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宿覺 第三部 八命宿
序章《前塵》第一部 二十五年後

    血,緩緩的融於雪地中,淡淡的化開,隨著印在雪地上的鞋印,血液一滴滴的滲透鞋印之中,幾經風

雪後,隨之覆蓋。



    大肆風雪中,一條細長且摻雜著血跡的鞋印蜿蜒遠方,在那一頭,一個屢步蹣跚的漢子黑影,身處風

雪之中,癲跛的急促奔跑著。伴隨著雜亂的呼吸聲與癲跛的步伐,這漢子深咳了兩口血,右手抹了抹嘴

角上冰冷的血痕,揭開貂皮外墺領口,俯望著懷中的女嬰一眼,見這女嬰睡的正甜,微微溫柔一笑,裹

回墺領,忍著痛楚繼續驅前奔去。



    也不知如此窮奔了多久,前方忽傳陣陣馬蹄之聲,霧氣沖天,他向前方望去,見約莫四、五十馬騎,

由自己的四方紛紛逼近,這漢子心知自己終究給對頭追上,眼見被眾追兵包圍,去路已斷,臉色不禁一

變,右手緩緩抽出腰中的珮劍,凝神以待。



    一陣馬蹄聲響,四路馬騎將這漢子團團包圍,在這約五十騎馬之後,又相繼跟上刀兵、斧手、弓士等

數百名人,各持兵刃佈下重圍,其聲勢浩大在這狂風大作的風雪之中,甚是罕見。



    這群馬騎中為首一名大漢,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舉起手中大刀,指著那名漢子笑道:「程會主,我勸

您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瞧在咱們過去交厚的情份,我會在商副會主面前替您美言幾句,保你個全

屍。」



    這漢子不答話,只是低著頭,對這持刀大漢視若無睹,仰望著飄滿霜雪的夜空,口裡只是嘆道:「晉

大哥,程帛月掌會無能,有負您當年的託付,竟被會中這些宵小叛軍將您一手創立的天義會搞的七零八

落,此番黃泉之路我實是無顏見您……」



    「嘿嘿!」那手持大刀的大漢見程帛月無視自己,也不氣惱,冷笑道:「程會主,縱使你的武功再高

再強,重傷之餘再加上這些重兵,今日量你插翅也難飛,乖乖受死吧!」程帛月恨道:「今日栽在你們

這群吃裡扒外的狗賊之手,程某無話可說,你儘管動手便是,何必多言。」



    「哼,夠種!兄弟們,拿下程帛月,死活不論!」只聞得持刀大漢一聲令下,四週眾人隨即蜂擁向

前。聞得吆喝之聲甚蓋過狂風,這漢子眼見數百人拔刀揮斧的相擁而上,心下一橫,手中鐵劍運勁抖

動,劍尖往前一送,程帛月週身登時勁風四起,一股宏大的青藍色劍光掠起雪花,一道雪亮碧煌且夾帶

渾厚內勁的劍氣,撲向持刀大漢,前方數人見狀,紛紛向前擋劍護主,聞得一陣哀嚎之聲,現場無數屍

塊漫天飛舞,而凌厲劍氣竟絲毫未衰,仍筆直疾衝持刀大漢,持刀大漢眼見劍氣威力萬鈞,心生懼意不

敢硬接,慌忙之中,只得施展輕功,急躍身下馬,就在這驚呼瞬間,劍氣由持刀大漢右側呼嘯掠過,右

膀肌膚一陣辛辣疼痛,卻見自己的座騎,在眼前被劍氣轟得四分五裂,當真死裡逃生,直瞧得持刀大漢

背脊發涼,神情甚是狼狽。



    「殺了他,快給我殺了他!這老賊身受重傷又中了蛇毒,撐不過多久的!」持刀大漢惱羞成怒,不斷

連聲驚呼催促,頓時殺聲四起,數百名兵士紛紛相擁而上,直取程帛月。



    「且慢!」由包圍程帛月的軍馬後方,忽傳一聲稚嫩清脆的吆喝,蓋過風雪聲及數百人的吶喊聲,眾

兵士盡皆停止了動作,皆回頭往後方瞧去,只見後方四名青袍漢子屢步而進,這四人抬著一頂轎子,另

有一名肩扛大鋼刀的黑衣侍童跟隨轎子右側押轎,五人緩緩走向前來,眾兵士見狀,左右讓出一條路,

這五人一聲不響,順著兵士讓出的路,走至程帛月身前停轎。只見轎內布簾一掀,一名年約八、九歲,

全身白稠裝飾,手持骨扇,一身富家公子打扮的白髮童子走出花轎。



    「參見商少主!」眾兵士一見那童子出轎,紛紛跪下齊聲叩拜,那持刀大漢一見那童子出轎,趕緊飛

身上前向那童子扣拜,道:「稟少主,屬下不負所託,程老兒已被屬下所掌握,現下只做困獸之鬥。」

那童子面無表情,只微微「嗯」的一聲,隨即走至程帛月身前,冷冷的瞧著,押轎的黑衣侍童尾隨跟至

白衣童子身後,兩人緩緩走向程帛月。程帛月身咳兩口血,抬起頭瞪視那白衣童子,不發一語。



     片刻,那白衣童子打破沉寂,口中緩緩的道:「程世伯近日可安好?晚輩乃商家門下商樂吾,劣侄自

小便常從家父口中聽聞世伯諸多英勇事蹟,心中對世伯景仰已久,只礙於世伯您貴人務繁之故,一直無

緣上武華鎮向您老人家拜山請安,今日家父命劣侄前來拜見程世伯,劣侄心中實是歡喜。」這白髮男童

雖言詞謙卑,但言語中卻不無帶有輕蔑嘲諷之意。



    程帛月瞧這男童不過八、九歲年紀,言語談吐上卻完全大違外表上稚嫩之氣,不禁微感驚愕,問道:

「你……你是商海魁的兒子?」



    「正是。」那商樂吾撫掌笑道:「劣侄此行前來,乃奉家父之命,一是讓劣侄與世伯相見敘情,二是

相請世伯返回天義會總舵主持大局,重掌天義會會主之位,還望世伯您別與姪兒為難。」



    程帛月聞言怒道:「哼!老子無臉面見我,便唆使自己兒子前來使惡麼?!當程某什麼人!你父親暗

中挑起幫會內戰反亂得程,現下又在搞什麼花樣我焉能不知?!你回去告訴你父親,反賊就是反賊,臭

名早已遺珠天下,別妄想只要擺我上檯就可以得到正名,你們還是快快將我殺了吧!只怪我掌會無能,

竟讓你們這群反賊謀反得程,死於此地程某無話可說,我寧願讓『天義會』因為我的無能,而讓它經由

我的死而在這世上絕滅,也絕不會讓你們打著『天義會』的名號,在外頭為非作歹興風作浪來污衊於

它!」



    「耶,世伯此言差矣。」商樂吾拱手道:「論當年,家父與世伯您,皆是晉揚天祖師爺旗下的親信,

實乃幫中棟樑也,尤以如世伯這般響鐺鐺的英雄人物,更為眾人所欽佩,江湖上只要談論起天義會二代

會主程帛月,無不豎起大拇指讚了聲好字,自祖師爺晉揚天仙逝後,程世伯接任會主乃實至名歸,眾人

皆由衷折服,只是日前家父暗中打探得出,會中有些許宵小之輩,暗地勾結魔教,所以便調遣家兵剷除

晝孽,並非如外傳一般造反,家父實出赤心一片,還請世伯亮眼,切勿中了對頭的二虎相爭之計,傷了

咱們程商兩家的和氣。



    程帛月呸一聲,道:「怎麼,勾結魔教不正是你們商家麼?」



    商樂吾聞言臉色一沉,冷道:「看來程世伯似乎不喜歡談論這個話題……那麼,我們換個有趣的話題

好了。」轉身背對程帛月,側頭睽視冷道:「對於這闢天、惑心、滅神、羽風這四部經書,不知您老人

家有何看法?」



    程帛月一聽「四部經書」心中一震,臉色鶩然劇變,顫聲問道:「你…你怎能知曉這四部經書這個名

字?」



    「哈哈哈!」商樂吾笑道:「劣姪雖年幼,但身為天義會之人,豈有不知這四本經書的淵源之理?您

老人家貴為天義會會主,理當對這些寶典視如性命般的維護,而我們這些作下人的,知曉的人卻也不

少。」



    「原…原來如此!」程帛月恍然大悟,切齒恨道:「你父親不惜一切起兵造反,原是為了這四本經

書?哼,我程帛月雖是無能之輩,卻也還懂個『忠義』二字,不錯!這四本經書的確在我身上,前幫主

晉揚天所托付於我的兩樣遺命,現下我已失去一樣,這四部經書,我寧死也不能再孤負晉幫主的遺命,

你們想從我身上得到經書去危害世人,卻也休想!」



    程帛月言一畢,左手突然由懷中取出一塊墨色絨布所包之物,隨即右手一掌拍向那包裹,只聞得砰的

一聲,那包裹受著萬鈞掌力,墨色絨布碎片登時漫天紛飛,雖然外表仍瞧不出包裹內所裝之物,但絨布

卻已撕個半稀爛,程帛月右掌再舉,顯然欲將那包裹中之物當場銷毀。



    「哼!程世伯,您當真認為我們把這些破書當寶嗎?!」商樂吾忽然轉頭,向他身旁的黑衣侍童道:

「無心,程世伯乃當世屬一屬二的武學宗師,平時難得與這等高人相會,能求得他老人家授得一兩招,

乃是你今生難求的福氣,去吧。」



     那名曰「仇無心」的黑衣侍童微微點頭,緩緩的走至程帛月身前,拱了拱手,不發一語,抽出背上那

與他身材不成比例的大鋼刀,向前一遞,言道:「晚輩仇無心,請前輩賜教,得罪了。」言畢刀身微

側,右足頓地一踏,右手持刀運勁向左急揮,不等程帛月答話,鋼刀直往程帛月左肩劈去。


《下接續》

[ 本文最後由 solonin 於 07-7-20 01:26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接上文》

    商樂吾唆使仇無心前來尋戰,意在阻止經書銷毀,程帛月焉能不知?當下程帛月見仇無心舉刀攻到,

手將包裹收回懷內,身子微仰隨意避開這一刀,仇無心鋼刀刀鋒剛掠過程帛月左側,刀招還未使老,

立即變招,右手將鋼刀換交左手,右腳著地當軸心,翻身兩步倏然由程帛月身後晃至身前,同時左手鋼

刀順勢逆劈程帛月右肩。



    見仇無心刀法如此怪異,程帛月不禁「咦」的一聲,右足後跨一步,左掌拍出,輕拍刀背側身避開,

仇無心迴刀架掌,刀路再變,俯身迴刀往程帛月右膝掃去,程帛月見狀抽身躍起,卻怎料到仇無心此時

刀路又變,以在後的右足為軸心,身體向左翻轉半圓,晃身至程帛月左側,同時將左手鋼刀交還右手,

順勢逆撩而上,此時程帛月身處空中,無法可避,只得強行險著,伸出右足將刀面踢開,同時借力飛身

後躍,豈知仇無心好似正算準程帛月這一著,早在程帛月出足踢刀之際,看準方位,便急躍而出,待程

帛月躍出時正好撞著,彷彿經過無數次的共同套招一般,兩人不約而同的同時躍至同一處,程帛月是

退,仇無心則是進。



    倚著來勢,仇無心後發先至,趨前守株待兔,右手鋼刀向前遞出,程帛月吃了一驚,眼見自己身子即

將自行撞上仇無心刀鋒,苦於身處空中無法再避,情急之下,只得抽出腰中鐵劍,一招「緊羅密網」舞

出劍花,將刀架開。



    見對手終於被逼的抽出兵刃,現場眾兵士登時哄然喝采,仇無心精神一振,當下大喝一聲,手中鋼刀

抖動,連番猛砍,數道含帶虛實變幻的刀路,齊向程帛月攻到,程帛月見狀,手中鐵劍舞出團團劍花,

盡護要害,兵器相碰併出光火,現場嗤聲連連不斷,過無多時,兩人已互拆數十招,仇無心越戰越勇,

程帛月則是越鬥越驚。



    其實程帛月乃當世之武學奇人,此刻雖然身負重傷且劇毒攻心,但對手畢竟只是個八、九歲的孩童,

武功相差實是懸殊,程帛月只須稍運兩成內力,便可一掌將對手當場擊斃,然而程帛月自重身分,雖身

處重兵包圍的險境,卻也不願以一己之長欺凌孩童,以至跟仇無心拆招,都只走劍路而不使內力,盼仇

無心知難而退,豈知仇無心刀刀奇招,步步狠著,程帛月不禁心中大奇,心念一動,所使之劍路中帶九

分守勢,一分誘攻,意在引誘仇無心刀招盡發,好一窺究竟,待兩人互拆數招過後,卻怎料到仇無心接

連所使出的刀招,卻讓自己越瞧心越驚,由不得一股寒氣直上背脊,冷汗直流。



    兩人再鬥片刻,程帛月忽地眼前一黑,全身頓時有如萬蟻鑽心般痛苦難當,舌底一陣甘甜,一大碗腥

臭難聞的黑血噁口而出,隨即昏昏沉沉的癱軟倒地,顯然身體所中的劇毒終於攻心。



   「夠了!退下!」商樂吾見狀,隨即朗聲喝令,仇無心一聞號令,立即收刀退開。



    程帛月熬著瀕臨崩潰的身軀,痛苦的抬起了頭呆瞪著仇無心,語帶驚恐的顫聲道:「……是……滅…

滅神刀…刀法!?你…你怎地會使……?」



    商樂吾向前兩步,輕搖手中骨扇微笑道:「哎呀!程世伯怎地這般大驚小怪起來?這小小刀法不過是

敝舍中下人們,每日早晨練來鍛鍊體魄的早課,敝舍的僕役下人們可是人人會使,並非什麼絕世武功

啊,又何足掛齒呢?哈哈!」



    猶處劇痛之中,程帛月腦中盡是一片迷惘。



    當年天義會會主晉揚天,自知年限將盡,將會主之位託付程帛月時,四本經書一併交予,此四本經

書,乃晉揚天的先師所撰之八部經書其中四本。



    這八部經書分別囊括了上古神人所精撰之心法、掌法、刀法、劍法、身法、術法、藥理、祭法等之上

古神術,早已失傳將近千年,後來一位道童恰逢奇緣,得此八本經書後,身負著經書內驚世駭俗的上古

武學,一舉產滅當時勢盛一時的白教,其後收了八名弟子,在年限近末時,將此八本經書交由旗下八名

弟子,每人各持一本,晉楊天便是這道童旗下的開山大弟子。



    如今其中四部遺落江湖不知所蹤,而「天義會」乃晉揚天一手創立,除了自己手中的一部「闢天掌

訣」外,身故的副會主蕭燕曲的「惑心靈術」、兩名已過世同門師弟所瓚留的「滅神刀法」、「羽風

行」一併收之,晉揚天在臨終前慎重囑咐程帛月,這四部經書只須其中一本落入異心人士手中,必定為

武林帶來莫大的浩劫,須捨命保之,必要時可將之銷毀,另一方面,務必尋回失落已久的另四本經書。



    數年之後,會中大老商海魁率眾造反,程帛月慘遭商海魁使之連環毒計,身受重傷,敗走武華鎮,其

徐文姬因不堪眾叛兵凌辱,自刎身亡,會中僅存之忠義幫眾一夜之間盡數殲滅,在這期間,程帛月一

直將這四本經書藏於身上,寸步不離,然而現下眼前卻出一名會使經書中所記載之刀法的孩童,大駭之

下,由不得背脊發涼。



    「為…為什麼?……怎會如此?……」程帛月挨著痛苦的身軀,意識模糊的搖晃站起,抹了抹嘴角上

的血漬,自言自語:「晉大哥,我對不起你……」言未畢,程帛月突然臉露凶光,心中一橫,遞出手中

長劍,忽地直往仇無心奔去,其速度之快筆墨難容,現場所有人反應不及,急奔中程帛月勁運全身撩劍

上砍,口中大喊:「你既會使滅神刀法,我便不能留你性命來危害蒼生,納命來!」



    這一劍程帛月使上十成內力,威力剛猛甚是罕見,此番與先前的拆招自是不同,仇無心哪裡能檔下這

一劍,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只見在旁的商樂吾悠然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仇無心衣服後領,左足頓地

一踏,從旁躍開,也不知使了什麼手法,這一躍竟然飛出足足五丈之遠,卻未見足下似無任何動作,當

真如鬼如魅。



    捨命的一劍終是落空,程帛月呆若木雞,顫聲而道:「羽…羽風行!……沒想到連你也……」就在此

時,四週包圍的人馬紛紛向前,擋住程帛月與白髮童子等兩人之間的去路。



    商樂吾朗聲下令:「保全屍便於搜身。」軍令一下,現場數百名兵士將提兵刃,蜂擁而上。



    鋼刀、鐵斧、短戢、羽箭、鐵蓮子、飛劍、鋼鏢等無數兵刃暗器,如萬箭齊發般,由四面八方砸向程

帛月。眼見程帛月即將被亂軍踏成肉泥之際,程帛月眼神突然一亮,一聲狂吼長嘯於天,夾帶著艷紅的

血絲,兩手由懷中取出兩只包裹,吐出最後一口僅存的真氣,兩包裹各朝東北、西南兩方各拋出一只,

其勁道渾厚至極,只見黑夜中兩只包裹猶如流星般,衝於天際。



    商樂吾認得朝西南方飛去的包裹,乃是之前程帛月由懷中出來拍掌,故作銷毀狀的包裹,心想此包裹

必是偽物,料得經書必在東北方,當下施展輕功朝東北方追去,同時手指西南,命仇無心前去追趕。



        一陣極為淒厲的哀嚎聲震撼了整個雪山。



    終於,在亂軍之中,漸漸模湖了意識。
   



         萬戴錫登天上人,


         一睽君彌天下臣。

         星斗輪轉留不住,


         天上天下終歸塵。



    身穿千萬箭,心湧千萬恨,悲無伸冤處,死無葬身地。



    這是最悽慘的死法,也是最悲哀的下場。



    程帛月冰涼的屍體,靜靜的躺在雪地之中,死不願闔的雙眼,好似正代替著他再也無法張開的口,訴

說著無盡的怨恨。



    這已是十年前的舊事了,程帛月的死,雖然轟動了整個當時的武林,卻鮮少人知道他到底葬身何處。

隨著十年光陰的流逝,縱使是再偉大的英雄人物,人們最終也是會慢慢的將他所遺忘。



    又有誰能料的到,當年在江湖中第一大幫會「天義會」第二代掌門會主程帛月,最後竟是落得如此的

下場,淒矣,悲矣……

《未完-待續 第一回-無心,無心》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回 《無心,無心》

    蘇貴江浩盪的江水,川流不息,江中蘊含著豐沃的水產,江邊兩畔土壤肥沃,兩邊市鎮倚著豐富的江

水,日趨興旺,鎮中人潮往來,好不繁華。熱鬧的市集,人來人往的的街道,販夫們的叫賣聲、商客們

的談笑聲與孩童們的嘻鬧聲,給市集更增添了幾分熱鬧的氣息。



    街首兩三個孩童,手裡拿著兩串爆竹,笑嘻嘻的由巷裡跑了出來,在街頭玩耍的幾名孩童見有爆竹可

玩,也跟著迎了上去。揚香燃炮,一連串的爆竹聲響,似乎正告訴村裡的人們,新年的到來。



    正值正月初一。



    「來來來!孩子們,這兒有些糖葫蘆,快來吃吧。」街邊一個身穿玄色綿懊中年婦人,向那群正在嬉

戲的孩童們招了招手,孩童們一聽有糖葫蘆可以吃,一窩蜂鬧哄哄的迎了上去。



    「張大嬸,我們身上沒有帶銀子。」其中一名年紀稍大的男童道。



    「不打緊,這是請你們吃的。」張大嬸微笑道:「一個個兒來,別吵啊,先讓大嬸數清你們有多少

人。」



    張大嬸在孩子們的嬉鬧聲中,數清了人數,由竹架上抽了七支糖葫蘆,分別給了每人一支。



    「咦?」張大嬸問那名年紀較大的男童道:「大寶,常常跟在你們在一塊兒的那個小女孩呢?怎麼今

天沒跟你們一起玩兒?大嬸有準備她的份呢。」



    「大嬸,您說的是小啞巴麼?」大寶道:「我也正覺得奇怪呢,我們已經好幾天沒見到她啦。」另一

名年紀較小的孩童在旁聒噪的道:「是啊,小啞巴不會說話,我們都不知道她住哪兒。」



    「咦?這孩子是個啞巴麼?」張大嬸聞言一呆,隨即嘆了口氣道:「可憐的孩子,年紀輕輕的,便受

得老天爺這般的折磨,唉!」



    「上個月我有跟她提過,年初一大夥要來這兒放鞭炮,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了。」一名嘴裡正吃著

糖葫蘆果子的女童道:「也不曉得她還記不記得……」



    大寶問那女童道:「小慧,我記得她不是還有個大哥,是在妳家作下人麼?」小慧答道:「是啊,小

啞巴的大哥叫辛阿九,是魏大伯在鄰鎮花錢買來的雜僕,兩年前魏大伯帶他來見我爹爹時,小啞巴也跟

著過來了。」先前那名年紀較小的孩童奇道:「他那個阿九大哥也是啞巴麼?」小慧白了那男童一眼,

道:「你才啞巴呢。」



    張大嬸微微一笑,迴身從竹架上又抽了一支糖葫蘆,交給那個女童道:「這串糖葫蘆是給她的,妳先

幫她收著,一會兒她來了,便拿給她吃。」



    「好的,謝謝張大嬸。」女童接過糖葫蘆點頭道。先前那名年紀較小的孩童,見女童手上又多了一支

糖葫蘆,急道:「小慧,給我拿,給我拿。」



    「才不要呢,這串是要給小啞巴的。」小慧迴身背著那孩童道:「誰不知道你是貪吃鬼吳阿四,給你

拿你定會偷吃,我才不給呢。」



    「那是給小啞巴吃的,我怎會偷吃?不給拉倒。」吳阿四對小慧扮個鬼臉唸道:「小氣鬼,三條腿,

兜三圈變痲臉鬼。」小慧漲紅了臉,赤著脖子嗔道:「你才痲臉鬼,哼!」



    「哈哈哈……」兩人的鬥嘴,引來眾人哄堂大笑。



    此時乃南北二國戰亂之刻,蘇貴鎮長年雖因倚著蘇貴江豐碩的物產而繁華,卻也因位在南國內陸之

南,甚少招受戰事波及,偶爾有山賊流寇擾燥,地方官府軍律極嚴,縣令為人正直公秉,數十年來倒也

相安無事,鎮民戶戶安居樂業,外界無不稱羨,南國皇帝更讚此為「南天樂鎮」,以表南國朝政恩蓋百

姓的朝榮。



     就在張大嬸、小慧等一群人正說的當頭,忽聞得後方街角傳來一陣鏘鏘鑼響,其中夾雜著一個男子大

聲吆喝之聲,這是尋常街頭賣藝的喧頭,這群孩子聞之大喜,彼此互牽著小手,興沖沖的趕去湊個熱

鬧。



    幾個孩子一陣左推右塞,好容易由擁擠的人群中,趨著小小身子往人群裡頭瞧去,只見一名年約三十

來歲的壯漢,全身武束勁裝,正口沫橫飛的向眾觀客們叫場:「眾位倌爺請了,小弟賤名李霍,來自東

嶽公華,原爲南下探親,路經貴地,身欠盤纏,所幸小弟日前曾學過幾年粗淺功夫,實說不得,只得在

眾倌爺面前班門弄斧,這一手『五行拳』小弟實使的粗淺,還望倌爺們賞個臉。」這李霍話一說完,先

是做個四方楫,隨即雙手抱拳,左足前跨\紮個馬步,右拳前伸,手肘微沉,左掌抱右拳,口中大喝一

聲,正是五行拳起手式。



    南朝民間興武,猶以武當拳法盛之,其實這「五行拳」乃於民間流傳甚廣,上至官僚,下至民間小

兒,皆識得此拳法,但見李霍一招招將使下去,法度嚴謹,出拳剛猛有勁,根基扎實,武藝頗為不弱,

只見李霍舞到甘處,眾觀客齊聲喝采,掌聲連連。



    莫約一盞茶時刻,李霍在眾觀客的喝采聲中將一套五行拳打完,彎下腰拿起銅鑼捧於手中,還未開

口,眾觀客們紛紛將錢往那銅鑼中塞,李霍樂的滿臉堆歡,一把勁的連連躬身稱謝,正忙的不可開支

時,忽見人群中伸出一隻手,將手中的銀子往銅鑼中一放,李霍忽覺銅鑼一沉,俯眼瞧去,赫然是一隻

五兩銀子,只瞧的李霍遲遲闔不攏嘴,再抬頭順眼看去,給這五兩銀子的竟是一名黑袍少年,瞧這少年

約十六、七歲,容貌甚俊,黑皮袍緊包全身,袍垂長至地,打扮甚是怪異,身旁另有兩人隨行,其中一

名錦衣老者,穿著頗為體面,身型清瘦,白鬢垂肩,目光炯然,瞧樣子似是精通買賣的老商人,另一名

漢子體型高大,週身肌肉甚是結實,肩上負著一只約八尺長的黑色鐵箱,一副練家子模樣。



    李霍手裡捧著銅鑼獃了一獃,正要開口,站在那少年身旁的吳阿四叫道:「啊喲!是五兩銀子,這位

大哥哥真闊手。」眾觀客見吳阿四大呼,紛紛靠近觀看,無不稱奇。



    李霍連忙向那少年連連拱手,忙道:「這位小爺,您真的是太……多謝,多謝。」這少年瞧了李霍一

眼,隨即袖子一揮,轉身便走,李霍見這少年不發一語,正要上前,旁邊那老者突然低聲道:「這位老

兄,請借一步說話。」李霍微微一愣,見那老者向自己連使眼色,微一點頭,連銅鑼帶錢一併往包袱中

一塞,抱拳向眾觀客道謝幾句,隨即跟著那三人往街邊的巷子走去。



    待走至巷尾無人之處,那老者向李霍道:「兄弟手底功夫不凡,老哥哥好生佩服。」李霍拱手道:

「不敢。」那老者指著另外兩人道:「老哥哥賤名陸阿貴,這位是我家少主兒王公子,另外這位是伙頭

徐大春。」李霍向三人作了一楫,道:「幸會,不知三位台爺有何吩咐?」李霍心想一般武行當街賣

藝,觀客打賞最多一文錢、五文錢,這三人一出手便是五兩,想必有事相商。果然聽那陸阿貴續道:

「事情是這般,我三人乃北國冀洲布商,原為南下與商家做買賣,豈知由於現今咱們南北二國正處於交

戰之刻,我主僕三人這一路南下,便遇諸多艱難,通關遭南國地方官府為難,繞遠路走偏嶺又遇強盜強

奪,偏生南國鏢局見我們是北國人,不作我們生意,唉,其實兩國交戰,咱們作老百姓的生活還是得過

吶,方才見兄弟展現手上功夫實不凡,又是遠從東國來的異鄉客,故想相請兄弟陪我們主僕三人南下走

上這麼一遭,路程不過三日,此區區五兩銀不過是跟兄弟您的打識金,事後自當另有酬謝。」



    李震瞧了伙頭徐大春一眼,心道:「瞧那姓徐的伙頭這般模樣,只怕武功未必低於我,說不定是哪個

大富商府中的護院之類,又何來多此一舉?此三人來歷不明,只怕事不尋常,不過既有銀子可賺,扺是

隨行南下,也不是作甚麼不良勾當,待問說分明在說。」李霍想到此處,便問道:「陸老爺子,敢問您

人欲往何處?」陸阿貴道:「華南馮江市鎮,也不算遠,由此算來莫約三日路程,只需翻過兩個山頭

即可。」李霍再問:「小弟隨行至馮江鎮後,不知另有甚麼吩咐?」陸阿貴笑道:「李兄弟只需相陪咱

們主僕三人至馮江鎮便是,也不敢再叨擾。」李霍沉吟一會,點頭道:「此刻天色既晚,咱們今日暫於

此鎮歇腳,明兒個便由在下領路,由西門出鎮,走太華山道,再往南走郊道,這太華山上烏刀寨與在下

頗有交情,待在下先行照會後,這路上想來不至出啥岔子才是,此舉雖得延得一天時刻,卻著實穩當

些,不知陸老爺子意下如何?」



    其實李霍乃東國人,耳聞南國太華山烏刀寨近年名頭響亮,卻未必與寨主真有甚麼過人交情,李霍為

人精細,又極冨江湖閱曆,要知江湖道上盜賊拐騙花樣層出不窮,實令人防不勝防,如先選一偏僻之處

埋伏,再佯裝異國商人求助路人,將之領至荒先前埋伏之處,再謀財害命等類似惡毒勾當,實不勝枚

舉。李霍心中盤算,由自己提改出發時間與路線,反客為主,料想縱使這三人心存歹意,也因無法爲埋

伏的幫手報訊而作罷。卻見陸阿貴臉露喜色,道:「難得李兄弟設想周到,這再好也沒有了。」



    當下四人回到市鎮,在巷口的客棧中要了兩間廂房,李霍與陸阿貴同住一間,伙頭徐大春與王公子住

一間。李霍有心向三人探問來歷,便邀請三人到飯廳喝酒,席上擺了滿桌酒菜,陸阿貴打賞了酒保一兩

銀子,那酒保見陸阿貴出手闊氣,更是殷勤招待。



    酒飯之間,李霍只見陸阿貴與自己高談闊論,盡說一些北國地方名景、民間軼事等不相干之事,那徐

大春不善言詞,聽多於言,偶爾也跟自己敬酒,而那王公子卻是始終不發一語,自顧飲酌。



    酒過半巡,正當李霍正感微醺之際,忽聞廳外一陣喧譁之聲,十數人相擁入廳,李霍望眼打量,這些

人皆為武人打扮,腰間各繫著一口拗黑鋼刀,坐滿了三張桌子,其中一名連聲吆喝:「小二,快快上些

酒菜,大爺們可餓一整天啦。」那店小二慌忙走出,滿臉堆歡道:「甚麼風將烏刀寨眾位大爺們吹來,

不知要吃些什麼?」那武人斥道:「有甚麼上甚麼便是,哪來這麼多囉唣?快去快去,爺兒們可餓昏頭

了。」店小二連連允諾,隨即走到館後吩咐廚子去了。



    這時李霍心中暗暗叫苦,沒想到竟會在客棧的飯廳遇到烏刀寨的人,當真湊巧至極,不由得面紅耳

赤,偷眼向在旁的陸阿貴瞄去,見陸阿貴正舉杯自飲,似乎並沒發覺到甚麼異狀,心中微微乎了口氣,

趕緊舉杯向陸阿貴敬酒,隨意說了個無關緊要的話題,岔開三人的眼光。



    過無多時,飯廳那頭,廚子酒菜陸續上桌,烏刀寨眾人早已飢餓不已,當下便大吃大喝了起來。酒飯

當中,西首一名烏刀寨漢子歎了口氣,說道:「唉,這案子已累了咱們足足三天啦,直到現在,咱們才

是真正的吃了頓好的。」另一名烏刀寨漢子接口道:「可不是麼?為了這案子,咱們兄弟可吃足了苦

頭,現下案子咱們是交代的過了,只可惜張大哥、笵兄弟他們……唉。」東首一名年紀稍大的烏刀寨武

人嘆道:「這次作案,咱們兄弟折損了不少,只希望寨主他老人家能安然渡過這次災難,也就是了。」

這句話只說的人人嘆氣點頭,東首另一武者道:「咱們兄弟拼命死戰,經歷了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奪得

這盒子,卻不知這個小盒子內,到底裝著甚麼鬼玩意兒,竟能牽扯上咱們烏刀寨的氣數?這老子可不大

相信。」這人話剛說完,西首另一名烏刀寨武人「嘿」的一聲,說道:「這你可有所不知了,上回浮雲

山莊石副莊主帶同兩名隨從,上太華山與寨主談話,那時我正好輪值後館守門,卻稍微聽到這麼一丁點

兒,說道六根血風令與金血青斧……」



    「住口!方兄弟,你江湖路也混了不少個年頭,至今仍不懂得隔牆有耳、禍從口出的道理麼?」先前

那名老武人連聲吆喝,打斷那漢子的話,那姓方的武人打了個突,急忙把接下來的話硬生生吞下了肚,

雙手摀著嘴巴,連聲道歉,其餘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烏刀寨眾人一陣啞然。


《下接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接上文》   

    末約一個時辰,眾武人皆酒飽飯畢,其中一名武人喚了掌櫃,付了飯錢,一群人轟然而去,就在這

時,那原先在旁自行飲酌的王公子,突然起身,瞧了身旁徐大春一眼後,袖袍一揮,自回廂房去了,這

時在旁的陸阿貴與徐大春雙雙起身,徐大春尾隨公子而去,陸阿貴喚來掌櫃,取了兩隻五兩銀子塞在掌

櫃手中,笑道:「貴店這頓酒菜極好,這十兩銀子是這飯錢與我們四人的宿費,其餘也免找零啦,賞給

其餘店伴便了。」那掌櫃一見銀子,登時笑容滿面,連聲稱謝。陸阿貴回頭向李霍道:「李兄弟,天色

已晚,明兒早還得趕路,咱們現下便上屋休息罷。」李霍正為感疲倦,便點了點頭,與露阿貴走出飯

館,往廂房走去。




    這一晚李霍睡的相當安穩,直到鷄鳴鑼響,李霍才跚跚起床,正下床時,天色剛亮,見陸阿貴卻早已

起身,正站在客桌前,收拾著包袱細款。李霍伸個懶腰,穿上自己的布衣,對著陸阿貴笑道:「陸老爺

子,您起的可真早啊。」陸阿貴迴頭見李霍下床,笑道:「李兄弟早啊,老哥哥人老啦,手腳不太靈

活,收拾包袱聲音大了些,吵了兄弟,可別見怪。」李霍笑道:「陸老爺子何來的話,快別跟兄弟見

外,咱們還得趕路呢,不知王公子與徐大哥他們可已起身?」陸阿貴道:「王公子已經起身啦,現下正

在飯廳用餐,兄弟肚子餓了罷,咱們也去吃點東西,可好上路。」李霍點了頭,取了臉盆擦個臉後,收

拾著自己包袱,便與陸阿貴出了廂房,走下飯廳。




    一入飯廳,便見到王公子坐在西首腳落的一張飯桌上,手裡拿著半張燒餅,正在吃飯,卻不見徐大

春,兩人走了過去,李霍拱了拱手,道:「王公子早。」那王公子微微點頭,繼續吃著手裡的燒餅,李

霍心中滴估:「這少年甚是無理,一路上從沒聽過他說過一句話,有錢人家性子當真古怪。」當下也不

計較,向陸阿貴問道:「咦,徐大哥還沒起床麼?」陸阿貴道:「徐伙頭上市集買點東西去,想必待會

便到了。」李霍點了點頭,也不客氣,伸手在桌上拿了個饅頭,笑道:「兄弟有些餓了,咱們邊吃邊等

徐大哥罷。」陸阿貴道:「兄弟不必客氣。」





    三人同坐在一桌吃飯,過莫約一盞茶時刻,徐大春由館外進入飯廳,手裡拿著兩個黑絨布包裹,來到

三人的桌前,將包裹放在桌上,王公子伸手拿了那兩只約甕口大的包裹,也不將絨布拆開來瞧,直接交

給陸阿貴,陸阿貴將那兩只包裹一併收在自己的包袱中,轉頭對李霍道:「時刻不早,咱們這便起程

罷。」李霍道:「徐大哥剛辦事回來,先吃些東西罷,免得路途中給餓著了。」徐大春道:「我在出門

前已經吃過了,兄弟不必客氣,我已在外雇了驢車,咱們這便走罷。」李霍點了點頭,拿起自己包袱,

當先下館,陸阿貴向店家買了些許乾糧,四人出了客棧,客棧外車夫已在外等候,接待四人上車,李霍

指點車夫路徑,往西門關口而去。





    這一路直到午時,相安無事,途中李霍問起三人由北南下的經歷,陸阿貴苦笑的道:「這話兒說起

來,當真運氣不佳,當時我們主僕要入大鵬關之時,向守衛官實報身分,卻被拒於關外,通行不得,我

們只得繞彎走水路,乘船度蘇貴大江,下船後走五衡山道,路途中卻遇到強盜掠奪,好在正逢蘇州衙門

巡邏,救了我們,這下才讓我們進了蘇貴鎮內。」兩人正在談話,忽聞前方一陣吆喝與兵刃互擊的聲

響,似是打鬥聲音,李霍連忙叫喚車夫停車,向三人道:「前方似乎有些古怪,待兄弟先去瞧瞧。」當

下取了自己隨身的熟銅棍,翻身下車,輕著腳步搶上前去,奔了莫約半里,聲響漸近,李霍躍入路旁的

樹叢,躡著腳步,慢慢的尋聲而進,走無多久,果然看見路中央有一空曠之處,正有十數人在打鬥。





    李霍趕緊伏在地上,輕著呼吸,定神一瞧,只見那空曠地中央停著一個驢車,驢子橫臥在木車旁邊,

顯然已死,卻不見車夫去向,想必已逃之夭夭,再看那圍繞在驢車周圍打鬥的十數人中,除了一名身穿

青色錦衣的漢子之外,其餘皆全身黑束勁裝,黑布蒙面,全見不著面貌,更有數名黑衣人倒在地上,似

已死去,其餘這些黑衣人手中兵器各有不同,有的使單刀,有的使鐵鞭,有的使銀鈎,有的空手發掌,

甚至有人使著南國少見的鐵樘,而那青衣漢子手中自握著一炳長劍,瞧那青衣漢子方臉濃眉,頗具威

勢。





    李霍尋思:「大白天的,怎地有盜幹這調調時,卻身著夜行裝束?莫非他們是從黑夜直打到現在?」

李霍暗打精神,全神關注眼前的戰局。




    此時十餘名黑衣人正與那青衣漢子遊鬥,只見青衣漢子手中一炳長劍將使開來,宛如靈蛇一般,在眾

黑衣人身影中穿來插去,靈動至極,那眾黑衣人各個舞著手中兵刃,皆朝著那青衣漢子猛攻,卻被那炳

長劍盡皆逼退,十餘名黑衣人力戰那青衣漢子,卻絲毫佔不了上風,只瞧得李霍頭暈目眩,心中暗暗吶

罕,瞧那些黑衣人的身型步伐,武功均非庸手,別說那青衣漢子,自己武功只怕連一個黑衣人也及不

上,瞧那青衣漢子最多大得自己一、兩歲,武功竟是高的出奇,所使的劍法更是精妙至極,當真所向披

靡,這般高手間的廝鬥,李霍一生當中哪裡見過,今日無意間給自己撞著,卻是驚駭不已,只瞧的他不

由得冷汗淋漓。




    這時青衣漢子四面受敵,雖然毫無懼戰之色,手中長劍凌利難當,但敵人實在太多,見他一直護著那

輛驢車周圍游鬥,一時之間無法脫身,相鬥良久,仍僵持不下。




    被困其中的青衣漢子,眼光由四周的眾黑衣人身上逐一掃過,沉著聲音喝道:「我已忍了你們三個時

辰,我再說一次,我身上沒你們要的東西,再不讓路,我可要下殺手了。」眾黑衣人聞言只是冷笑數

聲,手上兵刃卻越使越猛,青衣漢子大怒,手中長劍連番抖動,數道劍影刺向眾黑衣人,此時這群黑衣

人正圍成一個圓,將青衣漢子與那驢車困在中心,這數道劍影刺向左圓三名黑衣人,這三人各自提起兵

刃檔格,卻是虛招,只見青衣漢子迴劍擰腰,忽地翻躍起身,手中長劍連連刺出,一劍快過一劍,聞得

嗤嗚數聲,卻見無數劍影竟向四面八方向射出,猶如初露朝陽般,晧光四射,在旁李霍眼前忽地一花

哪裡瞧得清他的劍路,只見眼前白光一片,頓時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李霍心知自己內力相差太遠,當下

不敢再看,趕緊闔上眼睛,心中頓時湧起一股煩躁欲噁之感。




    「啊!是『碧照晚霞』!」其中一名使鐵鞭的黑衣人脫口喊出,眾黑衣人皆是一驚,眼見劍招來勢凌

厲,各人紛紛舞起手中兵刃,不住退後,聞得十餘聲連成一氣的清脆噹啷聲響,眾黑衣人虎口一陣酸

麻,兵刃拿捏不住,竟一齊脫手,只見十餘件不同的兵刃同時漫天飛舞,此景煞是駭人,眾黑衣人無不

大駭,有的慌忙施展輕功躍上前去接兵刃,有的乾脆提掌向前搶攻,有的趨避於旁,想發暗器卻又怕誤

傷自己人,楞楞待在原地,只見這青衣漢子劍招一收,倒握劍柄,忽地趨身向前,聞得數聲砰響,青衣

漢子連發三掌,拍中三名黑衣人前胸,這三名黑衣人頓時橫飛出去,各自摔在五丈之外,已然斷氣,在

此同時,聞得一陣噹啷聲響,被打飛的十餘件兵刃才陸續落地,這幾手快的令人目不暇給,青衣漢子轉

眼間連斃三人,其餘黑衣人無不大駭,登時大亂。




    這時青衣漢子趁亂,躍身於車轎旁邊,右手仗劍護身,左手往轎內一抄,卻抱出個女童出來,在旁李

霍認得那女童,在蘇貴市集街邊賣武時曾見過,只見那女童叫了聲:「曲叔叔。」青年漢子道:「小

姐,您睡醒啦?這些賊子煩人的很,待叔叔打發他們。」那女童面露懼怕神情,青衣漢子左手抱著女

童,右手長劍連連揮擊,施展輕功欲往山路上奔去,卻在此時,突然眼前一陣白霧,眼睛一陣灼熱之感

徹痛入扉,青衣漢子眼睛突遭暗襲,目不能視,右手長劍胡亂揮舞,口中狂罵:「混帳賊子,竟敢使石

灰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眾黑衣人見暗算得手,紛紛搶上攻擊,青衣漢子驚怒交急,運起內力,長劍舞

動,週身織起一曾劍網,雖目不能視,但那青衣漢子劍法何等精妙,眾黑衣漢子連番猛攻,卻始終尋不

出破綻,一時之間竟攻而不下。




    這些情境盡讓在旁李霍瞧在眼哩,只看的他心驚肉顫,想出手相助,自己卻又不濟,正當不知作如何

處置之時,忽見那青衣漢子劍網忽露出一破綻,一名使鋼刀的黑衣人瞧出便宜,出刀將來劍架開,隨即

一腳踹中青衣漢子腰眼,這力道好不沉猛,青衣漢子悶哼一聲,身子騰空飛起,卻向著自己的方向飛

來,李霍大吃一驚,慌忙轉身便逃,那青衣漢子忽然在空中腰身一挺,翻身翩落於自己身前,右手同時

抓著李霍的肩頭。




    這當真來的太過突然,李霍只嚇得魂飛九天外,心想原來這人原來早已知道了他在旁窺視,卻聽得那

漢子低聲道:「兄弟,助我將這孩兒送離此地,曲某永感大德!」




    「我…我……」李霍一時無措,心裡只是想逃,不想跟他扯上關係,但不知怎地,這青年漢子雖目不

能視,眉宇間卻隱約透著一股威勢,心中不敢拒絕,只是獃在當場。




    青年漢子不等李霍答應,將女童塞在李霍的懷中,李霍迷迷糊糊接了,青衣漢子道:「循下山之路奔

去,我來斷後。」言畢,伸手向李霍的肩頭一推,李霍只感身子一輕,整個身體竟被他這一推飛起,驚

呼之間,只見四週的景物快速地由自己眼中晃過,猶如騰雲駕霧般,直飛了出去。同時刻,青衣漢子大

暍一聲,由樹叢中跳了出去。在眼見青衣漢子被自己的同伴擊飛之時,黑衣人哪裡想得到那樹叢中躲著

一人,各人搶上前去,就要躍入樹叢之時,忽見青衣漢子從樹叢中跳了出來,同時刻在樹叢右側卻又有

一人影飛將出來,越過眾人頭頂,直往山下之路奔去,眾人還未得及反應,青衣漢子卻已擋住了去路,

他目不能視,只能揮劍亂砍,催動自身深厚的內力,每一劍均含凌厲的劍氣,眾黑衣人一時手足無措,

想去追那黑影卻又過不了,見青衣漢子劍氣厲害,紛紛退後,場面甚是混亂。




    李霍懷中抱著女童,飛身越過眾黑衣人的防線,輕巧落在回返的山路上,回眼瞧去,看見青衣漢子正

與那群黑衣人惡鬥中,他茫然一片,糊裡糊塗了混進這淌渾水,心中只想著趕緊逃命,當下不敢再看,

回身發足便奔。




    過無多時,他已回到原來的路上,見後方並無追兵跟來,稍喘口氣,定了定神,循著來時的路,去尋

找陸阿貴等一行人,直到回到了原點,見到了原來的馬轎停放在路邊,卻未見車伕蹤影,李霍心中微覺

奇怪,快步走向前去,叫了幾聲沒人應答,便掀開車廉向車內橋去,只見裡頭空空如也,陸阿貴等三人

卻已不知所蹤。


《未完待續-第二回 金血青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44 , Processed in 0.23319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