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人首

[複製連結] 檢視: 1333|回覆: 3

『搭、搭、搭』窗外收件箱被敲出幾個聲響。

「唉...一定要那麼準時?外籍勞工每個月至少放個2、3天,我卻要隨傳隨到...」沃拉住棉被硬是往頭一蓋,企圖摀住所有的聽覺

『搭、搭、搭』再次響起。

「我來啦、來啦,再敲就把你給轟個西八爛」跳出被窩,沃急忙衝出門外,帶著一臉不耐。

門外一個人也沒有,唯獨郵箱塞了一包鼓鼓的袋子,白色紙袋,上面只寫了個大大的『沃』字。


回到了房間,開了袋子,幾張相片和6本身份不同的護照,外加一包全裝滿鬍鬚、假髮、偽人皮、繃帶....等等化妝用品

還有6張不同的身分資料。



「唷,這次倒比較多人,一次要偽裝成6人...到底目標是何方神聖,需要如此大費周章?」

翻開袋內夾層,一小碎報紙上剪下來的報導。

拿著紅筆,沃仔細看過後的將其中幾個『關鍵字母』給圈了起來...組合再組合終於成了一個『財政長』的單字。

「看來這次不能帶槍?」沃挽起衣袖,彎了手臂鼓起二投肌。比起3個月前的肥了一倍

「這幾個月的輕鬆任務把自己寵壞了,該死...」拿出兩個行李箱,其中一箱空著,另一箱則是裝滿所有的小器械、檔案、化妝用品和一把小型瑞士刀

穿了外套,帶上墨鏡便前往機場。



先抵達巴西,再開著自己的小飛機到南美的一個小島,每到1~2月便會被海洋覆蓋的火山島。

登陸,一個小皮箱躺在沙灘上,旁邊佔了一位矮小黝黑的看似土著的人。

『你好,我是R部裡面最頂尖的開鎖....』

「資料有寫」沃指了指飛機。

『呃...好吧,我叫...』那人剛要回話。

「你是腥,身高158,體重45,來自美國東部,家鄉非洲衣索比亞,自幼便孤,5歲被人賣到到溫哥華習開鎖、也有點武術底子....」沃拿著皮箱走向飛機,一邊唸一邊走著。

『你不是昨天早晨才拿到資料?』

腥微微笑著,眉際間鬆了不少。

『看來R部給的資料很正確...你真的不是一般人。』


「可以走了?」沃在飛機駕駛座上,撐著頭一臉不耐。

(初次寫小說,如果有缺點請PM,我還有許多東西尚待學習...)

[ 本文最後由 Hunter_Man 於 07-8-6 12:51 PM 編輯 ]
 
<a href="http://www.skymad.com.tw" target="_blank"><img src="http://www.skymad.com.tw/savenamecard.php?uid=1221"></a>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這次你猜我可以多久時間內完成?」沃說。

『任務不同以往,沃要小心,太大意實在不好』腥回。

「你知道我智商230嗎?」

『資料倒是沒提,還是我沒仔細看到?』腥翻著檔案夾。

「我唬你的。」

『....』

「來說正經事吧!」 「請記住一點,你必須不被對方發現,永遠處於一個在暗處輔助的角色。」沃

『我知道,請放心。』

「這是百特旅館地址」沃說:「612房間,高級旅館啊,說不定還有些八腳椅之類的玩具,可以叫些女人去玩玩,別浪費了」

『我們不是一起行動的嗎?』腥詫異

「你總是那麼多意見嗎?」

『....』 『對方是國內的財政部長,掌握國內經濟走向,總統也被迫屈於他之下,你...就這麼有把握?』腥滿臉疑惑。

「做這行快15年了,任務成功率維持在97,你認為我不夠行?」沃不悅。

『我雖剛入行,但也遇過幾次危險的任務,跟這次對象目標十分相似...』 『總之,你小心一點...』腥回。

「考考我吧,現在爭論全是多餘。」沃揮了揮6本護照跟6張個人資料。

『好的,從米克開始,你幾年生?』

「1963,伐木業,興趣打獵,是爵士樂愛好者。」

『全對。但是有一個小問題問你...你對爵士樂了解多少?倘若有人問起如果答不出來豈不馬上穿幫?』腥問。

「完全不了解。」沃回。

『....』


抵達墨西哥。

「我走了。」沃揮別腥。

『務必小心!』腥回。

[ 本文最後由 Hunter_Man 於 07-8-6 01:27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Hunter_Man 於 08-11-25 12:0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下午三點四十五分)

腥拿著便條紙,順手招了輛計程車

『到這個地方去』便條紙交給司機後便枕著手休息,腥往車窗外看了看

是一條寬闊的馬路,行道樹在秋風吹起之前,已經落盡所有芳華,墨西哥的秋季不同台灣

連紫外線都有抑鬱的表情

行人在路的兩旁緩慢走著,少有汽車,像是台北一樣,機車跟客運占據整條街道

(為什麼沒有看到別台計程車!?)

雖然是首都的近郊,但連首都都少有計程車了,更何況是首都旁的郊區

那為何在機場隨手就招這台計程車過來了?

腥明白了

計程車的前座與後座隔開,鐵網隔在中間,兩個前座中間的鐵網夾塊壓克力板,中間大概是長十五公分、寬二十公分的洞口

便條紙就從那洞口交給司機的

腥仔細打量著那背對的臉龐,卻猛然驚見方向盤有手的影子在動,太陽在行車方向的右側,陽光是斜照過來的

表示司機旁邊坐了另一個人,從影子上看來,似乎無聲擦拭著一把散彈槍槍口

後照鏡上夾了張紙,寫了小小的字『亞蘭斯、米克、廉安比、吉諾米』,前三個名字被劃掉,最後一個看得出來是用紅筆新圈了起來

『司機,便條紙可以還我嗎?』腥從褲際抽了皮帶,專心地綑繞在兩手

「喔,好的」司機緩緩將便條紙遞過來

『呵呵,過來點,我手短』腥微笑著說

在司機手腕穿過壓克力板的那一剎那,腥使力將手拉到後座最後面,然後往左一折『啪』,「阿!」司機歇斯底里鬼吼

前座另一人拿著散彈槍,轉身過來往鐵網開槍,然後哀號

『MX05型的散彈槍母彈直徑零點七毫米,那鐵網縫只有零點六寬』腥看著他被散彈槍反彈的蜂窩左手奸笑

『不懂槍就別學人擦拭槍管,很蠢的』腥在橫衝直撞沒有方向的計程車與迎面而來的卡車相撞前幾秒,打開車門往路旁一滾

『現在到底該不該豪華旅館呢?』

他知道,房內肯定還有人在等他

-----------------------------------------------------------------------------------------------------------------------------------------------------------------------------------

打電話給沃

『沃,吉洛米、亞蘭斯、米克、廉安比,這幾個角色扮演遊戲要取消了』

「為什麼,老子背多久你知道嗎?」沃在電話那頭咆哮

『因為他們都死了』

「我懂了,你還是回去旅館吧」低沉的聲音,像是心情的轉換



『我的媽阿,他真的以為我那麼行?』腥看著手上有的工具

皮帶、一柄小摺疊瑞士刀、便條紙

或許腳上這雙新鞋子上的鞋帶派得上用場?

望著即將落下的夕陽,在雲中展露剩餘的溫暖,腥開始想著要怎樣應付旅館內的真正幹架

沒有帶槍的,純武術的幹架...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與腥在機場揮別的沃,第一個目標就是機場內的免稅商店

『這間機場好歹也是飛國際航班的,怎麼那麼破舊?』沃喃喃自語

免稅商店雖然燈源只有一盞,卻異常光亮。物品令人意外的琳瑯滿目,從衛生紙到玩具模組、從機場限量紀念品(說限量都是騙人的)到擬真生存遊戲的FI55烏茲衝鋒槍都有

但他不喜歡烏茲,不管哪一款的衝鋒型軍火,準度他總不信任

挑了一把復古的輪轉左輪,一次八顆子彈,單發很慢,卻帥氣精準

『我該幫你換新衣服囉』他摸了摸左輪


結完帳,步行回到組織早就替他租好的房間裡,沃打開公事包,一股腦的就往地板倒

除了化妝要用的小包包之外,全是各式大小組合槍管、準心、腳架、螺絲起子、螺絲釘

然後花了十分鐘,把新買的復古左輪,變成一把精準殺敵於一百五十米內的冰冷凶器

『怎麼那麼久還沒有電話過來?』才剛想電話就來了

『幹麻?』

『為什麼,老子背多久你知道嗎?』

『我懂了,你還是回去旅館吧』聽到四個背得辛苦的角色扮演遊戲,在不到一小時內宣告Gameover

心中有點帳然。不過最讓他厭煩的是

有第三勢力在暗處觀察阻撓,看來花半年處理這事兒可能還不夠...

『馬的,看我的年終會不會獅子大開口』抄起左輪往廊外開了一槍,走廊深處的在雪中走路的女子畫像,沒有了眼睛

----------------------------------------------------------------------------------------------------------------------------------------------------------------------------------
腥總算靠近了旅館

『612,這號碼不是六樓就是旅館深處』腥在旅館外門口發呆

『六樓的可能性最大,我還缺少什麼?』把不知道樹名的行道樹,看來應該是落葉喬木,細長的斷枝拾起,折成三小段

然後削尖兩頭

『希望他們沒有槍』腥嘆息著,雖然他知道這不可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12 , Processed in 1.910350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