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珊追亞日誌

[複製連結] 檢視: 1296|回覆: 1

M事相談區?

西元2076年。

這是一個惡魔橫行的世代。


在二十世紀末,人類終於親自打開了地獄之門。

不論基於什麼理由,潘朵拉的盒子,開啟了,便永遠開啟。夜晚從此與安息無緣,成為血肉纏雜,笙歌狩獵的代言。披著姣好樣貌的惡魔掛著歡愉的笑踐踏無辜者碎爛屍體,愚癡的代價,由惡魔所到之處、進犯視線的人類付出。從此人們恐懼日落,並只能在日出時稍闔筋疲力盡的雙眼。

短時間內,地球失去數以億計的人類。太多城市在成為廢墟之前淪落為惡意的巢窠,政府與國家被打散成以避難所作為單位。

這是一個科學不得不承認惡魔,並與宗教攜手、密切合作的年代。


在犧牲無數之後,教會與聯合國組織設置於地下的研究所,終於研發出無論何人都能使用的暫時避難所──「聖立方體結界」,透過在立方體的八個頂點上,放置以聖水加持過的聖物來形成邪惡無法穿透的障蔽,讓人們無論宗教信仰,皆可在其中躲避惡魔狩獵的遊行。

一待這個方法被驗證為有效,教會透過高科技通訊系統、及軍隊的護送,將此法與所需法器廣為傳播。
有幸在數次侵襲活下來的人們紛紛捨棄家園,將荒棄的校舍以鋼絲鐵網層層包覆,改建成一座座的堡壘。

除了遭遇惡魔那不得好死的恐怖之外,最驚駭的,還不如說是一城堡壘中,脆弱的人心受誘惑與絕望的引誘,防不勝防的背叛,帶來殷紅漫階,屠戮腥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Page 1.

Page 1.       
208X年,X月X日。

我,Sendrisya Demort,這本五線譜日誌的所有人。當你們看到這本日誌時,我已經不知道死去多久了。也許是八年,或者是九年,誰知道呢?現在已經沒有新聞這種東西會幫我們播報日期。日曆?早已無人生產。我曾經有個朋友,叫Mandy吧──喔,現在不論是試著回憶誰,都可輕易令我感到心痛──是個漂亮又性情甜美的黑女孩,她用那隨著她流亡的空白五線譜,在每個日出時記著所有前天相遇的人的姓名,不管熟不熟識。如果是遇到襲擊之後的日出,她會流著眼淚,將那些失去生命的名字以黑筆再抄一遍。

在那本筆記簿中,每一個阿拉伯數字排列組合成的日期,都是無數人的忌日。

我剛認識她時,她正以黑筆哀悼她再也流不出的眼淚。

我說:「寫歌吧,求求你,你曾經是個音樂系的學生吧?」
我想我需要歌,太多人都需要,太多人都快要不知道這個字的意思了。我迫切的需要歌,或者哪個人好心哼唱一點點旋律給我聽。

「還有什麼歌可以弔慰死者,而不讓我們再度悲傷恐懼?」Mandy靜望著我。
「也許你知道一些聖歌、福音的旋律?」
她露出個蒼白的笑,答應我她會好好回想。

隔沒幾天,我們待的避難所遭到惡魔攻擊,那時候還沒有發現聖立方體結界這個庇護方法,面對體能超強的惡魔,拿不了槍的,開火不夠狠快的,只能夠祈禱到時候走的乾脆。
日出以後,我們每見到一位生還者,都忍不住激動落淚。我在頹傾的水泥牆下發現Mandy的頭和右手,散落在她的筆記本旁邊。

我撿起那本五線譜,接續著最後的字跡記上她的名字,從此以後,日期,我實在也記不清了。我本打算接續她的工作,但我想我無法承受每一次都在記錄著失去。

我決定拿這本五線譜記錄些新生命,一些振奮人心的希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59 , Processed in 3.063532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