 " !!」

不語、轉身,漆黑色直髮隨風拂散...隱約帶有鮮血般的殷紅




『...別再來一次...渥斯凱迪...』




...令人無端感到深沉且恐懼戰慄的聲音...

「...是...」落下一滴冷汗...戴著紳士帽的男子禮貌性掬了躬,接著消失在原地


「...你怎麼會趕的過來...」姬蕾娜問著

鮮紅色瞳孔輕掃過來,微微皺眉的說著

「...因為,我給了你" 爪 "。」

姬蕾娜苦笑著...取出刀子,在手掌劃出小小的傷口

傷口冒出了漆黑色的液體...

潔白的手掌撫上,面無表情的伊婭注視著姬蕾娜的手

「...你們可以交給我的...」

克利華低頭不語,低垂肩膀...

姬蕾娜依然苦笑著...

「...幸好是在我們附近發生的...」

...潔白的手掌離去,被劃開的傷口已經消失

伊婭緩緩的走向老闆...



「...對不起...」

那粗嘎的聲音...流露出不捨

「...別難過了,這是他的決定...」

輕撫肩膀...



下一秒,姬蕾娜將老闆龐大的身軀抓起

「走吧!! 我們要修理店面。」

便二話不說拉著兩人進到店裡,東翻西找將掃除用具全丟給他們...自己手上拿著砌牆用刀板

大聲的說著:「明晚要做生意啊~!!!」

老闆無力的笑著...

伊婭輕輕的微笑著...



雖然在那一瞬間...她確實看到了

那青年微笑地用嘴吧喃喃的說著

『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0-2 08:17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9-10-22 08:3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skywind20002  『ゴメナサイ.ゴメナサイ.ゴメナサイ.ゴメナサイ.ゴメナサイ.... ...  發表於 07-10-2 20:4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陽光灑落在草原上

青翠的綠地散發著無限活力...

一名少女持著書本,反覆詠誦、書寫

輕巧的微風拂漾絲絲銀髮...


「...等你...」


------------------------------------------


- 第二夜...無語的盲目 -



# 中央教堂 - 黃昏神殿下 ...

「...我確定,沒有衰退跡象。」清澄的男子緩緩報告完畢


巨大圓型象牙色環形桌,每人表情各有不同...


「至於這本 " 小冊子 "...」隨手扔向圓桌中間的魔法陣,血紅色的小冊子上已被施展封印的符文

隨即...巨大的閃電雷光將落在中間的小冊子高高舉起至眾人可平視的範圍

『...你...們...終將...玩...火...自...自...自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瞬間,黑色的奇異裂縫將小冊子吞噬,回歸於寧靜...

「...其實我們根本沒資格是嗎...」

年邁的聲音...不高不低傳遍每個神殿的角落


眾人依然無言...各自面面相覷


----------------------------------------

「...我要抗議...」

看著眼前的羅斯特伯充滿血絲的眼白加黑眼圈...

伊婭歪著頭,疑惑的神情像似在問 " 你說什麼 ? "

「...算了...這也讓我學了不少這樣...」

嘆氣,再嘆氣...

「算不錯了啦!!」

後方一杯大杯啤酒 " 咚!! " 地降落至桌上

隨意拉張椅子坐下,姬蕾娜依然大剌剌的將雙腿交叉靠在桌上

「...喝死妳算了...」羅斯特伯酸酸地吐槽

「" 生命之泉 " 對我來說就是美好的良藥,可是具有...」

不待姬蕾娜說完,羅斯特伯繼續吐槽

「早點 " 身材變形 " 的效果是吧...反正妳也。」

腦袋接到強烈一記手刀

「嘔~ ...很痛耶!!」

摸著頭哀號的羅斯特伯,姬蕾娜兩手交叉向對方吐舌...



「...真不錯...」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



短暫的沉默...

姬蕾娜率先發難:「啥!? 他!? 我去外面隨便抓一個都比他好幾百幾千倍!!!」

嘴角抽蓄的羅斯特伯也接著發難:

「...我可是萬人迷耶,看看酒吧外的女人們!!!」

的確,從羅斯特伯踏進酒吧到現在...已經有不少熱切的目光傳來

其中不虞有錢人家的少女,但通常不會駐足過久...

可能是今天羅斯特伯疲累的神情激發起女孩的不捨母性!?

「...好好~ 所以我們兩個礙眼的女人先閃邊,你趕快去風流,快去啊!!!」

「我可是神職人員耶!!!」

挖挖耳朵,姬蕾娜皮笑肉不笑地冷眼看著羅斯特伯說著:

「...嗯,等等跟老闆借個掏耳棒這樣...」

「...喂~!!!」



伊婭依然微笑的看著兩人鬥嘴,手輕輕捻起一片蜂蜜醃漬梨片輕咬著...不小心滴落的蜂蜜從嘴角流出

白纖的手掌接著滴落的蜂蜜...



「......我要換座位......」

被羅斯特伯無俚頭發言,嚇到的姬蕾娜左右看了一下...過沒多久笑到肚子痛猛捶桌面

「...哈...哈...哈哈...神職...神職人員!!!?」

羅斯特伯上吊眼加菱形嘴,酸酸的對姬蕾娜說

「...拜託...好歹我也是男人啊...」

「...哈...哈哈...神職...」

伊婭依然用著不解的神情看著 " 被笑到無力 " 與 " 笑到無力 " 的兩人...

酒吧大叔克利華則是在櫃檯無聲的笑著,並頻頻嘆息...



12點整...

城鎮中央的教堂響起清脆的鐘聲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0-3 09:2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清澄的月光從窗戶透過...

冷清的,豪華又廣大的客廳

散落滿地的蘋果...

...顫抖的身軀

無助的哀悽...

「...痛...」

...細細的一道血痕

微溫的大理石地板漸漸變冷...

...無聲的流著淚...

「...我不要...」

拉緊那殘破不堪的衣服...嘶啞的聲音

『......』

眼前突然出現的黑貓,讓哭泣停止

『...復仇!? 』

兩個字,深深印入心坎揮之不去

『...做出決定...妳將擁有妳應得的力量...』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了他!! "

" 殺死他們!!! "

" 殺光他們!!! "

" 毀掉一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血紅色的淚緩緩滑過臉龐...

「...是誰啊?」從樓梯上傳來小女孩的聲音

嘴角輕輕勾起...




當晚,那棟房子裡的人全數慘死...被五馬分屍

唯一找不到屍體的只有兩個人...


一名女僕

一名公主




此事被國王下令禁止散播,而那棟房子如今成了...

...離城鎮300公里的 " 生人禁地 "...


------------------------------------------------------


艷陽高照的日子...

「...真的有紀錄啦...」

羅斯特伯毫不死心地拿著教會裡的歷史紀錄,激動地說著...

但克利華只有隨意的應對一下,隨即被攤販上賣的豬肉吸引

「...嗯...嗯嗯...這麻煩...」

一道洪亮的聲音傳來,肉店老闆笑著對克利華說

「16公斤的豬肉對吧!?」

「嗯」

「...我說啊...」

羅斯特伯依然毫不放棄,雖然他頻頻嘆息...

「...羅斯特伯...」

「啊!!?」

「幫我一個忙,去...」

手指向街尾最後方的雜貨店...

「...我的天啊...」

「那你不要吃?」

「..........」

被打敗的羅斯特伯,無力地垂頭往街尾走去

克利華依然在那裡跟老闆殺價聊天...



很有古董氣味的雜貨店...

各式各類藥品整齊排列著

各種顏色、形狀、氣味的都有...

也有一些美形的裝飾品,至於一些特殊形狀的...見人見智啦~

「...亞琪蕾蒂兒!! ...」

櫃檯空無一人...因為這裡根本不會遭小偷

因為東西都賣不出去...畢竟誰會無聊買詭異的飾品跟未知藥水拿來使用

而且教堂提供的藥水與治療比較安全(?)

所以這城鎮的人民對信仰的虔誠有極高的忠誠度(?)

「...亞琪蕾蒂兒~...嗯~不在...」說著說著直接轉頭要離去時...

" 咚!! "

「...可惡...」

一瞬間,人蜂大戰...



「...你進步了嘛,羅斯特伯?」

充滿惡作劇的輕柔聲音...

「" 妳 "這該死的" 魔女 " !!」

「反正沒事不就好了!?」

「..." 妳 "非得每次都要這樣丟我嗎~!!!」


魔法帽的尖端微微抖動,一身黑色蕾絲晚禮服的女人微微的笑著

若隱若現的曼妙身材不亞於姬蕾娜


「...妳如果能跟伊婭一樣溫柔可愛我就要謝天謝地了...」

「等你有這資格讓我對你這樣再說!?」

高揚的嘴角,手指輕輕劃起...



四周被巨大光芒弄昏的蜜蜂當場被風全數捲起

進而壓縮,吹入麻布袋中



「...我越來越不想跟妳打交道...」

「別這麼說麻...我也是"愛"‧"護"‧"你"‧"啊"!!」

「...是要我死比較正確吧...」取走蜂巢,將裡面的蜂蜜與蜂王乳取出

遞出半塊蜂巢給亞琪蕾蒂兒...

「...你真是可愛...」

「...呿...妳每次都這樣講,每次都一樣玩我。」

微微攏眉,輕咬著食指指甲的亞琪蕾蒂兒輕笑著

「沒辦法嘛~~ 你的防備心好重喔~」

「誰害的啊!!!」



不理會那該死的女人,今天她應該心情不錯

不然就不只蜂巢了...


「...等...等等...」


...不要啊...

亞琪蕾蒂兒在旁邊偷偷笑著...顫抖的身體顯示出惡作劇成功的模樣

「羅...羅斯特...特伯先生!!!」

喘著氣,少女上氣不接下氣從樓梯上奔下來

...羅斯特伯無力的笑著...

「...羅斯特伯先生!!」

...真想挖地洞鑽下去...

「...羅斯特伯先生!?」

「是!!」

...早知道就不聽克利華的話來了...

少女遞出用玻璃杯裝的不知名液體

「請喝。」

...冒著紫色氣泡的東西...

「...痾...」

「...我胃痛...先上去...休...息...」

亞琪蕾蒂兒緩緩爬上樓梯...

...該死的喘笑聲衝擊著羅斯特伯的理性...

「羅斯特伯先生!!!」

少女有些生氣,從輕鼓的臉頰可以看出

「你答應我的...只要我...」

羅斯特伯對自己以前的無知感到徹底的挫折...



『只要我做出媲美教堂的 " 藥品 " 你就會 " 娶 " 我對不對!!』...少女羞紅了臉頰



不要對不對又加上肯定的語氣啦...

「...痾...我...」

「打勾勾過喔!!!」

純真的眼神看著...


...在劫難逃...


毫無猶豫地,接過一口灌下去

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走剛剛亞琪蕾蒂兒放在櫃檯上的小型珍珠色圓球...

「...妳需要再加油喔,孅羅草與基亞斯特翅膀不可以同時放在一起...」

...快極限了...為什麼我是 " 神職人員 " (現在真想打死不承認自己是一名 " 祭司 " )

...我回去一定要賞自己三巴掌...(雖然都沒做到)

「...喔..." 以毒攻毒 "不好嗎!?」稚嫩的聲音再度傳來

...極度不好...根本就完全不行啦~~~~~!!!!

「...嗯...」虛弱地回應著

「...唔...吶...那...」

...等妳說完我已經死在這了...

「艾琪菈~ 克利華大叔交代我拿蜂蜜給他...」

「...喔...」小臉不住失望...

「有機會再來找妳~ 好嗎!?」

「打勾勾!?」

...別打了...求妳...

「不用了,別擔心...」

說著說著慢慢退向大門,在少女喊出聲之前...

一個男人以飛快的速度吞下藥丸、關門、拔腿狂奔



酒吧有三日都沒看見知名的某祭司現身

也讓店門口冷清了三日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0-5 07:0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店內來了非常不得了的客人......

「哈囉~ 羅斯特伯在嗎!?」

克利華搖搖頭......並指向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

伊婭正在發呆......

亞蕾琪蒂兒,依然一身漆黑色禮服裝扮走過去

雖然這次穿的樸素了些

「......又在發呆!?」

「亞蕾琪蒂兒......」

「......嗯!?」

伊婭再度沉默......

「...我不知道......」亞蕾琪蒂兒淡淡的說著...

「也許...妳跟我都是算同種類的人......」

伊婭依然毫無反應

「但不代表我跟你相同......來...」

桌上輕巧地放著細長型的小型藥瓶,裡面的液體雪白透明

「是有分離出來...不過......」

亞蕾琪蒂兒輕笑起來......

「......妳確定!?」


短暫的沉默......


當伊婭伸手要取走時,亞蕾琪蒂兒輕轉手指......

藥瓶當場碎成粉末......

「......別傻了...」

無奈又悲傷的眼神......

「...對不起......」

低沉又單調的回應......



手捻起蜂蜜醃漬梨片,亞蕾琪蒂兒邊吃邊笑說

「那帥哥呢!? 據說......」

「被姬蕾娜不小心照顧到,好像骨折了......」

" 噗~!!! "

蜂蜜不經意噴到伊婭臉上,不過亞蕾琪蒂兒已經笑到抱著肚子臉趴在桌上了

「艾琪菈呢!?」邊擦臉邊問

「...難...難怪......哈...哈哈......」

「......!?」

亞蕾琪蒂兒搖搖手,過一陣子......抬起頭來(雖然臉上還是有扭曲的表情,大概是死撐著吧)

「......我...我們......噗~!!! 」摀嘴!! 停了幾秒後繼續說:「......帶點東西去探望他吧...」

「誰!?」

「羅斯特伯啊!!」

伊婭在度歪頭......疑惑的神情盯著亞蕾琪蒂兒

「......他不是天天都有 " 美女服侍 " 嗎!?」

低著頭悶笑的亞蕾琪蒂兒,過了好一陣子才緩緩抬頭說了一句話:

「艾琪菈會讓他這樣!? 天恐怕會塌下來......」

" 噗~!!! "

又是一陣抱肚悶笑......



---------------------------------------------

「你可來啦~伊婭!!!」

陽光般和藹的招牌笑容,艾爾瑪只要看到眼前那堆積如山的食材與乾貨......就大概知道誰來了

「......艾爾瑪修女!?」

驚訝~!!!

「亞蕾琪蒂兒,你有空來啦!!! 艾琪菈她正在裡面照顧 " 祭司大人 " 呢~~」

一身樸素的亞麻質布衣、皮革長手套外加小背心皮革外衣、短褲裙與輕巧的馬靴

據說是克利華非常堅決的要求......(臨時找不到衣服濫竽充數)

因為穿這原本那身行頭進去肯定遭擋

不過亞琪蕾蒂兒也沒多做反抗,很識趣的拿去穿了

只有耳環跟一些手環就沒有脫下就是了......

「......看來" 祭司大人 "有著不錯的" 美好生活 "嘛...」

艾爾瑪對這句話苦笑不已...

「...妳也跟伊婭一起回來吧,有你們兩個人在這......」

兩人相視微笑

「......謝謝妳~艾爾瑪......」

「......不好意思~艾爾瑪......」

艾爾瑪搖頭嘆息......隨即引領兩人到教堂後方,那片被綠地樹叢包覆的後庭院

樹林中的亭子,一個臉色發青的男子正面對......

不懷好意的笑容

稚嫩清純的聲音



「......我可不知道...啊~!!! 你的救星真是來的是時候。」

姬蕾娜望向過來的三人......

羅斯特伯馬上從躺椅上吃力的爬起

亞蕾琪蒂兒馬上將手中的藥水瓶輕輕地......用拋物線的方式丟過去

「不~~要~~~啊~~~~!!!」滑壘成功!!

可憐的男人正在跟過度乾燥的軟木塞拼命著......

「姊姊~ 妳怎麼會過來呢!?」

突然傳來的,稚嫩清純的聲音



【.........】



「當然是探望那該死的色狼祭司囉!?」

在身旁的伊婭不語

「你這魔女......」男人吐出哀嚎的語言

亞蕾琪蒂兒笑了......

並沒有帶上笑意的冰冷眼神



12點整......

城鎮中央的教堂響起清脆的鐘聲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1-16 05:0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曾經有某位探險家活著走出那棟 " 生人禁地 " 的豪宅...

三天後...探險家氣絕身亡

留下唯一的一句話...

「...不死生物...」


之後...各種討伐惡魔的名義


都以那為目標...卻都成為葬送生命的最終站

也使得城鎮遭受到迫害,慢慢遷移...

形成現在離300公里...

無人碰觸的 " 生人禁地 "

--------------------------------------------

克利華跟姬蕾娜互視相笑

伊婭沉默

亞蕾琪蒂兒依然微笑


羅斯特伯徹底被打敗...

「...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

「不會啊!!」

「怎麼可能!?」

「...你需要多休息...」

「想太多了吧~你...」


羅斯特伯二度被打敗...

「我相信你~ 羅斯特伯先生!!」

稚嫩的聲音響起

羅斯特伯的胃再度抽痛...

「我想有必要調查一下...」

眾人傳來" 疑~!! " 的聲音

克利華搔著頭說:「怎了!? 上頭指示啊...」

姬蕾娜雙手交叉,歪頭說著:「別算我一份,OK!?」

「我會陪羅斯特伯先生去的!!」稚嫩的聲音再度傳來

「妳不用了...」

羅斯特伯無力地抱頭...



「...去吧...」

伊婭不解地望著亞蕾琪蒂兒

『...他們說了什麼...』

...亞蕾琪蒂兒接著低聲問著


羅斯特伯沉默...隨即抬頭回應亞蕾琪蒂兒

「他們希望7個人去...」

亞蕾琪蒂兒沉默...

『尤其妳們兩個...』


轉頭,亞蕾琪蒂兒緩緩步離...艾琪菈小跑步追過去

「...姊姊!?」



「回家準備吧...我們要跟羅斯特伯先生出門野餐喔!!!」

說完,亞蕾琪蒂兒牽起艾琪菈的手

開啟教堂的門,離開這裡...

-------------------------------------------------

一名從外地來的旅行商人...

狂風暴雨讓他不得不找間避雨場所...

穿過層層雲霧

乾枯的樹枝

眼前是清澈的天空,高掛的銀月

和一座毫無生氣的城堡...

「...趕路吧...」

本能驅使著自己離開...

身體卻似著魔般,緩緩向前

輕敲了大門的把手

門打開,一名僕從伸出手

商人輕輕將手伸出...

進入...

...關門



...高掛的銀月瞬間變成鮮紅色...



「...拜託了。」

「是的,主人。」

旅行商人早已換下一身風塵僕僕的旅行裝...穿上雍容華貴的貴族衣

黑色的骷髏馬與漆黑的馬車停靠在大門門口

旅行商人稍微看了一下邀請函...

嘴角的笑意不曾停止...

坐上馬車

漆黑馬車前穿著盔甲...沒有身軀...只有兩眼射出攝人的幽綠光芒的馬扶

輕巧地甩起疆繩...

往著充滿雲霧的道路上...

...緩緩消失

景象再度回歸原貌

殘破不堪的城牆

碎落的磚瓦...坑洞

千瘡百孔的城堡

大片烏鴉飛過...





12點

山坡上的教堂,響起了悠長輕柔的鐘聲...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0-6 07:5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整裝出發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包括旅行時替換衣物、糧食、藥水補給、路線規劃...甚至是 " 教戰守則 " 都有...

可惜這7人...

圍坐在馬車裡異常的吵鬧

「我的牛肉乾!!!」

「我不要!!」

姬蕾娜與艾琪菈這兩個女人今天似乎是天生不對盤...

「...給你...」伊婭無聲地嘆氣...

「我要大片的啊!!! 大片的!!! 不然配啤酒無味啊!!!」

「那我的也給妳,兩塊拼一塊也很大唷...」

「整塊拿起來才比較方便啦!!!」

亞蕾琪蒂兒也同樣地嘆了口氣...

「...我說啊...」羅斯特伯制止了這種無意義的對話,並嘆口氣說:

「以目前來說...我們...」

嘴巴被塞入麵包

「嗚嗚!!!」

「哈哈~羅斯特伯的表情好好笑!!」

亞蕾琪蒂兒開心的笑著

羅斯特伯有苦說不出...

「...妳在上面灑了多少胡椒啊...」克利華拿著剩半瓶的胡椒鹽,嘴角抽蓄的樣子

一旁的艾琪菈早已拿著裝水的牛皮袋遞給羅斯特伯

「...呸呸...妳這該死的 " 魔女 " ~~」

「...嗯...這叫做生活樂趣的調養喔!!」

不理會笑著回應他的亞蕾琪蒂兒,羅斯特伯已經把食物堆推向姬蕾娜,接著鋪上手上的地圖開始說著...

「...從這裡走的話...」

旁邊傳來淡淡的語氣

「...南方的迷霧森林不是個很好的地點。」

抬頭,一臉不解地看著姬蕾娜...

「因為那裡目前也是淪陷的地方...畢竟那裡有部破損的馬車。」

「...馬車!?」

「...嗯...還有乾枯的馬的屍體。」

羅斯特伯陷入沉默中...



「...那就繞路往 " 特佩利格海峽 " 看看...再從 " 月光森林 " 通過也行不是!?」

亞蕾琪蒂兒笑著說著

克利華頗不贊同的搖頭...

「勢必路過盤查所,而且...」



「...應該是不行...」伊婭輕輕的回應著...



「...我可以說嗎...」艾琪菈小聲的望著大家,同時大家也看著她

「...我想廁所...」低下頭...神情扭捏...

大家無力的笑了...

-------------------------------------------------------------------------------

# 中央教堂 - 闇夜神殿下 ...

「其實...你我目標應該是相同的,只是有些微的出入...」

青白色的臉龐,深紅的雙眼...

「...旅行商人...你真讓我笑了...」

垂首不語,如髮絲般細長的鬍鬚低垂著...

「你們依然有 " 紀錄 " 不是嗎...」

「...呵...」

傾盆大雨的夜晚...夾雜些許巨雷聲響

拉長的影子...巨大的翅膀...

感覺上相似無止境的

漫漫長夜...



門外...

...渥斯凱迪冷冷的笑著,與面無表情...冰冷感覺的男子站著

點煙...

...遞煙

「...我早已不用抽了...」

「...『 這個 』 感覺如何!?」

男子不語...

...吐口煙

渥斯凱迪輕笑著...

「...你這瘋子...」

「...你也不差...」

冰冷的回答,依舊面無表情...

渥斯凱迪依然笑著...眼神卻越漸銳利...

----------------------------------------------------

" 風之都‧亞爾斯堤昂 " 是以出產 " 風之結晶 " 與古代生物 " 風龍 " 而聞名的都市

就算是擁有數一數二的科技能力,但對居民來說...

" 生活品質遠比其他東西來的重要!! "

依照艾琪菈的提議,大家決定搭乘飛行船到 " 奇特利亞 " 城,順便參觀風之都的美妙景色

當然...免不了又是一陣驚呼

與莫名奇妙的多數目光射來...

「你出名囉,大‧祭‧司!?」

「...你這是挖苦我還是怎樣...」

「很出名不好!?」

「...是誰故意...把番茄醬汁灑到我的所有便衣上...然後還跟我說...」

「祭‧司‧大‧人~ 要保持好臉部表情唷!!」

羅斯特伯決定不再理會,這一身漆黑修女服外加長漆黑斗篷穿著的,亞蕾琪琪蒂兒

另外一邊...不用說就是伊婭

雖然是同樣裝扮,但卻是潔白色

「別這樣嘛~而且這樣好辦事啊!?」依然惡作劇的口吻

「...不‧需‧要...」

便服雖然被艾琪菈搶走拿去洗

克利華跟姬蕾娜也溜去逛市場了...

聽說是因為慕名 " 烤飛魚 " 所以才答應這項提議


「...其實我也滿想吃看看烤飛魚的...」


對於伊婭這小小聲的提議...

羅斯特伯足足嘆了三次口氣,亞蕾琪蒂兒偷偷的笑著...

三人就這樣呈三角形,由羅斯特伯帶頭

前往城鎮中被四顆巨大結晶石所環繞的白色高尖圓錐塔尖端上方

" 暴風堡壘‧雷斯提昂 " 前進...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0-8 09: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 我喜歡聽妳哭的聲音......

                       ......但不代表我喜歡妳哭泣 "

                                               艾佛特生‧耶司華
******************************************


其實不約而同的......暴風堡壘的主人也要找他們

「......我們希望你調查...」

男子指向舖在議會桌上的地圖,黑色區域為 " 死寂之城 " 的勢力範圍...

「...過去以來我們都錯了......」

羅斯特伯搖遙頭,笑著說

「別再追究已經可以作古的且毫無意義的歷史了......」

『......那你還跟克利華吵著講無聊的 " 東西 " !!』

旁邊亞蕾琪蒂兒小聲的說著......

羅斯特伯嘴角小小的抽蓄

「......雖然如此,可是這次的變化明顯有轉為侵略傾向...」

男子看了眼伊婭......

......伊婭也無言的望著他

「......最後的希望嗎...」

『是絕望。』

羅斯特伯乾笑的擋在伊婭面前

亞蕾琪蒂兒無奈的再一旁笑著......

「其實我不管絕望還是怎樣......能解除危機就是最好。」

說完,男子將手指向窗外

兩隻異常巨大的風龍出現在眼前

「飛行船只能到 " 死寂之城 " 的旁邊城鎮 " 奇特利亞 "......

而且目前 " 特佩利格 " 海峽的吊橋早已切斷

另一邊的月光森林目前情況未明......」

男子再度嘆了口氣......

「...如果可以......」

眾人無力的看著風龍擺動的翅膀

「請搭乘風龍前往。」


【我的床阿......我想睡在床上安穩的過去啊~!!!】


羅斯特伯掩面無力垂首......



樓下街道上......

克利華跟姬蕾娜正在因為烤飛魚要加什麼醬料而吵翻天

艾琪菈則是跟在兩人身後,抱著並臉貼著羅斯特伯的便服,滿意的笑著

沒有笑意的冰冷眼神......

[ 本文最後由 依希雅 於 07-11-16 04: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5 03:08 , Processed in 1.944998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