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天之影‧地之光     [微血腥]

[複製連結] 檢視: 3946|回覆: 11

Rank: 3Rank: 3Rank: 3

【序】


  「你們在黑暗中也待得夠久了,到外面去吧,孩子們...是時候讓你們感受光芒了。」老者的氣息越來越薄弱。

  「博士...」

  「沒辦法了嗎?」

  「乾脆把外面那些驅魔師通通幹掉算了!」

  「不行!那樣博士更會成為世人眼中的『罪人』的!」

  「那你是要讓博士去送死嗎?」

  「TYPE-ELEVEN‧伊萊門!注意你的態度!」

  「想打架嗎?TYPE-SIX‧席斯!我…………」

  十四位少年少女們圍在老人周圍爭吵著,他們綿延而悠長的呼吸在老者衰弱的氣息前顯得十分諷刺。

  「夠了!」為首的青年開口阻止了這場紛爭,他那紫色的雙瞳散發出嚴厲的壓力。

  「誰叫我們是『教廷』十分忌諱的存在?博士可是知道了這一天的到來才決定創造我們的,繼續說下去吧,博士。」站在紫瞳青年身邊的少女無奈的說著。

  「埃特說的沒錯…我早就有所覺悟了。」說著,老者打開螢幕,上面顯示著七個複雜的路線。

  「選你們喜歡的一條密道逃出這研究所吧,再過一小時這裡的爆炸裝置就要啟動了。」

  「那博士你呢?」

  「謝謝你…伊萊門,可是我是個『罪人』,必須在烈焰中洗滌我的罪業才行…」

  「什麼話阿!博士你又沒做錯什麼!」名喚伊萊門的黑髮少年氣急敗壞的說著。

  「玩弄生命本身就是重罪了,但是…我並不後悔創造你們…最後…希望你們能記住一件事…那就是…世界是很大的…在某處一定有願意接納你們的人…所以千萬別否定自己…」

  「我會記住的,博士。」紫瞳青年沉痛地回答。

  「走吧…」說完,老者閉上了雙眼,等著審判之炎的到來。

  知道不管怎麼說也動搖不了老者的少年少女們只好默默地離開,而紫瞳青年頭也不回的走了,只是…

  「再見了…爸爸…」

  誰也沒注意到紫瞳青年低聲的道別,也沒注意到他閃爍的淚光。



  一小時後,老者的研究所被烈焰所吞噬,把所有攻入研究所的驅魔師一起帶向死亡,也把研究所的所有資料帶向了無。

  過了幾天,『教廷』向世人公佈了『惡魔崇拜者』普哈特博士的死亡,也舉辦了當天所有殉職驅魔師的公葬,只是誰也不知道,普哈特博士所創造的的十四位『人造惡魔』正展開翅膀飛向他們各自的天空……

 

[ 本文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7-9-27 12:2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Rank: 3Rank: 3Rank: 3

【自由的影‧上】




  「我一定會變得很強的!」小女孩大聲說著。

  「喔?是嗎?」青年不以為意的回答。

  「我是認真的啦!」

  看著青年那態度,小女孩的臉氣得鼓了起來。

  「那妳所謂的『強』又是什麼意思呢?」

  「唔......」

  面對青年的反問,女孩一時回答不出來。

  「這樣吧,等那天妳想到了之後再告訴我吧。」青年笑著,他那紫色的雙瞳溫柔地看著女孩。

  「在那之前,妳可要好好活著呦,契約成立。」

  「契約...成...立?」

  「就是妳們人類所謂的『就這麼說定了!』的意思。」

  「好奇怪的講法啊...」

  「當然啦。」青年調皮的笑著。「因為我是惡魔嘛,惡魔可是很注重契約的。」

  「呃...一點也不像,那有惡魔像你這麼閒的啊?」

  「哈哈哈,常常有人這麼說我呢。」

  接著,青年和女孩笑了起來。

  「對了!那傑洛哥哥你所謂的『強』又是什麼呢?」

  「這‧是‧秘‧密~」

  「什麼嘛!小......」



  「優洛達修女!你要睡到什麼時候!」

  女孩話還沒說完,一震驚天的怒吼硬生生將她拉回現實。

  「優洛達修女,請問你還活著嗎?」

  這聲音...是凱特修女啊?

  剛剛...是夢啊?呃......不行...頭好昏...早知道昨天就別熬夜了。

  「優洛達修女,雖然妳才十六歲就成為了Chevalier(騎士)級的驅魔師了,但這並不代表妳可以在我的課堂上睡覺,請妳記住這點。」

  啊啊...凱特修女又要嘮叨了,可是看到她樣子......呃...我還是乖乖閉嘴吧。



  「真是的...」

  「怎麼啦?凱特修女,難道優洛達修女又在妳的課堂上睡著啦?」一位中年神父優哉地遞茶給不斷在抱怨的凱特修女。

  「謝謝,雨果神父,唉...雖然她年紀輕輕就成為Chevalier 級的驅魔師了,但她至少也要注意一下禮節啊。」

  「這恐怕比她成為Marshal(元帥)級驅魔師還難呢。」

  「別說了...我實在無法想像優洛達修女成為Marshal 級驅魔師的樣子...」

  「是嗎?我覺得那孩子很有那個天分呢。」

  「開玩笑也要有限度!雨果神父,那孩子是『天之影』的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看到凱特修女那氣急敗壞的樣子,中年神父也只能無奈地搖了頭。

  「罪人…啊?」神父看著天空無奈地說。「這對一個孩子來說實在太沉重了…」



  這個隱密的瑪格那教會,正是『教廷』訓練驅魔師的其中一個地方,也是驅魔師們的其中一個升級考場。

  而驅魔師又分為四級,首先是最初的Soldier(士兵)級、常見的Armiger(隨從)級、然後是高階點的Chevalier(騎士)級,最後是只有少數幾人才能擔任的Marshal(元帥)級,普通人往往要到三十幾歲才能成為Armiger 級的驅魔師。

  而十六歲就升到Chevalier 級的優洛達在教會中常常受到他人排擠,並不是因為她那麼年輕就有這麼高的成就,而是……

  「你看,是優洛達…」

  「那個『天之影』的罪人…」

  「那個魔女…」

  「那種人最好跟惡魔同歸於盡算了,反正她本來就是罪惡的存在…」

  天之影,教廷的特殊部隊,所有的成員都是擁有『魔力』的人,只要有人被教會發現他擁有魔力的話,那人就剩下被教廷追殺,或是強制成為驅魔師這兩個選擇而已,優洛達也是被強制送入驅魔部隊的犧牲品之一。

  但是…即使加入了驅魔部隊,優洛達並沒有感到慶幸,走在路上都會受到他人異樣的眼光她已經習慣了,不,是她不得不習慣,這都還好,因為真正讓她痛苦的是…

  「你看,她的左手真的有十字烙痕呢……」

  「真的有呢,罪孽的象徵……」

  沒錯,天之影的標記,左手背上的十字烙痕,絕大數的天之影成員一生都不是在和教廷的敵人戰鬥,而是他們左手的烙痕,優洛達也不例外,諷刺的是,幾乎所有的Marshal 級驅魔師都是天之影的成員才能擔任的。



  「好了,我差不多該回梵諦岡總部了,很高興能與你享受下午茶時間,凱特修女。」說完,神父放下茶杯。

  「又有什麼急事了嗎?」

  「沒什麼,只是要開些關於十年前的『普哈特事件』的會議而已。」

  「那個創造惡魔的普哈特?等一下!難道…」

  「嗯,雖然沒有切確的情報,但是他所創造的十四個惡魔恐怕還有倖存者。」神父臉十分難看,看來事態十分嚴重。

  「不會吧……」


  這時,在離教會不遠的一坐小山上,一位黑衣男子正在窺視著瑪格那教會。

  「嗯…現在闖進去好像冒險了點,還是等到晚上好了。」像是找到許久不見的老友,男子笑著。

  「到底成長了多少呢?我很期待喲。」隨著晚風的吹拂,男子的銀髮調皮地舞動著。

[ 本文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7-9-30 11:4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Rank: 3Rank: 3Rank: 3

【幕間  1. 】


  少女做了一個夢。

  四周都被黑暗吞噬,她卻毫不害怕。

  真要說為什麼......大概是在黑暗的彼端有兩道紫色的光芒注視著她的原因。

  不可思議地,少女笑了。

  她相信,不管距離有多遠,那兩道溫暖的紫光都會守護著她...即使對世人而言那是多麼可怕的存在。
 

 

 

[ 本文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7-11-10 08:2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Rank: 3Rank: 3Rank: 3

【自由的影‧下】


「哦?跟大哥定下契約的人就在那嗎?」

才聽到聲音,銀髮男子身旁就冒出高大的身影。

只是...稱呼青年「大哥」的那位,怎麼看都是一副大叔樣貌,雖然有著跟青年一樣的頭髮,他的雙眼卻是深邃的黑。

「能讓傑洛哥看上眼,應該不是得無聊的傢伙吧?」

又冒出一個,不過這位卻是一頭火的紅的少女。

「拿出四成的認真也沒關係吧?」少女笑著,與青年一樣的紫瞳正發出興奮的光芒。

「這可不是在玩,埃特。」

「有什麼關係嘛,是瓦恩總是把每件事看太認真吧?」青年吐吐舌頭。

「就是嘛,瓦恩哥老是一臉認真的樣子,偶爾也該放鬆一下吧?」少女調皮地笑著。「那麼...我先走一步啦!」

才剛把話說完,少女就化作一道紫色的雷光「轟」向教會。

「啊,飛走了。」青年也不阻止少女,不,應該說...他只是想看好戲而已。

「唉...大哥你也太寵埃特了。」

外貌中年無奈地看著教會被紫色電光給「轟」出一聲巨響。

「什麼話啊?做哥哥的寵寶貝妹妹是理所當然的吧?」

「即使是TYPE-SEVEN你也會寵她?」

這時遠方的教會發出數道雷聲。

「......」像是遠方的紫雷給擊中一樣,青年陷入異常的沉默。

「對不起。」中年男子意識到自己剛剛說了不該說的話。「我不該在這時後提起...」

「詩艾芬的事現在並不重要吧?」青年打斷了中年的話。「你也別一臉對不起我的樣子嘛,真是的,我們不是兄弟嗎?」

「唔......」

霹靂啪啦的一聲巨響,教會突然竄出數道雷光。

「那麼,為了避免我們可愛的妹妹玩過頭,我也先走一步囉,交涉就拜託你了。」青年揮揮手後便躍向教會。

就在青年躍到半空的瞬間,他背延伸出兩道黑影,那樣子實在說不上是什麼翅膀,破破爛爛的,就像被歲月摧殘過的破布。

但是青年還是飛了起來,並且以異常的高速接近教會。

「兄弟......嗎?」停在原地的外貌中年若有所思地說著。











現在是晚上。

怎麼看都是晚上,而且還是沒有月亮的晚上,為什麼我會知道今晚沒有月亮......

全是因為剛才「轟」進來的霹靂啪啦女把天花板給轟了...

開什麼玩笑啊!為什麼這裡會被這麼強的傢伙給襲擊啊!!

「唔呼呼~還能打的只剩你一個啊?」

可惡!瞧不起人啊!

「一開始我還想說你會不會是這裡最強的,我的眼光果然沒錯。」

該死,要不是凱特那死老太婆不肯放棄這個教會,我早就用冰炎把這裡給滅了...

「為了不想『燒』到同伴嗎?妳也真辛苦呢...『冰炎』優洛達。啊!剛剛倒下的老太婆跟妳一樣是
Chevalier 級吧?雖然說年紀大了,她也太弱了吧?還是說...是妳太強了?」

切!果然是衝著我來的。

「啊!對了!差點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埃特,『紫雷』埃特。」

「一開始的目標就只有我一人嗎?」糟了...體力和魔力都到極限了...

「是啊,只是老是有雜兵冒出來礙事,所以我就順手打昏他們了。」

「打昏?!」

怎麼回事?這傢伙不是要來毀了這間教會的嗎?

她的目的到底是......

「到此為止了,埃特!」

「傑洛?!」

「傑洛哥?」

站在半毀的鐘樓上的那人...雖然天色十分昏暗,但是...那聲音、那身影...

錯不了!是傑洛!!

眼前的景象...實在無法讓我冷靜下來,我與他的重逢...竟然是在這令人窒息的黑夜中!

[ 本文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8-3-14 10:5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Rank: 3Rank: 3Rank: 3

【幕間  2. 】


我們,簡直就跟狼沒啥兩樣,因為相同的氣味而聚在一起。

是的,那是...被汙血染黑的牙發出的腥臭味。

沒錯,我們......沒有那可憎的牙就活不下去了。

守護?

喂喂...別問我那是什麼。

這單詞恐怕只有大哥和泰恩才知道那代表什麼吧?

啊......我知道的。

我能做的只有成為大哥的牙。

即使被撕裂成多麼渺小的肉片,我的牙還是會死死咬住「敵人」的咽喉,絕不放開。

這是我唯一的存在意義,也是我現在站在這裡的理由。



在無月的暗夜下,一隻人型的野獸正靜靜等著獵人的到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Rank: 3Rank: 3Rank: 3

  【交涉‧上】

  在漆黑的夜色中,一群提著火把的黑衣驅魔師在森林裡不斷地趕路。以一般常識而言,在這種沒有月亮的夜晚在深山中活動是非常危險的,不過,他們似乎認為自己所帶著的「東西」比暗夜更加危險。

  「在快一點,一定要盡可能的把『罪噬使徒』運送到瑪格那教會!」人群中,一位看起來像是領隊的男子對著執著韁繩的馬夫大聲嘶吼。

  領隊男子並沒有搭乘在馬車上,相反的,他以不亞於馬車的速度狂奔著,一旁也有數名穿著修道袍的人緊跟在領隊後。

  「別開玩笑了!」馬夫滿頭大汗的回吼。「你們這些驅魔師也就算了,載著貨物跑的可是馬啊!在這樣下去在趕到瑪格那教會之前牠們會累死的!」

  「你才別開玩笑了!」領隊男子憤怒的大吼。「這點程度的『四重十字罪刻』根本沒辦法封住『罪噬使徒』,要是不趕快把她送到教會完善『罪刻』的話……我們就準備全滅了!」

  領隊男子顫抖的聲音帶著無法言喻的恐懼,一旁跟著馬車狂奔的男子們也難掩恐懼之色。

  「罪刻」,教廷控制天之影的最有效手段,將教廷承認所的「奇蹟」研究其之一,「精神控制」研究的成果植入天之影成員的左手,外表看起來像是十字模樣的烙痕,實際上只要一違抗命令就會從精神上被抹殺的殘酷拘束,平常只要在人類身上烙下一處就能完全控制。

  平常的話。

  像是回應狂奔終的人們的恐懼一般,馬車突然劇烈晃動了起來。

  「真是夠了……你們是不會安靜點嗎?」

  「不…不會吧?!竟然這麼快就……」領隊男子發出像是青蛙被輾到的呻吟。

  「再……再快一點!不然的話就……」

  「不然的話就怎樣?」

  意外,總是來的這麼突然,就在驅魔師們急著趕路時,完全忘了警戒周遭的狀況,連惡魔來拜訪了都沒注意到。

  「咿………!」

  領隊男子先是被突如其來的低沉嗓音給嚇了一跳──

  然後就死了。

  男子原本還在疾馳的身體先是平直的往前飛了一段距離,在撞上一前方大樹後隨著噁心的碎裂聲停下。

  「敵……敵襲!各自散開!」雖然隊伍中有人急忙代替再也無法說出任何話的隊長發出指示。

  可惜敵人的動作更快。

  從黑夜冒出的惡魔衝到馬車前一腳踹開了馬夫,失去方向的馬車就這樣裝著「危險物品」衝入了夜幕,就在驅魔師們為了自保而散開的剎那,敵人的主要目的也達成了。

  「該死!那傢伙的目的是『罪噬使徒』!」慌亂中有人大聲喊著。「追過去!要是『罪噬使徒』的『罪刻』被解開的話我們就完了!」

  驅魔師們紛紛丟下火把,掏出了自己的武器,但是已經太遲了。

  披著黑影的敵人像在玩弄他們似的,只是對最先拔出武器的驅魔師重踹一腳,然後對著高舉斧頭正打算劈向他的驅魔師又是掃了一腿,中招的兩人就這樣飛了一陣子後像個斷線傀儡倒地不起。

  「搞什麼!威茲!諾曼!你們不會才被踹個幾下就被放倒了吧?」先前代替隊長發號施令的驅魔師不滿的大吼。

  「踹?」黑影冷笑了一聲。「你們好像搞錯什麼了呢。」

  「海…海爾曼!」一名擔心同伴而跑趕往兩位中招者的驅魔師顫抖著聲音。「威茲和諾曼的身體……被什麼東西給吃了!」

  就眼前的狀況來講,「吃」是最好的形容了,被稱作威茲和諾曼的兩名男子的身體上,就在剛剛被踹到的部位就這樣被什麼東西給挖了一到極深的傷口,深到甚至能從還在噴血的傷口中看到白色的脊椎。

  「什……!」海爾曼還沒把問句說完,黑影已經一腳掃向他的面門。

  這時,陷入絕望的驅魔師看見了他這輩子最詭異的畫面,人類模樣的生物掃到他面前的腳上,長出了一隻狼的頭,而那頭狼正血盆大開的往自己的頭……

  「咿………」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驅魔師的頭就這樣被黑影給「咬」了下來。

  「海爾曼!」看著所有的同伴都被「吃」了,男子跌坐在地上發抖著。

  「你……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顫抖的聲音,演奏著無盡的絕望與恐懼。

  「你說我嗎?」看著驅魔師恐懼的樣子,黑影只是冷笑。

  「你沒必要知道我的真名……」黑影在回答的同時,雙腳不斷發出噁心的咀嚼聲響。「我乃『獵獸 』,『虛夜魅影』傑洛之弟,你只要帶著這名號進入棺材就夠了,人類。」

  黑影的左肩先是扭動了一下,接著一顆巨狼的頭就這樣從他的左肩「長」了出來。

  「祈禱吧,如果你們的神能聽到的話……」

  在無月的暗夜下,一隻人形的野獸正以咀嚼獵人的利牙演奏名為絕望的小調。

 

[ 本文章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8-12-20 08:0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Rank: 3Rank: 3Rank: 3

  【交涉‧下】


  好痛……剛剛的衝擊是怎樣啊?啊勒?怎麼世界好向上下顛倒了…不對,顛倒的是我?

  馬的!看來是有什麼東西幹掉了馬夫的樣子,多虧那東西,我現在可是在出了車禍的馬車中享受上下顛倒的特別服務外加被一大堆鎖鍊鎖住全身的特別饗宴所以我等一下絕對要宰了外面那些王八蛋!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啊啊啊!!

  殺了你們…我絕對要殺了你們!!

  「────」

  等等?

  剛剛那些黑衣的好像慘叫了?

  「-─────-!」

  嗯,沒聽錯,真的慘叫了,還附帶濃稠的血腥味,那些黑衣的被幹掉了?喂喂…雖然他們已經被錢臭腐蝕了,但好歹也有兩個Chevalier 級在吧?

  這麼簡單就被幹掉了?是襲擊的那東西太強了嗎?

  正當我這麼想時……

  「雖然只是心裡話,但是稱呼本人的兄長『那東西』也太過份了吧?」

  「什…」有人接近了我?怎麼可能!?雖然被關在馬車裡視野死角很大,但我好歹還聽得到聞得到,竟然有人能夠在我沒察覺到的情況下接近我?

  眼前出現了一個人…是人沒錯吧?這個人…能在我沒察覺的情況下接近我?不!不對!


  「這傢伙到底在我眼前站了多久?」───這樣的想法像毒藥般流竄我的全身讓我不寒而慄。


  「您無需戒備本人,本人現在並沒有與您為敵的意思。雖然以您現在的姿態連戒備也做不到。」

  這傢伙嘴巴挺毒的。

  「是嗎?嗯,的確……你根本就沒有提防的必要。」我不甘示弱的回擊。

  接著我死瞪著那雙兩眼異色的人影,我們就這樣僵持了許久……至少我覺得過了很久。

  嗯?雙眼異色?真的,這傢伙左眼是比血還有光澤的赤,右眼是比林木還綠意的翠。

  人類會有這樣的雙眼嗎?我忍不住懷疑著。

  這時…大概是天亮了吧?眼前漸漸亮了起來。

  隨著光線的增加,眼前的人影漸漸清晰了起來,看著看著…等我有自覺時我表情…想必是看起來非常好笑的樣子─────因為眼前的這傢伙太美了,美到讓身為女人的我吃驚到說不出話來。

  細長的睫毛,柔和的臉龐,淡金色的頭髮把他那左紅右綠的異色雙眼陪襯的十分完美,眼前的這傢伙不管怎麼看都是個連我都比不上的美女…應該是女人吧?可是聽那自稱又不像……

  「順便一提,雖然常常被誤會,但是本人是貨真價實的男性,相貌像女性只是本人的特色之一而已…啊!失禮了,本人似乎還沒向您自介。」他清了清喉嚨。「本人乃『咎落博士』普哈特所創造的十四惡魔之一,『TYPE-NINE‧奈恩』──也有人稱呼本人『幻夢街』,不過本人最中意的還是某位淑女對本人的叫法,在這先保密,『男性有些秘密會比較有魅力』,這是一位對本人有恩的人曾告訴本人的一句話,雖然本人完全不明白有魅力會有什麼好處,而且目前對本人的魅力有所心醉並有所行動的人往往男性佔了大多數,這點讓本人十分困擾,應該說,如果這就是所謂的有魅力的話那本人寧可不要。」

  看來是個多話的傢伙。

  「啊,不好意思,本人一不小心就多話幾句了。」

  原來你還有自覺啊?

  「不過您也真是為直接…或者該說是豪爽嗎?總之,您的想法總是很強烈的流露出來,就像上游剛下完大雨的河川,雖然本人並不討厭您這種人,但是當面知道您心裡這麼想多少還是有點受傷…啊!抱歉,本人並沒有責怪您的意思,到不如說本人挺中意您的個性的。」

  「什…!」這...這傢伙剛剛讀取了我的……

  等等,剛剛一開始時他是不是說了什麼......「雖然是心裡話」?難道──

  「嗯,只要您的情感夠強烈,本人就能聽到您心裡的聲音,但前提也只是強烈的情感而已,如果不是想法在心中強烈的徘徊本人就讀取不了了。所以本人這種小伎倆要成為真正讀心術還早了100年,而且對於人心,本人並不想用這麼單方面了解對方的方式了解,藉著使用語言在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才是本人所喜好的。」

  雖然他這麼說…但是剛剛被他讀取心思的是還是讓我又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所以如果要簡略的說明的話,就是本人稍稍提到的淑女想見您一面。」

  「啥?」

  「所以本人想與您做個交涉……」

  「給我等一下!」

  「真是過份呢,本人連交涉內容都還沒說明就這樣被您拒絕了,唉…神啊,為何人們是如此的心急呢?雖然他們的時間真的是相當的有限,所以本人多少能明白人們不想浪費時間的想法,但這也太急了吧?當初凱薩就是太早想成為帝王才被眾人刺殺的,為何人們就是不懂?唉……」

  「給我適可而止吧!為什麼忽然話題從讀心術跳到有人想見我啊!還有你剛剛不是說你是惡魔嗎?有那個惡魔會向神禱告的啊?!」

  「有啊,您眼前就有一個,而且正確來說那應該是『發牢騷』而不是禱告,這裡畢竟不是教堂。雖然本人覺得禱告是不管何時何地都……」

  「都一樣啦!」我忍不住放聲大吼。

  「真是的,淑女這麼大聲嚷嚷可是很不好的,啊?請放心,本人並沒有討厭您的意思,剛剛本人也說過,像您這樣的個性…」

  「煩死了!!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煩人超級煩死人了!從剛剛就這樣嘰嘰喳喳講個不停,你到底有完沒完啊!」

  忽然,我的身體像是失去束縛般…不!我的身體真的……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辦到的,總之,當我意識過來時,剛剛一直纏繞著我扯也扯不斷的鎖鍊就這樣崩裂了。

  而我,就這樣呆看著四處飛舞的鐵屑……摔個倒栽蔥!

  「痛死了…剛剛到底是怎樣啊?!」我揉著頭抱怨著。

  「哦?雖然還不穩定,但是剛才的力量是貨真價實的。」

  「你這傢伙…剛剛單純只是想激怒我嗎?」好樣的,我真的生氣了。

  看著眼前的傢伙,雖然對他底細還不了解,但是只要朝咽喉咬下去他就沒戲唱了,就算他知道我的想法也沒差,我只要快到讓他反應不過來就可以了,而且我已經有兩天沒吃任何東西,就讓我……

  「唉呀唉呀…饑餓的怨念不管感受幾次都就人厭煩,不過可以請您再等一下嗎?『逆鱗紅鮫』小姐?」

  「你!」

  這次,我是真的被嚇到了。

  「逆鱗紅鮫」,這是我還是小鬼的時候…一個千金大小姐擅自給我取的綽號,我也沒告訴任何人這件事,就連「教廷」也只知道我「噬罪使徒」這個惡名而已。

  但是…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知道───這個只有我和她之間才知道的戲稱,為什麼這傢伙…

  難道又是該死的讀心術?!

  「你這傢伙!」

  竟然……竟然敢這麼輕易的踐踏我和她之間的回憶!不可原諒…我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不會原諒你!!

  「唉…請您別這麼激動好嗎?」

  「你給我去死!!」

  雖然這傢伙從一現身就一直拿著本怪異的書,但我才管不了哪麼多!

  張開嘴巴、露出尖牙!對準他的脖子,一次就把他咬斷!這種距離絕對是我有利!

  「Chapter  6 - 衝擊之章。」

  碰的一聲,在我聽到這震耳欲聾的聲響的時候,我已經飛在半空中,撞破了馬車筆直地脫離了大地。

  然後又碰的一聲,我的身體重回大地的擁抱,我想我大概失去了一段時間的知覺,等到意識過來時,那傢伙又出現在我的眼前。

  「咳咳…這……這是『衝擊之章』!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會莉亞的得意招式啊?!」

  雖然因為剛剛的一擊讓我喘不過氣來,雖然只要我在心裡大聲吶喊他就能聽到,但我還是吼了出來。


  「因為……因為我…因為我還想見那個千金小姐…我想再見莉亞一面!我想再跟她說話!我想再跟她吵架!我想再不自量力的跟她打上一架,我想再看著她安詳的睡臉入眠!我…我想……」我在心裡這麼喊著,但是,這話我怎樣都說不出口。

  「那是因為這招是本人教給本人那可愛小徒弟的第一招啊。」他笑著。「師父會徒弟的招式是理所當然的吧?」

  「你是莉亞的…」

  「您想見的那位淑女,她也很想見您,這就是本人此行的目的,不過到時會有數位同行者與您有同樣的目的地,『冰炎』、『虛夜魅影』、『紫雷』、『獵獸』,雖然目的不同,但是目的地都相同,加上本人『幻夢街』奈恩的陪同,這就是『交涉內容』,您要見本人徒弟的代價。」

  「是嗎…我終於能夠再見她一面了嗎?」

  一想到能再見到莉亞,我大概笑了吧?

  莉亞…我…到時該說些什麼好呢?

  「十分美麗的思念呢,那麼,契約成立。」

  啊…不行,眼前開始模糊了,連聲音也聽不太清楚了,好睏,好想…好好地睡上一覺。

  「唉呀,看來剛剛好像有太過火了,真是抱歉,作為歉意。」

  不行…以經……快聽不到了………

  「Chapter  17 - 治撫之章。」

  啊…好舒服啊,這好像是我與她分別後第一次能這麼安心的入睡呢,當我睜開眼時,就能見到她嗎?

  莉亞,我......我好想妳。

 

[ 本文章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8-12-14 11:25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Rank: 3Rank: 3Rank: 3

【代價‧上】 

  惡魔、魔人、異形、妖異、吸血鬼、妖魔、魔女、怪物……

  這是人類對擁有壓倒性力量生物最常使用的代名詞,同時也是恐懼的對象,特別是外型與自己一樣的怪物,正因為外型一樣,為了表示「自己與牠們不一樣」,人類對這些外型與自己無異的怪物展開了驅除、獵捕、虐殺、示眾…等等行動,只為了表示──「自己絕不是怪物」這種膚淺的想法。

  但是…這麼做又有什麼好處?他們到最後得到的也只是虛偽的自我滿足而已。

  「呵呵,奈恩小弟你還太嫩了,要知道人類可是以情感為優先的生物喔,正因為重感情,所以他們可愛;正因為重感情,所以他們可憎;正因為重感情,所以他們無趣;正因為重感情,所以他們有趣。硬是要給人類分類只是吃力不討好的浪費時間罷了。這可是活了三百五十年的魔女姊姊的經驗喲~啊?問我憑什麼這麼說人類?因為姊姊也是人類,所以當然知道人類是怎樣的生物啊。」

  打斷奈恩思緒的,是很久前遇上一位性格非常有問題的魔女所說過的話。

  「情感…嗎?確實,連能讀取情感的本人,都無法切實地了解人。不過,眼前的這位小姐有著與莉亞小姐截然不同的美麗情感是貨真價實的,就算是神也無法否定這一點。」

  看著沉沉睡去的紅髮女人,奈恩忍不住流露出微笑。

  「呲──」忽然,奈恩手中的書本冒出了小小的火花,火花只是綻放了一瞬間,隨即消逝,但書卻也多了些焦痕。

  「書中的魔力開始衰退了嗎?嗯,只是『謄寫本』而已,而且用的紙質又十分劣質,竟然能讓本人使用了五年,看來回去後非得好好誇一下莉亞小姐了,只希望小姐不要因此而得意忘形,嗯……可是也不能對她太嚴厲,見到小姐難過的樣子本人也不好受,『師父』這種身分真是麻煩,麻煩到太有趣了,害本人實在深陷其中…」

  「喲!」

  無視奈恩身為人師的煩惱(算是煩惱吧?),四個人影出現在奈恩身後,其中背著一位昏厥少女的青年呼了奈恩一下。

  「你那邊處裡完了吧?那就按照契約來看看大哥的契約者吧。」雖然有催促的意味,但是灰髮的高大男子語氣卻毫無任何情感。

  「瓦恩哥可是照你的要求把所有護衛人員都幹掉了,這次換你付出囉~」相較之下,嬌小的紅髮少女語氣顯得十分生動。

  「請兩位兄長大人以及姊姊大人放心,既然定下了契約,本人絕無反悔之意。」奈恩露出了微笑,但這笑容絕對不會有任何魅惑的成分,那是對對方…充滿反感的笑容。

  「那麼,請簡略告知本人出現在『冰炎』小姐的症狀。」

  「還能怎樣?優洛達在看到我時突然像著魔一樣哇哇大叫,還一度想自殺,是我和埃特合力把她打昏的。」青年不屑道。

  「因為七年前無法破解契約者身上的咒術,大哥才不得不離開『冰炎』身邊,所以…奈恩。」高大男子語調依舊毫無情感。「別拖拖拉拉的。」

  「請稍微等一下,與您們的契約順位是在本人與莉亞小姐之間的約定之下的,這點本人在訂定契約時應該有明白聲明了,這點也是在傑洛兄長大人的同意下列入契約中的,依現況如果要本人說的話,可能違背契約的反而是您們。」

  儘管語帶警告,奈恩依舊使用不失禮的話語說明。

  「啊!的確。」青年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出來。「抱歉抱歉,好在有你提醒,哈哈哈…」

  「奈恩!」看到哥哥被奈恩這樣對待,少女──埃特忍不住從嘴裡吐出一道紫色電流。「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虛夜魅影』傑洛,普哈特博士所創造的第一惡魔『TYPE-ZERO』,力量強大,卻也因為力量過於強大而無法隨心所欲的控制體內的『闇』,一旦使出那闇之力必會引發重大傷害,因此被博士定義為『失敗作』,是本人、埃特姊姊大人與瓦恩兄長大人的兄長──至少本人在名義上是您們的弟弟,還有什麼需要本人補充的嗎?」

  奈恩流利的說明,絲毫不在意聽到「失敗作」後也露出明顯敵意的高大男子──瓦恩凶暴的眼神。

  「『幻夢街』!給我收回那句『失敗作』!!」至今毫無情感的瓦恩首次露出了……殺意。

  呼應不斷從埃特吐出的電流,瓦恩從左肩、左肘、雙膝上都長出了呲牙裂嘴的巨大狼頭。

  「哦?表現出這麼明顯的敵意,就算是戰鬥意願低的本人也無法坐以待斃,只是希望您們能了解,對博士來說,不僅是本人,其他的兄弟姊妹們都是失敗作,如果不願接受這一點,那麼往後的日子,您們只會陷入博士那瘋狂的螺旋罷了。」

  「Chapter  9 - 狂炎之章。」說完,奈恩手中的書本發出了異樣的光芒,書本隨即攤了開來,書頁不斷地翻動、翻動、再翻動──然後停在某一頁。

  停下的書頁噴出了紅色的烈炎,火焰繞著奈恩徘徊、螺旋、纏繞,但奈恩和書本卻任何沒有被燒傷的跡象,火焰不斷地螺旋,宛如鎧甲般架起了奈恩的防壁。

  這是非人者之間的紛爭,奈恩、埃特、瓦恩,三個惡魔的殺意隔著一段距離交錯。

  擁有獨心能力的奈恩此刻感受到的,只是純粹的殺意。如果要刻意將祂們的情感轉為文字,就是──

















  「不將對方徹底宰殺絕不停止」


 

[ 本文章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8-12-20 22:4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Rank: 3Rank: 3Rank: 3

【代價‧中】

  埃特與瓦恩雙雙奔出。

  毫無遲疑的從左右兩側夾擊奈恩,沒有猶豫、沒有迷惑。

  祂們同時奔向奈恩,但是…

  「哦?偽裝成同時夾擊的的波狀攻擊嗎?」

  埃特快了瓦恩一步,打算將奈恩的大半注意引到自己身上。

  全身纏繞紫色電流的埃特撲向奈恩,或許保持距離用電流進行遠距戰會比較保險,但是攻擊的還有只能在近距離戰發揮的瓦恩,一不小心自己擅長的遠距電流攻擊就會傷到瓦恩,所以祂們採用最傳統的戰術──分散注意。

  「唉呀,打起來了。」一旁的傑洛依舊不打算出手,只是看著弟妹們苦笑。

  埃特一拳把纏繞了大量電流的右拳揮向奈恩,原本纏繞在奈恩周圍的火焰馬上集中在埃特的攻擊路徑,烈焰螺旋而成的圓盾硬是將埃特與她的電流徹底拒絕。

  就在這時,瓦恩出現在奈恩右側,四顆狼頭分別襲向奈恩的腹腔、左右腳還有右肩。

  埃特製造出破綻的一剎那,由瓦恩的牙撕裂奈恩。

  奈恩在普哈特博士的研究中並沒有被賦予戰鬥機能,只要場面變成肉搏戰他一定無法應付。

  在完全沒有事先溝通下,「紫雷」和「獵獸」的攻擊戰術可說是默契十足,但這戰術卻有一致命缺點───

  「別以為本人還停留在十年前的狀態。」

  瓦恩的攻擊撲了個空。

  奈恩在瓦恩的狼頭撲向自己之前,他已經迅促地鑽入瓦恩的懷中──那狼頭絕對攻擊不到的死角。

  「什…!」


  ──這個戰術是在「奈恩不擅長體術」這個前提下發動的。


  奈恩一掌朝瓦恩的下巴擊去,反應不及的瓦恩就這樣被這一掌托離了地面,但奈恩的反擊還沒結束!

  就在瓦恩雙腳離地的那瞬間,奈恩拿著書的另一支手快速地將書丟下,然後雙手揪住瓦恩,書本離開奈恩左手的時,擋住埃特的炎盾也就此消失。

  「咦?」

  炎盾消失得太快了。

  來不及收停下電流,埃特就這失去了重心倒向前方。

  倒向───正在把瓦恩甩過來的奈恩。

  瓦恩就這樣被奈恩甩到撞上埃特,埃特的電流也因此將瓦恩電昏了過去。

  「瓦恩哥!」

  不到十秒的攻防,奈恩完全壓倒性處於優勢。

  「你……到底…」埃特將懷中的瓦恩輕輕放到地上,沉聲直問著。

  「你真的是......奈恩嗎?」現在的她,憤怒早已被詫異取代。

  她與瓦恩是具有凌駕人類的戰鬥機能而被開發出來的,現在卻被……當初被博士評為「不適合戰鬥」的劣質品耍得團團轉。

  「愚蠢,十年能改變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撿起書本的奈恩首次露出不快的神情。「如果想成為傑洛兄長大人的力量,至少要有能傷到本人一下的能力才行。」

  「嗚…」

  一句話。

  就這麼一句話。

  埃特的敵意與自尊就這樣徹底的───崩潰。





 

[ 本文章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8-12-20 22:4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Rank: 3Rank: 3Rank: 3

【代價‧下】 

 
  真是…令本人作噁。

  這是奈恩對教廷強加在優洛達身上的術式的最直接感想。

  「真是噁心的術式,既不是詛咒也不是催眠暗示一類的東西,而是將自己的靈魂分裂後直接附身在『冰炎』小姐的身上,然後設定成只要『冰炎』小姐一見到在她進入教廷前所認識的人就會發難自殺……真是惡質,雖然多少有聽過一些有關『感染自殺』的傳聞,想不到實際接觸那個人的術…不,這連術也稱不上,術的整體結構太過單純,要解除也只能用魔力蠻幹,這對本人來說實在太過於簡單也太過於棘手了。要是解術過程要是拖太久還會損害到『冰炎』小姐的靈魂,最糟的情況是『感染自殺』的靈魂碎片會與這位淑女融合,進而成為『感染自殺』的一部分……真是噁心。」

  奈恩滿頭大汗的抱怨,此時他一手放在優洛達的額頭上,另一支手上的書本不斷地翻動。

  「也就是說…你也拿『感染自殺』沒辦法?」傑洛皺起眉頭。「喂喂…我是聽說你曾在人類身邊學習魔法才……」

  「是代價跟本不平衡!」奈恩難得的拉高音量。

  「要本人現在解除是沒問題,但是這跟契約內容完全不一樣!

  『解除優洛達身上的術式我就告訴你有關東北咒術一族的情報』───當初您是這麼說的,本人是因為莉亞小姐對這類情報有興趣才會答應這契約,但這根本就不是術式,只是靈體附身而已!本人是依賴魔法書才能施展魔法的『魔書使』,只要本人手中的『勃列佐異咒』離開手中,本人連個簡單的起風咒都無法施展,普哈特博士當初在開發本人時也只給了本人下三濫的幻術能力,這類靈魂方面的問題與其找本人還不如找個三流除靈師比較實際,換句話說─────您跟本就找錯對象了!

  沒錯,本人是能解除,但這對本人來說代價實在過大,大到還不如在此與您決裂啊,傑洛兄長大人。」

  「…………」

  奈恩不耐的說著,他先是撇了正蹲坐在數公尺遠的埃特還有仍在昏睡中的瓦恩一眼,然後壓低音量:「何況您還要求本人稍微讓埃特姊姊大人與瓦恩兄長大人理解自己的極限在那,被祂們願恨的代價實在過大,念在彼此在名義上都是兄弟的份上本人才勉為其難地同意,但是『冰炎』小姐的部分就太超過了。

  您若是無法承諾能支付對等的代價,本人馬上就帶著『逆鱗紅鮫』小姐離開───沒錯,本人是要與您決裂,到時您如果再採取進一步的武力手段本人也好殺掉其他三位,是那三位您心裡有數,本人在正面衝突絕不會是您的對手,但是要從您手中逃離絕非難事,所以請您─────好好的考慮。」

  聽完奈恩那危險的發言,傑洛閉上了雙眼……過了許久他才開口:「埃特和瓦恩的事我很抱歉,但是對祂們來說我就是這世上的一切,如果是由我指出祂們的自我極限───就跟整個世界否定了自己沒什麼兩樣。」

  「所以由本人來背黑鍋,真是絕妙的劇情發展,讓本人真想拍手叫好。」奈恩不屑道。

  「優洛達對我則是……」

  「本人不想聽。」之前即使很滿懷不滿依舊保持禮貌的奈恩…這回卻向傑洛比了個中指。

  「本人只想要明確的答覆而已,這回您再不說個明白,本人就立刻離開。現在已經是白晝了,在這裡拖太久只會對本人更加不利,何況附近的瑪格那教會還有一群隨時都有可能醒來的驅魔師,要全數解決他們並非難事,但是只要情報一傳遞出去說不定會危害到莉亞小姐。傑洛兄長大人,想必您也知道,對惡魔而言,契約者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您知道本人在說什麼。」

  面對已經下最後通牒的奈恩,傑洛沉思著,心中盤算著該不該把那最後……奈恩一定會接受的條件獻出來,可是一但這麼做……鐵定會發生弟妹們相互撕殺的悲劇,那是他所不願見到的。

  「看來您是不打算展現誠意了,恕本人失……」

  「TYPE-SEVEN‧詩艾芬的情報!」傑洛沉痛的說出了……他最不想讓奈恩知道的東西。

  這時奈恩驚訝到手中的魔法書掉了都不知道,他愣了一會兒,然後開始顫抖。

  「呵…」顫抖。

  「呵呵哈哈哈……」


  狂喜的顫抖。


  「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奈恩瘋狂地笑著。

  「詩艾芬!殺死阿莉亞絲大人的兇手!TYPE-SEVEN‧詩艾芬!『死絕輓歌』詩艾芬!在里昂大開殺戒的詩艾芬!屠殺了『勃列佐家族』的詩艾芬!本人與莉亞小姐打從心底憎恨的詩艾芬!本人不徹底宰殺絕不放過的詩艾芬!

  條件是她的情報?本人接受!絕對接收!痛哭流涕沒問題的接收!」

  看到奈恩這姿態,傑洛之前悠哉的心態已不見蹤影,取而待之的的是



  ────────無法言喻的沉痛。

 

[ 本文章最後由 零神域 於 08-12-21 12:5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24 , Processed in 1.543364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