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聽我說故事

[複製連結] 檢視: 1574|回覆: 1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廢言區:這算是短篇類型的長篇小說(?)基本上是一個章節一個章節來的。
    想要出現在故事中的可以到我的討論主題跟我說,也可以跟我點想聽的故事類型與主題。
    ------------------------------------------------------------------------------------------------------
    序章─愛說故事的人

    在海吧餐廳中,有很多喜歡寫鬼故事的作者,與愛聽鬼故事的人。老闆─海吧自己也是一位這樣的作家。

    今天晚上的氣氛很好,一群作家們正討論著各自的故事。

    symphonyj,交響J,是一位厲害的人性探討恐怖小說家。韶雩,一位奇幻靈異作家。玫瑰紅之戀,一位初踏入寫作領域但潛力十足的新手驚悚作家。不染情塵,一位溫馨驚悚作家。淬煉 ,一位多方創作的恐怖少女作家。大頭小松松 ,一位恐怖經典作家。

    他們在每天在海吧餐廳中輪流講故事,本來只是講好玩的,但講著講著,就出現了一些固定的觀眾群。

    SelinaDick、大雅、琥珀之瞳、Better、懶鬼阿妮等,都是固定的觀眾常客,偶爾也會上台去分享一些故事。

    幾位作家跟老闆海吧正熱烈的討論著。這時〝鈴〞一聲,餐廳的門被推開了。一名黑髮女子走進餐廳。

    「歡迎光臨,請問您需要什麼嗎?」海吧一貫的問著。

    女子沒有回答,海吧稍微打量了一下這位女子,女子年約16,黑色的長髮用一條深藍色的緞帶綁成了個低馬尾,頭髮輕輕披在右肩上,黑色的瞳孔散發著微微的飄逸,女子身上穿著寬鬆的大衣,褐色的大衣看起來有些破舊,卻藏不住女子高雅的氣質。

    女子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張名片,她把名片放在海吧的面前。

    「愛說故事的人,小月兔」名片上這麼寫著。

    「請問......」海吧不知該怎麼開口。

    「我在十三號桌好了,給我一杯薰衣草茶就好了。」月兔轉身走向十三號桌。


    〝叮〞

    鬧鈴響了,又到了說故事的時間了,今天輪到淬煉說故事了。

    「今天我要說一個跟文具店有關的故事,就叫做灰色文具店......」淬煉用附有魔力的嗓音開始了故事。

    語畢,底下的人有人嘆息,有人拭淚,這次的故事感人的令人動容。

    「說的太好了,淬煉。」玫瑰在淬練走下台時對她說。

    就在大家不斷的讚美淬煉時,角落的十三號桌傳來了清脆的掌聲,大家轉頭看像十三號桌,只見月兔面帶微笑的向淬煉致意。

    海吧走向月兔並說:「現在該你了,愛說故事的人。」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7-21 10:57 PM 編輯 ]
     
    愛是一種夢想,或許過於沉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第一章─承諾


    月兔脫下厚重的外套,裡頭穿的是黑色的西裝褲與白色的襯衫。她以緩慢但穩定的腳步走上台。

    在坐定後,她輕啟朱唇:

    相信大家都喜歡聽故事,我也是。我不但愛聽故事、愛讀故事,還愛想故事、寫故事、最愛的還是說故事。

    今天我要來跟大家講個故事,這個故事就叫做「承諾」。

    承諾是什麼?是山盟海誓?是天荒地老?是海枯石爛?還是一生一世呢?或許承諾都說的很美,但真的能達到的,又有多少呢?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

    斐雲跟月涵是一對情侶,斐雲跟所有男生一樣,總是會說一些承諾,唯一不同的是,斐雲從不說天長地久這種承諾,他給的承諾總是想「我今天會專心的愛著你、念著你。」、「我承諾我會陪你一整天。」,這些承諾或許不是那麼動聽,但斐雲總是能達成,月涵一開始只覺得很有趣,之後也覺得這種更實際的承諾比那些華而不實的承諾完美多了。

    在這樣的承諾下的感情,很快的邁入了第八年,雙方也開始討論結婚的事項。

    只是有一天開始,斐雲不再給予月涵承諾。一開始月涵也不以為意,畢竟生活還是跟以前一樣,只是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

    事情一直到一天傍晚,一通電話才爆發。

    〝鈴鈴鈴〞電話響了。

    「喂?」

    「余月涵小姐嗎?」

    「我就是。」

    「這裡是XXX市立醫院,嚴斐雲先生於下午5:20分被送到這裡,請您馬上趕來。」


    在來到醫院時,整個過程月涵都保持著非常鎮定的聽著醫生的解釋。

    「肺癌末期?」月涵自語。

    她推開斐雲的病房門,看著斐雲安詳的臉,已微微消瘦,不知為什麼,月涵突然覺得斐雲在她耳邊輕輕細語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有些失落的坐在病床邊,看著斐雲,回憶慢慢的飄過。的確,誰都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她連現在都掌握不住。

    「月涵......」斐雲醒了。

    「怎麼了?」月涵溫柔的問。

    月涵突然覺得眼前的斐雲非常的陌生,好像從沒認識過眼前的這個人。

    「我沒事。」斐雲輕聲說,那聲音細小的幾乎聽不見。

    月涵突然感到一陣暈眩:「答應我你會好起來!」

    月涵衝動的說。

    「我不能。」斐雲拒絕了。

    「我不能承諾你我做不到的事。」

    月涵低下頭,什麼也沒說。


    回到家,月涵靠在門上思考,瞬間感情崩潰了,淚水止不住的流下,心中那種缺空,令她難以入眠。斐雲怎麼這麼傻,連騙她一下也不願意,就算是小小善意的欺騙他也不願意。

    隔天,在朋友的強拉之下,她跟他們出去逛街,只是她整個心都還懸在那裡,她不清楚到底是因為斐雲的病,還是因為他不肯給她承諾。

    在休息時,月涵忍不住問了個問題:「承諾是什麼?」

    「就像是海枯石爛啊,天荒地老啊!」朋友想也不想就回答了。

    月涵才突然驚覺,這些承諾都像玻璃一樣,看起來很漂亮,但是卻易碎,完全禁不起考驗。今天說了,明天翻臉,後天再對另外一個人說同樣的話,這就是所謂的承諾,一點意義都沒有。她霎時明白斐雲為何不肯給她承諾,他是真心的、全心全意的在愛她,所以他不願意給那些華而不實的承諾。

    月涵突然有種衝動,奔向斐雲的衝動,她想都沒想就開始往醫院奔去。

    〝碰〞

    月涵打開了病房門。

    「沒關係,你不能給我承諾,換我給你承諾!」月涵大聲的對斐雲表示心願。

    斐雲瞪大眼睛看著她,久久說不出話來。

    良久,斐雲開口了:「傻瓜,那有女生在給男生承諾的啊。」

    月涵笑了,然後說:「那就讓我當第一個吧!」

    *********************************************************************************

    講到這邊,月兔頓了頓。

    「或許承諾是一種美麗的點綴,但華而不實的承諾是否讓承諾的意義變得毫不重要了呢?」

    月兔留下了這個問句,就起身走下台。

    --------------------------------------------------------------------------------------------------------

    廢言區:我想聽上面有說到的人的評論~歡迎所有相評論的人到我的討論區去評論,小兔我很耐評(?)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16 , Processed in 2.500263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