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這是我的討論連結:
我的討論區

* * * * * * * * * * *  *

《前言》

夢境裡,

一場意外事故,

讓一名小男孩面臨瀕死狀態。

無人知道事情的發展,

也無人處理這件悲劇,

瀕死的小男孩,

用眼神向附近的人們求救,

但卻沒有任何人願意救他....

人群漸漸散去後,

一名人影,緩緩的走了過來,

開啟了所有事件的開端.....


《第一件工作》


「小翼~起床了~~」一名擁有粉色髮絲,淺藍色瞳孔的女孩正坐在某人的床頭前,不停搖晃著床上的男孩。

「啊嗚~~在不起來,我就要用老方法了喔!!」女孩嘟起嘴角,看著床上的男孩。

女孩不停的在床頭吵個沒完,但卻一點都不影響到目前正在熟睡的男孩,於是女孩闔上雙眼,用自己的柔軟的紅唇,慢慢的接近男孩的嘴唇。

「少來了....讓我多睡一下也不行。」男孩用右手將女孩的頭給推開,在緩緩的從床上走下來後,便伸了個懶腰。

「嘻嘻~~因為所長大要我早一點把小翼給叫起來。」

「是嗎?那也太早了吧!!現在才7點15分而已....」

天翼開始抱怨起來,但女孩卻牽著天翼的右手,邊拉著他邊說:「快點下去了,不然所長大會生氣的喔~~」,而天翼以要先換個衣服為理由,把女孩給打發下去。

女孩一走下去,天翼就快速的換上事務所的制服,再簡單的清洗一下,走下去之前,用了一分鐘的時間整理好衣服後,才緩緩的走下一樓。


才剛走下階梯,所長就馬上看向從樓梯上下來的天翼,所長這個舉動不時讓天翼冒出幾滴冷汗。

「早啊!天翼。」坐在桌上放有『所長』兩個字的位上,一名年紀看起來比天翼大個3~4歲的女性,正看著天翼。

「嗯...早....」

「怎麼了嗎?是昨晚沒睡好還是....」,天翼用左手抓著頭,右手插著腰,面向那名女性說:「沒什麼,只是昨晚比較晚睡。」

「算了,先不說這個,有工作來了。」女性將一張委託書交給了天翼。

「要我去嗎?雷德和琪莉亞他們呢?」

「他們昨天就先外出了喔~~」

剛剛的那名女孩從天翼的身後出現,讓天翼先是嚇了一跳,然後才開始念她,「我不是說過不要隨便從別人的身後出現,講了很幾次了。」

「好了好了!!反正現在所裡只剩你們有空閒,這件事就交給你們來處理了。」所長起身,將事情交代給天翼後,拿起外套走向門邊。

「那所長要去哪?」

「總部。」

簡潔有力的回答,讓天翼找不到反駁的機會,只好乖乖接下來了,但更頭痛的是,竟然要跟露菲亞一起過去接下這份工作,而在一旁的露菲亞則是一直歡呼著『要跟小翼一起工作了。』這句話,完全不理會天翼頭痛的表情。

唉...有什麼辦法呢?只好接下去了,至少這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能夠平安解決就好了,起身拿起外套和鑰匙,跟著露菲亞一起往委託者所居住的城鎮。


* * * * * * * * * * * *


作者廢話:

突然想打個自己在就讀鐵傲學園前的故事.....

『以上故事為虛構,並不存在於真實。』

[ 本文最後由 天翼‧夜 於 07-9-18 10:0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夢幻點心師  外傳是很重要的!!  發表於 07-8-18 20:11 聲望 + 2 枚
貝爾天使  看來外傳真的有很大的獲勝利 ( 笑 )  發表於 07-8-18 17:34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原創小說班】天翼‧夜<前傳>《助人事務所》(2007 8/23)


《殘缺的血腥記憶》


「小翼,這裡好像不怎麼歡迎我們。」

露菲亞看著身旁的天翼,兩隻手捥著他的右手,臉上開始露出非常不安的表情。

「但是委託書上所寫的地址是這裡沒錯。」

「可是....」

還沒等露菲亞說完,天翼就拉著她的左手,往委託書上所附的地圖所標示的地方走去,一路上並無遇到任何人,各家的門窗都全部鎖緊,似乎非常拒絕與外人往來。

就在前方不遠,有一棟房上面掛有『集會所』三個大字的門牌,天翼毫不猶豫的走向前,露菲亞則是靜靜的跟在他的身後,不發任何一語。

「小翼,我們還是回去好了....」露菲亞拉著天翼的左手。

「都到這裡了,怎麼可以無功而返。」

天翼順手將大門推開,推開門的瞬間,卻遭來其他陌生人的冷眼相對,更進一步的人還走向天翼面前。

「嗯...那個..我是....」

話還沒說完,馬上就被一位壯漢抓住衣領懸吊在半空中,見狀的露菲亞想衝上前,但卻已經被其他3名青年給包圍,楚於無法輕舉妄動的地步。


「沒辦法了,看來只能用那個。」

「等..等等..露...菲亞....」

被壯漢給抓住的天翼只能斷斷續續的吐出話語,而那名壯漢則是開始對著天翼吼了起來。

「臭小子,你該不會是那個什麼鬼教團的人吧!!」

「唔...什麼...教...教團...?」

「少裝傻了,那名女孩身上帶的『逆十字架』不就是證據!!」


壯漢的這句話,讓露菲亞想起一些殘存片段,輝煌的血腥聖堂,十字會裡的所有成員,血腥的儀式,站在聖堂上方的領導者,最後....原因不明的滅團.......

「嗚─ ─啊啊啊啊─ ─ ─ ─ ─ ─ ─ ─!!」

此時的露菲亞用雙手摸著自己的頭部,不停的搖晃,殘缺的記憶片段,不停的出現在露菲亞的腦海裡,看著即將面臨崩潰的露菲亞,天翼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將壯漢強而有力的手給扳開後,使自己掉落在地面上時,迅速的跑向露菲亞所在的位子。


「露菲亞─ ─ ─!!」

「啊啊啊啊啊─ ─ ─ ─ ─ ─ ─ !!」

天翼將露菲亞抱在自己的懷裡,露出充滿殺意的眼神掃過在場的所有人,使得圍觀過來的人全部都往後退一大步,但那名壯漢卻完全沒有退縮的感覺。

「臭小子─ ─!!你們果然是那個『鬼教團』的人」

就在壯漢上前,準備要對天翼出手時,瞄了一下他身上制服的標記,手停頓了一下,再看著目前佈告欄上方所標示的重要內容後,才慢慢的吐出這句話「小子..你是...那個...事務所的..?」。


數分鐘後.....


天翼將露菲亞安置在隔壁房間的床上,自己和『集會所』的人群在一起討論事情原由。

「喝─ ─哈哈哈哈─ ─ ─ ─ ─!!」

壯漢不停的拍著天翼的左肩,一面說著「你早說自己是那個什麼事務所的,我也不會這樣為難你。」,但天翼卻一臉不爽的表情看著那名壯漢,像是在為剛剛的事情抱怨。

「好了,那麼你找我們事務所有什麼事嗎?」天翼斜眼看著壯漢。

「哼哼─ ─!!」

壯漢清清自己的嗓子,走到桌子的正中央,並開始對天翼說出事情的經過。


「其實...事情是這個樣子的......」


* * * * * * * * * * * *







[ 本文最後由 天翼‧夜 於 07-9-18 10:0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意外的發現》


「奇怪的教會?」

「嗯....大概是在一個禮拜前出現的。」

天翼思索著那名壯漢所說的話,也許這跟露菲亞的過去有什麼關聯也說不定,雖然露菲亞看起來好像很不願回憶起自己的過去,但是我卻想要知道.....


「對了,大叔!!你還沒自我介紹。」

「呵哈哈─ ─ ─!!差點忘了,庵是弗洛斯特‧菲力歐爾。」

弗洛斯特豪邁的報出自己的姓名,不時讓天翼想著『真是豪邁的大叔。』,天翼往掛在牆上的時鐘看去,距離剛剛抱著露菲亞到隔壁房間也有一段時間了,突然想去看一下她的情況。

「弗洛斯特先生,我想去看一下露菲亞。」天翼看著還在大笑的弗洛斯特。

「那位小妮子,儘管去吧!!庵不會去打擾你們的。」

天翼要前往隔壁房間前,弗洛斯特還小聲的在他耳邊說『加油啊!!小夥子。』,這句話讓天翼瞬間臉紅,連回答都不回答,天翼就快步跑了出去。



開啟房門,確定露菲亞還未清醒,就自己決定要前往弗洛斯特所說的教會前進,一方面是想讓露菲亞好好的休息一下,另一方面則是不想再看到露菲亞剛剛的那個樣子....

感覺就像是背負著沉重的罪孽一樣,甩都甩不掉,只能讓自己繼續背負著那沉重的負罪孽,要讓其他人為自己受傷,不如讓自己被負著這件事,這就是露菲亞,所以我想要一起背負著她的負擔,就連那份沉重的罪孽一起背負下來。


「小哥,你確定要一個人去。」

「嗯,我不想讓露菲亞受傷。」

「不如我也跟你一起去吧!!人多好辦事。」

天翼搖頭,對著弗洛斯特說『不了,這是我們的職責,不然你們還找我們幹麻?』,既然天翼都那麼說了,弗洛斯特只能緩緩的嘆一口氣。

「小哥,要小心啊!!」

「我知道,我會回來的,一定會。」

對著弗洛斯特說明自己的決心,毫不猶豫的前往那座詭異的教堂,或許可以知道露菲亞的過去也說不定,天翼這麼想著。



沿著一路上的廢墟走來,完全看不見任何人的蹤跡,別說是人了,連一隻鳥或一隻狗都沒看到,不僅讓人懷疑『這種地方真的會有一座教堂嗎?』


「嗯?好像有腳步聲。」

天翼四處觀望,除了自己四處的廢墟外,就完全沒有其他地方可躲,再尋找適合的地方藏躲時,最後決定先躲在左手邊的大樹後面。


「一..二..三..有三個人嗎?」天翼看著那三名奇怪人物。


不只是奇怪,連身上的穿著打扮也很奇怪,盡然都穿長袍型有連身帽的那種衣服,三個人都用連身帽蓋住自己的臉,而其中的兩個人拖著一個大麻袋,不時讓天一開始懷疑他們的用意。

大麻袋....難道是裝那些雞、鴨、豬等要奉嗣給神的祭品嗎?不對....如果是這樣,那他們幹麻不在城鎮中建一座教堂,而是要選在這種無人居住的廢墟裡建造,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於是天翼決定要查明清楚,並往他們前往的方向跟了過去......


* * * * * * * * * * * *


[ 本文最後由 天翼‧夜 於 07-9-18 10:06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神秘的男子》


「嗯....」


跟在一旁的天翼看著一成不變的四周,再往前看著那三位奇怪打扮的人影,便開始懷疑他們的腦袋是否有問題,竟然在這種地方蓋教堂,搞不好他們領導者的腦袋也有問題也說不定。

天翼一面小心的跟著人影,一面不讓自己跟蹤著他們的行動被發現,不久後,三名人影停了,他們將自己胸前的黑色十字架握在手掌中,嘴邊不斷在念頌著沒人聽過的詞語,在不斷的念頌下,他們似乎開啟了某樣東西,沒多久,便從天翼的眼前消失了.....


「消失了....」

前往他們剛剛所站的地方,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只有發現佇立在自己眼前的一扇門。

一扇非常古老,且中央有著一個非常奇怪的紋章,似乎是他們的教徽,可是天翼卻沒辦法前進,因為他不但連剛剛念的詞語都聽不懂,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信物能讓這扇門開啟。

「沒辦法了嗎...」

雖然不想使用到那種能力,但以目前的情況下,也沒有辦法,如果不那麼做,可能就會失去這唯一的機會,所以只好用了....

天翼緩緩的拿起掛在腰間上的小刀,一把握柄上刻有三個環繞成圈的勾玉和使用純銀所打造的刀刃,表面潔白如悉,並且印照出人的臉龐。

「希望不會驚動到他們。」

手握小刀,眼神專注的注視眼前的門扉,這一瞬間,一條模糊的紅線出現在眼前。

紅線一出現,天翼就揮起刀刃劃向門扉,將刀刃刺入出現在門中的紅線,快速的往下一劃,瞬間....門就在天翼的眼神分解成兩半。


「果然...就算只使用一下,對眼睛造成的負擔還是很大。」

看著已被分解的門,在將小刀插回腰間的刀鞘時,一大群身穿連身斗篷教徒出現在他的面前。

「遭了!!這下子麻煩可大了」慌張的天翼將右手握在刀柄中。

「全部都給我退下。」

一位聲音低沉且帶有穩重的男子從人群後方走了過來,那名男子一走過來,所有圍繞在天翼身旁的人群便開始往後退的一大步。

那名神秘男子仔細看著天翼,然後像是了解了什麼似的『哼』了一聲,而天翼則是小心的看著那名男子,心想『這個人...不解單。』


「從你的服裝看來...是助人事務所的人吧!!」

「你...知道?」天翼露出疑惑的表情。

「這個有名的組織,早就已經眾人皆知了。」

在這幾句的對話中,根本就完全感覺不到他的敵意,不如說他早就知道天翼會來到這裡,但還是不能鬆懈,萬一那是他裝出來的話.....

「你是這裡的領導者嗎?」天翼緩緩的起身。

「沒錯!!我就是這個教會的教主『薩德曼‧凱爾弗諾』。」

「嗯...是嗎?」

薩德曼看到天翼的表情後,對著他說『我們再這種廢墟建造教會只是要安撫這裡的亡靈們,並無其他的理由。』

就算他那麼說,不過還是有點奇怪,而且還不時讓天翼感到一股莫名的壓迫感,就像是要將他給吞噬一般,既沉重又被感壓力。

『事情決對沒有那麼簡單....』

看著薩德曼的天翼覺得自己彷彿陷入了不為人知的陰謀之中......


* * * * * * * * * * * *



[ 本文最後由 天翼‧夜 於 07-9-18 10:0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夢幻點心師  字體盡量用新細明體比較好唷,這樣看起來會比較清楚^^ ...  發表於 07-9-18 16:5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9:39 , Processed in 2.696605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