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玩命人 血腥 (求評文)

[複製連結] 檢視: 1713|回覆: 9

你好!!我是玩命人
我叫Dr.

很多人都會想說:「What is 玩命人」
類似殺手,但是以凌虐致死為目的瘋狂職業
而玩命人

每個玩命人都有不同的個性。
凌虐肉體、折磨別人的精神、玩弄他人的朋友等等。


「特別的名片!」一名西裝男子笑笑的說。

「我也覺得特別。」一名醫生微微點頭表示同意。

西裝男子拉了一張椅子,然後坐下,說:「客氣話說完了,可以切入主題了嗎?」

Sure!」

「在這之前,可以先把你頭上的安全帽拿掉嗎?」西裝男子兩眼看著醫生。

「可是這樣很帥,一定要拿嗎?」醫生很委屈的說。

西裝男子揮揮手,說:「不拿也沒關西,只是礙眼,我來這是想殺一個人..

醫生伸出手表示繼續請男子繼續說。

西裝男子因憤怒而顫抖的牙齒,說:「就是我老婆,在外面給我外遇,又還

「停,我不是心理醫生,我只想聽你我要怎麼殺她。」醫生腳跨上桌子。

「我相信你的專業。」西裝男子拿出支票跟一隻筆。

「漂亮的數字,交易這樣算達成喔!」醫生笑笑的用手指彈彈支票。

「嗯!時間為一個月,可以嗎?」西裝男子把他老婆的生活作息表遞過來。

「我還嫌多!」兩人不約而同笑笑。




我的討論區   http://www.gamez.com.tw/viewthread.php?tid=426011&page=1&extra=page%3D1#pid4836731

[ 本文最後由 綱之鴻 於 07-9-25 10:1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不送!」醫生笑笑的對西裝男子說。

西裝男子意思點個頭。

確定西裝男子走後,醫生把安全帽脫下。

醫生揉揉眼皮,說:「看來要來一點比較不同的。」



13號 星期五 AM: 9:00

醫生開著車,說:「黑色星期五,可憐的女人。」

醫生一面開著車,一面跟著前方的銀色轎車。

轎車突然停下,一對恩愛的情侶下車,並走入賓館。

「老少配,女老男少,必為錢」醫生佩服自己的推理。

醫生豎起耳朵,說:「213房。」

醫生看看手錶,說:「給你們快樂的十分鐘好了。」

跺腳

玩手指

看看手錶

「好,快樂時光總是過特別快雖然才過5分鐘不過沒差」醫生笑笑的走進電梯。

輕盈的腳步。

像貓的男人。

或許這是不該有的興奮。
但這就是   玩命人。

摳摳摳!敲門聲傳進將死的兩人。

「誰?」裡面的兩人恩愛的聲音。

「死神啊!」門被微微打開一點。

兩道銀色的光。

穿過走廊與房間的界線。

兩人的舌頭上,有了兩把銀色的手術刀。

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快到連她們都不知道舌頭上有手術刀。

1….
2……
3………
兩人放聲大哭,跪在地板上,一付苦苦懇求的樣子求別殺她們。

醫生把門反鎖,說:「別怕,當他是場惡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醫生笑笑的又從左右手各變出四把手術刀。

左右手舉起,手指一放,八道銀光!!!

兩人四肢又被定在牆上。

醫生右手出現了一把宣布死亡的手術刀。

慢慢的走向男子前面。

突然”咚”的一聲。

男子與女人一起看向地板。

女人尖叫了,
男子哭了,
因為肥大的陰莖掉在男子的下方。

「不要哭,不會痛阿。」醫生笑笑的看著男子

確實,不會痛,因為快,連身體都不知他早已沒陰莖這個東西了。

剛剛陰莖勃起所用的血,放肆的從傷口噴出。
男子眼皮緩緩的閉上,臉色發白,嘴唇發紫。

醫生揉揉男子的眼皮,說:「這樣還不會死,別騙人了。」

醫生把手術刀放在男子的肚前,快速切割。

看到了什麼?內臟?腸子?錯!是一堆不知名的粉紅色肉團。

「不錯嗎!年輕的粉紅色,你果然是年輕人。」醫生用手指托著下巴,仔細觀察。
男子哭不出來,他也沒力氣去哭,只剩下虛弱呼吸聲。

「重頭戲來囉!!」醫生笑笑的變出一把手術刀。

醫生把手術刀,放在男子胸前。

揮下。
沒有憂慮。

白色與紅色的骨頭,

保護跳動的心臟。

「你死後我會把陰莖和腸子用回去。」醫生自認幽默的笑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帶來死亡的手術刀,狠狠的,插入心臟。

拔出,大量的血從心臟噴出,果然心臟真的是人類最重要的器官之一。

他把男子的心臟割下,並把陰莖跟腸子放回肚子裡。

醫生慢慢走到顫抖的女人旁邊。

醫生拍拍女人的肩膀,說:「因為你是女生,我不會跟剛剛的男人一樣對你。」
我知道你是愛他的。

「喜歡一個人,是不是要用心,對不對?」醫生蹲下看著女人。

女子瘋狂的點頭。

「所以我要把那個男的心縫到你的心旁邊。」醫生拿著男子的心臟。


痛苦的夜晚,黏稠的血液,狹小的房間,冰冷的屍體。


「天阿!」這是人們對這場命案的讚嘆。

一名黑框西裝男子,用手撥開封鎖線,說:「死因?線索?疑點?」

一名基層警員忍住嘔吐的衝動,說:「報告!正在調查。」

「嗯。」黑框西裝男咬著手指頭,思考。

強劫?不!不會這麼血腥的殺掉兩人。

謀殺?不!不會這麼大膽把屍體放這。

買兇殺人?不!不會…..

等等,有這可能買主對殺手有些條件,進行獵殺。
這也不是不可能,如果能找到買主,案情就會水落石出了。

黑框西裝男叫了一名警員,說:「去查這對男女的資料。」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然後坐上汽車,走了。

如果兇手是照這買主所希望而做的,這又是什麼交易,超越一般人類可以做的事。

如果他是天生的兇殘者,為何要出來,這樣不是更加危險嗎?
許多的疑問,都在男子的腦裡打轉。

「幹!」這一聲打破黑框西裝男的思考。

一群手裡拿著槍的人,站在車前,說:「邦!被我抓到了厚!」

寶貴的1/100秒。

方向盤滑動。

車輪急速甩尾。

邦微微抬起右手。

金屬與肉體的接合。

碰!碰!碰!

三發子彈,三具屍體。

「幹!大家快開槍。」其中一位臉上有疤的大猩猩說著。

碰!

大猩猩嘴裡叼著一顆發燙的銀色子彈。

「去陰間再組幫派八。」邦笑笑,但手中的槍不停的鋪奏死亡的槍聲。

發熱的彈夾、發燙的彈殼、發瘋的人們、發狂的男人。

今晚,依然瘋狂。

邦推開了警局的玻璃門。

透明的玻璃門。

原來,自己早已不是原本的自己,邦在心中想而笑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隊長好!你說要找的資料都找到了,放在隊長的桌上。」基層警員表現出菜鳥員警應有的態度。

邦走入辦公室,依然,桌上依然還是有一杯熱的咖啡。

熱咖啡配上雜亂的的思考,是最好的餐點。

邦舉起手晃晃示意警察過來。

把『他』」帶來巴。



「你好。」一名肥胖的女子汗流浹背的說。

「你好阿!有什麼需求嗎?」醫生笑笑的數著女子的肥油有幾層。

「殺人阿!」肥胖女露出微笑。

「嗯,需要名片嗎?」醫生把手伸進口袋,並把腳順勢跨上。

「不了!」肥胖女拿著手巾擦汗。

「我要殺一個男的,因為我愛他。」肥胖女認真的說

醫生想要拒絕,卻又想知道豬與人的想法是有什麼差別。

「我愛死他了,他卻不愛我,我愛他的歌聲,我你把他分屍,我要你把他舌頭拔給我,我要你把他的陰莖拿過來,我想佔有他,我要拿他的眼睛,我要看他他看過的東西,我要他的心,我要擁有他。」肥胖女沉醉在他的愛情故事中,如癡如醉。

「ok!」醫生笑笑的把一張沒用過的支票遞上去。

「自己填你想要的數字。」肥胖女繼續沉醉在他的愛情故事。

「ok的!」

肥胖女緩緩站起來,說:「該說的我都說的,那我要走了,還有你真的不適合戴頭盔。」
醫生摸摸頭盔,無奈的說:「這是百獸戰隊裡的頭盔,一頂很貴低。」

「我只是跟你說說罷了,反正這不是我在戴。」肥胖女快樂的抖動他的肥肉並離開。

「17層。」醫生笑笑的喝下冰咖啡。

[ 本文最後由 綱之鴻 於 07-9-28 10:1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星期五的下午 PM: 6:00

「Big show at night。」醫生緩緩的走向舞台的開始。

叮東!!

「誰。」成熟低沉的聲音。

「快遞!請簽收」一個快遞的工讀生端著白色的包裝物。

男子打開門,拿出印章。

「謝謝!」工讀生把帽子拿下煽風。

男子把包裝打開,一棟紙建築,真是精細。

上面有一個人,是曾相識,媽……

遊戲規則:請在10分鐘內到達『達亂工廠』
慢一分鐘,你媽少一個器官。

PS:不信我的話,打通電話就知道。


男子拿起手機,撥入他熟悉的號碼。

「你們老師沒教過相信別人嗎?」電話傳入一陣滑稽的聲音。

「你要錢,我可以給你阿,放過我媽巴!」男子紅了眼框。

「我不要錢,我只想要跟你玩一場遊戲罷了!」滑稽的聲音帶著一點興奮的味道。

醫生興奮到微微勃起。

不!現在或許不能叫他醫生,

His name is Mr.丑。

[ 本文最後由 綱之鴻 於 07-9-30 11:4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好!」邦對『他』笑

「你好!請問警察大人你找我有什麼事嗎?」一名西裝男子。

「請問我可以直呼你本名嗎?」邦用手撥開桌上的雜物。

「當然,不過要快一點我有生意等等要談。」西裝男子看著手機確認是否有來電。

邦喝一口咖啡,說:「那我切入主題,蔡政彥你是否有買兇殺人。」

蔡政彥笑笑的看著邦,說:「如果我買兇殺人,我會乖乖的來這嗎?」

「那你知道你老婆死了嗎?」邦把他老婆的遺照遞過去。



蔡政彥看到照片,突然不動。

腦中響起陣陣聲音,不屬於自己的聲音,是….Dr.醫的聲音。

時間暫停!

『這是炸彈,記憶炸彈。』Dr.醫大笑

「阿!不要阿!」蔡政彥大叫,突然跳在桌上。

「My name is Dr.醫,喜歡我的表演嗎?」蔡政彥的下巴提升到45度角。

「快!」警員們做出開槍射擊動作。

「不要開槍!」邦用中指托起眼鏡。
「人是我殺的,蔡政彥買兇殺人,我就是兇手,世上最偉大的藝術家,Dr.醫。」
蔡政彥大笑然後撞向牆壁。

牆上留下紅色的水彩,與一句不會說話的屍體。

[ 本文最後由 綱之鴻 於 07-9-30 01:2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要跟我玩什麼遊戲。」男子額頭上冒出冷汗。

「那…….我們來玩唱歌遊戲,還有…..你媽被我綁架是假的。」小丑燦爛的笑著。

「幹!你是白痴嗎?」男子轉身就走,並懷疑冷汗只是憋住大便的產物罷了。

「你不能走喔!」小丑舉起手槍,開槍,攻擊。

「阿!」男子單腳跪下,轉頭看著小丑。

「規則!聽好羅,從現在開始,你要一直唱歌唱到12點,如果終於有停掉,你的器官就少一個。」小丑亮出了手術刀。

「等等喔!我的朋友-醫生要過來。」小丑露出一絲笑容把面具拿下。

「你好我是醫生!剖解的部分就交給我了。」金髮碧眼,無框眼鏡的洋人說著。

男子傻了,他有雙重人格?

「還不快唱!遊戲要開始了,3 2 1 開始。」醫生看著手錶說著

男子張開嘴巴,怪了!唱不了任何一個字。

醫生笑笑的指著嘴巴,男子摸。

一把手術刀,一把插著自己舌頭的手術刀,一把插著自己舌頭而不能唱歌的手術刀。

醫生摸著自己的後腦杓,說:「你真的很喜歡跟我唱反調,就是很喜歡被人割是不是阿?」

一道銀光照在男子的臉上。

男子大口大口呼吸。

因為每一口都有可能成為最後一口。




刀光揮下。

沒有舌頭,所以沒有語言。
沒有語言,所以只有叫聲。


男子嘴裡黏稠的血塊與慘白的臉,成了完美的配色。


[ 本文最後由 綱之鴻 於 07-10-5 07:0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諾維克  我很贊同  發表於 07-10-6 10:29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醫生看著手錶,說:「遊戲,又再度開始!」



邦撥開了封鎖線。
他傻了。
他真的傻了。

殘破不堪的身體。

眼睛、舌頭、陰莖、心臟、手腳、眼皮…….。

人類該要有的器官,他幾乎沒有。
硬要說的話,只剩下皮膚跟骨頭是他身為人類的證明。

「你覺得如何?」身穿白西裝刺蝟頭的男子說著。

「你是?」邦看著男子說。

「我是奕,玩命人『奕』。」男子弄著頭髮。

邦疑惑的看著奕,說:「什麼是玩命人。」

奕指著屍體,說:「這就是玩命人。」

奕拿出筆記本對照,說:「如果沒錯的話,這是Dr.醫和Mr.丑做的。」

「可以再給我多一點的資訊嗎?」邦咬著手指。

「Dr.醫,以剖解聞名,怪癖:跟客人見面都換帶著足以遮住頭部的物品,
能力:手部肌肉特別發達與能夠利用周圍的材料製作出手術刀,聽說連鋼都能切斷,Mr.丑,不明。」奕看著筆記本。

「等等!能力?」邦嘴裡跑出噗滋的聲音。

「沒錯!」奕的眼神露出了驕傲。

「你以為這是小說嗎?」邦忍住笑的慾望。

作者:『沒錯這是小說阿!』


「有機會我該給你看看!」奕看著邦。

「期待。」邦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10 , Processed in 2.622527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