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序文》

  一個冷冬的夜晚……

馬蹄聲和濺灑的鮮血,染了整片草原。凜冽的冬風像是在草原上陣亡的士兵的哀號,在奔馳的騎馬馬兵隊周圍咆哮著。

那是公國的騎士團。他們,在掠奪。掠奪人民的錢財,掠奪人民的自由;那是腐敗的一種象徵。他們,只是在損毀名譽。從前他們剷奸除惡,現在他們善惡不分。

這裡,草原上的一座小鎮。座落在吉利斯公國的邊界,迎面的是捷分公國的國境。只差了一小片枯稻,場景卻差了一大截;這裡是染血的草坪,遠望過去,捷分公國是一片夜晚該有的寂靜。

明明是同一個國家,為什麼有國境?為什麼場景相差這麼多?沒有人知道。

沒有人會在意這座鎮的名字,因為它明早將沒有活人,只剩下燃燒過的房屋殘骸和人們的屍體。騎士們搶了居民的食物和錢,同時凌虐和羞辱了他們的女性。那是多麼殘忍的畫面哪?受羞辱的女人們不甘,咬舌的咬舌,撞牆的撞牆,沒有一個人活下。

而那些騎士的眼裡,只存在著蔑視和驕傲。

十年革命的最後一年,離王室投降只剩一個禮拜。騎士團的人們大肆殺掠,他們經過的地方,通常不會留下活口……

這只是一個被遭受「小型」殺掠的地方而已,真正可怕的,在吉利斯公國的首都──克倫比佛。

那是一個很大的城市,它位於吉利斯公國國境的幾千公里外。騎士團的前一個目標,就是首都。這是為了逼公爵投降而使出的方法。

他們如泉湧般湧進了克倫比佛,無止盡的殺戮掠奪,以及最不讓人接受的一件殘忍之事──羞辱他們的女人,活埋他們的男人;虐待他們的老人……

他們的小孩,男女不分,全部被騎士團拿來發洩情慾……

只花了一天的時間,首都毀了,公爵死了,宮殿空了。現在騎士團的目標,就是逼捷分公國的公爵下台。捷分公國的人民也起來反抗,即使他們知道他們可能會有吉利斯的下場。吉利斯的人民不願反抗而遭到殺害,因為人民們覺得沒有意義。

「沒有自信的人,一律殺害」──這是騎士團團長的命令。他叫裴恩‧洛貝,十年革命的構思者,同時也是背叛大公的第一個人。他對於大公發給的薪資越來越少,大公的生活卻越來越奢華感到不滿,因而慫恿吉利斯‧捷分大公國的人民起來反抗。

奢華換來的,是那無止盡的殺戮。

「嘶──!」從那草原傳來的馬叫聲,這是只有騎士團聽的懂的語言。代表著「更改目標」。

「殺!毀了捷分公國!」「騎士團要的是高額薪水,不是被虐待!」「我們有權力讓公國毀滅,也有權力再建一個公國!」「殺!」

「沒有人可以阻擋我們!」一聲齊喊,將近十萬人的反叛軍,奔向那安靜的捷分公國。殊不知,捷分公國早已向肯亞特薩求援軍了……

一路上,騎士團不殺不掠;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他們一路順暢的到了首都‧維克。而在等著他們的,是高聳的城牆,以及城上數萬、甚至數十萬的兵馬。

裴恩愣了。

半晌,有如雨滴般的弓箭從天而降。維克外圍的草原頓時成了哀號四起的戰場。沒有戰士衝出城門,這是肯亞特薩的特徵。

但是,他們卻從沒想過有內在的傷口正漸漸的擴張……

城門內圍直徑約幾十公里所畫出的圓,是兵營;這個圓之後,不是房屋。

而是暴動的人民。

沒有人領導,他們心中有的只是悲憤的烈火。就快了,就快了。
十年革命要結束了。

「留下我們的人民!但是執權者沒有資格活下!」「ФЭёђרעךЎقيوǾЩאغ!(註)」

沒有人還記得這一切,也不過幾小時的時間,捷分的軍營由裡崩潰。一些擋下弓箭騎士們,被隆重的邀進了維克。

這場鬧了十年的大革命,就在這天結束。沒有人記得,之後的大公國如何重建。
他們只記得一件事──「騎士團是救命恩人」。

革命後過了百年。

沒有人提起那慘痛的回憶,人民仍是一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們安居樂業,無不開朗的笑出聲音。

這又是一場暴風雨前的安寧……

又過了幾年,被捧上天的騎士團,目無法紀。以巡視為由,四處掠奪,四處殺戮,四處姦淫。就好比……十年革命時,他們的作為。

裴洛的後代,也就是現任騎士團團長,可爾法,他無視這些舉動。

「我們拯救了這裡,總要給點獎勵吧?」

幾年前的那些安居樂業的情形,在現在的孩子眼裡,只不過是一句句的謊言。

吉利斯公國的公爵,正是可爾法;但,他和革命前的公爵沒什麼兩樣,奢華,聽信讒言。

一切都變了,公國變了,人心變了。
人們不再開朗大笑。

畫面轉到公國一處小鎮。

這裡是阿佛列多,盛產乳製品,公國最好的白醬由此產出。七月十二日,鎮主奇蹟似的得了一子,名涅沃爾。

他是誰?他是一個名為奇蹟的男孩。
他的一生,同樣是段傳奇……

十五歲。

我們的故事,從他十五歲的一場因緣際會開始。


註:精靈語,意思是「痛苦隨奢華而在」。

是給捷分公國的統治者的一句話。
代表自己生活越奢華,將來會得到越痛苦的報應。


--------

之前那篇已經被我無情的D掉了。
因為,真的有點…無法接受。

嗯……說實在的,也沒有什麼好說。
想要給予我任何意見,

請往後台移動……感謝。

[ 本文最後由 RainSun雨陽 於 07-7-30 03:36 PM 編輯 ]
 
「Julie,杜玟甄。16歲,如果妳想要和我在一起,就別干涉我的自由。」
「我叫Chloe,王巧哲。18歲,今天我從基督城來奧克蘭的第二天。我不會干涉妳,因為我也有我自己的自由。」

她們站在天堂的邊緣。
天堂之邊,同時也是墮落之都。

這裡,是奧克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31 , Processed in 3.084153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