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IHC校園風雲!

[複製連結] 檢視: 1690|回覆: 5

第零局.緣起.一


第零局.緣起.一

  我叫魏梓鏡。女。今年十四歲。就讀Invisibles Hollow College──中文名稱不明的學校。國二。
  雖然我不是很想說,但基於這只是文字上的自我介紹,我只好說一下自己的外表。灰色頭髮、雙馬尾。皮膚也可以算是白裏透紅。因為家庭問題而有很明顯的黑眼圈。右眼銀灰色,左眼紅色,也因此在幼稚園時期使同學們以為我是外星人。右眼下方有個愛哭痣。就這樣,我不想多說了。
  今天本應是領取成績表的日子……

  在邁向國中部的道路上,我一直在旁邊聆聽著我異卵雙生姊姊的抱怨。
  這個人……我該怎樣形容呢。司徙澤暉,名字很像個男生。深啡色的頭髮及肩並束起,皮膚蒼白到令人感到不可思議。跟我一樣,她有著天生的雙色瞳──不過瞳色上與我左右相反,右眼紅色,左眼銀灰色。事實上,這樣看來,她的相貌是不錯啦……
  但是!與外表不乎的是!她是個御宅族!(有關御宅族請看後記)
  我實在無法對一個愛動漫愛到把全部零用錢都花在動畫上的姊姊有任何自豪感。
  「討厭死了……為什麼星期天我們還要待在學校?」身邊那傢伙抱怨道──不,我該叫她做御宅魔人才對。為什麼妳可以這麼可怕的有精神呢,這些的原料是哪裡來的?可以的話,也分一點給我吧。
  ──別抱怨了,阿宅。我也很想在這個大好的艷陽天去逛街啊。
  「啊啊……喔!今天有魔法少女喔!糟糕……」她兩眼放光,然後回首拔腿就跑。
  父親歐陽拉著想逃跑的阿宅說:「不行,你不可以丟下我們。辛苦的不只有你一個人啊,千千萬萬的同胞也在為自己的悲劇命運默哀著!我有一集最近購買的AV還未看完啊……」接著他眺望遠方:「有道是生平不識武藤蘭(註1),看盡A片也枉然啊。」
  ──喂,老爸,你本身也很可疑喔。
  「別這樣嘛,小鏡。我好歹也是個身心健康的男性啊,請妳也體諒一下我吧。」
  呿。這個傢伙,我家的怪人二號。歐陽,好奇怪的名字。在我剛認識他時,我還以為這是姓氏……原來是全名啊!啡色短髮,黑瞳。我早就懷疑了,父母二人都是黑瞳,為什麼我跟阿宅是雙色瞳?不過誰也沒解答我的問題。
  他也算是長得頗帥氣的,據說在他工作的出版社裏,有不少人喜歡他。可是!深入理解他之後,就可以發現他實際上是個色胚!他是那種不論在何處,也會手持一本A書的人啊!不久之前,我曾經不小心闖進他的房間,赫然發現他的書架上的A書多到令人側目。從此之後我就對這個父親失去希望了。
  但我比較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媽不會下令他把這些東西丟掉?
  「要遲到了啦!走快點好嗎?」身後傳來母親紀悅語的吼叫。
  我的母親其實是我家,中除了我之外,比較正常的一個人。長至腰際的黑色長髮,黑瞳,五官端正,完全是正宗東方人的外貌,長得頗標緻的。特別的是,她的右手手臂上有十多條被刀傷過的痕跡,左眼下方有一道小小的傷痕,據說連跟她是青梅竹馬的老爸也不知道這些傷痕的由來。
  她的行為上也沒什麼不妥。學歷很高,量子力學的碩士學位,任職大學講師。只是性格比較冷酷。
  「別這樣嘛,悅語。」阿宅,妳跟老爸怎麼還是一個樣子的?妳其實是老爸的分身吧?對不對?「我好歹也是個徹頭徹尾的御宅族啊。想看動畫這個要求是很正常的。」
  媽決定不理會她了:「告訴過你多少次啊,叫我媽媽!」老爸雙手抱胸,露出一臉想看戲的模樣。
  「悅語──鬧彆扭了嗎?」阿宅對媽作出更激烈的強襲!好傢伙,居然從後抱著母親了,這不是父親的工作嗎?
  「司徒澤暉!」
  「噢噢,元氣歸來了。」
  然後二人開始扭打起來。
  在半年前我還認為這種搞笑系家庭只會出現在動幻想當中,但現在,這些人都活生生的出現在我的面前,他們甚至是我的家人──
  我到底是如何融入這個平凡中見不凡的家庭呢?
  但現在並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
  「妳們兩個!怎麼越來越偏離航道了,那邊不是高中部的校舍嗎?」老爸看出了事情的嚴重性。
  ──呃,那邊有個不可以接近的湖啊!
  我叫道,但那兩個人就是不聽我說。不可以接近的湖,這是我學校其中一個不思議傳說之一。傳說中那是個深不可測的湖,就像黑洞那樣,掉下去就回不來了。學校也因應安全理由,封鎖了這一帶,不過也只是架起幾個圍欄而已,要爬進去也是很簡單的。
  我小時候就是因為不小心走失了,跑了過去,然後被老師們責罵至死……我可不想重新回顧那種慘痛的經歷。不過嘛,當我說出這句話時,已經太遲了。
  那兩個人在湖邊失足掉了下去。然後只餘外面那陣少少的漣漪。
  「真是的。」
  ──老爸,你打算下去救他們上來嗎?
  「當然了。她們是我的妻兒啊!」他露出一個自以為很酷的姿勢,接著跳了下去。不足三秒,老爸帥氣的泳姿變成溺水的姿態。
  原來你不會游泳嗎……我無語了。
  ──老爸,伸手過來……嗚呃!
  是誰!是誰把我從後推倒啊?
  我反射性的向後一扯。好長的頭髮。是女人嗎?喔喔!要掉下去了!
  銀色的頭髮……。

(註1:武藤蘭,日本著名AV女優)

---後記---

我知道這開始真的很爛……
可是,請務必看下去!
求求你們!

討論區:http://www.gamez.com.tw/thread-413701-1-1.html

也可以來這邊進行角色創作:http://www.gamez.com.tw/thread-404207-1-1.html


另外,有關御宅族的解釋可以看看這邊: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E%A1%E5%AE%85%E6%97%8F&variant=zh-hk

[ 本文最後由 黑曜 於 07-8-2 06:1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零局.緣起.二


  我叫司徒澤暉,別號「阿宅」,今年十四歲,就讀Invisibles Hollow College的國二!而且也是個御宅族!就是很喜歡動漫的那種御宅族,但御宅族也分很多種的,有特別喜歡女僕、聲優、漫畫……等。嚴格來說我是動畫御宅。
  今天本來應該是天殺的領取成績表的日子,但是中途出了些意外……

  好美麗的藍天白雲……噢噢,翠綠的樹海啊……
  突然之間,一個女孩的臉部大特寫出現在我的面前……扭曲的面容,如血盆大口般大的眼睛……唔,我承認我是很誇張啦。
  「司徒澤暉!醒醒吧,阿宅!」
  ──不要打擾我。
  「我是妳的媽耶!不要嚇我啊……」
  啊。
  ──母親大人?
  「對啦!就是我了。妳這個人,真是沒救了。還有,這裡是什麼地方?」悅語她怒吼著。別這麼暴燥嘛,還可以是什麼地方,當然是那座湖……咦?湖?湖為什麼可以看得見天空?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說啊,到了現在才發現這一點嗎?妳還真是完全沒有遺傳到妳父親的智慧。」不要這樣嘛。我的名字還不是常常出現在全級十名之前嗎?
  ──妳也沒資格這樣吐嘈我吧,在這裡最奇怪的不就是悅語妳了嗎?
  「要我說多少次,拜託叫我媽媽。」
  我把雙手按在她的肩上。
  ──告訴我吧,親愛的母親大人。為什麼妳會變成了一個跟我年紀不相伯仲的女生?
  「哈!妳耍什麼白痴啊?」妳真令我感到驚訝,母親。耍白痴的人是妳吧。我露出一臉鄙視的目光。悅語,妳有帶著鏡之類的東西嗎?
  她從外套的口袋中掏出一塊體積頗大的鏡
  ──那是四次元口袋嗎?這不是犯規的嗎?
  她沒有理會我的吐嘈,開始照鏡。大約是三秒吧──沒有驚異的尖叫,只有錯愕的表情。我說妳啊,好歹也要有一個程度的自知之明吧。
  悅語驚愕的模樣大概維持了五秒左右。失策!居然沒帶照相機!
  「算了。」她站起來,拍掉身上的雜草,表現出令我意想不到的冷靜:「反正也不是不好的事。讓我重新體驗一下國中生的好處吧!現在最重要的是知道這個地方是哪裡。」
  此時的我重新審視悅語的樣貌。她的外表其實並沒有什麼改變,大概只是小了一號而已。唔,很像長髮團長啊。太美了。可惜少了頭上的緞帶。(註2)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在欣賞妳的美貌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
  悅語用她的膝蓋狠狠的踢了我一下。而且是臉。妳想幹嘛──我立即就知道了。一支飛刀在我面前掠過。但是!這不是重點!眼鏡呢?眼鏡!那個時候眼鏡還在的啊!(註3)
  「快點離開這裡。」
  ──我不想留下妳一個啊!
  「不要在那裡逞英雄了啦!妳會拖累我的喔!快點跑,只要走到城區或者是學校大概就安全了。走啦!」
  ──唔唔。我知道了。
  然後我開始跑了。這裡是什麼地方?異世界?在動漫中總是會上演類似的戲碼,掉落山谷或是什麼的,然後莫名其妙地來到異世界……可是不對吧,這個世界上有這麼一回事的嗎?我雖然是個御宅族,但也未到會妄想的地步啊。
  唉唉唉。找個人回答我的問題吧!我可不想一直在這個無盡的翠綠樹海中疾走喔……嗚呃!
  「是誰!」嗯……好高音的女聲……
  我被那個應該是女生的人物撞到倒在地上。然後我睜開眼睛──一個穿著粉紅色長袖水手服,手上拿著機關槍(註4),年紀大約跟我相差不遠的女生站在我的面前,一臉女王般高高在上的看著我。
  我本來想開口問她這裡是什麼地方,但我的嘴巴只能吐出這樣的一句話:
  ──請問這裡是淺草嗎?(註5)

(註2:團長,指《涼宮春日的憂鬱》中的角色涼宮春日)
(註3:這情節出於《涼宮春日的憂鬱》動畫第十集)
(註4:漫畫《水手服與機關槍》)
(註4:《水手服與機關槍》的舞台在淺草)


---後記---

我知道我在說冷笑話沒錯。

討論區:http://www.gamez.com.tw/thread-413701-1-1.html

也可以來這邊進行角色創作:http://www.gamez.com.tw/thread-404207-1-1.html


[ 本文最後由 黑曜 於 07-7-31 10:1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零局.緣起.三


  我是魏梓鏡。

  映入眼廉的除了一片樹海之外,還是一大堆林木。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不會是異世界吧?這種劇情真的好爛喔!因為掉入湖中而進入異界,比被沖進抽水馬桶這個點子還要爛!(註6)
  算了,這不是重點啦!找個人來救我可以嗎?
  「妳是誰?」
  身後傳出一把男聲。大概是一名少年的樣子。我轉身一看,那是一個看上去跟我年齡相差不大的男生。標準中國人模樣,黑髮黑瞳,跟阿宅一樣,及肩的頭髮束起(不過長一點),高壯系的,比我高很多喔,樣貌還滿帥氣的。不過不是我喜歡的型。比起粗獷的男生,我更加喜歡一些帶有書生氣息的男孩。他身上的衣服跟我的制服一樣。
  「那領帶……妳是表IHC的?」
  ──我是IHC的學生沒錯,但「表」是什麼意思?
  「妳不知道嗎?」
  ──當然不知道啊!你這個廢渣!去死吧!……對不起,用語太過偏激了。這實在有損我的淑女形象。
  「唔……該怎麼說呢……」
  ──我想不論你怎麼說也是說不清的吧。看你的制服,應該是IHC的學生吧?帶我回學校那邊!
  「等一下。妳是如何過來這邊的?」我把事情經過告訴他了。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相信這個人,但我就是相信他不會害我的。這就是直覺吧。
  「是嗎……那我帶妳找校長吧!」他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道:「另外,我的名字是韓少尹!妳可以叫我尹。」
  韓少尹嗎。真是一個適合的名字。我想我還是叫妳尹大哥好了,畢竟你比我高出一個頭。

  老實說,當我們到達了「學校」的校門時,我著實受到了二重驚嚇。
  我面前的那間「學校」的建築架構跟我就讀的IHC一模一樣,但唯一不同的是,我那間IHC由幼稚園到高中的校舍都是白色的,而這裡呢,全都是黑色一片,而且位處深山。我的學校是在大城市中的。
  而第二重驚嚇來自我那跟我同一時間到達學校的父母。
  ──怎麼……老爸?你兩個,為什麼會是小孩子的?
  他們露出一臉不知道的表情。媽的樣子事實上並沒有太大改變,只是臉上的傷痕消失了,而且身高也矮了整個頭。老爸也是變矮了,他的頭髮長了點,不過這不是重點。為什麼後面會有一小撮是白色的?算了。我決定不理會這種事了。
  ──那你們是怎樣出現在這裡的啊?
  「這個。」二人同一時間伸手指向夾在他們中間的那個女人──嗯,馬尾女,頭髮跟媽子一樣長到腰,右眼被長長的瀏海掩蓋了,被OL服覆蓋的完美身材令女人妒嫉男人讚嘆。就是這樣子,我再也想不到什麼形容詞了。她只是靠在學校大門的牆壁上,閉上眼睛休息。
  「好啦,不是要去找校長嗎?這就帶妳們去……」尹大哥說,但一下子就被老爸制止了。
  ──我有個姊姊跟我們失散了。可以先等一下嗎?
  「……那好吧!」
  事實上我沒有想過這麼快的那個阿宅就會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我說妳啊,走快點吧!」
  「什麼嘛……好兇狠的女生啊!身為一個女人,妳應該溫柔一點不是嗎?要是一直都這樣的話,妳是嫁不出去的喔!老處女不好當的啊……」
  「閉嘴啦!想我炸死妳嗎?」
  「對不起,影泉小姐。在這個山頭妳是所向無敵的。」

  當我們聽這對話聲時,我就可以確認那一定是阿宅。除了她之外我可想不出有誰會這樣吐嘈。
  「鏡大人!」
  什麼啊,誰是鏡大人?妳是腦殘魔人嗎?還有,不要這樣抱住我!
  「重新見到妳實在是太好了,在下很感動喔……」
  而另一邊廂的氣氛倒是頗和諧的。
  「啊!你是──」那個身穿粉紅色長袖水手服,拿著機關槍,鯉魚色頭髮的女生從剛才一臉火爆的模樣,瞬間轉變成含情脈脈的樣子。我們很快就理解到這兩個傢伙是什麼一回事,可是啊,變相也別那麼快好不好。
  尹大哥倒是一臉爽快的向她打招呼:「妳好啊,影泉。」到底你是裝瘋還是賣傻啊,你知道她的想法嗎?你會身陷險境的。
  然後那兩個人愈快的攀談著。
  找個人帶我走吧。誰都可以。

(註6:出自輕小說《今日是魔王》)


---後記---

討論區:http://www.gamez.com.tw/thread-413701-1-1.html

也可以來這邊進行角色創作:http://www.gamez.com.tw/thread-404207-1-1.html


[ 本文最後由 黑曜 於 07-7-31 10:1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零局.緣起.四


  我司徙澤暉又來了。

  在感動的重逢過後,我確實地被打了一頓。
  「妳這死丫頭,去死吧。」
  ──首先是悅語的膝蓋撞擊……哇!
  「叫我媽媽。」
  ──好好好……果然是我媽!好厲害!爆炸性的衝擊,以無變化的表情和語氣配合激動的言詞,兩種攻擊合二為一,而悅語更是把這種彷如波濤洶湧的氣勢融會於空氣中,以「氣」把人壓迫至走投無路,直至對手投降前那一瞬間都不會停止攻勢,這一招可謂以無形勝有形,我給予高度評價!你真令我感到驚訝!悅語是個人才!……啊啊啊!好啦我知道啦!媽媽!
  「要不是妳,我們會來到這個鬼地方嗎?」
  ──不愧是我的妹妹,果然不賴嘛!小鏡!不但拳腳有勁,而且完全沒有令人感到她有手下留情的感覺!把力道集中於腳尖和雙拳之上,單是那種腳臭和手汗已經能驅趕敵人……唔嗚!
  「什麼腳臭手汗的!靠夭,想死一遍看看嗎(註7)?」
  ──好啦好啦!是劍氣!是劍氣對吧!這……這簡直就是能把人的皮膚割傷的強大劍氣!我快要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單憑手腳就能放出龐大的「氣」,這不是正常人做得到的……啊啊!唔、嘩!
  「難道我不是正常人嗎?」
  ──要、要求增援!師父救我呀(註8)
  「抱歉了,我的女兒。」
  ──你!你居然!歐陽,惡有惡報,你一定會遭天遣的!
  「這是妳自作自受哪。」
  ──哇哇!異議啊里(註9)!嗚!靠媽呀!阿阿耶!耶!哪咩喔……督嚕督嚕賭嚕督嚕督嚕賭嚕督嚕督嚕督大大大……(註10)
  這種酷刑一直到我斷氣之前為止。

  實際上不是這樣的啦。
  其實我沒斷氣,在死掉之前,我就被拖走了。不過仍然在生與死之間打轉。
  而酷刑停止的時間嘛,大概是影泉大小姐跟那位個頭很高的大爺傾談完了之後的事。可是,這場惡夢到底是什麼時候停止的呢,我不敢想像。要是我知道這黑歷史(註11)長達一小時之久我應該真的會死掉。
  「阿宅妳啊,有好好反省嗎?」
  ──真是抱歉啊,卡嘎米沙麻(註12)
  「妳說什麼?」
  ──我只是說小鏡妳好美……嗚噁!

  「這裡是什麼地方?」鏡不安地她環顧四周,就像是找尋著一股歸屬感似的。
  這是一條長長的走廊,我可以確定這跟我學校那條八樓的走廊構造一模一樣,但唯一不同的是,顏色完全不同。我們學校那條走廊呢,用的是米黃色的地板和白色的階磚,而這裡呢,則是單純的黑與白的組合,給人一種像是掉進了一個無色彩的世界般的感覺。  
  「很快妳就會知道了。」
  尹大爺露出迷死萬千少女的笑容,不過我家的人和那個女人似乎完全免疫。也就是說,中招的人只有影泉大小姐一個而已。真是個花痴。
  先不說這個。我們貌似到了這間學校的校長室……話先說在前頭,我從沒想過這裡是我的學校。差距太大了。不過,既然話題到了這地步,我大概也要讚揚一下我的家人的大腦和身體的忍受力。掉進湖中進入異世界,正常人遇到這種情況,應該都嚇到尿出來了吧。
  大爺慢慢地打開校長室的門。
  「啊啊……嗯……好棒……啊……」
  我只聽到這些聲音。
  然後,根據老爸的說法,以下十八歲禁止。

(註7:出自動畫《地獄少女》)
(註8:出自香港漫畫《海虎II》)
(註9:出自遊戲《逆轉裁判》)
(註10:出自孟加拉人「Daler Mehndi」所唱歌曲「TUNAK TUNAK TUN」中文譯音歌詞)
(註11:原出處為《∀ GUNDAM》)
(註12:此為日文的中文譯音。卡嘎米=KAGAMI〔鏡〕 沙麻=SAMA〔大人〕)




---後記---

明天或後天會把接下來的五、六貼上,然後序就完結了。
雖然覺得寫了很多,但也不過9000多字而已。
好短啊。

討論區:http://www.gamez.com.tw/thread-413701-1-1.html

也可以來這邊進行角色創作:http://www.gamez.com.tw/thread-404207-1-1.html


[ 本文最後由 黑曜 於 07-7-31 10:2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零局.緣起.五


  我是魏梓鏡。

  我跟阿宅一樣,在打開校長室之門之後,就被媽媽打昏了。不過在昏倒之前好像聽到了些什麼謎之擬音……算了。那不是重點。現在我們身處學校的大禮堂處。我跟阿宅不久前就躺在後門附近的那張長椅上。
  「啊……啊?影泉大小姐呢?」阿宅醒過來之後,第一句話就是這個。我說妳,就不會想一下我和父母嗎?我們在妳心中有什麼樣的地位啊?
  「藤岡影泉不是我校的學生,所以我無意邀請她出席我們的晚宴。」映入眼廉是一位坐在我們對面,看上去很年輕的青年。黑髮,深藍色瞳孔,一副標準外國人的相貌,黑色大衣、深藍色牛仔褲,十分年輕的打扮,這個人,我想大概也不過是二十多歲。
  --你是誰?我的父母呢?現在什麼時辰?
  我個人的警戒心使我緊張的問道。
  「我是這間的學校的校長,安德撒斯.布蘭特。幸會。」他向我們九十度鞠躬。根本不用這樣吧。真夠誇張的。「你的父母好像到操場附近買果汁了。現在是下午四時。」我們到我就讀的學校時,是下午三時。
  --安德撒斯.布蘭特,也就是IHC的創校者及現任校董──咦!?安德撒斯……不是七十多歲了嗎!
  「哎呀?小鏡,妳認識他啊?」阿宅像個笨蛋般問道。我真希望她不是我的姊姊。
  --阿宅,拜託妳別問些什麼白目問題。妳班的歷史老師沒要妳好好背學校的歷史嗎?這是期中考的內容啊!
  「這個……啊唔,可是沒問題!考試的內容在過了考試之後忘掉,是天經地義的啦!」唉……我說妳這傢伙……為什麼可以總是名列前矛?算了。先不算妳。我指了指眼前那個青年。
  --校長,你今年的年齡是……
  他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七十二歲。」
  在阿宅不斷唸著「不能囧不能囧不能囧」的情況之下,我閉上了眼睛。

  根據阿宅的說法,我好像又昏過去了。
  醒來的時間是──晚上七時。

  在我醒來之後,我來到了一個像是飯廳般的地方。不過這地方還真不是一般的大。起碼容得下一張七座位的長形餐桌,兩個大型酒架等等。這種地方真是富貴得不得了,起碼比我家那副窮酸相好多了。
  從窗外望出去,是一片高樓大廈的景象。這裡已經不是學校了吧!那間學校不是在深山的嗎?
  --這裡是什麼地方?
  「是校長大人的大宅。好像是他要請我們吃晚餐吧?大概是這樣。」一直在我身旁的阿宅答道。雖說這個回答,我不是太滿意,也想吐嘈一下。什麼叫「好像」啊?可是這不是適當的時候。
  --老爸和媽呢?校長呢?
  「應該是出去了的樣子。尹大爺和型星老師也在喔。」
  --老師?
  「就是那個高個子長髮的女人啊。剛才校長大人解說過。」接下來我們的對話被開門的聲音打斷了。
  然後接下來各人的談話可以省略,因為這不是重點。
  重點在於晚餐時段過後的解說時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零局.緣起.六


  我是阿宅。
  不能囧不能囧不能囧。不過在今天的晚餐時段過後,我真的被囧到了!我終於領受了何謂「囧」的境界……

  用餐過後,校長大人如是說:
  「這裡是魔法世界。」

  雖然我有心理準備,迎接類似的答案,但是這真的太扯了。掉進魔法世界,這是很多小孩子的夢想(之後的劇情就是對付惡龍、魔王,最後抱得美人歸之類的),但我從小就對魔法這種事不抱有任何希望。我在幼稚園的時候就不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了。你可以說我沒有童真。儘管我很喜歡ACG中的幻想世界,但幻想就是幻想,這也不過是為了滿足個人的妄想而建成的虛偽世界。
  ……可是,我還是要說一句,這是真的嗎!?
  我開始留意其他人的表情。
  老師跟尹大爺自然不會有驚嚇的感覺。反正帶我們來到這裡的是他們。悅語和歐陽都是一副沒有什麼懸念的表情,很快的就接受了校長大人的解釋……拜託也露出一下惶恐的表情好嗎?算了,反正我家的都不是正常人。我想我應該沒什麼表情吧,畢竟我的驚訝在剛才的內心吐嘈後就消失了。不過,反觀小鏡,她就完全不同了。
  她臉容扭曲到令人難受。
  「你……」哎呀哎呀,是害怕到發不出聲音嗎?
  「就是這樣。」校長大人對那一句殺傷力頗大的話作出再一次的確認。
  大家沈默了五秒左右。然後小鏡的情緒爆發了。
  「你不要說笑了。這是夢吧?對啦,一定是。」不出我所料,她站起來。拍桌子吧拍桌子吧!把氣氛炒到最高點!……但興奮的好像只有我一人而已。
  「很抱歉。無論妳怎樣欺騙自己,事實就是事實。」
  「我才要說呢!什麼魔法,騙人!別在那邊鬼扯了。拜託你,別撒這種三歲小孩子也會識破的謊言……!」
  啪!啊,她拍桌子了。掀桌吧掀桌吧!
  老實說,依照老爸平時的言行舉止,那種喜歡湊熱鬧的性格,他在這個時候一定會說「我相信喔」什麼的,狠狠地向小鏡潑一頭冰水。可是,現在他好像沒有作出這行動的意思。大概是不想中斷這場隨時爆發的對罵吧。(現在只是小鏡在單方面的罵)
  「我沒有騙妳。」
  「異議阿里!」難道要逆轉了嗎!「拿出證據來吧!」
  校長大人爽快地答應了這個要求。「好吧。」他豎起右手的食指。嚓的一聲,就像點燃了打火機一樣,指頭冒起火光。在大多數的動漫和小說中,這是最簡單的一種魔法。
  我完全信服了。不過一場即將展開的罵戰就這樣結束,實在令人不快。
  小鏡好像還是不甘心的樣子。她的面容扭曲得更厲害了。
  「說謊……」
  討論完了後,接下來應該是發問時間吧。
  --能具體講述一下魔法和魔法世界嗎?
  「阿宅!怎麼連妳也……」
  --剛才那一剎就解釋得一清二楚。
  小鏡無法反駁,終於無力地坐下來了。
  「很好。」校長大人正色道:「魔法,就像是小說和動漫那種。對我們來說,『魔術』和『魔法』是共通的。簡單來說,就是吟唱咒文,然後施展各式各樣的法術。確認存在的魔法有七千多種,但有二千多種已經失傳。魔法的種類有很多,在魔法世界當中,最常見的大致分類是攻擊系、治療系、召喚系及日常系,而其內容看名字已經清楚了吧。而全世界,包括現世和異界,能使用及知道魔法存在的人,人口約二億。能使用魔法的人口大概是當中的八分之七,並且大多住在這個世界。而世上也有一些無論如何也不會使用魔法的人,這是因為基因特變的關係,因為即使是蠢材,也有使用魔術的才能。
  「那麼這句話,要如何解釋呢?基本上,所有人類的身上有著名為『魔術迴路』的能力,但在出生的時候,都是被封鎖的。這樣一來,一個人就無法使出魔法。所以,人要學習魔法,就需要先開啟『魔術迴路』。那些無論如何也不會使用魔法的人,就是因為身上沒有『魔術迴路』。要開啟『魔術迴路』十分簡單,基本上有學過魔法的人也會,但是當『魔術迴路』被開啟後,就很難再封鎖。世上能重新封鎖『魔術迴路』的人,不出十個。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種名為『屬性波動』的東西。屬性有九種。首先是七大屬性:火、水、風、地、光、暗、空,還有就是兩極屬性:刃、盾。火、水、風、地、的能力應該很清楚吧,就像遊戲中的設定般。光的能力是淨化和治療,暗的能力是詛咒。空的能力是吸收屬性攻擊。刃的能力是加強攻擊力和改變物件的質量,盾的主要能力是加強防禦、改變物質的形狀,但不改變質量。另外,還有『複合屬性』。一個人,身上只有一種屬性波動,是不常見的,而有兩極屬性波動或有五種以上屬性波動也很罕見,至於沒有屬性波動更是千年難得一見。人們大多都擁有二至四種屬性波動,但也不離上述九種。複合屬性就是指,由兩種屬性波動或以上組合而成的屬性。例如:光和火組合就是雷。這個世上有的屬性有很多,無法估計。
  「另外,還有一種東西叫『特殊能力』。特殊能力是指類似超能力之類的東西,如千里眼、順風耳、魔法無效化等。每一個人都有潛在的特殊能力,而這些能力需要擁有者在過去時曾經歷過悲劇的過去,潛藏的能力才會覺醒。
  「你們現在身處的這個世界,通稱『異界』或『魔法國』。現實世界──現世的人並不知道異界的存在。全世界只有十六個能通往異界的傳送點,它們都被稱為『聖地』,你們掉入的那湖也是其一。那些『聖地』,每一千年每個地方產生一萬人分量的強大魔力,在古代,因為魔法世界流傳『這世界有十六個神明』的說法,這也被稱為『神之顯靈』,到了現代也有人相信這種看法。在異界之中,有著兩個國家,第一個是『伊克維斯王國』,第二個叫『艾德爾公國』。這裡是伊克維斯王國的首都『菲特』。兩個國家在對方邊境都有小型的侵略戰,但對國家影響不大,也沒發生太多的傷亡事件,所以應該不會發生大型戰爭。除了這兩個國家,在極北和極南之地,存有著一群名為『羅剎』的怪物,他們繞勇善戰,對敵人毫不手下留情,近年總是侵略兩國的邊境,不過因為他們不會魔法及魔抗力弱的關係,所以侵略沒多少次成功。
  「全個異界有著大大小小,不同的魔法學校(也有為不會使用魔法的人創立的專門武術學校),而聞名於世的魔法學校就只有四間。第一是我們IHC──這跟你們就讀的IHC不同。我們這裡的中學部比那邊的多了魔法和武術這兩種學科。現世那間被異界的人稱為『表IHC』,這邊的叫『裏IHC』,而校服是一樣的,所以唯一能分辨兩種學生的方法,就是靠那條深紅色的領帶。第二就是月泉學園,藤岡影泉就是這間學校的學生,同時是現任校長的孫女。這兩間學校都在伊克維斯王國。第三是聖安斐斯魔法學校,以教授強大的攻擊魔法而聞名。順帶一提,『安斐斯』是傳說中王權神的名字。第四是涅特安學校,由艾德爾公國以前的一名國王創立,並以他的名字命名。聖安斐斯魔法學校和涅特安學校都在艾德爾公國。這四間學校都是由幼稚園開始到高中的一條龍服務。在每年的五月,四間學校都會強制中學部的學生,在我國首都菲特參加一場格鬥比賽『降龍祭』,只要是中學生,就會不分年齡性別,進行一場無差別格鬥大賽,藉此訓練學生的實力和增加戰鬥經驗。
  「這就是魔法世界的一個大概。」校長大人終於解就完畢。「還有什麼問題嗎?儘管提出。」
  這句話根本就是衝著小鏡說的。
  「這個世界,有科技嗎?」
  這是老爸提出的問題。
  「有的。不過沒現世那麼發達。在這個世界,魔法和科技是有著聯繫的。也有一些因應科技而創造的魔法。」
  接下來是悅語的問題:「那麼,我們的問題呢?」在校長大人解說期間,她就一直眉頭深鎖……是為了這件事嗎?
  「什麼?」
  「就是,為什麼我們擁有小孩子的身軀?」老爸的笑意更濃了。但我可感覺不到任何一種歡樂的氣氛。
  「我不知道。型星老師,有聽說過類似的事件或病例嗎?」老師搖頭,表示不理解的意思。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我無法協助你們──」
  校長大人的話被打斷了。
  「什麼叫沒辦法?」不用想,這個人一定是小鏡。她垂著頭,站起來道。小鏡復活了!
  「沒辦法就是沒辦法。」
  「你是魔法師耶!魔法不是萬能的嗎?」
  「當然不是。我也沒說過這種話。」
  「這樣的話,我們要怎麼辦?」小鏡像是要把人生中所有的憤怒都發洩出來那般,怒吼道:「我的父母還要工作哪!我請你別打亂我家的生活!」
  雖說如此,但我還是要吐嘈一句,我家的人從來就沒什麼規律。
  我瞄了瞄老爸那邊。他的嘴角向上揚。
  「為什麼還要工作?」校長大人問了一個乍看很白痴的問題,不過我在這個時候開始感到不對勁了。眼眉跳得很厲害。
  「為了生活啊!我們又不是魔法師!」
  「是嗎?那麼,重今以後就不用工作了。」
  頭好痛。
  「你到底又想說什麼鬼話?」
  然後,校長大人說出了那句改變我和我的家人一生的說話。

  「來我們的學校讀書。」

  我的頭不痛了。
  老爸終於笑出來了。
  悅語的表情毫無變化。
  意外地,這次小鏡回復得很快。這種說話已經不能嚇倒她了吧?剛才那句魔法世界和一連串解釋對她來說,已經很可怕了。這一句話也不算什麼。
  「誰要理你這種廢話。我還有我的學業、朋友!拜託你,不要隨意操控我的人生!我要維護我的現實!」
  校長大人瞪著小鏡,然後如我所料,說:
  「這裡就是妳的現實。」

  讓我們談一下接下來幾天的後日談。
  在過了約三天後,小鏡完全接受現實了。前幾天她還是一臉不情願的樣子,可是我家每個人都勸她冷靜下來,而且後來校長大人把要求我們在異界讀書的理由告訴我們:因為知道了魔法的人必須進入裏IHC就讀,這是IHC的傳統,而且也必須找出讓父母回復本來身體的方法,所以我們要留在異界。
  雖然小鏡不再異議,但她跟校長大人還是水火不容的樣子。
  然後就在第四天,正式辦理了入學手續。我們一家人都是中二生,而且都分在同一班(二年五組),因為這樣比較好照顧對方。
  另外,我也問了一下老爸有關所謂「十八歲禁止」的事。聽他說,當時那個房間除了校長大人之外,還有一個中國女人。不過後來,很快地,就離開了。所以她沒有參加那個晚宴。
  就這樣,我們的新生活開始了。
  對。一個開始而已。


NEXT TURN.日常





---後記---

第一章完結了。
接下來的篇章,要等較長時間了。

討論區:http://www.gamez.com.tw/thread-413701-1-1.html

也可以來這邊進行角色創作:http://www.gamez.com.tw/thread-404207-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5:48 , Processed in 1.21837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