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傀の夜語》─ ※一ノ夜

[複製連結] 檢視: 1354|回覆: 1

※語初






    『如果沒有了生命的真實,那我們的思考還有意義嗎?』
    『究竟,什麼才是永恆?』



    很久以前,我曾經去過人偶師的洋房。
    那裡的主人對我說的話,我一直都還忘不了。



    ……這樣好了,我就說給你聽吧,斯理達。
    就當作是當我的助手的額外獎賞,那時候……我還不認識你呢。






    那是──
    七個晚上的故事,七個反覆的夜。




















*************************************************



算是...番外篇吧?
是一個在我的設定中很強勢的魔法師的外傳故事

雖然她(他?)在《血月》故事中也會出場
但只是屬於配角類而已

而之所以會發表,是因為裡面有講到很多我所設定的世界觀的魔法師面貌

基本上和《血月》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就把這篇故事當作番外篇來閱讀吧~







《討論區》
《血月》
《鏡面窗》

【相關連結】
《城邦站》
《天空站》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8-18 06:19 PM 編輯 ]
 
denn endlich fühle...                                      【BLooD mooN.7】yam...




Schließe ich...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一ノ夜

※一ノ夜  /1







那時我還在阿迪西蘭雅 ( 魔法之鄉,以『所有可思考體能透徹或不能透徹的魔法,都會存在於此』而享名於所有次元的魔法使之間,是個能夠知道卻不能踏進到其領域的傳說之地,為阿克夏紀錄的其中一個支節,又被稱作Tir na Nog,提爾那諾伊 ) 旅行,剛結束一直被困在因絡耶森林裡的窘境。



走出森林,接著看見的景色是一片耀眼的金黃色蘆草原,在那裡,可以使所有思緒都化成吹拂的風。我想說:『沒錯,總算出來了,眼前就是遺忘之原』,那時我確實是沒有多想就相信了。



相當疲累的我看見了森林與草原的交界處座落著一棟相當大的屋子。

那是棟背面被染著墨綠,而正面被映成金黃色的美麗別墅,雖然腦中一直被不停下了『別靠近』的暗示,但是因為我一眼就能看穿房子被下了極強程度的暗示魔法,所以剩下的效力對已經知道原由的我就沒有什麼效果了。



正面有著被扭成華麗圖案的鐵條柵欄所包圍住的庭園,裡面是大小不一的短喬木樹和普通的花圃,我還沒走進庭院,從外面看過去的別墅大約有二十多公尺高吧?是間不小的建築物。我打開門進去,裡面沒有被下任何詛咒和禁忌,應該還有人在居住著,不過卻沒有類似管家的人物出來阻攔我,陷阱式的魔法陣也沒有設立。似乎是很信任建築物本身的暗示魔法吧?所以內部就什麼防備都不用管他了一樣。



來到正門,我才知道原來別墅是由三間房屋構成的,中間的主房最高,也最大。房屋之間有短迴廊和長廊交錯聯繫著,說起來不過是間比較大也更加複雜的洋房罷了,不過東西兩邊的副房卻又連接著古代城堡才有的圓柱石塔,所以整棟別墅看起來就像三座山頭重疊起來一樣,畫出來的感覺就是『山』。



房屋本身沒有問題,感覺雖然老舊,但是不會有危險的氣味。

色彩是粉塵的灰色,而有些窗框是墨藍色的,別墅的色調很黯淡,但大門卻是用朱紅色的漆塗上,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所以有不少的油漆脫落,而且很多的木質部分都已經腐朽,一眼就讓人能夠知道這間房屋至少也有百年以上的時間流逝過。



然後,我在定下『這裡對我並沒有威脅』這個結論之後,就敲了大門的響鈴板。







「……真是的,為什麼是要我開門呢?」



大門內傳來很細微的說話聲,但是因為說話者是用魔法來進行對話,所以想刻意壓低的聲音在我耳裡反而聽的很清楚。門被緩慢地推開,裡面的能見度很差,而且逐漸昏黃的傍晚光線也很不足,所以我幾乎看不見是誰推開門的,但我還是先閉上了眼睛,以示我沒有意圖攻擊的惡意。



「哪位?……嗯?是位美麗的女士呢,請問有什麼是在下我可以為您效勞的嗎?令我們出乎意料的女士?」



「如果打擾到你們還真不好意思,但是我只想借間房間休息一晚,對於這樣的大房子應該是沒問題的吧?如果有晚餐的話會更好,因為我的乾糧都已經用完了呢。若是主人不想出來打招呼也不要緊,就當作我不存在吧,反正我明天就會離開了。」



我低下身彎腰微躬,然後張開眼睛,但是眼前卻沒有人。

只有──一個小孩,一個身著咖啡色女僕裝的小女孩,獨自站在門的角落。



若說是小孩也不對,因為這個女孩大約十五、六歲,留著一頭漂亮的薑黃色長髮,頭上還綁了精美的粉紅色蝴蝶結,不過就像是等比例縮小了,身高只有我的小腿這般高度,她兩手扶著門邊,看來剛剛開門和說話的都是她。而她的兩雙翠綠色眼睛直盯著、氣嘟嘟地看著我,想必是因為我的那番話而感到生氣吧?

   

我低下頭看她,但她的眼裡卻什麼也看不見。







『──是人偶嗎?』







我剛這麼想,小女孩就開口對我說話:「你所說的話讓我很生氣,你這樣等於是冒犯到我了,我怎麼可以不出來跟難得的客人問候一下呢?」



「嗯?這樣說來你是這間屋子的主人?」



「是的,我正是這間房子的七個主人之一。我是人偶師─康娜‧麥吉特麗絲‧耶西尼亞。」



我愣了一下,因為我從來沒聽說過這樣一位人偶師,但是我隨即一想:『這裡畢竟是魔法之鄉,遠古的從前不知有多少位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的大魔法師,在踏進此地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到現世去,所以有我不認識的魔法師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那真是失禮了,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並原諒我的魯莽和粗心,康娜小姐。」



「沒關係的,我不會這麼計較。」康娜笑著回答,這時候的她看起來真的跟平常的小女孩沒有兩樣,不過她瞬間轉換過來的那副極度好奇而閃爍著的眼神,就讓我知道她確實是個魔法師沒錯:「但是你是誰呢?我和我的孩子們都很感興趣呢,對於能夠識破我們所設的暗示魔法的旅客。」



我微笑,然後給了康娜一個深深的彎腰致禮的動作。



「初次見面,我是正名師─碧楚司‧十六夜。」



康娜皺起眉頭。



「好奇怪,兩個都好奇怪,名字很難唸,姓也很少見,名字的發音感覺不像是歐洲語系,而且怎麼會配上十六夜〈izayoi〉,這個日本語系的姓呢?」



「康娜小姐,這並不是我真正的名字,不過是在旅行時用的而已,畢竟名字的意義不是重點,只要記住音調能夠稱呼就行了。」



「不願意使用真名啊,是有什麼樣的過去讓你不肯面對自己真正的名字呢?……啊,失禮了!我居然問到關於個人隱私的事,真是不好意思。……你剛剛說你是正名師嗎?」



「是的,我確實是個正名師。」



「正名師啊……,已經很不常見了呢。我記得我最後一次看見正名師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歐洲還是個會獵殺魔女以及屠滅異教徒的時代,我所知道的正名師大多已經死在那個時後,剩下的聽說也都逃到別的次元去了,不過過去的我們都還不懂得怎麼控制住空間,所以很多人都直接被引導到阿克夏紀錄去了,然後就再也沒看見過他們……。聽你說起正名師這個名稱還真是讓我懷念。」



「是的,不過時代在變化,就算是曾盛極一時的咒術師也漸漸消聲匿跡了,這樣一來對於正名師的過去,我也就不會這麼在意了。畢竟對於魔法師而言,能夠追求到自己所認可的真理,自己的一切才會有所價值。」



「你說的沒錯呢,我也深有同感。」

「正因為如此,我才會選擇和我的孩子們永遠地住在這裡。」康娜微笑回答,所以我也跟著微笑。







說到這裡,我轉過頭看向後面,發現遺忘之原上的景色已經完全不同了,現在的草原上佇立著很多的黑色石柱,就像是金黃色的海洋之中突出了一根根的礁石。而時間應該正要從黃昏進入黑夜,於是許多帶著禁忌與隱晦的思念和記憶會開始在遺忘之原流轉,形成渦流將經過的魔法師一起帶進阿克夏紀錄中。就算是我,夜裡在遺忘之原待著也是件相當危險的事。

   

「啊,都已經這麼晚了!請進來吧,碧楚司小姐。」



康娜說著,然後就招呼了我進去屋內。







裡面是一間非常大的空間,大概有十幾公尺這麼高。中間的客廳完全沒有任何的燭火或燈飾,唯一的亮光是從最上面的頂部,吊著一盞非常大的水晶吊燈,所發散的霧狀光源。門口的對面是一條很深的長廊,兩旁的牆壁上雖然都點上壁燭,但是更往裡面的燭火卻像是被吸收掉了一樣,只剩下空洞的黑暗被固定在長廊的四方形輪廓之中,通往不知為何處的另一個空間。



而在長廊兩旁往上延伸的扶梯,在通往上方第二層之後,又各往反向朝上方旋繞,通到了第三層,不過再來的第四層卻沒有扶梯接上,只是單獨地從建築物的牆壁突出,然後立在那裡,再上去似乎就可以觸碰到那盞巨大的水晶吊燈。第四層沒有門,只有七扇鑲著彩色玻璃的窗戶,一眼掃過似乎是七個人形。而在第三層則有著四扇門,從左而右分別是紅、藍、綠、橙四種顏色。



──不過二樓卻沒有門。



我看著應該會有房間的第二層,發覺完全沒有門口的位置,也沒有窗戶,就只是很單調的淡白色牆壁圍繞了一整圈,什麼裝飾都沒有。相對的,比起單調到令我感到怪異的二樓之外,一樓則是擁擠雜亂到讓我心煩。



除了中間的一張小木圓桌,還有圍繞著小木圓桌的四張四腳椅之外,其餘的牆壁全被大小不一的櫥窗木櫃給擺放的滿滿的,而木櫃裡面都是人偶。我看向它們,它們的眼睛也在這時候全數睜開,直直地盯著我看。

一股涼意從我的背部升起,因為我對這種無法思考卻擁有意識的魔法體感到棘手。



康娜舉起右手的食指,擺出一副『不可以做這種事』的表情給這間客廳的人偶看,於是它們就乖乖地閉上眼睛,但還是有幾隻偷偷在瞄我。



「不好意思,希望你能原諒他們一直盯著你這樣的無禮舉動,因為大家對你的來訪都感到很新奇,好多孩子從睜開眼睛到現在,都不曾見到我以外的人類呢。」



「原來如此。」我不經意的回答,兩眼繼續打量著這裡明顯被修改過的空間內部,這裡的內部形狀和外觀完全不符,應該是有很厲害的結界師修改過這裡的空間了。



「先別裡那些孩子了,請跟我走,十六夜小姐。讓我帶你到我的房間休息。」



「你的房間?你們這裡沒有客房嗎?」



「沒有。你所看到的房門都是其他主人的房間。」



「這樣啊,那其他六位主人現在都在休息嗎?」



「不,我不清楚呢。」



「不清楚?」這個回答讓我相當疑惑。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對於你也感到很新奇,不只是因為想知道你為什麼能破解我們的魔法,更是因為──」







一聽到這句話,我心中就已經有了答案。

──看來這間房子,是人偶師洋房啊!







「從我來到這裡之後,就再也沒見過我以外的人類了呢!」



康娜微笑著,站在被黑暗佔據住的深邃長廊前。

燭火搖曳。







這是第一個晚上的開始。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8-18 06:2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24 , Processed in 1.003875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