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忘返之地《徵求評文》

[複製連結] 檢視: 1407|回覆: 1

暑假了..就來嘗試寫小說

希望大家能多多給我建議。

討論區《忘返之地討論區》

舊的結束
=================
「想不到這最後一隻還真強呢!」少年緩緩的走到了同伴身邊,全身上下盡是鮮紅的血

及傷痕,左手似乎是斷了,毫無阻礙的隨風晃動著。幾名法師急忙上前想療傷,卻被少

年給制止了。


「不用了。能治的話我早就自己來了。」少年笑了笑,繼續看著自己已廢的左手「很奇

怪的魔法....雖然不會擴大傷害,但要是想復原的話它又會重新侵蝕,直到『恢復原狀

』才停止,還真是奇了....」



「連你都不行,那這下該怎麼辦?」說話的是名黑髮男子,凌亂的頭髮和疲憊的雙眼使

他看起來老了許多。這也是難怪的,自從『那個』開始做亂後,他就一天也不得安寧,

原以為終於快結束了,現在卻像遇到了一堵牆似的,怎麼樣都無法把最後一個『問題』

給解決掉,想到這樣,頭痛、腹痛......全身上下能痛的地方都開始痛了。

男子旁邊還有一名白髮的,穿著法師裝的他倒是從頭到尾都沒說半句話「喂!你倒是說

說話啊....司伊....呿!竟然睡著了....」起身,毫不留情的給他奮力一踢。


「老媽....今天是假日耶....」迷迷糊糊道出這句的司伊依然閉著眼,黑髮男子又是一

陣猛踢。踢踢踢踢踢....「我看你醒不醒!」


被這樣的拳打腳踢想到的竟是自己老媽而不是敵襲,天知道他媽平常是怎麼對待他的..

少年在心裡想著。終於是醒來了,朦朧的雙眼依舊是難掩帥氣的模樣,外貌二十來歲的

他可是迷死人不償命帥氣法師,不過沒錯!這裡講的是外貌,認識的都知道,他的年齡

對於普通人來說,就是現在就搬進棺材裡住也是不足為奇的。


「怎麼?你搞定它了嗎?艾特。」司伊懶懶問

「瞧你那口氣,有本事就自己來啊。」少年艾特不悅的說。

「那是還沒解決囉~~還真是....令人頭痛啊..」瞬然,司伊的眼神變的犀利「該怎麼辦

呢?」眼神轉向了『那個』


巨大的物體在空曠的荒野中咆哮,白色的身體散發著淡藍的光芒,背後則有著十二隻羽

翼,看上去簡直就是─「『天使』,虧它還有這麼一個名字,發起狂來到變成了惡魔了

。」司伊瞇起了眼。巨形物的名字就叫做天使,這是人們給的。天使不是生物,更不是

宗教所說的神之子,它是種能量的聚合物,但本身卻能夠思考,算是有『人格』的非生

物。人們對其的了解只至於『天使』是大陸上最古老的種族之一,其歷史甚至可媲美龍

族。不過雖說是種族,天使也只有十三隻而已。


天使們向來不介入戰爭或是引發衝突,和人類也是相安無事的生存。但向來不好戰爭的

天使卻在一年前莫名的暴走了,大肆的破壞整塊大陸。天使的破壞力強的出奇,渺小的

人類是不可能制服的,就再這令人絕望的一刻,艾特出現在法師公會前並揚言只要交出

某種物品,便幫助他們將天使的問題解決,阿婆級的劇情走向讓公會思考了相當長的時

間,有人甚至懷疑「其實天使的問題就是你搞的吧!這種壞人裝好人的情況老子已經看

不下數百次了!」


「不要就算了。」少年道出這句就沉默了。

最後,公會接受了少年的條件。


「現在呢?」男子問

「先休息一下吧!它目前是動不了的,不用擔心。」艾特伸了伸身子,隨手拿了瓶水喝

「那一隻就是最後了吧?我記得..它是一號‧卅勒斯。對吧?」伊斯

「嗯,它是十二隻中最強的了。光元素的聚合物,『光之神子』卅勒斯。」

「十二啊?呵呵─」司伊意味長深的笑了笑「那就請你盡快把它解決掉吧,畢竟它只不

過是十二隻中最強的,想跟『真正的你』鬥的話根本就是笑話。」


艾特沒答話,此刻的他正閉著眼,完全組斷了與外界的連接。過了短短幾秒,他的身體

即被半透明黑色的氣流包覆,雙眼變成鮮血般的紅色,周圍較小的石子彷彿被無形的力

量向外推,不一會兒,艾特睜開了眼。黑氣流竄於全身,恐懼,是給他人的第一印象。

艾特看了看自身,接著便低語說了一長串沒人能聽懂得語言,大概是咒語吧,黑氣開始

聚集在右手。彷彿要從空氣中拔出劍來,艾特隨空一抽,銀色的長劍即在右手中閃爍,

銀劍沒有奇特的造型,就像是士兵手中拿的那種極為普遍長劍,唯一不同的,就是在劍

身的前段有些不自然、像是文字的刻痕。艾特甩甩手「讓我來把工作了結吧!」


天使,佇立在空曠的荒野中,心中的的憤怒完全顯現的行動中,可是不論它如何的掙扎

使力,身上那若隱若現的鎖鏈一次又一次的限制了它的行動,真是令人火大!必須儘快

擺脫這惱人的東西。沒錯!它還有任務在身,凡是隨意破壞『平衡』的傢伙都必須排除

,這就是誕生在這世上的使命,只要危害到『世界』,天使就有義務及責任予之排除!

遠方,艾特持劍緩緩走到了天使之前,手中的黑氣漸漸的轉移到銀劍上,銀白的劍身轉

為深黑。不料,沒等艾特進攻,阻斷卅勒斯行動的鎖鏈終於是被破壞了,一陣閃光刺眼

,卅勒斯便在原地消失了。艾特倒也沒驚慌,身體反轉猛力一揮,果然打到了隱身的卅

勒斯,天使的反應也極為迅速,一隻發光的手掌已迅雷不急眼耳的速度打向了少年,艾

特趕緊用黑劍阻擋,在光掌碰上黑色劍身的那一刻,那劍像復活似的竟發出了驚天悲鳴

,黑劍所散發的氣體隱約能看見鬼魂一般的雙眼與嘴,艾特嗤了一聲已相當輕鬆的方式

往後方一躍,才剛落地,竟又鬼魅般的出現在天使前,一道劍痕將天使一分為二,艾特

繼續追擊,絲毫不給對手一陣喘息的機會,原本只有兩半的卅勒斯如今已成的多不可數

的小碎片。


「真是恐怖啊,他真的是人嗎?」

碎片消失於空氣中,但卻還沒結束!艾特的腹部忽然受到了猛烈的衝擊,刺眼的光束強

行穿過艾特的肚子,形成了一個血洞

「阿阿阿阿阿阿阿啊!!」不止腹部,連四肢都受到『光』的摧殘不斷的冒出鮮血。

「天殺的!又是這個!」無法復原!這樣下去肯定是死定了,艾特咬牙,沒辦法了....

光束散去,卅勒斯就在空中。打算給予眼前的敵人最後一擊,白光籠罩全身。

消除!


從天而降的白光射到了前方的黑色物體,等等,黑色!?

敵人已經不再是人類了,他有著人族不該擁有的翅膀。為什麼?這不是魔法能做到的事

,翼人?不對,這世上早就沒有翼人了。再說他的翅膀可是黑色的!那到底是什麼?

黑翼展開。包覆在裡面的艾特站了起來,腹部的血窟窿使他臉色相當蒼白。可惡......

艾特見卅勒斯的白光遲遲未發動,急忙將手伸向天際。天上隨即出現了一片巨型的黑色

板狀物,上面寫滿了白色的符紋,而相對應的地面竟也浮現了相同形狀的光芒。

「!!!」

天使瞬間了解了,眼前的傢伙是......

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擊,半空中,數道彩帶般的符紋從天使身體中衝出。很明顯,這不是

天使本身的動作。符紋互相交錯並纏繞在天使上,將天使完全封死。



『懲戒式』

完完全全封死對方的行動、精神。如果有意願,甚至可將目標物變成單單只有身體機能

在運作,毫無想法及意識的半死狀態。懲戒式的專一性相當強,不同的種族有不同相對

應的懲戒式,就像將魔物的懲戒式使用在人族身上一樣,不但完全沒有用,在施法瞬間

還會有因為毫無防備而被對方一拳打掛彩的顧慮存在。基本上會懲戒式的只有龍族和天

使們,人族或是其他種種的種族是沒有人會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絕大多數的人﹝或魔

物﹞打從一開始就根本不知道有懲戒式的存在。根本沒有的東西該如何學甚至使用呢?

就連那些法力極為高強的法師聽到這名字,可能還會以為這是哪家的老媽子用來管教家

中那不成才的兒子所想出來的嚴厲規定吧。


很快的,天使停止了所有的行動,像木頭似的佇立於空氣之中。

結束了。最後只是簡單的封應動作,懶的在挑場地的艾特,隨隨便便將卅勒斯打入目前

的所在地─聖城。


腹部上的血洞依然未癒合,原以為會造成無法復原的原因是因為卅勒斯一直在支持著,

但現在卅勒斯已經毫無意識了,根本不可能做出這種事。隨著那不明的黑色板子消失,

艾特的臉色又蒼白了回來。幾名階級較低的法師慌慌張張的左顧右盼,一下看看黑髮男

子,他搖了搖頭;街著轉向司伊,他聳了聳肩。原本就不知所措的法師們看見這樣更是

慌張,竟然一個一個雙手和十跪下來拜他,每張臉不是表情嚴肅就是在哭泣....

靠!我是死了喔!艾特恨不得上前送他們兩拳。尤其是那兩個!搖頭聳肩的,眼睛還一

副『一路好走,我會想念你。』和『雖然不干我的事,但這陣子還是幫了我不少忙,所

以再見。』的樣子。混帳!!!

「該怎麼辦呢?」司伊問﹝語譯:要你自己來還是我們幫你。﹞

「我想想........」艾特答﹝語譯:就是血流光了也不勞你們動手。﹞

「我配個藥吧?」司伊問﹝語譯:保證藥到命除。﹞

「這個在冒泡耶」艾特語﹝語譯:這分明是毒藥嘛!混蛋!﹞

「這是正常的。」司伊回﹝語譯:哪有毒藥不冒泡?安心喝啦。﹞


沒救了..憑他們是沒指望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問問他了。

數秒後,艾特睜開了眼。他已經告訴他該如何處理了,說來也簡單,就是時間問題罷了。

「我已經知道要怎麼做了,只要你們稍微幫忙一下就行了。」

「哦?怎麼幫?」

「別來煩我。叫任何人都不准進入亞薩之森。我要去那裡修復我的身體。在我出來之前誰

都不准放進去!」

你是地痞流氓啊....司伊想了想。

「好吧。大概要多久?我們會派人過去看守,可以吧?」

「大概一百年左右吧,你真要派人來?」艾特賊賊的笑了笑,另外兩個聽了差點沒昏倒..

一百年?開什麼玩笑!

「不需要任何人來看守,我自己有辦法保護我自己,只要不要有人來搗亂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那,希望能在見面。」黑髮男子伸出了手,臉上是很久沒看見的祥和了

。艾特也笑了,伸上前去握住他的手。

「你也保重啦,白色的。」

「哼,我的命可是很長的,絕對會在見到你,僅管放心吧!」哼哼之後就轉身離去了。

少年也開始將自己傳送到指定的地點。再見面是百年後的事了,他們的樣子八成跟現在一

樣吧。誰知道呢?一百年是很長的,不管是對普通人還是打破沙漏的法師都一樣。

看著少年離去,男子也準備回去了。該做的事還多著呢....想到這哩,男子又是一陣苦笑

,真是被天使搞慘了。

亞薩之森......嗎?

遙望著腦中所想的地點。一個法師匆匆的跑過來打斷了他。

「會長,請您趕快回去吧。該處理的事一大堆啊..」

男子輕聲回答,兩人便在原地消失了。


亞薩之森

森林南端有一處洞穴,少年的軀體就置於洞穴中的魔晶石裡。

大家都在傳,自從天使事件結束後,亞薩之森的魔物也變多了。

森林邊緣的村民早在王國對亞薩之森下封鎖令之前就不在進入森林內部了。

相傳,這是連龍也不敢進入的森林。

『龍的禁地』漸漸的傳了開來................

※續
===法師叫司伊..抱歉..已修改..==

[ 本文最後由 IMPULSE 於 07-8-7 10:2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起始
======================================

「......拉傑..拉傑..你有聽到嗎?不要在追了....前面是....」

「................」

沒有回音....

這小子....根本就不會看情況。這下好了,在那裡魔法是不管用的,他根本就不知道!

司伊恨恨的想。

「這個得意忘形的臭小子,自信簡直比教宗的信仰度還高。」伸手抓住一名顯然是全身

癱瘓的男子「喂,可以說出你們的目的了吧!你們的頭子傻傻的跑進了亞薩之森了,現

在還來得及,只要說出目的和背後的唆使人就可以幫你們把頭子救回來,說不定還能減

刑呢。怎樣?說,還是不說啊?」

男子尚有一口餘氣在。但卻完全不為所動,堅定的眼神透出對主子的忠心。

「呵呵....跑進亞薩之森是早就計畫好的........憑你們....跟..本追不到....死心吧

....嘿嘿...」

「死盜賊講話還這麼跩!」一時火大,直接就把盜賊往遠處的岩石丟去。法師的力道不

大,但魔法的力道可是大到嚇人!肉眼可見的人型印子清楚的替伊斯在岩石上刻上了『

到此一遊』紀念性標誌。若是用這種比喻法的話,那司伊已經來五次了。前面四個就是

這樣昏的,現在連最後的口供都暫時報廢了,那就只剩下逃往森林裡的盜賊頭子了。

「喂!你,把這幾個廢物搬回去,叫他們想辦法問出點什麼來!夏,現在全權交給你處

理,我要進去把那兩個帶出來。」

「進去?可、可是,魔法在裡面不是無法使用嗎?」夏慌慌張張的回答

「這你就別管了,我自然有辦法。」

「阿....阿..........」夏瞠目結舌的看著遠遠的伊斯大搖大擺的進入亞薩之森.....





20來歲的青年正追著眼前的目標,剛才斷斷續續的警告他完全不放在耳邊。

他當然知道前方是哪。

亞薩之森─『龍的禁地』

聽他們說在裡面魔法是不能施展的。

不過他可不信這一套,老頭子們做不到的事沒理由他就做不到!

可是,才剛進入森林,很明顯的感受到身體變沉重了。

這表示...加速的魔法失效了!

可是眼前的目標卻越走越快!

彷彿完全不受限制般一樣,難道他打從一開始就老老實實的用腳跑!?

阿......不會吧....

青年甩了甩頭,似乎是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被譽為天才的他竟追不過區區盜賊?

「不可能!」青年─也就是拉傑─大喊,沒有人能牽制我!!

...

....

有精神歸有精神,做不到的事還是做不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從剛剛就一直嘗試施法的拉傑卻毫無結果。身上的魔力彷彿是

被某物體牽制住,完全不能使用。可惡!......青年的拳頭重重的捶向地面。完全不能

理解魔法失效的原因,他的做法沒錯,看來真的是這個森林的問題。

稍微冷靜點了,拉傑開始分析這座森林。但是怎麼樣都無法解釋個所以然,魔法失效,

當下的直覺就讓人想到能將魔法無效化的『解法』,但是這個魔法別說是一小時了,一

般人就是維持個三十分鐘都幾乎快讓魔力見底了,更何況文獻上記載─這情況維持了將

近百年!是誰這麼有閒有能,可以將整做不小於六個城鎮的亞薩之森完完全全的包覆,

又維持個近百年?這樣做又有什麼目的呢?

再者,『解法』的效力是,將成型的魔法分解還原成單純的魔力。並不會造成這種魔力

受到牽制的感覺,可以推論這並不是只有單純的『解法』而已,還有一堆不知何名有何

效用的魔法。

越想越令人不解,越想越令人火大!一提氣,魔力也隨著情緒爆發,心中那份牽制竟突

然變弱了!

「有這種事!?」拉傑雖然疑惑,一方面卻感到興奮。看來只要魔力釋放的夠高,就可

以突破限制!啊....既然發現了就要試試,人就是要勇於嘗試嘛~~

魔力開始提升,果然!牽制的力量也越便越弱,忽然間,那牽制力消失了!

「成功了!」可以感覺的到,現在的他已經可以使用魔法了。心中的得意完全表露無疑

!看吧,不能使用魔法?那些老古董看來完全沒有嘗試過,只是單單因為感受到那種牽

制才如次下定言,現在呢?真想讓那些老頭子看看,絕對跌破他們的眼鏡!

就在拉傑佩服自己時,某個龐然大物忽然從他背後的樹林中衝了出來!拉傑急忙閃躲,

又定睛一看,接著發出差一點把自己給嚇死的喊叫聲。





遠處,以異常快速移動的司伊遠遠就的聽到了聲弱弱的慘叫聲。

果然嚇到了。司伊邊跑邊想著,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現在很是滿足,大概是那小鬼的慘叫

聲吧....不聽勸告的下場是甚麼?越想越爽,他甚至想現在就跑過去看看那副拙樣。

不過現在還有更要緊的事,必須先把盜賊給捉回來。反正那小鬼應該是死不了......暫

時不管也沒關西。

「我來看看啊......」司伊慢下了腳步,想確認目標物的方向。

當然,這個目標物不是盜賊,而是被盜的東西。

魔石

也就是魔物死後的結晶,魔石並不容易形成。除了需要極多的魔力,還必須有強大的思

念。所以,魔石的產生,通常伴隨著魔物們的集體死亡還有其不甘與憎恨,導致魔石的

屬性大都是闇屬,也因此魔石又有邪石的別稱。

目前所知的魔石有三顆,司伊和拉傑所屬的法師公會擁有其中兩顆。魔石是由法師製作

成的,只要收集足夠的『材料』,加點魔法,再來個恰當的引子,就能將魔石製作出來

。最初魔石是用來加持魔法用的,不過自從發生了那件因魔石暴走的事件之後,魔石的

製作便禁止了。

魔石應該是受到了極為嚴密的保護,怎麼會被人給偷走呢?這是大家想不透的地方。


「........」

司伊停下了腳步。

遇到障礙了........

眼前的魔物是長著三顆頭的妖犬─刻爾柏洛斯

傳說中的看門犬,遇到了準是麻煩事!

一身黑的刻爾柏洛斯,散發著暗紅色的魔氣。四周也漸漸的變成了完全的黑色。

毫無預警的,司伊已經處於妖犬的領域中了....

「........」雖然依舊沒說話,但司伊的手中已不知不覺多出了法仗。

「起風了......小狗....」





綠色的身影在森林之中穿梭,令人難以辨識。雖然不知道手中的石頭有甚麼用處,但這

次的雇主真的是給得很大方,一想到,臉上就浮現了難以掩飾的喜悅。不過沒想到的是

,這次的任務竟然如此容易。

「比想像中安全啊....這座森林。」最初聽到要進入亞薩之森,他甚至想一口回絕呢!



「不能更改路線嗎?如果一定要進入亞薩之森,恕我們拒絕!」

「不要這麼說嘛,其實亞薩之森沒有你們想像中危險。至少對你來說,是的。」男子的

臉在黑暗中,聲音聽不出年齡。但可以肯定這傢夥絕對是他討厭的雇主類型。

「我?」盜賊頭子一臉懷疑。

「沒錯,是的!讓我透露一點小祕密吧。有關亞薩之森的....」男子繼續說「森林中的

魔物雖然多,但卻是有層次的,我們發現,越是往南,魔物雖然非常強大,但數量卻明

顯比北方少了大半。況且這座森林非常的大,整體看起來,南方森林的魔物可說是相當

稀疏。而你,有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發揮才能─也就是你的速度。前方的魔物根本抓不到

你,而你也不大大容易,喔不,簡直是根本了,你根本不可能跟南方的魔物打照面。這

就是我們選你們的原因。」

「地點呢?森林中是最不好交易的了。」

「亞薩之森的南方,那裏有一處岩穴。魔物們都因為不明的原因而不會接近那裏。我們

的交易地點就是那兒。」

「那,為什麼你們一定要挑在亞薩之森呢?」盜賊頭子到底是有些心動了,不過他還是

想在清楚些。

「....因為....」男子彷彿是在思考如何回答,頓了頓,便說「我們不想讓人知道。」

知道甚麼?他原本打算問的。可是男子似乎是想結束對談了,只好作罷。

「我知道了。這份工作,我們盜賊團接了!」



回憶的同時,巨大的岩穴映入眼簾。

這表示他已經進入了安全的地帶了。洞穴前方有一人,大概就是他們的人吧。

「你就是他們說的盜賊團嗎?」果然。不過對方全身上下都被風衣給遮住了,聲音也聽

不出男女。

「又是個怪人啊....」當然,這只是他的想法,他可沒笨到跟雇主鬧翻了。「沒錯,那

你就是愛魯特的人嗎?」

對方點了點頭,道「這是說好的金額,請收下。」

確認過交易數目,盜賊也把魔石取了出來。

「恩,這就是......」

還來不及說完,便被突然從森林中跑出來的人打了個岔。

緊跟在那人後的,是個比一般人高個三倍的魔物。





拉傑‧克洛夫亞,他直到二十歲的今天,才體會到『絕望』二字的精髓。

難道所謂的『不能施魔法』是這個意思?他跑得幾乎快無力了。那個魔物,也就是讓他

發出慘叫的那隻,來頭跟他的體型一樣可真不小。該魔物的名字為天獸,全身雪白,外

貌似熊,頭上長了隻角,尾巴像龍,背上也長著一對巨翅。雖然是魔物,但令人們恐懼

的卻是他那身蠻力,以及不怕魔法的強大身體,對法師們來說簡直是致命天敵!

一向以天才自詡的拉傑,碰到了也不免先走為上。再說這天獸的悉有度可說是五星級的

,前陣子還傳出絕種的不明訊息,今天卻給他碰到了,真不知他的運氣是幸運過頭還是

衰過頭。跑著跑著,不知不覺就往南方跑了,忽見前方有兩個人影,趕緊衝向前向他們

求救。


「救命!救救......咦!!!!!!!!!」前、前方那個綠色的傢伙不就是他要追的

盜賊嗎!?

盜賊好似沒聽到,一看見那白色的鬼東西,下巴是立即脫臼,手上的魔石一沒注意掉到

了地上。

那名穿著風衣的人似乎也沒注意到魔石的掉落,注意力完全被天獸給吸引住了。

天獸也只顧著眼前的入侵者猛追,等到出了森林、跑到了岩穴前,連他自己也愣住了。

對他們來說,這個洞穴是不得接近的。原因無他,危險。

拉傑驚訝的指著那盜賊。

盜賊和另外那人則腳成弓箭步,單手平放前方的護住自己。

天獸高舉雙掌,但卻眼神呆滯的望向那洞穴口。

場面變得奇怪又荒謬,三人一魔全都一動也不動的維持原樣,整個腦袋全是空白,誰也

不知該如何是好。

無巧不巧,司伊擺脫了刻爾柏洛斯的束縛,從森林中跑了出來。

「嗯....你們在幹嘛啊?」還多兩隻不認識的......


「哇阿阿阿阿啊!!」拉傑嚇了一跳,天獸突然快步的跑回了森林,同時,那風衣人迅

速的撿起了魔石打算離去,司伊趕緊上前阻擋。

拉傑也回過了神,一拳打向了盜賊,可惜是揮了個空,他到不氣餒,再接再厲又多揮數

拳。那盜賊著實是快速,一連閃過了好幾拳,還能在空檔中抽出了匕首,有一下沒一下

的刺他幾回。

另一方面,司伊已經對他的對手施了幾技魔法,但一樣是被對方巧妙的躲過。狂風起,

風衣人被包圍在司伊引發的巨風之中,風刃如萬刀來襲,那人全身的外衣無不變的破破

爛爛的了,有些地方甚至是噴出了鮮血來。

那人倒也沒發話,風才停,一道利箭瞬間往司伊的心臟射去。司伊手一揮,強風即讓那

隻箭失去重心。


司伊轉頭看看還在洞前徘徊的拉傑,看見他竟然用拳頭再跟人打差點昏倒,衝上前一把

抓住他的衣領,也不管他是怎樣的哇哇叫,毫不猶豫的就將他丟向那穿風衣的弓箭手。

「你到底是不是法師啊!你去,這裡我來!」

一般人不會丟自己的隊友吧?就算要丟也該丟那盜賊,難道不更省事?心裡一堆怨言卻

沒法說出口的拉傑,完全沒受到阻礙撞到了弓箭手,大概是對方也沒料到這一招吧。

才剛換手,盜賊就被制伏了,被魔法限制住了行動。

轉身,準備把另外一場打鬥也終結到時,猛然看見一人從洞穴中走出,還來不及去看清

楚,猛烈的衝擊直接打向了胸口,強行將他押在地上,另外兩人好像也是一樣的。



一名少女手持重劍,雙眼半睜的望著倒在地上的三個人。

※續

[ 本文最後由 IMPULSE 於 07-8-7 10:2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3:53 , Processed in 0.994592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