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前言》

  這個宇宙中。不,是在這大千世界中,有著各種形形色色的世界。
  而,這些世界都存在著無數個空間。在每個空間裡,「神」會賦予其成為一個世界的資格。
  而,任何世界中,神都會給予一種能量的形式,有各種不同的使用方法,修練到極致,就會成為「創界使」,意思就是神的使者。
  可以代替神掌控著自己的世界,成為新世界的神。
  但是,這些創界使卻由神所掌控,而當創界使的力量達到一個高度時,神就會將其毀滅,以免閻浮中的平衡遭受影響。
  我們現在要敘述的故事,即是一個男孩,踏上神的道路。


--------------------------------------------------------------

重寫吧=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卷:旅行》〈第一章─第一節〉§旅途的開始

《第一卷:旅行》〈第一章─第一節〉§旅途的開始

曾經有個大陸與基路島連接著,那個大陸就是役魔大陸,為何叫做役魔呢?因為一萬年前的神魔大戰,魔族慘敗,所有族人的力量在一出生就被封印了,也因此被人當做僕役般對待著。

但是神族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神,只是比人還要強的〝人〞,另外一種比較強大的種族──「龍族」則被分裂成兩種亞龍種,一種是龍首馬身的「龍馬」,另一種則是類似於蜥蝪的「魔龍」。

龍馬是當初在創世神──奧克奧西法造物時,突發奇想想出來的,原本的模型則是馬獸與真正的原始之龍,則是龍首蛇身、有著金黃色鱗片的生物。

魔龍則是因為極度好色的原始之龍,誤跟一名超階魔獸「聖甲蜥」的產物,由於繼承了聖甲蜥的魔法能力及始龍的超強抗魔與物理防禦力,在當時人類的大陸上,已經是僅次於神的存在了。

役魔大陸西邊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森林,精靈寄宿在西方的森林裡,由於天生強大的魔法力,使的一般人不敢輕易去得罪這種強大的種族,而精靈被分為魔精靈與鬥精靈。

鬥精靈是由因為萬年前神魔大戰被波及到的一個精靈族的分支,這種精靈天生的戰鬥能力很強大而魔法能力卻連一個魔法學徒都比不上,戰鬥能力強大的他們,人數稀少,也因此只敢待在自己的森林裡,不敢出來。

魔精靈則是分成兩派,一種是以五元素「金木水火土」為主的元素派,另一種則是「雷、冰、光、闇、自然」所組成的自然派。

此兩派的法差異不大,但是有一種缺點,就是你練元素系的魔法,那你在自然系的成就也不會太高。

而大陸東方則是人類的領地,分為三大帝國與一些小國家。

北方是一個寸草不生的地方,到處都是沙漠,但是卻有一種種族生活在那裡,獸人。

獸人──一種殘忍的生物,遇見的生物全都會被不留情的殺掉或吃掉。

但是獸人大多為一種原始猛獸──豬獸進化而來,智力低下,但戰鬥力卻極高,戰鬥天賦絲毫不亞於鬥精靈,但可惜的是智力低下,只會一些簡單的交談,除此之外並無其他優點了。

而大陸的南方則是一片神秘之地,那裡沒有人去過,就是有人進去了,但從此之後便在不會見到這個人,從這時開始,便沒人敢輕易進到這可怕的死亡之地了。

而在役魔大陸的東方,一個小國,阿里法爾斯的邊境處的一個城市裡……

「大家快來看看喔!魔法師必備!初階到高階的空白魔法卷軸喔!」一個商人樣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個擺滿商品的毯子前喊著。

這算是一個規模不小的交易街了,人來人往的街上,數不清的攤位與商店使人眼花潦亂,而一個有著紅色短髮的少年正新奇的看著這些事物。

紅髮少年有點興奮的說道:「哇,這就是著明的阿斯拉托港口嗎?真熱鬧啊,跟我住的那個村子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少年往交易街的出口走去,拍了拍肚子說道:「看來我要找一個管吃住的地方了,肚子好餓。」

少年隨意找了一個路人問了一些事,問完之後,少年又往交易街的東邊走去,邊走邊說道:「嗯,他說這裡有一家騰雲旅店……有了,在那裡。」少年調整了一下背後背包的位置,便邁開大步向〝騰雲旅店〞走去。

「請問,這裡住宿一天要多少錢?有管吃嗎?」少年向櫃檯那位中年大叔問道。

中年大叔點了點頭,說道:「管吃有,要五十卡達,沒包含吃的話,三十卡達。」

少年向中年大叔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我要管吃住的。」說著,便從口袋裡掏出五十卡達放在櫃檯上。

中年大叔一把拿起了錢,塞到了口袋裡之後,從櫃檯下面拿出了一本小簿子,向少年問道:「叫什麼名字?」

「維斯‧雷洛法爾」

中年大叔拿起一支羽毛樣式的筆,在一個數字的後面將維斯的名字寫的上去。之後從下面的抽屜裡拿了一把鑰匙交給了維斯:「這是你房間的鑰匙,好好休息吧!」

維斯應了一聲,看著櫃檯後面的旅館房間示意圖,再看了看鑰匙上的號碼:「一百四十七號,三樓嗎。」

維斯走上了櫃檯旁邊的樓梯。上了二樓,看著旅館內的長廊,感慨的說道:「跟家鄉的小旅館真是不能比啊!」說完,便繼續走向三樓。

「一百四十三…一百四十五…一百四十七,找到了!」維斯拿出身上的鑰匙,插入鑰匙孔裡旋轉了一下。「喀!」的一聲,門開了。

維斯關上了門,看著房間整潔的擺設,再看看白花花的大床,一股濃濃的睡意湧上:「去睡覺好了……」維斯脫下了腳上的鞋子,蓋好被子後,呼呼大睡了起來。


維斯躺在床上不知道睡了多久……。

  「轟!」一聲爆炸聲在樓下響起。

在騰雲旅店裡的人們不禁將頭探出窗外,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事發生了?

「愛瑪!又是妳這小鬼!不要再鬧了!」眾人一看,原來是一個有著魔法師裝扮,年齡大約十五、六歲的少女,正被一個中年的男子斥罵著。

少女向那中年男子吐了一下舌頭,說道:「誰管你呀!是你自己說這些木頭燃不起來的。我愛瑪大小姐好心幫了你一下,你竟然不知好歹!」

那中年大叔無奈的拍了拍額頭,說道:「誰不知道你魔法控制能力差透了,沒把我的小屋子炸飛了就算幸運了……罷了罷了,快走吧。」那中年男子轉身進了自己的屋子,關上門之後就沒有動靜了。

而那叫做愛瑪的少女卻是憤怒的蹬了一下腳:「哼!不識趣的傢伙,下次就是你跪下求我我也不幫你了!」少女說完,憤憤的走了。

  維斯被爆炸聲吵醒之後,一直看著這一幕,直到少女離去之後,才離開了窗邊。

維斯坐在床上想道:「這就是魔法嗎,真是厲害呀!如果我也能學習魔法就好了。」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請問是維斯‧雷洛法爾先生嗎?您的晚餐送來了。」

維斯連忙起床,打開了門之後,一名長的俏麗的女服務生,推著一個推車,有點好奇的看著維斯。

「這是今晚的飯,晚點會有人來收拾碗盤哦。」

維斯點頭道:「哦,好的,謝謝你。」女服務生點了點頭,便推著推車走向另一間房。

維斯關上了門之後,看著桌上的飯菜,食慾大增,不一會兒就將飯菜全部吃完了。

吃完飯,維斯打開了自己的背包,想道:「還有三百卡達,晚一點要去找些工作做了,賺夠一千卡達就離開這個港口。」

隔天一早,維斯便一直在港口的店裡,一家一家的找看看有沒有需要人手的工作。

終於到了一個店裡,是要人手幫忙看店的,因為店裡的店員病了,不得已才在找有沒人願意幫忙的,工資一天兩百卡達。

「這個工作我接受,請問大概需要工作多久呢?」維斯向店長問道。

店長說道:「大概四天吧,只是一些輕微的病,應該很快就好了。」

「嗯。」

「明天記得來這裡上班。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維斯‧雷洛法爾」

「好的,我記住了,維斯,記得不要忘了啊!」

維斯應道:「好的。」

轉身到了店外,維斯呼了一口氣:「嗯,工作也有了,先回旅店看看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卷:旅行》〈第一章─第二節〉§出發

  璀璨的陽光照射在藍寶石般的海面上,岸邊的港口佇立著一個紅髮的少年──維斯。

維斯看著海面,心想船什麼時候到呢?他一邊看著一本叫做「法那爾之書」的古書,是一個在海港處的老人送他的。

「嗯……,在遙遠的東方有一個叫做法那爾的國度?那裡有著數不盡的寶藏?」維斯心裡聯想到叫做“冒險”的東西。

維斯的心裡不禁激蕩出了一股想要冒險的熱情,維斯以拳指天,自己本來不就是為了冒險而離開姐姐的嗎?「決定了!這次的冒險……,東方!」

  突然一陣敲打聲響起,「駛向東方垣爾那的船隻已到,乘客請出示船票。」維斯連忙掏出了船票走了過去。

「您好,這是我的船票。」

「好的,請稍候。」那個收船票的人拿出一把銳利的剪刀,將船票的一角剪了下來,仔細確認後,那人將船票遞給了維斯:「好了,大約需要一維克的時間才能到垣爾那喔。」

「好的,謝謝。」維斯對其笑道,便走上船隻靜候。

  維斯循著船票上的號碼找到了自己的房間,將僅有的背包放在櫃子裡之後,維斯走到了甲板上看著海。

此時有一個紫色頭髮的少女頭低低的走了過來,維斯一個不注意就被撞倒在了地上:「啊!真是非常抱歉,都怪我走路不注意。」那名紫髮少女將手伸了出來。

維斯揮了揮手:「沒關係,我自己起來就好了。」那名紫髮少女卻愈感覺更不好意思了。
「對不起……」少女低著頭道。

  少女走後,維斯繼續看著海外的風景,一直想著一些事,直到傍晚,船長在船長室中對著一種可以擴音的三角型筒子喊道:「船要開了,請各位沒事不要到甲板走動,可能會遇上海怪或海妖之類的魔物!」

維斯心道:「海怪我倒是聽過,那海妖到底是……?」這時後面突然一隻手伸了過來,重重的拍了想下,這讓沒有準備的維斯差點摔倒,轉身一看,是一個戴著船長帽的白髮老人。

「這位小兄弟想必是在想海妖是什麼吧?」那名老人笑呵呵和善的說道。

「他怎麼知道我在想些什麼?」維斯一臉疑惑,這好像是船長吧?

  那老人挺了挺胸,握緊了手中拐杖,對著維斯說道:「你應該是想著我怎麼會知道你在想什麼吧?呵呵呵……,你都把一臉疑惑給寫在臉上了,我怎麼會不知道呢?」維斯一聽,隨即釋然,這老人看上去最少也有半百了,人生閱歷定是高出自己許多,這種心事應該很快就被看出來了吧?

維斯想通後,很有禮貌的對著老人點了一下頭,道:「老爺爺,我的確是在想海妖的事。」

  老人笑著點了點頭,視線從維斯身上移到了湛藍的海面上,語中略帶著滄桑道:「海妖一般是不為人知的……。」頓了一下,再道:「遇上海怪時,運氣好還可以活下來。但是遇上了海妖,若沒有發生奇蹟,是絕對活不下來的……。」

  看著維斯驚訝的面容,老人從容的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我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呢?那表示我曾經遇過吧?是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老人悠悠的說道:「在四十年前,我還是個年輕的小夥子……。
那時,我嚮往著冒險,因此我搭上了叫做納法塔力的遠行探索船,目地是探索未知的海域,我年輕氣盛,便踏上了這不知兇險的旅途……。」

「我搭上船後,船行駛了二十一天,船上的人員幸運的沒有人生病,糧食也很充足。但是,我們發現了有幾個美麗異常地女子飄浮在海面上,有人正想下去救助她們。但這時,有一道天籟之音傳來,是的,就是形容為神曲也不為過。」

「我們發現了海上的女子已經醒了,而且正唱著歌。我覺得有一股魔力在拉扯著我的心靈,我有股欲望想要下去奪取這個女子,可是旁邊的一個男子在我之前跳了下去,還沒游到女子前就被海浪給吞噬了。」

「這事情讓我保持了理智,但沒多久那股聲音又在迫使著我的身軀向下跳去。這時,身後一個老人大聲地說道:『那是海妖,大家捂住耳朵不要聽那歌聲!』我照著做了,我開始覺得那股拉扯我的力量少了很多,我仔細注意著那女子的動靜,但就在這時,一股尖嘯聲傳過,我只看見那個老人的眼、耳、鼻、口中,大量的出血,緊接著眾人也開始了一樣的症狀,就連我也不外乎。」

「我的眼中滴出了血,血像雨點般的落在了木製的甲板上,我的胃感到一陣抽蓄,大口大口的血從我嘴裡噴出。當時我覺得我好像要死了,終於我受不了這種痛苦,我昏了過去。」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維斯已被這故事深深的吸引住了,他迫切的想知道老人的際遇如何,不過他現在就活生生的站在眼前,想必應該是順利的活了下來吧?

「嗯,我昏倒之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只覺得頭疼欲裂,這時我就醒了。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名老者,他正拿了一種不知名的藥塗抹著我的身軀。」

「之後你也看到了,我會當船長可能就是為了要避免這事的發生吧。」老人有點悲傷的嘆了口氣:「如果這趟旅行沒有遇到,下一趟也有可能遇到,我可能也會像那提醒大家的老人死去吧?」老人自問道。

維斯聽完老人的過去後,心有餘悸的說道:「希望不要遇上。」

「小兄弟,加油吧,希望這趟旅行也是一趟安全之旅。」老人邊搖著頭,邊走向了船長室,維斯正好看見了這一幕,心道:「果然是船長。」

維斯轉身看著天上,天已經從金黃色轉變為黑壓壓的一片,夜晚已到來,維斯舒展了一下身體,想道:「已經這麼晚了,先回房間休息吧。」摸了摸頭髮,維斯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

┼─────────────────────────────────────────────────┼

寫的不好請指點一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卷:旅行》〈第一章─第三節〉§戒指

  維斯在回到房間裡後睡了一覺,一覺醒來發現已經是隔天早上了,維斯突然想起來,昨天那個老人在送他這本書的時候,這本書是放在一個造工精美的一個黑色小盒子裡面。

想到這裡,維斯連忙將那個黑色小盒子從背包裡拿了出來放在手上把玩著。

  維斯摸著摸著,突然摸到了一個小突起,維斯奇怪的想道:「這是一個外殼平滑的盒子,而且看來製作者的程度也很高,照理來說是不可能出現這種錯誤的啊。」維斯又奇怪的壓了壓這個小突起。

  突然「喀﹞的一聲,那個突起陷了下去,突然有某種東西從裡面掉了出來,「硄噹」一聲,一個金色的戒指掉落在了地板上,由於是褐色的地板,因此維斯一眼就看到了戒指的存在,

  維斯奇怪的將戒指拾起,仔細的看了看,發現有一排奇怪的字體,似乎是什麼字,不過維斯以前大約十二歲的時候遇到過一個老邁的古物學家,就是探究古物的一種職業。

這個古物學家教給了他很多古老的語言文字,但其中有幾項很難學的就是神文。

神文,是眾神的文字。

但古物學家說:「這些文字都是創世神遺留下來的,所謂的神族根本無法與創世神相比。所謂對我們人類來講的眾神,還有一個眾神,但是在這些眾神的眾神之上,還有一個絕頂的存在,就是創造這世界的神──奧爾法。

奧爾法可以操控這世界所有的一切,但在億萬年前,奧爾法覺得自己實在是存在了太久,便將自己的力量封印在十個戒指裡,然後自行毀滅了。但是想要威躡眾神,還需要有一個創世神冠才行。

這一切都是古物學家在一個古蹟裡的文獻中發掘到的。」

  維斯想到此,突然臉色一變:「莫非!」維斯連忙翻出當初這位古物學家交給他的幾本小冊子中的一本:『眾神之冊』」

維斯從裡面找到了對應這戒指上的符號,解讀出來的是:「創世神戒……第一戒。」

維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沒想到自己竟然會獲得創世神戒,可是這東西有什麼用呢?

  維斯邊想著,邊將戒指戴到了食指上,維斯心道:「這有什麼用呢?創世神將力量分封在十戒上,照理說創世神的能力是無所不能的,這十戒不會是要全部集全才有吧?」

維斯坐到了床上,想道:「算了,這種事情也可能是假的吧?」既然什麼都沒有發生,維斯也就不去想它了。

維斯靜靜的坐著,直到他的肚子「咕嚕」作響,才走出了自己的房間,往用食區走去。

  維斯吃著早餐,邊想著早上的事,突然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了過來:「你…你好,請問我可以坐這邊嗎?」維斯抬起頭,看見的卻是昨天撞到他的那位紫髮少女正紅著臉看著他。

維斯點了點頭,說道:「可以呀,這裡是大家共用的不是嗎?」

「喔……好的,謝謝。」那紫髮少女也點了點頭。

那紫髮少女緩緩的坐了下來,正坐在維斯的對面,當紫髮少女看向維斯時,維斯正好把最後一片土司吃完,維斯想了一下,又要了一杯清水來喝。

而紫髮少女卻是緩慢的吃著早餐,那模樣十足像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王宮貴族,維斯心裡奇怪的想道:「這女孩不會是逃家的某個貴族吧?難怪有一種別於常人的氣質,不過人家的家務事我也不好過問,隨便吧。」維斯將視線從紫髮少女的身上移開。

但移開沒多久,那紫髮少女突然問道:「請問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維斯這下越來越奇怪了,為什麼這女孩要問那麼多?不過她也發問了,卻也不好拒絕,維斯應道:「嗯,我的名字叫作維斯。」

那紫髮少女卻是低著頭有點小聲的問道:「姓氏……?」

維斯心裡斟酌了一番,才說道:「嗯?維斯‧雷洛法爾。那你的呢?」

  那紫髮少女臉上的表情在一瞬間變了一下,但是維斯沒注意到,只是看著紫髮少女,等待著她的回應。

…………………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第一卷:旅行》〈第一章─第四節〉§遠古皇族

  那紫髮少女臉上的表情在一瞬間變了一下,但是維斯沒注意到,只是看著紫髮少女,等待著她的回應。

紫髮少女站了起來,並且走到了維斯的跟前,跪了下來。

  維斯連忙想將紫髮少女扶起,可紫髮少女好像生了根似的跪在地上,維斯心裡怕傷到這位紫髮少女,卻也沒使太多勁。

紫髮少女一語不發的看著維斯,好一陣子才開口道:「愛蕾娜‧史萊克爾,在此拜見主上!」

  維斯一聽,險些從椅子上跌下來:「什、什麼主上?」維斯連忙看看旁邊正在進食的人,發現沒人注意到他們。

「嗄?你在說什麼?」維斯疑惑的問道。

愛蕾娜道:「你就是我的主上,遠古皇族──雷洛法爾,就是您。」

「什麼?」維斯還是摸不著頭緒。

「您是這世上僅存的皇族血脈了,昔日的法那爾之主,雷洛法爾。」維斯臉色一變,僅存?那姐姐呢?

  但愛蕾娜好像知道他要問什麼,便說道:「皇族血脈一向都是由男子繼承,所以不用擔心。」

維斯鬆了一口氣,但還是不相信的問道:「你確定沒找錯人嗎?」

  愛蕾娜搖了搖頭,道:「這世上只有繼承遠古皇族血脈的人,才會擁有紅髮與紫金色的眼眸,僅此兩點,所以我是不會認錯的。

  愛蕾娜將手探入腰間小包中,拿出了一本黑色的精緻小書,道:「這是混沌之力的修練方法,這種能量與鬥氣、元素之力、神力、魔法力……等是不同的東西。」

  「這種能量是世界上最高等的能量,不過具體來說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因為這種力量只有繼承皇族血脈的人才能修練。」愛蕾娜還是語氣僵硬的將話說了出來。

  維斯聽這種語氣聽得很不習慣,於是道:「語氣不用那麼僵吧?」

愛蕾娜道:「不行的,您是我的主上,沒有獲得您的許可是不准這樣子與你說話的。」

維斯聽了後哈哈大笑,道:「那我現在准許你用最柔和、最普通的方式與我說話。」維斯頓了一下,再道:「不過你確定沒找錯人嗎?」

  愛蕾娜一聽,抬起頭來,柳眉倒豎道:「都說過了只有繼承遠古皇族血脈的人,才會擁有紅髮與紫金色的眼眸,所以不要再問了!」維斯差點吐血,這態度怎麼前後差異這麼大。

「喔……」

  由於時間不晚了,維斯也想回房去休息,正要開口對愛蕾娜說是要回房間,愛蕾娜卻先行開口:「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告退了,有事的話……先不要來找我!」

「嗄?」

維斯還來不及說是什麼事?愛蕾娜已經離開了。

維斯看著愛蕾娜離開的地方,乾笑了幾聲,將頭抬了起來,看著天空道:「現在是怎樣了?」

維斯手持愛蕾娜給他的黑色小本子,並且帶著無限的疑惑回到了房間裡……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21 , Processed in 3.062128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