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零喵

【長篇小說】 天之影‧地之光     [微血腥]

[複製連結] 檢視: 3947|回覆: 11

Rank: 3Rank: 3Rank: 3

  奈恩笑著。

  狂笑著。

  狂喜著。

  張著嘴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哇哈哈哈!」

  「夠───」

  傑洛大叫,他實在不願看到自己的弟弟變成這附模樣。

  「夠了!奈恩!快住口!」

  聲音大到──連傑洛自己也嚇一跳。

  但是奈恩的笑聲也停了。

  停得太過突然。

  「真教本人感到打擊,原來本人在您心中竟是如此的醜態嗎?」

  忽然間。

  奈恩的話語從傑洛背後傳出。

  在奈恩再度出聲的同時,傑洛眼前的奈恩就應聲化為光點,然後消失。


  這時傑洛才意識到──剛才自己陷入的奈恩的幻術了


  「您的消息也真靈通,『勃列佐家族』的前任領導者──阿莉亞絲大人,也就是本人的前任契約者被殺的事已經傳入您耳裡了?不,身處里昂地下咒術集團頂點的『勃列佐家族』差點被『死絕輓歌』全數殲滅,還有其領導者阿莉亞絲‧勃列佐被殺之事可是件不得了的大消息,您會知道也是必然。

  的確,本人是對『死絕輓歌』抱持怨恨,但是除非莉亞小姐許可,本人絕不會主動出擊。這次的行動也是經由莉亞小姐同意的。這只是很單純的優先順序的問題,比起阿莉亞絲大人的死,本人更重視現在還活著的莉亞小姐,何況小姐身為『勃列佐家族』的現任領導者──雖然已經沒什麼人能領導了,但是教廷仍不會放過『勃列佐家族』這咒術集團衰弱的實機,如果本人不在小姐身邊,恐怕難保莉亞小姐的安危,這次也是有萬全的保障本人才會離開莉亞小姐身邊的……沒錯,本人是安排了比本人還值得信賴的大人守護莉亞小姐才會離開宅邸。」

  儘管奈恩的沒笑出聲來,但他的語句明顯帶著笑意。

  「……剛剛的『你』是假的嗎?」傑洛就這樣維持著姿勢,頭也不回的說著。

  「內心露出那麼大的空隙可是會讓本人忍不住想惡作劇一下的,這點本人在與您重逢時應該有說明這一點吧?何況本人只是將您對本人先入主的看法投影了出來罷了,說到底您會看到那景象還不是因為您對本人有所誤解,而且也沒有在精神世界對您做些過份的舉動,您就別介意了。何況說到真假,現在的您又有幾分是真實的呢?

  這時傑洛回過頭,看到奈恩背起一位有著紅色長髮的人類──「逆鱗紅鮫」,奈恩是這麼稱呼她的,正要起身離開。

  「從何時……」傑落再一次換上他的招牌苦笑。「我是從何時陷入你的幻術的?」

  「直到本人比中指前都是真的,本人再怎麼怒火中燒也不會做出如此有損莉亞小姐顏面之事。」奈恩回眸一笑,但他的笑容帶著一點怒意。

  「但是你還是比了,透過幻術。」

  「那是因為您認為本人會這麼做幻術才會反映您的想法,傑洛兄長大人。」

  「唔……的確是這樣沒錯啦…」

  「言歸正傳,本人已經將附身在『冰炎』小姐的『感染自殺』暫時封印了,但那實在撐不久,接著請移駕至本人的居住所,也就是莉亞小姐的宅邸,只要您們保證不把宅邸的任何事物──包含情報在內的東西流露出去,莉亞小姐大概會有意願與本人一起治療『冰炎』小姐的。在那之前──請先示出您所持有的『死絕輓歌』的情報。」

  「這是要我們先支付代價的意思嗎?!」一旁沉默的埃特忽然大聲怒吼。

  「契約是雙方都有對等以上的利益才有締結的價值,不願意的話在此絕裂也挺十全十美的。」

  「嗚……」

  剛才十秒內的攻防,彼此間的實力差距已顯現了出來,再打一場也不會有所改變。

  「好吧。」看著埃特懊惱的表情,傑洛無奈地嘆氣。「詩艾芬現在在波昂附近,聽說她被你的前任契約者打瞎了雙眼,投奔在某位魔女的根據地養傷,這樣…足夠嗎?」

  奈恩笑了。

  只是淺淺的微笑,沒有任何意味。

  「契約成立。」微笑的他這麼說。

[ 本文章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8-12-24 00:1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Rank: 3Rank: 3Rank: 3

  魔法,世人對於無法理解事物之稱,其他還有奇蹟、天譴、詛咒、妖精的惡作劇…等別稱。但是這被稱為「魔法」的異常現像,說穿了也只是以兩種「非常識」所集合的。

  一是「魔術」,身上流有非人者血液之生命所發動的不思意現像,魔術包含了很多種能力,但是最大的特徵就是──使用魔術的術者都是脫離名為「常識」這牢籠的存在。

  一是「咒術」,發動咒術的必要條件並非血緣,而是精神──或者說是潛藏在精神深處的本質會比較接近,就像樂者要優美的演奏樂器需要經過許多歷練一樣,要能發動咒術往往必須受過許多精神訓練,這也是人類對於「咒術師」這存在比較能夠接受的關係。

  兩者有種微妙的不同,但其中卻有一點是不論「魔術」或「咒術」都無法否定的,這特點即是──術式是依照術者自身的慾望而發動的。

  然而,在「咒術」的巨大世界之中,有一個極為特殊的存在──「勃勒佐家族」。

  首先第一點,比起「使用」術式,他們更擅長「創造」術式。如同一流的鐵匠不一定能完美的使用自己打造的器具一樣,對他們來說,創造出甚至連自己也使用不了的術式不過是家常便飯罷了。

  術式創造的範圍很廣,從打掃家務用途的術到毀滅城鎮的術都有。他們就是這樣,從創造獲得滿足,或者…他們的目的就只是創造的「過程」也說不定。

  另一個特點,在十分重視「師徒」與「傳承」這種關係的「咒術」世界中,「勃勒佐家族」一點也不在意是否能從一流的咒術師學到什麼、自己的術式是否有人能夠傳承下去,他們只要能自我滿足就夠了。

  第三個特點,也是「勃勒佐家族」最為異端的一點,只要任何「家族」的成員發現任何擁有創造咒術特質的人,無論男女老幼,無論意願與否,無論聖人罪人,都會被拉入──或者說是捲入「勃勒佐家族」之中,成為「家族」的一員。

  這樣的「家族」所創造的術式,咒術世界有個統一稱呼──「勃勒佐異咒」。









  在一個廣大的街道中,有一名紅髮留到了腰際的女子正在漫步。

  「這…是哪裡?」

  女子仰望著,映入眼年的卻是詭異的景像。

  首先是天空,一邊的天空渲染著綠色光輝,另一邊卻飄逸著赤色光暈,天頂,是紅與綠交織的螺旋。

  再來是這街道,她在這裡已經走了十幾分鐘有了,卻沒見到任何人,不,甚至整座街連味道都沒有,簡直就是…..

  「簡直就像一開始就不存在…嗎?」女子低喃著。

  儘管四週十分異常,女子依然朝著那紅綠的螺旋走去。

  越接近天頂的螺旋,四周建築間距越來越遠,不只如此,本來在街道外圍只有一點積水的,現在已經淹到膝蓋了。

  即使如此,她依舊不停下腳步。

  究竟是為了什麼,她也不知道,只是有種「往那裡走就能知道想知道的事」的直覺不斷地催促著她前進。

  沒有懷疑沒有顧慮沒有猶豫沒有多餘,每往前踏一步,那股直覺就越來越強烈。

  走了許久,在水位高到女子的腰的時候,這異常街道中的異常景象出現了。

  映入女子的眼簾的,是幽雅地站立在水面上的人。

  「唉呀?比想像中來得更早呢,『逆鱗紅鮫』小姐。」

  那人對著女子微微一笑。

  「我聽說你...您已經死了。」女子沒笑,反而毫不保留地瞪向眼前那人。「前『勃勒佐家族』領導者--阿莉亞絲‧勃勒佐!」

  「唔呼呼~」面對『逆鱗紅鮫』的質問,那人的笑意,顯得更深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05 , Processed in 0.343917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