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失落的天使

[複製連結] 檢視: 1228|回覆: 4

失落的天使

序章──

『連日的大雨造成多處淹水及交通癱瘓,全國停班停課至本週五……』

氣象主播在電視上為全國觀眾播報現況,但電視機前的人可不領情。他關掉電視走到窗邊,向外望。

傾盆的大雨竟然還有逐漸增強的趨勢,男子不禁抱怨,「停課三天就已經夠久了,如果雨勢再增大的話,應該會停到下禮拜吧?這麼多天悶在家裡哪都不能去……」

男子的抱怨聲越來越小,似乎在思考些什麼,卻被外面突來的巨響打斷。

『大概是撞到電線桿之類的東西吧。真是的,誰會在這種鬼天氣開車出來啊?』男子心裡這樣想,嘴上唸的卻是︰「該不會是來找我的吧!?」

才剛說完,門口就傳來了電鈴聲,「烏鴉嘴……」男子咕噥著前去開門。

「是誰……啊?」

門口空蕩蕩,並沒有人站在那。

『難道是電鈴壞了?』

一邊這樣想,男子走到設置電鈴的廊柱旁──

一個全身濕淋淋,好像剛從水裡被撈上來的少年坐在廊柱邊;他雙眼緊閉,好像沒有意識;有著一頭的銀髮。

男子蹲下細看,少年的左手垂落在地形成一個很奇怪的姿勢,他拿起少年的左手掂了掂,『斷了。』;再看向少年的右手,掌心靠在一隻小黑貓身上,而牠就窩在少年的肚子上,一臉驚恐的看著他。

「他是你的主人嗎?」男子向小黑貓問道。牠當然不可能回答,男子卻當牠默認了。

「遇到我算你們幸運。」男子抱起銀髮少年。小黑貓輕巧的落在地上。「你放心,我會救他的,賭上我Dr·羅伊提的名號。」

男子──羅伊提把銀髮少年抱進屋內,當然沒忘了要等小黑貓進來之後才關上大門,把惱人的雨關在門外。




~未完待續~
 
「無論怎樣的痛,都不可能感同身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初之章──

「…我是誰…?」

「你是我。」

「我是你……那你是誰?」

「我也是你。」

「你也是我……?」

「是的。現在……我把一切都交給你了……」

   ★   ☆   ★

城市裡的都會區,又稱為『水泥叢林』。大樓林立,而且一棟比一棟還高;但其實每一棟都長得差不多,連裡面工作的人臉上的表情都很類似。

其中最高的那棟是亞特蘭企業的總公司,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大企業。

一個頭髮花白的男人走進最高的那棟大樓。

「董事長好。」

「董事長,您早。」

男人對這些聲音一律回以微笑。

他走到大樓的中心,那裡有一座專屬於他的電梯,直達頂樓的董事長辦公室。其他電梯並不會到頂樓,因此那裡就成了他的私人空間。

專屬電梯闔上門並緩緩上升著。

『聽書董事長的獨子在三年前過世了……』

『嗯。死於心臟病。這是先天性的,無法治療。』

『好可憐……他才17歲而已吧……』

當然,男人不可能聽到這些話。他站在一扇門前,猶豫了很久才推門入內……

   ★   ☆   ★

剛才那個聲音……離開了嗎…

淨說些我是他、他是我的怪話……

我還是不知道我是誰。

   ★   ☆   ★

門內的空間一片漆黑,男人點起蠟燭。

儘管光線微弱,仍然可以看出室內擺飾的輪廓。

圓形的房間,沿著牆繞了一整圈的大型機器,中央則放置一個柱狀的密閉容器,每台機器都有管線與之連結。這層樓所有的電力都花在這上面,因此連辦公室內都沒有裝設任何的電器用品。

男人這般的付出,無非是為了浸泡在密閉容器中的,他的兒子。

「無論如何,我只求你醒過來…亞……」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呃…其實我一直都是醒的欸…我有在思考啊!只是身體動不了而已。

那個人到底是誰啊?還把我泡在奇怪的液體裡…雖然分析的結果都是有益物質,不過還是很怪。這樣聲音也傳不出去,他又不開燈,怎麼會知道我醒了沒?但是看那些電線的方向,幾乎都是接到我這邊的,那…就不能怪他了……

其實他講的話我都有聽到哦!大概是因為他很用心在說的關係吧!只是他常常都不說話,就坐在旁邊跟我對看。他一定不知道我本來就是醒的。從他把我放進容器的時候就是了,只是我當時沒睜眼罷了。

好想直接問他我是誰哦…他應該知道吧…我記得他講的話幾乎每一句都會有「亞」這個字耶……在這個國家的語言裡「亞」是無意義的,所以我的名字叫做「亞」?可能是吧,但我還是不知道我是誰啊──

   ★   ☆   ★

這天,除了雲層比較厚之外,一切都和平常一樣。

男人一如往常的踏入公司、搭乘直達電梯、走進辦公室、打開那扇門……然後呆立在門口…

門內一片狼籍。所有機器都被破壞到不可能修復的程度,連最中間的柱狀容器也整個碎裂。碎片和著培養液流了一地,原本放置其中的人則不知去向。

而冷風正不斷的從窗戶的大洞吹進來……

男人愣了許久,然後全身開始抖震,夢一般的喃唸著︰

「我的兒子……我好不容易才救回來的兒子………」

   ★   ☆   ★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前一天的夜晚──
 
  今晚,無輪如何就是睡不著,正覺得奇怪時,卻從後方傳來了說話聲。好像是一男一女在交談。
 
  可惡!為什麼身體還是動不了?連回頭都不行。
 
  接在簡短的交談之後的,是玻璃碎開的巨大聲響。一男一女踏著玻璃碎片走進來。
 
  「白頭髮?不是說是少年嗎?」男人首先發問,從聲音聽起來大概25歲上下。不過……先生,你對我的髮色有什麼意見嗎?而且明明就是銀色!
 
  「唉呦~誰說只有老人才可以是白頭髮啊?」女人回答他,聲音出乎意料的年輕,聽起來竟像國中女孩的聲音,包括語調。
 
  她繞到我的正前方。「而且他還長得挺帥的呢!」女人忍不住嘆道。
 
  呵呵,多謝誇獎。
 
  後面的男人「嗤」了一聲,頗不以為然,「我們是來辦事的,不要說那些有的沒的。」
 
  「好啦好啦~」女人噘著嘴看向他,再把視線轉回我身上。
 
  「咦?他還沒醒耶!」
 
  「這簡單。」男人舉起某樣東西,重重的砸在容器上。
 
  容器裂開的速度很快,在其中兩條最粗的裂紋快要接在一起時,男人又補了一擊。
 
  這一擊的威力比剛才更大,而且由於液體已經所剩無幾,我等於是直接以身體去承受如此巨大的衝擊力道……
 
     ★   ☆   ★
 
  「我說你啊……不要因為人家長得比你好看就這樣嘛,吃什麼醋啊!」女人抱著亞對男人抱怨。「真是的,要是沒接到他可就毀容了耶!」
 
  男人無言。早知道就不要答應和她出任務……
 
  「欸!你看你看。」女人向男人招手。
 
  「什麼?」男人走了過來。
 
  「這個。」女人指著亞鎖骨間的凹陷處。
 
  男人湊近一看,是一條墜飾鑲著紅寶石的項鍊。
 
  「這有什麼稀奇?董事長的兒子有這種東西很正常吧!」
 
  「可是可是……你不覺得很漂亮嗎?」女人一臉無辜的戳了戳紅寶石。
 
     ★   ☆   ★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確實收到始動指令,始動倒數……』
 
  這行字在腦中閃過。雖然不太懂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應該不壞。
 
  『5……4……3……2……1…………』
 
  隨著腦中的倒數聲,一股熱流由頭部開始往下蔓延……右手……胸腔……左手……腰部……直到腳底。
 
  這是什麼感覺?
 
     ★   ☆   ★
 
  「我說妳啊……」男人扶著額側,再度無奈道。下次真的打死都不跟她一起行動了。「想要的話直接拿走不就得了,還戳什麼?」
 
  女人想了一下,「說的也是。」然後伸手,握住項鍊。
 
     ★   ☆   ★
 
  不要碰我!不要動我的東西!
 
  還來不及思考,身體先做出反應。
 
  我揮開她的手,以單腳著地再往後躍上其中一台機器。看看那女人,再看向站在另一邊的男人,兩人都是一臉吃驚的樣子。包括我自己。
 
  身體……能動了?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江魚兒  XDD未完待續...期待  發表於 07-12-28 18:4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08 , Processed in 2.362360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