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天刃傳說

[複製連結] 檢視: 1353|回覆: 5

                               <<天刃傳說>>

<<各位大大,看了以後有什麼意見請到下面網址來跟我講囉!>>
討論區 http://www.gamez.com.tw/viewthread.php?tid=419135&extra=page%3D1

第一回:火線時刻

  這是一個炎熱的夏天下午,雖然日正當中,但今日『台富銀行』來往的民眾卻比平日來的多。因為今日是辨理這學期『助學貨款』的最後一天。因此現在銀行一樓大廳有駐足許多父母跟學生,急忙著討論聊天、寫申請書、蓋印章,顯得比平常的銀行忙碌、擁擠和喧鬧許多。

  而下午我也向我打工的餐廳,請了半天假來辨理貸款。而老爸老媽也因為工作,只能由我單獨前來。3萬多的大學學費,加上在外住宿,我若不拼命打工單靠助學貸款根本不夠。

  有時我常常想著,我 『陸飛』 何時才能像我名字般翱翔於天際之間。

  就在我準備進入銀行辨理貸款時,卻突然看見銀行門口,有個人趴在改裝的四輪機車上,使勁的伸長手想拿起地上的一支拐杖,但總是差那麼一點點,卻没有辨法拿到。他使盡力氣,就幾乎快從機車上掉下來了,而周圍雖然有許多行人看到了,卻好像裝作没有看見一樣,自顧自的行走。

  我急忙道:「等一下」

  快步走到他身旁,將他身體扶正,並拿起地上的拐杖交給他。「年輕人,真是謝謝你呢!你人真好」那老奶奶開心的忙向我道謝,這時才看清楚原來那老奶奶,她的右腳殘缺,右腳裝上了義肢,因此必須要拐杖輔助才能在平路行走,也難怪她剛才會如此急著將地上的拐杖拿起。她又對我道:「年輕人,這年頭像你這樣的好人已經很少了!」,我對著她點頭,輕輕微笑。
  
  心想卻想這是當然的囉!像我這般帥氣、英俊、又有氣質的年輕人,當然是大大的好人。可惜美眉們不欣賞,每次告白都失敗,到現在大學二年級了,還没交過女朋友,居然還是處男一個,真是悲慘!

  但我馬上回過神來,想到還有貸款還沒辨完,要趕快辨完才行。我扶那老奶奶站起來,那老奶奶馬上微笑道:「年輕人接下來的路,我自己走就好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就好了」,我也微笑跟她說:「嗯!ok!那先拜拜囉!老奶奶你自己也要小心一點」,我說完後就進去了銀行一樓大廳。

  一樓大廳跟往年一樣還是擠滿了人,我馬上趕緊把貸款單寫好,就在要上去銀行二樓完成貸款手續時。
  
  「崩──崩──」

  一聲巨大爆炸聲,突然在耳邊響起
  地下接著一陣強烈的震動
  我忙回頭一望,卻被眼前的景像嚇住!

  大廳中央突然出現巨大的破洞,碎石散落大廳四周,空氣中瀰漫著極為濃烈的火藥味。

  同時警鈴聲大做,銀行的出入口閘門急速放下並且關閉,大廳到處噴出濃厚的不知名的白煙,快速的向大廳散佈開來。

  此時那破洞下,突然跳出兩三個帶著武器全身黑衣歹徒。在旁邊的兩個警察看到,馬上往他們直沖過去。但馬上被那黑衣人一個劈拳跟一個飛踢打倒在地。

  在此同時大廳的小門突然湧出20到30多個警察,大喊著:「捉住他們!」

  一時之間槍聲大做,大廳變成戰場,那猛烈的槍聲中夾帶著民眾尖叫聲、哭聲、及哀號聲。而那濃厚的白煙也完全蓋住大廳,讓人如陷五里霧中。

  我心想:「奇怪平常銀行有那麼多警察嗎?平常有那麼勤勞就好了?而且大白天來辨個貸款也會碰到搶劫,真是有夠衰的!改天真的要去媽祖廟拜拜了!」而且在這白煙中,伸手不見五指,根本分不清誰是誰,若子彈不長眼,一個不心打到我的腦袋,我就要提早去天堂見爺爺、奶奶了!

  心想這不是辨法,而且旁邊就是通往二樓的樓梯了,我就急住二樓逃去。
果然如我所料一樓的煙,沒有往二樓散佈,空氣還是乾淨的,有的只是害怕的躲在寫字桌下的民眾。而我緊接著躲入,那二樓門口邊那塞滿人的桌下。

  而接下來一樓大廳,傳來比剛才更激烈的槍聲及慘叫聲。

  樓下的槍戰持繼了很長一段時間,突然一樓大廳傳來一聲大叫:
「那傢伙逃到二樓了,快追!」

  此時樓梯一陣急促的腳踏聲後,一個戴著頭套的黑衣人由二樓門口直闖而入,並且用手槍架著一個人拖著走,並說「你再不走快點,我會殺了你!」
,而他手中挾持的人就是剛剛我碰見的那個瘸腳老奶奶。


[ 本文最後由 ct29102 於 07-8-22 11:0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回:金蟬脫殼

  被那黑衣人嚇著的老奶奶直喊救命,那黑衣人已没耐性重覆叫著:「走快點!走快點!」但是那老奶奶本來就瘸腳走不快。我知道這樣下去那老奶奶必死無疑。
 
  那黑衣人拖著老奶奶向後,他眼睛看著前方樓梯口,似乎在注意警察有沒跟上來,完全沒注意到背後躲桌子下的我。當下我已有了決定,我要賭一賭。我雙腳蓄勁,一直等待著時機成熟的那一刻。突然時機來到,我一個箭步到黑衣人背後,直扭他的右手將手槍搶過來。

  正當準備把他壓在地上時。

  突然他的手臂傳來一陣強勁的電流,電流直貫我全身,電的我全身筋軟無力,在我訝異他身上是不是有什麼電擊裝置時,他已反過來將我雙手扭在背後,並用手槍指著我的頭,以低沉沙啞聲音對我怒道:「混蛋!你想死是不是,你信不信我馬上斃了你!」

  我忙著微笑道:「信!當然信!大哥你說得話都對,我怎麼敢不信,剛剛只是誤會、誤會、哈!哈!」
  
  他怒道:「誤會個屁!你要再笑一次,我真的殺了你!」
  「是!! 」我馬上口氣變正經的回答他
  
  此時二樓門口前已聚集許多追上來的警察,用槍指著我和背後的黑衣人。
那老奶奶嚇的跪在地上直看著我,眼中盡是感激,又是害怕。
  我對老奶奶挑了挑了眼,仿如告訴她:「不要擔心!ok的啦!」,那老奶奶看到後臉上露出複雜的情勢。
  
  此時那些警察,已將老奶奶帶到後面保護起來,而我也終於能夠安心。
那黑衣人此時用左手架著我脖子,用右手用槍抵著我的太陽穴,把我身體擋在他前面,看起來是要當他的人肉盾牌。不過當一次人肉盾牌也不錯啊!這種機會可不多,我心裡想著。

  此時突然黑衣人說:「你們再過來,我馬上殺了這臭小子」
「你就算殺了他,你也逃不了,這裡已被我們包圍了,你的兩個同夥也被我們斃了。 你把那個東西交出也許可以放過你一命」一個看起來像帶頭的長髮俊美男警察說著。

  那個東西?是什麼東西?我心裡疑惑著

  但是他没有回應,只是架著我往後面的牆壁移動。在那黑色面罩下感覺不動絲毫情緒波動造成的激動及緊張,有的只是如被黑暗吞嗜般的冷靜。

  我們一直後退到了牆角,那黑衣人道:
「你們說”那個東西”交給你們,就會放了我,是不是!
「放了你是不可能的,但是絕對不會殺了你!」那帶頭的俊美男人說
「是嗎!希望你們說話算話!」

「那這東西就給你們」

  那戴面具的怪人,一說完馬上把東西丟出來.
"那個東西"在空中劃出一道圓弧向警方飛去
但那東西在半空,卻突然一聲炸裂,馬上那爆炸處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強烈白光,那白光充斥著整個房間,光強到讓人睜不開眼睛。
  這時許多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閃光嚇的驚聲大叫,
原來剛丟出去的是一顆閃光彈,根本不是警方要的”那個東西”

  正當我睜不開眼時,我感覺的到自己被人拖著,高高跳了起來,同時耳邊清楚的聽到玻璃碎掉的聲音,也感覺到撞碎東西的觸感。很明顯我們是撞破二樓牆邊的玻璃窗逃出來的,也可以感覺得到我身體是頭朝下急速往地面墜落,
  而我馬上想到,這裡可是二樓,這樣頭下腳上的撞擊地面,不死也剩半條命了。

  在我覺得快掉到地面時,突然感覺到有人抱著我一個轉身,改由背部跌在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的軟墊上,緊接著脖子感覺到一陣像是鐵針打入肉裡的刺痛。

  接著我慢慢能看清楚周圍的環境。此時我發現,我正落在一個吉普車上的軟墊上。而那黑衣人正用手槍正指著我的頭道
「你最好給我乖一點,不然我就引爆你脖子的小型炸彈」



[ 本文最後由 ct29102 於 07-8-22 10:4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回:

   這應該是我從18歲考到汽車駕照後,第一次後悔考到駕照。
我開著時速120公里的吉普車在市區道路上橫沖直撞,
  路上不知把多少機車、路牌撞的稀巴爛,
也不知有多少車子因為我車子亂闖十字路而互相撞成一團。
  
  仿佛可以聽到背後有人在叫罵著:
「臭小子你怎麼開車的,不會看紅綠燈啊!」
「給我停下來,你把我的車子撞爛了」。

  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因為後方警方已開車追來。那黑衣人逼著我飆車,甩掉他們。


  「再開快一點,後面那些傢伙跟上來了!」那戴面具的怪人吼叫著。
我看了照後鏡,後面十幾公尺左右跟了大約五到六部警車,
  我很想停下來,但一停下來,我脖子的微型炸蛋就會被引爆,馬上歸天。
此時後面一陣又一陣的槍聲,接著傳出吉普車鐵板被連續貫穿的聲音,很明顯是後面的警車所開的槍。

  「不會吧!我可是人質,難道連我也一起殺了!」我心中感到非常訝異。
「這些傢伙為了"那個東西"真的連一般民眾也敢殺」那面具怪人低沉冷漠的說著

  那怪人一聲沉鳴:「可惡,只好用能力了!」他伸出左手掌心向上,一團類似電流東西快速在他手掌中聚集,那團電流從像鈕扣一樣的小圓,快速變成為掌手大小的圓球,並發出淡藍色的閃光。接著迅速的將掌中的電流球打入右手的那把95式手槍。

 緊接著開了一槍。那開槍的瞬間,我看見手槍的槍口散出一股淡藍色閃光,接著後方傳來一陣巨大的爆炸聲。  我驚得回頭一望,卻看見後方的一輛警車像被手榴彈炸到般,整台車炸翻到空中接著重重跌在路上,並燃燒起熊熊大火。旁邊民眾的車子也被大火波及而全部撞在一起,但是其它的警車依舊穿過火炎,窮追不捨的追著我們。  那黑衣人連續的射出子彈,後面的警車毫無例外的一輛跟著一輛,爆炸、起火、毀滅。而我卻驚訝想著,這是怎麼回事,新的軍事武器嗎?不可能,他雙手除了手槍沒有其它東西,
而且他的手,居然能夠產生雷電,這傢伙絕對不是正常人。
  「待會你往”東源橋”走!」那黑衣人轉頭對我命令著我想著,『東源橋』不就是橫跨 ”潮源溪"連結”榮北市” 及”榮北縣”的大橋嗎?難道這黑衣人,想經由榮北市的飛航或船運逃跑嗎?  我們與警方追逐一陣子後,接著我右轉進入了東源橋,這東源橋上因為道路變窄,加上其它車子不快,幾乎好幾次都要和別的車子接在一起。這時後面的警車,因為黑衣人的槍擊現在只剩兩輛。而我喜的是不用死在那群混蛋警察手中,悲的是旁邊這怪人,待會不知會怎樣處置我。  我在亂想時,突然聽到後面傳來一陣聲響:「唰-唰──」,我由照後鏡一看,我嚇了一驚,心想我没看錯吧!是火箭炮,一枚火箭以極快的速度朝我們車子射來,那怪人低吼一聲:「混球!」。
  他緊盯著一枚火箭發射了一枚子彈,那藍色的閃光隨著子彈,貫穿了火箭,在空中引爆成強烈的爆震波及烈火煙霧。就在我鬆了一口氣時,後面突然一聲「唰」,另一枚火箭則穿過煙霧直飛而來,此時火箭已近在咫尺,避無可避。
  背後一聲巨響,火箭擊中了車後,整台車爆炸起火,車子因強烈的爆炸不斷地在空中翻滾,而化成一股巨大的火球。我可以感覺到我們已被炸出橋梁,不停的往橋下水勢湍急的 ”潮源溪"落下,而身旁的烈火以高溫吞噬著我,在那團烈火中所發出的紅光,居然會形成一種美麗的幻影。
  
  我想這是這種死法才能看到的美麗吧!我笑想,這次真的要到黃泉跟爺爺奶奶打招呼了。  就在此時那黑衣人居然向我靠近,在大火中慢慢的用雙手抱著我,並從身體發出一層薄薄的藍光籠罩著我們兩個人的身體,此時我再也感覺不到火炎所帶來的高溫,只剩下那黑衣人身上傳來的淡淡的體溫。  而那黑衣人的黑面罩卻在此時慢慢剝落,露出和黑面具不相稱白晰皮膚、粉紅的嘴唇、秀梃的鼻子。當最後完全脫落,露出烏黑的長髮和充滿靈氣的雙眼時,我驚覺到他根本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女人。
  而且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回:混血美人


  我們隨著化為火球的吉普車,急速墜落,瞬間就落在水面上,強大的撞擊在河面上激起一陣龐大的水花。

  溪水的水流很快,而我被湍急的河水帶著,往下流沖去。我必須使盡全力游泳到岸邊才行,不然我可能被這急流淹死。突然我腰間有一股力量使力的將我拉住,我回頭望去。

  發現到,這不是剛剛和我一起墜落橋下的女人嗎?而她現在卻死命抱著我,似乎怕我會獨自拋下她的樣子。

  我沒想太多,只想著,不管你是誰,只要你救救過我,我怎樣也不能丟下你,自行逃跑。我左手抱著她,右手及雙腳划水往岸邊游去。當我游到岸邊時,卻發現我們已被河水沖了一大段距離。

  我看了看周邊,這附近都是小岩石的河岸,小石地向外則是依山而建的道路,河岸與道路間,則夾著小樹林。

而我則因為游泳而筋疲力盡坐在地上,那女孩則躺在旁邊。
我對她道:「你没怎樣吧!怎麼不自己游泳啊!我快累死了!」

  她舉起右手的手槍,用她那美麗而堅定的眼神對著我說。
「少廢話!你不要想逃,我會殺了你」



「是!是!我不敢,小姐」
嘴上是這麼說,但是心理卻訝異,她的聲音怎麼這麼柔美跟戴面具時完全不同。

「你現在背著我去那邊」她隨手一指一個岸邊樹林旁。
「是-是-,OK,美麗的小姐」
  
  我從岸邊背著她到旁邊有一棵大樹遮陽的平坦白色岩石上,讓她輕輕的躺在上面。但是那女孩這時卻露出痛苦的表情,她背後白色岩石的也慢慢的被鮮血染紅 ,此時我才明白原來他受傷了,難怪剛無法自行游泳。

「你流好多血」我說
「不要靠過來,閃開!」

「你再不止血你會死的!」
「不用你管,你滾遠...一...點」

「可是你現在這樣」
「你..走...開」
  
  說完後,她似乎支持不住的喘起氣,手槍也從她手上滑落。
現在不救她一定會死的,我說了一聲「抱歉!」就將她身上的黑色外衣脫掉,


「你想做什麼!」她看起來又驚又怕對我說
「幫你止血」我道


  我也知道現在多說無益,我小心的將她的衣服脫去,脫到只剩她的內衣時。
我看到她靠近左手臂的背部上有一道6到7公分長的傷口,我想她若不馬上止血,一定送命。

突然她又羞又怒的道:
「你不要亂看」
「我不是故意的啊!」

「你不要亂看就對」
「是是!」

  我嘴上這麼說,可是心理卻驚訝她跟穿黑皮衣時完全不同,雪白的皮膚在她那纖細玲瓏有致的身體上,就好像是雕琢完美的白色美玉,而她那渾圓小巧的胸部似水珠般包覆在紫色的內衣內。
  這時我才發現,雖然她留著烏黑的長髮,眼睛也透露出只有東方女性才有的秀麗之美,但是她的眼眸卻是藍色的,加上白晰的皮膚,看起來就像混血兒。

「你還看!」
「没有!没有!我在研究你的傷口」

  我強裝鎮定的將我衣服撕成長條的形狀,並小心的包紮她的傷口,看樣子鮮血暫時不會再流了,可是不馬上送醫院的話還是有危險。


  「謝謝...」
「不用謝了!」我一說完,她就慢慢閉上的她眼睛。
 我嚇了一跳,將我手指放在她鼻下,發覺她還有呼吸,看樣子只是太累睡著而且。

  看著她睡著的臉,只覺得她是美麗單純的16、17歲女孩而已,怎樣也看不出是搶銀行的搶匪,看到她粉紅的嘴唇,我突然有一股想吻她的衝動。

  「不行,不行!我陸飛可是正人君子,雖然没有吻過女孩子,也不能趁人之危啊!」我在心裡掙扎了一下,決定不要亂想,趕快送她到醫院要緊。

  我拿起她身旁的黑色袋子想抱她到醫院時,卻想到袋子內裝的是不是她偷的東西,好奇心驅使我將那黑色的袋子打開,打開一看全是槍、刀刃、勾爪等武器

  但是其中有一個看起來很特別的透明物體,我將它拿出袋子仔細看了一下,它是一個手掌大小的方型玻璃薄片,上面遍佈著精密複雜的金屬細線。我心理奇怪!這就是她偷的東西嗎?她偷這種東西有什麼用呢?

  就在我思考時,突然發現到,地面上多了一道陰影,背部跟著感覺到一陣冷烈的風勁快速向我逼近,我本能的快速向前跳開,跟著一聲岩石碎裂的巨響。我回望向我原先站著的地方,地面上像身軀大小的岩石已碎成粉粖,地面也凹陷成像輪胎大小的淺洞。

  將那地面打凹下去的是一隻手,是一隻人的手,而那隻的手的主人正是看起來像一隻熊的男人,那男人的雙眼宛如說著:「我要殺了你!」

[ 本文最後由 ct29102 於 07-8-22 10:5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回:鋼之使者

  那個男人在我前方4公尺的石地上,以半蹲的姿式看著我,全身散發著殺戮之氣。立體的五官、棕色的眼珠、金色的短髮和超過六尺的身高,一看就知是白種人。

  他雙眼像獵人看獵物般看著我,而他臉上數道深淺不一的刀疤,一看就知殺人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那雙打碎巨石的手臂的肌肉像樹根一樣碩大盤根錯結,就算只用一隻手把我掐死我也不驚訝。
而他帶著怒意的洋腔國語對我道:


  「小子,你是『AJS部隊』,還是『朝日國』派來的」


   我心理納悶著什麼AJS部隊啊!我只聽過KFC肯德雞而已,没聽過什麼AJS啊,朝日國不就是出很多出偶像劇的國家,奇怪我又没有哈日問我幹嘛?不過看在他打碎那石頭的面子上,我決定還是有禮冒一點回答他好了,

   我道:「大哥,你看我這樣子像是什麼AJS或什麼朝日國的,我只是一個簡單的學生而已。而且你們要的東西,不就在你腳邊嗎?大哥為你們好,你們還是快走吧!不然待會警方來就糟了!」

  那男人嘴角一抹冷笑道:「一般人怎麼可能從背後躲過我的這一拳」他說向下看了一眼那被打的凹下去的石頭地

  確實剛剛他要從背後暗殺我時,我突然感覺到四周的變化,水的流動、風的吹向、鳥兒在空中飛翔、背後接近的殺意,就像是一座小雷達可以360度偵察四周的變化。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我從小到大還没過這種經驗,但我不能這樣跟他說吧!我一定會被殺的!

  我回他道:「可能是我有學過武術的關係吧!我家裡是開武術道館的,所以才可以"不小心"閃開了」 

  而這次我說的,倒真的是實話,我老爸是武師,從小就教我一些有關南北拳的套路,說可以健身保命,想不到這次真的要用來保命,早知平日多練一些就好了!


  「哈~哈~!」那男人聽完我的話,馬上仰天大笑


  「不知有多少自稱武術高手的傢伙死在我這雙手上,一般人是不可能閃開的。不過不管你是什麼人,你知道我們的事,你就得死,因為死人是不會是說話的」

   那男人說完,馬上發出野獸般吼叫聲,雙手的手掌張開繃緊著,陡地銀白色金屬從前手臂皮膚透出,然後像精良的機械般互相組合、融合,霎時那團銀白金屬已包覆整個前手臂,而手指就像五支尖銳的刀子,準備撕裂獵物。

  「去死!」那男人不帶感情的說完

  突然一聲嚗雷,他像飛箭般急速逼近,那鐵塊般的拳頭直朝我來,
在那拳頭要將我的頭打爛瞬間,那奇異的感覺又回到我心頭,原本那拳頭快到讓人無法看到,但這時雖然拳頭速度依舊是那麼快,我卻已然能看清楚。

  這時我見那右拳已近在咫尺,我心頭一驚,忙向後躍開,那男人的右拳頭一拳打我前方石頭上,那岩石跟又碎成碎片,四處飛散,地上凹成一個大洞,

   那男人對没有擊中我看來有些驚訝,但是他沒有驚訝太久馬上雙腳一蹬,左手的鐵爪順勢而出,朝我的臉面掃來。

  而我後躍之勢剛歇著,已再無力後躍,這時情急之下忙使家傳武術『鐵板橋』下半身不動,上半身向後急仰,那鐵爪只差寸許的由我胸口上方急掃而過。

  我沒停歇太久,馬上右腳往後一伸,以右腳為軸心並且身體跟著轉一個半圓,這時我已在那個男人側邊,他的前沖之勢已對我没有威脅。我緊握右手拳頭,凝氣一發,右拳直朝那男人後腦發出。

  這拳乃是『八震拳』其中一式,而八震拳乃是以剛猛著稱,平常只要對普通人稍加施力便非重傷不可,更何況這後腦乃人體最脆弱部位之一,但我不是故意要傷人,但到了這關頭,不得不為。

  而我八震拳此時已擊中他後腦,卻發覺拳頭宛如打鐵板上,而他看起來沒有細毫痛覺,反而是我的手隱隱生疼。

  他突然轉頭向我看來,嘴角裂出虐笑,他一個轉身右腳直朝我掃來,我來不及閃躲,只能用雙臂擋住。但我馬上感覺到像被巨木撞到般,整個身體已被震得飛離起來,直朝我後方飛去。





[ 本文最後由 ct29102 於 07-8-22 10:5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回: 生死一線間

  「碰--」一聲沉重巨響從我背後發出。
我背後的樹木也因為我撞過來的強大力道,使得樹上的葉子像細雨般紛紛落下。

  雖然身體還能動,但全身痛的像快散掉一樣。這時我的頭很痛,不是那種外傷的疼痛,而是一種來自腦中深部的痛。同時我感覺到身體在發燙,體內的血管急速澎漲、收縮、發熱。是那男人搞的鬼嗎?

  我望向他,只見他站在我七尺外,用左手握著右手腕,右手的鐵爪不斷握住、放開、再握住、再放開。加上他那得意的表情,就好像在說 "殺你比殺螞蟻還簡單"。我心想,不是!看他的樣子,完全不知我身體情況。

  他向我左邊望去並道:「你沒撞到『史黛拉』,要是敢傷到她,我會讓你死無全屍」,我不置可否,沒回答他。
  
  我望左看,看那女孩依舊躺在地上,心想原來妳叫『史黛拉』啊!真是特別。
看到她睡著時的表情,覺得真可愛,心想如果我死前,能看到你微笑不知多好。

  「史黛拉身上的傷口是你包紮的嗎?」那男人向我道,我回道:「是!你最好帶她到醫院,她的傷口很深」。那男人聽到後,表情變比較緩和的道:「是嗎!原來如此!看在你救史黛拉的份上,我會留你一個全屍的!」。

  「哈!哈!」我狂妄大笑兩聲,說道:「殺的死,就來啊!」,那男人聽到後,緩和的臉又變為憤怒。他怒道:「你想用史黛拉當你的人質嗎?在你抓她當人質前,我會把你撕成碎片!」

  我對他冷笑著,心想著若要她當人質你怎樣也擋不住,因為我左手掌藏著,剛那女孩子昏倒時,掉下來的槍,就算你再快也沒子彈快。但我不會那麼做,我死也不會那麼做,更不會向他屈服。

  我對他道:「你喜歡這女孩對不對!」,
此時那男人看起來即驚訝又憤怒,
我心道 "猜中了"。

  又道:「雖然你喜歡很久了!但是不要說親過她了,就連手都沒牽過對吧!」
又接道:「你也不想想,你長得像一頭豬一樣,而麼明明跟我一樣是20幾歲的人,卻長得像50歲的老頭,人家怎麼可能喜歡你呢!」


  「我跟你說啊!,剛剛在包紮時,她直說我好溫柔,好體貼!好想嫁給我。說著說著還自己靠過來親我呢!她的嘴唇柔柔軟軟的真是舒服,感覺真像吃糖呢!」說完後,我還用舌頭在嘴巴舔了二下,感覺好像意由未盡樣子。

  「放屁!」
  「放屁!」
  「你放屁! 我一定要殺了你! 一定要殺了你!」他怒道著

  他憤怒的直沖過來。一霎那,他已沖到我面前,右手的鐵爪直朝胸口而來,看他的樣子好像不把我分屍,不罷休的樣子。而這也是我所希望的。

  在他的鐵爪即將刺穿我胸口霎間,我抄起藏在左手手槍。接著雙腳使力上躍,然後身體彎曲,整個人借上躍之力,蹲在樹幹上。那鐵爪沒有插入我的身體,而是緊緊插入我下面的樹幹上。
   
  接著我雙腳向前一躍,越過那男人背後。轉身,舉起左手的手槍直抵那男人的腦袋說:「再見!」

[ 本文最後由 ct29102 於 07-8-22 10:5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5:24 , Processed in 2.729311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