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Perpetual Wing

[複製連結] 檢視: 1157|回覆: 2

***

在這失控的世界

我從沒想到自己會介入其中 也陷入了愛意 

也許消失是她的選擇 

也許在冥冥之中 她早已死去 

等到我才發覺 遇到她是錯誤的 早已無法挽回

如果回到那天 ----

我還是會去見她 去找她

即使她 有義務 有責任 我也想幫她

只因為







我愛她。


***             ****

[ 本文最後由 雨芽 於 07-9-16 11:33 AM 編輯 ]
 
      

                    寒冷的冬夜裡 最想飛奔你那溫暖的擁抱
                                    
                    而你溫暖的擁抱   也是我唯一的依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CHAPTER 1



位於地球北半球世界正中央的特爾洛奇國,雖然炎熱的天氣令人心煩氣躁,
但在這裡的人民各各都是善良和藹,追求和平性念的一群。

這都是拜特爾洛齊國的國王───特爾奇帆所賜,他的個性理念漸漸成了人民的幸仰。
他們追求和平ˋ分工合作,也成了這裡也是五大強國之一。

除此之外,城堡裡還有一群重要人物,蓋爾團。
蓋爾團是世界政府組織第五軍團,其中最廣大聞名的軍團,他們這群人是負責保衛特爾洛奇國,防止五大國家戰爭的軍團。

說起世界政府,也就是防止北方、南方、西方、東方及中央國家打仗的聯邦。
而聯邦為了要監督五國便招集世界最強的成員成立軍團。

這對於軍團是件重大艱難的任務,但對於蓋爾團卻不是。
特爾洛奇國愛好和平怎可能發動戰爭?當然聯邦也這麼認為,因此……

放眼望去,每條街道的房屋各各都是充滿藝術協調的色彩,而且,位於王國正後方的特爾洛奇國城堡顯得特別亮麗,充滿藝術氣份的國家常常有許多觀光客前來觀看這些看似平凡但又有協調藝術價值的房屋。

特爾洛奇國城堡也就是這群人的棲息之地,此時傳來一陣爆裂聲。

「現在聯邦是怎樣?這……簡直是太令人氣憤了!!!」
一名金髮少女,氣的顫抖著,憤怒的瞪著雙手拿不穩的傳令單。

突然,門傳來不滿拉開門聲的聲音。
一名紅髮凌亂的短髮的少年,一臉迷惘的眼神,還有凌亂的睡衣,怎麼看都是一副被吵醒的樣子。

「希莉亞,發生甚麼事了?」少年一臉無奈彷彿習慣了她的脾氣,一副理所當然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來。
「還有哪個政府能讓我氣的像這種樣子,你看看傳令,這簡直違反的我的──」

希莉亞將傳令單丟給了少年,彷彿這張紙會弄髒了她的手一樣。
「原則,我知道。」少年看了一看,幫希莉亞接下一句話。

「怎了,艾恩?」一名嬌小玲瓏看似十四歲的少女,好奇的從門後探頭出來。
「阿!你來的正好,來看看這個。」艾恩不理會少女,反而揮揮手叫一旁站在看熱鬧的男子。
「嗯?」男子一臉疑惑便慢慢前進,一旁的少女不滿艾恩不理會她便氣嘟嘟的捏了他的耳朵。
「阿──很痛拉──夏娜──炎-奇-浩──你──覺得──怎樣──」艾恩被夏娜捏了耳朵痛的一句話也不能一次說完。
「很奇怪。」炎奇浩冷冷的說著。
「就這樣?」希莉亞擰眉,不滿炎浩爾只說這麼一句。

「你們好吵。」深色長髮少女,懶散的抓的頭髮,一副「又來了」的表情。
「我說,愛拉,別一副懶散的模樣好嗎?」艾恩嘆了一口氣的說著。
深髮的少女一臉無所謂的聳肩的說:「你在怪我媽把我生成這樣?」

「……我先去換衣服好了。」艾恩一副懶的跟你扯的模樣起身回房。
「他自己也很懶。」愛拉緩緩的拿起桌上被人丟過數次的傳令。
看完了此傳令愛拉的臉漸漸嚴肅起來。
「怎樣?」一旁希利亞疑惑的問著。

「奇怪。」
「?只不是要找人而已怎麼會奇怪?」希莉雅不滿的說著。
「恩…奇怪就是這點,難道失蹤的地點沒有軍團嗎?」愛拉提出看法。
「那裡沒有軍團,連世界政府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沒錯,惡羅灣島,這座島有稀有人在,畢竟那裡有種恐怖的傳說。
傳說,曾經有二十名要到此島的人民,因政府的船未檢查完全,加上當年的救生系統過於古老因此遇到狂暴雷雨,死傷慘重。
而其中有五名曾可以獲救的人,卻因為當年的救生小船故障,在狂風暴雨裡死了。
那五名因心有冤屈,因此化成了五座古蹟沉在惡羅島海裡。
而原本在惡羅灣島的居民每年都會遇到海嘯,因死不是逃就是已經………

「你們不覺得太扯了?」希莉雅厭惡的看的傳令單一眼,看著眾人說著。
「還是要去看一看。」愛拉看了希莉亞一眼說著。
「好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團長人勒?」希莉亞無奈的坐了下來說著。
「艾恩去換衣服。」夏娜指著門外說著。

就這樣蓋爾團接下了此任務,在等待的過程中,他們卻沒有想到這次的決定將會改變了他們彼此的命運。





在城堡裡,機關是不可缺少的,當然在這經濟及科學發達的王國下,當然也有許多細小的看不道的小路。
艾恩一群人熟悉一切路徑,彷彿就算閉著眼睛也能走到正確地點,城堡雖然機關重重,但城堡還有另一個隱密的空間位於底下,那就是現在科技發達的証明,天空船───特奇拉之翼,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快速天空船。
艾恩一群人一下子拉開門,又採地板,抓門把,東摸西摸的,終於來到目的地───隱密之地。


「就是這了。」艾恩看了一下四周,對著後方成員說著。

「這麼說來,這次要開特奇拉號囉!」夏娜開心的說著,變高興的跳來跳去。
站再一旁冷漠觀看一切的炎奇浩,拉住夏娜的衣服說著:「別動,這也有機關。」
「歐恩……這位國王也太陰險了吧!」夏娜乖乖的一步也不動,變低聲的說著。

「好了,總而言之,要開始了。」

艾恩緩緩的退步一格,將自己的雙手放在隱密之門前方,手上有著深紅色鳳凰的烙印,漸漸發光。
一群人不約而同的閉上嘴巴,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鳳凰的形狀慢慢的成形。
就在此刻,艾恩不停的唸著炎爾文,越來越快,直到鳳凰漸漸消失。

「喀囃!」

門自動開啟,一群來開心的微笑,但艾恩則是感到頭暈,手上的烙印防彿要吞蝕他似的,不停的釋放熱量,使艾恩越來越沉痛。

「我覺得我們團因該要有巫師,不能每次都叫艾恩使用鳳凰之印阿!」希莉亞伏著艾恩對著炎浩奇說著。
「嗯……但"他們"是不可能幫助我們的。」炎浩奇緩緩的說著。

「你又知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最愛戰爭像這種國家他們是恨透了。」

愛拉對著希莉雅說著,便看了艾恩一眼,臉上沒有一絲感到可憐的表情。

「如果他們的敵人還在的話……」希莉亞沉思許久說著。
炎浩奇搖搖頭,便拉開前面的印門,輝煌的天空船就在眼前不遠處。
「姆……好好…帥!」夏娜望著特奇拉號開心的說著。
「好了,愛拉和夏娜先上船,我和希莉亞伏住艾恩,記住有沒有武器忘記在身上。」炎浩奇扶著艾恩說著。

愛拉和夏娜乖乖的先走進天空船上,再天空船上,各種不同的按鈕使的夏娜頭昏腦脹。
愛拉則和夏娜成正比,愛拉東按西案,和夏娜確認位址後坐了下來,就像是天空船的主人似的,已經就位準備開船的模樣。
「東北?」炎浩奇和希莉亞伏著已經累到不能再說話的艾恩走上了天空船,向愛拉疑惑的詢問方向,愛拉不語點點頭,天空船開始運作,所有機器按鈕不約而同的開始發亮,愛拉往頭一看,看著一群人是否就定位,開始拉起手把往後一拉。

大約十幾分鐘後,愛拉變緩緩的開口著:「到了。」
夏娜則又用它最開心的語氣說著:「真不愧是史上最快的天空船!!」
「艾恩好了嗎?」這是愛拉第一次關心的說著。
「OK」艾恩點點頭說著,希莉亞用一臉「真不愧是艾恩」的臉色。
愛拉緩緩的點頭,便開始將手把往下一拉,碰───快速的落地。

「真的超級酷的!」夏娜高興跳著,但她卻忘了她上面正式天空船的按鈕。
「小心!」炎浩奇快速的將她拉下。
「我說…夏娜別讓炎浩奇向僕人一樣一直照顧妳好嗎?」艾恩露出微笑說著。




「他們來了。」一名粉紅長髮少女緩緩的起身,看著上空天空船快速的落下。
「恩…」少女手上不平凡的長杖緩緩的發出聲響,就像真人般與少女對話。


少女不平凡的氣質,有種溫柔又堅定的眼神,看著艾恩一群人走下來。
「看了該這麼做了。」長杖冷靜的說著,少女點點頭,慢慢走向艾恩一群人的身後。


長杖飛出少女的手中,默契十足的少女則快速唸了魔印,長杖不停的發光,瞄準艾恩一群人。
「怎麼……」艾恩一群人身體無法動彈抗拒的說著。

「………」身後的少女慢慢的走向他們。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CHAPTER 2

惡羅灣島,位於世界東北方。
一望無際的翡翠樹林,嘩啦嘩啦的流水聲響,清澈的河水倒映著河川邊的花草。
清涼新鮮的空氣,有著淡淡的芬花香。
卻少了甚麼。
這麼自然、幽靜,少了人類的破壞,卻沒有動物的存在。
走進深入,便有一大片深紫的紫蘭花。

「喀喀……」似人非人的生物,正發出令人發毛的笑聲。
毛燥的長髮,穿著破爛不堪的衣物,臉型扭曲,看不出是男是女。
但令人搶眼的,正是他手滑著大量鮮紅色的血濺在這………
一片紫蘭花,深紫色,漸轉為鮮紅色。

窗外一陣花香,躺在床上艾恩呼呼大睡著。
彷彿前幾秒發生的事情,早已結束。


「剛剛……那是甚麼?」愛拉顫抖著身軀,腦海裡便是剛剛的慘忍畫面。
很少有人讓她產生恐懼,愛拉看著女孩,緩緩的拿起桌上剛泡好的鮮乳。

「我也不知道,他們或許是某個地方放出來的怪物吧。」女孩望著窗外,原本這是她最愛的自然畫面卻都變成……
「他們?」愛拉驚恐的看著女孩,女孩頭也不回的點點頭。

「也許……你們不該來。」女孩苦笑,這裡的一草一物可是她的心肝阿。
「我不懂的是……那位女孩為何暈倒?」女孩轉身看著愛拉,愛拉則一不可思議她會這麼問她的表情的說。

「她還小……」
「是嗎?」發出聲音的主人正在放在桌上的魔杖,深厚低沉的聲音,彷彿是好幾白年的老人似的。

前幾分……不……也許前幾秒鐘。
蓋爾團差一點就滅團了。


沒錯。
是這位女孩救了他們。
她一個人。

「這是……」艾恩一群人動彈不得,只能發出微微的聲音,彷彿下一秒人就要倒了下去。
「喀喀…………我要……喀喀…主人要我把這滅了。」傷疤多到數不清,似人又非人的怪物綻放著妖異的笑容,貪婪的眼神看著艾恩一群人。

「如果我不准呢。」女孩緩緩前進,那種令人無法忽視的存在感及堅強溫柔的氣息是艾恩一群人映像深刻的。
「不准?喀喀喀喀……喀喀……」牠詭異的笑的越來越大聲,似乎這是牠第一次聽到的笑話一樣。

「牠似乎看清妳了,蘇菲。」稱女孩蘇菲的長杖不滿的說著。
「因為……我從沒有站出來對牠說吧,如果早一點,這麼做或許會不一樣吧!」女孩苦笑。

艾恩看著蘇菲,不知為何,有股衝動想去幫助她,不行………讓她一個人……面對這個怪物。
「不可以!!!!」蘇菲大聲的轉頭大吼著,但來不及了,艾恩早已拿著弓射出了第一把箭。

『這傢伙麼可能能……我明白了,原來是鳳凰之印。』

啪………箭刺穿了怪物的身體,怪物連一絲感到疼痛的叫吼聲也沒有,臉上妖異的笑容越來越深。

「糟糕。」蘇菲輕聲的對著魔杖說著,原本的計畫都被搞的亂七八糟了。
「冷靜。」魔障冷漠的對著蘇菲說著。

怪物喀喀喀的笑聲越來越大聲似乎在取笑他們的自不量力。艾恩則是一臉驚赫,他的箭不是普通的弓箭,而是塗了劇毒,無論是動物、人都必死無疑的劇毒。
怪物突然猛然一衝,衝向艾恩。還來不及反應的艾恩則被怪物的獠牙刺傷了。

「喀喀喀……這種毒我的身體有太多太多了……喀喀喀……」

獠牙沾滿的血液,怪物用舌頭細細品嘗著。蘇菲驚訝,但不是看著艾恩則是看著旁邊身處的夏娜。夏娜不知為何,看到此景彷彿回到過去,她身體發出了強大的力量。


碰。

怪物被打到十里外,卻連一絲痛楚感都沒有。

『這……孩子……』

夏娜憤恨的怒視著怪物,突然一陣暈眩向夏娜襲來,她感到一種扭曲的錯覺,彷彿時光倒回那一年…………
「就這樣?喀喀……」怪物站了起來,笑著。

蘇菲看了一下地形,這是巫女在戰鬥中最先觀察的一件項式。

『恩………』

蘇菲看了一下魔杖,手上的魔杖發出紫色光芒,怪物感到一絲不安。魔杖發出的光芒越來越大,蘇菲快速唸的一串魔咒,突然天空降臨了巨大的………鐮刀。

怪物的笑聲沒了,漸漸產生恐懼,嘴角彷彿再說著。


「主人………不……」
蘇菲則冷漠的看著牠說著:「我不是你那黑巫師的主人!我和他們不一樣!!」

碰喀。

怪物的笑聲、身軀,轉而變成,血漿及痛裂聲。


「唔……」艾恩柔柔惺忪的眼睛,一旁的團員各各都露出笑容。在一旁的蘇菲也放心了。
「太好了。」希莉亞開心的說著,夏娜則是虛弱的點點頭,炎浩奇則擔心的看著她。

「你們快走吧。」蘇菲身旁的魔杖粗聲的說道。
「為……甚麼?我們還沒有解決任務。」艾恩疑惑的看著魔仗,魔杖不發出聲音,一旁的蘇菲搖頭的說著。

「你們還不懂嗎?這裡沒有你們說的人,你們要找的不是人,而是紅異石吧……聯邦早已來過了。你們的任務也結束了。」
「妳怎麼知道………」艾恩疑惑的看著,看接到炎浩奇的的眼神就已經明白了。

「塔克提絲,我的魔杖,可以看穿你們的心靈。」蘇菲解釋著,引來希莉雅不滿及疑惑。

「妳到底是誰,我不明白你到底有甚麼陰謀,幫助我們又看穿我們心靈,而且你明明是一名巫女卻沒有軍團,還說自己和"他們"不一樣………」

「我和他們不一樣,知道帕拉國前年發生的事件嗎?」

蘇菲沒有希莉亞的無理而生氣反而理性的對著他們微笑的說,但在艾恩的眼裡她的微笑…………是虛弱的假笑。

「知道,帕拉國六年前本來有一群聖巫師但通通被………等等……你該不會就是……」希莉亞恍然大悟的看著她,只見蘇菲微笑的點點頭。




「蘇菲‧緹米斯緹雅。」
        
唯一在那場慘忍的戰爭上生存的聖巫的血統………

他們的敵人。

隱密在這─────── 惡羅灣島。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雨芽 於 07-9-25 10:4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12 , Processed in 3.061380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